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重生之天定贵女 > 第105章 叶锦幕要露出真容了!

第105章 叶锦幕要露出真容了!

    前世,她发现自己有着异能后,马上打电话给了叶满江。但叶满江并没有让她立刻回申城,而是自己赶到苏城,来对她进行验证。

    明天这个周末,在苏城的古玩城,有一个规模极大的古玩和赌石交易大会。

    当时,叶满江就是带着她来到这个古玩城中,让她去试着鉴别那些珍宝。当发现她的异能如今是真实的时,叶满江大喜过望,马上利用她的这一个异能,帮他赢取了大量的珍贵玉石。

    从此以后,但凡哪里有这种交易大会,叶满江都会带着叶锦幕去参加。

    每一次,都是赚得钵满盆满的,为叶家日后的崛起,奠定了极为重要的基础。

    但是,五年后,叶锦幕的这个异能,就神秘消失了。

    直到现在,叶锦幕也不知道,这个异能为什么会消失的原因。

    看来,也只能在今生,好好的研究一下这个事情。

    虽然她现在有着百命藏鳞在身,神眼技能的作用,也用不着太过倚赖。但是,毕竟技多不压身,多一个异能多一条路,这个异能消失的原因,还是好好的查探一下为好。

    明天这样的珍宝交易大会,叶锦幕自然不会错过。

    只是,这一次她赢取的那些宝贝,可都全部会据为己有,而不会给叶家一分一毫。

    叶锦幕正暗暗做好打算时,只感到手机又是震动了一下。

    她划开手机,是萧墨染在群里发了一条信息:“哈哈哈,我也看到了!小叶子真牛,居然能从齐灵儿的手里忽悠到这段录音,真是让哥哥我佩服之极啊!”

    林砚初也说道:“这样一来,我们要对付起陈家来,就更简单了。”

    “没错。”萧墨染接着道,“反正现在,傅家也派了人来了。看来,宁省上下,都会被傅家一下撸到底,没有一个参与到这些事情中的官员能幸免吧?”

    傅殿宸也不由笑了笑,如果这次真的能收拾掉这些人,叶锦幕的功劳还真是不容小视。

    萧墨染这时候又说道:“唉,小宸宸你可真是幸运!我们辛辛苦苦忙活这么多,结果便宜的,还是你!毕竟这个华夏国,将来可是会到你的手上!”

    萧墨染说的,本来就是华夏国每个人都心知肚明的一个事实。

    虽然华夏国已经没有了世袭制,但是,基本上每一次暗中或明里执掌华夏国政权的,都会是傅家的人。虽然现在傅殿宸还不显山不露水的,除了京城上层圈中,再没人知道他的身份。但是,没有一个人会怀疑,将来登上最高位的那个人,依然会是他。

    就连傅殿宸自己,也从来不曾动摇过这个想法。

    但一看到萧墨染的这句话,叶锦幕却不由想起傅殿宸身上的那个命格。

    若万人之上,真的对应着一人之下,那傅殿宸又该怎么办?

    会不会,真的有着什么黑马杀出来,将那个华夏国第一的位子,给抢过去?

    虽然这一切,都跟叶锦幕没有什么关系。毕竟,只要那个执掌权政的人,不做出任何损害华夏国利益或者与她对着干的事情,就都可以忍受。

    但是,她现在与傅殿宸,也勉强可算是合作盟友,傅家又答应了她两个要求。

    若是那个人执掌权政,说不定就连傅家的利益,都会受到什么损害。到时候,他们答应她的那两个要求,能产生的效果,也会小上许多。

    那么,她是该袖手旁观,还是,该在适当的时候,伸出援手?

    叶锦幕还在纠结这个问题的时候,只见群里已经聊了十几条信息了。全部都是萧墨染在说话,其他两个人在听。

    萧墨染说的,通通都是现在陈家被他们收拾成的模样。

    没想到才过了这么点时间,萧墨染就已经动手成这个样子了。他的办事效率,还真不是一般的高。

    从萧墨染说话的语气来看,叶锦幕似乎可以推测出,他的性格中,很有点喜欢炫耀的张扬。但是,萧墨染毕竟是华夏国的第一情报组织的未来继承人,他的性格,真的会如同现在表现出来的一样么?

    做情报工作的人,他们的性格,都必定应该是极为的低调才行。

    可是,看林砚初和傅殿宸,都对萧墨染这种表现习以为常。

    难道,这就是萧墨染对待外人和对待自己人的不同点?

