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重生之天定贵女 > 第107章 不能学习异能术的原因

第107章 不能学习异能术的原因

    小鳞看到叶锦幕的神情,也知道她心里很不好受。她转移着话题:“主人,虽然泽被后世变成了一级,但也是能发挥出作用的,你就将泽被后世重新放到叶弦的身上吧。”

    “好。”

    叶锦幕也觉得小鳞的话很有道理,于是又控制着泽被后世,回到了叶弦的身上。

    看着泽被后世黯淡的光芒,叶锦幕心里,也不由叹了口气。

    真希望能有什么给力的命格落到她的手上,让她能送给叶弦。

    叶锦幕和小鳞一直在对话,还做了这么多事情,但是,在小鳞的结界的作用下,叶弦却只能看到,叶锦幕低着头,静静的看着书的情景。

    可是,叶锦幕却一直看着书,一句话都不说,叶弦不由出声问道:“阿锦,你看得怎么样了?”

    听到叶弦的这句话,叶锦幕才清醒了过来。

    小鳞也在这个时候,将结界撤掉。所以叶弦看到叶锦幕抬起头来,说道:“说实话,这个异能,我怎么看,都觉得不得要领。所以,还希望你能完全给我解答一下了。”

    “真是拿你没办法!”叶弦无奈的看了叶锦幕一眼,拿过叶锦幕手里的异术入门,问道,“阿锦,你跟我说说,你学习的时候,到底是怎么个流程的?”

    叶锦幕想了想她学习时候的步骤,说道:“我就是跟上面说的那样,在还没根据上面的说明打出手印之前,就先凝注精神力啊。等到觉得精神力凝注得差不多了,就开始打出手印。”

    叶弦疑惑地紧皱眉头:“我也是这样做的,为什么我行,你不行?”

    叶锦幕心里也疑惑了起来:“我也想知道。”

    “这样吧。”叶弦想起一个好办法,对叶锦幕说道,“我随便挑出一个异能出来,然后现场学给你看看,怎么样?”

    “好啊!”叶锦幕也赶紧点头。

    她以前怎么就没有想到这么个好办法?只要叶弦现场示范一下,他到底是怎么学会异能的,她一看,不就能知道了么?

    叶弦随意翻到一个异能,看了一眼说明,就对叶锦幕说道:“阿锦,我要开始学了,你要仔细看着啊!”

    叶锦幕点点头,目不转睛的看着叶弦。

    她倒要看看,同样的学习步骤,为什么产生的结果,截然不同。

    叶弦微微闭着双眼,将全身的精神力都凝注了起来,渐渐的,进入了一种极为玄妙的境界中。

    他刚刚才进入这个境界,叶锦幕就只看到,在叶弦的身上,突然出现一层微红色的毫光!

    叶锦幕的眉头微微皱起,难道,这就是她与叶弦的区别?

    可是,这层微红色,又是为什么会产生的?

    叶锦幕心里正在困惑时,却只见叶弦陡然睁开眼来!

    在叶弦的眼里,有着浓浓的不可置信!

    他直直的盯着虚空中的某一点,在难以置信中,还带着一种骇然。仿佛,在这个瞬间,发生了什么,让他感觉分外恐怖的事情一般!

    他的额角,都隐隐的沁出冷汗来,身子也在微微发抖。

    看到叶弦这副模样,叶锦幕的心里一阵担心,慌忙一把将他的手抓住,急急问道:“阿弦,你怎么了?”

    可是,叶弦却仿佛没有听到她的话一般,依然是惶然的看着虚空中。

    叶锦幕急了,赶紧站起来,跑到叶弦身后,将他抱住,喃喃问道:“阿弦!你怎么了,你别吓我啊!”

