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重生之天定贵女 > 第115章 第一桶金赚到

第115章 第一桶金赚到

    江铭川点头:“好,我们走。”

    听到叶锦幕刚才说的话,他对叶锦幕,心里也产生了些许的同情。

    难怪这个少女,一看到江老爷子的时候,就会叫他江爷爷,对他,也叫铭川哥哥。

    料想,她在慕家,真的,是没有受到一丁点的关爱和呵护吧。

    五人正要走时,忽然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传来:“赶紧,他们还在这里!”

    江铭川马上停住脚步,望向声音传来的方向。果然看到,江老爷子和周老,正朝这边走来。

    他有些惊异的看着他们:“周爷爷?您也来苏城了?”

    “是啊!”周老朝江铭川笑了笑,又望向他身边的四个人,笑道,“这四位,都是铭川你的朋友吧?还不介绍介绍?”

    他的视线,在叶锦幕的身上,尤其多停顿了一会。

    这个小姑娘就站在江铭川的身边,外形气质,都跟江铭川那么相配。难道,是他的女朋友?

    周老看着江铭川的眼神,顿时充满了揶揄。

    江铭川将周老的眼神看在眼底,心里很是有些无语,只能尽量忽略,向他介绍起四人来:“这位,是慕家的小姐,她叫慕叶。另外三位,是萧墨染、傅殿宸和林砚初!”

    这三人的名字,他不介绍来历,以周老的见识,也能很容易明白,他们的身份,到底是什么。

    果然,周老的神色微变,复杂的看向三人:“没想到,今天这个古玩城,真是藏龙卧虎啊!”

    三人都朝周老礼貌一笑,叫道:“周爷爷!”

    叶锦幕也望向周老,这个人,她还是知道是谁的。

    如果不是他的儿子突然得了绝症,江云溪也不会嫁给叶满江。可以说,一切悲剧的起源,都是因为周云华的那一场病。

    不过他也是个可怜人,最争气的那个儿子去世了,现在周家如果再没有培养出一个合格的继承人出来,那必定会江河日下,不复从前的辉煌。

    叶锦幕也朝周老笑了笑:“周爷爷好!”

    周老朝叶锦幕点点头,很是慈祥的笑了笑。毕竟在他的眼中,此刻的叶锦幕,跟江铭川是一对,他对她的态度,自然要好一点。

    周老又望向江老爷子,迫不及待问道:“到底是谁送给你的,赶紧带我去看!”

    江老爷子无语看他一眼,说道:“就在你眼前!”

    “谁啊?”周老将眼前的五个少年人看了一眼,愣是看不出来,到底谁有着这种本事。

    对江老爷子的话,他还真是有些不敢相信,看了眼五人后,又转过头,狐疑的盯着江老爷子:“你也太无聊了,用得着骗我吗?”

    就眼前这五个毛孩子,会有能力识别出真正的宝物来?江老爷子是在开玩笑吧?

    江老爷子哼了声:“就是小叶送给我的,不信算了!”

    “小叶?”周老看向叶锦幕,“就是这个小丫头?”

    “是啊,你有什么事情,尽管跟小叶讨论吧。”江老爷子见周老依然不信的模样,也懒得跟他说什么,哼了声,专心把玩着手里的鼻烟壶。

    周老只好无奈的看了眼江老爷子,朝叶锦幕笑道:“小叶,那个鼻烟壶,是你送给江爷爷的吗?”

    叶锦幕一看到周老,就已经知道,他拉着江老爷子心急火燎的赶过来,到底有着什么目的。

    现在,听到周老问出这句话来,心里不由暗笑了一声。

    周老的鑫泰到底是干什么的,她还是知道的。所以,她现在手上的这些古董该怎么样处理,还真是有着一个好去处。

    就算周老吃不下,但只要攀上他这个门路,何愁不能将手里的古董们,换成她的第一桶金。

    叶锦幕点点头,周老马上追问道:“你手里还有其他的东西吗?”