    被划为萧墨染“自己人”的叶锦幕,不由感到有种莫名的感觉。这绝对不是任何感动或是荣幸的滋味,而是,有着淡淡的忌惮和惊疑。

    她早已不是那种单纯的十五岁的少女,所以,对于萧墨染的这种举措,自然,也会有着各种猜想。

    就算萧墨染现在年纪不大,看人的眼光也难免有所偏差。但叶锦幕依然觉得,就算如此,在萧墨染的心里,也会有着第二重的准备。

    若是,她真的做出来什么让萧墨染感到警惕的行为,他必定会推翻之前对她的所有好感。更甚是,为了避免她可能带来的威胁,他也许,会毫不留情的,对她进行铲除!

    这就是所谓的优秀的情报人员,具备的,最基本的职业素养!

    将这一切看明白的叶锦幕,自然不会真的以为萧墨染已经将她当做了真正的朋友,从而自己作死,在他的面前,也露出她真实的一面来。

    谁知道萧墨染在群里露出这一面,又是不是故意来迷惑她的。

    见三人都不答话,萧墨染说着也有些索然无味,索性说道:“今天是周五,要不,你们都过来林家,我们出去玩玩?”

    叶锦幕想起明天的珍宝交易大会,第一个拒绝:“不了,我跟阿弦回家有些事情。”

    萧墨染不满道:“到底有什么事情?大不了,你叫叶弦也出来一起玩嘛!”

    傅殿宸想起来,他要对叶弦挑明他对叶锦幕的感情这回事。若是真的将叶弦叫出来,这可是一个挑明的好机会,所以也立即附和:“是啊,你就叫叶弦出来玩玩吧!”

    叶锦幕主意打定,自然不会再轻易变更,只是答道:“多谢了,下次吧。”

    听叶锦幕这么说,傅殿宸也只好失望地叹了口气。

    一直没有能跟叶弦聊天的机会,也不知道,要到什么时候,他才能够,将叶弦对叶锦幕的感情挑明,让他这个局外人,从他们两个人的感情迷局中挣脱开来。

    萧墨染倒是一直坚持不懈:“为什么不去啊,你回家有什么事情吗?大家好不容易聚聚,一起出去玩玩嘛!”

    叶锦幕不知道萧墨染一直坚持让她出去玩又有着原因,不过她直觉的认定,绝对没有什么好事,所以自然不会松口。

    林砚初也看着群里萧墨染的话,实在是觉得丢脸,转头对身边的萧墨染说道:“墨染,别坚持了。既然叶锦幕不想去,那我们三个去就行了。”

    萧墨染无语的看了林砚初一眼:“你傻啊?我这样做,是为了谁?你不是也觉得,叶锦幕背景不小,不能得罪吗?既然这样的话,那我们,自然是要跟她打好关系啊!叫她出来一起玩,不就是一个很好的相处办法吗?”

    “我相信,就算你这么做了,也没有一点用处。”林砚初淡淡道,“如果叶锦幕是这样一个容易被笼络住的人,那么她就不会这么难缠了。所以,我们还不如帮着她,先将陈家给收拾了。说不定这样做,更容易获得她的好感。”

    萧墨染嘿嘿一笑:“看不出来,你对叶锦幕,倒是挺了解的嘛!”

    一看到萧墨染那种笑容,林砚初就知道他在想些什么,没好气看他一眼:“别瞎想了,你应该知道,现在最有嫌疑的那个人,是你才对。如果你不想我跟殿宸都时刻提起这件事情来,你最应该做的事情,是闭嘴。”

    “真没劲!”萧墨染撇撇嘴,“话说,你对叶锦幕,真的不感兴趣?你应该知道,她现在,可是比京城中大部分的贵家小姐,都要有价值得多。如果真的娶了她,那可就是能少奋斗了十年啊,你真不动心?”

    林砚初被萧墨染的唧唧歪歪弄得心里一阵烦躁,禁不住将一个抱枕砸到萧墨染脸上:“要去你自己去,我倒要看看,你能不能成为新一代的软饭之王!”

    萧墨染一把将抱枕扔开,撇撇嘴:“切,真是不识好歹!哥哥我好心好意为你提供这么好的点子,你不但不感激,还骂我,我真是比窦娥还冤啊!”

