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重生之天定贵女 > 第111章 她当孙媳妇多好!

第111章 她当孙媳妇多好!

    看来,这个命格,也只好放任它离开了。

    叶锦幕朝那个小贩看去,只见江老爷子已经走到了那个小贩跟前。叶锦幕的心里暗暗称奇,真是没有想到,江老爷子也对宝物如此的有着眼光,能看出这个小贩的东西不一般。

    可这个时候,小鳞的声音却在叶锦幕的耳边响起:“主人,我觉得他不正常。”

    “他?谁?”叶锦幕顺着小鳞的视线看过去,“你是说外公?”

    叶锦幕的心里一阵疑惑,难道,江老爷子之所以能够识得那些宝物,是因为,在他的身上,也有着什么命格的存在?

    叶锦幕不由又是施展起精神力,朝江老爷子看去。

    可是,却只看到,在他的头顶上,有着一层极为明亮的蓝色光芒。在光芒之中,四个大字,也清晰得很——

    儿孙满堂!

    刚一看到这个命格,叶锦幕就不由微微一笑。

    真是没想到,江老爷子的身上,会有着这么一个命格。

    他只有一子一女,孙子辈也才只有三个而已,为什么会说他儿孙满堂?难道,将来江铭川会生很多的孩子吗?

    叶锦幕想到这里,不由望了一眼江铭川。

    江铭川感觉到叶锦幕的视线,也看了叶锦幕一眼。他的心里,只觉得刚才叶锦幕看着他的时候,眼神有点奇怪,但又不知道奇怪在哪里。

    叶锦幕完全想不出来,像江铭川这种人,是怎么样生出一大堆孩子来的。想想那一幕,就觉得莫名的好笑,看着江铭川的眼神,也越发的促狭了。

    江铭川只感到被叶锦幕看得极为的不自然,禁不住轻咳了一声,问道:“我怎么了吗?”

    “没什么。”叶锦幕又是笑了笑,转过头去,看向江老爷子那边。

    不过,她的心里,又是觉得疑惑了起来。

    既然江老爷子的命格没有什么不对劲的,那么,小鳞当时那句话,是什么意思?

    小鳞听到了叶锦幕的心声,有些委屈的说道:“主人,我当时还没说完呢,你就先去看你外公了!其实我想说的是,我觉得他奇怪,并不是他的命格,而是,他的身上,被人放了东西。”

    叶锦幕的心顿时被吊了起来:“放了什么东西?”

    “我也不知道。但是,我可以肯定的是,那个东西,对他并没有什么坏处。”叶锦幕听到这里,心也放了下来,听小鳞继续说道,“那个东西的存在,能帮助他提高对宝物的灵敏度,所以,他才能够知道,那些宝物有些不对劲。可是,更加具体的,他就不知道了。”

    “原来如此。”叶锦幕这才恍然。

    难怪江老爷子对于宝物的识别能力能够这么强,原来是他身上有着这等宝物。

    只是不知道,这种宝物,又是什么。

    叶锦幕也走到江老爷子的身边,问道:“江爷爷,你看中什么了?”

    江老爷子转头看了叶锦幕一眼。

    他也不知道为什么,他对叶锦幕,莫名的,就感到极为的相信。

    虽然这个丫头说自己是慕家的人,慕家与江家,也一向是死对头。然而,江老爷子却还是莫名其妙的觉得,这个丫头,可以值得信任。

    这是他驰骋江湖这么多年,第一次对一个陌生人有着这般深的信任,还真是一件极为奇怪的事情。

    他现在身上有着那个宝物,能够识别出眼前的这些东西,到底是赝品还是珍品。虽然外人不知道,只是觉得他眼光独到,但他每次挑什么的时候,都不想当着众人的面。

    毕竟,有些人脸皮真的极厚,看到他的动作,有的时候,真的会来抢夺他看中的那些宝物。

    所以,江老爷子每次挑选宝物的时候,都不想让他人看到。

    可是现在,对叶锦幕,江老爷子却是丝毫没有想要避讳的心理,这一点,让他自己,都觉得奇怪非常。

    既然这样的话,那就索性让叶锦幕看到吧。

    反正,他的心里,也觉得这个女孩子,真的符合他心目中理想的孙女的形象。就算真的被她抢夺了他想要的宝物,也觉得无所谓。

    江老爷子笑了笑,对叶锦幕说道:“真是想不到,这个地方,居然也有藏龙卧虎的存在。这个摊子上的宝物,还真不少。”

