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重生之天定贵女 > 第120章 那个命格叫什么名字?

第120章 那个命格叫什么名字?

    周老听得目瞪口呆:“真的吗?那小叶丫头,你赶紧说说,这块里面,到底有着什么?”

    叶锦幕心里暗笑,周老还真是她的神助攻。她想让别人说出来的话,周老都全部说出来了。

    既然周老这么配合的话,她自然,也不会错过这次机会了。

    叶锦幕笑了笑:“现在拿在朱师傅手里的,其实,是一整块一尺见方的帝王绿。这一块帝王绿,可是正宗的老坑玻璃种,所以,周爷爷你也应该知道,为什么我第一个要解的,就是这一块毛料。”

    周老听得瞠目结舌,不仅仅是因为叶锦幕对朱师傅手里那一块玉石身价的笃定,更震惊的,是在这里,居然能遇到一整块的老坑玻璃种帝王绿!并且,还是一尺见方那么大的!

    这么大的一块老坑玻璃种帝王绿,那可真的是,倾整个周家之力,也是无法买得起的啊!

    他是谁?他可是港城的首富!

    连港城的首富,倾全家之财都无法买得起的一块玉石,又有多么的珍贵?而这一块玉石,又有哪个人,能将它买得起?

    除非,买下它的那个人,是……

    周老的双眼蓦然一亮!他原本还在发愁,到底得给叶锦幕介绍什么样的买家,可是现在,心里想起那个人,他就完全放心了!

    估计,整个华夏国,不!乃至整个世界,估计,也只有他们家,能够有财力买得起这块玉石了。并且,这块玉石落到他们的手里,也能发挥出最大的效用,不至于辱没了它。

    叶锦幕这时候,又接着说道:“而在这块毛料其他的部分,还有着其他的玉石。比如这里,这里,会是一块大概二十厘米见方的红翡。这里,则是一块白底青,大概只有十厘米见方吧。这里,则是……”

    大家都傻了眼一般,看着叶锦幕在那块毛料的周边走着侃侃而谈。

    这个少女,难道真的是有着透视眼?她居然不但能够看出来,这块毛料里面有着什么玉石,还能知道,这些玉石的体积,有多大!

    这未免也太神了!

    朱师傅迫不及待的看向手里的那块玉石,如果这块玉石,真的是如同叶锦幕所说,那么,他的成就感,可就真的非一般的大了!

    想起以后,大家都传言,那块一尺见方的老坑玻璃种帝王绿,是由他解出来的,朱师傅的心里,就油然而生一种自豪感!

    并且,他也想看看,叶锦幕的话,到底对不对!

    朱师傅马上拿着这块于是打磨了起来,总算将上面的那些泥层全部磨掉了,露出里面的物体来。

    只见呈现在众人眼前的,果然是一块大概一尺见方的碧玉。这一块碧玉,比起之前见过的所有的碧玉,都大为不同。

    乍一看,这块碧玉,绿得还有点发蓝,甚至还有点偏向于湖蓝色。但从不同的角度看,那种绿色,却仿佛有着层次感,显露出不同程度的绿来。

    在光线稍大一点的角度,看过去的,是一种翠绿色;而在强光的角度看过去,则是有点阳绿色。

    这种特征,正是帝王绿才拥有着的,所以,在场的人,都不用周老去验,也是能一眼看出,这的确就是帝王绿!

    朱师傅心里大喜,禁不住将这块帝王绿抚摸了好几下,这才恋恋不舍的将它朝叶锦幕递过去:“慕小姐,恭喜了!”

    “谢谢!”叶锦幕伸出手去,正打算将这块帝王绿接过来时,却突然只感到,眼前出现了一个人影!

    那个人影,以一种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直直的朝叶锦幕冲过来!

    对于这抹人影,叶锦幕早就已经察觉到了。之所以装作没看到,还让他冲到她的面前,自然是有着用意。

    她的眸底,飞快的闪过一抹杀气。

    这人,真是找死!

