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重生之天定贵女 > 第121章 莫非你喜欢我?

第121章 莫非你喜欢我?

    小鳞眨了眨眼睛:“主人,要不你猜一猜怎么样?”

    叶锦幕心里一阵无语。

    什么时候,小鳞也这么恶趣味了,居然学会吊人胃口。

    叶锦幕只能无奈看她一眼,说道:“既然你说,这个命格的效用,能够让人肉眼看不到自己,那么,就肯定跟销声匿迹,有着差不多的意思。而命格的名字,基本上都是四字成语,那是不是就说明,这个命格的名字,就是跟销声匿迹差不多意思的四字成语了?那我随便猜一个吧,无影无踪,猜对了吗?”

    “哈哈哈,主人,你没有猜对哦!”小鳞很是得意的笑道,“我出的题目,哪里有这么容易让别人猜中啊,哈哈!要不,主人你再猜猜试试看?”

    叶锦幕看着小鳞得意的笑脸,实在是很无语,没好气道:“猜对又没有什么好处,我为什么要猜?你还是不要卖关子了,直接告诉我吧!”

    “好吧!”小鳞反倒是极为不满的看了叶锦幕一眼,“主人,你真无聊,好不容易有个能难住你的知识点,你却不配合,哼!”

    叶锦幕额角滑下一道黑线,也不说话,就只看着小鳞,看她到底能废话到什么时候。

    小鳞看到叶锦幕这副模样,嘻嘻一笑:“那我就说啦!这个命格,名字叫做掩人耳目!”

    “掩人耳目?”叶锦幕的眉头微微皱起,心里升起一阵疑惑来,“为什么要叫掩人耳目?这个命格,不是能够让人的肉眼无法看到命格的主人吗,叫无影无踪什么的,不是更好?”

    “当然不能叫无影无踪了,因为并不贴切啊!”小鳞嘿嘿笑道,“主人,你再好好想想,我之前说的那句话,你就知道,为什么这个命格,会叫这个名字了。”

    叶锦幕想了想:“你是说,这个命格,能够让人肉眼看不到……”

    刚刚说到这里,叶锦幕就不由顿住,神色有些无语:“该不会是,这个命格,只能遮掩住别人的眼睛和耳朵,但是,却根本不能,让这个人,真正的消失吧?”

    “bingo!”小鳞打了个响指,“主人你真聪明,不愧是我小鳞的主人!没错,这个命格,确实是只能遮掩住人的眼睛和耳朵,让人看不到命格的主人,也听不到命格的主人弄出来的声音。但是,若是有人伸出手去,却是能摸到命格的主人,所以它的名字,自然是叫掩人耳目了。”

    叶锦幕心里又是一阵无语,这个命格的名字,还真是极为的贴切啊!

    只是,有着这个命格,做事情的时候,还是得偷偷摸摸的。要不然,被人摸到了,那可是会一下子就暴露出踪迹了。也不知道,这个世上真的有没有哪个命格,能够让人能够真正的消失掉。

    小鳞也是一阵无语:“当然没有了,就算是开挂,也不能开这么狠吧?如果真的能让人彻底消失掉,那岂不是能够让人为所欲为了?”

    小鳞的这句话,也是让叶锦幕失笑。的确,如果能让人的踪迹都完全消除,那可就真的是无敌了。那个人想去什么地方,尽管去就是。想做什么事情,也能够尽情的去做,不用担心任何的问题。

    那么这样一来,只要那个人心怀不轨的话,必定会造成世界大乱了。

    叶锦幕突然想起一件事情来:“既然不能完全消除踪迹的话,那是不是假如这个人脚上沾了什么东西,也会在地上留下痕迹?”

    小鳞愣了下,这才说道:“主人你真厉害!这个问题,我完全没有想到呢!不过现在一听你说,倒是突然才反应过来!没错,既然这个人只是遮掩住了别人的眼睛和耳朵,那么,如果发现,地上有着不明的脚印,那肯定是有着掩人耳目命格的人到来了!”

