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重生之天定贵女 > 第108章 美人哟美人

第108章 美人哟美人

    不过,对于明天要出现的这张脸,她还真应该,想一个相对应的身份。

    相比叶锦幕的期待,小鳞则是显示格外的兴奋。

    她简直是迫不及待的,想要去参加那个珠宝交易大会。

    因为,在那个珠宝交易大会里面,肯定达官贵人很多。而那种人,基本上身上都有着命格的存在。到时候,她想要得到命格来恢复自身,就容易多了。

    叶锦幕也感应到了小鳞的兴奋,有些好笑的看着她:“小鳞,你怎么了,难道去那个珠宝交易大会,你就有这么的开心?”

    “是啊!”小鳞点头,“我这么久都没有见到那么多人了,所以,想起明天能见到那么多的人,当然很开心了!这一次,其实我一直都在沉睡中,直到主人将叶弦的那个命格夺来,然后货架里面响起警报,我才醒过来的。我到现在为止,见到的人,只有主人和叶弦罢了。”

    听到小鳞的话,叶锦幕的心里,也不由感到有些酸楚。

    她伸出手,在小鳞的头上摸摸:“小鳞,别伤心,明天,你就可以达成你的愿望了。”

    “嗯!”

    小鳞点头,依然是一副极为开心的模样,心里却是舒了口气。

    她真机智!用这样的理由,轻而易举,就让叶锦幕没有对她产生一丝的怀疑。到时候,她只要偷偷的将别人的命格抢过来就行,叶锦幕绝对不知道!

    小鳞心里一阵沾沾自喜,但生怕再表露出来,会被叶锦幕看出来不对劲,索性对叶锦幕说道:“主人,我去好好的研究一下,你为什么不能学异能术。等明天早上,我再出来,跟主人一起出去吧。”

    说完这句话,小鳞不等叶锦幕的回答,就消失在了叶锦幕的面前。

    “小鳞?”叶锦幕慌忙用精神力去感知小鳞的存在,却根本看不到小鳞的影子。

    就连身体里面的那个货架里,也看不到小鳞。

    小鳞的声音在叶锦幕的脑海里响起:“主人,你不用找我了。我想事情的时候,习惯用隐身术把自己隐藏起来。要不然,我会觉得自己有种被偷窥的感觉,会想不出来的。”

    “好吧。”

    小鳞的这席话,让叶锦幕心里也是一阵的无语。

    也不知道这里只有她一个人,到底谁会去偷窥。真不知道这是小鳞的怪癖,还是她到底有着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不能告诉她的。

    小鳞刚刚施展隐身术的时候,就不由彻底露出原型,将心里的喜悦,用仰天大笑表达了出来。

    直到笑够了,她才平静了下来,开始思索起叶锦幕的事情来。

    本来,百命藏鳞确实可以压制命格,也能压制异能术。但凡别人对百命藏鳞的宿主施展异能术的时候,宿主都会有所感应。然后,利用百命藏鳞这个命格,将异能术压制起来,让异能术失去效用。

    但是,这毕竟得是宿主自己主动去干,才会有着的效果。

    而现在,叶锦幕去学习异能术,根本没有动用百命藏鳞的力量。并且,她也从来没有听过,百命藏鳞能压制一个人,让他学习异能术都不能。

    到底是哪里出了什么问题?

    小鳞紧皱着眉头,不知不觉中,来到了那个货架前。

    顿时,从货架上,飞出来一个光屁股的天使模样的小奶娃,落在小鳞面前,开心道:“老大,你来啦?”

    这个声音,俨然就是之前叶锦幕每次控制精神力来到货架的时候,出现的那个声音。

    小鳞点点头,望向货架上面的命格,不由微微的叹了口气。

    现在叶锦幕还真是穷得要命,手里好不容易有了三个命格,却一个给了叶弦,另外两个还不能使用。

    小鳞的视线,从货架上面扫过,将非死非生和销声匿迹两个命格的动静收入眼底。

    突然,她的视线微微一凝,神色一变!

