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重生之天定贵女 > 第106章 萌萌哒的小萝莉

第106章 萌萌哒的小萝莉

    “阿锦,你这是什么意思……”

    叶弦彻底被叶锦幕这话说得迷茫了,大家不都知道叶锦幕就是叶家的二小姐么,就连傅殿宸他们都知道了,为什么叶锦幕会这么说?

    看到叶弦这副呆萌的模样,叶锦幕不由在他的脸上捏捏:“还发愣呢?你不会是每天都能看到我的脸,所以,才忽略了这个问题吧?”

    “?”

    叶弦依然疑惑的看着叶锦幕,当看到她唇边那抹狡黠的笑意时,突然眼神一亮!

    他懂了!他懂叶锦幕的意思了!

    叶弦的唇边,也不由露出一抹笑意来。

    他欢欣笑道:“没错!阿锦你真聪明!现在在别人的眼睛里,大家以为的你,都是用刘海遮住脸的你!可是,假如你把刘海掀起来,就没有人知道,那就是你了!”

    叶锦幕说得没错!

    见过她真实面容的人,的确,只有叶家的那几个人。

    至于江家和陈家的那两家亲戚,也只不过是小时候有着走动罢了。他们对于叶锦幕的长相,估计也是停留在小时候的印象上。

    而现在,叶锦幕的长相,跟小时候相比,已经有了很大的变化。

    料想就算他们真的在苏城见到她,也绝对想不到,她就是叶锦幕!

    叶锦幕笑了笑:“那么,你现在应该知道,我为什么不让你跟我一块儿去了吧?”

    叶弦的笑意顿时收了起来,垮着脸说道:“我知道,如果我也跟着你,那么大家,就肯定知道你是谁了。但是,我还是想去,怎么办?并且,你一个人去那里,如果遇到什么危险,也没有人能够帮你……”

    他说到这里,突然双目一亮:“这样好不好?我也乔装打扮一下,跟着你一块儿去!”

    叶锦幕上下打量了叶弦一眼,突然“噗”的一声笑了出来:“你怎么乔装打扮?贴上大胡子,还是学我一样,把刘海遮住脸?你以为别人都是瞎子,看不出来你的装扮?”

    叶弦也知道,他刚才的那句话,纯粹是异想天开。

    他只能叹了口气:“好吧,我不跟着你。但是,我还是要去!阿锦,你就让我远远跟着你好不好?那样的话,如果你遇到什么麻烦了,我也能替你解决。”

    “不行!”

    对于叶弦的这个要求,叶锦幕依然拒绝。

    “为什么?”叶弦真是不懂了,他只不过是要求远远的保护着叶锦幕,为什么这个要求也不行。

    叶锦幕无奈看叶弦一眼:“你的性格怎么样,我还不知道?就算你说,你会远远的跟着我,但是,你绝对会一直盯着我看。大家一看你的脸,又见你一直盯着我,谁不会产生怀疑?”

    叶弦一想也是,他的性格,本来就是这样,一切心思都喜欢摆在脸上。

    如果有人看到,他对一个少女那么紧张,又见叶锦幕没在他的身旁。必定会轻易猜出,他紧张着的那个少女,肯定就是叶锦幕。

    但是——

    叶弦担忧的看着叶锦幕:“没有我保护你,真的不要紧么?”

    若是叶锦幕真的遇到了什么心怀叵测的人,又该怎么办?

    “没事的!你放心吧!”

    叶锦幕对叶弦笑了笑,现在她的身上,有着非死非生这个命格的存在。若是谁惹了她,直接将这个命格放那人身上!

    她倒要看看,被她安上了这么个命格,那个人,还怎么来动她!

    但这些事情,现在暂时不方便对叶弦讲,叶锦幕只能对叶弦说道:“那这样吧,今天晚上,你就教我学异能。最好把一级防身术和一级风火轮都学会,怎么样?”

    “好啊!”听叶锦幕这么说,叶弦也彻底放心下来。

    只要叶锦幕将这两个异能学到手,就算真的有人要算计她又怎么样?

    她直接用这两个叠加的异能逃生就行,绝对能让别人束手无策!

    至于其他的具有攻击效果的异能,他过段时间再教她好了!

    见说服了叶弦,叶锦幕也松了口气。只是,以她的天赋,那两个异能,真的能那么轻易学会么?

