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重生之天定贵女 > 第118章 什么叫被人卖了还帮人数钱

第118章 什么叫被人卖了还帮人数钱

    可以说,在场的人当中,除了叶锦幕和周老,几乎所有的人,都万分期待,这一次解出来的,到底是什么东西。

    朱师傅在万众瞩目之下,终于将刀子拿起,手中的毛料,也终于露出了其中的庐山真面目!

    只见那是一块最多只有鹌鹑蛋一般大小的白色玉石,这块玉石通体呈乳白色。但根本不如之前看到的芙蓉种那般晶莹剔透,反而更有点泛着一种像是陶瓷般的光泽。

    刚刚才看到这块玉石,围观众们的脸上,就不由扬起一阵失望之色。

    朱师傅将这块玉石拿在手里,抬头看向刚才买了这块毛料的中年人,眼里有着一抹同情。

    那个中年人也看着这块玉石,脸色灰白,掩饰不住心中失望。

    他苦笑了一声,将这块玉石接了过来,叹了口气:“没想到我也有赌输的这一天!”

    江老爷子在一旁看着,也是不由叹息:“居然只不过是最普通的干白种,也难怪他会露出这样的神色来。”

    这种最普通的干白种,是最常见,也是最廉价的翡翠之一。

    对于这种干白种,业内的评价是种粗、水干、不润。而这三点,都是评价一块翡翠是否有着价值的标准。但眼前这块翡翠,却其中任何一点都不符合。那么它的价值,就可想而知了。

    叶锦幕愧疚的望向那个中年人:“对不起,我也不知道这块毛料会出这样的翡翠……”

    听到叶锦幕的话,中年人不由一笑,看着叶锦幕的眼神,也温和了许多:“小姑娘,你不要感到对不起我。毕竟赌石,本身就是一场赌博!我赌输了,是我自己的运气和眼光不行,与你无关!”

    叶锦幕神色更加愧疚,只是望着中年人,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周边的围观众们都纷纷安慰起叶锦幕来:“是啊小姑娘,这件事情,跟你没关系啊……”

    “放心吧,就算我们也买了你的毛料赔了,我们也不会怪你的!”

    听到大家的话,叶锦幕眼中的愧疚才消散了一些,感激对众人一笑。

    这一笑,大家都觉得,这个小姑娘还真是善良。这块毛料,本来就是他们想买的,根本与这个小姑娘无关,但她却将所有的责任,全部都揽在了自己的身上,还真是个厚道的孩子。

    江铭川在一旁看着,只觉得一阵无语。

    眼前的这些人还真是傻,典型的被叶锦幕卖了,还替她数钱。也不知道,要是他们知道,这一切都是叶锦幕故意设计的,他们又会作何想法。

    中年人将这块干白种收了起来,说道:“算了,这块东西,要卖高价也卖不出来,我就当做是花钱买了个教训吧!回家后,找人把它雕个扳指带带也不错!”

    周老笑了笑:“有着这种心态也不错,毕竟谁也不知道,干白种也有没有升值的一天,所以,你也可以雕几个小玩意儿等着升值。”

    中年人双目一亮:“老爷子你说得不错,我正打算那么做!”

    周老微微一笑,没有再说什么。

    这块玉石,有可能是干白种,他早就看出来了。只是没想到,叶锦幕对他的话会这般信任,居然真的将它脱手了。

    也幸亏脱手了,要不然,她绝对赚不了这么多。

    这时候,围观众们又叫道:“小姑娘,你脚边还有那么多的毛料,索性都剖了吧!”

    朱师傅也看向叶锦幕:“慕小姐,你说怎么样?”

    叶锦幕点点头:“今天正好朱师傅您在这里,当然要一并都解开了。要不然,我还要到哪里,去找朱师傅这么好的解石大师呢?”