    叶锦幕又问出另外一个问题来:“对了,我还想问你一件事情。”

    小鳞顿时摆出一副洗耳恭听的模样来:“主人请说!”

    表面上恭敬,她的心里,却是极为的得意。没想到主人有这么不懂的事情,那么,她在主人的面前,就可以好好的炫耀一番了!这种感觉,真是美好啊!

    “现在的你,能够压制多大范围的命格?”

    小鳞得意道:“现在的我,能力可增长不少!不是我吹牛,现在十公里以内的命格,都能完全被我压制。”

    “那么问题来了。”叶锦幕笑了笑,“压制那个命格的时候,我能不能知道那个命格的主人是谁?”

    “呃,当然不能了……”小鳞说完这句话,见叶锦幕的神色间有一丝失望,又赶紧说道,“不过,到时候你可以弄一个增强目力的命格来嘛!有着它,你就能看到,到底是哪些人有着什么命格了。”

    “原来如此。”叶锦幕心里微微放松,又接着问道,“如果我看到一个人的相片或者视频,而他,又刚好在我的十公里之内,那么,我能不能控制自己,将他的命格压制?”

    面对叶锦幕的这个问题,小鳞顿时傻眼,一副电脑死机的神情。

    这些问题,不仅仅是叶锦幕不知道,就连她,也是不知道的啊!

    毕竟,她可是一直沉睡着,从来没有苏醒过。苏醒的时候,也是在五千年前,那时候,哪里有着相片和视频之类的东西啊?

    并且那时候的主人,也没有叶锦幕这么变态的想象力,提出这么匪夷所思的问题!

    小鳞只好扁扁嘴:“好吧主人,实话跟你说,这些事情,我也不知道。”

    叶锦幕的心里,也有着一些失望。

    但看到小鳞很受打击的模样,还是忍不住安慰她:“小鳞,别这样了。以后,我们就一起去试,怎么样?”

    “好啊!”小鳞马上又恢复了平时的模样,一副很是期待的模样,“好的,主人,以后我们就一起去发掘出我其他的能力!”

    “嗯。”叶锦幕点点头,“不过刚刚听了你的话,我也知道了掩人耳目的弱点了。既然掩人耳目并不能将这个人完全变得消失,那么,若有着掩人耳目命格的人想要接近我,以我对命格的感应能力,便能轻易察觉到这个人的接近了,这个命格,对我也没有什么用。”

    小鳞点头:“那是当然!现在,我的能力可是有着很大的恢复,凡是什么人身上有着什么命格,我都能察觉到!当然,那些天生命格的话,以我现在的能力,还不能主动察觉到。”

    叶锦幕点点头。小鳞的这一点,叶锦幕之前也有所感应。毕竟现在,她认识的身上有着命格的人,她都基本上不能感应到他们身上的命格。只因,那些命格,差不多全部都是天生的命格。

    不过,小鳞的能力,到底是怎么恢复的?难道,没有了命格的滋养,她的能力,也能够缓慢增长?

    叶锦幕觉得这应该是正确的猜测,也没有多问小鳞,就让她撤开了结界。

    所以她没有看到,在她将这个念头摈弃之后,小鳞松了口气的模样。

    小鳞暗暗的抚了抚胸膛,一副劫后余生的样子。她真的很怕,叶锦幕怀疑她能力增长的原因。

    其实,她自从进入这个会场后,就偷偷的从有些人的身上,弄了一些命格,然后将它们吞噬。吞噬了这些命格之后,她顿时感到,她的能力,也有了很大的恢复。就连腹中一直在孕养着的叶弦的那个命格,光芒也深了许多。

    当然,那些命格,都是一些对叶锦幕来说没用的命格,所以她才会放心的吞噬。再说了,她找的那些人,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人,她吞噬起来,越发的没有了任何的愧疚心理。

    其实,就算那些人是无辜的人,以她的性格,也会完全无视。她在上古时代,本就是一个人人喊怕的小魔女,做这些事情,本就是理所当然的,不是么?

