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重生之天定贵女 > 第119章 骗的就是你们,怎么滴?

第119章 骗的就是你们,怎么滴?

    那些围观众们在一旁嚷道:“没事,你尽管说吧!反正我们都已经麻木了!”

    反正,这个小姑娘买的毛料,每一块,都能开出宝贝来。唯一的区别,只是宝贝的价值多少罢了。

    经历了芙蓉种和冰种皇家紫的他们,心理承受能力已经极为的强大!就算出了帝王绿或者福禄寿喜,他们都会觉得不值一提!

    只是,看朱师傅的脸色,难道这里面的,真的是这两样?

    他们现在已经不对叶锦幕的这些毛料抱什么希望了,反正叶锦幕也已经说了,这些毛料,她不会再卖。所以,这些人在这里,就当是看热闹一样。

    看热闹,自然是希望,这场热闹,越大越好。

    朱师傅将这个毛料继续打磨着,果然看到,里面那种极为透明的材质,这才舒了口气。

    叶锦幕看到朱师傅的脸色,又问道:“朱师傅,有什么不对劲么?”

    “没有。”朱师傅心里,真是极为的嫉妒叶锦幕的运气。这个小姑娘,到底是走了什么运,为什么被她挑中的毛料,都那么的厉害?

    现在这块,又是让人不羡慕嫉妒恨,都不行!

    周老也在这个时候,看到了那块玉石,眼中惊诧之色闪过。他转头看向叶锦幕,叹息道:“小叶,你真的跟财神转世一样,买的每一块毛料,都能开出来东西!现在这块开出来的东西,更是不同凡响!”

    叶锦幕也朝那块毛料看了一眼,神色一喜:“周爷爷,这难道,就是玻璃种……”

    “是啊!”周老的神色很是复杂,“真是没想到,这些废料中,居然会有着玻璃种的存在!玻璃种,可是翡翠中最珍贵的所在啊!要是它是翠绿色的,就会是极品中的极品了!”

    叶锦幕自然知道,所谓极品中的极品,那就是玻璃种帝王绿!

    玻璃种的帝王绿,已经快要成为一种有价无市的存在了。便算是有钱,也不一定能买到!

    而眼前的这一块,虽然颜色透明,如同玻璃一般,比不上帝王绿那般值钱,却已经是非常难得的精品了。

    价格,就连刚才那块皇家紫也比不上。

    现在需要看的,仅仅,是这块玻璃种翡翠的体积。

    若是它的体积较小,一般人,倒是还有能力买得起它。而若是体积及得上刚才那块皇家紫,便算是周老这样的人,想要买起它,也得掂量掂量。

    大家听到周老的话,都不由屏住了呼吸,心里深深的为之震惊。

    这种玻璃种翡翠,得是老坑中,才能出得来的。而老坑中的毛料,绝对不可能,有着这种废料存在的。

    只能说,这个小丫头真是太过走运,能刚好挑中一块从老坑毛料中掉落下来的废料!

    并且,这块废料中,正好,有着一块价值连城的玻璃种!

    朱师傅的手,也禁不住微微的颤抖起来。但幸好,他有着丰富的经验,很快,就将微抖的双手,控制了下来,又开始打磨起手里的那块毛料。

    很快,这块毛料,就被打磨得差不多了。

    只见这块被剖出来的玉石,真的是如同玻璃一般,透明无暇,没有着一丝的杂质。并且它的体积还不小,跟之前那块皇家紫差不多。

    看到这块玻璃种,周老的心里就不由暗叹。看来,他与这块玻璃种,是真的无缘了。

    看到了周老失望的神色,叶锦幕笑了笑,说道:“周爷爷,您别这样子!这样吧,到时候,如果真的有人要买这块玻璃种,我就请求他,将一部分分给你,怎么样?”

    “小叶!”