    叶锦幕不由一笑,这个小贩身上的那个命格,不能吸引到宝物才奇怪了。

    江老爷子随意挑选了几件宝物,叶锦幕一看,都是的确很不错的一些货色。

    只是,这些东西里面,最值钱的那几样,江老爷子却是没有发现。

    是因为他真的没有看出来,还是因为,他还有着其他的目的?

    叶锦幕正在想着时,江老爷子将那几样东西拿到她的面前,笑道:“小丫头,这几样东西,就算是江爷爷送给你的见面礼吧。”

    一听到江老爷子的话,叶锦幕就不由一怔。

    旋即,从她的心底深处,涌起一阵莫名的暖流来。

    她真的没有想到,就算他没有对江老爷子道明身份,江老爷子对她,也会这么的关爱。

    现在,居然还将他自己发现的宝物,全部都让给她!

    这一份情,她要怎么样,才能报答得起?

    叶锦幕一阵感动,几乎都要忍不住,对江老爷子说出她的身份来。

    但幸好,最后一分理智,将她的这个想法,硬生生遏制住了。

    就算现在,江老爷子确实是将她看成是他的亲孙女一般。但若是她的这个身份,与江家的利益相悖时,想也不用想,江老爷子绝对会选择江家的。

    她可不能因为一时的冲动,而让她的计划,毁于一旦!

    叶锦幕拼命让心绪冷静下来,对江老爷子笑了笑:“不用了江爷爷,我自己挑就行了。”

    “这哪行呢!”江老爷子马上一瞪眼,“你是不相信我的眼光吗?”

    “不是,江爷爷你别误会……”

    “那不就成了!”江老爷子马上又笑了,“赶紧收下吧!要不然,到时候大家知道,我听到你叫我爷爷,还不给你一点见面礼,可人人都会说我小气的!我可不想背这个锅!”

    “好吧。”

    叶锦幕只能点头,只因她意识到,现在他们这样子说话,如果再说下去,难保不会被那个小贩听到。

    到时候,想再杀价,就是一件不容易的事情了。

    叶锦幕接过江老爷子递过来的那些东西,又朝摊子里面看了一眼,似不经意一般,将那几件最贵重的宝物,也挑选了出来。

    当然,为了混淆视听,她还挑了一些并不值钱的东西。

    直到将小贩摊子上的所有宝物都拿到手了,叶锦幕这才松了口气。看了一眼身边的江老爷子,却见他根本没有拿任何东西,不由一怔:“江爷爷,您不选了么?”

    “没事。”江老爷子笑了笑,“那些最值钱的,就是刚刚我发现的那些。现在这里的这些东西,老头子我还看不上眼!”

    江老爷子的这句话,让叶锦幕认识到,他身上的那个能识别宝物的东西,也许是真的有着局限性。

    要不然,就不会认定,之前送给她的那些东西,才是最值钱的了。

    叶锦幕从自己发现的东西里面,将一个鼻烟壶拿出来,对江老爷子笑道:“江爷爷,我觉得这个鼻烟壶,好像很不错的样子!”

    江老爷子看了那个鼻烟壶一眼,笑了笑:“小丫头,以我的眼光来看,这个鼻烟壶,可真的不是什么好东西啊!”

    “是吗?”叶锦幕眼里露出一抹失望,“可我觉得,这个鼻烟壶很好看啊,难道它真的不是什么值钱的东西吗?”