    冲过来的这个人,正是之前被叶锦幕骗过的人其中之一。就是那个了十万块,买了一块毛料的那个纨绔子弟。

    此刻他的眼里,尽是恨意。

    他虽然不在乎钱,但一直生长于家长溺爱的环境中,唯我独尊,最恨别人骗他。现在叶锦幕当着他的面,就这么骗他,还满不在乎的模样,自然是成功的将他激怒!

    尤其是,现在叶锦幕还解出了一块老坑玻璃种帝王绿,如何不叫他羡慕嫉妒恨?

    他一定,要将这块帝王绿抢过来,狠狠砸碎!

    就算他得不到,他也不能让这个少女得意!他一定,要让她看看,她的宝贝人毁掉时候,那种绝望的感觉!

    眼看那个纨绔子弟就要冲到叶锦幕的跟前,江铭川神色一变,慌忙疾步朝叶锦幕冲过去!

    他毕竟是江家未来的继承人,所以从小,就接受过相当系统的武学训练。要对付这个人,简直不要费吹灰之力!

    但是,因为之前叶锦幕走到了毛料的另一边,离他的距离比较远。而那个年轻人,离叶锦幕则是近了许多,所以江铭川就算使出全力,也只能眼睁睁看着那个年轻人冲到了叶锦幕的跟前!

    至于傅殿宸等人,则是站得更远,面对这一幕,也只有束手无策的份。

    大家都紧张的看着这一幕,虽然知道,他们也许赶不上去,但依然是快步朝叶锦幕冲过去。

    可是,明显已经来不及了……

    难道,叶锦幕手里的这一块极品帝王绿,今天,就要被这个人毁掉吗?

    身为当事人的叶锦幕,却只是站在原地,不躲也不闪。甚至,还是满脸淡定的,看着朝她冲过来的这个人。

    无疑,她的这个举措,在其他人心中的解读就是,她绝对是被吓傻了!

    萧墨染不住叫道:“喂,你怎么还不跑!你傻了吗?快点跑啊!”

    叶锦幕心里一阵无语,萧墨染也太沉不住气了。她看起来,就真的有这么弱吗,居然认为她是被吓傻了!

    就在大家都不忍再看的时候,却只见叶锦幕突然露出一抹笑意来。

    这一抹笑,仿佛平地拂起一阵春风一般,将所有人的眼,都在瞬间吹迷。也将现场这种紧张的气氛,顿时,一扫而空。

    就连一直朝叶锦幕冲过去的江铭川,此刻也是稍稍一怔,停住了脚步。

    他虽然不知道叶锦幕到底想要干什么,可是,看到她这样的笑意,他就知道,她绝对,没有着危险。

    叶锦幕唇边的笑越发的深了,在她手里那块帝王绿的映衬下,有种超凡脱俗的美,几乎令得周围的人,都看得一愣。

    但那个纨绔子弟却根本没有心情欣赏,反倒被叶锦幕这样的笑意,将心里的火气,越发的激了起来。

    他咬牙切齿:“你这个小贱人,居然还敢笑我!老子灭了你!”

    “是么?”叶锦幕的那抹笑,温度渐渐变冷,“那我倒要看看,你要怎么样,才能灭了我!”

    她虽然这般说,却一点动作都没有,依然是站在原地笑着,看着那个人朝她冲过来。

    看到她这副模样,其他的人又是傻了。

    这个少女,听她说的话,应该是要给那个年轻人一点教训尝尝的。可是她的动作,怎么跟她的话,截然不同?

    她确定,她就这么傻站着,能够将那个年轻人给收拾掉?

    大家看着叶锦幕的眼神,又是充满了困惑。那个年轻人则是眼中盛满狠厉,既然这个少女不懂得躲开,那么,他今天,一定要给她好看!

    眼看那个年轻人就要冲到叶锦幕面前了,大家都不忍再看。不想看到,那块绝世宝玉,被那个年轻人毁掉那一幕。

    而江铭川,却依然是站在原地,看着叶锦幕脸上的笑。

    他知道,叶锦幕这样子,绝对是已经胸有成竹。可是,她回击的手段,到底是什么?