    他一边问着,一边看向江铭川手里提着的那个袋子。

    却在这个时候,眼神又是一怔!

    他急步上前,冲到江铭川身边,一把将他的手抓起来!

    江铭川被吓了一大跳,看向周老:“周爷爷,你怎么了?”

    周老却是直直的盯着他戴在手上的那个扳指,几乎都要将眼睛贴到上面去了。

    江铭川知道周老的职业病,索性任由他看。毕竟,他也想知道,到底之前叶锦幕对这颗扳指的推测,到底正不正确。

    周老一把将扳指从江铭川的手指上褪了下来,放到眼前,细细看着。

    一边看,他的神色也一边变得肃穆了起来。

    江老爷子在一旁问道:“不会这只扳指,也是什么宝物吧?”

    “当然是的了!”周老看完,将扳指还给江铭川,“我告诉你,这可是北宋时期的宝物!这本来只是一颗普通的碧玉扳指罢了,但是,在其中不知为何,渗入了一些红色的物质。这些红色的物质,立刻就让这个扳指的价值大幅度上升!别说宋代的宝物不能明着交易,就算是能,价格也是天价!”

    江老爷子还真是有些愣住了。这颗扳指,怎么看,怎么像是电视剧剧组的那些仿制道具而已,谁能想到,居然具有这么大的价值?

    江铭川也是一怔。

    虽然叶锦幕跟他说,这是宋代的宝物,但他真的没有想到,它的价值会这么的高。

    他看了一眼叶锦幕,伸手要将扳指还给她,可谁知道,叶锦幕仿佛知道他心里的想法一样,望他一眼,说道:“别这样!我送出去的东西,绝对不会再收下的!要是你硬给,别怪我不再叫你铭川哥哥了!”

    江铭川听到叶锦幕这话,只能将扳指重新收回来。

    连这个扳指这么珍贵的东西,叶锦幕都能毫不犹豫的送给他。说明,在她的心里,也许,真的是将他也看做是她很重要的人了。

    既然这样,那么他就先收下吧,以后,她若是有着什么需要帮忙的地方,他一定义不容辞。

    两人的对话并没有瞒着众人,登时,所有人的视线,都通通投向了叶锦幕!

    大家都没有想到,这个堪称天价的扳指,叶锦幕说送就送了。

    还有江老爷子的那个不知道价值的鼻烟壶,也是叶锦幕送的,这少女,未免也太大手笔了吧?

    周老的表情则是跟其他所有人都不同。

    他关注的重点,不是叶锦幕有多慷慨,而是,这两个宝物,居然,都真的是这个少女发现的!

    她到底是何方神圣,小小年纪,居然有着这样厉害的本事!

    看到周老震惊的眼神,叶锦幕不由笑了笑:“周爷爷,我这里还有很多宝贝,如果周爷爷不嫌弃的话,我也送件给周爷爷赏玩赏玩吧!”

    说着,她看了眼江铭川。江铭川将手里的包裹朝叶锦幕递过去,眼神复杂的看了眼她。

    虽然叶锦幕买来这些东西的钱不多,但是,就这样子随意送人,会不会太大方了一点?

    听到叶锦幕这话,周老神色大变:“你真的还有其他的东西?”

    “对啊。”叶锦幕点点头,“这个袋子里面,都是我今天买来的!”

    “赶紧让我看看!”周老一把将袋子给扯过来,打开一看,眼神顿时愣住了!

    他直愣愣的看着叶锦幕,好久才结结巴巴的说道:“这……这些,全部都是你买的?”

    叶锦幕点头:“周爷爷,怎么了?”

    “没……没什么。”

    周老真是无言了。

    以周老的眼光,自然一眼就能看出,这个袋子里面,琳琅满目的,几乎全部都是各类的珍宝。就算周老这个见惯了珍玩的人,此刻看着,也是禁不住瞠目结舌。

    周老神色复杂的看着叶锦幕,问道:“小叶丫头,这些东西,你打算怎么处理?”