    看到叶锦幕眼里的这抹失望之色,江老爷子不由感到自己刚才那话,说得有些太过残忍了。

    既然叶锦幕觉得这个鼻烟壶好的话,那他为什么不顺着她的话说下去,而要戳破她的希望?

    大不了,他钱,帮她买下来就行啊!

    江老爷子赶紧改口道:“也许,它是有着什么价值……”

    一听到江老爷子这话,叶锦幕就不由重展笑意:“既然这样的话,那我就送给江爷爷吧!我看,这个鼻烟壶,跟江爷爷挺适合的!”

    江老爷子完全没有想到,叶锦幕之所以拿出这个鼻烟壶,目的,只是为了送给他。

    他的心里,也是涌起一阵莫名的情绪来。

    虽然江铭川和江明珊自小的时候,就一直送过礼物给他。但是,也只有第一次,江老爷子才感觉到跟此刻一般的激动难名。

    也许,是因为这也是叶锦幕这个刚刚认识的小丫头,第一次送礼物给他的缘故吧。

    见江老爷子只是看着那个鼻烟壶不说话的模样,叶锦幕禁不住一笑:“江爷爷,您收下来吧。”

    听到叶锦幕的话,江老爷子这才恍然了过来。

    他伸出手,将叶锦幕手里的鼻烟壶接了过来,神色复杂道:“小丫头,谢谢你。”

    虽然在他看来,这个鼻烟壶完全没有什么价值,但毕竟是叶锦幕送给他的,就算没有价值,他也要好好的收藏起来。

    江老爷子拿着这个鼻烟壶,放在手心里摩挲着。

    这时候,那个小贩朝两人望了过来,笑道:“两位想要买点什么?”

    叶锦幕跟这个小贩已经打过两次交道了,怎么对付他,她早已有了一定的心得。

    她还没等到江老爷子发话,就先开口说道:“你以前不是在苏城公园摆摊吗,今天怎么到这里来了?”

    那个小贩心里一惊,脸色一变,朝叶锦幕望去!

    他真的想不到,在这里,居然也能遇到熟人!

    原先他还觉得,来这个古玩城的,肯定都是有着一定身家的人,所以他才打算来这里捞一笔。至于那些在苏城公园晨练的老头老太们,是绝对不会来这里的。

    可真的没想到,区区一个小姑娘,都能在苏城公园见过他。

    小贩只好赶紧走到叶锦幕身边,陪笑道:“小姑娘,你看错人了吧?”

    他可不能让这里的人,知道他曾经是在苏城公园摆摊的那个人。要不然,依照他曾经在那么low的地方摆摊的经历来看,会有人再觉得他的东西高大上才怪!

    所以,他可一定不能承认,他曾经在那里待过!

    毕竟这个小姑娘,他从来没有见过,谁知道她是不是信口胡诌的?

    “是么?”叶锦幕笑了笑,说道,“我可曾经看到过,你连学生都不放过,还将东西卖给他们呢。刚好,那个学生我认识,你要不要我今天打电话让他们过来,看一看,到底是不是我认错人了啊?”

    小贩一听这话,立时知道,叶锦幕肯定没有撒谎,心里顿时一慌!

    这个小姑娘说的学生,绝对,就是之前两度在他这里买了东西的那个小姑娘和那个小伙子!

    想起之前,他将那两个一看就知道是废品的酒杯和簪子卖给了那两个人。若是这个小姑娘真的认识那两人,将他们叫来这里,那就什么事情,都彻底明了了。

    这样一来,谁还敢在他这里买东西啊?

    那小贩登时摆出一副笑脸来,低声说道:“姑奶奶,求你别说了好吗?你要什么,我打个特价给你!”

    叶锦幕见目的达到,也笑了笑:“可是你打特价又有什么用?你可别告诉我,你这里的东西,都是真品啊?”

    “那是当然——”小贩刚想拍着胸膛保证的时候,却只见叶锦幕似笑非笑的看着他。

    他只能将手放下来,叹了口气,低声说道:“那你说,要我怎么办?”