    林砚初呵呵笑了两声,才懒得去理萧墨染。

    真是搞不懂,萧墨染明明是一个很优秀的情报工作者,在下属的面前,一直都极为的有着威严。在敌对势力的面前,也是极为的冷酷。

    可是,面对他们这群朋友的时候,就变成了一个大逗比。

    他到底是平时性子被压制得太狠了才变成如此,还是本来就人格分裂?

    萧墨染见林砚初不理他,只能喃喃自语:“唉,既然你们都不主动,那就换我来主动好了。我倒要看看,那个小丫头身后到底还有着什么秘密,我一定要挖出来!”

    他一边说着,眼里露出一种极为期待和兴奋的光芒来。

    看到他这副模样,林砚初就知道,萧墨染之前说那样的话,只是想拖他们下水罢了。

    本来就是萧墨染自己对叶锦幕身后的那些势力感兴趣,却打着为他们撮合的借口,硬拉着他们来跟他一道去研究叶锦幕。

    以他跟萧墨染这么多年的交情,萧墨染想要做什么,休想骗过他的眼睛。

    所以,他当然是想都不用想,就拒绝了他的“好意”。

    如果叶锦幕真的这么容易能被人查个底朝天,那么他和傅殿宸,就不会被叶锦幕坑得这么惨了。既然萧墨染想去白忙活,就让他一个人去吧,他和傅殿宸,才不会插手。

    到现在为止,萧墨染就连叶锦幕长什么样都没有查出来,居然还好意思说要将她身后的秘密全部查出来,真是笑话!

    不过说起来,叶满江和江云溪对叶锦幕这个女儿还真是冷漠。

    叶锦幕好歹之前,在叶家也待了十二年的时间。他们居然都没有想过,要给叶锦幕照照相。结果导致,现在他们想要知道叶锦幕的长相,都没有办法。

    如果叶满江听到林砚初的这句话,肯定会大呼冤枉。

    他虽然对叶锦幕确实不够疼爱,但也不至于连张相片都不叫人给她照。并且叶满仓夫妇在世的时候,对叶锦幕也不错。叶锦幕当时在叶家,也留下了不少的相片。

    只是,当她和叶弦一道被赶出叶家的时候,将所有的相片,全部带到苏城来了罢了。

    萧墨染一边跟林砚初聊着天,一边用手机刷着苏城当地的新闻。

    忽然,他的手指顿了下,“咦”了一声后,抬头对林砚初说道:“小砚砚,据说明天苏城的古玩城,会进行一个珠宝交易大会哦,要不我们去看看?”

    “不去!”

    林砚初淡淡的两个字,就回绝了萧墨染的邀请。

    他真的不懂了,现在都什么时候了,陈家还等着他们去收拾呢,萧墨染怎么还有心情去玩乐。

    万一在他们出去玩乐的时候,陈家突然出现什么幺蛾子呢,那怎么办?

    萧墨染无奈看了林砚初一眼:“你们真不爱我,干什么都不愿意陪我!”

    林砚初现在都懒得再理会萧墨染了,索性打开手机,对陈家的事情进行部署了起来。

    萧墨染“切”了一声:“算了,既然你们都不去,那哥哥我一个人去玩玩得了!没准,还能淘到什么宝贝呢,那我就发了!到时候,你们可别羡慕我!”

    林砚初心里呵呵,以你的本事和眼光,能淘到什么宝贝才怪!

    如果真的淘到了什么东西,也只是他走了狗屎运,撞来的!

    萧墨染见林砚初不理他,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挑了一下头发:“算了,不理你们了,哥哥我出去逛逛!”

    叶锦幕见萧墨染并没有再要求一块出去玩,也打算将手机收起来。

    可这时候,却只见傅殿宸发出一个私聊信息来:“你现在异能学得怎样了?”

    一提到这个事情,叶锦幕就禁不住心里愤恨难当!

    她自认为,她的悟性还算可以了,平时学东西,速度也还算快。可是,学习这些异能,却根本不得要领!

    这样就算了,偏偏,在她的身边,还有着叶弦这么一个参照物!