    尽管知道这是恭维话,朱师傅还是听得浑身舒坦。

    他笑道:“慕小姐你放心,我必定会好好解石,绝对不会损伤到里面的东西的!”

    只是,这些废料里面,已经出了两个有宝物的了,还能再出第三个?

    对此,朱师傅感到深深的质疑。

    叶锦幕又是随手挑了块毛料,朝朱师傅递过去:“朱师傅,继续吧!”

    “好。”朱师傅接过毛料,心里也有些期盼。

    如果这第三块毛料里面也有着东西,那岂不就是真的成了传奇了?这么小的废料里面,都能连续三块有着宝贝,就算楚家少爷来到这里,也没这么神吧?

    朱师傅二话不说,就开始切割起手里的毛料来。

    这个时候,也许是这里的动静影响到了其他人,更多的人也在这个时候围了上来。当知道之前连续两块废料都出了不少的宝贝时,大家看着叶锦幕的双目,都不由亮了。

    这个少女真的这么神?那么,接下来的这一块,会不会依然有着宝贝?

    朱师傅这个时候,当真是仿佛寄托着在场所有人的希望一般。被这么多人望着,就算朱师傅经历过不少的大场面,也是不由有些紧张。

    他将毛料放在解石机上,深吸了一口气,这才开始解了起来。

    这一次,他又是跟上次一样,直接拿出刀剖了一刀。

    没想到,这一刀下去,却什么也没有!

    朱师傅怔了下,难道这一次,里面什么都没有?

    叶锦幕看着那块毛料,眼里也闪起了一抹失望。

    江铭川又不由看了她一眼,现在的他,对叶锦幕,可当真是越来越看不懂了。

    他原本以为,她在这一次赌石的时候,所有的神色,都会进行伪装。可是,刚才的那两次,她有的时候,露出来的,却是真正的表情。

    所以现在,江铭川看到叶锦幕眼里的担忧,也拿不准,这块毛料里面,到底有没有着宝贝了。

    周老看了眼叶锦幕,笑了笑:“没事的,本来这些废料中,能出玉的就极少。之前已经出了两块,概率已经很高了。这块就算——”

    周老刚刚说到这里,眼睛的余光刚好看到那块毛料,说着的话,戛然而止!

    朱师傅的手,也在这个时候,一顿!

    叶锦幕疑惑的看了周老一眼,也顺着他的视线,朝毛料看去。却在看到的时候,双目一亮!

    只见在那块毛料中间,隐隐的,有着一抹淡淡的紫色闪现!

    围观众们也在这个时候激动了起来,已经有按捺不住的,朝着叶锦幕叫了起来:“小姑娘,这块毛料,我来跟你买下来,怎么样?”

    叶锦幕抬头看了那人一眼,咬了咬嘴唇,一副受到惊吓般的模样。

    另外一人瞪叫的那人一眼:“叫这么大声,都把别人吓到了!”他笑着对叶锦幕说道:“小姑娘,你开个价吧,我要买下这个石料。”

    叶锦幕又是望向这个人,神色间有些踌躇。

    周老在一旁说道:“你们别欺负人家小姑娘不懂行!这块毛料,里面的货是紫色的!一看,就知道会是什么!你们居然还说要买下这个毛料,那你们倒是说说,你们要出什么价啊?”

    围观众们听到周老的这句话,都嘿嘿一笑,不说话了。

    周老说得没错,在翡翠中,紫色的,只有一种!

    这种翡翠,原本的价格并不是很高。但是,因为它独特的颜色,喜爱它的人越来越多,才导致它的价格,也成倍的向上涨。

    只不过,就算是紫色的翡翠,价格也有着差别,与质量有着很大的关系。

    低者,也能与一般的芙蓉种媲美;但质量高的话,那可真是芙蓉种拍马也及不上的了!

    真是没想到,这个少女的运气这么好,买下的第三块废料,比前两块,还要更加的了不起!