    叶锦幕笑了笑:“我可是听人说,你祖上的皇帝,所以,你才有着这么多珍品的?”

    “呵呵,呵呵。”小贩实在不好说什么了,这些话,他以前确实说过。只可惜,那一次,被叶弦狠狠回敬后,小贩再也不敢吹这个牛了。

    叶锦幕又是一笑:“我想要的东西,你也看到了,全部都在这里。当然,这些东西,你我心里都清楚,它们到底是什么货色。所以,你觉得,价格方面,应该怎么谈呢?”

    小贩看着叶锦幕的笑脸,突然觉得,她这张笑脸,为什么看起来,会那么的可恶!

    明明长得这么漂亮,年纪也这么小,但这样一个水灵灵的小姑娘,为什么心里的肠子,居然这么多!

    只说了这么几句话,就让他,对她提出来的要求,根本无力拒绝!

    这个小丫头,还真是诡计多端。一眼就看出来,他最惧怕的到底是什么。然后,捏住他的这个弱点,明目张胆的威胁他!

    只可惜,他就算知道,也是只能屈服于她的威胁下。

    小贩叹了口气:“那你说,给多少钱?”

    他现在只希望,这个小姑娘下手别太狠!如果真的惹急了他,他宁愿不要在这里摆摊了,也不想跟这个小姑娘进行交易。

    看到小贩这副模样,叶锦幕也不由失笑。

    说实话,这个小贩之前就被她杀过两次了,她也不想将这个小贩宰得太狠。并且,经过这几次跟这个小贩的交锋,她也看出来,这个小贩的性格,还真是有几分的硬气。若是将他逼得太狠了,他肯定会选择玉石俱焚。

    叶锦幕笑了笑:“既然这样的话,那我也不跟你杀价了。这些东西,你就按照,你卖给那两个学生的价格来卖给我,怎么样?”

    听到叶锦幕的话,那个小贩不由松了口气!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就好办了!

    他之前将东西卖给那两个学生,虽然没有赚太多,但好歹也是赚了!

    只要眼前的这个小姑娘,不让他亏钱,那就是一件很好的事情了。

    反正能赚一点是一点,还能免除一场风波。至于更多的,那就从其他的人身上,赚回来吧。

    小贩重新打起精神,对叶锦幕说道:“之前,我将酒杯卖给那个小姑娘的时候,是卖了两百块钱——”

    小贩刚说到这里,叶锦幕就冷笑了一声:“你以为我是傻子?我都跟你说了,我有那两个人的电话号码,你觉得,他们到底了多少钱买了你的东西,我会不知道?”

    小贩只能讪讪一笑:“我说错了!我刚刚记错了!当时,那个酒杯是赠品……”

    “早这么说不就好了?”叶锦幕嘲讽的笑了一声,“所以,我这里的东西,你应该也知道,怎么估价了吧?”

    小贩心里直骂娘,表面上还得赔笑道:“行,这里的东西大概二十来件,就按照一百块钱一件来算吧。你给我两千块钱,我全部给你。”

    一边说着,他一边心里直滴血。

    这些东西,虽然他拿来的时候,都没有太多的钱和精力。他也不知道为什么,每次他去进货的时候,都能拿到不少看起来很像是真品的那种货色。并且价格,也都不高。

    所以,就算现在一百块钱一件卖给叶锦幕,实际上,他也没有亏。

    并且,除了叶锦幕之外,他卖给其他的人,可都是漫天要价的。

    偏偏还有很多人,都觉得他这里的东西是真品,出价也很大方。

    叶锦幕微微一笑,转头对江老爷子说道:“江爷爷,你觉得怎么样?”

    小贩听到这句话,心里又是不由吐血!

    敢情,这个小姑娘还不是最后能做主的那个人啊?在她的身后,居然还有个老头!

    要是那个老头觉得这些价格不行的话,那他不是还得继续让步?