    不过,这些话,小鳞也只敢在心里默念,丝毫不敢说出来给叶锦幕听的。

    江老爷子看了一眼叶锦幕,心里对她的奇遇,还真是感到有些震惊。

    只是,他的心里,还是有一些疑惑。

    按照叶锦幕之前的说法,她只不过是一个申城慕家的私生女罢了,她又怎么可能,会遇到一个这么厉害的师傅?那个师傅,又会鉴宝,又会赌石,同时还会异能术,到底是个怎么样厉害的的存在?

    至少,在他的印象中,他就根本没听过这么一个人的存在。

    莫非,是什么隐世的高人?

    叶锦幕似乎知道江老爷子心里的想法一般,笑了笑:“江爷爷,我师傅虽然是一个高手,但是,他的性情却极为的淡泊,不喜欢与人交往。所以这些年,他都是独自生活着,在整个世界中,也没有着什么名气。正因为如此,他才不愿意,让我向别人透露他的身份。”

    “原来如此。”

    江老爷子点点头,心里恍然。原来那个厉害的人士,真的是个世外高人,难怪他从来没有听说过。

    另一边,傅殿宸三人却是对视了一眼,眼神中交换的信息,俨然正是——

    “你相信么?”

    “我不相信。”

    “我也不相信。”

    他们真的觉得,这个叫慕叶的少女,说的事情,就是让他们感到有一种不怎么真实的感觉。但是,偏偏她说的这些话,听起来,又觉得分外的无懈可击,这才是最让人觉得诡异的事情。

    要么,就是她老早就打好了草稿,编了这么一段。那这样以来,她的目的,就有可能不简单了。

    也有可能,是她临时编造出来的。但偏偏越是这样,才越发的显得这个少女的可怕。

    这么短的时间内,就能编造出这么一段毫无漏洞的故事来,不正显得她的思虑极为的周密么?

    只希望,这个少女千万别心怀叵测,要不然,他们肯定不会放过她!

    叶锦幕眼睛的余光,似有若无的扫了一眼那边的三人,唇边泛起一抹淡笑。

    看来,他们对她的来历,还真是起了好奇心。这样更好,至少证明,她的能力,还是入了他们的眼。那么,对于接下来她的计划,可是会有着极大的帮助了。

    几人走出赌石场,江老爷子朝一旁的珠宝展示区走去,一边走一边说:“小叶,我要给我的外孙女买些礼物,你来帮我做做参详怎么样?”

    叶锦幕怔了下,想起江老爷子和江铭川来苏城的原因,心里一阵暖流闪过。

    她真的很想亲口跟他们说,她的心里,真的从来没有怪过他们,所以,完全没有必要来买礼物给她作为赔罪。

    但现在,这句话,根本不是说出口的时刻,叶锦幕只能在心里默默叹气。

    叶锦幕对江老爷子笑着点头:“江爷爷的忙,我自然要全力帮了!并且,我也很想见一见,江爷爷的那位外孙女呢!”

    江老爷子的眼里,闪过一抹微微的惆怅:“这么多年没见她了,也不知道她会不会愿意见我们……”

    想起以前叶锦幕对他们的冷漠态度,江老爷子的心里,还真是有些忐忑。

    他真的很怕,这一次去见叶锦幕,会吃一个闭门羹。只希望,到时候叶锦幕能看在他们给她带过去赔罪的礼物的份上,对他们的态度,能够好一点。

    江铭川的眼里,也拂起一抹哀伤。

    傅殿宸忍不住在一旁说道:“江爷爷您放心,我相信,叶锦幕一定不会拒绝和您见面的。”

    江老爷子顿时望向傅殿宸:“殿宸,你为什么这么说?”