    叶锦幕听到周老这么说,望了一眼周老,问道:“周爷爷,难道这里面的,就是紫罗兰吗?”

    “对!”周老点头,“紫色的翡翠,只有一种,那就是紫罗兰!只是不知道,这次的紫罗兰,又会是什么品级的。”

    叶锦幕双目中盛满惊喜:“真的是紫罗兰吗?我还是第一次见到它呢!朱师傅,麻烦你赶紧将它解出来,让我开开眼界吧,谢谢!”

    朱师傅点点头,又继续手里的工作。

    叶锦幕又一脸歉意的看向围观众们:“对不起了各位,这块毛料,我实在是不能卖给大家。”

    看到叶锦幕原本无比明艳灿烂的脸,此刻却露出这种神色来,大家看着,都觉得心里一阵不忍。

    马上就有人笑道:“没关系小姑娘,下一次,你再卖给我们就行了!”

    叶锦幕点头:“好的,下次我一定卖给你们!”

    江铭川听到叶锦幕这话,心里有点担忧。叶锦幕这么干脆的答应这些人,真的没事么?要是下一次,毛料里面有着的,是比这次还要更加珍贵的玉石呢,那怎么办?

    可是,另一方面,江铭川却又觉得,叶锦幕这么做,肯定有着她的道理。

    那么问题来了,叶锦幕如果真的那么笃定,下一次开出来的,绝对不会是什么宝贝。难道,她有着那么大的本事,能那么轻易,看出来一块毛料里面,是否真的有着宝贝?

    那她的能力,岂不是比楚轻寒还要更加厉害?

    江铭川想到这一点,神色微微一惊。楚轻寒之所以有着这么高明的本事,是因为楚家历代的积累。但叶锦幕呢?按她自己的话来看,只不过是个慕家的私生女罢了,这些本领,又是谁教给她的?

    在她的身上,又有着怎样的秘密?

    此刻,朱师傅已经快要将那块毛料给解开了,大家也都已经隐约能看到,里面那块紫罗兰的模样。

    只见那块紫罗兰的体积,比之前那两块玉石都要大得多,方圆至少有个十厘米。它的颜色,是一种梦幻般的紫色,在其中,隐隐带着一种粉色,说不出的润泽、优雅和知性。它恍若一颗被凝冻的露珠,紫若烟霞,色泽神秘,让人一看,就禁不住心生喜爱,恨不得拥有它的人,就是他们。

    并且这块紫罗兰,比之之前的那块芙蓉种,颜色都要晶莹剔透得多。虽然紫色很深,可是透明度却极高。仿佛透过这块很是厚重的紫罗兰,都能看清楚对面的所有物体。

    周老愣愣看着这块紫罗兰,禁不住喃喃道:“居然是皇家紫!高冰种的皇家紫!”

    周老话音刚落,在场的人,都不由怔住!

    皇家紫!这三个字,仿佛在所有人的心里,都投下了一大块巨石!

    在所有的紫罗兰翡翠中,最值钱最罕见的,莫过于就是皇家紫。只因,这种紫色,在所有的紫罗兰中,颜色更为的浓艳、色调也最为纯正,可以说是可遇不可求,所以价格到底会多高,可想而知。

    并且,在东方,紫色一直都是被很多上层社会的人推崇的一种颜色。它在很大的程度上,象征的,都是贵气和祥瑞,所以才会有那么多的人,趋之若鹜。

    周老神色复杂的看着这块紫罗兰,自嘲一笑:“这块紫罗兰,我是买不起了。小叶丫头,如果你相信我,我就帮你找买家吧。跟你那堆宝物一起,找一个靠谱的买家。”

    叶锦幕神色一喜,感激的看向周老:“谢谢周爷爷!”

    “没事,只要你答应,把接下来价格没那么惊人的宝物,答应卖给我就行!”

    “没问题周爷爷!你尽管放心!”

