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重生之天定贵女 > 第117章 玩的就是心跳

第117章 玩的就是心跳

    这声惊叹,顿时让朱师傅的心,也提了起来。

    他心里升起一阵疑惑,难道,这块小小的石头里面,真的出现了什么宝贝?

    朱师傅赶紧停住手,将石块拿了过来。果然看到,在面朝那群人的那面,隐隐能看到一丁点的绿色光芒!

    朱师傅的心里,也不由一阵无语。

    他真的没有看错?这个小小是石料里面,真的有宝贝?

    周边那些围观众们,望着朱师傅的双眼,此刻又充满了佩服:“我就知道,以朱师傅的眼力,就是能发现与众不同的宝贝!你看,这么小一块的石料,换做是我,我肯定扔都扔了。但朱师傅呢,却亲自来解石,他一定知道,这块石头不一样!”

    朱师傅听着周围人的议论,只觉得有口难言。

    他如果有这个本事的话,楚家少爷在赌石界的地位,就应该让他来坐了。

    并且,他也不确定,这颗小石块里面,到底有着多大的玉。

    也许,只不过是一点点的玉渣滓,也说不定。

    朱师傅心里也升起了一阵期待,又细细的将手中的石料打磨了起来。

    这下,专心打磨的,是出玉的那一小块。很快,所有的人都能看到,那抹绿色,越来越大!

    所有的围观众们,都不由屏住了呼吸!

    真是没有想到,这块小小的毛料里面,也能有着玉石。只是不知道,到底这块玉,是什么品种。

    朱师傅突然将手停下,转头望向叶锦幕:“慕小姐,还继续吗?”

    叶锦幕笑了笑,望了眼周围的人,说道:“如果有人要买这块石头,我倒是可以不继续。要是没人买,那你就可以继续了。”

    朱师傅也望向周围的围观众:“大家都听到慕小姐的话了吧?有人要买的吗?”

    众人都看向朱师傅手里的那块毛料,神色间有些踌躇。

    按理来说,绿色的玉,品种还真是不少。现在这块毛料才露出一点点,也只能确定里面确实是有着玉的。但是,却不能看清楚这块玉的材质和大小。

    那么,要买吗?

    如果,里面的那块玉,只不过是普通的绿玉,或者大小不怎样的话,怎么办?

    可如果不买,若真的出来是个大家伙呢,那岂不是会后悔终生?

    在场的不少人,都不由皱眉深思了起来。

    看到大家的表情,叶锦幕却只是淡淡笑着,没有再说话。

    一旁的江铭川看向她,只觉得此刻,她的那抹笑里面,又有着一种很奇怪的因素。

    既然叶锦幕不是一个喜欢吃亏的人,那么,她为什么又这么大方,愿意将这块毛料卖给别人?难道,其实这块毛料里面的那块玉,根本不是什么值钱的东西?

    叶锦幕察觉到江铭川的眼神,转过头,朝他一眨眼。

    这一下,江铭川越发的笃定了,他心里想法的正确性。

    叶锦幕不说话,朱师傅也不能继续解石。他也望向那群人,倒是想看看,到底有没有人想买。

    老实说,现在才刚刚出了这么点玉,就连他也拿不定主意,在其中的,究竟是块怎样的玉石。

    他都不知道的话,这个小丫头,肯定更加不知道了。

    也难怪,她会这么没信心的,要将这块毛料给卖了。

    大家都看着那块毛料,实在是不敢开口说想买的事情。只因,买下这块毛料的,只是个小姑娘,就算有朱师傅帮忙解石,可也只是说明里面是可能有着宝物而已。

    看那个小姑娘的身边,还买了不少的毛料,谁又知道,她到底是不是在广撒网?