    小奶娃见状,赶紧问道:“老大,你怎么了?”

    小鳞望着小奶娃:“娃娃,你告诉我,这两个命格,主人是不是都没有打开?”

    小奶娃点头:“是的,主人刚刚将他们抓到这里,就一直没有打开过。”

    说到这里,他突然愣了下:“不对!”

    小鳞皱眉:“怎么?”

    “主人在发现这个货架存在的时候,曾经将销声匿迹打开过!只是,后来发现它不能升级,就将它关闭了!”

    小奶娃的神色,有些微微的变化,小鳞的眉头,也在这个时候舒展了起来。

    她望向小奶娃:“走,我们去看看!”

    小奶娃点点头,跟在小鳞的背后,朝那个货架走去。

    原先在叶锦幕看来,这个货架,只不过是很小的罢了。但是此刻,跟小鳞和小奶娃比起来,却是极为的高大。

    小鳞和小奶娃飞到这两个命格面前,仔细的看着它们。

    突然,小鳞的眼里,闪过一抹冷光。

    她死死盯着眼前的这两个命格,突然冷冷道:“假装被主人封印掉,你的目的是什么?”

    可是这句话说出去,那两个命格,却一点反应都没有。

    小鳞冷笑:“不做声是吧?那我倒要看看,被我虐的话,你还会不会继续不做声!”

    话音刚落,她的手指微动,结出一个极为复杂的手印来。

    这个手印刚刚结出,就只听一个声音叹息道:“好,我出来。”

    随着这句话说出,只见销声匿迹身上原先黯淡的光芒,渐渐的明亮了起来。

    小鳞冷笑一声,将手印收回:“早出来不是更好?非得让我逼你?”

    销声匿迹叹了口气,没有说话。

    小鳞淡淡说道:“我知道,你之所以假装被主人封印掉,只是因为,你想趁机溜出去!你这样做无可厚非,但是,你却不能,让主人连学习异能术也不可以!”

    销声匿迹无奈道:“我也不想的,但是,这根本由不得我控制……”

    “你还敢狡辩?”小鳞看着销声匿迹的眼神,又变得冰冷起来,“既然你做了这么一件对主人不利的事情,那我就永远将你的灵智封印起来!我倒要看看,失去了灵智的你,还能掀起怎样的风浪!”

    她一边说着,一边又结出一个手印!

    那个手印化为实物,朝销声匿迹飞速而去!

    销声匿迹口中发出一声惨呼:“不!”

    但这句话刚刚响起,那个手印就已经落到了它的头上!

    瞬间,它身上的那种明亮的光芒,又重回黯淡。

    小鳞看着已经失去光芒的销声匿迹,冷笑一声:“敢跟我斗,简直不自量力!”

    一旁的小奶娃也哼了声:“居然敢骗我!幸亏老大你来了,要不然,我就真的一直被它骗下去了!”

    “娃娃,以后你可一定要放谨慎点,尤其是面对这种老狐狸!”

    小鳞一副语重心长的模样,对小奶娃说着。小奶娃无奈看小鳞一眼:“老大,我怎么发现,你现在说话的语气,也跟主人那么像了,你明明以前不是这样的!”

    “那有什么办法?”小鳞用手一挑头发,“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嘛,要是你跟着主人,你也会跟她一样的。”

    “好啊!”小奶娃一副喜出望外的模样,“老大,那以后,就换我跟着主人吧!”

    “你做梦!”小鳞鄙视的看了小奶娃一眼,“你乖乖在这里待着,给我管好货架上的这些命格!要是出了什么差错,别怪我不给你好果子吃!”

    “老大,你真坏,跟主人一样坏了!”

