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重生之天定贵女 > 第122章 小锦,把你头发撩起来

第122章 小锦,把你头发撩起来

    这句话刚刚说出来,果然就看到萧墨染的神色一怔!

    然后,他的脸蓦然变得通红,结结巴巴道:“你胡说什么?”

    看到萧墨染这副模样,叶锦幕实在是心里觉得一阵暗爽。看来,萧墨染虽然毒舌,但是,应该是没有人这样子调戏过他,所以,他现在才会变成这样一副模样。

    不但平时的厚脸皮消失,让脸都红了起来。那副毒舌更是消失得无影无踪,连说话都结结巴巴起来。

    “是么?”叶锦幕微微一笑,“如果不是这样,你为什么非得要知道我的手机号码,并且,还一定要知道,我的底细是什么?”

    萧墨染这个时候,已经稍稍恢复了一些平静。

    他瞪了叶锦幕一眼,冷笑一声:“你自我感觉还真不错,脑补能力也强大,居然以为我喜欢你!”

    “如果不是的话,那你问我的信息干什么?”叶锦幕也冷笑一声,“如果不说出理由来,请恕我可无法奉陪了!”

    说完,她径直朝前走去,理都不理萧墨染。

    看到叶锦幕这副模样,萧墨染心里一急,赶紧说道:“你不是想对付慕家么?我们合作!”

    “哦?”叶锦幕回头,似笑非笑的看着萧墨染,“你都还不知道我的底细,就敢跟我合作?你难道不怕,我就是申城慕家的嫡系,转头,我就将你们想要对付他们的信息告诉他们?”

    萧墨染这个时候,已经完全平静了下来。他看着叶锦幕这副无波无澜的模样,想知道此刻她的心里到底在想什么,却发现,根本就是无济于事。

    真是没想到,这个少女的心思会埋得这么深。一般人只能看到她脸上带着的笑意,而根本不知道,她笑意中含有着的深意。

    萧墨染将心里的吐槽压下,对叶锦幕一笑:“所以,如果慕小姐不介意,我们可以坐下来好好谈谈这件事情。”

    “只可惜,我觉得没什么好谈的。”叶锦幕微微一笑,“今天我还有些事情,日后再说吧。你放心,到时候,我会主动联系你们的。”

    叶锦幕的话,让萧墨染一愣:“你怎么联系我们?”

    叶锦幕唇边勾起一抹高深莫测的笑意:“你以为,我跟你们一样,连对方的手机号码都不知道么?”

    说完这话,她没有再看萧墨染,转身离开。

    萧墨染盯着叶锦幕的背影,心里一阵微微的震惊。

    这个少女到底是什么来历,为什么会知道他们的联系方式?如果他没记错的话,今天是他们跟她第一次见面而已。难道,在与他们见面之前,她就瞄上了他们,然后将他们的信息都查到了么?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么这个少女,还真的不容小觑。也许,他们一开始,就不应该对她抱着一种轻视的态度。

    也许,她也跟叶锦幕一样,看起来普普通通,可实际上,却有着极大的后台和极厉害的手段。

    但萧墨染的心里还是有些不解。

    看叶锦幕的模样,她应该也是想要跟他们合作的,却为什么现在要拒绝?难道,仅仅是因为,之前他们那种轻慢的态度,惹怒了她?

    叶锦幕朝前走着,唇边渐渐的泛起一抹笑来。

    料想现在的萧墨染,心里正全是疑惑,不懂她什么要拒绝他们的合作要求吧?

    但其实,她这样做,可是有着极大的目的性的。

    现在的她,在他们的面前,除了赌石鉴宝的能力和异能术之外,毫无优势。既没有任何的情报提供,有没有任何的势力支持。若是要跟他们合作,能分到的好处,绝对不会有多少。

    所以,若要与他们合作,只能等到她拥有一定的势力之后。

    唯有拥有了自己的势力,与他们谈话的时候,才会有着话语权,才能争取到更多的好处。

    萧墨染看着叶锦幕的背影,转头看向林砚初:“你说,她这样的目的,是什么?”

    林砚初微微皱眉,也看着叶锦幕的背影,眼里光影重重,复杂难名。

    傅殿宸也走了过来,嗤笑一声:“有什么?无非是想先壮大自己,到时候,才能与我们有着谈判的资格!”

    这个可能性,萧墨染和林砚初也猜了出来。但他们三个人,心里却都是无尽的疑惑。

    尽管这个少女,鉴宝和赌石的能力的确很强大,还能修炼异能术,但这些,却根本不足以让一个人发展起属于自己的势力来。并且,他们给予她的时间也不会太多。她不可能在短短的时间内,就组建出属于自己的势力来。

    难道,这个少女的背后,还有着后台,让她能短时间内,就达成这样的目标?