    叶锦幕神色间有着一丝苦恼:“我也不知道,我想卖掉它们,但没有门路。”

    “既然这样的话,那就卖给我吧!”

    叶锦幕话音刚落,周老就迫不可待的将这句话说了出来。

    叶锦幕真的完全没有想到,周老会这么快上钩,让她几乎都差点没有反应过来。

    看到叶锦幕发怔的模样,周老还以为她不想答应,他赶紧接着说道:“小叶丫头,你放心,价格方面,我不会短你的——”

    “周爷爷,我不是这个意思!”叶锦幕赶紧说道,“我这些东西,也只不过是凭着运气蒙来的而已。但其实它们是不是真的珍宝,我也不清楚……”

    “这点你就别担心了!”周老听得叶锦幕话中有松动的意思,不由笑道,“这样吧,我们现在找个地方,好好的谈一下这个事情,怎么样?”

    叶锦幕沉吟了一会,点了点头。

    周老大喜,将包裹还给叶锦幕,一把扯住江老爷子:“我刚才进来的时候,看到这里有个不错的酒楼。我们就开个包厢,好好的说说这事吧!”

    看到周老这般模样,叶锦幕不由微微一笑。

    虽然她现在,的确很想去赌石区,看一看有没有什么好的石料。但此刻周老要跟她谈的,可是实打实的利益,她当然不会错过这次机会。

    毕竟就算谈完,这次珍宝交易大会,也不会这么快结束。

    几人朝周老看中的那个酒楼走去,一路上,萧墨染、傅殿宸和林砚初看向叶锦幕的眼神,都有些复杂。

    这个少女,明明是慕家的人,却将江老爷子和江铭川,真的看做是亲人一般,还送给他们这般贵重的礼物。难道,之前她说的那些,是真的?

    叶锦幕走在江铭川身边,又将那个包裹递给江铭川:“太重了,你替我拎着吧。”

    江铭川将包裹接了过去,萧墨染却是不由说道:“你就这么放心铭川,将这么贵重的东西,直接交到他的手里?”

    “当然了!”叶锦幕反倒是奇怪的看了萧墨染一眼,“我不相信铭川哥哥,难道相信你?”

    萧墨染实在是不想跟叶锦幕再说话,这个死丫头,他明明是在关心她好吗?却被她这样子冷嘲热讽,真是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

    不过,这个小丫头,为什么会这么信任江铭川?

    难道,真的是因为,她的心里,喜欢江铭川?

    萧墨染想起这个可能,贼溜溜的眼神,又不由望向两人,脑补起了各种的可能。

    这个时候,江老爷子走到了叶锦幕的身边,望着她,叹了口气:“小叶,我真的想不到,你给我的这个鼻烟壶,居然是唐代的珍品……”

    江老爷子刚说到这里,叶锦幕就笑着说道:“没事的江爷爷,我只给了您一件宝贝而已,可是您呢,却给了我那么多的宝贝。说感谢的那个人,应该是我才对啊!”

    江老爷子看着叶锦幕笑意盈盈的脸,实在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才好。

    这个女孩子,还真的有几分,像是小时候的叶锦幕的样子。如果那时候,他能早点知道叶锦幕在叶家的待遇,将她接到江家来养,估计,她也会变得,如同眼前这个少女一般的明媚开朗了吧?

    幸亏,这一次,也能很快见到叶锦幕了。

    到时候,他一定要好好的说服叶锦幕,让她跟他回到江家去。

    几人来到酒楼里,刚刚进入包厢,周老就迫不及待对叶锦幕说道:“来来来,小叶,赶紧将这些东西拿出来!”

