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重生之天定贵女 > 第116章 赌石

    两人刚才都一直在针锋相对,萧墨染现在怎么会这么好心?

    萧墨染也看她一眼,嗤笑道:“我可不是对你大发善心,我只是想看看,待会你怎么样,赔得血本无归罢了!”

    叶锦幕将视线收回。

    好吧,她就知道,不该对萧墨染报以太大的希望。

    萧墨染就属于那种皮痒的人,一天不损别人,他就不舒服!

    真是不知道,日后会不会出现一个能制得住他的人,让他也吃吃瘪!

    江老爷子瞪了萧墨染一眼:“别理墨染那小子!如果缺钱用,跟江爷爷说就行了!”

    叶锦幕点点头:“好的,那到时候,就麻烦江爷爷了。”

    叶锦幕朝周边看了一眼,只见大块的石料,都堆积在一旁,周边还有着人在看守着。

    而其他的一些小块的毛料,则是随意散落,仿佛没人看重它们的价值。

    叶锦幕看向那些散落的毛料,脸色平静,眼神却是瞬息万变。

    这些毛料,一般人都会觉得,实在是很难出什么宝贝,所以才会被人这样子对待。毕竟,毛料的体积这么小,便算是真的能出玉,也不过是一些小块的零碎的玉石,根本就卖不出什么好价钱。

    然而,在她的双眼面前,这些小块石料的真相,一览无余。

    见叶锦幕看着这些小块石料,周老心里划过一抹焦急。

    这些小块的石料,都不过是废弃品罢了,为什么叶锦幕还盯着看?她是不懂赌石,还是异想天开的觉得,这些石料中,也有着宝贝?

    周老禁不住出言说道:“小叶,这些小石头,就别看了,我们去那边,买一些大块的吧!”

    萧墨染疑惑问道:“周爷爷,说不定这些石头里面,也会有着什么宝贝啊,为什么要去那边买大的?”

    周老用一种对你们外行很无语的眼神看了一眼萧墨染:“你想想,这石头才多大?就算有玉石,你觉得又有多值钱?更大的可能,是里面什么都没有,因为它们不过是从那些大块毛料上面掉下来的而已,能出玉的可能性,实在是太低了!要不然,也不会被市场里面的人随意扔在脚底下,连个理睬的人都没有。”

    萧墨染一副不相信的模样:“就算是这样,我们也可以试试啊!这些石料看起来也不会很贵的样子,要是真的开出来什么宝贝呢?那不就发了?”

    周老嗤之以鼻:“这个比例,比买彩票中奖还低!”

    “怎么可能!”萧墨染依然不信,“我以前看过轻寒赌石,明明出玉的概率很高啊!”

    周老很是无语的看了萧墨染一眼,实在不想跟他这个外行说话了。

    林砚初在一旁笑道:“楚家的人,个个都是赌石和鉴宝的高手,当然能很容易发现宝贝了。可我们,相对于楚家人来说,实在是水平次了很多,自然无法比得上他们了。”

    京城三大世家,分别为慕家、楚家和林家。这三个家族中,楚家更具有一些传奇色彩。因为他们家族中,有着楚家血亲的人,对赌石和鉴宝,都有着非一般的天赋。

    尤其是少家主楚轻寒,简直可以说是在赌石场上,一个叱咤风云的存在。

    就连京城大学里面的考古学,有的时候,都会将楚轻寒这个高中生请过去,为考古系的大学生们讲解鉴宝的知识。

    对于楚轻寒,上辈子,叶锦幕也曾经碰过面。并且,还跟他交锋过。

    只不过,相比她的神眼而言,楚轻寒就算鉴宝能力再突出,也只能对她甘拜下风。

    那时候她见到楚轻寒,心里对楚轻寒,就禁不住有着一丝佩服。她是依靠神眼,而楚轻寒,却是全凭自己的能力。

    这一世,也不知道,还有没有机会,与楚轻寒再来一次对决。

    对于林砚初的话,周老表示很是赞同:“就是这个理!楚轻寒我也听过,国内很多考古界的前辈,也都对他赞不绝口。所以,我们也不应该拿他来做例子了。”

    他说完这话,又望向叶锦幕:“所以小叶,你也要谨慎点的好。”

    叶锦幕点点头,望向那些散落的石料,问道:“这些石料怎么卖?”