    接触到叶锦幕的怀抱,叶弦猛然一抖,仿佛突然清醒过来一般。

    他转过身,也将叶锦幕抱住,声音中有着一丝脆弱:“阿锦……”

    “别急,阿弦,你跟我说说,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

    看到叶弦这般模样,叶锦幕的心里,也是有着微微的疼痛。她能看出来,叶弦突然变成这个样子,是因为刚才学习异能的时候发生的。

    难道,是在他学习异能的过程中,发生了什么变故。

    叶弦稍稍冷静了下来,但眼里,依然是有着微微的茫然。

    他松开叶锦幕,抬起头来,看着叶锦幕,喃喃说道:“阿锦,我废了……我成了个废柴了……”

    “阿弦,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叶弦的这句话,让叶锦幕的心里越发的心疼了。

    平时她看到的叶弦,都是意气风发的,什么时候,有过这样颓废的表情?但现在,在她面前的叶弦,却是仿佛经受了极大的打击一样,让她真的不忍心再看。

    叶弦苦笑了一声:“阿锦,你知道吗?刚才我学习那个异能的时候,却发现,我怎么样,都无法在刚才学会。我以前的那种悟性,似乎在刚才,都全部消失了。”

    叶锦幕也不由怔住:“怎么会这样……”

    “阿锦,怎么办?我成了个废人了……”

    叶弦突然又是一把将叶锦幕抱住,神色间尽是痛苦,“我是个废人了……”

    叶弦的心里,如同被刀凌迟一般的痛。

    他原本觉得,以他的悟性,要学好这些异能,必定会是一件极快的事情。只要将这些异能学会了,那么,他就能够更好的帮助和保护到叶锦幕。

    原本,在叶锦幕的身边,他就常常感到他很是没用。一个哥哥,居然还需要妹妹来保护,简直就是他的耻辱。后来发现,他有着学习异能的天赋,他就仿佛是看到了唯一的希望一般,觉得

    唯一的希望一般,觉得整个人生,都光亮了起来。

    但是没想到,刚才他在学习这个新的异能时,却发现,他学习异能的速度,突然下降了不知道多少倍!

    原本一看,就能轻易学会的异能,在刚刚,居然才刚刚摸到那个异能的门槛!

    怎么可能!这可是从来没有过的事情!

    如果他学习异能的天赋消失,那么,他待在叶锦幕的身边,又有着什么价值?还不只是一个,只能靠妹妹来保护的废物?

    所以,叶弦在发现这件事情的时候,才会感到漫天的绝望将他淹没。

    他无法想象,若是他以后,还只能靠叶锦幕来保护的话,他的人生,还有着什么意义。

    “阿弦,你别这样!”叶锦幕听着叶弦无力的声音,只觉得心里越发的疼了。她将叶弦的双肩抓住,将他从她的怀抱中扶起,看着他的双眼,说道,“阿弦,你为什么要这个样子?你难道不知道,就算你没有以前那么妖孽,你的天赋,也是比我高得多么?刚才,在你凝注精神力的时候,在你的身上,可是出现了一层光芒。这种光芒,我可从来没有出现过。如果你觉得,你这样都是一个废柴的话,那我又是什么呢?”

    “阿锦,你不知道……”

    阿锦根本不知道,这种天赋的消失,对他来说,又意味着什么。就算比阿锦强又怎么样,他追求的,从来都不是比阿锦强!

    他只希望,他的能力,不要拖叶锦幕的后腿,并且,还能达到保护她的程度!

    叶锦幕叹了口气。

    她当然知道,叶弦为什么要说这句话。可是,她原本,就不希望着,让叶弦来保护她。

    经历过上辈子的她,早就下定决心,这辈子,一定要护叶弦周全,绝对不让人能随便动他。

    所以,对于叶弦一直想要努力学好异能来保护她的念头,她其实并不期望。

    只是,现在看到叶弦这般失望的模样,叶锦幕的心里,也很是不忍。

    叶弦的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为什么他学习异能的速度,会突然下降这么多?

    难道——

    叶锦幕突然想到一个念头,蓦地瞪大了双眼!

    叶弦看到叶锦幕的这个动作,疑惑问道:“阿锦,你怎么了?”

    “没什么。”叶锦幕答着,心里却在不停的嘀咕:不会吧?

    叶锦幕的心里,突然想起刚才被她从叶弦身上抽掉的那个命格。

    难道,真的是因为有着那个命格的存在,所以叶弦学习起异能来,才会那么的快?而现在,被她抽掉了这个命格,所以叶弦的学习速度,才会在一瞬间,掉落下来?

    但是,就算他现在的速度真的比之前慢了不少,也是比一般人快了许多。说明他本身的悟性,就非常的高。

    那么,现在要不要将那个命格,重新还给叶弦呢?