    江铭川将包裹放在桌上,周老提过,将东西全部倒了出来。

    整张桌子上,都瞬间,被无数的珍宝所占据。

    周老看着眼前的这一切,双眼再看不到其他的东西,只知道贪婪的盯着桌上的东西瞧,一副几乎要将它们全部吃下去的模样。

    江老爷子在一旁看到周老这副模样,不由失笑:“别看了,赶紧谈个价格吧!”

    虽然知道,周老不可能会欺负叶锦幕从而压价,但他还是得站在叶锦幕这边,替他把把关。仅仅只是因为,她与叶锦幕的那一分共同点。

    周老抬起头来,叹了口气:“我本来以为,以我们鑫泰的财势,还是有能力拿下这一单的。可没想到,就算我倾家荡产,也是买不起这里的东西啊!”

    江老爷子不由有些愣住:“价格这么高?”

    “是啊!”周老点头,“也不知道小叶这丫头怎么看的,买到的这些宝贝,基本上都是元代以前的。这可是国家禁止明面买卖的古董啊,就算有人想要也找不到货。所以价格之高,也是一般人想不到的。”

    这句话刚刚说出,几人都不由看向叶锦幕。真的想不到,她的眼神这么好,挑中的,都是价值这么高的古董。

    江老爷子按捺不住心里疑惑,问道:“小叶,你买这些,了多少钱?”

    叶锦幕笑了笑:“没多少,基本上每一件,不超过五百。”

    “那……那你得赚多少……”

    江老爷子简直无语了,但想起之前他在场的时候,叶锦幕买那一批古董,就是通通才一百的单价。现在她说不超过五百块钱,还算是高价了,心里这才平静了下来。

    周老简直像是在看神人一般看了叶锦幕一眼:“小叶,你的鉴宝本领,跟谁学的?”

    叶锦幕微微一笑,冲周老一眨眼:“这是秘密哦,请原谅我不能说出来。”

    傅殿宸见到叶锦幕这个动作,只觉得心神一阵恍惚。

    为什么他刚刚觉得,这个叫慕叶的少女这个动作,与叶锦幕的那么想象?并且,那时候,也是他跟林砚初问叶锦幕一件事情,她不想告诉他们的时候,也是笑着对他们眨眼的。

    可是,这个少女说话的声音,跟叶锦幕完全不一样,应该不会是她吧?

    傅殿宸不由朝林砚初看了一眼,却见他也正盯着叶锦幕,若有所思。

    周老只好打消了再问的念头,从中挑了几十件宝物:“小叶,这些就卖给我吧。至于其他的,你放心,我可以帮你去找其他的买家。我在港城的收藏圈中,还是有着一些地位的,如果我把你的事情告诉他们,肯定会有人急着找你买的。”

    叶锦幕很是真诚的看向周老,说道:“谢谢周爷爷!”

    “有什么好谢的,毕竟我跟你江爷爷这么多年的朋友了,这点忙,还是应该帮的。”周老一边说着,一边将那几十件宝物收了起来,“小叶,现在,我们就去找个银行,转账给你吧。”

    叶锦幕完全没有想到,周老居然这么心急。

    但现在,因为她完全没有想到,在这次珍宝交易大会上,会这么快就将她得到的宝物卖出去。所以,她甚至都没来得及准备一张别人名字的银行卡。

    这个时候,如果她将名为叶锦幕的银行卡拿出来,简直就是找死。

    叶锦幕露出一副为难的模样:“周爷爷,你也知道,我现在年纪还小,所以,都没有办一张自己的银行卡。您能不能等几天,让我办好了银行卡,您再转账给我,行吗?”

    周老神色也很是为难:“但是,这些宝物……”

    “周爷爷,您放心好了!这些宝贝,您可以先带回去!等到我将银行卡办好了,我就马上通知您,让您转账给我,您说怎么样?”

    “这……这有些不好吧?”

    周老虽然很是心动,但这些宝物的价格,可是达到了一个惊人的程度。叶锦幕就这么放心,让他先带着回去?就算叶锦幕信任他,他都不信任自己啊!