    叶锦幕将这一块紫罗兰接过来,仔细看了几眼,就将它顺手往江铭川的手里塞过去。

    江铭川接过去,观摩了一下,也放入了那个放古董的包裹里面。

    大家见叶锦幕对江铭川这么放心,将如此价值连城的一块紫罗兰,随手就交给他,对两人的关系,又不由有了新的猜想。

    但最开心的,莫过于是江老爷子。

    他笑呵呵的看着眼前这一切,眼睛都要笑眯了。他就说吧,叶锦幕对江铭川,肯定有意思!要不然,怎么可能把这么贵重的东西,放心的交给他保管?

    只可惜,江铭川就是个不开窍的榆木疙瘩!对人家女孩子的示好,一点反应都没有!

    真是哀其不幸怒其不争!

    江老爷子瞪了眼江铭川,颇有点恨铁不成钢的意思。

    眼看在场的人都看呆了,朱师傅又望向叶锦幕:“慕小姐,现在就继续吗?”

    叶锦幕点点头,将一块毛料拿起来,向朱师傅递过去:“继续。”

    朱师傅还没有动作,周老就朝叶锦幕说道:“小叶,你可忘记了,你答应了我的话啊!”

    叶锦幕笑道:“那是当然的!只是,周爷爷你怎么对我这么有信心?毕竟你也说过,这些废料,出宝贝的几率很小啊。万一以后的,都没有宝贝了呢?”

    周老笑了笑:“我之前不还是认定,这第三块毛料,什么都解不出来么?结果,你却给了我这么大的一个惊喜。所以,对于之后的毛料会怎样,我当然也有着期待啊。”

    周老的话,让在场的那些围观众们,心里都不由一个激灵。

    没错!周老说的话,就是他们心里想的那个意思!

    看来,在之后,他们得好好的把握住机会了。万一买到一块好的呢,那他们就发了。

    朱师傅又将手里的毛料切割了起来,这一次,他才切了一刀,就似乎隐隐绰绰的看到,在里面,仿佛闪过一抹奇异的颜色。

    这一抹颜色闪过,让朱师傅的心里,不由又升起了一阵激动。

    难道,这一次,这块毛料里面,又有着什么宝贝?

    朱师傅看到了,其他的围观众们,自然也看到了。

    他们一个个赶紧出言喊价:“这块毛料,我出一千!”

    其他的人,唯恐落后,也跟着喊道:“我出两千!”“三千!”

    听着大家的喊声,叶锦幕一副很是呆滞的模样,似乎又被他们吓到。

    周老在一旁无语道:“你们急什么?人家小叶还没说要卖呢!”

    一听到周老的话,此起彼伏的喊价声,顿时停住!

    大家也都在这个时候,才忽然记起,还有这一茬。不由都讪讪的停住口,望向叶锦幕。

    其中一个人嘿嘿一笑:“小姑娘,你可别忘记了,你答应了,这一次,让我们买的!”

    周老愣了下,又接着说道:“就算是这样,小叶也有反悔的权力吧?毕竟她之前又不知道,到底这块毛料里面,会有着什么东西!”

    叶锦幕笑了笑:“没事的周爷爷,我之前解出了三块有玉石的已经够了。就算这块里面真有什么宝贝,卖给别人的话,我也早就把成本赚回来了啊。所以卖给他们,也无所谓的。”

    “小叶……”周老还真是无语了,这丫头还真是大方!

    不过想起,之前小叶还将宋代、唐代的古董随意送给江老爷子和江铭川,他的心里倒是坦然了。

    他也不再说话,望了那些人一眼:“既然这样,那你们就开价吧!只是,别想着要坑人家,我还在这里帮她把关呢!”

    那些人又是嘿嘿笑着,进行了新一轮的喊价。

    终于,在达到十万的时候,喊价才停止。

    对于这个价钱,周老表示颇为的不满意:“你们还真是精明,刚才小叶开出来的那些宝贝,除了那块干白种,另外两种,哪个不是上百万的?可你们现在呢,只出了十万,就想买这块毛料!要不是小叶之前就答应你们了,我还真不愿意就这么让你们买过去!”