    周老见叶锦幕依然不死心,只能叹了口气。

    也许,唯有等到叶锦幕发现,这些小块的石料根本就开不出玉石的时候,她才会彻底放弃吧。

    也罢,就当是让她花花钱,买个小小的教训。

    周老看向那些石料,说道:“这些只不过是一些废料,最多不超过五百一块。”

    这时候,又只听一个熟悉的声音传来:“江老爷子,又遇到您了!”

    刚听到这个声音,江老爷子就不由皱眉。

    这个声音,就是之前在古玩店的时候,首先将他认出来的那个苏家家主所有的。没想到,现在他来到了赌石区,那个苏家家主,也同时来了!

    看来,他想要的清静,又会被那个人扰乱了!

    不过这一次,那个苏家家主倒是学乖了一些,没有大声的嚷嚷,只是走到几人身边,压低声音说出这句话。

    当看到江老爷子身边的这几人时,苏家家主神色微微一怔。

    以他的眼色,自然可以轻易看出,眼前的这些人,都非富即贵。他怔了下,就赶紧讨好的朝几人笑了笑。

    江老爷子本来很不想理他,但突然想起一件事情来,对他说道:

    件事情来,对他说道:“原来是苏先生,没想到这么巧又遇到了。怎么,苏先生也想要赌石?”

    苏家家主见到江老爷子居然对他这么客气,心里一阵激动,忙不迭点头道:“对对,不过我来这里,只不过是碰碰运气罢了,也不指望真的能赌出什么宝贝来。”

    江老爷子微微一笑:“我们倒是想买一些石料来玩玩,只是初来乍到,也不知道该从何下手。”

    “江老爷子别担心,我马上就给您介绍一位行家来!”

    苏家家主心里大喜,觉得也该到了他立功的时候,马上朝几人笑笑,转身就朝一个店面走去。

    萧墨染看着苏家家主的背影,朝江老爷子一笑:“江爷爷真厉害,马上就给我们找了一个领路的人。”

    江老爷子瞪了萧墨染一眼:“等会,就让小叶一个人来玩,你们都别凑热闹!”

    “那是当然!我又没有轻寒那么厉害,我来赌石,那不是嫌钱多了?”萧墨染一挑眉,又看向叶锦幕,“不过,这位慕小姐,你可也要小心一点了。毕竟,不是每个人,都跟我那个表弟一样眼光独到的。”

    叶锦幕心里一阵无语。

    萧墨染还真是跟个小孩子一样,也许是因为她之前对他的挤兑,令得他现在,都一直对她没几句好话讲,也是让她有些醉了。

    她自然也不会给萧墨染好脸色,只是淡淡说道:“萧少爷不必担心,再怎样,花的也是我自己的钱,与你没有什么关系。”

    看到萧墨染吃瘪的模样,傅殿宸不由又是笑了。

    他似乎看到,以往的他,在叶锦幕的面前屡屡受挫,却又是屡屡去还口,结果又被反复虐的场景。没想到,现在萧墨染,也碰到了这么一个克星。

    这个时候,苏家家主与一个中年男人一同走了过来。

    刚刚来到几人面前,苏家家主就介绍道:“江老爷子,这位就是这里的老板。”

    那位老板明显已经知道了江老爷子的身份,恭谨的朝他伸出手:“您好,鄙姓赵,请江老爷子多多关照!”

