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重生之天定贵女 > 第109章 那个少年是谁?

第109章 那个少年是谁?

    一听到这个声音,叶锦幕的双眉,就不由微微一怔。

    她只觉得,这个声音,真的有点耳熟,反正在她之前的人生中,绝对是听过的。但是,估计也是因为听过的时候太过久远,现在一时间想不起来,到底是谁。

    叶锦幕索性回过头去,看向声音传来的方向。

    只见在她背后不远处,离叶满德几步远的地方,站着一老一少。

    说话的,就是那个少年。

    那少年,身着一件白色的唐装,大概十六七岁的年纪。唐装本来是这个年代的年轻人很少穿着的服饰,但穿在这个少年的身上,却显得无比的和谐。

    只因,那个少年,不管是容貌还是风姿,都给人一种似是从江南山水画中走出来的感觉。他的眉目精致无比,却跟眉目同样精致的傅殿宸有些不同。

    傅殿宸的面容中,带着一丝少年特有的锐气。而眼前的这个少年,却是清灵如雨。只是看着他,就感觉整个人的心灵,都在片刻间安宁下来,仿佛瞬间,也步入了轻笼蒙蒙烟雨的江南山水中。

    叶锦幕看着他的双眼,不由微微怔了怔,神色间,也有些微的怔忪。

    真是没有想到,会在这里遇到他。

    既然他来了,那么,他身旁的那个老者……

    叶锦幕又将视线,转向这少年身边的那个老者身上。

    那个老者,也是穿着一件黑色的唐装。那件唐装看起来很是朴素,但细细一看,就知道它的价值,绝对不菲。

    这个老者大约六十来岁,头发已经有些白,脸上的皱纹也不少。

    但是,他的那一双眼里,却时不时的,闪过一缕缕精光,让人丝毫不觉得,眼前的他,已经是个已过甲之年的老者。

    此刻这个老者,正盯着叶锦幕看着,那双眼,似乎鹰隼一般,仿佛要将叶锦幕的整个人,都看透。

    如果是普通人,看到这个老者这样的眼神,肯定早就避开了视线。

    但叶锦幕,却是清清淡淡的看回去,似乎完全没有察觉到老者眼中的审查之色。

    此刻叶锦幕的心里,感觉还真是复杂无比。

    眼前的这两个人,跟她的关系,都可以用血缘至亲来形容。

    然而,现在却只能这样对视着,不相识,也不能相认。

    不相识,是说他们两个,并不认识她。不相认,是因为,她不能在他们面前暴露身份。

    叶锦幕将思绪收起,对那少年笑了笑:“你找我有事?”

    那少年刚开始,只是远远听着叶锦幕和叶满德说着的话罢了,并没有看到叶锦幕的脸。现在一看到叶锦幕转过头来,就算他性格极为的淡定冷清,也是不由看得一怔。

    实话说,这个少女,虽然美,但单论面容来说,还不至于美到让他惊叹的地步。

    然而,这个少女的身上,却有着一种奇怪的气质,莫名其妙的,就能吸引到人的视线。

    也许,是因为这个少女面对爷爷的注视时,依然能那般的冷静;也因为,在她的身上,他能看到,一种很奇特的自信和狂妄结合的特质,让他也不由对她升起一阵好奇。

    他扶住身旁的老者,低声说道:“爷爷,我们过去。”

    老者点点头,任由少年扶着他,走到了叶锦幕的面前。

    近距离的看着两人,叶锦幕心里那种复杂的情绪,越来越深了。

    平心而论,眼前的这两个人,虽然不管是前世和今生,都接触得比较少。但这两个人,却是少有的,对自己不算差的人当中的两个。

    想起以往与这两个人相处的画面,叶锦幕垂下的眼睑里,闪过一抹微光。

    少年又望向叶锦幕,说道:“你真是慕家的人?”

    叶锦幕笑了笑:“你为什么要这么问?”