    这个时候,小鳞的声音,突然在叶锦幕的耳边响起:“主人,我明白是怎么一回事了!”

    叶锦幕顿时望向小鳞!

    小鳞继续说道:“主人你没猜错,叶弦的学习进度突然下降这么多年,就是被你拿走了那个命格。但是,你可千万,不能因为看到他现在学习速度降低,就将命格还给他啊!要不然,你就是害了他了!”

    叶锦幕顿时疑惑了起来:“为什么?”

    “因为,他之前那个命格差点消失,就是因为他学习了异能术的原因。”

    小鳞的这句话,让叶锦幕越发的疑惑起来。

    小鳞解释道:“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他之前的那个命格,并不是因为外来的力量,才差点要消失。而是,因为他在那个命格还未完全成型的情况下,就强迫使用的结果。”

    叶锦幕这下听懂了:“你是说,正是因为,他学习了异能术,强迫使用了那个命格?”

    小鳞点点头:“没错,就是那样的!”

    “但是,我记得阿弦以前不管学习什么的时候,速度都极为的快啊。为什么那个时候,他的那个命格,没有受损?”

    “那是因为,学习那些东西的时候,并不需要太多的心神啊。”小鳞叹了口气,“并且,他的那个命格,以前并不是没有受损啊!实际上,这个命格虽然是状态格,却如同命运格一般,在叶弦刚出生的时候,就产生在了他的身上。按照时间来说,本来早就应该成型了,但到现在,还是虚弱得很,就说明,叶弦在以前,就经常性的使用到它,才会导致它越来越虚弱。而现在,他一学习了异能术,就更加的变本加厉了。”

    “原来是这样。”

    叶锦幕的心里,也总算是彻底明白了。

    难怪叶弦一直以来,学习东西都分外的快,原来是在他的身上,有着这么一个神奇的命格。

    真是不知道,那个命格到底是什么,能够让人的悟性变得这么的强!

    若是她有着这么一个强大的命格,又该多好!不管什么样的知识点,只要一看,就能完全学会,简直就可以说是天下无敌了!

    叶锦幕的心里,闪过一抹羡慕。

    既然现在这个命格还没有完全成型,那就先让它,在小鳞的身体里面孕养好再说吧。要不然,现在还给叶弦,他学习异能术的时候,一定又会强行的用到那个命格。

    到时候,那个命格再受损,直到彻底消失,那就真的回天乏术

    的回天乏术。

    叶锦幕知道了原因,心里也轻松了下来。她朝小鳞问道:“小鳞,你要将这个命格恢复好,大概要多少天?”

    小鳞叹了口气:“以我以前的能力,最多三天就行了,毕竟这个命格,离要成型也不远了。但是,我现在能力受损,所以,就连我自己,也不知道这个命格要多少天,才能彻底恢复。不过,我猜测,应该至少需要一两个月的时间。”

    “要这么久?”叶锦幕的眉头,不由紧皱了起来。

    如果只需要几天,那么,她倒是可以先将叶弦的情绪稳定下来。等到小鳞将那个命格恢复之后,再放到叶弦的身上。这样子,叶弦就不会一直这么低落了。

    但是,现在小鳞告诉她的却是,至少需要一两个月!

    那该怎么办?这么长的时间里面,若是叶弦再瞎想,出了什么事情怎么办?

    叶锦幕的眉头皱得更紧,只觉得就算她平时算计再深,现在也是一筹莫展。

    看到叶锦幕这副模样,小鳞抿抿嘴。

    不知道主人为什么那么心软,对于跟自己无冤无仇的人,就不去抢夺他们的命格!

    如果是她,在身边的人需要命格的时候,她管那个对象是谁,一定会将那个命格抢过来,安在她身边那个需要的人的身上!

    小鳞很想将这句话说出来,但想起之前叶锦幕的话,只能默默的将这句话咽了下去。

    算了,为了不被叶锦幕责骂,这些话,她还是不要说的好了,到时候默默的做就行了。

    但感觉到叶锦幕心里的不开心,小鳞还是很善解人意的说道:“主人,你放心好了,我以前收藏了一个也能提高悟性的命格。不过那个命格暂时不在我这里,等到过几天我将它拿到之后,我就送给叶弦吧。”

    反正这几天,主人也会出门。到时候,她看到谁有提高悟性的命格,直接抢来就是!有几天的时间,她就不信,她抢不到一个合适的命格!