    江老爷子伸出手去,跟赵老板握了握手:“来这里赌石的并不是我,而是这位慕家小姐。今日里,你就跟她介绍一下这里的情况吧。”

    “慕家小姐?”赵老板见识不少,自然知道,江老爷子口中的慕家,又是哪个家族。

    没想到,他区区一个赌石场的老板,居然不但能遇到江家的人,还能遇到慕家的人。看来今日可真是一个黄道吉日,他可一定要趁这个机会,好好将这几个人伺候好了。

    这里只有一位女孩子,所以赵老板立马就将视线转向了叶锦幕,笑道:“不知慕小姐想买一些什么样的石料。”

    叶锦幕朝赵老板笑了笑,说道:“赵老板,我想问问,这里的这些小块石料,怎么卖?”

    赵老板完全没有想到,叶锦幕身为慕家小姐,看中的,会是这些根本不值钱的玩意儿。

    他的笑意稍稍有些破功,但生怕被叶锦幕看出来,又赶紧堆起了笑脸:“这些都是我们这里随意乱扔的玩意儿罢了,如果慕小姐喜欢,那便送给慕小姐就是!”

    叶锦幕赶紧推辞:“赵老板太客气了!这些石料少说也有个上百块,我哪能这样子平白无故的收你的东西?这样吧赵老板,你开个价,我也挑一些来买了!”

    这些石料,能显示出有着毫光的存在,不过只有二三十块而已。除了它们之外,其他的,都是废料。

    赵老板说这话,本来就只不过是想做个人情,但叶锦幕可不想接受这么一个廉价的人情。

    这次拒绝了,赵老板之后,自然会再给她另外一个人情,毕竟慕家,可是多少人都希望能巴结上的存在。说不定,下一个人情,才是她真正需要的,到时候再接受也来得及。

    赵老板听叶锦幕这般说,心里颇有些失望。

    他也是个人精,自然能看出,叶锦幕不接受他这个人情的原因。

    没想到这个少女才区区十五六岁的模样,心思就如此灵敏,赵老板的心里,也不由升起了一阵微微的叹服。

    看来,真的不应该,再在这个少女的面前,耍什么小聪明了。

    赵老板也不含糊,直接说道:“不瞒慕小姐,这些石料虽然不值钱,但也有一定的几率,能够解出玉石来。所以,若慕小姐要的话,就算个友情价,两百块钱一块,慕小姐觉得如何?”

    叶锦幕知道,以现在的行情,就算是这样的小块石料,也要卖到五百以上。赵老板开价两百,已经是非常给她面子了,她之前已经拒绝过赵老板一次,也不好再接着拒绝。

    叶锦幕点点头:“既然这样的话,那我就多谢赵老板的美意了。”

    “哪里哪里。”见叶锦幕接受他这个人情,赵老板的心里,总算轻松下来。

    他走到那些石料中间,对叶锦幕说道:“慕小姐打算挑哪些石料?我叫人帮慕小姐挑拣。”

    “不必麻烦赵老板了,我自己来挑就是。”

    叶锦幕朝赵老板笑了笑,也走到那些石料中间,凝神看着它们。

    看到叶锦幕这副模样,赵老板心里一阵嘀咕。

    难道这个少女,真的不是来玩玩的,而是真的想要买石料?

    但是,她年纪这么轻,又怎么可能有着这样的本事?

    毕竟,楚家的那一位少家主

    一位少家主,整个华夏国,也只不过有着一位而已。

    叶锦幕不理会赵老板打量的目光,对站在不远处的江铭川说道:“铭川哥哥,你来帮帮我!”

    江铭川听到叶锦幕的话,赶紧走上前去,疑惑的看着叶锦幕。

    叶锦幕朝他一笑:“我来挑拣石料,你来帮我保存着,怎么样?”

    在这里的几个年轻人中,她对江铭川是最信任的。其他三人中,萧墨染跟她一直不对盘,林砚初与她,也没有着什么交情。傅殿宸虽然跟她关系有了很大的缓解,但毕竟是跟叶锦幕,不是跟现在的“慕叶”。

    所以,她自然是,只能找江铭川帮忙了。

    看到叶锦幕这般举措,萧墨染哼了声:“还真把铭川给当做跟班来使唤了?铭川也真是,被叫了几声哥哥,就彻底被洗脑了!”