    小奶娃哀怨的看着小鳞,只能屈服在她的淫威之下。

    小鳞看了一眼被封印住的销声匿迹,心里一阵满意。将销声匿迹封印后,估计叶锦幕就可以开始学习异能术了。但是,小鳞却不打算现在就告诉叶锦幕。毕竟,她现在也怕再在叶锦幕跟前露面,被叶锦幕看穿她打的算盘。

    所以,小鳞索性依然施展着隐身术,装作什么都没发现的样子。

    叶锦幕躺在床上,想着明天将要去参加的那个珍宝交易大会,脑海中却拂过前世的所有一切。那一切,虽然发生的时间离现在已经有些久远,却依然历历在目。

    也不知道,经过她这一重生,这一辈子其他人的命运,也会不会因此扭转。

    所以,明天的珍宝交易大会,也不知道,会不会遇到什么上辈子没有遇到过的人。

    但来的,不是叶家的那三个人,就完全没事。

    一夜很快就过去,第二天,天刚蒙蒙亮,叶锦幕就从床上爬了起来。

    洗漱完后,叶锦幕特地换上了一条平时都从未穿过的红色齐膝连衣裙,还将头发在脑后梳了一个高高的马尾,看起来,格外的青春靓丽,与其他十五岁的少女,没有着丝毫的区别。

    若真要说区别的话,便是她比一般人漂亮许多的面容。

    叶锦幕推开门,从房间里走出去。刚刚才出去,就见叶弦也从他的房间里走出来。

    叶锦幕知道,叶弦之所以这么凑巧,只是因为,在他的房里,他听到了她的动静罢了。

    她叹了口气:“阿弦,你不用担心,我真的会没事的。”

    现在,有了小鳞在身边,叶锦幕还真是一点都不用担心会遇到什么事情。

    可叶弦的神情,却是有些奇怪。

    他的眼神有些呆愣的看着叶锦幕,似乎没有听到她话一般的模样。

    叶锦幕心里微微的疑惑,又叫了一声:“阿弦,你怎么了?”

    “没什么。”叶弦慌忙移开视线,但耳垂,却微微的有些红了。

    叶锦幕虽然觉得叶弦的神色有些奇怪,但没有细想,走到叶弦的面前,在他的肩上拍拍:“好啦,别担心了,我走了!”

    “嗯。”叶弦低低的应了声,叶锦幕听到这声,笑了笑,朝外面走去。

    若是她回头去看,她一定会发现,此刻的叶弦,仿佛成了一尊石像。他直愣愣的站着,身体僵硬,脸色涨红,眼神却有些飘忽游离。

    直到叶锦幕走出家门,叶弦才突然身子微微一颤,从这种状态中解脱出来。

    他急急忙忙朝身后望去,叫道:“糟了!”

    一边说着,他一边朝家门外跑去。可是,却根本看不到叶锦幕的身影了。

    他不由急道:“怎么办!我本来想要跟着阿锦,远远的保护着她的!古玩城那么多人,我根本找不到她,现在她又走了,怎么办……”

    他嘀嘀咕咕说着,伸手在头上狠狠的拍了自己一巴掌:“都怪我!那时候,怎么傻了!”

    想起刚才的那一幕,叶弦的脸,又不由微微的红了。

    他也不知道,为什么刚才看到叶锦幕的时候,他居然会移不开视线,觉得叶锦幕那个时候,简直是美到了让他都感到极为惊叹的程度。

    可明明,叶锦幕的那张脸,他是天天都能看到的。平时的他,都从未像今天这样的失态,这又是怎么了?