    会不会太欺人太甚了?

    江老爷子现在已经彻底傻眼了。

    以他的那个宝贝,轻而易举看出来,他和叶锦幕之前挑出来的这些宝贝,价格不知道是两千块钱的多少倍。然而,经过叶锦幕三言两语的交涉,那个小贩,居然连价格都不砍,直接就开出了两千块钱的价格!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那个小贩,是被叶锦幕蛊惑了吗?

    看到江老爷子发愣的神情,叶锦幕不由一笑,在江老爷子的手上轻轻拍了拍:“江爷爷,你觉得怎么样?”

    江老爷子这才反应过来,神色复杂的看了一眼叶锦幕,不知道说什么好。

    他只能点点头:“你决定就好。”

    “那我就放心了。”叶锦幕又看向小贩,笑道,“我爷爷已经同意了,那我现在是给你现金,还是刷卡?”

    小贩一副累觉不爱的模样:“就这么点钱,还是给现金吧。”

    “好。”叶锦幕笑了笑,从包包里,将钱包掏了出来。

    幸好她昨天就做好了准备,取了一些钱出来备用。

    看到叶锦幕的这个动作,江老爷子还没有阻止,江铭川就已经在一旁说道:“这个钱,我来出吧。”

    叶锦幕看了一眼江铭川:“江爷爷已经送了那么多东西给我了,这些钱,当然得我来出才行啊。如果你再帮我买这些东西的话,那我就不就欠了你两个人情了吗?”

    江铭川笑了笑:“没事,毕竟爷爷也说过,看到你,就如同看到我妹妹一样。所以,这些东西,就真的,全部当爷爷送给你的见面礼吧。”

    听到江铭川的话,叶锦幕的心里,涌起一阵暖流来。

    她知道,江老爷子之所以有着这种感觉,也许,就是因为,她小时候跟他们相处的时候,给他们留下了极深刻的印象。所以现在多年未见,他们也不知道她的身份,依然会觉得她很熟悉。

    单单是因着这种熟悉感,他们便宁愿,对她另眼相待。

    这说明,在他们的心里,真的从来没有忘记过她。至于这些年来,他们为什么从来没有到苏城来看过她,叶锦幕也隐约能猜出来原因。

    想起这个原因,叶锦幕的心里,就越发的感到一阵撕痛起来,也越发的觉得,以前的自己,真的是多么的傻!

    都怪她听信了叶锦织的挑拨离间,从而与江家的人,错失了这么多年的相处时光。

    江老爷子也说道:“小丫头,你就别跟老头子我客气了,这些东西,就当我送你的吧!”

    听到江老爷子这么说,叶锦幕也知道,若是再推辞,说不定还会惹得他不开心。于是点点头,说道:“谢谢江爷爷!”

    说完这话,她又接着说道:“江爷爷,您就叫我的名字吧,叫我小叶就行。”

    小叶这个名字,至少她的原名里面,也包括这个字。让江老爷子叫这个名字,也不算欺骗了他。

    “好,那我以后,就叫你小叶了!”江老爷子笑呵呵说完这句话,望向江铭川,“铭川,给钱。”

    江铭川点点头,从包里取出钱包来,拿出钱递给了小贩。

    小贩一脸警惕的瞧了瞧四周,见没人注意到这边,这才将钱给接了过来。

    他可不想让别人看到,他卖这些东西,才卖了两千块钱!要是被人看到了,谁知道他接下来的东西,又能不能卖到高价。

    看到小贩鬼鬼祟祟的模样,叶锦幕不由失笑:“放心吧,没有人看到这边的,我也不会乱说出去的。只是,以后如果我再跟你买东西,你可不能随意开价,知道么?”

    小贩一脸苦楚的看着叶锦幕,不住点头:“知道了知道了,姑奶奶,你别挤兑我了行么?”