    傅殿宸无语看萧墨染一眼,突然坏笑一下:“怎么?吃醋了?”

    “吃个鬼醋啊?”萧墨染瞪了傅殿宸一眼,对他的话嗤之以鼻,“我是担心,铭川那小子,别被那个姓慕的小丫头给骗得渣都不剩!你看,现在俩人还没啥呢,铭川就对那个慕叶言听计从了!要是真的有点啥,你说他还不会被慕叶吃得死死的?”

    傅殿宸也瞪了萧墨染一眼:“就算真是这样,也是他们两个人的事情,跟你有什么关系?你还真是闲得慌!不但今天叫我们来这里玩,还管起这样的闲事来!要是被叶锦幕知道,你不管她的事情,跑到这里来玩,我们都会吃不了兜着走!”

    “对了!”萧墨染突然双目一亮,贼兮兮的靠近傅殿宸,“你跟叶锦幕,进展得怎样了?”

    傅殿宸没好气看他一眼:“我跟她还能这样?难道,跟她怎样的,不是你?”

    “别乱说啊!”萧墨染满脸的正气凛然,“我对她,可只有研究的**,至于其他的任何感情都没有!反倒是你,我觉得你对她的态度可不一般!喂,你偷偷告诉哥哥,你是不是喜欢她了?”

    “神经病!”

    傅殿宸懒得去看萧墨染,望向了叶锦幕那一边。

    萧墨染嘿嘿一笑:“害羞了?那要不要我到叶锦幕跟前,告诉她你喜欢她?”

    傅殿宸真的不想跟萧墨染说话了,叶锦幕的性格他还是很清楚的,就算萧墨染真的跑到叶锦幕面前说出这些话,她也不会说话,所以他完全不担心。

    萧墨染看到傅殿宸这副模样,颇感无聊的伸手摸了摸鼻子。

    不是他多心,他怎么样,都是个干情报的人。并且年龄,也比傅殿宸大了两岁,吃过的饭比他们多,见识过的人,也比他们多。

    他真的是有一种感觉,傅殿宸对叶锦幕,仿佛真的有些不同。

    只是,这一点,似乎傅殿宸自己,还没有认识到。

    并且他都这样子去提点他了,傅殿宸依然是死活不承认的模样,萧墨染也只能随傅殿宸去了。

    只希望,到时候他可别后悔现在的举措。

    萧墨染挑了挑眉,用一副看好戏的神色,朝傅殿宸瞟了一眼。

    林砚初将两人的对话全部听到了耳里,看到萧墨染的神情,不由叹气。

    他也看出来了,傅殿宸对叶锦幕的态度,真的有些不同。只希望,这仅仅只是不同而已。

    要不然,以叶锦幕对叶弦的关心程度,傅殿宸充其量,只不过是个炮灰。

    叶锦幕早就一眼看出来,到底哪些石料里面有着宝贝。但当着众人的面,还是不敢明明知道就将这些石料挑出来。她装作一副仔细研究的模样,在这些石料里面挑挑拣拣,很快,就挑出了二十来件石料。

    她将这些石料归拢到一堆,朝赵老板说道:“赵老板,我挑好了!”

    赵老板走了过去,看着被叶锦幕挑好的石料,神色有些复杂。

    他真的想不通,叶锦幕身为慕家小姐,为什么连玩个赌石,也非得买一些废料来玩。就算这些废料真的便宜,可出玉的可能性也低多了,还不如狠狠心,花花大价钱,买一块大点的石料呢。

    叶锦幕从包里拿出钱来,笑道:“这里总共二十六块石料,那就是五千二了。赵老板,这里的钱,你数数!”

    赵老板神色更加复杂,结果钱,数了起来。

    区区五千二而已,要是叶锦幕接受这个人情,多好!