    所以,这些天来,她的心里,当真是极为的憋屈。

    现在一看到傅殿宸的这句话,登时就像是找到一个倾诉的端口一般,将学习异能的苦恼,全部都对傅殿宸说了出来。

    傅殿宸还是第一次看到叶锦幕说出这么多话来,一时之间有些怔住,都忘记了怎么样去答话,索性看着叶锦幕将她的长篇大论说完。

    看着叶锦幕的那一大段话,傅殿宸不由失笑。

    他真的没有想到,叶锦幕居然也有这样的一面。之前与叶锦幕的所有接触,在他的印象中,叶锦幕都是精于算计的。可是这段话显示出来的叶锦幕,却活脱脱像是一个被同伴比下去而感到分外沮丧的小孩子。

    也唯有此刻,叶锦幕才能给他一种,她仅仅才是十五岁的感觉。

    对于叶锦幕的沮丧,傅殿宸也深有同感。只因,他当时看到叶锦幕那个大师兄跟李潜学习异能的时候,也死皮赖脸让李潜来教他。但是,他那位朋友学习异能的速度,却让他望尘莫及,也让他彻底认识到,他真的不是什么学习异能的好苗子。

    当时,他的心情,也是极为的沮丧。

    只因,从小到大,他都被人夸赞为聪慧。但学习异能,却根本不得要领,让他在好长一段时间里面,都对自己的能力,感到极为的没有信心。

    直到日后,他身边的其他人,也跟着李潜学习异能,进度也跟他这般龟速的时候。他才知道,原来他们这样的,才是正常人的进度。

    而他那位朋友的进度,才是非正常人。

    当然,就算他那位朋友天赋也很惊人,跟叶弦比起来,却是远远不及。

    叶弦就恍若是天生就适合学习异能的人……不!他仿佛像是存在于游戏中的人物一样,真的如同叶锦幕所说一般,任何异能,他都仿佛能够直接复制,然后点了粘贴,就能学会!

    如果他们是正常人,他那位朋友是天才,而叶弦,却是可以被称为妖孽!

    他活这么大,还没见过悟性像叶弦这么厉害的人。那么,是不是在叶弦的身上,有着什么提高悟性的命格存在,才能让他这么逆天?

    傅殿宸将这个念头压下,回复叶锦幕:“其实,我当年学习异能的时候,速度也跟你差不多。不正常的,是叶弦而已。”

    说完这句,他又补充道:“说实话,我还是第一次见到像叶弦这么恐怖的存在。就算你的大师兄,也是远远比不上他。所以,你也无需因为叶弦的进度,而感到有任何的不开心。”

    叶锦幕看着傅殿宸的话,很是有些怀疑的问道:“真的吗?我这样的学习进度,真的是正常人才有着的吗?”

    看到叶锦幕处处透露出不自信意味的话,傅殿宸又不由笑了。

    之前,不管什么时候,叶锦幕都是一副什么事情,都成竹在胸的模样。

    没想到,此刻,却屡屡在他面前露出另一面来,还真是让他感到一阵的受宠若惊。

    不过,这样子的叶锦幕,却让他感到极为的真实。

    也许,叶锦幕之前给他的那些印象,都只不过,是因为对外的伪装罢了。唯有现在这样的叶锦幕,才是真实的她。

    料想,这般的她,唯有在叶弦的面前,才会展露出来。而现在,他却也能看到,是不是应该感到荣幸?

    傅殿宸又是失笑,答道:“当然了,我没必要骗你。”

    看到傅殿宸的话,叶锦幕倒是放下心来,心里,不由涌上一层暖意,对傅殿宸说道:“谢谢,现在我心里好受多了。”

    这句谢谢,她倒是说得真心实意。

    因为傅殿宸的这一席话,叶锦幕对自己,倒是又重拾信心。

    只要她对异能术的学习能力属于正常人的水准,那样就行了。反正现在,她的身体也经过了洗经易髓,就算悟性确实比不上她传说中的那个大师兄,但料想身体的资质,也是能为她学习异能术有着帮助。

    她现在也不求超过叶弦了,只求不要落后她那两个师兄就行。

    傅殿宸看着叶锦幕的那句话,心里颇为感到有些荣幸。

    能得到叶锦幕的一句感谢,还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并且经过这些天的相处,傅殿宸也能看出来,叶锦幕虽然有些睚眦必报,但对于恩情,她也是看得极重的。

    所以,若他一直对她很好,在她有求于人的时候伸出援手,远比用其他的方式去笼络她更加的有效。

    他想了想,对叶锦幕发出去一句话:“没事,以后有什么不懂的事情,尽管来问我。”

    叶锦幕看着傅殿宸的那句话,心里倒是有些意外。

    傅殿宸对她的态度,这些天来,还真是有着极大的转变。不管他是出自真心实意,还是有着其他的企图,她都不怕。

    先别说她现在的手段,就不怕傅殿宸来什么阴谋。单是对傅殿宸的了解,她就笃定,傅殿宸绝对不会对她耍什么阴招。

    叶锦幕正要将手机收起来时,突然,整个教室里面,陷入了一片安静!

