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重生之天定贵女 > 第114章 送上门来被利用

第114章 送上门来被利用

    刚听到这个声音,叶锦幕的双眉,也微微一皱。

    她真是没想到,在这里,居然也能遇到这个人,还真是冤家路窄!

    但幸好的是,她的这张脸,就算遇到那个人,也是丝毫不用担心!

    所以,她毫不迟疑的,就也将视线,转向那人声音传来的方向。

    可是,等到叶锦幕将视线转过去时,却一阵无语!

    原来,来的,不只是一个人而已,而是三个人!

    只见,在不远处,萧墨染、傅殿宸和林砚初三个人,正朝这边走来。萧墨染一边走着,还一边好奇的看了一眼叶锦幕,对江铭川笑道:“你身边的是谁啊,还不快点介绍介绍?难道你这块石头,也开始谈女朋友了?”

    一听到萧墨染的话,江铭川就感到一阵头疼。

    他真是不知道,为什么萧墨染明明是个地下工作者,性格却是如此的八卦。难道天天查探各种情报信息,还没有满足他的八卦*?乃至于连朋友的事情,他都要打探得清清楚楚?

    并且,萧墨染未免眼神也太差了一点。现在他跟叶锦幕一看就知道没有任何感情交流的情况,萧墨染居然说他们两个是情侣,简直是瞎了眼。

    江铭川笑了笑,说道:“你误会了,这位是慕家的慕叶小姐,并不是我的女朋友。”

    “哦?慕家的人?”

    萧墨染双眉微微一挑,听到江铭川这话,傅殿宸和林砚初,也都好奇的朝叶锦幕望过来,眼里有着微微的探究。

    叶锦幕只是淡淡朝三人一笑,带着一种第一次见到别人时候特有的礼貌和疏离。

    江铭川解释道:“不是京城慕家,而是申城慕家。”

    “哦,我还说呢!”萧墨染露出一丝恍然的神色,“明明慕家,只有云泽一根独苗,什么时候,居然会冒出来一个慕小姐!如果不是你解释,我还以为,是慕叔叔在哪里,有了个私生女呢!”

    他说话夹枪带棒的,也不知道,是对叶锦幕这个人充满敌意,还是对申城慕家这个家族充满敌意。

    看到他这副模样,叶锦幕就忍不住想反击他。

    现在,也只看到萧墨染在叶锦幕的面前态度好点了,没想到现在,他没认出叶锦幕来,就对这个陌生的第一次见面的“慕叶”没什么好态度。难怪就连傅殿宸和林砚初,也不给他好脸色看,简直就是嘴贱招人恨!

    但一想到她如果一开口,就肯定露馅,只好求助于小鳞了。

    叶锦幕马上对小鳞说道:“小鳞,能不能改变我的声音?”

    “改变你的声音?”小鳞马上说道,“当然可以!这只不过是雕虫小技罢了!”

    她嘿嘿一笑,说道:“主人,我给你身上加一个封印,就能够让你的声音发生改变。不过现在,江老爷子和江铭川,已经听过了你的声音。所以,我只要也给他们加一个封印,控制他们的听觉神经,让他们一直以为你的声音没有变化就行了。”

    叶锦幕听得有些发愣,讷讷道:“这么厉害?那么,你能不能教给我?”

    小鳞很是苦恼的摇摇头:“恐怕不行哦主人!这些封印,都是我天生就会的,并且,我也不知道它们的口诀,所以根本无法传给其他人。”

    “好吧。”叶锦幕只好失望的叹了口气。

    小鳞看到叶锦幕这副模样,赶紧说道:“主人,你也没必要这样嘛!有我在,你根本不用心思学这些东西啊!我帮你就行了啊!”

    “也是。”叶锦幕点点头,让小鳞撤掉封印。

    叶锦幕望向萧墨染,淡淡一笑:“这位公子说话真是幽默,莫非在你的心里,就那么希望,我们慕家的家主,在外有着什么私生女?若真是如此,那家族聚会的时候,我倒是可以帮帮忙,将你的这种期盼,说给家主和少家主听听。”

    呵呵,她就不信,这些话,堵不住萧墨染那张嘴!