    不过,这句话,当然不能让主人听到了。

    “真的吗?”听到小鳞的这话,叶锦幕的心里,也是一阵开心。

    只要能挨过这几天,等小鳞找回她之前的那个命格,叶弦的悟性,就能恢复了。

    到了那个时候,叶弦的心里,就不会那么伤心了!

    叶锦幕看着小鳞,感激道:“小鳞,谢谢你!”

    “不用谢啦主人,咱俩谁跟谁啊!”小鳞的脸微微一红,“主人,你还是赶紧安慰叶弦吧,你看他都伤心成这个样子了。”

    叶锦幕点点头,小鳞将结界撤掉,入目的,依然是叶弦刚才的那副表情,一点都没有变化。

    叶锦幕心里不由有些疑惑,难道她与小鳞说话的时候,时间是静止的么?

    这个时候,叶锦幕的耳边,传来小鳞的声音:“是啊,一旦我施展结界的时候,时间都会静止起来的。只不过,别人都察觉不到。但是,这个结界,也只能够让我们两个交流的时候用而已,不能再让第三个人进来。”

    叶锦幕这才恍然,为什么她之前与小鳞在房间里面聊了这么久,但出来时候,叶弦却好像并没有等待太久的样子。

    小鳞将结界又撤销,叶锦幕对叶弦笑了笑,说道:“阿弦,你别这样了。我觉得,是不是这几天,你学习异能术的时候,用的精神力太多了。所以,才导致你现在,有些力不从心?要不,你休息几天,不要再学习异能术,看看会不会好?”

    叶弦听到叶锦幕的这番话,双眼一亮:“对,我也是这么觉得的!”

    叶弦现在,已经完全是用这样的理由来安慰自己了。若不这样做,他便只能感到那种漫天的绝望,还不如用这样的理由来自欺欺人。

    说不定,叶锦幕的这番话,反而真相了呢?

    他就先等几天再说好了,如果几天后,他的这种悟性还没有恢复,到时候再说好了。

    叶弦顿时感到心里一阵轻松起来,刚才的那些失落和颓废,也都全部消失不见。

    看到叶弦这副模样,叶锦幕也不由微微一笑。

    叶弦还真是好哄,不过,也正是这般心思纯净的叶弦,才是她最喜欢的叶弦。

    跟他在一起,永远也不用担心,会被他欺骗利用。

    叶弦将这个问题放下来,心里也轻松了许多,对叶锦幕说道:“阿锦,刚刚我学习那个异能时候的情景,你都看到了吗?”

    叶锦幕点头:“我发现,你学习异能的时候,在你的身上有着一层微光,可是我却没有。这是不是,就是我学不会的原因?”

    “对。”叶弦点点头,“我终于知道,为什么你会学不会了。”

    叶弦说道:“我刚开始学习异能术的时候,脑中有个提示。说学习一级异能术,必须要让精神力,达到五级以上。达到五级以上后,念到那些口诀,才会让身体,出现那种光芒。”

    “原来是这样。”叶锦幕也有些明白了。

    只是,五级精神力,到底是多高的精神力?

    叶弦愧疚的看着叶锦幕:“对不起,阿锦!我刚开始以为,基本上每个人,都能达到五级的精神力。所以,我才没有注意到这个问题。如果我早点注意到了,让你去孕养精神力,你肯定早就学会异能术了!都怪我太大意了!”

    叶锦幕笑了笑:“没事的阿弦,现在告诉我,也并没有太

    也并没有太晚啊。只是,关于精神力的事情,我还不懂,你能给我讲解一下么?”

    “嗯。”叶弦点点头,“精神力总共分为二十级,一般人的话,连一级都达不到。要达到五级精神力的话,要么是天生精神力极为的强大,要么,就是要靠后天来孕养。而从一级精神力到达五级精神力,也是一件不容易的事情。所以,才会有那么多的人,学习异能术的时候,感觉难度很大。”

    叶锦幕也不由点头。

    只是,精神力,要怎么样去测试?并且,要怎么样孕养,才能提高?