    “因为我没听说过,慕家也会参加来参加这一次的交易大会。”

    少年淡淡说着,语气清淡,眼神也清淡,但看着叶锦幕的双目中,却仿佛带着一种审视的意味,给人一种莫名的压力。

    叶锦幕早便知道,这个少年,根本就有着跟他古代书生般淡雅的外表截然不同的深沉内心。所以,此刻与他的交锋,她可从来不敢掉以轻心。

    “那没什么,毕竟我这次来这里,只是代表我个人罢了。”叶锦幕又是一笑,“如果你没有什么事情,那我就先走了。”

    那少年根本没有想到,叶锦幕对他的问话,会这般的不配合。

    他怔了下,正要说什么时,一旁的老者忽然说道:“朝开暮落。”

    “木槿。”

    叶锦幕淡淡接过老者的话,说出这三个字来,然后唇边,勾起一抹讥诮的笑意来:“拿我们慕家的图腾来试探我,觉得很好玩?”

    前世,虽然慕云清对叶锦幕只有利用,但毕竟,也将许多慕家的秘辛告知了她。

    所以,现在叶锦幕对慕家的了解,还真是比其他的外人,要多得多。

    她这次,之所以伪装出一个慕家人的身份,只是因为,在对付叶家的同时,慕家和陈家,她都不会放过。

    陈家现在已经被苏城陈家的人成功的牵连到了,暂时不被她放到心上。

    但是慕家,现在还没有被这场风波感染到,叶锦幕自然是要弄点事情来,将他们也拉下水了。

    当然,还有一点,是因为,慕叶这个名字,就是她的名字,将中间那个字去掉,倒过来念而已。这样的假名,取起来,多方便。

    现在,这个老者居然用慕家的事情来试探她,真是不自量力。

    被叶锦幕这样回击,老者却丝毫没有生气,只是对叶锦幕微微一笑:“小姑娘,如果不介意的话,跟我们一块走,怎么样?”

    叶锦幕怔了下,还没有说话,那老者又是笑了笑,眼神似有若无的瞟了眼四周:“你是慕家人的事情,除了我们这种耳力超群的人,其他的人,可是没有听到的。虽然你吓退了叶满德,但还是有着不少心怀叵测的人。你就愿意,让这一路上,风波不断?”

    听到老者的话,叶锦幕也不由一笑。

    其实,从老者提出要跟她一起走的要求时,她就没有想要拒绝的意思。

    只是,还没等她答应,这个老者,就又接着劝说她了,她自然更加不会拒绝了。

    叶锦幕笑了笑,点头:“既然江老爷子这么说的话,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听到叶锦幕的这句话,江老爷子的双瞳微缩,旋即又放松,淡淡道:“你居然知道我的身份。”

    一旁的少年也是有些惊诧的看着叶锦幕。

    他们一开始,还不知道这少女的慕家的人,而这个少女,却已经知道了他们的身份。

    难道,慕家的人,真的就这么的深藏不露?

    也难怪,他们能稳坐申城第一家族的宝座。

    虽然有着京城慕家的扶持,但依照这个少女的风采来看,他们自家的底蕴,应该也不浅。

    少年的心里,不由涌上了一层微微的警惕。

    叶锦幕笑了笑,又望了一眼他身边的少年:“这位,若是我没猜错,就是江家的少家主吧。”

    “没错。”江老爷子点点头,“小姑娘,你是怎么知道的?”

    “很简单啊!”叶锦幕朝江老爷子一眨眼,说不出的俏皮,“因为我在家里,看过你们的相片啊!”

    叶锦幕的这个回答,还真是让江老爷子哭笑不得。

    但尽管如此,他还是觉得,眼前的这个少女,突然之间,变得比刚才顺眼多了。也许,是因为她刚刚的这种俏皮的笑意和动作,让他不由想起家里那个同样青春活泼的孙女。

    叶锦幕做出这个动作,心里也是不由有些诧异。

    本来,她除了在叶弦和苏婶的面前,还从未在旁人跟前撒过娇。便算是叶满江和江云溪,因为着他们对她的冷漠,她也是不敢在他们的面前露出任何小女孩的神态来。

    可是,对眼前的这个老者,她却是感到一阵亲切,忍不住,就有着这般的举措。

    只因,江老爷子,正是江云溪的父亲,是她的外祖父!