    所以,他们还是先静观为好。

    先看一下,这一次,能不能解出什么好货来。如果能,那下一次再买这个小姑娘的东西,也不算迟。

    大家似乎都在这个时候达成了共识一般,一个喊价的都没有。

    叶锦幕的眼里,闪过一抹失望,微微叹了口气。

    她望向朱师傅,说道:“我原本想,大家只要能出到让我保本的价格,我就将这块毛料卖给他。可没想到,一个喊价的都没有。既然大家都不想买的话,那就请朱师傅接着解开吧。”

    朱师傅点点头,这副场景,也算是在他的预料之中。

    他继续将毛料打磨了起来,渐渐的,那块玉露出来的部分,越发的多了。

    看到这块玉,朱师傅的神色,陡然一变!

    这块玉石现在露出来的部分,颜色是淡绿色。除了淡绿色之外,一丝其他的颜色都没有。这种绿色,绿得分外的清澈、纯正,恍若一湾静静的泉水,让人一看,就极想将手伸出去,在上面轻抚一下。

    并且,也不知道是不是绿到了极致,在这种淡绿色之中,似乎透露出几分的粉色来!

    朱师傅的神色越发的凝重。

    在翡翠中,有着这种特点的玉石,只有一种!

    而这种,价格远远的超过了这块毛料的价格!

    不,甚至还能说,是这块毛料的成千上万倍!

    此刻,就连朱师傅的心里,都不由涌起一阵微微的后悔。早知道,他刚才就赌一把了!这块毛料,最多不超过五百块钱,他大不了拿出五百块钱买了得了!买了后,这块毛料解出来,他就发了!

    可现在,他却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这块毛料被解出来,露出那块价值极高的玉石。再接着,又只能将这块玉石交给身边的这位少女。

    而他,却只能获得微少的解石人工费!

    朱师傅化悲痛为力量,继续将这块毛料打磨着,让它露出的部分,越来越多。

    朱师傅心里后悔的时候,围观众中有几位懂行的也神色微微一变。

    这块玉石的颜色如此诡异,淡绿中透着微粉,难道是——

    他们心里还没有定论,而身边的人,却在朱师傅陡然将这块毛料全部解开时,失声叫了出来:“芙蓉种!居然是芙蓉种!”

    朱师傅将这颗玉石放在手心,吸引住了所有人的视线。

    只见,那颗芙蓉种翡翠,大约只有一个小孩子的拳头那么大。但是,停留在朱师傅的手心,却能在瞬间,让所有人的眼光,都凝注在它的身上。

    它身上那种浅绿带着微粉的玄妙颜色,似乎有一种独特的魔力,让人极想将它也如同朱师傅一般,占据在手心。

    叶锦幕的唇边,也拂起一抹笑意来。

    芙蓉种的翡翠,因为日渐稀少,身价由以前的最多算是中档的翡翠,俨然已经快要跻身到高档层面了,价格自然也是水涨船高。

    当然,在五年后,芙蓉种的翡翠更是被看成抢手货,价格到了一种不可思议的程度。

    不过在这个时代,芙蓉种价格已经被炒了起来。虽然比起五年后,价格低得多,但这一块,因为绿色比之一般的芙蓉种来说,绿色要略深一些,价格自然也高得多了。

    围观众们都看着朱师傅手心里的那块翡翠,只觉得心里像是在滴血!

    他们为什么那么傻!

    当时,这个小姑娘说,只要出上这块毛料的价格,他们就可以买下它了!他们为什么不买!

    区区几百块钱而已!就算里面出的,是一般的玉石,也不算亏本啊!

    他们当初到底是怎么了,被猪油懵了心吗?为什么居然不出钱去买!为什么!

    结果,出来的,却是一块纯色的芙蓉种!绿色还那么的深那么的纯粹!

    几年前,在港城拍卖的一件芙蓉种的手镯,都卖了将近两百万!这一块芙蓉种的翡翠,相信成色绝对不比当时拍卖的那个手镯要差!

    如果买下来,他们就发了!

    他们真是猪脑子!

    一群人都盯着那块翡翠看,几乎要连牙齿都要咬碎了!

    叶锦幕却是颇为庆幸的舒了口气,叹道:“幸好大家当时没有买,要不然,我可就要亏死了!”

    她这副后怕的模样,更是让围观众们看得一阵牙痒痒的!

    不带这么刺激人的!她这个举措,更是在他们的心上撒盐,知道么?