    “没事的周爷爷,我相信您。”

    叶锦幕朝周老笑了笑,让他的心里一暖。

    这个少女为人还真是大气,这么多的宝物,他还没有给钱,就放心让他带回去。这一份信任,还真是让他有些动容。

    他决定,回去之后,一定要给叶锦幕找一些靠谱的买方。并且,还要适当的,帮叶锦幕抬一抬价,就当感谢她的这次信任了。

    江老爷子在一旁说道:“这样吧,我来做担保,应该就没事了。”

    周老听到江老爷子这般说,也没有了顾虑,点头道:“好的,那我就先将我的宝贝带回去!这是我的名片,小叶你办好银行卡后,就打我的电话告诉我。”

    “好。”

    叶锦幕将周老的名片接过来,心里一阵欣喜。

    她将这些还没付账的宝贝给周老,可不是因为那种虚无缥缈的信任。而是因为,她根本,就不怕周老将这些宝贝给昧下来。

    他如果敢做出这种事情,到时候让小鳞出手,轻而易举就能将这些宝贝给追回来。

    当然,这一些,周老都是不知道的。反而会因为她的这一份信任,而对她心存感激,心甘情愿的帮助起她来。

    叶锦幕正要将剩余的宝物收起来时,周老阻止道:“等等,让我先拍个照,到时候,让我那些收藏圈的朋友们好好看看!”

    周老将相片拍好后,叶锦幕又将这些宝物收了起来,再度递给江铭川帮她提着。

    周老虽然大出血,但收藏古董乃是他平生最大的兴趣,现在得到了这么多的宝贝,所以说不出的意气风发,又是兴致勃勃的对叶锦幕问道:“小叶,接下来,你还要去古玩城吗?”

    如果叶锦幕真的再去,他一定要在她的旁边跟着,好好看看,她到底是怎么识别那些宝物的。

    叶锦幕点头:“对,我还要去赌石区,去赌赌石!”

    周老赶紧道:“小叶,你听周爷爷一句话!虽然你鉴别宝物很厉害,可赌石,跟鉴别宝物,可一点都不一样!宝物的话,你可以看到实物,所以,能知道它到底是不是真品。但赌石,你又无法透过石块看到里面的东西,稍有不慎,就有可能血本无归啊!”

    对于周老的劝诫,叶锦幕心里还是有着几分感动的。

    但周老又哪里知道她身上有着的金手指?

    她只能对周老笑道:“没事的周爷爷,我自有分寸。”

    听她这么说,周老也只好作罢,叹了口气:“罢了,你这么说,那肯定是有着什么应对方法的,我也不多说了。只是,如果你发现有什么不对劲的,一定不能继续逞强,而要及时收手,要不然,就真的会亏到没边了。”

    叶锦幕点了点头:“我知道,周爷爷。”

    几人走出酒楼,又朝古玩城走去。

    江铭川走到叶锦幕身边,有些担忧的问道:“你真的懂赌石?”

    “当然了!”叶锦幕点点头,对江铭川一笑,“铭川哥哥,你别担心了!要是你不信的话,我将我赌出来的第一块玉石,送给你,怎么样?”

    看到叶锦幕这副轻松的模样,江铭川的心里,也放松了下来。

    他笑了笑:“不必了,我相信你,你可一定要好好的加油!”

    “我会的!”

    叶锦幕看到江铭川的笑容,只觉得双眼微涩。

    以前的江铭川,也是经常在她的面前,露出这样的笑容。可是,他对他关心范畴之外的人,却是冷冷淡淡,从来不曾有着这种笑容出现。

    现在多年以后,再度见到,又仿佛,将叶锦幕拉回了那个在江家无忧无虑的童年时期。

    只可惜,现在她明明知道江老爷子和江铭川来苏城是为了找她,却也不能对他们说出她的真实身份。

    更郁闷的是,因为她要遮掩身份,所以,就算是以叶锦幕的身份见到他们,她也不能让他们看到她的脸。

    再者,因着她的计划,她也不可能,在现在跟着他们回到江家。

    叶锦幕呆呆看着江铭川的笑容,浑然不觉,此刻她的举措,已经被人深深的误会了。

    萧墨染看了一眼两人,捅了捅身边的林砚初:“喂你看,他们两个,像不像一对?”