    叶锦幕想起来叶弦这种诡异的学习速度,心里突然一阵好奇。

    难道,她上次在叶弦头上,没有看清楚的那个命格,就是跟叶弦这种学习速度有关的一个命格?

    那么现在,又能不能看清楚了?

    叶锦幕凝注心神,朝叶弦的头上看了一眼。

    却只见在他的头上,那个命格,依然是绿蒙蒙一片。那四个灰色的大字,依然看不清晰。

    并且,那四个大字,似乎比她上次看到的时候,还要更加的模糊。

    这是怎么回事?

    难道,他的这个命格,越来越脆弱了?甚至,都有可能,在他的身上,都呆不下去了?

    既然这样的话,那就说明,这个命格,绝对没有发挥出它的作用。那么,叶弦诡异的学习速度,也跟这个命格,绝对没有什么关系了。

    可是,叶弦头上的那个命格,若真的跑了,那怎么办?

    要不要直接将那个命格弄过来,放到她这里保管着?

    并且,从她这里,送一个命格给叶弦?

    叶弦见叶锦幕盯着他看,不由疑惑问道:“阿锦,我脸上怎么了吗?”

    “没什么。”叶锦幕移开视线,心里陡然下定决心。

    不管怎么样,她也要将叶弦头上的命格拿过来。最好来研究一下,看看那到底是什么。也看看,到底有没有什么办法,能让它变得稳固一些。

    等到这个命格稳固了一些之后,她就将它重新还给叶弦。

    想到做到,叶锦幕登时用精神力锁住叶弦头上那个似乎时刻都要破灭的命格,将它硬生生,朝她这边拖过来。

    那个命格,很快就消失在了她的鼻尖处。

    叶锦幕尚未用精神力控制那个货架点开,就只听脑海深处,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警报!警报!”

    叶锦幕大吃了一惊,慌忙对叶弦说道:“阿弦,我先回我房间去了!”

    说完这话,她顾不上再跟叶弦说些什么,就直接拎着回到了她的房间里面。

    叶弦不明所以的看着叶锦幕的背影,心里盛满疑惑。他刚才看到,叶锦幕本来还在看着他,突然脸色就变得极为的难看。

    难道,在他的身上,发生了什么事情?

    叶弦的心里,也不由涌上了一阵担忧。

    叶锦幕回到房间里,将书包往床上一扔,就坐在椅子上,将全部心神,都沉入了那个货架当中。

    那声音依然在她的脑海深处一直响着:“警报!警报!”

    叶锦幕听得心烦,禁不住在脑海中发声道:“吵死了!闭嘴!”

    她话音刚落,那个声音,就蓦然停止!

    然后,一个显得很是委屈的小萝莉的声音响起:“555,你好坏,你居然凶我!”

    叶锦幕心里一惊!

    这个声音,跟刚才那个说警报的声音,截然不同!

    这又是什么东西发出来的声音?

    叶锦幕心里刚刚升起疑惑时,就只见一个巴掌大的,光着小屁股,背上有着一对透明小翅膀,长着一张萝莉脸的小天使出现在她的眼前!

    这个眼前,不是叶锦幕在脑海中见到的,而是,真真切切的,就在现实中的,她的眼前!

    叶锦幕被这个突然出现的小萝莉吓得差点心脏病都出来了,她急急往后仰去,几乎都差点从椅子上摔下来!

    她慌忙稳住心神,望着那个小萝莉,问道:“你是谁?”

    不会,就是刚刚她从叶弦身上拿过来的那个命格吧?

    什么命格这么奇葩,居然能化成人形?

    仿佛猜到了叶锦幕心里的想法,小萝莉傲娇的哼了声:“我才不是那些下三滥的命格呢,你太侮辱我的格调了!”

    叶锦幕眼一冷:“你是谁?怎么能知道我心里在想什么?”

    哪知小萝莉听到叶锦幕这句话,却是顿时满脸笼上委屈:“555,你又凶我,你太不爱我了!”

    叶锦幕不由扶额。

    这个小萝莉到底是什么怪物?她是从哪里冒出来的?自己跟她一点都不熟悉,她就对自己这么撒娇,真的好么?

    “怎么不好!”小萝莉顿时又是一脸的怒火,甚至在她的头上,还出现了一个火苗一样的图标。她双手叉着腰,愤怒的看着叶锦幕:“并且,伦家跟你怎么不熟悉了!你还要伦家跟你怎么熟悉!你这么想,伦家真的好伤心好愤怒好生气!”