    此刻,那个年轻人,已经奔到了叶锦幕的跟前。但接下来,一副谁也没有想到的场面发生了!

    只见那个年轻人猛烈的奔到叶锦幕跟前时,却像是撞到了一堵极为坚硬的墙上一般。只因,他的整张脸,都似乎被瞬间压扁,鼻子塌向一边,鲜血如同不要钱的自来水一般流了出来。

    这诡异的一幕,让几乎所有的人,都在瞬间愣住,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这是怎么了?难道,在叶锦幕的跟前,有着一堵无形的墙壁吗?居然能令得这个年轻人撞上去,不但没有接近她,反而让他自己受伤了?

    那个年轻人朝天翻了一个白眼,身子一软,朝地上倒去。但是,他的手,依然是扶在身体的跟前,慢慢向下滑去,仿佛真的是用双手在抵着墙壁一般。

    这样的情景,让所有的人,都不由看得一阵的毛骨悚然,后背都感觉一阵阵的在发凉。

    叶锦幕挑了挑眉,看着那个已经几乎要晕过去的年轻人,笑道:“你不是说,要给我一点颜色看看吗?莫非,你现在流出来的血,就是想要让我看到的颜色?”

    叶锦幕的这个冷笑话,让众人都不由打了个寒颤。

    大家都看着那个年轻人脸上喷薄而出的鲜血,只觉得,叶锦幕这句话,当真是说得极为的形象。此刻这个年轻人满脸都是血,可不就是应了叶锦幕那句话,给她一点颜色看了看?

    尤其是那些被叶锦幕骗的人,心里更是一阵后怕。

    这个少女,身上肯定有着什么诡异。好在刚才先找叶锦幕麻烦的人是这个年轻人,要是先是他们,也许现在倒在地上的那个人,就是他们了。

    叶锦幕笑着看了四周的人一眼,淡淡说道:“现在,应该没有人,再打我的主意了吧?既然这样,那朱师傅,就麻烦你继续解石吧。”

    朱师傅听到这句话,也是抖了下,才答了声:“好,我马上!”

    现在的他,再也不觉得眼前这个慕家小姐可爱了,而是觉得,她恍若一个恶魔一般。更关键的是,这个恶魔,给予那个年轻人教训之后,居然一点异常的表情都没有!

    似乎在她的心里,别人的遭遇如何,她丝毫都不放在心上。

    关键是,那个年轻人倒下去的方法,才是最诡异的。莫非,这个慕家小姐,有着什么妖术?

    朱师傅看着叶锦幕的眼神,不由又惊又怕,实在不敢再去看她,索性专心致志的切起毛料来。

    反正这些毛料哪个地方出什么玉石,叶锦幕之前也已经告诉过他了,他也全部记住,现在直接照着解就行了。

    在一旁,傅殿宸、萧墨染和林砚初看向叶锦幕这边,神色凝重。

    萧墨染淡淡说道:“这是异能术吧?”

    傅殿宸点头:“没错,这就是防身术,不过不知道是几级的。在那个时候,她应该是将这个防身术施展了出来,在她的身边会有着一个看不见的光罩。那个人之所以会倒下,就是因为撞到了那个光罩上面。他跑得这么急,受到的伤才会这么重。”

    林砚初微微皱眉:“她的异能术,又是哪里学的?”

    他一边说着这话,一边望向萧墨染。萧墨染点点头:“嗯,我马上就叫人去查。”

    华夏国最大的异能术门派,就是异术门。现在的李潜,就是异术门的掌门人。并且,现在华夏国的异术师联盟的盟主也是他。

    所以,假如要去查探这个慕叶的师傅,只要问李潜,应该就能得到结果了。

    对于这个叫慕叶的少女,他们还真是升起了一些好奇心。她一出现,就博得了江老爷子和江铭川的好感,又有着那么高深的鉴宝和赌石能力。现在,又暴露出,她居然会异能术!