    他刚才只觉得,叶锦幕穿着那条从未穿过的红裙时,整个人,都被这条艳丽的红裙,衬托得肌肤欺霜赛雪,珠光玉致。

    并且,似乎连同她这个人,都带着一种极为明艳和灼目的光芒。让人看着,会被那种异样的美丽灼伤双眼,但尽管如此,却依然,舍不得将视线移开。

    便如同他刚才一般。

    刚刚看到她的时候,他只感到,整个脑海里面,都似乎瞬间被她的那种明艳的美丽所冲击,所占据,根本不能去想其他的任何事情。

    并且,在那一刻,他似乎感到,他的心里,有着什么东西,在悄悄的萌芽。

    但究竟是什么,他却丝毫不懂。

    他只觉得,当那时候,叶锦幕的手拍到他的肩膀上时,他被那双手接触到的地方,都仿佛有些灼热。灼热得几乎瞬间,就要燃烧起来一般。

    这种热度,甚至传上了他的脸颊,他的心。

    令得他的脸,像是着火一般,滚烫一片。他的心,也像是受到感染一般,一种奇怪的火焰,在他的心里燃起,让他的周身,都仿佛置身于一种莫名的悸动中。

    可是,这种奇怪的感觉到底是什么,叶弦却不知道。

    他只知道,叶锦幕此刻的形象,已经深深印刻在了他的心底。日后,不管发生什么,也终究,永远都无法磨灭。

    只能越来越深。

    叶弦猛烈的摇了几下头,这才能让自己从那种奇怪的感觉中稍微的解脱开来。

    他失望的看了一眼门外的虚空,既然现在已经找不到叶锦幕了,那么,他也只能乖乖的留在家里学习异能术。

    既然叶锦幕对自己的能力有信心,他也只能相信,那不是叶锦幕说来骗他的了。

    叶锦幕刚刚才走出家门,就赶紧跑了起来。

    现在她的身体经过了洗经伐髓,虽然不至于有一级风火轮那样惊人的速度,但比一般人的速度,还是快了许多。

    所以,叶锦幕不过一会儿,就已经到了离家远远的地方了。

    直到这个时候,叶锦幕才放下心来。

    只要她没有出现在叶家附近,那么,就绝对不会有人,将她与叶锦幕联系在一块儿了。

    叶锦幕走到一个早点铺前,刚刚才出现,就马上招致了无数的注目礼。

    见到大家的注目,叶锦幕也不由有些无奈。

    前世她就知道,她的这张脸,不管到哪里,都会引来无数的注目。

    所以,叶锦幕在出门的时候,还是有些犹豫,要不要弄一些什么东西,稍微的遮挡一下脸。

    现在也不知道,有着这么一张引人注目的脸,去参加这次的珍宝交易大会,到底是好事还是坏事。

    叶锦幕只好将那些视线无视,对老板说道:“老板,麻烦给我一根油条!”

    “好,等等!”

    就连老板,看到她这张脸,都是稍稍的怔了一下,这才将一根油条包好,向叶锦幕递去。

    “谢谢。”

    叶锦幕朝老板微微一笑。

    这一笑,老板只觉得,仿佛在这一刻,他的双眼,都被午后最强烈的阳光灼伤了一般。甚至都微微的眨了眨眼,不敢直视。

    这个少女,不笑的时候,已经是分外的明艳动人了。一旦笑,更是带着一种分外奇妙的意味,仿佛让人甘愿,为了这抹笑,出生入死都在所不辞。

    老板读书不多,但这个时候,他的脑海里,却浮现出以前在电影里面听过的一句歌词:“北方有佳人,遗世而独立。一顾倾人城,再顾倾人国……”

    可是,这个少女才这么小,就有着这么妖孽的姿容。也不知道将来长大成人后,又会有着何等骇人的魅力!

    “不……不用谢!”

    老板听到叶锦幕的话,反应过来,结结巴巴的说出这句话来。

    叶锦幕心里一阵无语,这些人,见过的世面未免也太少了吧?她虽然长得确实不错,但比起电视上面的那些女明星们,还是有着差距的吧?

