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重生之天定贵女 > 第113章 帮你提前适应跟女孩子的接触

第113章 帮你提前适应跟女孩子的接触

    运气格的话好理解,一般特别倒霉或者特别幸运的人,身上肯定会有着不同种类的命运格的存在了。至于星运格的话,难道,是娱乐圈的人才有着的?

    小鳞在一旁说道:“不一定哦!不管在哪行哪业,都有人会有着星运格的。主人你想想,有的人,明明不是明星,但却能够吸引住所有人的视线,那都是因为,他们的身上,是有着星运格的缘故啊!”

    叶锦幕想了想,觉得小鳞说的,还是很有道理的。

    有的人,确实不是明星,但却能在各种场合,都受到如同明星一般的待遇。这种人的身上,绝对,就是具备着星运格。

    将这些了解了之后,叶锦幕让小鳞将结界撤掉,却正好看到一旁的江铭川在用一种很复杂的眼神在看着她。

    叶锦幕被江铭川这种眼神看得一愣,禁不住一笑:“你怎么了,这么看着我?”

    江铭川赶紧移开视线,说道:“原来你之前放过叶满德,就是因为,他答应给你那颗极品祖母绿?”

    “怎么能这么说话呢?”叶锦幕朝他一笑,“这可是他自己自愿给我的,我可一个向他索要的字都没说哦!”

    江铭川呵呵笑了两声,对叶锦幕的厚脸皮,已经是见怪不怪了。

    他还真是没有遇到这么厚脸皮的女孩子,可偏偏,就是这样的一个女孩子,却让江老爷子甘愿将她看做是亲孙女一般。更让他,也莫名其妙的,升不起厌恶来。

    虽然对叶锦幕这种为人处世的方式很有些无语,但他还是觉得,这些事情,由叶锦幕做出来,却不但不让人反感,反而,觉得很是俏皮可爱。

    他这是怎么了,才会被这个少女,也带得三观有些偏离了?

    叶锦幕将江铭川无语的表情收于眼底,也笑了笑,对他说道:“我们去另外一些地方看看吧,也许,还有着其他的宝贝被我们发现呢!”

    江铭川点点头,巴不得不要再跟叶锦幕继续说话了。

    但听到叶锦幕话里的意思时,突然反应过来:“你说什么?再去发现别的宝贝?难道你觉得,除了爷爷给你的那些之外,其他的,也是宝贝了?”

    叶锦幕点头:“那当然!不信的话,那你就等着看看,我怎么样,将这些宝贝的价值体现出来!”

    江铭川虽然点头,但心里,却满是不信。

    江老爷子的眼光,他自然是相信的,毕竟江老爷子的身上,有着那么一个宝贝。但是叶锦幕,她身上应该再没有这一类的宝贝了,毕竟那样的宝贝,送给江老爷子的人,也是千辛万苦才得来的,世上不可能再有第二件。

    那么,便只能靠叶锦幕自身的能力,来辨别那些东西,是否是真的珍宝。

    可叶锦幕才多大,她会有那么大的能力么?

    所以,江铭川不相信,也是有道理的。

    叶锦幕看到江铭川那样的神情,就知道,他对于她的话,肯定是不信的。但不过多久,她就完全有办法,让他相信这一切。

    两人又朝市场的另外一边走去,与此同时,江老爷子也穿行在人潮中。

    为了不让别人认出他,避免再出现刚才那种被围堵的局面,这一次,江老爷子特地绕到了另外一边。

    这里,树立着无数的奇形怪状的石头,江老爷子一看,就知道这里是赌石区。

    刚刚才来到这里,江老爷子就四面环视了一眼,放下心来。

    他刚刚在这里,没有看到一个熟人,料想,也不会有人认识他了。

    江老爷子放心的在赌石区逛着,偶尔看到有人买了石料现场解石,也围在一旁兴致勃勃的观看着,心里一派惬意。

    可正当他又围在一个解石人群边上观看时,却突然只感到,他的肩膀,被人拍了一下!