    周老听到这句话,神色大振,瞪大眼睛看着叶锦幕:“小叶,你……”

    他的双唇嗫嚅着,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才好。只因,他的心里此刻激动一片,就连想说的话,都再说不出来。

    一部分,是因为开心,一部分,则是因为感动。

    这块玻璃种,若是完完整整的卖给一个买家,价格必定会比分开一小块卖给别人,要高得多。所以,叶锦幕完全是看在他跟江老爷子关系的份上,卖了一个人情给他。

    周老心里决定,一定要给叶锦幕的这些宝贝,找一些靠谱的买家,不能让她吃一丁点的亏。

    叶锦幕笑了笑:“周爷爷,后面还有很多的毛料没有解开呢,你就看看,还有没有什么,是你想要的。”

    “好。”周老听叶锦幕这么说,也将注意力,转向了接下来的那些毛料。

    接下来的那些毛料中,果然都有着东西,并且价格还不菲。只不过,大多是一些白底青、翠丝重,并且体积还不大。比起之前的皇家紫和玻璃种,这些引起人的激动情绪,也小得多。

    在场的这些围观众们,心里深深的觉得,今日看了这次解石之后,以后,再看到别人赌石,也再生不出丝毫的激动来。除非,那些人能解出来的,是帝王绿!是福禄寿喜!

    叶锦幕接下里解出来的那些玉石,也被周老和其他的人买了一些。现在她手上没有卖出去的,都是别人出不起价的。

    不过这个时候,突然有人想起,既然叶锦幕能从废料中解出这么多宝贝来,他们又何尝不会有着这种可能呢?毕竟,这些废料的价格也不贵,他们也可以去碰碰运气看看。

    这样想着,马上就有人朝赵老板叫道:“赵老板,这些废料,多少钱一块?”

    ,多少钱一块?”

    赵老板一看他们的神情,就知道商机来了,冲他们笑道:“这些现在可不能称作废料啊,毕竟慕小姐现在从里面,可是开出了不少的宝贝。所以,谁也不知道,你们能不能也买到能开出这么多宝贝的毛料!”

    一群人都不满的看着赵老板:“赵老板,你这是坐地起价啊!”

    “这算什么坐地起价!”赵老板比他们还不满,“能出那么多宝贝的毛料,算是废料吗?它们充其量,不过只是体积小了点而已!你们也别磨叽了,要买吗?”

    大家都无语的看着赵老板,可是心里也知道,如果不答应他的要求,他们就别想买到这些废料了。

    赵老板心里也是一阵得意。

    虽然他之前的那些废料,被叶锦幕买过去,然后开了那么多的宝贝,让他的心里感到一阵头疼。但也是多亏她,这里这些本来无人问津的毛料,也有人抢着买。他这次不趁机赚一把,他就不姓赵!

    赵老板嘿嘿一笑:“你们也别这样子看着我,大家都是老主顾了,宰谁也不会宰你们啊!这样吧,我也不会让这些毛料的价格高过那边的那些,可价格也不能太低,毕竟这里面,可是出过大宝贝的!那我就算两千一斤,你们说怎么样?”

    虽然心里觉得赵老板实在是不厚道,可两千一斤的价格,他们还是能接受的。

    毕竟,他们之前,可是花了十几万几十万跟叶锦幕买毛料的,现在这里这些废料,就算两千一斤,也花不了那么多的钱。

    于是大家都纷纷掏出卡来,将这些废料买了下来,打算一会之后,交给朱师傅来帮忙解石。

    叶锦幕将那些剩下来的玉石收好,对江老爷子说道:“江爷爷,我们去那边看看吧。”

    现在这些东西,只不过是小角色罢了,真正的大头,还在后头呢!

    赵老板慌忙跟了上去:“慕小姐是还要再买毛料么?”

    他脸上带着笑,心里却在叫苦。这位大小姐如果还要再买的话,那么也不知道,他会亏到什么程度去。

    叶锦幕点点头:“对啊,我想去看看,那些大块的毛料,里面的货究竟怎样。”

    赵老板的脸一垮,果然是跟他想的那样!