    而他身边的那个少年,就是申城第二大家族江家的少家主,江铭川,她的表哥!

    不管是前世还是今生,她还没有被叶满江赶到苏城时,每次与江家的人走动时,江老爷子和江铭川,都对她极为的爱护,真真正正,将她看做是江家的子孙。

    只不过,因着她的懦弱和对叶满江的期盼,她一直没有对江家的人诉说她在叶家遭遇的冷漠对待。所以,估计就连江老爷子和江铭川,也不知道,原来他们江家的嫡亲外孙女,在叶家的日子,居然这般难熬。

    只是,江老爷子和江铭川,对她的态度很好,对叶锦织,却是极为的冷漠。

    那个时候,她还因着他们对叶锦织截然不同的态度,觉得他们太过偏心,所以对叶锦织,都充满着愧疚。又因着叶锦织的各种挑拨离间,对江家人的态度,也冷淡了许多。

    到了后面,她甚至在每次叶满江前往江家的时候,都不再跟着去了。

    所以,现在想来,江老爷子和江铭川现在看到她认不出来,实在是情有可原。

    只因,当时见过她的时候,也只不过是她七八岁时候而已。

    不过,现在得知了自己真正的身世,叶锦幕只觉得,她以前真是个大傻瓜!

    为什么江老爷子和江铭川对她的态度,会与叶锦织有着天壤之别?只是因为,他们绝对,已经知道了她和叶锦织各自的身份。

    叶锦织只不过是个外室生的私生女而已,又不是江云溪的女儿,他们怎么可能会对她有着什么好脸色?

    可恨,她实在是太傻,被叶锦织几句挑拨离间的话,就将这么好的亲人往外推。

    除了眼前这两位,江云楼这个舅舅,也对她非常的不错。

    虽然舅母是陈家家主陈夏峰的亲妹妹陈美娟,对她的态度,也不怎么样。江云楼的女儿江明珊,也因着陈如梦的挑拨,时常对她看不顺眼。

    但是,在江家,有着这三个人的存在,就已经让她感到极为的温暖了。

    其他的两个人,她就索性一直无视罢了。

    若是那两人惹到了她的头上,也别怪她,对她们不客气!

    可对其他的三个人,她此生,却会好好的对待他们。只因,只有从他们身上,她才能感觉到缺失的亲情。

    不止江老爷子,江铭川也觉得,刚才叶锦幕的那种俏皮的神色,还真是比刚才那样皮笑肉不笑的样子,看起来要顺眼得多。

    并且,似乎在记忆中,也有谁,在他的面前,露出这样的神色。

    难道,是明珊?

    江铭川微微凝眸,江明珊虽然是他的妹妹,但性格一向刁蛮,又被陈如梦那个表姐带得跑偏。所以就算是在他这个哥哥的面前,也是只会撒泼,而不会撒娇。

    那么,那个记忆中的影子,又是谁?

    江铭川正想清晰的想想时,叶锦幕对他们一笑:“我们走吧。”

    江老爷子点点头,江铭川正想要去搀扶他时,他将江铭川的手甩开,走到叶锦幕的身边,问道:“小丫头,你是慕家哪一支的人?”

    这丫头看起来风姿如此不俗,难道,会是慕家的嫡系?

    但是,据他所知,慕家家主慕天奇,只有一子一女而已。那个女儿的名字,也不是叫慕叶。

    并且,慕家小一辈的子孙中,都应该是“云”字辈,根本就没有单名的子孙。

    难道,这个小丫头,真名是叫慕云叶?

    叶锦幕看了一眼江老爷子,笑道:“江爷爷,你是在做人口普查吗?”