    看到小萝莉这副模样,叶锦幕还真是一阵无语。

    现在在她的身边,已经有了叶弦这个时刻卖萌的存在了。没想到,此刻眼前又出现了一个,现在是流行卖萌,还是大家都觉得这样做很好玩?

    并且,到现在为止,她还不知道,眼前这个小萝莉,到底是谁呢!

    小萝莉明显又知道了叶锦幕心里的想法,举起小拳头抗议:“我才不是卖萌呢,我本来就很萌!”

    叶锦幕没好气看了小萝莉一眼:“那你倒是说说,你是谁啊!”

    再不说的话,她真的很想将这个多嘴的小萝莉扔出去!

    小萝莉登时满脸的紧张之色:“别扔我!我说就是了嘛!听好了,我就是——百、命、藏、鳞!”

    “你说什么?”叶锦幕又是大吃一惊,“命格居然真的可以化为人形?”

    小萝莉不屑道:“那也得看是什么命格!普天之下,除了我,还没有第二个命格,有这样的本领!”

    叶锦幕只觉得,整个世界都要玄幻了。

    真不知道,为什么她才刚刚将叶弦的命格拿到手,就响起了警报。也不知道,百命藏鳞这个命格化为人形,到底有着什么作用。

    她现在是完全不用去担心心里的腹诽被百命藏鳞听到了会怎么样,看这个小萝莉的态度,对她完全没有任何敌意,反而还感到很亲近的模样。所以,她想什么,也根本没有避讳这个小萝莉。

    小萝莉很是不满的看着叶锦幕:“我化成人形当然有用了!本来,你只能用意念来跟我交流,并且交流起来,困难也很大。而我也不能直接帮助你,只能让你有用转换命格的能力。而现在,我变成人形跟在你身边,做什么都方便很多,不是么?”

    叶锦幕看了看小萝莉,摇头道:“我并不那么觉得。”

    小萝莉顿时抗议:“那是你没眼光!”

    “请问我们这样直接交流,到底哪里比意念交流要好了?难道,你想我们说话的声音,让所有的人都听到?”叶锦幕不屑看小萝莉一眼,“还有,我也没发现,你到底有着什么本领,能帮助到我。”

    “喂,你别小瞧人了!”小萝莉叫了起来,满脸被看轻的愤怒,“早在我出现的时候,我就在你和我之间,设下了一个结界!不管我们两个说话的声音多大,别人也听不到!并且结界外的人,也根本看不到你是在说着话,而是以为你什么动作都没有!”

    叶锦幕听到小萝莉的这段话,不由惊住。

    真是想不到,这个小萝莉居然有这么大的本事,设下的结界,不但能隔绝声音,还能够构造出一种假象来。看来,这个小萝莉,还真是不容小视啊。

    小萝莉得意一笑:“那当然,你也不看看我是谁!”

    说到这里,小萝莉突然脸色一变:“对了,你不要老叫伦家小萝莉嘛,伦家也是有名字的!伦家的名字很霸气啦,叫小命!怎么样,这个名字好听吧?”

    “噗!”

    叶锦幕听到小萝莉的这句话,忍不住喷了出来。

    恕她眼拙,她实在是看不出来,“小命”这个名字,到底哪里霸气了!为什么这个小萝莉的审美观会如此畸形,觉得这么个名字霸气?

    小萝莉满脸委屈:“怎么了,你为什么嘲笑伦家,伦家不开心了啦!”

    叶锦幕收住笑,问道:“你叫这个名字,是因为百命藏鳞这个命格的原因?”

    小萝莉点头:“是啊!但是,你为什么要笑?难道这个名字真的不好听吗?”

    叶锦幕静默了一下,说道:“如果你取名,非得要围绕百命藏鳞这四个字的话,以后,你叫小鳞吧。”

    这四个字,不管取哪一个字作为名字,都感觉有些奇怪,所以,她也只能挑个听起来不那么奇怪的名字了。

    “好吧,你说叫这个,就叫这个吧。”小萝莉却一副不是很开心的样子,勉为其难地点点头。

    叶锦幕也不理会小鳞的郁闷,继续问道:“还有,你说要保护我,怎么样保护?”