    叶锦幕疑惑的双眼,望向叶弦。

    叶弦接着说道:“只要是学了异能的人,都能够帮助别人来测试精神力。精神力的孕养,有很多种方法,只要学习了异能的人,都能够知道。阿锦,等会儿,我就替你测试一下精神力,并且,还告诉你,怎么样去孕养精神力。”

    “好。”

    叶锦幕点头,心里充满了期待。

    只是,她的心里,却是很有些不解。

    她清晰的觉得,她控制命格的时候,那股精神力,明显是十分强的。可为什么,却根本学习不了异能术呢?

    难道,她控制命格的那些精神力,还不足以达到五级精神力吗?

    会不会太不可思议了?

    不过叶锦幕倒也是知道了,为什么会有那么多的人,包括傅殿宸在,学习异能术的时候,天赋都不怎么样高。

    原来,并不是他们的悟性不高,而是,他们的精神力,没有达到五级精神力的程度而已。

    只是,叶弦的精神力,未免也太高了。

    现在他的身上没有那个命格来提升悟性,他的精神力都能达到五级,简直太厉害了。

    这时候,小鳞的声音在叶锦幕的耳边响起:“主人好傻哦!悟性跟精神力,本来就没有任何的关系啊!就算叶弦的身上,有着那个命格来加持悟性,但若是他的精神力不够强,再强的悟性,也是无能为力。只能说,叶弦原本就是个怪胎,不但具有着极强的精神力,还具备着一个居然能与生俱来的状态格,简直太厉害了。”

    叶锦幕的心里一阵恍然,原来,对于学习异能术来说,悟性只不过是辅助,精神力才是关键。

    但是,她的精神力,果真那么弱吗?

    小鳞撇撇嘴:“怎么可能?主人你的精神力,绝对不止五级的,小鳞可以向天发誓!”

    “那为什么,我学习不了异能术呢?”

    “我也不知道。”小鳞也是满心的疑惑。

    照理说,叶锦幕拥有着百命藏鳞,能控制命格,她的精神力,应该不至于弱到连异能术都学不了的程度。

    毕竟,控制命格,比学习异能术,需要的精神力,更加的强大!

    见小鳞也没有答案,叶锦幕只好失望的叹了口气,让小鳞解开了结界。

    叶弦对叶锦幕说道:“阿锦,你将手,放到我的手心来。”

    叶锦幕听言,将手放到叶弦的手心。叶弦将叶锦幕的手握紧,双眼闭了起来,似乎在感受着什么。

    这个时候,叶锦幕看到,在叶弦的周身,突然浮现出一种七彩的光芒。

    那种光芒炫目之极,像是彩虹的光辉涌动一般。

    忽的,叶弦将双眼睁开,看着叶锦幕,神色复杂又困惑。

    叶锦幕不由问道:“怎么了?”

    “怎么会这样?”叶弦紧皱着眉头,满脸都是疑惑的神色,“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叶锦幕也被叶弦这样的神情吊起了胃口。

    看叶弦的这种表情,难道,她身上的精神力,远远不止五级,所以,叶弦才会觉得很奇怪?

    叶锦幕没有说话,等待着叶弦的答复。

    叶弦呼了口气:“阿锦,你的精神力,明明非常的强大,都已经有八级了!可是,为什么你却无法学习异能术?”

    叶锦幕的心里,早在听到小鳞的话时,就有了这样的答案。但也正是因为如此,她的心里,也是盛满了疑惑。

    莫非,是她的悟性,实在是太低?

    这个想法,让叶锦幕不由笑了起来:“阿弦,你觉得我的悟性低么?”

    “怎么可能?”叶弦不假思索的脱口而出,皱着眉头想了半天,也实在是想不明白这件事情,到底是怎么回事。

    他的心里,突然灵光一闪:“对了阿锦!我们为什么要一直这样冥思苦想的,我们明明可以去问师傅嘛!”

    听了叶弦的这句话,叶锦幕也不由在自己头上一拍!