    叶锦幕又是笑了笑,眼里闪过一抹狡黠的笑意。

    没错!她就是故意这么说的!

    唯有这样,接下来的游戏,才好玩,不是么?

    一旁的江铭川也望向叶锦幕,这时才知道,原来他之前的猜测,全部都是错误的。

    那么,叶锦幕当时故意要卖这块毛料,又是为了什么?她就不怕,真的有人买了,让她空欢喜一场么?

    叶锦幕看到江铭川这副表情,笑了笑,凑到他耳边低声说道:“别担心了!换成是你,你当时会买么?”

    听到叶锦幕的这句话,江铭川的唇边,也不由泛起一抹笑意来。

    对,叶锦幕只是个小姑娘,没有人会觉得,她能挑中什么有着大宝贝的毛料的。就算当时真的露出了一点玉的模样,可大家估计在心里,都会觉得,那只不过是一小块的碎玉罢了。

    所以,大家当时不买,的确情有可原。

    只是,她为什么要这么做?莫非,是为了放长线钓大鱼?

    江铭川又朝叶锦幕投去询问的眼神,叶锦幕却没有答他的话,只是狡黠的一笑:“铭川哥哥,这次你耳朵没红了!”

    江铭川怔了下,这才反应过来,叶锦幕这句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她是说,这次她凑到他的耳边说话,他的耳朵和脸,都没有红的意思?

    江铭川无语的看了叶锦幕一眼,她真是一刻不捉弄他就不得消停!

    但他的心里,却是一阵好奇。

    难道,是因为他与这个叫慕叶的少女接触多了,对她免疫了,所以才不会再脸红?

    看到江铭川皱眉的样子,叶锦幕呼了口气:“你的脸不会红了,我的任务也圆满成功了!以后,你再去泡妞的话,不会像以前那么害羞,相信那些妹子,都不会将你看成没有经验的初哥,也就不敢骗你了!你说,你该怎么感谢我才对啊?”

    看到叶锦幕这副得意洋洋的模样,江铭川的心里,只觉得一阵无名火冒出来。

    他才不要叶锦幕让他学会面对女孩子时候不会脸红,他能不能找到女朋友,会不会被女生骗,貌似也跟她无关吧?她凭什么这么关心?凭什么对他做出这种事情来?

    并且,现在他都已经对叶锦幕这样捉弄他习惯了,她却说她完成任务了!她说她不玩了!

    难道之前,她那样子对他,纯粹的,就是为了想要让他不要对其他女孩子脸红?纯粹的,就是为了,让他能更好的投入到其他女孩子的怀抱中?

    江铭川这样想着,只觉得心里的那一阵火,燃得更旺。

    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平时一直都是冷冷清清的,不管是外表还是内心。可是现在,因为叶锦幕的这一席话,他的心情,却激荡不已,与以前的他,截然相反!

    也许,是以前从来没有人,在他面前这么自以为是过,认为单凭自己的能力,就可以改变他。所以,他对叶锦幕,才会有着这么大的怒气。

    这样想着,江铭川的心情,也平复了一些。

    可这个时候,叶锦幕却发现江铭川的神色有些不对劲,拿手肘捅捅他:“喂,你怎么了,不想感谢我啊?”

    一句话,又将心情好不容易平稳下来的江铭川,再度勾起了怒火!

    江铭川盯着叶锦幕,眼神中,似乎还在燃烧着一抹烈焰。

    叶锦幕被江铭川这样的眼神吓了一大跳,往后退了一步:“你怎么了?干嘛这么看着我?”

    江铭川收回视线,垂下眼睑,将眼中的所有情绪都遮掩住。

    看来,有着这种心绪的人,也唯有他一个罢了。对于眼前这个少女来说,这只不过是她的一场游戏罢了。甚至在她的心里,都感觉不到丝毫对他的愧疚感。

    江铭川突然不想再计较了,反正计较下去,最后郁闷的那个人,肯定还是他。

    他淡淡说了声:“你想要我怎么感谢你?”