    “很简单啊!”听叶锦幕问起这个问题,小鳞顿时又恢复了活力,“百命藏鳞这个命格,除了能压制其他的命格之外,它还具备着攻击性!”

    叶锦幕挑挑眉:“一个命格而已,还有这样的功能?”

    “当然了!”小鳞鄙视的看了叶锦幕一眼,“难道你以为,命格只能够改变人的命运吗?有些命格,也是能提高攻击性的!当然,直接具备攻击性的命格,只有我一个而已!”

    说到最后,小鳞又是一副臭屁之极的模样。

    叶锦幕笑了笑,如果真是这样,那就再好不过了。

    正好她明天要去古玩城,若真的遇到不长眼的人敢来招惹她,就让小鳞出手保护她得了。也趁这个机会看看,小鳞到底有着什么本事。

    小鳞哼了声,很是得意的说道:“你别小看我哦,我的能力,绝对会让你惊叹的!”

    叶锦幕不由伸出手,向小鳞摸去。

    小鳞看到叶锦幕伸出的手,双眼一亮,振动翅膀,直接飞到了叶锦幕的掌心,在她的掌心落了下来。

    叶锦幕感受着小鳞的存在,小鳞分外的轻,落在她的掌心,就如同一片羽毛一样。

    小鳞将脸靠着叶锦幕的掌心,满脸都是惬意放松的神情,仿佛栖息在母亲的怀抱中一般。叶锦幕看着小鳞这副模样,也不由微微笑了。

    她对小鳞,也是有着一种莫名的亲近。

    也许,是因为百命藏鳞寄居在她的身上,与她的命运形成一体,所以才会有着这种感觉。

    小鳞忽然抬起头来看着叶锦幕,问道:“主人,小鳞刚才感觉到,你的心里很不开心,是怎么了,你能告诉小鳞吗?”

    听了小鳞这句话,叶锦幕倒是突然想起,被她差点忘记的一件事情。

    她赶紧说道:“对了小鳞,刚才我将阿弦的命格拿过来,为什么会有警报?”

    “主人,这你就不知道了!”小鳞也是一副后怕的样子,“你不知道,叶弦身上的那个命格并没有完全成型,若是主人将它夺过来,很有可能,那个命格就会就此毁掉!毁掉的时候,它会发出极大的能量。威力越大的命格,发出的能量也会越大。如果严重的话,说不定主人的那个货架,都有可能会遭到损坏!”

    “原来是这样!”

    叶锦幕的心里这才恍然。

    都怪她,什么都不懂,就那么鲁莽的将叶弦的命格拿了过来。幸好有小鳞在,要不然,她的货架毁了的话,就真的后悔莫及了。

    小鳞得意一扬头:“主人你这次猜得真对,就是我在那个命格进入主人体内的时候,及时的展开结界,才将货架保下来哦!”

    她说着,一副求表扬的模样,双目闪闪地看着叶锦幕。

    叶锦幕不由笑了笑,小鳞能力再大,也终究不过是个孩子罢了。

    她伸出手去,在小鳞头上摸了摸,笑道:“小鳞,谢谢你了!”

    “没什么啦!”小鳞的脸微微红了红,“如果那个货架毁掉,我也会元气大伤!所以,我保住那个货架,就相当于是保护我自己,主人你也不必谢我了。”

    叶锦幕又问道:“那么小鳞,你知不知道,阿弦的那个命格,到底是什么?”

    小鳞摇摇头:“它还没有成形,所以我也并不知道。”

    叶锦幕的脸上,露出一丝失望之情。

    小鳞看到叶锦幕这副神情,赶紧说道:“不过主人你放心,我将那个命格放在我的身体里面孕养了。相信经过这一番孕养,这个命格就会很快成形。到时候,你就可以将它还给叶弦啦!”

    叶锦幕有些惊奇的看着小鳞:“你还可以孕养命格?”

    “当然啦!”小鳞又是臭屁地一扬头,“我现在还比较弱,所以只能同时孕养五个命格罢了。但是,随着我的能力增长,以后同时能孕养的命格,会越来越多的!”

