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重生之天定贵女 > 第112章 叶锦幕重生的原因

第112章 叶锦幕重生的原因

    江铭川皮笑肉不笑的看着叶锦幕,淡淡道:“貌似我怎么样,跟慕小姐并无关系吧?”

    江铭川这话刚刚说出来,江老爷子的一个爆栗,就立马落在了他的头上:“死小子!你刚才说什么?跟人家女孩子说话,要温柔点,知道吗!”

    江老爷子愤愤的看着江铭川。真是气死他了!好不容易,才遇到个看得顺眼的女孩子,结果铭川这小子,也不知道哪根筋抽了,居然对这个女孩子冷声冷气的,他是想一辈子打光棍吗!

    江铭川一看江老爷子的神情,就知道他心里在想什么,越发的无语了。

    他现在还小,好么?谁知道他以后的人生中,到底会不会遇到其他的女孩子。在他这么小的时候,江老爷子就操心他的个人大事,不觉得太早了点么?

    但看到江老爷子这样虎视眈眈的眼神,江铭川也只能将这种心理压下去,对叶锦幕笑了笑:“抱歉慕小姐,我只是因为,不习惯对外人说起我的私事罢了,还请见谅。”

    叶锦幕心里暗笑,脸上却满是真诚无比的表情,笑了笑:“铭川哥哥,没事的,我根本就没有放在心上。”

    看到叶锦幕这副笑脸,江铭川的真的是忍不住想要将她脸上那种笑意给撕下来!

    一直这样子捉弄他,很好玩么?

    只可惜,江铭川就算生气,也是不敢冒着得罪江老爷子的风险。要不然,他可真的要被江老爷子的碎碎念,给念得头都要大上一圈。

    但要跟叶锦幕这样子虚与委蛇,他也是做不出来。

    他以前,除了跟小时候的叶锦幕玩得好之外,其他的女孩子,基本上都没有什么接触。对于与女孩子打交道的经验,他约等于零。所以就算他在很多方面,都能独当一面。但现在,面对叶锦幕的这些小招小手段,他还真是束手无策。

    江老爷子看到江铭川这样子,只觉得心里一阵槽心。

    他虽然早就知道,他这个孙子,没有一点的泡妞经验,但真的没有想到,他居然匮乏到如此程度。

    人家姑娘看样子,就似乎对他有些好感的样子,可他呢?不但不配合,还对人家姑娘不给好脸色,他这是皮痒了吗?

    江老爷子禁不住又在江铭川头上拍了拍,没好气说道:“你看人家小叶多大度,你呢?反正你今天也没事干,就陪小叶好好逛逛这里吧,我就去另外一边看看了!”

    江铭川马上说道:“不行爷爷!你一个人去别的地方,太危险了!”

    “兔崽子你说什么呢?”江老爷子吹胡子瞪眼的,“我年轻时候的身手,可你比强多了!就算我现在年纪大了,对付起十几个人来,依然不在话下!你还是陪小叶好好逛逛吧,我就先走了!”

    说完,他理都不理江铭川,直接朝另外一个方向走去。

    江铭川想跟过去,可江老爷子似乎知道他心里的想法一样,瞪了他一眼,让他只能停住脚步。

    看到这一幕,叶锦幕不由微微一笑。

    真是不知道,江老爷子为什么突然看她这么顺眼,甚至想要将她和江铭川凑成一对。只不过,现实只能让他失望了。

    但这样也好,至少让她有机会,继续捉弄捉弄一下江铭川。

    她倒要看看,江铭川在她的刺激下,会不会彻底破功,露出与他现在截然不同的另一面来。

    江铭川看向一旁的叶锦幕,刚好看到她唇边的那一抹笑,心里一阵无奈。

    他就知道,叶锦幕肯定不会这么轻易放过他。也不知道,接下来,她又有着什么样的鬼主意。

    江铭川将手里的包裹拎了拎,心里暗叹一声,对叶锦幕说道:“我们接下来,要去哪里?”

    叶锦幕正要说话时,却只见一个之前见过的人,突然拦在了两人面前。

    刚刚看到这个人,江铭川的眉头就不由微皱。

    他真的想不到,为什么那个人明明知道了叶锦幕的身份,还敢跑来纠缠。

    虽然很不想理睬叶锦幕的,但如果见到这种情况,江铭川自然不会袖手旁观。他冷冷看向那人,正要说话时,却只见那人赔着一脸的笑意,朝叶锦幕走过来:“慕小姐!”