    看到赵老板脸上闪过的苦色,叶锦幕微微叹了口气:“赵老板,你别这样子。我又不是楚轻寒,哪有这么高明的能力,买到的每一块毛料里面都有货啊?并且,你这些毛料,本来就是要卖人的,卖给别人跟卖给我,有区别吗?”

    赵老板莫名觉得,他居然有点被叶锦幕这句话给说服了。

    罢了,反正这些毛料在这里,卖谁不是卖,他也不可能自己将这些毛料给开了,还不如卖个人情给叶锦幕,反正她又不是不会出钱。

    赵老板这样想着,觉得心里好受了一些,笑容也露了出来:“不知慕小姐想买哪种?”

    叶锦幕看了一眼那些堆放的毛料,问道:“这些毛料,价格分别怎样?”

    赵老板指了指一个方向,说道:“这边的毛料,都是正宗的老坑毛料,出玻璃种的概率,比其他那些都高得多,所以价格也最贵,得五千一斤了。”他又指向另外一个方向:“至于那些,都是普通的,价格就便宜点,分别是两千到五百一斤不等。”

    叶锦幕点点头,刚才那一眼中,她已经完全看出,哪些毛料中,有着什么宝贝。

    至于那些宝贝,她今天可是要全部吃下,一个都不能留给别人。

    这样做,第一个原因,自然是要积累原始资金。但更重要的原因则是,她要在这里,打响名号!

    若是一个原本名不见经传的少女,却在第一次赌石的时候,解开的每一块毛料,里面都有着宝贝,那必定会成为一个大新闻。尤其解开的宝贝越珍贵,她的名号,就会越发的大。

    只要将名号打开了,以后她赌石的能力,必定也会引起很多人的注意。一旦注意到了,她要结交到想要结交的人,就越发的容易了。

    说不定,便能如同楚轻寒一样,不是以楚家少家主的名号流传于世,而是以一个赌石和鉴宝高手的名号流传于世。那样子,上赶着要讨好他,让他帮忙鉴别珍宝和毛料的人,也会更多。而这样做,无疑,都是在欠着他的人情。

    这样能轻易扩展人脉的机会,叶锦幕自然不会放过。

    只是,这次周老会给她介绍一些什么买家,还真是期待。

    叶锦幕很是随意一般的挑选了十来块毛料,有老坑毛料,也有其他的一些。算一下价格,居然过了千万。

    叶锦幕微微叹了口气,难怪世人都说,钱才更能生钱。若是本钱不够,想要达到家财万贯,还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像她现在这样,如果没有本钱,那连买这些毛料都不可能,就算里面真有宝贝,也跟她无关。

    所以,这个第一桶金,还得马上兑现!

    江老爷子一听价格,就马上说道:“小叶你别急,这些钱,我帮你给!”

    “谢谢江爷爷!”叶锦幕真诚的感激道,“等到将我的那些宝贝卖出去之后,我就将钱还给江爷爷。”

    江老爷子原本想说,我都把你看成未来孙媳妇了,这些就当我送给你的见面礼了。但又怕吓到叶锦幕,就也顺势点点头:“好,这件事情不急。”

    江老爷子将这些毛料买

    这些毛料买了下来,又问道:“小叶,你打算在这里开了吗?”

    叶锦幕点头:“没错,毕竟朱师傅可是这里最优秀的解石大师,错过这一次,将来就再难拜托他了。”

    赵老板心里也想知道,叶锦幕买的这些毛料里面到底有没有宝贝,于是赶紧说道:“我们去那边吧!”

    他叫人将毛料朝解石机方向搬去,但刚刚才走到那边的时候,却只见好几个人,都哭丧着脸站在那里。

    赵老板看了眼,只见那些人,都是原先跟叶锦幕买了毛料的人。此刻的他们,个个垂头丧气的,让赵老板看得心里一阵疑惑。

    他禁不住问道:“你们怎么了?遇到什么麻烦了?”