    萧墨染听到叶锦幕的这席话,双瞳微缩!

    他真是完全没有想到,这个叫慕叶的少女,居然如此的牙尖嘴利!短短一席话,就连敲带打,不但将他之前的那些嘲讽消弭了,还好好的反击了他一把。

    萧墨染的唇边,勾起一抹笑意来。

    真是没想到,这个申城慕家的少女,会这么的有意思。说话丝毫不留情,还能将人堵得无话可说,记忆里,似乎只有林砚初他们口中,叶锦幕那个丫头才有这么一面。

    只可惜,他跟叶锦幕的相处实在是太少,根本没有见识到她的那一面。

    也不知道,若叶锦幕也是这般,她跟这个慕叶,到底谁更厉害。

    傅殿宸和林砚初也望向叶锦幕,对她反驳萧墨染的话,只感到听着一阵畅快。

    萧墨染就属于嘴贱那一拨的,不管什么人,有哪点让他看不惯,就不遗余力的损别人。这个叫慕叶的少女,明明没有招惹他,可因为是出身申城慕家的人,就被萧墨染这般对待,也是无辜。

    只不过,这个少女一点也不甘示弱,好好反击了萧墨染一番,让他好好受了一番挫。

    也是活该!谁让他嘴贱!

    江铭川有些不满的看向萧墨染,他知道,萧墨染这般做,也是因为看申城慕家不顺眼。

    可这个慕叶,却是跟慕家那些人截然不同,萧墨染这般对待她,也是伤及无辜了。

    萧墨染看到江铭川的这种眼神,又是一笑:“怎么了,心疼了?还说跟人家没关系呢!”

    江铭川无语看萧墨染一眼:“你怎么那么多废话?来这里,就是跟我们吵架的是吧?有这个时间的话,还不如介绍介绍,你身边的这两位!”

    听到江铭川的话,叶锦幕的眼里,有着些微的疑惑。

    对江铭川的性格,叶锦幕还是有几分了解的。他对于交情不深的人,一般都没有几句话可讲,语气也比较疏离。可是刚刚,他对萧墨染说的这些话,一听,就知道两人,肯定有着不浅的交情。

    这一点,叶锦幕倒是感到困惑了起来。

    她小时候在江家的时候,也没见江铭川跟萧墨染有着什么接触。怎么现在没过几年,两人的感情,就这般好了?

    江家一直在申城,萧家一直在京城,两家也显少有着什么交集。可两人的感情这般亲热,实在是个未解之谜。

    江铭川这话,让萧墨染收起了调笑的表情。

    他也知道,江铭川都说出这种话来了,说明,他跟这个叫慕叶的少女,是真的没有什么关系了。

    萧墨染也放下心来,只要江铭川不与申城慕家的人有什么关联,那就再好不过了。免得到时候,两家冲突起来,受伤的那个人,是他。

    萧墨染望向身边的傅殿宸和林砚初,向江铭川介绍道:“这两位,就是傅殿宸和林砚初。至于他们的来历,没必要让我来介绍了吧?”

    江铭川的眼里,划过一抹些微的意外,仿佛没有想到,在这里,也能遇到林家和傅家的人。

    他走上前去,对两人礼貌一笑:“你们好,我是申城江家的江铭川!你们都是墨染的朋友,也就是我的朋友,你们叫我铭川就行。”

    “原来是江家的少家主,幸会。”林砚初也对江铭川笑道,“既然铭川你这么客气,那我就却之不恭了。你也可以叫我砚初,这是我表弟殿宸。”

    傅殿宸也朝江铭川笑了笑,那副贵气十足的模样,真是与平时在叶锦幕面前截然不同。

    叶锦幕看着三人互相介绍的场景,只觉得她仿佛踏入了另外一个空间,见到了那个空间里面的另外三个人。

    幸亏有小鳞在,改变了她的声音,所以,没有一个人怀疑到她的身份。

    这时,林砚初稍稍有些疑惑的看了一眼叶锦幕,心里升起与萧墨染一样的疑问。

    明明江家和慕家的关系,不是死对头么?为什么两家的公子小姐,却能相处这么和谐?