    萧墨染在一旁接道:“那是因为,叶锦幕真的非常的恨叶家啊!尤其是叶满江和叶锦织。说明,她已经将叶满江和叶锦织的真面目,都完全看清楚了!既然这样的话,那么之前叶锦织的各种挑拨离间,也完全没有用。叶锦幕的心里,对你们,自然也是以前那样的感情了。”

    “真的吗?”萧墨染的这句话,让江老爷子的身子,都不由微微颤抖了起来。他像是不敢相信一般,看着萧墨染,“墨染,你说的是真的?”

    “对啊!”萧墨染看到江老爷子这副模样,心里也有些不忍,但也有一些叹息。

    看来,江老爷子对叶锦幕这个外孙女,真的是万分的疼爱。真的没有想到,叶锦幕的后台,会这么的大。

    不但有着李潜这么一个厉害的师傅,还有着那么两个身份显赫的师兄。并且叶弦的身份,也很有可能是个大爆点。

    现在,居然又出了一个极为疼爱她的外祖父和表哥!

    她的后台,到底要有多硬?

    看来,以后对她的态度,可是要更加的好了,免得不小心将她得罪,将来被她收拾。

    看到江老爷子的神色间,依然有些不敢相信,林砚初也笑了笑,说道:“是真的。我们这次来苏城,除了对付陈家,还要对付叶家。这些,可都是叶锦幕的要求。”

    江老爷子明显对林砚初的话更为相信,听到他这席话,马上就露出了无比欣慰的笑意:“太好了,太好了!既然这样的话,那我就放心了。”

    江铭川也露出一抹笑意,显然为这样的结果,感到极为的开心。

    江老爷子的神色突然又变冷:“砚初,你说,你们这次连叶家也要对付?”

    林砚初点点头,江老爷子冷笑一声:“既然这样的话,那我们江家,也插一手吧!原先,我们还真的以为,叶满江对小锦很关心,可谁知道,他却一直都在对小锦那么冷漠,还容许自己的私生女,爬到了小锦的头上!我们知道真相的时候,原本是打算收拾叶家的,但害怕小锦知道后不原谅我们,所以一直没有动手。现在听你们说,我倒是放心下来,可以着手去对付叶家了。”

    叶锦幕在一旁听着,只觉得心里又是一阵暖流涌起,让她的双眼,都似乎在发热,几乎要掉下泪来。

    如果江老爷子因为她而愿意去对付叶家,那么,是不是说明,在他的心里,她这个外孙女的分量,比江家还要重?

    可是,叶锦幕却依然还是不敢赌。毕竟,除了叶家和陈家,她要对付的,还有慕家!

    对上慕家这个庞然大物,江老爷子会不会再出手,叶锦幕可不知道。并且,若是慕家也倒了,江家会不会插手捡漏,她也不知道。

    那么,还是先观察观察,再慢慢说吧。

    几人说着,很快就到了珠宝展示区。江老爷子走到卖玉佛吊坠的地方,一眼就看中了一条白玉吊坠,对叶锦幕问道:“小叶,你看看这个怎么样?”

    这个的价格,自然也是这些吊坠中最贵的一个了。叶锦幕看了眼那条吊坠,却是不由一怔。

    说实话,这条吊坠,看起来还真是平常得很。可是在它的身上,却是有着一层淡淡的黑色!这种黑色,以前叶锦幕只在一种宝物上面见过,那便是——

    冥器!

    真是想不到,在这种珠宝展示区里面,居然还有着冥器在卖!冥器若是买着,就算只是放在屋里,也会对主人的身体造成不良的影响,更别提一直贴身戴着了。

    叶锦幕顿时摇摇头:“江爷爷,这条吊坠,是冥器。”

    “冥器?”江老爷子诧异的望向叶锦幕,“小叶,你怎么知道的?”