    那一声“外公”,叶锦幕真的很想向眼前的江老爷子喊出来。但是,若她真的失控叫出来,那么,她的真实身份,就昭然若揭了。对于她接下来的计划,也有着极大的影响。

    她并非不相信江老爷子和江铭川,只是,他们是江家的人。

    就算他们再怎么看重亲情,在家族利益面前,那么多年都没有相处过的薄弱亲情,叶锦幕的心里,对它,还真是没有什么信心。

    她谋夺的,可是叶家。同时,打击的,是陈家和慕家。

    若是将她的身份说出来,以江老爷子和江铭川的谋算能力,未必不会看出来她的计划。

    到时候,若他们江家也来掺一脚,那么事情,可就会变得复杂许多。她能不能达成她的目标,也是一件未知的事情。

    但尽管如此,叶锦幕还是稍稍的放纵了一下,叫出了“江爷爷”这么一个称呼。

    希望,能借由这个称呼,缓解一下心里对江老爷子的愧疚之情吧。

    江老爷子听到叶锦幕的这个称呼,怔了怔,神色复杂的看了一眼叶锦幕。

    他还真的想不到,一个第一次见面的少女,会对他叫出这么亲热的称呼。

    他的第一反应,是这个少女,在故意跟他套着近乎。然而,当他看向叶锦幕的时候,却能从她的眼里,看出些微的孺慕之情。

    这抹孺慕之情,以江老爷子的眼力,自然可以看出,并非伪装。

    江老爷子的心里,有着一阵诧异。他真的不知道,为什么这个素未平生的少女,会对她露出这样的神情。

    难道,是因为在她的心里,觉得他也跟慕家的老爷子一样和蔼可亲?

    江老爷子马上对这个猜测嗤之以鼻!

    慕家那个老头子,阴森险恶,每天就算对自己的儿孙都没有什么好脸色,怎么可能会让他的子孙们感到和蔼?

    那么,这个少女,到底是为什么,才会对他如此?

    看到江老爷子疑惑的神情,叶锦幕笑了笑:“江爷爷,我这么叫你,可以吗?”

    “当然可以……”

    江老爷子顿了顿,终于还是将心里疑惑问了出来,“你是觉得,我跟你爷爷一样,所以才叫我江爷爷的吗?”

    “当然不是啦!”叶锦幕摇摇头,“我爷爷每天都对我们没有好脸色,怎么可能会跟江爷爷一样和蔼可亲了?正是因为我爷爷那样子,所以,我才觉得,我应该叫你江爷爷啊!因为,我的心里,一直都期盼,有着你这么一个爷爷!”

    叶锦幕的这席话,彻底让江老爷子心里的疑虑,一扫而光。

    对叶锦幕这个孙女都没有什么好脸色的慕家爷爷,不用说,肯定是那个阴森森的老头子了。

    只不过,慕天奇的女儿,明明是叫慕云纯,他也见过,根本不是叶锦幕这般的模样。

    那么,这个叫慕叶的少女,难道,会是个私生女?

    还是,她是被慕家,一直藏起来的一颗棋子?

    江老爷子心里又升起来一阵疑惑,但终究还是没有再问,只是将这个疑虑暂时藏在心里,打算回去之后,就让人去查一查这件事情。

    叶锦幕见江老爷子不再问问题,心里也松了口气。

    她之所以不正面回答,而是说出刚才那席话来,是因为,有些事情,让江老爷子自己去脑补,远比她自己亲口说出来,要有信服力得多。

    并且,日后假如她的身份揭开,面对江老爷子的责问,也有着借口。

    反正她什么都没说,一切都是江老爷子自己的脑补罢了。所以到时候,根本没人能怪她,不是么?