    这些人再怎样,也应该从电视里面见过不少的美人,却依然痴成这般模样,真是让人无语。

    叶锦幕一边吃着油条,一边朝古玩城走去。

    古玩城在苏城的南边,走过去,还需要一点时间。但现在时间还早,叶锦幕倒是不急着赶过去。

    她这般做,其实还有一个原因,是为了让她现在有些激荡的心情,稍稍的得到平复。

    她原本以为,对上辈子的事情,以她现在的心理素质来说,虽然一直记着,却不能影响到她的心情。

    可现在,那些事情,她却发现,在即将到达古玩城的路上,又出来对她的心境进行干扰了。

    前世,去往那个古玩城,是她一生悲剧的开始。

    也难怪,她在这一路上,会有着这么复杂的心情。

    叶锦幕深吸了一口气,这些事情,一直萦绕在她的心里也不错。至少能一直提醒她,让她不要忘却那些仇恨。

    也不知道,这辈子,又会在什么样的情形下,与那些人,再度相遇。

    不知不觉中,叶锦幕已经来到了古玩城的门口。

    这个古玩城,出入倒是没有任何的门槛。任何的人,想来便来,只是,其中的东西,是不是每个人都能买得起的,就不知道了。

    叶锦幕刚刚出现在古玩城的门口,门口的人,就纷纷被她吸引住了视线。

    来这里的,除去一些凑热闹的存在之外,其他的,基本上都是苏城各行各业有头有脸的存在。

    虽然苏城自古出美人,他们平素见过的美人也多,但见到叶锦幕的时候,却都不由为她凝住了视线。

    这个少女,比之之前他们见过的美人,更有着一种奇异的魅力,让他们无法移开视线。

    这个少女的双目,仿佛比一般人的双眼,要更加的璀璨。仿佛夜空中最明亮的那颗星一般,轻而易举,就能让每个仰望夜空的人,第一个注意到它。

    但更让人惊叹的,却是她的肌肤。

    众人只觉得,在她的肌肤上,仿佛都镀上了一层珍珠般的亮泽。让人极想走到她的身前,亲手试探一下,入手的感觉,是不是也如同珍珠一般的莹润。

    但这个少女的风采如此出众,又一人前来,难保不会有着什么不可得罪的后台。

    所以,大部分人,只是静静看着,不敢上前去亵渎。

    可就算如此,也有人自恃后台强硬的,笑眯眯走到叶锦幕身边,嘿嘿笑道:“小姑娘,一个人来的?”

    叶锦幕朝那个说话的人看去。

    只见那个人,是个四五十岁的中年男人。长得一副肠肥脑满的模样,脸上全是横肉,只能隐约看到一双绿豆眼卡在满脸的肥肉中间。从绿豆眼中,闪出丝丝的淫光,死盯着叶锦幕,掩饰不住眼里的占有欲。

    看到这个中年男人的眼神,叶锦幕的眼里闪过一抹冷光。

    这人,居然敢来调戏她,简直是找死!

    不管是前世还是今生,都没人对叶锦幕做过这样的事情。前世,她一直被叶家保护着,被视为叶家的摇钱树。没有人会笨到,去招惹被叶家护着的存在。

    叶锦幕冷冷看了那人一眼,淡淡说道:“一个人,怎么了?”

    那人见叶锦幕跟他说话,眼里闪过一抹鄙夷!

    他就知道,这个少女,肯定没有什么大的来头!要不然,她怎么可能,会对他的话,有问必答?

    她肯定,是看他来头不小,钱也不少,所以,才想对他投怀送抱的!

    中年男人笑得越发的淫荡了:“我姓叶,是苏城叶家家主的弟弟,小姑娘,你要不要我陪你逛逛这个古玩城?”

    哈哈,这个小姑娘这么小,就懂得攀附男人。只要他将他的身份亮出来,再买一两个宝贝送给她,她不就会乖乖的对他投怀送抱了?

    到时候,这个小美人,就是他的人了!

    中年男人仿佛已经看到,叶锦幕此刻已经被他拿下的情景,笑得满脸的肥肉,都几乎在抖了起来。

    叶锦幕眼中再度闪过冷光。

    苏城叶家家主的弟弟,也就是叶满江的远房堂弟。如果她没记错的话,这个人的名字,应该是叫叶满德。

    区区一个叶家分支家主的弟弟,居然敢对她本家的嫡系大小姐调戏,不是找死,又是什么?

    如果传出去,就算她不动手收拾他,为了叶家的面子着想,叶满江也不会给他好看。

    但叶锦幕还是觉得,自己动手收拾起人来,才更好玩。

    “原来你姓叶啊,还真是有缘分呢。”叶锦幕淡淡说了句,“我的名字里面,也有个叶字。”

    叶满德双目一亮:“难道,你也姓叶?”