    萧墨染走到江铭川身边,问道:“铭川,你为什么到苏城来了?江爷爷呢?”

    江铭川叹了口气:“来苏城,是为了看我表妹的。我跟爷爷特地来到古玩城,是为了买一些见面礼,来送给我表妹。希望她收到我们的礼物,不会怪罪我们。”

    江铭川的话,让叶锦幕的双目,蓦然瞪大!心里,仿佛掀起了无数的惊涛骇浪!

    她真的完全没有想到,江老爷子和江铭川来到苏城,目的是为了她!

    并且,为了不让她怪罪他们,还特地到这里来宝物送给她!

    可明明,首先对江家冷漠的那个人,是她!

    是她,用无比冷漠的态度,伤害了江家的所有关心她的人。也是她,对他们之前的无数次邀约,拒而不见。

    甚至来到苏城后,也一直对叶满江充满期盼,日日夜夜唯一的希望,就是能回到叶家。

    但对于江家的所有人,她都没有丝毫的念想。

    在前世,她回到叶家后,也是用异能全心全意的帮助叶家,丝毫没有为江家付出哪怕一点点的力量。

    可是没想到,江家的人,却一直记挂着她。

    现在来到苏城,也是为了见她!

    还怕她怪罪,特地来这里买宝物送给她!

    难道,他们一直以为,他们不来苏城看她,她会怪罪他们吗?

    不!并不会!

    因为她的心里,根本就不在乎他们的感受,又何来的怪罪!

    叶锦幕只感到心里一阵酸涩异常,差点就要对江铭川说出她的真实身份。极想告诉他,她并没有怪罪他们,并且,还对他们心里充满愧疚,希望着能补偿他们。

    虽然叶锦幕不知道,为什么江家的人,之前三年,都未曾来看过她。而现在,却想起来看她的事情。

    但她知道,那必定,不可能是因为江家的人不关心她,而是,有着其他的原因!

    江铭川的话,让萧墨染微微一怔,不由问道:“你表妹?你在苏城有表妹?是谁啊?”

    江铭川神色有些黯然:“是我姑姑的女儿,你们应该都不认识。她被家族中的人赶到了苏城,她父亲却骗爷爷,说是她自己甘愿来的,所以爷爷才一直没有到苏城来看过她。直到现在,在她的身上出了一些事情,爷爷才知道她在自己家里的待遇。一气之下,就带着我,一同来苏城找表妹,希望将她接回江家。”

    “你姑姑的女儿?”萧墨染怔了下,心里突然涌起一个猜想,跟身边的傅殿宸和林砚初,交换了一个眼神。

    不是吧,难道这么巧?

    “是啊。”江铭川又是叹了口气,“我姑姑和申城叶家家主叶满江的女儿,她现在跟她的堂哥,一同生活在苏城……”

    “不会吧!”江铭川的话还没说完,萧墨染就大叫了起来,“你姑姑的女儿,难道就是叶锦幕?”

    一听到萧墨染这话,江铭川就诧异的看向他:“你怎么知道?你认识小锦?”

    “居然真的是叶锦幕啊!”萧墨染一阵无语,傅殿宸和林砚初也对视了一眼。

    他们早该想到的,之前,叶锦幕让他们查叶家的资料时,就让他们主要查探她母亲江云溪的事情。现在知道了江铭川的身份,他们居然都没有反应过来,他的表妹就是叶锦幕,直到江铭川详细说了才知道。

    看来,江老爷子和江铭川之所以来苏城,就是因为,这一次叶锦幕被陈如娇算计的事情了。

    叶锦幕的心里,也是复杂无比。

    她真的没有想到,在她被赶出叶家之后,叶满江会对江家捏造出那样的理由。从而,导致江家的人,从来没有到苏城来看过她。

    而现在,陈如娇的那件事情爆上网,传到了江老爷子的耳中,江老爷子就马上带着江铭川来到苏城找她。

    相比叶满江这个所谓的父亲,江家为她做的事情,可真的不知道又好了多少倍。

    江铭川心里越发的好奇了:“你们都认识小锦吗?你们怎么认识她的啊?”