    对啊!他们之前一直这样左猜右猜,却一直猜不出来结果,还不如直接问李潜来得快捷和简单。只是因为他们一直以来,都没有别人能够依靠。所以,都习惯了靠两个人自己来解决问题,从而都差点忘记了有李潜可以去询问。

    叶弦马上将电话拿出来,说道:“我这就打电话去问师傅。”

    叶锦幕点点头,听着叶弦将电话拨通。

    电话很快就通了。

    一接到叶弦的电话,李潜心里真是极为的开心。因为他知道,叶弦和叶锦幕这两个徒弟,平素的性格,都是万事不求人的。现在却打电话给他了,说明,也许他们是真的到了需要帮助的时候了。

    那么,他要不要,趁机提出什么要求?比如,让他们答应,将来好好的跟他们那两个师兄对决一下?

    对决一下?

    李潜刚刚接通电话,就只听叶弦的声音传来:“师傅,我有个问题,想问问您!”

    一听到叶弦的这句话,李潜笑得眼睛都眯了起来。

    他就说吧,叶弦打电话来,肯定是有着什么事情要求他的,现在果真被他猜中了!

    看来,他不趁机向叶弦提出什么要求,都对不起叶弦这一番来请教他的热情。

    生怕被叶弦听出来不对劲,李潜马上收敛笑意,用最一本正经的语气问道:“怎么了?”

    叶弦微微皱了皱眉头。

    他怎么感觉到,李潜的语气,很有些不对劲?

    似乎,有着一种压抑着的喜悦。

    难道,李潜听到他的电话,就有这么开心?难道,是因为他那两个师兄,从来不打电话给他,所以,现在他一接到徒弟打来的电话,就这么高兴?

    叶弦将这个疑问压下,问道:“师傅,我刚刚查探了一下阿锦的精神力,发现她现在的精神力,足足有八级。可是,她却无法学习异能术,请问这是怎么回事?”

    “什么?八级精神力?”

    一听到叶弦的这句话,李潜所有的窃喜,都通通被轰走,被浓浓的惊吓给取代!

    怎么可能!

    叶锦幕一个小小的女孩子,怎么可能会有着这么高的精神力?就连他,这个修炼了多少年的老怪物,都才区区十二级罢了!

    叶锦幕到底是什么怪胎,怎么会有着这么强大的精神力?

    但这还不是最让他惊讶的,让他更加惊讶的,还是——

    “你说,刚才,是你替叶丫头测的精神力?”

    “是啊,因为我学会了异能术,所以才知道,必须要五级的精神力,才能学异能术。也知道了,怎么样去测精神力,所以才替阿锦测了一下。”

    叶弦的心里,越发的不解了。

    他怎么感觉到,李潜的声音,都有些颤抖?难道,他能学会异能术,有这么让他惊讶?

    “你……你你你,你真的学会异能术了?”

    李潜的声音,都有些颤抖了。

    他遇到的这两个徒弟,到底是什么怪胎啊!这本异术入门,他才给他们一天多点而已,为什么到现在,叶弦就可以学会异能术了?要知道,他之前的那两个徒弟,天赋那么惊人,学会第一个异能术,也足足用了十天的时间啊!

    叶弦却一天多就学会了,他的精神力和悟性,到底有多强大?

    此时李潜还以为,叶弦只学会了一个异能术。要是让他知道,叶弦现在已经学会了十几个异能术,还不知道会被吓成什么样子。

    “是的啊!”叶弦有些不耐烦了,“师傅,我问的,是阿锦的事情,你快点回答我吧!”

    听到叶弦的这句话,李潜才稍稍的冷静。

    也不能怪他,任谁听到这么奇葩的存在,都会忍不住心惊的。就算他活了那么久,也不例外。

    只怪这一对堂兄妹,实在是太妖孽了,由不得他这样。

    不过,叶锦幕的问题……

    李潜微微皱眉:“你说,叶丫头的精神力,有八级了。可是,却根本学不会异能术?”

    “是的师傅!”叶弦的声音有些着急了,“我刚刚替阿锦查探的,你说,到底要怎么样,才能让她学习异能术啊?”

    “你别急。”

    李潜整理了一下心情,思索起叶锦幕的这件事情来。

    照理说,精神力只要超过了五级,就都能学习异能术。然而叶锦幕的精神力都八级了,却无法学习,只能说明一个问题。

    那就是——

    在她的身边或者身上,有着什么阻碍。

    可是,就连他也不知道,到底有着什么存在,居然连异能术,都能够阻碍掉。

    李潜只能叹了口气:“这种情况的发生,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有着什么力量,在阻碍着她学习异能术。现在我不在那边,所以不知道。不过你别急,过两天我就有空了,到时候我过来苏城一趟,来亲自看看。”

    “好的,谢谢师傅!”