    如果她只不过是一般的人,他们自然不会对她这么注意。

    但关键是,她是申城慕家的人!

    申城慕家,与江家的关系一直都不和。就连对京城慕家,他们也显少有着什么尊重之意,并且还时刻想着要篡夺京城慕家的权力。身为京城慕家少家主慕云泽的朋友,萧墨染自然不能袖手旁观。

    所以,他自然要查探出,这个叫慕叶的少女,之前说过她对申城慕家的仇恨,到底是真是假。若是真的还好,他们倒可以试着与她合作。但若是假的,那么,她这么处心积虑的接近江老爷子和江铭川,现在又闹出这么大的风波,他们绝对容不下她!

    看来,要查探这个慕叶的行动,刻不容缓!

    萧墨染掏出手机,给自己的下属,下达了这么一个指示。

    以叶锦幕的耳力,自然轻而易举,将他们三个人的话全部听到了耳朵里面。但她却只是微微一笑,一副根本没有听到的模样。

    反正慕叶这个身份,之前根本就是一片空白。不管他们怎么查,也是毫无结果。

    不过这次回去后,还真的应该,赶紧弄一个假身份出来。要不然,引起萧墨染的怀疑,对于她后面的计划,就真的不好了。

    朱师傅很快,就将这块毛料的其他部分解了出来。果然与叶锦幕说的一模一样,从这块毛料中,真的解出了红翡和白底青等玉石,并且体积,还跟叶锦幕说的,没有丝毫差别!

    这一下,大家看着叶锦幕的眼神,更像是在看着一个怪物一样了!

    这个少女,居然真的这么神!

    不过,她现在,才看穿一块毛料罢了。若是之后的所有毛料,她都能知道里面有什么宝贝,那才是最让大家震惊的事情。

    叶锦幕仿佛猜到了大家心里的想法,她将那些解出来的玉石,全部都拿给江铭川来保管。

    然后,她走到一块毛料边上,在上面一个部位点了点,笑道:“你们知道吗?在这个里面,正中央,有着一块福禄寿喜!它的体积可不小哦,至少有个三尺长,你们想见到吗?”

    听到叶锦幕的这席话,围观众们又不由惊住。这个少女到底有多幸运,不但开出来了一块帝王绿,现在,又要开出来一块福禄寿喜!

    所谓福禄寿喜,就是说,在一块翡翠上面,有着四种不同的颜色。并且,这四种不同的颜色,还交相辉映。从而,能令得整块翡翠美不胜收。

    这样的一块翡翠,因为极为的稀少,所以,价格也是极为的高。就算比不过帝王绿,也可以称得上是价值连城。

    若是一块翡翠上面,有着三种颜色,那便叫做福禄寿。福禄寿本来就已经是很罕见的现象了,现在居然出现了福禄寿喜,所以,难怪大家会这么的震惊。

    在福禄寿喜上面,还有五种颜色的翡翠,被称为五福临门。

    据说,还有一种,一块翡翠上面,有着红、黄、蓝、绿、紫、黄、黑七种颜色。这种七彩翡翠,只是存在于传说中,还从来都没有人看见过。

    若是真的有着这种翡翠的存在,那么它的价格到底有多高,简直是每个人都无法想象的。

    叶锦幕仿佛没有看到这些人的震惊表情,又走到另外的那些毛料面前,将里面的玉石形状、大小和品阶,都一五一十的说了出来。

    在场的人,都几乎要听傻了,纷纷催促着朱师傅,将这些毛料解出来。

    朱师傅的心里,比这些人更要激动,还没等到他们在催,就已经着手解了起来。

    大家都屏住呼吸,瞪大双眼,看着朱师傅手里的动作。每解开一块毛料,出现叶锦幕话中说着的那种玉石时,所有的人,都禁不住惊呼了起来。

    直到将所有的毛料都解开,他们都已经几乎要麻木了。只知道用无比惊叹的眼神,看着叶锦幕,仿佛在看着一个神灵一样。

    这个少女,到底是哪里来的妖孽,每一块毛料,真的都说得这么的精准,简直要比楚轻寒,还要更加的传奇!