    那些人却只是看了眼赵老板,连回答的**都没有。朱师傅在一旁帮忙答道:“他们开的这些,都不过是些干白种干青种,赔惨了!所以都一个个在这里哭呢!”

    他当时开的时候,心里也是觉得神了。难道那小姑娘眼光真那么厉害,自己留下的那些,都是宝贝,而卖给别人的,却都是不值钱的?

    赵老板也满心震惊,禁不住朝身后叶锦幕的身影看了一眼。

    不是吧?难道这个慕家小姐是扮猪吃老虎?故意装成什么都不懂的样子,却暗暗的用这种示弱的手段,将不值钱的那些毛料都卖给别人,从而赚上一笔?

    可怎么可能!这个慕家小姐才十五六岁,像楚轻寒那种天才,哪能到处都有?

    绝对是他想多了!

    赵老板朝那些哭丧着脸的看去,安慰道:“你们也别这样了,赌石本来就是这样,有赢就有输。没准这次赌输了,下一次就能赢呢!”

    “希望这样吧。”那些人听了这话,脸上神色依然不好看。

    赵老板看见他们这副样子,也知道他们心结难解,也不说话,让他们自己去冷静冷静。

    朱师傅疑惑看了眼赵老板:“老板,你有什么事情吗?”

    赵老板点头:“慕小姐又买了一些毛料,你来帮他解开看一下!”

    听到赵老板这句话,围观众们又再度激动了起来。就连原本那些亏了本的人,也都打起了精神,朝赵老板看去。

    他们倒是想看看,到底是那个小姑娘真的走了狗屎运,还是她真的有着实力。

    要是她现在买的这些,又跟刚才一样,全部都能出不错的玉石,那是不是说明,其实那个小姑娘,之前是坑了他们的?

    虽然不想这么想,但事实却让他们不得不这样相信。

    看来,那个小姑娘,真的是故意将一些不值钱的毛料卖给他们,赚一点他们的钱。而将值钱的毛料,全部留给自己。

    这样一想,似乎很有些到底。

    他们也在这个时候,突然想起,每一次朱师傅开的那些毛料,都是叶锦幕亲自递给他的!

    看来,他们是真的中了那个小姑娘的圈套!

    那些人看向叶锦幕的眼神,顿时变得无比的怨毒。这个小姑娘还真是恶毒,看着一副单单纯纯的样子,做出来的事情,却是一点都不人性!这样的算计他们,他们待会,一定要让她好看!

    但现在,还是要等接下来的结果,万一,她是真的单纯碰运气的呢?

    这些人也将眼神收了回来,看向刚刚被搬过来的这些毛料。

    这些毛料的体积,比之刚才那些废料,大了许多。看起来品相也好了许多,也不知道到底能不能开出什么宝贝来。

    这些人都对望一眼,只要这些毛料能开出宝贝来,他们管那个少女是什么人,都要给她点颜色瞧瞧!那个少女边上就算有几个人又怎样?他们人也不少,对上的话,谁输谁赢还不知道呢!

    叶锦幕早已将那些人的眼神收于眼底,却装作没有看到。

    这些人对她来说,一点的威胁都算不上。再说了,她原本,就没打算,让人将她看成是一个纯洁的小白兔。

    毕竟,“慕叶”的这个名字,将来,可是会与单纯、善良,挂不上一点的关系!

    叶锦幕也走了过来,笑道:“朱师傅,这一次,就又要麻烦你了。”

    她说完这话,又朝围观众们一笑:“不过很抱歉,这一次的毛料,我不打算卖了。”

    刚才她装出一副好说话的模样,只不过是骗这些人,让这些人将她的那些不值钱的毛料全部买走。虽然钱不多,才几百万,但对于现在连一点启动资金都没有的叶锦幕的来说,已经算是巨款了,能赚一点是一点。

    听到叶锦幕的这句话,那些人就算没有看到这次赌石的结果,也知道,他们之前,完全就是被叶锦幕给耍了!