    他还真是郁闷,出来卖这些东西,都能遇到这么厉害的一个杀价高手。幸好这些东西,他进货时候的价格也不高,否则他可真是要吐血了。

    小贩将东西包好递给叶锦幕,满脸肉痛的说道:“赶紧走吧,走吧!看到你,我心疼!”

    他那样,让江老爷子都不由笑了出来:“你也别做出这副模样来了,你到底亏没亏,你自己还不知道吗?”

    小贩又是哀怨的看了江老爷子一眼,将东西往叶锦幕手里一放:“你们一个两个都这样说话,还让不让人做生意了?赶紧走吧!”

    叶锦幕笑了笑,将手里拎在了手里。

    江老爷子倒是依然将叶锦幕送给他的那个鼻烟壶,拿在手里摩挲着。

    三人一边走着,一边朝钱看着。江铭川看着手里拎着一大包东西的叶锦幕,开口道:“我来帮你提着吧。”

    叶锦幕回头看了一眼江铭川,笑道:“没想到,你倒挺有绅士风度的嘛!”

    一边说着,她一边将手里的包裹朝江铭川递过去:“那就麻烦你了!”

    江老爷子看着这一幕,心里突然涌起一个想法。

    既然他觉得,这个叫慕叶的小丫头,真的跟他的孙女一个样。那么,他何不真的,将她与江铭川撮合成一对?就算当不成孙女,当孙媳妇也行啊!并且,说不定还有可能,与慕家的关系得到缓解,何乐而不为?

    江老爷子眼中闪过一抹精光,拍了拍江铭川的头,笑呵呵道:“你小子行啊,这么小的年纪,就知道照顾女孩子了,可比你爷爷当年牛多了!”

    听到这话,江铭川不由无语。

    他不就只是帮着叶锦幕拎一下东西而已么,为什么一个两个的,都来调笑他?本来一个男生就该照顾一个女生,看到她拎着这么重的东西,就算对她没什么感觉,也应该伸以援手吧?

    叶锦幕笑他就罢了,她从刚开始,就一直在开他的玩笑。可爷爷现在都来笑他了,还真是叫江铭川有些接受无能。

    叶锦幕不由笑了起来,江老爷子的话,她当然能听出来意思。她心里不由感到一阵好玩,现在江老爷子貌似想要撮合她跟江铭川,也不知道,当知道她真实身份的时候,江老爷子的表情,又会是什么样子。

    叶锦幕的心里,不由有些期待了。

    她索性也跟着火上浇油:“江爷爷,所以说,人不可貌相嘛你看表……呃,铭川哥哥的外表,根本就想不出来,他也会有想要照顾女孩子的那一面啊!”

    叶锦幕称呼江铭川的时候,还真的差点露馅了,幸好反应得快!

    她本来想直接叫江铭川名字的,但叫了他那么多年的表哥,他的名字,一时之间,还真是称呼不来,只能暂时叫他铭川哥哥了。

    料想,这个称呼的话,江老爷子肯定会以为,她对江铭川的感觉,应该会比较亲热,所以才会叫出来的吧?让江老爷子产生这样的误会,他绝对会更加变本加厉的想要撮合两人。

    到时候,她身份被揭露的时候,那才更加好玩,不是么?

    叶锦幕简直是想要迫不及待看到那一幕了,所以更加不遗余力的在江老爷子面前制造这种假象。

    她望着江铭川:“铭川哥哥,你以前,是不是经常对女生这样啊?”

    她一脸的求知欲看着江铭川,满脸的表情,别提多无辜了。

    但江铭川却从她的眼里,看出来那种促狭的笑意,只觉得心里更加的无语起来。

    江老爷子看不出来,还真以为叶锦幕很在乎江铭川对待其他女生的态度。但江铭川却很轻易就能看出,叶锦幕完全就只是想要捉弄捉弄他罢了。

    也不知道这个少女跟他到底有着什么仇,故意说出这样的话来让江老爷子误会。难道,她就那么喜欢,作为被江老爷子乱点鸳鸯谱的对象之一么?

    只可惜,她想,他可不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