    叶锦幕提着宝物朝家里的方向走去,现在的她,必须得赶在江老爷子和江铭川到达叶家之前先回到家中。然后,再进行一次伪装。要不然,她的身份,就会暴露了。

    叶锦幕直接打了一辆车,走到离家不远的地方下了车,然后施展起一级风火轮,急速朝叶家的方向跑去。

    她之前将一级防身术和一级风火轮的口诀全部都记熟了,所以当小鳞告诉她可以修炼的时候,她就马上将这两个异能术给学会。并且因为她的精神力极为的强大,现在施展起一级风火轮时,速度也比精神力堪堪破五的异术师快多了。

    叶锦幕回到家的时候,幸亏苏婶正在厨房里面忙活,所以根本没有注意到这一幕。叶弦则是坐在客厅里,还没反应过来,就只感到一阵风掠过他的耳边,让他猛然抬起头,却什么也没看到。

    叶锦幕直接用一级风火轮掠到了自己的房间里,将东西放床上一放,这才彻底放下心来。

    叶弦感觉到不对劲,也冲到叶锦幕的房里,当看到叶锦幕正站在房间里时,不由怔住!

    叶锦幕朝叶弦一笑:“阿弦,你怎么了?”

    叶弦却是忽然反应过来一般,伸出手指着叶锦幕,不敢置信一般说道:“阿锦,你刚才……你刚才是不是用的一级风火轮……”

    “是啊!”叶锦幕点点头,便只见叶弦蓦然瞪大双眼,惊道:“你……你会异能术了?”

    他的声音,从一开始的震惊,变为了后边的欣喜。

    他一下子冲上前去,将叶锦幕的手紧紧拉住,兴奋道:“阿锦,你现在也能学异能术了!”

    叶锦幕看到叶弦这副模样,心里也感到极为的开心和感动。看来,对于她不能学异能术这件事情,叶弦比她还要更加的担心。现在她能学了,也难怪他会这么的开心。

    叶弦迫不及待问道:“阿锦,你现在会多少异能术了?”

    叶锦幕笑了笑:“没多少,因为我只记住一级防身术和一级风火轮的口诀,所以我现在会的异能术,也只有这两种而已。”

    “没事的阿锦!”叶弦依然兴奋说道,“以你的精神力,只要你再继续看,后边的异能术,肯定很容易就能学会的!”

    他说到这里,神色忽然一黯,显然是想起了自己的事情。

    叶锦幕不由也将叶弦的手握紧,安慰道:“阿弦,你别这样了,我相信等你恢复好后,你学习异能术的时间,又会变短的!”

    “希望如此吧。”叶弦的情绪依然有些低落,让叶锦幕看着,觉得心里也一阵不好受来。

    她禁不住对小鳞问道:“小鳞,阿弦之前那个命格,你修复得怎么样了?”

    小鳞摇摇头:“因为我现在实力还没有恢复,所以要孕养那个命格,也是难度极大。不过,跟前几天相比,这两天我实力倒是恢复了一些,所以如果要将它的这个命格孕养成型,大概还需要一个月的时间。”

    “一个月?”叶锦幕不由皱眉。她可不能保证,一个月过去,叶弦发现自己修炼的速度依然是这么慢,还能保持冷静。若他真的以为,他变成了废柴从而一蹶不振,那就真的不好了。

    小鳞也是很无奈的说道:“主人,我也没有办法啊!如果不让叶弦多想,也只能给他找一个增强悟性的命格,暂时性让他用着了。”

    叶锦幕也不由默然。

    虽然知道这样一回事,但是,让她从毫无关系的人身上,将这个命格夺过来,她还真是做不到。

    叶锦幕只能微微叹了口气:“算了,先看看吧。”

    听到叶锦幕这句话,小鳞的心里,也不由一阵失望。

    她原本还以为,她说出这席话,叶锦幕能答应让她去掠夺别人的命格。可是没想到,叶锦幕还是做不出这种事情。那么,就算她真的找到了能增强悟性的命格,也不敢拿出来给叶弦用。

    小鳞只好自认苦逼的叹了口气,心里却想着,一定要时刻给叶锦幕洗脑,让她觉得,抢夺别人的命格是一件极为正常的事情,那么这件事情,就好办多了。

    叶锦幕愧疚的看了一眼叶弦。她也知道小鳞的目的,但这样的事情,她真的做不出来,那么,也只能委屈叶弦,等待她找到合适的命格了。

    只希望,这个时间不要太长。

    为了不让叶弦感觉到不对劲,叶锦幕将这种愧疚的眼神收了起来,将床上的那个包裹提起来,对叶弦笑道:“阿弦,你来看看,我可是带回来了不少的好东西!”

    “好东西?”叶弦愣了下,旋即反应过来,“阿锦,你说是在珠宝交易大会上面买的珍宝吗?”

    “对!”叶锦幕将包裹里面的东西倒了出来,这些东西铺了一床,让叶弦几乎都看呆了。

    叶锦幕对叶弦笑道:“阿弦,你喜欢什么,尽管拿!”