    叶锦幕笑笑:“算了周爷爷,毕竟人要守信用嘛!我都答应了大家,当然是要兑现了!”

    “唉,真是受不了你这个小丫头!总有一天,会被人卖了还帮人数钱的!”

    周老很是无奈的看了一眼叶锦幕,真是想不通,之前看起来还这么精明的小丫头,怎么现在却变傻了。难道,她性格上最大的致命伤,就是太过大方,所以,现在宁愿拱手将这块宝贝送出去?

    看来,他真得好好跟这个小丫头谈谈了。

    他身为一个商人,知道有的时候,必须得大方,才能结交到朋友。但有的时候,真的不能太大方,否则,赔个血本无归都有可能。

    叶锦幕却只是微微笑着,望向那个买下她这块石料的人。

    那人是个年轻人,大概二十四五岁的年纪。但他的气质,一眼就能看出来,纯粹是个不学无术的纨绔子弟。也难怪,能拿出十万来买一个根本不知道底细的毛料了。

    那个年轻人拿出一张卡来,问道:“赵老板,这里哪里可以转账?”

    赵老板指了指赌石场内的一处:“看到没,那里有个取款点,可以在机子上进行转账。”

    叶锦幕脸露为难之色:“可是,我没有银行卡……”

    “不是吧小姑娘!你来赌石,居然不办银行卡!”这个年轻人一脸的不可置信,但看了一眼叶锦幕,又恍然,“不过也对,你还小,不办卡是应该的。这样吧,我先去取钱,取来了,给你现金!”

    “好,那就麻烦你了!”

    叶锦幕朝他笑了笑,心里却是不住吐槽。

    因为不能暴露出她的真实身份,所以一直都只能接受大家的现金。关键是,就算是她的包,也装不下那么多的钱啊!

    唉,看来,得赶紧弄个假身份,办一张银行卡来应急了。

    眼看年轻人取款还需要一定的时间,叶锦幕又将另外一块毛料拿出来,对朱师傅说道:“朱师傅,麻烦您将这一块也解开看看吧。”

    朱师傅也想知道,接下来的这些毛料中,是否也有着料,于是索性接过来,开始解起来。

    没想到,这一块才刚刚切了一下,就又看到,在切口的地方,有着隐隐的绿色光芒!

    要不要这么神?顿时,所有人看着叶锦幕的眼神,都恍若看着一个外星人一样!

    这少女也太神奇了!为什么她买的这些在别人看来分分钟可以扔掉的废料,接连五块,里面都有着东西?她是碰运气,还是真的赌石能力有这么强?

    难道,她是楚轻寒第二?

    大家都激动了起来,又开始了新一轮的报价。最后,这一块毛料,又是以十二万的价格成交。

    拍下这块毛料的那个人,自然又是拿着银行卡,去那个取款点取款去了。

    朱师傅这次没有问叶锦幕,就直接又接过叶锦幕递过来的一块毛料,开始进行解石。

    在大家的意料之中,这一次,果然又隐隐约约的,有着一些绿色。

    现在的大家,都已经完全麻木了。只觉得,这个少女买的这些废料中,绝对,全部都有着料!若是没有,要不是朱师傅还没有切到,就是他们的眼睛瞎了!

    这一轮,自然又是开始叫卖,最后又买了个十几万的价。

    看到大家喊价喊得热火朝天,叶锦幕只是笑着看着,仿佛觉得,这样子成全别人,是一件再正常不过的事情。

    周老却在一旁看不下去了,禁不住将叶锦幕的手臂一拉:“小叶,你可不能将接下来的那些毛料,全部卖给别人啊!总得自己留一些吧!”

    江老爷子也点头:“对!小叶,就算你想卖,我也不准你卖了!”