    冥器只要弄干净了,看起来,跟其他普通的珠宝,并没有任何的区别。并且,这条吊坠上面,也没有什么明显的标志,叶锦幕是如何知道,这是冥器的?

    叶锦幕笑了笑:“我们师门,有一种很特殊的鉴别珍宝的本领,我正是用这一种本领看出来的。”

    江老爷子叹了口气:“既然这样的话,那我就换一条吧。”

    江老爷子移开视线,看向其他的吊坠。叶锦幕也跟了上去,但突然感到一阵不对劲!

    她一抬头,却只见,萧墨染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走到了她的身边,低头定定的看着她。

    叶锦幕被萧墨染这种眼神看得一头雾水,不由皱眉问道:“你怎么了?”

    萧墨染却是眼中闪过一抹复杂的神色,突然问道:“你这种本领,跟谁学的?”

    “我不是说了吗,是跟我师傅学的啊!”叶锦幕不明所以的挑了挑眉,“难道我刚才说的话,你没听?”

    “那么,你师傅是谁?”萧墨染依然死死盯着叶锦幕,再度问道。

    叶锦幕对萧墨染的这种态度极为的疑惑,心里,却是有着一丝警觉。

    萧墨染问这种话,到底是什么意思?他可是负责华夏国总情报的人,他问的话,不可能会是无的放矢。那么,他现在问她这样的话,难道,是对她那个杜撰出来的师傅,产生了怀疑?

    叶锦幕的心里,也在回想起,刚才她说过的话,有哪里,是让萧墨染产生出这种困惑的。

    但想了好久,都觉得,她的话真的是滴水不漏,实在是看不出来,到底有哪里不对劲的。

    萧墨染似乎猜出来叶锦幕心里的想法,笑了笑,说道:“教你的,难道是楚家的人?”

    这句话,让叶锦幕的双瞳,微微一缩!

    叶锦幕终于知道,为什么萧墨染,会问出这么一句话来了!

    难道,楚家的人,也跟她一样,有着这种看出宝物光芒的异能?因为她说她看出宝物的方法,跟楚家的人一模一样,所以,萧墨染才会觉得,她跟楚家的人有关系?

    若是萧墨染也知道,楚家的人是有着异能存在的,他会不会怀疑她也有异能?

    叶锦幕的心里,越发的警觉了起来,想起一个可能,试探的问了出来:“楚轻寒看宝物,也是跟我一样?”

    “没错。”萧墨染淡淡道,“他跟我说,他识别宝物,靠的就是一种不能传于世人的特殊手段。并且,他每一次鉴别宝物的时候,也是跟你一样,只是看上一眼,就知道了。所以,由不得我怀疑,你的师傅,其实就是楚家的人。”

    萧墨染的回答,彻底让叶锦幕的心,放了下去。

    原来,萧墨染根本不知道,楚轻寒也许是有着异能的事情了。没想到楚轻寒的嘴还真严,对萧墨染这个表哥,也没有说出实话来。

    不过想来也是,这毕竟是他们楚家祖传的异能,也是他们楚家赖以发家的根本,他们要是真的透露出去了,那才是傻。

    但是,尽管楚家的人也有着异能,楚轻寒这方面的能力,却明显比她要弱得多。

    看来,她什么时候,还真的应该去见见楚轻寒,去看一看,他这种祖传异能的产生,是因为血脉,还是因为命格。

    看着萧墨染依然在死死盯着她,叶锦幕笑了笑:“既然你这么怀疑的话,那你就去问问楚家的人啊。毕竟,楚家家主,不正是你的姑父么?”

    说完这话,她不再理会萧墨染,看向江老爷子:“江爷爷,这条吊坠没事,可以买下来。”

    此刻江老爷子看中的,是另外一条青玉的吊坠。

    江老爷子听到叶锦幕的话,顿时大喜,对营业员说道:“将这条给我包下来!”