    结果现在,要是被外人知道,他居然做了慕小姐一个才五千多块钱的生意,可真是要被别人笑死。

    赵老板忍住心里的郁闷,将钱数清楚了,挤出一丝笑来:“慕小姐是打算在这里解石,还是待会再解?”

    “这里吧。”叶锦幕笑了笑,“还麻烦赵老板介绍个解石师傅来。”

    赵老板顿时双眼一亮!

    解石的话,是要给人工费的。并且人工费还不低。

    就算叶锦幕挑的,都是一些废料,要解开这里所有的石料,钱也不比她买这些废料少多少。

    既然这样,那么,他就再送一个人情给叶锦幕好了。

    赵老板马上笑道:“我们场里,就有个特别优秀的解石师傅!一刀下去,基本上从来不会将里面的玉石损坏。今日我见到慕小姐是缘分,那么,就请这位朱师傅出来,替慕小姐解石吧。”

    叶锦幕也知道,赵老板这么说,又是在给她送人情。

    她也不好再拒绝,只能答应道:“那就麻烦赵老板了

    烦赵老板了!”

    “不麻烦不麻烦!”赵老板笑呵呵的掏出手机,拨出一个电话,“喂,老朱吗?你来一下赌石场!”

    朱师傅平常轻易不给人解石,所以一般都不待在赌石场中。今天接到老板的电话,知道可能出了什么大事情,于是赶紧朝这边走了过来。

    过了几分钟,朱师傅就来到了赌石场,远远的看到自己的老板,一路小跑赶了过来。

    叶锦幕朝那个朱师傅看了一眼,只见他大概四十来岁的模样。虽然看起来,就跟个手艺人的模样差不多,但叶锦幕却注意到,他的目光很是坚定,垂在身侧的双手手指,根根健瘦有力,显然是个极为优秀的解石大师。

    前世,因为叶家只不过是个申城的二流家族罢了,所以来赌石场的时候,也并没有受到这个赵老板的追捧。为他们解石的,也只不过是普通的解石师傅罢了。

    当时,若不是因为她的双眼能看到那些石料,说不定,还被那些解石师傅们切坏了一些宝贝。

    只希望这位朱师傅,千万不要犯那样的错误才好。

    朱师傅疑惑的双眼看着赵老板,赵老板朝他说道:“这些石料,都是这位慕小姐选好的。现在,老朱你就帮她切一下吧。”

    朱师傅无语的看了那些石料一眼。

    这都是一些废料,赵老板居然要他亲自来帮忙解石,这位慕小姐到底是何人,有着这么大的面子!

    并且,这些石料,以他的经验,一看,就知道里面绝对没有什么好东西的。

    让他来切,简直是杀鸡焉用牛刀!浪费时间,浪费精力!

    罢了,那他就装装样子,随便切几刀吧!反正看这个小姑娘挑的这些石料,也说明,她是真的不懂这一行。

    朱师傅随便拿过一块石料,走到一旁的解石机旁。

    原本在一旁看着石料的客人们,一看到朱师傅出现,都纷纷围了上来:“老朱,你居然来了!难道,今天有什么宝贝石料又要解了?”

    有人看到朱师傅手里的那一小块石料,脸露惊讶之色:“难道,这块小石头里面,会有着什么宝贝?”

    另外一人也惊叹道:“不可能吧!就这么个小石头,能有什么好东西!”

    朱师傅听着身边这些人的议论,只觉得心里憋屈得很。

    他原本给人解石,都是看起来就非常有可能出宝贝的石料才让他来出手。可是现在,却要给那个慕小姐解这么一小块石头,真是丢脸!

    如果真能解出什么来倒是好的了,可如果什么都没有,他可就要被那些人笑话了。

    关键是,这么块小石头,能有什么!