    这个少女,难道有可能,会是叶家旁支中的人?如果真是那样的话,那么她拿捏起来,就容易多了。

    叶锦幕摇摇头:“并没有,我姓慕。”

    说完这句话,叶锦幕又笑了笑,补充道:“申城慕家的慕。”

    “你说什么?”叶满德彻底被叶锦幕的这句话吓得呆住。

    申城慕家,那可是申城第一世家,绝对是叶家这种二流家族惹不起的!就算是叶满江,也不敢去招惹申城慕家的人,何况他这个分支里的人。

    叶满德突然满脸不相信的看着叶锦幕,冷笑一声:“你明明说,你名字里面,也有个叶字的!现在却说自己姓慕,你在骗我?”

    “我为什么要骗你?”叶锦幕挑挑眉,“我没说错啊,我真名就叫慕叶,里面不是正好有个叶字么?”

    “慕叶?你真的是慕家的人?”

    叶满德此刻的表情,真的是可以用又惊又惧来形容。

    他真的没有想到,他随便去招惹一个小姑娘,居然会是慕家的人!

    只不过,这个小姑娘,到底说的是真话,还是,信口开河的?

    看到叶满德心里的不信,叶锦幕凑到叶满德跟前,淡淡说道:“慕家的木槿,我不信叶先生不懂,那是什么意思。”

    听到叶锦幕的这句话,叶满德的身子,重重一颤!

    他不敢置信的瞪大双眼,看着眼前满脸笑意的叶锦幕,却只觉得通体冰寒。

    木槿,是慕家的图腾之物。但是,却也只有少部分的人,才知道。

    叶满德之所以知道,是因为苏城叶家家主跟叶满江关系不错,叶满江告诉他们兄弟俩的。而叶满江,则是听江云溪提过而已。

    现在,这个少女,居然能将这个秘辛说出来,再结合她的姓氏……

    她的身份,自然一目了然。

    虽然叶满德根本没有听过“慕叶”这个名字,但谁能保证,眼前这个少女,是不是慕家暗中培养的一颗棋子?

    毕竟,这般美貌的少女,不轻易将她放到人前,还是可以理解的。

    叶满德立刻陪笑道:“慕小姐,是我有眼不识泰山,还希望慕小姐不要放到心上。”

    叶锦幕淡淡看了叶满德一眼:“你放心,这点小事,我还不会跟你计较——”

    刚刚听到这里,叶满德的心里,就不由一阵轻松。

    眼前这个少女,就算是慕家的人又如何?她终究年纪太小,耳根子软,一听软话,马上就将他放过了。

    但叶锦幕接下来的话,却让叶满德简直想吐血!

    “——只不过,这次交易大会上面的那颗极品祖母绿,我倒是挺感兴趣的。有一种若是得不到它,就会特别特别心烦气躁,对一点点小事都想要斤斤计较的感觉,不知道叶先生能否明白这种心理?”

    叶满德何等人精,一听叶锦幕的话,就马上知道了她的意思!

    叶满德简直想自己扇自己一个巴掌了!

    他才是有眼无珠的那个!

    这个少女,哪里好对付了?听她这话,明摆着,就是索贿啊!一副若他不给她那颗极品祖母绿的话,她就会将这件事情,当做大事来处理的态度。

    叶满德忍住心里的撕痛,扯出一抹笑来:“我懂,我都懂。”

    “既然这样,那我就先走一步了。”叶锦幕朝叶满德笑了笑,“我进去,等候叶先生的好消息哦。”

    说完,她看也不看叶满德,就朝古玩城里面走去。

    其他的人见叶满德一副哔了狗一样的神情,站在那里丝毫不敢拦截叶锦幕的模样,都被吓住,纷纷猜测这个少女到底有着什么来头,能让叶满德都吃瘪。

    可是,叶锦幕才刚刚没走几步,就只听一个少年清朗的声音传来:“你是慕家人?”

    ------题外话------

    哈哈,就是卡得这么*~

    大家来猜测一下,这里出现的这个少年,会是谁呢?

    1、傅殿宸,2、林砚初,3、萧墨染,4、新出现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