    看到那人这般恭谨的态度,江铭川挑了挑眉,将要说出口的话,又吞了回去。

    叶锦幕看向那人,一副很是疑惑的样子,问道:“不知叶先生找我,有什么事情?”

    来人正是叶满德。

    叶满德听到叶锦幕的话,心里腹诽。他来干什么,她会不知道?真不知道这样子明知故问,到底又是因着什么。

    但他却不敢表示出一丁点的不满。

    虽然他进来得晚,并不知道江铭川的身份。但见江铭川满身清贵之意,就知道这个少年肯定来头不小。

    若是他敢放肆,得罪的,不仅仅是慕家的小姐,还要加上这边不知道来头的少年。

    到时候,他可就真的要被人喝上一壶了。

    叶满德赔笑道:“之前慕小姐提到过的那颗极品祖母绿,我已经给慕小姐买来了……”

    他刚刚说到这里,叶锦幕的神情越发的疑惑起来,微微皱眉道:“什么极品祖母绿?”

    不就是你跟我索贿的时候要的那一颗么!

    叶满德心里又是在腹诽,但根本不敢表示出来。一听叶锦幕那话,他就知道,叶锦幕摆明了,是不会承认,这颗极品祖母绿,是她自己开口要的。

    不过,当时叶锦幕的确也没有明说,只是暗示。

    但叶满德知道,像“慕家小姐”这种身份的存在,就算只是暗示,她也绝对不会承认。

    叶满德这点眼光还是有着的,所以当即笑道:“是这样的慕小姐!刚才,我在那边一个柜台前,看到这一颗极品祖母绿了。我觉得这颗祖母绿和慕小姐很相配,再加上,刚才我又对慕小姐多有得罪,于是,就将这颗祖母绿买来,特地向慕小姐赔罪了。”

    “哦?”叶锦幕挑了挑眉,“既然这样的话,那我就只能接了不是么?要不然,你一直觉得我没有原谅你,那就不好了。”

    “是啊是啊,还希望慕小姐收下的我赔罪礼物吧!”

    叶满德的心里真是一阵吐槽,这个慕小姐的脸皮还真厚!明明是个人都知道,这个极品祖母绿,就是她想要的,却说得像是他自己蹭上去硬要给她似的!

    不过想来,也可以理解。像慕家这种名门望族的人,最重视的,就是面子了。若是传出去,他们慕家的小姐,居然公开跟某人索贿,那还得了!

    叶满德只能被迫的对这个事实表示认同,将这颗极品祖母绿向叶锦幕递过去:“慕小姐,你看看,这颗祖母绿怎么样?”

    “嗯。”叶锦幕淡淡应着,将叶满德递过来的祖母绿接了过来。这颗祖母绿不愧是极品,通体碧绿,在阳光的映衬下,闪耀着一种极为奇妙的光芒。那种闪耀的绿色,仿佛既柔和又浓艳,两种截然不同的风格,却能极为和谐的在同一颗祖母绿上面表现出来,真是让人叹为观止。

    这颗祖母绿,叶锦幕上辈子就见过。但那个时候,叶满江急着要让叶锦幕证明她的能力,根本就没有注意到这颗祖母绿。等到两人将宝物买得差不多之后,叶锦幕提出来要买那颗祖母绿,已经被人买走了。

    也不知道上辈子,这颗极品祖母绿,到底落到了谁的手里。但今生,却是在她的手里。

    说明,她重生一世,真的改变了不少的东西。

    只是不知道,她现在重生了,但上辈子的那些人,究竟会过得怎么样。

    这时候,小鳞的声音在叶锦幕的耳边响起:“主人,你别想得太多了,也别觉得,他们那些人伤害了你,他们会在前世过得好好的得不到报应了。”

    小鳞的这话,让叶锦幕愣了下:“小鳞,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很简单啊!”小鳞很是得意的说道,“那就是,除了你,其他的人,都没有前世!”

    叶锦幕有些明白小鳞的话了,微微怔了下,才说道:“你不会是说——”

    “对啊!”小鳞哈哈一笑,“不仅仅是主人你一个人回到了过去,是以前那个世界里面所有的人,都回到了过去!但是,他们都没有以前的记忆,只有你一个人,才有!”

    小鳞说完这句话,又接着说道:“既然这样的话,主人,你觉得,他们会在伤害了你之后,还过得好好的吗?他们只能跟你一样,一起回到过去,并且乖乖的被主人,你从头虐起!”

    小鳞的话,还真是让叶锦幕,都感到有些残忍了。

    如果大家,都跟她一同回到现在,那么,那些人上辈子,五年里面做出来的任何努力,不就全部白费了吗?