    萧墨染微微叹了口气:“不瞒你说,我们这次来苏城,就是为了她。”

    “什么?小锦怎么了?难道她得罪到你们了?”听到萧墨染这句话,江铭川心里顿时一阵着急,一把拉住萧墨染,急急问道。

    看到江铭川这副模样,傅殿宸和林砚初都不由对视一眼。真是想不到,江铭川这个表哥,会对叶锦幕这个表妹这么关心。一听到他们来苏城找她,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她是不是出了什么事情。

    并且看他这么着急,对萧墨染这个朋友都这么不留情的份上,若他们真的要对叶锦幕做些什么不利的事情,他肯定要跟他们拼命的吧?

    两人的心里,不知道为什么,都突然有了点宽慰。

    看了叶锦幕的那些资料,他们的心里,也都为叶锦幕的处境感到有一些的心酸。幸好现在得知,她的亲人中,除了叶弦,还是有着人对她关心的,便连他们,都觉得似乎松了口气一般。

    “别急啊!”萧墨染很是无语的看了江铭川一眼,将他的手扒下去,“你怎么就觉得,我们来找她,肯定没什么好事呢?我告诉你,我们这次来苏城,可是为了帮她的!”

    “帮她?”江铭川很是狐疑的看着萧墨染,“你们跟小锦无亲无故的,怎么那么好心来苏城帮她?并且,你们要帮她干什么?”

    实在是由不得他不信,以他对萧墨染的了解,他还真不觉得,萧墨染是一个多有同情心的人。

    一旦看到有人倒霉,以他的性格,不去踩一脚已经是万幸了,还指望他去帮人?

    “喂,你这是什么表情?”萧墨染一看江铭川那种眼神,就知道他心里在想什么,禁不住一阵恼羞成怒,“算了,我不说了,让砚初来说!他说的话,你总该信了吧?”

    江铭川顿时将视线,投向了林砚初。

    看到江铭川急欲得到答案的表情,林砚初也不吊他胃口,笑了笑,说道:“墨染说的都是真的,我们来苏城,的确是为了帮她。”

    江铭川微微皱眉:“小锦到底出了什么事?”他说到这里,突然像想起什么一般,双目一亮:“难道,是跟陈家的事情有关?”

    “没错。”林砚初点头,“我们跟叶二小姐有一个交易,交易的结果,就是我们帮她对付陈家。”

    江铭川对林砚初的信任度高多了,听他这么说,立马一丝怀疑都没有,而是关切问道:“那你们现在的计划,进行到什么程度了,要不要我也帮忙?”

    “没事的,现在我们该做的都已经做完了,只等着收网了。”林砚初笑了笑,望向江铭川,眼里有着些微的不解,“铭川,我有个问题想问问你。虽然叶二小姐是你的表妹,但陈家的陈如梦,也同样是你的表妹。为什么你会因为叶二小姐,而宁愿去对付陈如梦呢?”

    听到林砚初这句话,江铭川的神色突然变冷。

    他的声音淡淡:“我的妹妹,自始至终,只有小锦一个。”

    江铭川的这句话,让林砚初微微一怔。但他也知道,江铭川这么说,肯定跟江家内部的事情有关,于是也不再问。

    傅殿宸在一旁,很是有些赞许的看了江铭川一眼:“叶锦幕有着你这么一个表哥,真是她的幸运。”

    江铭川也是望了傅殿宸一眼,眼里稍稍有些不解。

    叶锦幕是他的表妹,他对她好,自然是天经地义的事情。傅殿宸跟叶锦幕又是什么关系,犯得着用那种为自己人高兴的语气,来对他说出这句话来吗?