    叶锦幕一副很是无奈的模样,看了两人一眼:“好吧,那我再卖五个,怎么样?”

    看到两人似乎又要反对的样子,叶锦幕笑道:“没事的!反正我这里这么多毛料,卖五个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啊!”

    两人见叶锦幕如此的“天真单纯”,也只能罢休,叹了口气。

    叶锦幕对围观众们笑了笑,说道:“对不起了,我只能再卖五个了,希望你们见谅!”

    “没事的小姑娘,你能卖这么多给我们,已经很好了!”

    围观众们也不是蛮不讲理的角色,叶锦幕这些毛料,看起来似乎个个都能开出来宝贝的模样。现在已经卖给他们好几个了,还能再卖五个给他们,已经是一件非常厚道的事情了。

    所以一个个看着叶锦幕的眼神,当真是充满了感激,觉得她真是个小天使。

    不远处,萧墨染三人看着这一幕,相互看了一眼,然后纷纷露出了一抹冷笑。

    虽然对这个叫慕叶的少女还不是太了解,可她就给他们一种直觉,她绝对不像表面上看起来的那么简单。

    她连萧墨染的话都要针锋相对的回过去,又怎么可能,是那么善良的一个人,任凭别人占她的便宜?

    看来,眼前这群人,要倒大霉了!

    傅殿宸看着叶锦幕,突然一皱眉,对林砚初低声说道:“你有没有觉得,她这个做法,跟叶锦幕有点像?”

    林砚初点头:“我早就觉得了。叶锦幕就是跟她一样,先给人希望,再让人绝望。可偏偏,那些被她骗到的人,都不知道是她动的手脚。而以为,是她在帮他们。”

    “没错,就是这个感觉!”傅殿宸皱着眉头,仔细的看着叶锦幕,“如果不是她们的声音一点都不一样,我还真以为她就是叶锦幕。但想想也不可能,如果她是叶锦幕,她不可能连江老爷子和江铭川都骗。”

    对于傅殿宸的这个推测,林砚初也深以为然:“也许,是因为所有像叶锦幕这样诡计多端的女孩子,都有着这种相同的特质吧。所以,你才会觉得,叶锦幕跟这个慕叶,有着共同点。”

    两人的心里,都对这个问题,持以同样的态度。

    因为在场的围观众们,都万分期待想要买到接下来叶锦幕的那些毛料。所以,就算朱师傅想要将之前被买下的那些毛料全部解开,这些围观众们也都不允许,而是要他继续去解开那些新的毛料。

    朱师傅只好顺从民意,将叶锦幕递过来的那些毛料,一个一个的去解开。

    不出所料,这接连解开的五个毛料,都被围观众们花了大价钱买了下来。

    现在剩下来的,不过才只有十二三个毛料罢了。但是,除去首先那块芙蓉种和冰种皇家紫,叶锦幕单靠卖毛料,就已经赚了一两百万。

    就算之后的那些毛料,什么都不出,她今天也是狠狠的暴发了一场。

    现在终于开始解到叶锦幕自己的毛料了,那些就算买到了毛料的人,也都不着急让朱师傅解开他们的毛料,而是催促着他,将叶锦幕的毛料解开。

    叶锦幕也不推辞,又将一块毛料递给了朱师傅。

    朱师傅接了过去,驾轻就熟的慢慢将它解开。

    可是这次,却在刚刚打开的时候,他的神色,就发生了变化。

    他不敢置信一般的看了一眼那块毛料,眨了眨眼,又重新看了一下,仿佛看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东西一般。

    叶锦幕看到朱师傅这副模样,不由问道:“朱师傅,你怎么了?”

    “没什么。”朱师傅又眨了眨眼,摇了摇头。现在还没有确定,他也不敢将他的猜想说出来。若是结果,跟他猜测的一点都不一样,那岂不是让人空欢喜一场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