    那些普通的混日子的人,倒是还不怎么觉得,五年时间的改变,有多残忍。

    但是,对于那些恰好在这五年里面,做出卓越成就的人来说,那不就是,将他们所有的成功,都全部抹杀?

    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并且,还刚刚好,只有她一个人,才保留着五年中的记忆,那些人,全部都没有!

    这绝对不会是巧合!

    并且,如果真是巧合的话,小鳞不可能特意提起来!

    难道,她重生的事情,跟小鳞有关系?

    叶锦幕的心里刚刚涌起这个念头,就只听小鳞得意的声音传来:“哈哈,主人你真聪明!这么快,就猜出来了事情的真相!”

    果然是小鳞!

    不过,既然是小鳞的话,叶锦幕倒是觉得,这件事情,的确很像是小鳞的作风。

    之前听小鳞的话,只要是为了让她的命格提升,她可以去抢夺任何人的命格。从这件事情,就可以看出,小鳞做事情,全凭自己心意,根本就不顾及别人的命运乃至生命。

    所以,她重生的事情,一定,也是对小鳞有利的了。

    要不然,以她的性格,她绝对不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来。

    小鳞有些委屈的声音响起:“主人,在你的心里,就是这么想我的么?我好郁闷啊!”

    叶锦幕翻了个白眼:“难道你不是?”

    “嘿嘿嘿,果然是主人最懂我了,我太爱主人你了!”小鳞嘿嘿一笑,得意的一挑头发,“没错,我就是这样的一个人!人不为己天诛地灭,这就是我为人的宗旨!”

    叶锦幕不由有些无语。

    真是不知道,小鳞的三观,又是怎么形成的。幸亏她是小鳞的主人,要不然,跟她对上,还真是一件太过恐怖的事情。

    小鳞听到叶锦幕心里的想法,又是嘿嘿一笑:“主人你就别担心了,我的这个想法,也只不过是针对别人罢了!至于主人和主人身边亲近的人,我是不会下手的,你就放心好了!”

    叶锦幕也不由一笑。

    小鳞这样做,她的心里,还是有些不能认同的。毕竟,跟她关系不亲近的人,除了她的仇人,还有无数的路人。那些路人,她可不能眼睁睁看着小鳞去对付他们。

    看来,只能在日后,看看能不能将小鳞这种扭曲的三观扭转过来了。

    小鳞听到叶锦幕心里的想法,撇了撇嘴。要她改变她现在的想法,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就算是主人也不可能!

    她的这种性格,可是存在了几千年了,并且她觉得并没有什么不妥,也没有需要改正的地方。

    但当着叶锦幕的面,她还是不敢露出这种心理来。

    叶锦幕继续着之前的话题:“那你告诉我,我为什么能重生?”

    小鳞得意一扬头:“还不是多亏我,给主人弄来了一个很厉害的命格?”

    “命格?”叶锦幕不由微微皱眉,“还有命格,可以让人重生的?”

    “那当然!”小鳞嘿嘿一笑,“主人,这可不是重生哦,这是让整个地球的时光,都在那个时刻,全部倒流!但是,因为我是将这个命格用到了主人的身上,所以,在时光倒流的时候,除了主人,其他的所有人,都没有五年中的记忆。”

    “原来是这样。”这个疑惑解开,另外一个疑虑,又涌上了叶锦幕的心头,“你说,是在重生前,你就将这个命格用在了我的身上?难道,在那时候,你就认识我?”

    难道,她在重生前,身上就带着百命藏鳞这个命格?但是,为什么那时候,小鳞没有出现?

    小鳞摇头道:“主人,你想错了。你重生前,身上什么命格都没有的。”

    “那你又是怎么知道我的?难道,你那时候,寄生在别人的身上?”叶锦幕皱着眉头问道。

    “没有!”小鳞叹了口气,“说实话,我那个时候,衰弱之极,别说现出实体了,就算控制别人的命格,也都是有心无力。所以,我一直都在人间寻找能够让我恢复以前实力的机遇,直到我遇到了你。”

    叶锦幕额头滑下一道黑线。

    不会是,小鳞发现,只有她才能够帮助她的实力恢复,所以,就特地用那个能让时光逆流的命格用在她的身上吧?

    这样的事情,会不会太狗血了?弄得她莫名的有一种她是被上天选中的主角的感觉。

    小鳞嘻嘻一笑:“主人,别这样想了!其实,主要是因为,我觉得,你的身体跟我很契合罢了。只有我寄生到你的身上来,我的实力,才有能够恢复的可能,所以,我才选中你的。”

    这下,叶锦幕反倒不解了:“那你为什么那时候不寄居在我的身上,却要费那么大的心思,让时光倒流呢?”