    叶锦幕的心里,也是有些开心。

    小鳞有着这样的本事,那么以后,她看到任何未成形的命格,都可以交给小鳞来帮忙孕养了。只是不知道,小鳞能不能帮助命格升级。

    听到了叶锦幕的心声,小鳞的脸也拉了下来:“主人,我现在能力不够强,还不能让命格升级。不过你放心,我将来,是会有着这个能力的……”

    看到小鳞这样子,叶锦幕赶紧笑了笑:“没事的小鳞,你也不必伤心了,我可以自己让命格升级的。”

    听到叶锦幕的安慰,小鳞又开心了起来:“嗯嗯,主人你放心,只要你让我的能力增长起来,相信过不了多久,我就能让命格升级的!”

    叶锦幕疑惑道:“你的能力增长,要靠我帮忙?”

    “是啊!”小鳞点头,“只要你将更多的命格夺过来,更多的利用它们,并且,还充分的施展我的功能,我的能力,就会得到增长的!”

    小鳞的话,让叶锦幕的心里,也放松下来。

    看来,以后她可是要多多的注意,有没有什么人,有着其他的什么命格。但是,掠夺别人命格的时候,也得看对象,不能平白无故的抢了别人的命格。

    将命格的事情了解得差不多了,叶锦幕想起,叶弦的身上,此刻已经没有了命格,所以,她自然,也要将身上的一个命格送给他。

    只是,现在她身上能够起到作用的命格,也只有泽被后世这一个罢了。

    现在叶弦的亲人也没有找到,就算有着泽被后世,叶弦也无法得到他长辈们的照拂。他只能被泽被后世里面叶弦祖先的余荫所庇佑,提升一下人品值。

    虽然泽被后世并没有什么作用,但也聊胜于无了。

    等到小鳞将叶弦原有的那个命格孕养出来,就将它还给叶弦好了。

    只是,假如那个命格的威力照样不是很大,叶锦幕便会去找一个更加厉害点的命格,加持在叶弦的身上。

    叶锦幕突然又想起一件事情来:“对了小鳞,阿弦身上的那个命格,为什么我刚刚看到的时候,它比之前,还会更加的模糊?命格不是会随着时间的增长,越来越强大吗?”

    小鳞摇头道:“主人,并不是这样的!”

    叶锦幕不由疑惑地看向小鳞。

    小鳞解释道:“在正常的情况下,命格的确是会越来越强大。可是,若是遭到什么外来力量的破坏的话,这个命格,就会越来越弱。如果一直不加以阻止的话,这个命格,甚至会消失!”

    小鳞顿了顿,又接着说道:“叶弦的那个命格,刚才就是这样的。若不是现在进入了我的体内,它说不定,坚持不了三天,就会消失不见。”

    “怎么会这样?”叶锦幕的眉头,紧紧的皱了起来,“阿弦的命格,怎么会遭到外来力量的破坏?是有人对他身上的命格下手,还是,因为我的压制?”

    说到这里,叶锦幕的眼里,充满了浓浓的自责。

    若叶弦的命格,真的是因为她身上百命藏鳞的影响才变成这样,那么她肯定不会原谅自己。要不是小鳞出现,说不定,叶弦身上的那个命格,真的会消失了!

    看到叶锦幕这副样子,小鳞慌忙说道:“主人,你不要乱想了!叶弦身上那个命格会变弱,跟你一点关系都没有,一切,都是他自己造成的?”

    叶锦幕蓦然望向小鳞:“小鳞,这是什么意思?”

    小鳞一副很是无语的样子:“原本,在一个命格还没有成形的时候,寄主是不能够用到它的。但是,叶弦却不但因为什么原因,却在它还没有成形的时候,就已经动过那个命格。所以,才会导致那个命格元气大伤,差点消失!”

    “原来是这样。”叶锦幕点点头,若有所思。

    按照小鳞的说法,没有成形的命格,一般人是用不了的。

    但是为什么在叶弦身上,那个未成形的命格,叶弦却能够用到它?

    难道,是有着什么助力?

    是跟叶弦学习了异能术有关系吗?

    叶锦幕甩甩头,不去想这个问题。既然小鳞都不知道,那么她就算想破头,自然也是想不出来的。

    只能等小鳞将那个命格孕养出来,她看到那个命格叫什么名字,才能知道是怎么一回事了。

    叶锦幕将泽被后世那个命格收了起来,站了起来,朝房间外面走去。

    小鳞看着叶锦幕,问道:“主人,你是打算将泽被后世送给叶弦吗?”

    叶锦幕点点头:“是啊,他现在身上没有任何的命格,我必须要送一个来给他。”

    小鳞有些不解的说道:“可是,泽被后世并没有什么用啊,你为什么不找一个更厉害一点的给他?”