    林砚初明显也是意识到傅殿宸语气的不对劲,心里微微一沉。

    自从知道叶锦幕的身世之后,傅殿宸对叶锦幕的态度,可真有些不对劲。似乎真的,已经将她归为自己人一类了。

    但关键是,以叶锦幕的性格,她可不一定觉得,傅殿宸是她的自己人。

    他该不该提醒傅殿宸,对叶锦幕,不应该有着那么多的关心?

    叶锦幕也是抬头看了眼傅殿宸,还真没想到,傅殿宸会对她这么关心。既然这样的话,那么以后,她也对他好一点吧。至少不会再跟从前一样,事事针锋相对了。

    萧墨染见江铭川的心情平静了下来,在他的肩上一拍:“走,我们也去看看,给你出点主意,要给叶锦幕买一些什么东西!”

    江铭川点点头,对叶锦幕说道:“慕小姐,我们一起走吧。”

    “好。”叶锦幕答应着,却见萧墨染走到她的身边,居高临下看着她,神色间有着一抹微冷:“说吧,你是申城慕家的人,来到铭川身边,有着什么目的?”

    叶锦幕淡淡看他一眼:“申城慕家的人跟你有杀父之仇么,你为什么横竖看不顺眼?”

    “对,我就是看你们申城慕家的人不顺眼!”萧墨染冷笑,“明明只是一个分支罢了,还妄想骑到帝都本家的头上,该是叫你们找死呢,还是该叫你们不自量力呢?并且,谁不知道在申城,你们慕家和江家可是水火不容,你却来接近铭川,谁知道你有什么目的?”

    申城慕家与帝都慕家关系不和的事情,叶锦幕上辈子就知道了。

    但萧墨染却因为这事而迁怒于她,那便只能说明一件事情。那就是,萧墨染与帝都慕家的少家主慕云泽,关系肯定很不错。

    真是没有想到,申城几个家族中常年明争暗斗,水火不容,帝都的那些大世家们,却都关系融洽无比。尤其他们的继承人们,更是互为好友,还真是一件让人叹为观止的事情。

    但萧墨染这种态度,对叶锦幕来说,是觉得再好不过!

    反正她要对付申城慕家,而萧墨染又对申城慕家充满怨念。如果不好好借助萧墨染的力量来对付申城慕家,那才是一件无法原谅自己的事情。

    叶锦幕笑了笑:“很抱歉,你的关注点,真的错了。首先,申城慕家到底该居于何种立场,我不是家主,我无法插手。其次,今天,也不是我主动去接近铭川哥哥,而是江爷爷和铭川哥哥一起来找我的。所以,你说的每个字,不好意思,我都不能背黑锅。”

    “铭川哥哥?江爷爷?”萧墨染差点被噎到,“你居然叫得这么亲热!”

    “铭川哥哥和江爷爷都没有反对,难道你有意见?”叶锦幕挑了挑眉,嘲讽的看着萧墨染。

    看到叶锦幕眼中含着挑衅的神色,萧墨染真的很想一巴掌把她扇到爪哇国去。

    他咬了咬牙,才让自己冷静了几分,冷笑一声:“你最好保证你说的话都是真的!要不然,你若是敢伤害到了江家的人,我一定让你好看!”

    叶锦幕懒得看他一眼,嘟囔了一声:“神经病!狗拿耗子多管闲事!”

    一句话,又是让萧墨染气得差点暴走。

    而这时,傅殿宸已经非常不给面子的笑了出来。

    他回过头,看着萧墨染:“墨染,慕小姐说得还真不错,你真是狗拿耗子多管闲事!慕小姐虽然是申城慕家的人,但慕家做的那些事情,跟她又没有丝毫的关系。你迁怒于她,未免也有点太过分了!”