    三人朝古玩城里面走着,一边走,一边看着两边琳琅满目的珍宝。

    不得不说,这次的珍宝交易大会,不愧是苏城今年最大的一次珍宝交易大会了。这里面的每样宝贝,都是来头不小,价值不菲。

    除了一些官方的展品外,在不远处,还有着一些古董商摆的摊子。

    当然,里面的商品到底有多少是真的古董,那就不知道了。

    但尽管如此,还是有着不少人在那边看着,期盼能从这些商品中,捡漏到一两件真正的珍品。

    叶锦幕现在视力比一般人好得多,轻而易举,就将那边那些摊主们的容貌看得清清楚楚。

    突然,她的眼神一滞,唇边泛起一抹无语的笑来。

    只因,当时那个在公园门口摆摊的那个小贩,今天居然也来到了这里!并且还包了两个店面,看起来规模还不小的模样。

    在他的摊子面前,徘徊着不少的人,对他的商品挑挑拣拣,甚至还有现场买着的人。

    真是想不到,那个小贩还真是无孔不入到这种地步。也不知道,他今日的这些商品中,又有没有什么真品。

    想到之前从这个小贩这里买到的东西,叶锦幕突然觉得,她还真是应该上前去看看。没准,这一次,又能捡漏呢。

    叶锦幕抬头对江老爷子说道:“江爷爷,我们去那边看看吧。”

    “好。”江老爷子也看向那边,看到那种热闹的场面,心里也有些期待。

    他今天之所以和江铭川一道来这里,就是想到这里来看看热闹。所以,除了江铭川,他没有叫其他人陪同。

    他实在是很开心,在这里,除了叶锦幕,还没有其他人能认出他来。

    能和江铭川和叶锦幕一道在这里逛着,还没有其他人打扰,让江老爷子颇有一种“浮生偷得半日闲”的感觉,只觉得分外的惬意。

    尤其是眼前那些小摊贩,更是让他感觉分外的亲切和期待。

    见江老爷子兴致盎然,江铭川也只能跟着一道往前走。

    他的心里,实在是有些好奇。

    江老爷子在外人面前,实在是跟在家里截然不同。

    除了对他和妹妹,江老爷子对其他的小辈们,态度都谈不上多么的亲近。可是现在对叶锦幕,却为什么似乎一点戒心都没有?并且,还对她这般的和颜悦色,言听计从?

    是有着什么目的么?

    但又不像!

    以江老爷子的性格,他若是想要去彻底了解一个人,还不屑于用这样迂回的手段。

    可是,这个少女到底有着什么魔法,能让江老爷子的态度都变了?

    江铭川的眼神,不由扫向了叶锦幕的身上。

    叶锦幕觉察到江铭川的视线,转过头,对他一笑。

    江铭川有种被抓包的感觉,慌忙转移开视线。

    叶锦幕又是不由一笑。

    对江铭川这个表哥,叶锦幕的心里,还真是感觉极为的好。

    小时候,江明珊就因为陈如梦的各种挑拨离间,明里暗里欺负她。她因着性格的原因,又觉得在江家,江明珊是不可得罪的对象,所以一直没有跟江家的人提起。

    但是,有一次,江明珊欺负着她的时候,刚好被江铭川看到了。

    那一次,江铭川并没有因为江明珊是他的亲妹妹,就对她有着任何留情。他将江明珊狠狠的教训了一顿,并对叶锦幕说,若是再发生这种事情,不必顾及江明珊的感受,一定要来告诉他。

    所以,那时候在叶锦幕的心中,还真是将江铭川看做是一个好哥哥。纵然之后,因为叶锦织的挑拨离间,她与江家也没有什么交集,江铭川之前对她做的这一切事情,她都深深的记在了心上。一旦想起来,都觉得,心里一阵温暖。

    虽然在她的心里,江铭川及不上叶弦那般重要。但无疑,他也是她的一个好哥哥,是她也想要保护好的一个人。

    江铭川转头对江老爷子说道:“爷爷,那里人太多,会不会有些不太安全?”

    “有什么不安全的?”江老爷子无语的看了江铭川一眼,“老子我从来都是风里来雨里去的,这么点人,哪里能影响到我?还不安全呢,你以为我是纸扎的啊?”