    这一片诡异的安静,让叶锦幕也抬起头来,却见在教室门口,站着一个年轻男子!

    刚刚看到这个人,叶锦幕就不由露出一抹笑意。

    这个年轻男子,高一一班的学生们都不陌生。他就是陈家家主的司机阿来,偶尔也来明德送送陈如娇兄妹,所以他们都对他很是熟悉。

    只是,现在他出现在这里,又是有着什么目的?

    阿来看着高一一班学生们探究的目光,不由感到一阵的难堪。虽然发生这种事情的人并不是他,但他毕竟是代表着陈家来的。那些目光中的探究,针对的是陈家,也是他。

    阿来心里一边念叨着,不要跟这群小孩子一般计较,一边朝陈如娇的座位走去。

    林欣在一旁叫道:“阿来哥哥,你是帮陈如娇来将她的东西拿回去吗?她以后,是不是不会再来明德了?”

    林欣问出来的这句话,是高一一班所有学生都想问的一句话。不过,在这里,确实也只有林欣最适合问出这句话来。虽然陈家遇到了这样的事情,但谁也不敢保证,他们会不会再度重振雄风,所以谁也不敢做出明着得罪陈家的事情来。

    阿来听到林欣的这句话,心里将她恨得要死。

    阿来一直跟着陈德朝,见识自然不是一般人能比的。

    他可不像其他那些学生一样单蠢,他一眼就能看出来,潜伏在林欣无辜面容下面的幸灾乐祸。

    想起来陈如娇也说过,这几天来,林欣一直都对她态度有些诡异,阿来心里更是恨极。

    难道现在,陈家真的看起来就有这么好欺负,是个人,都能上前来踩上一脚?

    阿来冷冷看了一眼林欣,淡淡说道:“当然不是,只不过是今天小姐有事去了,所以我来帮她拿东西回去罢了。”

    “哦。”林欣一副极为佩服的模样,“陈如娇的心理素质真是过硬啊,发生了那样的事情,还能够坚持到学校来上学,我好佩服她!”

    林欣的这句话刚刚说出来,几乎所有的学生,都不由笑了起来。

    但的确不敢太过分,只能偷偷笑着。但不住颤动的肩膀,还是非常明显的,透露出了他们的举措。

    阿来简直想要一把将林欣掐死!

    他决定,回去后,他一定要将林欣的事情告诉陈德朝。最好让陈德朝,给林欣和林家一点颜色看看,看她还敢不敢在他面前这么狂!

    阿来理都不理林欣,直接将陈如娇的东西收拾了起来。

    林欣看到阿来这副模样,撇了撇嘴,真是没劲!

    不过,刚才她的那几句话,已经成功的,将大家的注意力,又重新转到了那件事情上。

    就算陈如娇真的脸皮厚到要重新回来,大家的眼神,都足以杀死她!

    阿来将陈如娇的东西收拾好,直接朝教室外面走去,看都不看其他的人一眼。

    他走到教室门口的时候,林欣看着他的背影,不屑地嗤了声:“拽什么拽?陈家马上就要不行了,还在我们面前拽,耍什么威风呢!”

    阿来听到这句话,牙齿几乎都要咬碎了。

    他哪里不知道,林欣这话,就是故意说给他听的。要不然,也不会在他还没有走出教室的时候,就将这句话说出来。

    只可惜,他就算知道,也不能跟林欣去计较。

    要是被陈德朝知道,他居然在明德跟一个小姑娘吵架,估计会觉得大为丢脸,将他炒了鱿鱼。

    阿来索性当做没有听到,提着陈如娇的书包,离开了教室。

    阿来刚刚离开,其他学生的视线,就不由纷纷看向林欣,都在心里觉得,她真是不要命了。

    难道,林家在帝都有着后台的那个传言,是真的?

    林欣当那些探究的视线如无物,朝叶锦幕看过来:“叶锦幕,放学后,去玩玩怎么样?”