    “你答应了?”叶锦幕有些意外的看了他一眼,“以后再说吧,现在先记着!”

    她说完这句话,又转头望向朱师傅手里的那一块芙蓉种翡翠。

    这个时候,江老爷子也走到了叶锦幕身边,惊叹道:“小叶,你可真厉害!”

    他经过这几年对古董和玉石的接触,自然知道这种纯色的芙蓉种,到底价值有多高。而叶锦幕呢,只是了两百块钱买了一块小小的毛料,就能解出这么大的一个宝贝来,真是太厉害了!

    周老也神色复杂的看着叶锦幕,心里不知道,这到底是叶锦幕真的能识别出宝物,还是她蒙中的。

    与他同样心理的,还有傅殿宸、萧墨染和林砚初三人。

    萧墨染望了一眼一直在江铭川说话的叶锦幕,切了一声:“真是看不出来,这个小丫头,还是有点狗屎运的嘛!居然能让她发这么大的一个财!”

    此刻,与几人心情截然不同的,是赵老板。

    他的心里,简直在滴血了。

    谁能想到,一个不过区区两百块钱的毛料,能出来这么贵重的一块玉石?

    早知道,他宁愿自己赔掉这些钱,将毛料全部解开,都比卖了那五千二,要好到不知道哪里去了!

    不过事已至此,他也只能期盼,之后开的那一些毛料,千万都不要再出什么大料。

    要不然,他可真的是要郁闷吐血而亡了。

    但现在出了一个大料,也可以算是他的这一人情送到了点子上。没准,这位慕家小姐,能看在自己卖给她的毛料出了这么个宝贝,从而对他的态度,也有了改观呢。

    这样一想,赵老板的心里,才好受了一点。

    叶锦幕将那块芙蓉种从朱师傅的手里接了过来,拿到周老的面前,问道:“周爷爷,你帮我估算一下,这块芙蓉种,能卖到什么样的价格?”

    周老接过芙蓉种,凝神看着。

    这块芙蓉种,颜色还真是纯粹,所以,价格也是一般的芙蓉种不能比拟的。虽然它的体积不够大,但还是能够卖出比较高的价格来。

    尤其是,现在芙蓉种被大肆炒作,如果将它雕刻成物件后,价格会成倍的翻涨。

    周老的手指,触到芙蓉种上,感觉到它独有的那种温润,突然想有一种将它买下来的冲动。

    他禁不住望向叶锦幕,问道:“小叶丫头,我出价一百万买下它,怎么样?”

    听到周老的话,叶锦幕怔了怔,似乎没有想到,他会提出这么一个要求来。

    周老出的这个价格,还算厚道。毕竟,这块芙蓉种体积不算大,最多也只能雕刻一些吊坠等物件,要做手镯的话,还太小了点。

    并且,这也是未雕琢的翡翠,要做成物件,还得需要付出雕工。这些,都是应该要算到成本里面的。

    叶锦幕也不想占周老的便宜,刚张开要说话时,周老已经先一步截住了她想要说的话:“没事的小叶丫头,我们鑫泰自己就开了珠宝店,也有自己的雕刻大师。所以,这些问题,你就不用担心了。”

    听周老这么说,叶锦幕也只好不再说什么。

    她也知道,周老之所以开出这样的价格来,只是因为看在江老爷子的面子上。

    但尽管这样,他能做到如此,她的心里,就已经很是感激了。

    一旁的人,听到周老开出的这个价格时,心里更是悔恨不已。

    要是当时,他们决断点,将这块毛料买下来,多好!那么,白赚一百万的那个人,就是他们了!

    并且,就算他们不将这块翡翠卖出去,而是找人雕琢好,还能卖出更高的价格来!

    一时间,他们看着叶锦幕的眼神,就如同看着一个香饽饽一样!

    这个少女的身边,还有那么多块没有解开的毛料。他们一定要好好观察了,一旦发现某块毛料有什么宝物的迹象,就一定要将它买下来!