    江老爷子慌忙回头,警觉的盯向身后的人。却在看到身后那人的时候,神色一阵狂喜!

    他蓦地转身,一把将那个拍他肩膀的人紧紧抱住,叫道:“原来是你这个老头子,真是好久不见了!你怎么到这里来了!”

    被江老爷子抱住的那个人,也是一个年过花甲的老头。

    那个老爷子也同样身着一件唐装,式样也同样普通,但同样,也能看出来,它的质量,极为的上乘。

    并且,这个老爷子的气质,也能轻易看出来,不是普通人能具有着的。

    在他的身后,还站着两位穿着黑衣的年轻男子。两人均是神色冷峻,全身有着一种莫名的潜藏着的力量,一看,就知道是功夫不一般的保镖。

    那个老爷子也是满脸惊喜的抱着江老爷子,乐呵呵道:“真是没想到,在这里也能碰到你,你怎么到苏城来了?”

    江老爷子将那个老爷子松开,笑道:“这话应该我来说才对吧?你周老头在港城都能来苏城,我们申城离苏城这么近,怎么就不能来了?”

    说完,他看了周老身后的两个保镖一眼,在他的肩上一锤:“告诉我,你到苏城来干嘛了,居然还带着保镖出门!”

    周老一把将江老爷子的肩膀揽住,说道:“我们一边走,一边说吧!”

    “嗯!”

    江老爷子点头,两人朝赌石区一个人少的地方,一边走,一边说着:“想来,我们也有好几年没见面了,你也不知道在港城到底忙些什么,这些年,都不来申城看看你的老兄弟!”

    老兄弟!”

    周老叹了口气:“还不是因为,我家里那些兔崽子们,一个个都不让我省心?要不是为了调教好他们,让他们能顺利接我的班,我至于一大把年纪,还亲自插手鑫泰的事情吗?你倒是好了,儿子孙子都争气,让你能好好的享享清福,哪像我这么倒霉!生了那么一些兔崽子!”

    “好了好了,一大把年纪了,脾气就收收吧!”

    江老爷子在周老背上拍了拍:“我不也就是云楼省心,云溪那个孩子,你也知道,这么多年,依然没有从云华的阴影中走出来——”

    周老也叹了口气:“你说我到底造的什么孽!好不容易有了云华这么一个争气的儿子,却得了绝症!要不然,他要是娶了云溪,我将周家交给他,我们两个,就可以尽情的享受一下含饴弄孙的乐趣了,唉!”

    周老说着,眼里出现了一抹浓浓的哀伤。

    周云华是他最小的一个儿子,也是他那些儿子里面,最具备商业头脑的一个。并且秉性正直纯良,跟他其他那些每天只知道吃喝玩乐的儿子中截然不同。

    只可惜,在他风华正茂的时候,得了绝症……

    想到那个差点跟江云溪结合的儿子,周云华又不由叹了口气。

    江云溪和周云华自幼便认识,可以说是青梅竹马也不为过。两人尚在上学时候,就已经互相之间有了情愫,只打算毕业后结婚。可谁知道,周云华却会得了绝症,一对假偶,瞬间被命运分离。

    而现在,江云溪也一直沉沦在周云华去世的阴影中,无法走出来。

    江老爷子的眼里,闪过一抹愧疚:“我不该提起云溪这孩子……”

    “没事!”周老勉强笑了笑,转移着话题,“你今天到这里来,是为了什么?”

    江老爷子叹了口气:“云溪后来嫁给叶满江,发生了什么事情,你也应该知道吧?”

    “知道。”周老点头。

    当年,要不是江云溪肚子里第一个孩子夭折了,那么,周云华的骨血,就能存活在这个世上了,他也不愁周家没有了继承人。

    只可惜造化弄人!