    叶弦十分开心的对李潜说道,只要李潜来了,估计叶锦幕的问题,就能很轻易解决了。

    叶弦正要挂断电话的时候,李潜突然问道:“对了,你现在学会的,是哪个异能?”

    叶弦愣了下,才说道:“我现在已经学会十几个异能了……”

    “什么!”叶弦才刚刚说到这里,李潜就大声叫了起来,声音大得几乎连叶弦的耳膜都要震破了,“你说什么?你居然……你居然,已经学会了十几个异能了?”

    “是啊。”叶弦无比冷静的说着,与李潜的激动,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等等,你等等再说话!”

    李潜现在,只能自己独自冷静冷静,才能让心里平静一下子。

    怎么会这样!今天这一对堂兄妹,为什么都要让他听到这么震撼的消息!

    简直就是老天派出来,专门打击人的存在啊啊啊啊啊啊!

    一个有着八级精神力,一个一天多,就学会十几个异能,他们两个人,怎么不上天呢?

    李潜好不容易才冷静了下来,深吸了一口气,说道:“既然这样的话,那你别急,慢慢学。等过几天我来苏城的时候,再给你们带几本更高深一点的异能术秘籍。”

    “嗯嗯。”

    叶弦答着,心里却

    着,心里却是忍不住有些苦涩。

    他还不知道,他的悟性,是不是真的只是暂时性的心力交瘁,所以才低落了那么一些的。若是他的悟性,过几天还没有恢复过来,那又怎么办?

    别说学习更高深的异能术了,就连现在的那些一级异能术能不能学完,他都不知道。

    唉,现在也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叶弦将电话挂断,对叶锦幕说道:“阿锦你放心,等师傅来了,你肯定就没事了。”

    叶锦幕点了点头,心里却是似乎有些明白了。

    那个时候,她施展百命藏鳞的时候,似乎感应到了傅殿宸使用的盗听术。

    那么,她现在之所以无法学习异能术,是不是,因为她身体里面,百命藏鳞这个命格的原因?

    压制异能术的那个存在,其实,就是百命藏鳞?

    叶锦幕还没有去问小鳞,小鳞就已经说话了:“主人,我觉得你想得不错,也许,让你不能学异能术的原因,真的是我。不过,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原因,要不你先等等,让我来好好的查一下原因。”

    “好。”

    叶锦幕点头,如果问题真的是在百命藏鳞身上,那就好解决了。

    只要小鳞将原因查出来,也许,她就能够学习异能术了。

    到时候,以她八级精神力的实力,学习异能术,还真的是一件极为简单的事情。

    另一边,李潜挂断电话后,心里喜不自禁。

    看来,他还真是收了两个好徒弟!他们的悟性和精神力,居然这么的高!

    既然这样,那让他们去对付那两个不听话的大徒弟,可就真是一件太过容易的事情了!

    谁让那两个小兔崽子,从来不把他这个师傅放在眼里?也该到了给他们一点教训尝尝的时刻了!

    李潜将手机收起来,情不自禁哼起歌来:“我得意的笑,我得意的笑……”

    叶锦幕对叶弦笑了笑:“阿弦,现在天色也不早了,我们洗漱完就睡觉吧。明天,我可是要去打一场硬仗,而你,也要在家里,好好的继续学习异能术啊。”

    叶弦点点头。

    叶锦幕走出叶弦的房间,洗漱完之后,就走入了自己的房间里面。

    她重生以来,除了苏婶和叶弦,还从未在外人面前露出她被刘海遮住的那张脸。

    到了明天,就是她这张脸,第一次面世的时刻。

    也是她,第一次,正大光明的在人前,展露出自己的能力和风采。

    也不知道,将来,这张脸的主人,会在整个苏城,掀起怎样的惊涛骇浪。

    ------题外话------

    没想到写到月底,还是没有让锦妹的这张脸露出来啊!不过大家放心,明天就可以啦,哈哈~大家期待锦妹这张脸掀起的惊涛骇浪吗?期待的话,就跟我一起嗨吧,嘿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