    “唉!”小鳞难得的叹了口气,脸色也暗了下来,“如果真的有那么简单就好了!当时我也想寄居到你的身体里面来,却发现,我根本就无法进入。我只能推测,是因为你五年后的那个身体,与我并不能相融。所以,我才只能对你用神之时光回溯,让你回到五年前。”

    “神之时光回溯?就是那个能让时光倒流的命格?”

    这个命格,还真是与其他命格不一样。其他的命格,一般都是四个字。而这个命格,则是多了“神之”这两个字,难道,它与其他的命格,不同?

    “岂止是不同啊!”小鳞很不满的叫了起来,“这个命格,可是世间最难得的命格之一!其他的命格,在这个世上,也许都不止一个。就算百命藏鳞,也是存在着的。但是,神之时光回溯,这个世上有没有,还是一个传说!我找了五千年,可算是将它找到了,你说,它独不独特?”

    叶锦幕也听得有些愣住了。

    不过想来也是,其他的命格,最多,只能影响到一个或者一群人的命运罢了。而这个神之时光回溯,却能让整个地球上面,都能时光倒流。果真与其他的命格,不是在一个档次上的。

    见叶锦幕明白了,小鳞也说道:“就是这样的。这个命格,本来就连我,也是不知道存不存在。毕竟,它只不过是一个传说罢了。幸亏我一直坚信它存在世上,然后一直去找,总算是找到了!”

    “你为什么要找它?难道,你之前就知道,我必须得回到五年前,你才能寄居到我的身体里面?”

    “也不排除这个可能,所以,我才要找到神之时光回溯来做准备啊!”小鳞很是无语的看了叶锦幕一眼,“如果我找到了你,却发现必须得回到过去,我才能寄居到你身体里面来。但是我又没有回去的能力,那我不是只能干着急吗?所以,找到神之时光回溯,也算是未雨绸缪啊!”

    叶锦幕只觉得,小鳞的话,虽然听起来,似乎很有道理的样子。可是细细一想,却总觉得有哪里不是很对劲。

    见叶锦幕眉头皱了起来,又听到她心里的想法,小鳞神情怔了下,又接着说道:“你用神之时光回溯回到了五年前,刚刚才回来,我就马上到了你的身体里面!刚刚寄居到你身体上面的时候,我的力量,几乎都因为控制神之时光回溯衰竭了。所以,一直到叶弦的命格被你拿到,我才苏醒了过来。”

    叶锦幕的注意力被转移,望了一眼小鳞:“那么,那个神之时光回溯呢,它现在在哪里?”

    小鳞的脸马上拉了下来:“唉,别说了!那就是个一次性消耗品!用了一次后,它马上就消失得无影无踪,怎么都找不到了。”

    小鳞的语气里面,带着一丝浓浓的不甘。

    叶锦幕听着小鳞的这话,眉头却皱得更紧。

    她似乎发现,小鳞之所以觉得不甘,并不是因为,神之时光回溯被用过一次就消失,而是,有着其他的原因。但到底是什么原因,也只能在日后,细细的观察小鳞,才知道了。

    当然,这一次叶锦幕,并没有在心里默念着她的想法,所以小鳞也并不知道。

    小鳞见叶锦幕并没有再追问什么,心里也放松了下来,暗暗松了口气,也没有再多嘴。

    叶满德见叶锦幕将那颗极品祖母绿拿过去了,也是松了口气,陪笑道:“慕小姐,那我就先告辞了!”

    “嗯。”

    叶锦幕点点头,看着叶满德告辞而去,眼里,却是闪起一抹笑意。

    以为得罪了她,这么轻易,就能得到原谅?

    那是做梦!

    早在古玩城门口见到叶满德的时候,叶锦幕就已经看出来,在叶满德的身上,有着一个命格的存在!

    正好她也需要更多的命格,也正好,叶满德得罪了她!

    此时,不将他的命格夺过来,那岂不是太过便宜他的?

    只不过,这一次,叶锦幕还没有动手,小鳞就在一旁嘻嘻笑道:“主人,在你跟他说话的时候,我就已经将他的命格给夺过来了哦!”

    叶锦幕无语的看了小鳞一眼,小鳞未免手脚也太快了吧?

    难道,小鳞就这么笃定,她是真的想将叶满德的命格夺过来?