    周老当初甚至怀疑,是叶满江将这个孩子给害死的。但无奈,通过重重调查,终究还是发现,那个孩子的死,真的跟叶满江毫无关系。

    江老爷子接着说道:“你也知道,云溪对我那个外孙女,一点感情都没有。叶满江更是因为这样,居然将她赶出了申城,来到了苏城。这些天,更是发生了一件了不得的大事,还跟我那外孙女有关系。我当然无法坐视,于是就打算来苏城看看她。到这里,就是为了,给她买一些见面礼,弥补这些年,对她的冷漠。”

    周老愣了愣,才说道:“你是说小锦幕?她被叶满江赶出来了?”

    江老爷子点点头:“可恨我们还一直以为,小锦在叶家过得很不错,毕竟她也从来不曾跟我们提过她在叶家遭遇到的冷漠对待。叶满江也对我们说,她之所以到苏城,只是因为她舍不得叶弦!可谁知道,那都是叶满江自己将她赶出来的!现在,我就打算将她接到我们江家来,叶家不承认她,我们江家承认!”

    “叶满江还真是个人渣,自己的女儿,都这样子对待!”

    周老也对叶满江鄙夷之极,但想起,之所以造成这样的局面,都是因为周云华的绝症,不由又是叹了口气。

    江老爷子又说道:“更可恨的是,叶满江那个私生女,还在小锦的面前挑拨离间!让小锦跟我们的关系,也变得生疏无比!所以,我都有些担心,这一次去见小锦,她对我们的态度,会不会依然如此。她会不会以为,她被叶家赶出来,我们去找她,是不是不理她了……”

    “没事的,别担心了!”周老看出江老爷子心里的担忧,伸出手,在他的肩上拍拍,“我相信,你买了一些见面礼给她,又对她说出你这些年对她的担忧后,她一定会接受你们的。”

    “希望如此吧。”江老爷子叹了口气,望向在赌石区中热火朝天的场面。

    他有着那个宝贝,对于宝物的感应,还是挺准确的。这些赌石,虽然看不出来里面到底有着什么宝贝,但对里面宝物的气息,还是能感应到的。

    女孩子都喜欢这种玉石翡翠一样的东西,那么,他要不要去买一块石料,解出里面的宝贝,送给叶锦幕?

    这个念头刚刚升起,江老爷子就拉着周老,说道:“走,我们也去买一块石料!”

    周老点头,却在这个时候,看到江老爷子手里的那个鼻烟壶,眼睛顿时直了。

    他一把拉住江老爷子,急急道:“你等等!”

    江老爷子不明所以的回头:“怎么了?”

    “你手里的那个鼻烟壶,给我看看!”

    周老简直是迫不及待了,一把就将江老爷子手里的那个鼻烟壶夺了过来。

    江老爷子看着周老猴急的动作,一阵无语。他知道,他这个老友,从年轻时候,就是做古董生意起家的,所以,对于古董的研究,自然比他深多了。

    可是,他的身上,可是有着那个宝贝的存在!那个宝贝对这个鼻烟壶一点感应都没有,它怎么可能会是什么宝物?

    是不是周老一时之间看花眼了?

    江老爷子看向周老,却只见他直愣愣盯着那个鼻烟壶,神色肃穆。

    江老爷子不敢置信的看

    敢置信的看着周老,狐疑道:“你不会真的觉得,这个鼻烟壶,会是什么宝贝吧?”

    “别说话,让我仔细看看!”周老皱着眉头,看都不看江老爷子一眼,只是依然盯着手里的鼻烟壶。

    江老爷子只好摸了摸鼻子,讪讪的闭了嘴。

    既然周老想看,那就让他看吧。只不过,这个鼻烟壶,他的那个宝贝完全没有感应,料想周老肯定会白忙活一场了。

    可谁知道,这个时候,周老却忽然抬起头来,满眼都是抑制不住的激动!

    看到周老这副神色,江老爷子不由一怔!

    难道,这个鼻烟壶,真的是什么宝贝?

    怎么可能?他那个宝贝,一点感应都没有!

    周老满脸激动道:“你这个鼻烟壶,是哪里来的?这可是个大宝贝啊!”