    叶锦幕将在场这些人眼中的神色全部收于眼底,唇边拂过一抹稍纵即逝的笑意。

    江老爷子在一旁,不满的看了周老一眼,又对叶锦幕说道:“小叶,你为什么将这块玉卖给周老头?你交给我,我叫人过来雕刻成物件,再卖出去,价格肯定能翻番!”

    “没事的江爷爷,这边,还有更多的宝贝呢!”

    叶锦幕看了一眼脚边的那些毛料,很是不以为然的说道。

    她的这句话,还说得恰到好处的大声,刚好被那些围观众们听见。

    顿时,那些围观众们看着叶锦幕的眼神,越发的炽热。

    此刻,在他们的眼中,叶锦幕再不是那个什么都不懂的菜鸟,而是俨然成了赌石大神。只因,叶锦幕说出那句话时候的神色十分的自信,真的由不得他们不相信。

    他们越发的坚定了,等会要买这些石料的想法了。

    朱师傅在一旁问道:“慕小姐,需要我再解下面的毛料吗?”

    “要的。”叶锦幕随手拿起一块毛料,朝朱师傅递过去,“朱师傅,麻烦你了!”

    “没事!”

    朱师傅接过这块毛料,放到解石机上面解了起来。

    这一次,他并没有跟上次那样打磨,而是直接拿着刀,在这块毛料的边缘上,切了一刀!

    这一刀下去,几乎所有的人,都在这个瞬间屏住了呼吸。

    大家都定睛朝那块毛料看去,却看到,在那一刀切断的边缘位置,隐隐的,露出了一些白色的痕迹。

    大家都不由倒吸了一口凉气!

    难道,这个少女真的有这么神,买的这一块毛料,里面又有着玉石?

    并且,依照上块毛料这么神奇的例子来看,难道这一次,里面有着的,又是一块非凡的翡翠?

    看它的颜色,是白色的,莫非,有可能还是冰种的?

    顿时,几乎每个人的呼吸,都在这个时候,仿佛停滞了一般!

    现场,一片诡异的宁静!

    朱师傅也停住了手,朝叶锦幕望来,问道:“慕小姐,还要继续切么?”

    叶锦幕神色犹豫,紧紧盯着那块毛料,牙齿轻轻咬着下唇,一副不知道该作何决定的模样。

    江老爷子在一旁说道:“小叶,别卖,让朱师傅继续切!万一这次出来的,又是什么宝贝呢?”

    周老却在一旁摇头道:“很难,同一个赌石场里,能遇到那么多高等级翡翠的可能性太低了。上一次,能出到芙蓉种,这一次,不可能再出更高级的品种了。”

    叶锦幕似乎被周老说动了一般,望着朱师傅,欲言又止。

    就在她依然犹豫不决的时候,围观众中有一人叫道:“小姑娘,这样吧,我出一千块,买下这块毛料,怎么样?”

    叶锦幕抬头看了那人一眼,眼中的犹豫之色,越发的深了。

    另一人看到叶锦幕这样的神色,对先前那人鄙夷道:“一千块算什么?小姑娘,我出一千五!”

    “切,你们也太小气了!万一这一次,再出个跟上次一样的宝贝呢!”又有人说话了,“小姑娘,我出两千,卖给我,怎么样?”

    这个人的话,仿佛在瞬间,将所有人心里的热情,都点燃了一般。

    顿时,又有好几个人,接连喊起价来。

    “我出三千!”“我出三千五!”“我出五千!”“……”

    叶锦幕却依然是一脸纠结的模样,看着眼前的众人喊价,没有出声叫停,也没有出言答应。

    直至一个人大声叫道:“我出一万二!”

    这个时候,所有的声音,才戛然而止。

    就这么一小块的毛料,用一万二买下来,的确是够了。虽然的确能看到里面的那一抹白色,但毕竟周老之前说得对,已经出过一次芙蓉种了,这一次,再出同等价值玉石的可能性,的确是比较低。

    若再坚持报价的话,说不定,就真的有可能亏本了。

    看到没人再报价了,那个报了一万二的人得意的笑笑。他是一个大概四十来岁的中年男人,像是一个经商人士,眼中有着一缕精明的光芒。

    他望向叶锦幕,笑道:“小姑娘,这块毛料,卖给我怎么样?”