    朱师傅已经做好了要丢脸的准备,心一横,直接将这颗小石头,放到解石机上打磨着。

    这么小一块石头,他可不敢直接拿着刀去切。一刀切下去,这块石头还剩下多少,那就不知道了。

    朱师傅百无聊赖的打磨着,周围的人,都在紧张的盯着他手里的这块石料。

    他们的心里,也在一直期待,这块小石头里面,到底有没有什么宝贝。

    渐渐的,围观的人越来越多,都死死凝视着朱师傅手里的那块石料,看看到底能解出什么东西来。

    朱师傅只觉得,这块石头,几乎成了烫手山芋,让他恨不得一把扔得远远。

    江铭川也紧张的看着这一幕,叶锦幕看到他的神情,笑了笑,一把将江铭川的手拉住:“别担心铭川哥哥,你知道,我是不可能知道一件事情亏本,还去做的。”

    江铭川想了想,虽然他跟叶锦幕认识没多久,但她的这个性格,他还是能轻易看出来的。

    看到叶锦幕的笑脸,江铭川心里的紧张,也消散了不少。

    他点了点头,却在这个时候突然发现,他的手,还被叶锦幕拉着!

    他只觉得手心一阵发烫,慌忙一把将手从叶锦幕的手里抽出来,脸又红了。

    看到江铭川这副模样,叶锦幕又是不由失笑。

    表哥真是太好玩了,这一次,也不知道是第几次,看到他脸红!

    江铭川想将注意力凝注到朱师傅手里那块石头的身上,却发现,他的注意力,怎么都无法集中。

    他的心里,还在一直想着,刚才叶锦幕拉住他手时候的感觉。

    虽然这个少女,一直都在撩拨他。不是凑到他耳朵边上说话,就是动不动拉他的手。

    但他却对她,生不出一丝的反感。

    也许是她眼里的那些促狭的笑意,让他知道,她并不如之前那些居心叵测接近他的女生一样,真的对他有着什么目的。

    但偏偏就是因为这样,她的漫不经心,却在他的心上,留下了痕迹。

    江铭川的双眉,微微的皱了起来。

    看来,他的确,应该离这个少女远点了。要不然,这一分痕迹越来越深,深到再无法轻易抹去,那又会如何?

    江铭川不敢再去想这种可能性,他突然紧紧的闭上了眼,转瞬之后,又重重睁开!

    睁开的时候,眼里已经是坚决一片!

    此刻,他全部的注意力,都投向了那块石料上面。

    这时候,石料已经被朱师傅打磨得小了一圈。但尽管这样,依然只能看到那块小石头黑色的外壳,根本见不到一丁点其他的颜色!

    围观众眼中期待的神色,渐渐的淡了下去,看着朱师傅的眼神,也掩饰不住失望。

    枉他们还以为,朱师傅这次会创造出一个奇迹,从这块小石头里面,解出什么珍奇来呢。

    没想到,依然是一无所获!

    他们中有些人,已经生起了想要离开的念头。就连朱师傅,都看着手中的石料,心里微微叹气。

    看来,这颗石头里面,真的什么都没有,他也没必要,再花什么心思来打磨了。

    朱师傅这样想着,将石料从解石机上拿下来,打算丢在一边。

    但这个时候,却只听叶锦幕含笑的声音传来:“朱师傅,这颗毛料你还没解完呢。”

    朱师傅抬头看了一眼叶锦幕,看到少女明媚的笑脸,心里终究还是有些不忍。

    但尽管不忍,他还是觉得,长痛不如短痛,对她,还是实话实说比较好一点:“慕小姐,这块毛料的体积,都快要小了一半了,你还要继续?”

    “当然!”叶锦幕笑了笑,“没到最后,谁又知道,里面有没有什么宝贝?所以,还希望朱师傅能继续。”

    “好吧。”看到叶锦幕的笑脸,朱师傅也不忍心再拒绝她。

    既然这个少女这么执着,那他就让她彻底死心吧!

    朱师傅重新将石料放到解石机上,又重新打磨了起来。

    这一次,大概过了五分钟左右,石料再度小了一圈。

    朱师傅心里又在叹气,正打算重新劝叶锦幕放弃时,却只听到,周围有人,发出一声惊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