    周老也是跟那些人一样的神情,不可思议的看着叶锦幕,叹道:“小叶丫头,你真是太厉害了,我相信,不久之后,你的名号,也会马上传出去,绝对不输于楚轻寒!今年年底,在港城也有一次极大规模的赌石和鉴宝大会,你也去参加吧。也让华夏国之外的那些人看看,我们华夏国,就算年纪轻轻的女孩子,本领也比他们强得多!”

    叶锦幕点点头:“好,到时候我一定去!”

    叶锦幕表面淡定,但心里,却是怎么都无法冷静下来。

    周老说的那次极大规模的赌石和鉴宝大会,她前世也听过。本来以她的本事,想要进去,绝对是一件极为容易的事情,叶满江也一直想着要她前往,多捞一些钱。

    但是,因为上辈子,她没有遇到周老。没有周老这个引路人,自然是无法进入到那个大会中。

    这一世,也不知道到时候进入其中,又会有着怎样的奇遇。

    叶锦幕将这些玉石全部收好,对赵老板笑道:“赵老板,今日我要买的毛料,都已经买光了。所以就先告辞,以后再来光顾你的生意。”

    赵老板心里一阵苦楚,真想说姑奶奶你还是别来了!一来的话,我这里值钱的货都要被你卖光了!但表面上,却一直都不敢露出任何不满的神色来,还得陪笑道:“慕小姐尽管来,不管何时,我这里都万分欢迎你!”

    叶锦幕笑了笑,这个时候,却只听围观众中一个人叫道:“小姑娘,我想问问你!其他的毛料你不买了,是不是说明,在其中没有什么货了?”

    这句话刚被说出来,其他的人,都不由也望向叶锦幕,等待着她的回答。

    赵老板的笑意骤然僵硬,紧张的看着叶锦幕。要是她回答这里的毛料里面什么都没有,那他还用得着做什么生意啊?关门算了!

    只希望叶锦幕别赶尽杀绝,最好留一点活路给他,要不然,他也得被逼疯!

    叶锦幕朝那人一笑,说道:“别担心,我怎么可能将所有的宝贝全部买了?要不然,赵老板还不得撕了我?当然,这里最值钱的,还是被我买光了。所以你们若也想要开出帝王绿这种极品翡翠,是不可能的事情了,但紫罗兰红翡什么的,是要多少,有多少!”

    “那就好!”

    那人松了口气,赵老板一直悬着的心,也总算是落了下来。

    叶锦幕几人离开赌石区,周老这才问道:“小叶丫头,你跟我说说,你今天这么做,是为了要赚钱,还是为了要扬名?”

    叶锦幕微微一笑:“为什么两件事情,不能同时做?”

    “我就知道!”周老哈哈大笑,在叶锦幕头上拍了拍,“小叶丫头,你可真是诡计多端!这一次,不但赚了这么多钱,还能够让世人都知道,你的赌石能力,到底有多强大!料想日后,在上层圈子里,找你帮忙的人,绝对也会多得多!那样子,对于你人脉的拓展,也非常的有帮助!”

    叶锦幕很是诚恳的望向周老,说道:“其实,都得感谢周爷爷您的配合。如果当时不是您配合我,料想我也造不成这么大的声势。并且,您还为我介绍买家,真是让我太感动了。”

    “这没什么啊,毕竟你也叫了我一声周爷爷,我不帮你,江老头可是会一直在我的耳边念叨!并且,看着你,也像是看着我的孙女一样,怎么可能不会帮你呢!”

    江老爷子也走到叶锦幕身边,忍不住问出心里的疑问来:“小叶,你告诉江爷爷,你的赌石和鉴宝的能力,是跟谁学的?”