    叶锦幕看了一眼傅殿宸,很是赞同的点头:“没错,你说得很对!”

    傅殿宸见叶锦幕附和他的话,顿时心情一阵大好,朝叶锦幕露出一个笑容。

    叶锦幕自然投桃报李,也对他露出友好的笑容。

    当傅殿宸身为队友时,还真的会是一个神助攻。看来,她这个“慕叶”的身份,可要好好的与傅殿宸结交才行。

    萧墨染一阵恼怒:“殿宸,你居然帮着外人说话!”

    江铭川无奈的看着萧墨染:“好了墨染,你别说了——”

    “铭川,你真是不识好人心!”江铭川还没说完,萧墨染就不耐烦的截断他的话,“到时候你被她骗了,别到我面前来哭哭啼啼!”

    江铭川一阵无语。他又不是个女人,就算真被骗了,犯得着哭哭啼啼的吗?萧墨染真的不是在挤兑他?

    “你尽管放心好了。”叶锦幕淡淡说道,“我会为了申城慕家来对付江家,除非我是脑子坏掉了。”

    萧墨染激动的情绪,在听到叶锦幕这句话的时候,陡然一滞!

    他一副没有听清楚的模样,蓦然望向叶锦幕,问道:“你说什么?”

    叶锦幕笑了笑,眼中也有冰锋闪过:“我恨不得申城慕家赶紧垮掉,又怎么可能会去帮他们?”

    她一边说着,一边望向萧墨染。

    萧墨染也望着叶锦幕,眼里有着探究。

    但尽管他再仔细的看,也只能看出来,叶锦幕眼里的那些恨意,真的都不是伪装。并且这个时候,江铭川三人,也都朝叶锦幕看来,看到她的眼神,都纷纷一怔。

    他们虽然年纪不大,但每一个,都是家族精心培育的未来继承人,这点看人的本事还是有着的。叶锦幕眼里的那抹恨意,虽然被她极力掩饰着,但越发这样,越发让他们相信,这才是叶锦幕心里的真实想法。

    叶锦幕将四人的神情都收于眼底,心里暗笑。

    她对慕家的恨意,原本就是实打实的,根本不需要任何的伪装,所以他们,自然是会相信她的话。

    她原本,是打算自己徐徐图之,慢慢来对付申城慕家。

    可谁知道,却遇见了萧墨染,还知道在他的心里,对申城慕家极为厌恶。所以,她自然,是要好好利用一番萧墨染了。

    并且,谁又能否认,这一次,他们不能双赢?

    江铭川也盯着叶锦幕,微微皱眉:“为什么?”

    “这有什么好奇怪的。”叶锦幕又是一笑,但笑里面,却有着几分的怆然,“慕家的人害死了我母亲,你觉得这个理由,充分么?”

    “害死了你的母亲?”

    四人都不由一愣,脑海里顿时脑补了一出豪门争夺战。

    莫非,这个叫慕叶的少女,是慕家的私生女?而她的母亲,却被慕夫人除掉,只留下她这个慕家的骨血?

    要不要这么狗血?

    叶锦幕也不回答他们的疑问,只是淡淡说道:“关于其中的内情,我不想再多解释。毕竟每个人的伤疤,如果屡次被揭开,还真的不是一件值得开心的事情。你们只要明白一点就行了,对于慕家的恨,我绝对不比你们浅。”

    四人都望着叶锦幕,却都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那种活生生被人揭开伤疤的感觉,真的不会是很美好。既然叶锦幕都这么说了,他们自然不会再做这样的事情。

    但是,经过叶锦幕的这席话,他们对叶锦幕的观感,倒是好了很多。

    叶锦幕看到四人这样的神情,心里松了口气。

    幸好他们被她的这个理由给骗了过去,要不然,让她再绞尽脑汁想一出豪门大戏来,那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叶锦幕看向江铭川,说道:“铭川哥哥,这里已经逛得差不多了,我们去赌石区吧,我想去那边看一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