    “怎么可能?”江老爷子满脸的不可置信,“这个鼻烟壶是宝贝,你没看错吧?”

    周老顿时不满道:“你觉得,假如我连这样的大宝贝都看错的话,我还能做好古董生意吗?那我们鑫泰,不是早倒闭了?你自己没眼光,就别怀疑别人!”

    看到周老这么义愤填膺,江老爷子心里一阵呵呵。

    他可是有着那个宝贝的人,如果这个鼻烟壶真的是什么宝物,他怎么可能会看不出来?

    周老说完那段话,将鼻烟壶拿到江老爷子的面前:“你好好看看,这个鼻烟壶的做工,一眼就能看出来,是属于唐代的风格!当然,你也有可能会说是仿制的,但这个成色,你觉得一般的工艺,能仿制得出来?”

    江老爷子虽然识别宝物,都是依靠那个宝贝。但毕竟接触到的宝物也不少,这点眼色,还是有着的。

    经过周老这么一提示,江老爷子也认真看向这个鼻烟壶,这才发现,周老说的,还真是有着十分的道理!

    这个鼻烟壶,貌似,真的是唐代传下来的!

    可是,他的那个宝贝,为什么一点提示都没有?这不科学啊!

    江老爷子一脸不可置信的表情,抬起头来,愣愣的看着周老。周老看到江老爷子这样的神情,就知道他心里在想什么,得意笑道:“怎么,现在相信了?”

    江老爷子依然是怔怔的。

    就因为不得不相信,他的心里,才越发的不能接受。

    难道,他手里的那个宝贝,出了什么问题?所以,就连这个唐代的宝物,都无法识别出来?

    周老看着这个鼻烟壶,眼里闪现出一抹兴致:“这个鼻烟壶,你是怎么得来的?”

    如果知道这个鼻烟壶的来历,他也可以去那边瞧一瞧,看看还能不能买到更多的宝物。

    江老爷子心情依然复杂无比,听到周老的话,看了他一眼:“是在一个小摊子上找到的,不过,那里的宝物,都基本上被我们买光了,你现在去,也找不到什么好东西。”

    “你连这个鼻烟壶都差点错过了,其他的宝物,当然也有可能会错过了。所以,我去看,说不定,还能买到什么宝物呢!”

    周老对江老爷子的话,一阵嗤之以鼻,伸出手,就拉着江老爷子朝外走。

    江老爷子叹了口气:“说实话,这个鼻烟壶,也并不是我买的,而是别人送给我的。”

    “送给你的?”周老大惊失色,“居然有人,将这样的宝物送给你!这可是唐代的宝贝!”

    “是啊!”江老爷子神色复杂,点了点头。

    他之前在那个小摊子上找到的那些宝物,虽然全部送给了叶锦幕。但是,以他的眼光,也能轻易看出来,那些宝物,至少都是元代之后的了。

    就算价格加起来,都不一定,能比得过叶锦幕送他的这只鼻烟壶。

    当时叶锦幕将这个鼻烟壶送给他,是真的,已经看出了它的价值吗?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她送这么贵重的东西给他,他就真的是欠了她的好大一个人情了。

    可笑他当时,还以为是他给了叶锦幕很多好东西。

    结果到现在,他才知道,原来,他才是占了大便宜的那个人。

    只是,叶锦幕不过是个小丫头,她居然有着那么犀利的眼光,能看出这个鼻烟壶不简单?

    慕家的人,当真就这么厉害?就连一个小姑娘,都能甩别人好几条街?

    周老追问道:“这个鼻烟壶,到底是谁送给你的?我一定要去会会她,跟她好好的探讨一下这方面的知识!”

    江老爷子只觉得心里一片沉重,叹息了一声,说道:“是一个慕家的小姑娘。”

    “慕家?”周老又是一阵惊讶,“你说的,该不会是申城慕家吧?”