    看来,之前那个少女说要卖毛料,只不过是迷惑他们。现在,觉得他们没有利用价值了,连个好脸色都不给了。

    这个发现,让这些人的眼神,越发的怨毒了。盯着叶锦幕,一副想要将她生吞活剥的模样。

    叶锦幕依然没有看他们一眼,只是看着朱师傅,笑意盈盈。

    朱师傅点头,心里也是极为的期待这次赌石的结果。假若里面真的能出什么厉害的玉石,而这些玉石,又是从他的手里解出来的,那么,他也会有一种与有荣焉的感觉。

    日后,在赌石圈的传奇中,说不定,他的名字,也能别提一提呢。

    朱师傅想到这里,马上就有了干劲,示意那些工人将毛料放在解石

    料放在解石机上。

    这一次要解的,是一块体积很是不小的毛料,看起来,大概都有个一米见方。

    朱师傅正待要拿起解石刀切的时候,叶锦幕走到他身边,点了点毛料上面的一个地方,说道:“你先从这里切!”

    朱师傅讶异的看了叶锦幕一眼。却只见,她此刻的神情,再不像之前那样,完全没有自己主张一般的模样。此刻的叶锦幕,满脸都是淡定的神情,眼里有着一抹自信。

    这一抹自信的光芒,令得她整个人,都仿佛在发光,让人不敢直视。

    朱师傅愣了愣,似确定一般问道:“切这里?可是,这里只不过是一个边角啊!这么的的一块毛料,一般都是从中间开始切起,切边角的话,真的没问题吗?”

    “当然没问题!”叶锦幕自信一笑,“你别管其他的事情了,照我说的办就行了!反正,这是我的毛料,若是真的切坏了,也是由我自己负责!”

    这句话,顿时让朱师傅心里的踌躇一扫而光!

    反正这块毛料若是切坏了,跟他没有一丁点的关系,他又担心什么呢?

    朱师傅顿时操作解石刀,朝叶锦幕说的那个地方,一下子切了进去!

    这一下切下去,果然看到,在毛料的边缘处,隐隐的,透出一种绿色来!

    朱师傅心里一阵激动,又是抬头朝叶锦幕看去,眼里有着一抹惊佩!

    这个少女,看来,真的对赌石,有着不错的研究!居然能一眼就看出,要怎么切,才能第一时间出绿!这样做,除了能最先让结果显现之外,还能最大限度的节省解石的时间!

    叶锦幕又指向另外一处:“第二刀,切这里!”

    朱师傅这次没有再问,直接操作解石刀,又朝叶锦幕指着的地方,切下!

    这一次,果然又能看到,在这里,也出现了一抹莹莹的绿色!

    叶锦幕又指着这块毛料的另外两边:“这里,这里,都切了!围绕这一块,切一个正方体就行了!”

    就这么简单?

    朱师傅抑制不住心里惊讶,朝叶锦幕看了一眼。却见到她笃定的表情,牙一咬,直接切了下去!

    很快,一个大概只有一尺见方的立方体,就出现在了朱师傅的手里。

    这个立方体的六面,都能隐隐的看到有绿色的光芒在闪烁。这些光芒,让朱师傅看得心里不住惊叹!

    这个少女真是神了!

    她指的这些地方,都是不多不少!若是指远了一点,待会,他要打磨的精力,就要多花费一些。若是指近了一点,就很有可能会伤害到里面的玉石!

    这个少女难道是有神眼,能看到里面的玉石有多大?要不然,她怎么能刚好控制得这么的恰巧?

    朱师傅此刻看着叶锦幕的眼神,还真是充满了佩服。他觉得,他之前那些对赌石的了解,跟叶锦幕一比,简直就是被秒成了渣渣。要不是叶锦幕体力不行,她绝对会成为最优秀的解石大师!