    叶锦幕却是摇了摇嘴唇,一脸为难的看着那块毛料,似乎不知道该不该答应。

    看到她这副模样,那人急了:“小姑娘,你到底要不要答应?给个答案啊!”

    叶锦幕抬起头来,朝周老看去:“周爷爷,你说我要不要答应?”

    看到她这副模样,围观众们心里一阵恍然。

    他们就说嘛,这个世上,除了楚轻寒,还有谁小小年纪,能有着这么大的本事!看来,这个小姑娘之前能挑出这些毛料来,都是多亏这个老头的指点。

    只是没想到,这个老头指点了别人,却让自己赔了一百万,也不知道他心里到底有何想法。

    周老看了一眼解石机上面的毛料,眼中有着一抹光芒闪过。

    那抹隐隐约约的白色,别人看不出来,但周老这样的行家,却是轻易能看穿。

    白色的翡翠,数目不算少,但价值,却是两极分化。

    最高等的,玻璃种中,就有着白色翡翠的存在。不过,那其实并不是纯粹的白色,而是一种偏向于透明或半透明状态的玻璃一样的颜色。跟现在出现在大家眼前的这一抹白色,感觉截然不同。

    但此刻,大家都被叶锦幕之前缔造的那一个神话给迷晕了眼,都没有如周老一般仔细的去观察。

    既然现在,已经有了人出价,那么,还是尽快,让叶锦幕将这块毛料转手吧。

    周老笑了笑,说道:“其实我也说不准,也许其中的,会有可能是比芙蓉种还贵重的玉石也说不定。所以,你自己拿主意吧。”

    周老这话,在别人看来,是说了等于没说。

    但他在说的时候,看着叶锦幕的那种眼神,却明明白白的告诉她,赶紧将这块毛料脱手!

    叶锦幕心里,对这块毛料的斤两十分的清楚,问周老,只不过是演演戏,让这出戏逼真一点罢了。

    但她对周老的眼光,还是有些惊讶。没想到,现在这块石料才露出一点点痕迹来,周老就已经看出了其中到底是什么货色,还真是不简单。

    不过这样才好,身边有着一个懂行的又跟她关系不浅的人存在,以后带来的门路,会广得多。

    叶锦幕又是咬着嘴唇想了好一会,终于,像是下定了莫大的决心一样,望向那人,说道:“好!我卖给你!”

    “哈哈,小姑娘,真爽快!”

    那人喜笑颜开,直接拿出一个包来,从里面拿出一沓的现金,一边数一边说:“朱师傅,赶紧给我将这块毛料解出来!我要看看,我了一万二买的,到底是什么宝贝疙瘩!”

    “好嘞!”朱师傅心里也有些期盼,手中不停的马上将那块毛料切了起来。

    叶锦幕嘴角微抽,看着眼前数钱的这个人。

    这人还真是个土豪,出门时候,居然拿着一个包装现金,也太拉风了一点吧?

    那人将钱数好,递给叶锦幕。叶锦幕接了过来,却发现钱包里面装不下,只好直接放到了包里。

    那人乐呵呵看向朱师傅,眼中尽是期盼,也不知道这次解出来的,到底是什么东西。

    ------题外话------

    ps:本文所有的赌石知识,全部来自于度娘哈~所以真假不保证,哈哈,只能保证,我是完全遵循度娘上面说的,它说是真的就是真的~这毕竟是我了一天时间整理的赌石知识,足足有好几千字,我还是希望没差错的,要不然,也对不起我的这一番努力啊~

    再度推荐一下我基友君云凌的《鬼手毒妃》哈,没收藏都去收藏下哈,这本书的点击太差了,大家有空没空的,都去点击看看吧!没准你会爱上它呢,反正收藏收藏,点击点击又不会怀孕,是吧是吧?其实我也想拉拉评论的,但一看看,我自己的文每天的评论数都那么少,貌似拉着也没啥用,就不努力了,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