    因为林欣对叶锦幕异常的态度,所以最近,大家对叶锦幕也关注了起来。

    但她却依然跟以前一样,实在是瞧不出,她到底有哪里,值得林欣这么关心。

    叶锦幕笑了笑:“我有事要回家,下次吧。”

    “好吧!”林欣很是无奈的呼了口气。她还想好好的跟叶锦幕多交往一下,了解了解她呢,可没想到,叶锦幕一点都不给她机会。

    看到林欣这副模样,叶锦幕不由又是失笑。

    如果不是因着明天有事,叶锦幕倒还真的想跟林欣出去玩玩。毕竟她不管是前世还是今生,都鲜少与同龄人有太多的时间相处。所以重生后,她倒是想弥补一下这个遗憾。

    叶弦听着叶锦幕的话,转头问她:“阿锦,你回家有什么事情吗?”

    不会是想要继续学异能吧?

    叶弦之前就打算,虽然叶锦幕对学习异能的天赋不如他强,但他必定会全心全意来教她,让她也能早点学会异能。所以,虽然叶弦现在看起来是在认真听课,但其实,他都是在回忆着昨天晚上看过的异术入门这本书里的内容,一边看,一边回忆。

    不过差不多一个下午的时间,他又将十几个异能学会了。

    他发现,之前他预估的,大概一个月之内,将异术入门这本书里面的异能全部学会,这个时间,倒是比真实的情况,要长得多。

    他那时候有着这种预估,只是因为,他对于他学习异能的天赋,还没有太过深刻的认识。

    现在,他学习了十几个异能后,却发现,他要将这本书全部学会,最多,不超过一个星期的时间!

    当认识到这个问题的时候,就连叶弦自己,心里都是吓了一大跳。

    看来,没过几天,他就要让叶锦幕打电话给李潜,让他再将进一步的异能术的书给他送过来。

    可是,之前他说他学好这些要一个月的话,都将叶锦幕刺激到了。

    如果,他现在又对叶锦幕说,他学会这些异能,只需要一周……

    那么叶锦幕,又会有着什么样的反应?

    她会不会,再度被刺激到,然后再对他露出羡慕嫉妒恨的表情来?

    叶弦突然发现,他迫不及待,想要看到叶锦幕那样的眼神了。

    叶锦幕笑了笑:“回去后,你就知道了。”

    明天去古玩城,叶锦幕还真不敢以现在这副面孔过去。若是在那里遇到什么熟人,那就真的不怎么好办了。

    现在陈家还没有彻底被收服,叶家的势力,她更是一点都没有接触到。

    如果她有赌石天赋的事情传到叶满江的耳朵里,谁也不知道,他会对她做出一些什么事情来。

    前世的覆辙,叶锦幕可不想重蹈。

    并且,现在傅殿宸三人还在这里,被他们看到,也是后患无穷。

    所以,叶锦幕打算,用她本来的脸,去参加那个珍宝交易大会。

    反正,她原先在叶家拍的那些相片,都已经被她带来了苏城。除了她自己,再没有其他一人,有着她的相片。

    看过她脸,对她脸有印象的,料想除了叶家的人,也再没有其他人。

    只因她以前在叶家的时候,因为被叶满江冷落,她的性格也极为的内向和孤僻。无论是江家还是陈家的亲戚,她都很少见面。只不过是在年幼的时候,与他们有过相处罢了。

    只要叶家的人不来苏城,就没有人知道,她是叶锦幕。

    但这个计划实施的前提是,叶弦不要跟着凑热闹。

    就算别人不知道她是谁,一看到跟在她身边的叶弦,她的身份,自然也就一目了然。

    见叶锦幕一副不想明说的样子,叶弦还真是心里有些痒痒的。

    看到叶锦幕这副神情,他就知道,她肯定有着什么计划要去实施。

    虽然叶锦幕现在没有对他说明,但他坚信,回家后,他就能知道了,于是心里也放松了下来。

    终于到了放学的时刻,叶弦赶紧将书包收拾好,只希望着快点回家,听叶锦幕说她打算要去做的事情。

    一路上,叶弦都很想向叶锦幕询问。但这里过路人匆匆,叶弦学过异能,也知道整个华夏国异术师不少,谁也不知道,在这条路上就有没有。

    若是被他们用盗听术听到他们的话,就不好了。

    为了不出任何差错,他只能忍着不问。

    两人回到家里,叶弦就慌忙问道:“阿锦,你快跟我说说,你到底想要去干什么?”