    江老爷子又是叹气:“正是。”

    周老惊呼:“怎么可能!你们两家,不是死对头吗?什么时候,他们慕家的人,居然会送这样贵重的礼物给你了?”

    “我也不知道。”江老爷子想到这一点,也觉得心里有些迷惑。

    明明叶锦幕是慕家的人,可是,他对她,却没有一点的反感。反而,觉得她无比的可爱,比他的孙女江明珊,都要可爱得多。

    他叹了口气:“罢了,我带你去看看她吧。”

    他也想知道,叶锦幕到底是不是真的具备那样识别宝物的能力。

    周老迫不及待说道:“好,我们赶紧走!”

    两人朝赌石区外面走去,身后的两个保镖,也赶

    保镖,也赶紧跟了上去。

    这个时候,叶锦幕和江铭川,又来到了另外的一些小摊子上。

    那些小摊子上,虽然不如之前那个小贩摊上的宝物那么多,也是有着一些宝物的。

    叶锦幕轻而易举的,就将这些摊子上面的宝物一扫而光。同时还施展她突出的砍价能力,用最低廉的价格,买到了最值钱的宝物。

    江铭川在一旁看着,只觉得叶锦幕带给他的震惊,越来越多。

    他对古董的研究,比之江老爷子,还要差上许多。所以他完全不知道,这些东西,到底是赝品还是珍品。

    但叶锦幕每次买完这些东西后得意的笑意,都告诉他,被叶锦幕买下来的这些东西,都绝对,会是珍品!

    只因,虽然他们两个现在交往还不深。但他能轻易看出来,叶锦幕绝对不会是一个会甘心吃亏的人。并且,每一次叶锦幕看着这些东西时候,那副神采飞扬的模样,也加深了他的这一确定。

    真是想不到,这个少女才小小年纪,居然就有着这么高深的本领,真是让他刮目相看!

    想到这里,江铭川突然想起,叶锦幕送给江老爷子的那个鼻烟壶。

    如果叶锦幕找到的都是珍品的话,那么,她送给江老爷子的,会不会,也真的是宝物?

    没想到,这个少女,对江老爷子,还真的有着几分的真心。

    想到申城慕家的那些人,江铭川的心里,突然有着一种错觉。

    这个少女,可真的,很不像是慕家的人。

    但想到叶锦幕将宝物送给江老爷子,江铭川的心里,还真是有着一些暖流。

    正在想着时,江铭川的耳边,突然响起叶锦幕的声音:“喂,你在想什么?”

    江铭川慌忙反应过来,却只见在叶锦幕的手里,拿着一个扳指。

    那个扳指底色碧绿,却在碧绿之中,隐隐透着一些像是血丝一般的红色痕迹。甚至在扳指的内部,还凝固着一大团的红色,似乎是未化开的血液一般。

    这个扳指看起来,真的极像是拍电视剧时候的仿制道具。

    但江铭川知道,既然叶锦幕买了它,那就证明,这个扳指,也许,真的不是凡品。

    叶锦幕笑意盈盈看着江铭川:“你觉得这个扳指怎么样?”

    江铭川看着那个扳指,说道:“我只能知道,它绝对是古董。但到底是什么年代的,就不知道了。”

    “你倒是诚实!”叶锦幕笑了笑,说道,“这个扳指,是宋代的。我觉得,它挺适合你的,那就送给你吧!”

    江铭川刚刚听到这个扳指的年代,心里就不由一惊。

    听到叶锦幕之后的话,心里的惊讶,越发的深了!

    他想也不用想,就先一步拒绝:“不行,这么珍贵的东西,我不能要!”

    “没事的,你也不要推辞了!”叶锦幕将扳指塞到江铭川的手里,“你看江爷爷都接受我的礼物了,你怎么就要拒绝呢?你是想表示,你比江爷爷,还要更加高冷吗?”