    “没有,只是我觉得……”

    “算了算了!别说了,要去就去,不去你就别跟着了!”

    江老爷子挥挥手,不耐烦的说道。

    看到江老爷子这副模样,江铭川不由苦笑。

    多久了!

    江老爷子对他的话,一直都极为的听从。就连江云楼这个儿子的话,江老爷子也都是从来充耳不闻的。但是江铭川的话,他还是挺能听从的。

    可是现在,当着叶锦幕的面,江老爷子却对他,也像是对江云楼那般的态度。

    说起来,提议去那边看的那个人,是叶锦幕。

    也就是说,因着叶锦幕的话,江老爷子对他的话,也开始不听从起来。

    这样的情形,真的是非常非常久,都从未出现过了。

    久远得,让江铭川都觉得陌生,以为这一幕,从来都没有出现过。

    但其实,在非常久远的以前,这一幕,在另外一个人出现的时候,常常显现。

    想起那个当时也在场的人,江铭川的眼里,划过一抹微痛!

    那个人,是他的表妹,是他姑姑唯一的女儿!

    他的那个姑姑,因着初恋情人的过世,对谁都漠不关心。就算是叶锦幕这个亲生女儿,就算是江老爷子这个亲生父亲,就算是江云楼这个亲哥哥,她都完全没有给予他们一丁点的注目!

    所以,他和江老爷子,以及江云楼,都对叶锦幕这个失去母亲疼爱的小姑娘,极为的关爱。

    尤其他,因为亲妹妹江明珊嚣张跋扈又极易被人挑拨的性子,所以更是将叶锦幕,当做了他的亲妹妹来看。

    虽然陈如梦是他舅舅的女儿,也是他的表妹,但他的心里,却根本从来都没有,将陈家的人,看做是他的亲人。

    在他心里,唯一能看做是妹妹的,只有叶锦幕。

    可没想到,那个唯一被他看做是妹妹的女孩儿,却也同样,被另外一个人挑拨。以至于,与他们江家的关系,都变得生份了起来。

    便纵是江老爷子想要看看她,她也捏造出各种各样的借口,不肯前往江家。

    他也是因着叶锦幕那样的举措,而多年没有见过她了。

    现在,更因为她和叶弦被赶到苏城,就连她的音讯都差点要失去。

    这次他们之所以来到苏城,只是因为,他那时候听到那个录音文件!

    那段陈如娇让孟婷婷给叶锦幕下药的录音文件!

    一听到那段,江铭川的心里,就一阵怒不可遏!

    他们江家的外孙女,就算叶家的人不关心,他们也绝对不允许,看着她被外人欺负!

    陈家的人,居然敢对他们江家的外孙女下手,简直孰不可忍!

    江铭川将这件事情告诉江老爷子后,他也一阵大怒,稍稍做了一些准备,就和他一道来到苏城,想去见见叶锦幕。

    但这么多年未见,江老爷子和江铭川的心里,也都有些担心,生怕叶锦幕依然如以前那般避着他们。

    这也是他们这三年来,都未曾来到苏城看望她的原因。

    想当年,江老爷子对叶锦幕极为的疼爱,只要是她提出来的要求,江老爷子都全部不假思索的答应。

    对于她提出来的意见,江老爷子也都是全部顺从。

    而他说的话,一旦与她的意见相左,江老爷子都会想都不想,就全部接受叶锦幕的话,而对他的话,却充耳不闻。

    这一切,都随着叶锦幕与他们的生份,消失不见。

    但没有想到,时隔多年,在眼前,又出现了一个如叶锦幕那般,让江老爷子能这般对待的少女。

    这个少女,是另有所图,故意装出这样一副模样来。

    还是,一切都是从本心出发,真的是那样的一个,让江老爷子彻底能放下防心的,如同叶锦幕那般存在的单纯少女?

    江铭川的心里,涌起一阵警惕。

    ------题外话------

    为什么大家都不冒泡啊,评论区好冷清的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