    叶锦幕笑了笑:“接下来,朱师傅只要将这一块打磨一下就行了。”

    朱师傅怔怔的点头,突然反应过来:“那些毛料呢?难道里面就没东西了?”

    “当然有,要不然,我买这么大块,岂不是亏死了?”叶锦幕淡淡一笑,“只不过,那边的那些,远没有你手里这一块这么值钱罢了!所以,我就先开这里,再开那边。”

    叶锦幕的这句话,登时,让现场一片安静!

    现在,所有的人,都可以在这个时候,万分笃定的说,叶锦幕刚才,就是在扮猪吃老虎!

    听她现在的语气,多么的确定,多么的决断?说明,这块毛料,在她的眼前,恍然就成了一块透明的物体!里面到底哪里有什么,她完全能看得一清二楚!

    这到底是得有多深的造诣,才能万分自信的说出这番话来?

    那些之前被她坑了的人,眼神一个个仿佛要沁出毒汁来,将叶锦幕给淹没殆尽!

    周老则是愣愣的看着她:“小叶……你……你居然真的懂赌石?”

    江老爷子也瞪了她一眼,该死的丫头!骗骗周老头子就行了,刚才居然连他都骗!

    要不是现在,她自己暴露出来,他还真的会以为,她什么都不懂,只能依靠周老呢。结果发现,刚才,他们这一群人,全部都被她给骗过去了!

    江铭川神色复杂的看着叶锦幕,眼里闪过的莫名光芒,就连他自己,都完全没有注意到。

    经过之前的接触,他已经知道,叶锦幕这个人,绝对不简单。但真的没有想到,她刚才的所有一切,都是伪装。

    而现在,脱去了一切伪装的她,看起来,与之前的那个她,还真是有着极大不同!

    此刻,充满自信的她,恍若一个发光体,轻而易举,就将所有人的视线,都转移到她的身上。但却在看到她的时候,都不由觉得一阵自惭形秽,不敢再细看。

    她的身上,还真是有着极大的魅力,不管是哪一面,都能让人觉得新奇无比。

    便连他,一直被人认定的天之骄子,此刻,看着眼前的这个少女,也是被深深吸引,再无法移开视线!

    另外一边,萧墨染也是呆呆看着叶锦幕,一边看,一边惊叹:“真特么的神了,简直可以跟轻寒比了……”

    傅殿宸和林砚初对望了一眼,傅殿宸喃喃道:“她跟叶锦幕,相同点还真多……”

    林砚初也点头赞同。

    没错,叶锦幕也是跟这个慕叶一样,最喜欢扮猪吃老虎。只不过,这个慕叶,明显比叶锦幕,要嚣张得多。

    叶锦幕害人的时候,是一直站在暗处的。现在,就算齐灵儿、陈如娇和孟婷婷,也都完全不知道,害她们的那个人,就是叶锦幕!

    而慕叶呢,却是明知道那些之前买了她毛料的人,若是知道她是在骗着他们的,绝对不会罢休,但还是将她的真实水平给显露了出来。她这样做,是真的性格上就有着嚣张的因子,还是有着什么依仗,所以不怕?

    按她的话说,她只不过是慕家的一个私生女罢了,慕家不可能会为她撑腰。

    那么,她到底,又有着什么样的后台?

    叶锦幕朝周老笑了笑,说道:“没错,不瞒周爷爷,这里的每一块毛料,在我的眼前,都完全没有秘密!它们里面到底有没有玉石,有着什么玉石,玉石有多大,我只要看上一眼,都完全能知道!”

    ------题外话------

    啊哈哈,锦妹终于不再扮猪吃老虎了!以后,锦妹的这个身份,会非常的嚣张,大家拭目以待吧,哈哈,我非常喜欢这样子的锦妹啊!扮猪吃老虎阴人,实在不是锦妹的风格!欺负人,就明着欺负,就欺负你碾压你,怎么滴,欺负了你你不还是拿我没办法?嘿嘿!这样才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