    江铭川可不敢背这个锅,但叶锦幕的这个礼物,当真太过贵重,他还真是不能接受。

    叶锦幕从江铭川的表情,就知道了他心里在想着什么。

    对于这个表哥,她的心里,还是一直非常感激的。毕竟从小到大,对她好的人,就只有那么几个。尤其这个表哥,还是打心眼里,就将她当做妹妹来看待。

    现在她有能力了,自然也要回报一二。

    叶锦幕索性一把将江铭川的手抓住,将扳指硬套在他的大拇指上!

    套上后,这才呼了口气,笑着朝江铭川看去:“好了,这下,你别想拒绝了!”

    这句话刚说完,叶锦幕就发现,江铭川的脸,此刻,又变得通红一片!

    叶锦幕不由噗嗤一笑,看着江铭川红得像番茄一样的脸,禁不住伸出手去,在江铭川的脸上点了点:“哈哈,你怎么又脸红了,不会是因为我拉了你手的原因吧?”

    叶锦幕真是搞不懂了,江铭川好歹是江家的少家主,怎么会纯情到这个地步!

    现在跟她这个表妹碰碰手,就脸红成这个样子。如果将来,他碰到了别的女孩子,那还不会将脸都红爆掉?

    并且,他这么纯情,更加容易被其他的女孩子骗到,好不好?

    没准,将来就有哪个居心叵测的女孩子,知道江铭川的这一点,用手段将他骗了,那就不好了。

    看来,她现在,真该给这个表哥灌输一点这方面的知识,免得他将来被人骗!

    那她现在,就跟他多点接触,争取将他的这个弱点改正!

    江铭川早在叶锦幕将他的手拉住的时候,身子就彻底僵住了!

    他完全忘记了反应,只知道任凭叶锦幕将那个扳指套在他的手指上。

    直到那个扳指套上去之后,他才反应了过来,正待要将扳指取下来时,谁知道叶锦幕却是将手点到他的脸上!

    他的脸原本就红得升温了,突然触碰到叶锦幕的手指,只觉得脸上突然一阵微微的冰凉!

    只可惜,这阵冰凉,不但没有让他脸上的温度降温,反而,让他的脸,越发的红了!

    他已经彻底失去了所有的意识,只知道呆呆的看着眼前的叶锦幕,不懂她为什么这么大胆,居然对第一次才认识的男生动手动脚。

    但尽管,他很想离叶锦

    很想离叶锦幕远一点。身体却像是中了魔咒一般,动都动不了。

    叶锦幕看着江铭川这副模样,只觉得自己任重道远。

    她索性伸出手,在江铭川的脸上拍拍:“你也太能害羞了!真是我见过的,脸皮最薄的男生了!真不知道,要怎么做,才能让你对女生的接触自然点,唉!”

    江铭川这个时候,才终于有了点反应。

    他的心里,对叶锦幕的话,嗤之以鼻。

    除了叶锦幕,还有谁敢碰他?并且,现在碰过他的女孩子,除了眼前的这个,就只有小时候的表妹叶锦幕了。

    至于其他的女生,根本就不敢这样贸然的接近他,还对他动手动脚的!

    江铭川将叶锦幕的手从他的脸上打下来,淡淡道:“慕小姐关心的事情,未免也太多了一点。我到底脸皮薄不薄,跟慕小姐没关系吧?”

    叶锦幕看到江铭川这副模样,不由失笑:“我这是在帮你!你也不想,见到以后喜欢的女生的时候,也是这样的手足无措吧?所以,我现在是在帮你提前免疫啊,你该感谢我才对啊!”

    江铭川无语看叶锦幕一眼。

    他实在是想不通,叶锦幕有哪里值得他感谢的。明明就是她自己觉得好玩,一直来撩拨他,还对他动手动脚的,却说是替他提前免疫!她的脸皮,要不要这么厚?

    叶锦幕心里叹了口气。

    看来,替这个表哥改造的工程,还真是遥远!

    江铭川看了叶锦幕一眼,正打算朝前走时,只听一个熟悉的声音传来:“铭川?你怎么在这里?江爷爷也来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