    林砚初和傅殿宸都朝两人看去,都在此刻觉得,两人真的感觉好般配!尤其现在,他们两个,看着对方,就像是在深情凝视一样,跟韩剧的画面一样,说不出的唯美。

    江铭川和叶锦幕也在这时,听到了萧墨染的话,赶紧移开视线。

    尤其是江铭川,脸都不由有些微红。

    他也不知道为什么,刚刚他看到叶锦幕望着他的时候,心里有着一种奇怪的感觉。似乎,他从叶锦幕刚才的眼神中,看出了几丝的依赖和怀恋。

    这种眼神,让他看着,只觉得有了一种被依赖和信任的感觉。这种感觉,还是很小的时候,在叶锦幕的面前,曾经产生过。

    江铭川甚至有种错觉,站在他眼前的这个女孩子,其实就是叶锦幕。

    所以,他才会忍不住看她,都看得呆住了。

    现在一听萧墨染的话,才反应过来,不敢再去看叶锦幕。

    他这到底是在发什么疯,这个少女,明明就是慕家的人,又怎么可能会是叶锦幕?

    并且……

    江铭川的脸,又是微微的一红。

    他对这个少女的感觉,也与叶锦幕,有着不少的差别。

    不管怎样,她在他的心里,都不可能是叶锦幕这个表妹。

    叶锦幕无语的看了萧墨染一眼,他想象力还真是破天。她刚才看着江铭川的眼神,怎么就深情对视了,也不知道萧墨染怎么看出来的。

    几人来到赌石区,这里的人潮依然汹涌。周老走到叶锦幕身边,问道:“小叶,你这次打算买多少?”

    叶锦幕笑了笑:“当然,是挑所有最值钱的买了。”

    周老不由失笑:“你可别告诉我,你连赌石都那么精通啊!你可要知道,赌石可是‘一刀穷,一刀富’的!如果买对了倒还好,有可能一夜暴富。但是一旦买错了,那结果就严重了。并且,这些石料的价格,也低不到哪里去,你可要仔细想好了。”

    “没事的,周爷爷你不用担心。”

    看着叶锦幕云淡风轻的模样,周老也不由放下心来。

    但他还是有些担忧的问道:“小叶,难道你以为,也赌过石?”

    叶锦幕摇头:“并没有,这是我第一次玩这个。”

    一句话,让周老差点都要站不住。

    第一次玩赌石,居然就敢一个人来?他是该说叶锦幕艺高人胆大,还是说她初生牛犊不怕虎?

    周老还想说什么时候,江老爷子在一旁不耐烦道:“你就别说了!小叶鉴宝的能力那么强,赌石的能力,肯定也差不到哪里去。再说了,就算她缺钱,我给!”

    周老看了江老爷子一眼。

    这又是一个外行,赌石和鉴宝,能一概而论么?一个是明物,一个是暗物。就算最有经验的鉴宝大师,也不可能对赌石有着百分百的胜券。

    更何况,叶锦幕才是第一次接触到赌石而已!

    叶锦幕听到江老爷子的话,心里一阵感动。

    她笑着望向江老爷子:“待会,可能真的需要江爷爷的帮忙了。因为我今日来这里,还真没有带那么多的现金。到时候,就只能跟江爷爷借一些钱了。”

    江老爷子还没有说话,一旁的萧墨染就已经说道:“你别担心了,如果你真的缺钱,大不了我跟你买一件宝物!”

    叶锦幕有些意外的看了萧墨染一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