    听到小鳞的这句话,叶锦幕的脚步一顿。

    她望着小鳞,脸色有些严肃:“小鳞,你是不是想说,如果我想要什么命格,直接夺来别人的就行?”

    小鳞很是理所当然的点头:“当然了!要不然还能怎么弄?”

    “小鳞,我希望,以后,你不要再有这种想法了。”叶锦幕依然是满脸严肃的看着小鳞,“很多人都跟我无冤无仇,如果我就这样抢了他们的命格,那我跟抢劫犯又有什么区别?并且,这可比抢夺了他们的金钱危害还要更大!抢夺了他们的命格,就等于改变了他们的人生。这样的事情,我们不能去做。”

    “可是……”小鳞很是苦恼的看着叶锦幕,“如果不这样做,那主人你怎么得到命格?”

    叶锦幕笑了笑,在小鳞的头上摸了摸:“我相信,一切总会有办法的。你记住我的话,以后千万不能有这样的想法了,知道么?”

    “嗯,我知道了。”小鳞乖乖的点头,但低垂下的双眼里,却拂过一道流光。

    叶锦幕放下心来,又在小鳞头上拍了拍:“小鳞真乖,我就喜欢这样子听话的你!”

    小鳞也露出了笑意,飞上叶锦幕的肩头,将头靠在她的肩膀上,一副极为乖巧的模样。但是,她的眼里,却是闪过一道道狡黠的光芒。

    虽然叶锦幕一直跟她说,不准产生这种随意将别人命格夺来的想法。但她的心里,却一直觉得不以为然。

    百命藏鳞这个命格,五千年来,都没有在华夏国大地上出现过了。所以,经过了五千年沉睡的小鳞,离元气真正恢复,还有着极为长的时间。若是想要恢复到五千年前那般的水准,以叶锦幕现在这样夺取命格的速度,还不知道要到哪年哪月。

    小鳞现在的形象,只是一个小萝莉,那是因为,她的元气大损的缘故。

    她对于她现在的这个形象,可是极为的不满意,一心都想变为以前的模样。并且,五千年前,她可是一个叱咤风云的存在,根本不需要像现在一样,必须要用结界遮遮掩掩,才敢跟叶锦幕这个主人讲话。

    对于五千年前的生活,小鳞的心里极为的向往,自然是极想要拿到更多的命格来恢复她的实力。

    既然叶锦幕不准她随意夺取别人的命格,那么,她就不当着她的面做这种事情好了。

    并且,有着更多的命格,叶锦幕的人身安全,也能更好的得到保障。

    她这样做,不单单是为了她自己,更是为了叶锦幕。

    料想,就算将来东窗事发,叶锦幕也不可能责备她的……吧?

    小鳞在心里自我安慰着,索性暂时将这个问题抛到脑后。

    叶锦幕走出房门,只见叶弦正站在她的门外,一脸担心的看着房门。

    当看到叶锦幕出来后,叶弦的双眼一亮,急急走到她的面前:“阿锦,你没事吧?刚才你是怎么了,突然一话不说就冲到你房里,真是担心死我了!”

    看到叶弦这副模样,叶锦幕心中一暖,笑了笑:“我没事的。阿弦,我们来学习异能术吧。”

    “好的。”虽然叶锦幕说她没事,叶弦还是充满担忧的看了叶锦幕一眼。

    当确认她是真的没有发生什么的模样,这才放下心来。

    两人走到叶弦的房里,叶弦将异术入门拿出来,翻到一级防身术那一页,对叶锦幕说道:“阿锦,你来看看,到底有哪里不懂的。”

    叶锦幕将异术入门接过来,可是心思却全部都不在书上,而是用心神,感觉着脑海中泽被后世的存在。

    她控制着泽被后世,将它缓缓的从货架上移了出来,向叶弦飘过去。

    这还是叶锦幕第一次控制着命格进入别人的身体,所以还真是有些担心,到底能不能成功。

    小鳞在一旁看着,安慰道:“主人,不用担心的,你就直接控制命格到他的头顶就行了。到了他的头顶,命格会主动进去他的身体的。”

    叶锦幕点点头,看着泽被后世从叶弦的头顶,缓缓的消失不见。

    然后,叶锦幕控制心神,观测着泽被后世进入叶弦身体里面后的情况。却在看到泽被后世那个命格的时候,双目忽的瞪大!