    叶锦幕望着江老爷子,脸露为难之色。

    看到她这副神情,江老爷子叹了口气:“算了,不能说的话,就不要说了。”

    “对不起,江爷爷。”叶锦幕愧疚说道,“这是我师傅交代过我的,我也不敢违抗。不过,等到时机成熟的时候,我会告诉你们的。”

    “那么,你的异能术,也是跟他学的?”

    “对。”叶锦幕点头,果然江老爷子也不能常人,连她施展的异能术,也能看出来。

    她刚才对那个年轻人使用的,是一级防身术。一级防身术的那个隐形的光罩,硬度比一般的玻璃,还要硬得多。所以那个年轻人急速冲过来的时候,撞到那个光罩上,才会受那么严重的伤。

    原先这个异能术,她是没有学会的。但是,在她发现那个年轻人朝她冲过来的时候,她就马上问小鳞,到底有没有什么办法,能让她好好的收拾那个年轻人一顿。

    小鳞笑了笑:“主人,你难道没有发现,你的身体,发生了一些变化吗?”

    叶锦幕一怔:“什么变化?”为什么她一点都没有发现?

    “哈哈哈,主人你好迟钝哦!”小鳞哈哈笑道,“你难道没有发现,你现在可以学异能术了吗?”

    “嗯?”小鳞的这句话,让叶锦幕的心里微微一惊!

    难道,小鳞真的动了什么手脚,所以,才能让她能学习异能术?可是,到底是什么?

    叶锦幕这样想着的时候,情不自禁,就想起了之前看到的那些异能术的口诀。之后,就非常神奇的,那些口诀,都似乎变成了一些独特的信息,烙印在了她的脑海中。

    并且,她的身体,也发出一阵微微的红光!很显然的,就是跟叶弦当时身上出现的那种红色光芒,一模一样!

    幸好现在小鳞用结界阻挡了一切,才没有其他人发现。

    叶锦幕心里一阵激动,急急问道:“小鳞,你告诉我,我是怎么能重新学习异能术的?”

    小鳞得意道:“那是因为,我将销声匿迹这个命格,彻底封印了啊!”

    看到叶锦幕依然不懂的模样,小鳞补充道:“主人,难道你忘记了销声匿迹的特征了吗?它可是连异能术都查探不到的存在,所以,让它来压制你体内还没成型的异能术,简直太容易不过。因为它的存在,你才会怎么样学异能术,都无法学会!直到我将它封印住,你才能学的!”

    “可是……”叶锦幕皱着眉头,“我在之前,就已经选择将它关掉了啊。”

    “切,别提了!”小鳞哼了声,“销声匿迹可狡猾着呢!它特别会伪装!那个时候,它肯定是将身上的光芒全部敛下,所以主人你才会以为它被你关了!但尽管它这么狡猾,在我的神威之下,也无处遁形,马上就被我将它的伪装识破了!”

    叶锦幕心里这才恍然,看来,以后对销声匿迹,还真的要小心一点。

    小鳞嘿嘿一笑:“主人,你别担心了。这一次,销声匿迹除了被我关掉后,就连它的神志,也被我消除了。所以以后,你可以毫无顾忌的使用它了。”

    叶锦幕心里一阵无语:“但是使用销声匿迹,并不安全啊。如果将它施展的时候,刚好有个异术师在面前,那怎么办?那不是一下子就能被他看出,我是使用了销声匿迹?那么,我有着百命藏鳞的事情,也很快就会被暴露吧?”

    “哈哈哈,主人你别担心,我小鳞是谁?有我小鳞在的地方,还用得着主人你担心吗?”小鳞很是得意的一挑头发,“单纯的用销声匿迹当然不行,但是,只要配合另外一个命格一起来使用,绝对没事!到时候,不但用异能术查探不到你,就连肉眼,都会看不到你!”

    “那不就是相当于用隐身术了?”叶锦幕心里也激动起来,“小鳞你告诉我,那个命格,叫什么名字?”

    ------题外话------

    哈哈,大家要不要一起来猜猜,这个命格,叫什么名字?猜对了,萧萧哥会给你发红包哦,嘿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