    叶锦幕却是笑了笑,说道:“要我告诉你可以,但是,你必须得答应我一个要求!”

    “我当然会答应你的要求了,阿锦你快说吧!”叶弦不假思索的就点头,丝毫没有去考虑,叶锦幕到底要他答应的,是什么要求。

    见叶弦答应得这么爽快,叶锦幕怔了下,才笑道:“这可是你自己说的哦,到时候别反悔!”

    “你放心,我不会反悔的!”

    虽然这样说着,但叶弦的心里,却是涌起一阵不祥的预感。

    对于叶锦幕的要求,他一直都习惯了听从,以至于,听到叶锦幕的话,他没有任何迟疑,就答应了。

    但万一,叶锦幕要去做的事情,是他也想跟着去的呢,那怎么办?

    叶弦心里充满懊恼,看来,以后在答应叶锦幕的要求之前,他得三思而后行了。

    “那就好。”叶锦幕微微一笑,“明天在苏城的古玩城,有一场珍宝交易大会——”

    刚说到这里,叶弦就双目一亮:“阿锦,我们可以去!”

    “nonono,不是我们,而是我!”叶锦幕眨了眨眼睛,“刚才你答应过我的,所以,你不准去!”

    “为什么!”叶弦顿时抗议了起来,“阿锦,你让我答应其他的要求都行,这次,就让我去行不行?”

    他也真的很想看看,叶锦幕用她的异能赢取那些宝物时,又会是什么样的情景。

    想想那一幕,就应该会很精彩!

    “别的都可以,就这个不行。”

    叶弦满脸的委屈:“为什么?我真的很想去看看啊!”

    叶锦幕笑了笑:“阿弦,你说,假如我的异能展露了出来,会怎么样?”

    叶弦听到叶锦幕的这句话,不由微微打了个寒颤。

    只因,他这个时候,也想到了叶锦幕之前猜测到的情景。

    所以叶锦幕在珍宝大会上大放光彩的事情,传到叶家人的耳朵里,那叶满江会对叶锦幕采取怎样卑鄙的手段,还真是可想而知。

    没准,以后叶满江会逼迫叶锦幕成为为叶家赚钱的工具!

    现在虽然他们两个都开始学习异能了,但要跟叶家对抗还远远不够。

    此刻的他们,若是真的遇到叶满江那样做了,除了听命,别无他法!

    叶弦想到那个结果,就禁不住不寒而栗,不由伸出手,将叶锦幕的手抓住:“阿锦,不如我们都不要去了?”

    “不!我要去!这么好的机会,我可不要放过。要不然,岂不是要后悔一辈子。”

    “可是……”叶弦看着叶锦幕坚决的脸,只觉得心里越发的担忧,“如果被叶家的人看到……”

    叶锦幕笑笑:“你放心,叶家的人不会看到的,叶满江整天在申城忙着扩展势力,哪里有空来到苏城。”

    叶弦赶紧说道:“但是,苏城认识你的人那么多——”

    “谁说苏城认识我的人多了?”叶锦幕的唇边,勾起一抹狡黠的笑意来,“认识我的人,只有叶家那三个人,不是么?就连我那姑姑,和我那舅舅,都不认识我,不是么?”

    ------题外话------

    嗨~锦妹马上要露出真容了,大家期待吗?嘿嘿嘿~

    今天萧萧哥又要来打广告啦~这次推荐的,是我一个朋友的新书,简介非常搞笑,我就被逗笑了,哈哈哈!太好玩了!

    下面是节选的简介:

    某日,某女终于决定考虑自己的终身大事了。

    某王爷:“选我选我,本王有钱!”

    某皇帝:“朕有权!”

    某男幽幽:“孤长得好。”

    众人:“……”

    某王爷咬牙,捧着九死一生得来的兽宠献媚:“本王能为你出生入死!”

    某皇帝递上九尾:“朕懂浪漫!”

    某男继续幽幽:“孤长得好。”

    众人:“……”

    某王爷把身价一拍:“本王独宠你一人!”

    某皇帝:“朕散尽后宫!”

    某男再幽幽:“孤长得好。”

    众人:狗带……

    真是个卖脸就行的男主啊,萌不萌?哈哈,希望大家都去收藏下哈,谢谢大家!么么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