    小鳞又是笑道:“主人,你可别跟我说,让我把这个命格还回去啊?你好好想想,要不是你有能力自保的话,你肯定早就被叶满德给强抢了!我可不相信,主人你会轻易原谅这样的人啊!”

    叶锦幕微微一笑:“你放心好了,我又不是圣母。”

    不得不说,小鳞还真是懂得她的为人和性格。这一点,真的看不出来,小鳞与她,才相处不过短短一段时间。

    叶锦幕用精神力进入货架,果然看到,在货架上面,有了一个新的命格。

    这个命格是红色的,跟小贩身上的那个金玉满堂一个颜色。

    它的名字,叫做——一本万利!

    叶锦幕的心里,不由升起一个猜想。难道,表示跟财富有关的命格,都会是红色?

    听到她心里的想法,小鳞在一旁说道:“对啊!红色的,是财运格。”

    听到小鳞的这个说法,叶锦幕微微皱眉:“财运格?”

    “对!”小鳞点头,“所有的命格,总共分为七类,每一类的颜色和作用,乃至产生的方式,都不一样。基本上来说,只有气运格,才是天生就有着的。其他的命格,基本上,都是后天才滋生出来的。但是,叶弦的那个命格,虽然只是状态格,也是天生生就的,所以若是成型后,会相当的厉害。”

    叶锦幕有些明白了:“你是说,所有的命格,气运格最厉害?”

    “是啊!”小鳞笑了笑,“我就是气运格的代表,能不厉害吗?不过,我也算是后天才寄居到你身上的气运格,这倒是一个例外了。其他的气运格,基本上,都是天生的。”

    叶锦幕问道:“那气运格,是什么颜色的。”

    她现在已经见过很多种不同颜色的命格了,只能知道财运格是红色的,其他的,就不知道了。

    她倒要看看,到底她看过的那些人,谁会是有着气运格这么一种厉害的命格。

    小鳞回答道:“气运格是黑色的,但凡你看到谁是黑色的命格,那就必定是气运格了。基本上,气运格因为是天生带就的,所以很难将它们从一个人的身上剥夺下来。就算是现在的我,也是不能,但等我能力恢复了,就可以了。可尽管这样,有一些特别顽固特别厉害的气运格,我也是拿它束手无策!”

    叶锦幕听得不由怔住,她也是没有想到,气运格居然具有这么强大的力量,连小鳞都拿它没有办法。

    她开始回忆起来,她见过的那些人当中,到底谁的命格,是黑色的。

    想了一会,终于确定,只有林砚初身上的那个决胜千里的命格,是黑色的。

    也不知道,林砚初的那个决胜千里,小鳞将来,有没有可能将它夺过来。

    “放心吧!”小鳞很是自信的说道,“决胜千里又不是什么厉害的命格,等我实力恢复到一定程度,我就能很轻易的将它夺过来!不过主人,你得时刻注意下,到底还有没有谁也具备着气运格的,对于这种人,你可一定要小心点才行!”

    “我知道。”叶锦幕点头,现在小鳞的实力还没有恢复,她也不能将有着气运格的人的命格夺过来。所以见到这种人,自然要小心点才行。

    想起其他见过的一些颜色的命格,叶锦幕又说道:“其他颜色的命格,你也跟我说下吧。”

    “好啊!”小鳞摆出一副长篇大论的模样来,“命格总共有七种,所以颜色,也是有着七种,分别是紫色、红色、银色、黄色、黑色、绿色、蓝色。红色是财运格,黑色是气运格,这些主人你都知道了。至于其他五种颜色,分别是官运格、星运格、运气格、命运格、状态格,主人你可知道,它们分别有着什么颜色?”

    叶锦幕没想到小鳞居然卖起关子来,笑了笑,说道:“阿弦的那个命格是状态格,又是绿色的,那就说明,状态格是绿色的。至于紫色,那就必定是官运格了,因为一般紫气,就是代表贵气;而银色,应该就是星运格吧,因为银色是星星的颜色。至于命运格和运气格,我就不知道了。”

    小鳞见叶锦幕并没有完全答出来,得意的笑了笑:“命运格是蓝色的,运气格是黄色的,其他的,主人你都答对了!”

    “原来是这样,那我知道了。”

    叶锦幕点了点头,心里想起,她见过的那些命格,各自的颜色。

    傅殿宸的万人之上,一听,就知道是官运格。销声匿迹和萧墨染的无孔不入,是状态格;江老爷子的子孙满堂、陈如娇的泽被后世、那个醉汉的非死非生,都是命运格。

    现在叶锦幕没有见过的,也只有运气格和星运格了。真不知道这两个命格,又有什么奇特之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