    萧墨染看到叶锦幕对他这副态度,脸顿时冷了下来。这个小丫头,从一开始,就不给他好脸色,也不知道有着什么依仗!

    等回去后,他还真是要去问问楚家的人,到底有没有收过一个徒弟!他一定要,将这个叫慕叶的丫头,所有的底细,全部扒个清楚!

    江老爷子买了好几件宝贝,这才走出了珠宝展示区。经过这一幕,周老对叶锦幕的鉴宝能力,更是感到佩服之极。

    他迫不及待对叶锦幕说道:“小叶丫头,你可一定要赶紧将银行卡办好啊!我回去港城后,就马上给你介绍买家!你放心,那些买家,绝对能吃得下你这些东西!”

    叶锦幕点点头:“我会赶紧去办的,谢谢周爷爷了。”

    “没事。”周老对她笑笑,又望向江老爷子,“江老头,既然你要去见小锦,那我们就暂时先分别吧。我就住在苏城酒店,你到时候来找我就行了!”

    周老其实也想跟着江老爷子去见见叶锦幕的,但还是生怕叶锦幕会拒绝见江老爷子。既然这样的话,如果他在那里,就会让江老爷子觉得丢脸了,所以索性还是下次去见的好。

    萧墨染三人也是跟周老一样的想法,也跟江老爷子告辞了。

    叶锦幕自然也不可能再待在这里,她将江铭川手里的袋子拿过来,笑道:“江爷爷,铭川哥哥,我也告辞了!”

    江老爷子一脸的诧异:“小叶,你不跟我们一起去见小锦了吗?”

    “不了,以后再去吧。”叶锦幕对江老爷子笑了笑,“江爷爷,我将我的手机号告诉您吧,到时候有事,您打我电话就行。”

    “好。”江老爷子将叶锦幕的手机号记在了手机里面,这才与叶锦幕分开。

    叶锦幕不由呼了口气。

    虽然她之前没来得及办银行卡,但还是及时的买了一张不记名的手机号。要不然,江老爷子问她的手机号时,她总不能撒谎说她没有手机,这样的谎言,可信度可低得多。

    叶锦幕将东西收拾好,朝古玩城外面走去。

    没想到,没有走多久,就见到几个熟悉的人。

    叶锦幕神色微微一怔,装作没有看到那三人,径直朝前走去。

    “喂,你别那么拽好不好?你明明都看到我们了,犯得着装没看到么?”萧墨染满脸不满的走到叶锦幕跟前,“还是,你有什么亏心事,不敢面对我们?”

    叶锦幕无语的看了萧墨染一眼,他还真是阴魂不散。明明她对他的态度,都已经这么恶劣了,他还一直缠着她,也不知道是不是受虐症发作。

    叶锦幕停住脚步,望了三人一眼,说道:“你们拦着我,有什么事情?”

    “当然有事情了。”萧墨染笑了笑,“你将你手机号给我们,让我们能随时跟你联系。”

    叶锦幕看了萧墨染一眼,嗤笑了一声,绕过他,打算再度朝前走去。

    萧墨染赶紧伸手拉住她,叫道:“干嘛走啊?难道,你的电话号码,也有着什么猫腻?”

    叶锦幕心里实在是冒火。

    她自然知道,萧墨染拦住她的目的到底是什么,但他一直这样子吊儿郎当的,根本不进入正题,是在试探她,还是没有将她放在眼里?

    不管哪一条,都不会让人觉得心情愉悦。

    叶锦幕脑中突然灵光一闪,实在也想捉弄捉弄萧墨染一番。

    她回过头去,对萧墨染露出一抹笑意。

    刚刚看到这抹笑意,萧墨染的神色就一怔。直觉告诉他,叶锦幕这抹笑,绝对不含好意。

    果然,他很快就听到叶锦幕含笑的声音响起:“你千方百计的拦住我,还用这么烂的手段来套我的电话号码。难道,你喜欢我,特地要来我的电话号码,想向我表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