    怎么会这样!

    叶锦幕不敢置信的看着那个命格,简直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明明这个命格,之前在她从陈如娇身上夺过来的时候,已经升到了第四级。因为总共才五级,所以泽被后世到了第四级的时候,已经是相当的稳固,光芒也很是耀眼。

    但是刚刚,那个命格到了叶弦的身上,却是光芒黯淡,似乎差一点点,就要跟叶弦之前那个命格差不多的样子了。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难道叶弦的身上,真的有着什么神奇的力量在压制。导致,现在不管将什么命格放到他的身上,都会受到损害?

    叶锦幕的心里不解,小鳞在一旁也看向叶弦,忽的说道:“主人,你不如将这个命格再扯过来,让我看一看!”

    叶锦幕点点头,再度控制着这个命格朝她飘过来。

    命格再度进入货架中,一个熟悉的声音响起:“泽被后世,一级命运格……”

    刚刚听到这里,叶锦幕就不由惊呼:“怎么可能?泽被后世不是已经升级到第四级了吗,为什么会变成一级!”

    小鳞微微皱着眉头,似乎在感应着什么。

    过了一会儿之后,她的眉头松开,微微叹了口气:“泽被后世到了叶弦的身上后,降级了。”

    “为什么?”叶锦幕心里还真是不解,难道又是因为叶弦周身,那个神秘力量的原因?

    小鳞解释道:“泽被后世这个命格,跟祖先和个人的功德有关系。如果祖先和个人的功德很多的话,泽被后世就能升级,反之,就可能降级。”

    叶锦幕皱眉:“那你这意思,是说阿弦的祖先们,功德太少?”

    “岂止太少!”小鳞的双眼瞪得极大,一副嫌弃叶锦幕太过淡定的模样,“能让泽被后世一下子降了三级,那只能说明一个问题!要不是叶弦是个恶贯满盈的人,就是,他的祖先,早年干的,都是一些杀人放火的勾当!”

    “居然是这样子?”叶锦幕也不由有些吃惊了。

    叶弦自然不会是什么恶贯满盈的人,那只能说明,他的祖先们,真的就跟小鳞说的那样,干的全是杀人放火的事情了。

    那么,他的祖先们,又是干什么的?强盗么?

    叶锦幕真的无法想象,那样的祖先,又怎么能生出叶弦这样一个钟灵毓秀的子孙来的,会不会是小鳞猜错了?

    小鳞听到叶锦幕的心声,哼了声:“我才不会看错!你等着吧,将来叶弦的身世公开,肯定会证明我没有说错!”

    看小鳞的模样,叶锦幕倒是有几分相信了。

    但她的心里,依然很是有着几分的难以相信。

    小鳞这时候又在一旁说道:“并且,我也能看出,在叶弦的心底深处,其实,也有着一些他们祖先的遗传的。虽然他现在看起来很乖的样子,可是谁也不敢保证,哪一天,他内心潜伏的那种祖先遗传的暴力因子,就会被激发出来。”

    “那我们该怎么办?”想起那一幕,叶锦幕的心里,也不由有些担心。

    如果叶弦真的变成了跟他祖先一样的,只知道杀人放火的存在,那可真是她万万不能接受的事情了。

    “别担心主人。”小鳞在一旁安慰道,“我相信,不管他变成什么样子,都不会伤害到你的。”

    “我知道。”这一点,叶锦幕倒是很放心。但她担心的,不是她自己,而是叶弦。

    她是真的很不忍看到,叶弦变成跟现在截然不同的模样。

    ------题外话------

    昨天萧萧哥推荐的那本书,居然忘记带作者名和书名了,果然老年痴呆症提前发作了么,噗……

    现在就在这里补一下书名和作者名哈~

    那本书叫《鬼手毒妃》,作者叫做君云凌,作者是天天陪着萧萧哥一起拼字的好基友哦,没有她跟我拼字,我就没有写文的动力,整天一个字都写不出来,这本书也坚持不到现在。所以,大家都一定要去支持下哈~现在这是新文,大家可以收藏一下,支持她写下去哦~只有她有动力坚持写下去,才有人跟我拼字,我才有动力写啊,唉~所以大家就当是帮我忙了吧,么么么,谢谢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