    叶弦看了一眼这些东西,无一不是极为名贵的珍宝。可这些珍宝,叶锦幕却将它们当做好不值钱的玩意儿一样,任凭他去挑。这种情谊,让他的心里,禁不住一阵的感动。

    不过,他从小到大,跟叶锦幕很多东西,就一直是共享的。所以,听了叶锦幕这样的话,也没有拒绝,毕竟拒绝的话,说不定叶锦幕还会生气。

    叶弦并不知道这些宝物具体的价值,只能用一个外行的眼光来看,觉得那种光芒没那么璀璨,形状没那么大的,肯定是最不值钱的。于是,他随意挑了一根手链,说道:“我就要这个吧。”

    谁知道叶锦幕却是惊诧的看了他一眼:“阿弦你真厉害!一下子,就挑中了里面最值钱的一个东西!”

    “你说什么?这个手链是最值钱的?”叶弦也是一副吃惊的模样看向叶锦幕。

    怎么可能?这个手链看起来就特别的不显眼,好像是地摊上几块钱一串的玩意儿一样,怎么可能是其中最值钱的一个东西?

    叶锦幕笑了笑:“这可是秦朝时候的一串碧玺手链,历史比这里所有的古董都悠久。”

    “怎么会这样……”叶弦神色微变,慌忙就要将这个手链放回去。叶锦幕无语看他一眼:“你什么时候,跟我也讲客气了?难道我们从小不是说过,我们所有的东西,都要共享的吗?”

    叶弦看到叶锦幕的眼神,不由怔了怔。

    的确,他们被赶到苏城后,就一直相依为命。所以,两人的感情,也是其他的人不能比的。对于所有的东西,他们两个都觉得是共用的,完全不分彼此的。

    担心,现在的这些珍宝,可不是一般的东西,他怎么可能这样厚颜无耻的接受叶锦幕的好意?

    叶锦幕无奈叹了口气:“阿弦,你再拒绝的话,别怪我不理你了。”

    这句话,是叶弦最怕听到的。所以一听到这句话,他就只能将手链拿在手心,点头道:“好,我收下!”

    伴随着这个动作,他的心里也在暗暗的发誓。到现在,一直都是叶锦幕给予的多,他付出的少。所以,他可一定要尽量强大起来,到时候,也要送给叶锦幕她想要的东西!

    叶锦幕看到叶弦收下这个手链,也放下心来。但想起接下来要发生的事情,叶锦幕只好对叶弦说道:“阿弦,赶紧,我们将这些东西收起来。”

    “收起来?为什么?”叶弦有些好奇的看着叶锦幕。难道叶锦幕这样做,是想财不露白吗?

    叶锦幕微微叹了口气:“不但要将这些东西收起来,并且我马上,也要重新变成以前那副样子。”

    叶弦的神色越发的疑惑起来,叶锦幕在家里,一般都是将刘海梳起来的。而现在,她却要将刘海重新弄下来,难道,是会有人,要来到叶家?

    叶弦微微皱眉,问道:“谁会来?”

    想到要来的那两个人,叶锦幕的眼里划过一抹温和的光芒:“是我的外公和表哥。”

    “什么?”

    叶锦幕的这句话说出来,叶弦也不由惊呼了起来。对于江老爷子和江铭川,叶弦也只有小时候见过而已,长大后,因为叶锦幕和他们的关系的生疏,他也很少见过。

    可是,叶锦幕不是因为叶锦织的挑拨,与江家的关系变得很是恶劣么?所以叶锦幕被赶到苏城三年的时间,都不见江家的人来看她。为什么现在,江家的人,又会到这里来呢?

    看到叶弦疑惑的神色,叶锦幕叹了口气:“还不是我以前傻,真的听信了叶锦织的话。就是因为我对外公表哥和舅舅那么冷漠,所以他们都不敢来苏城看我。并且,叶满江也对他们说,是我自动来的苏城,那他们更加的不敢来看我了。可是现在,陈如娇的事情闹大后,他们也知道了我在苏城的遭遇,顺带也知道了叶满江对他们的欺瞒,于是就来苏城看看我了。”

    叶弦这才恍然,心里也为叶锦幕感到开心:“阿锦,有着你外公和表哥帮你做主,叶家的人肯定不敢对你怎样!”

    叶锦幕也点了点头。

    这时候,叶弦突然想到一种可能,神色一变,慌忙问道:“阿锦,你外公这次来,不会是想要将你接到江家去吧?”

    叶锦幕点头:“对,他们的确是这么打算的。”

    叶弦神色大变,想着若是这样,他与叶锦幕就要分开了,心里又是欣慰又是痛苦。

    欣慰的是,叶锦幕如果回到江家,那她必定能过上好日子,叶家的人,江家也会帮她摆平。痛苦的却是,如果这样,他与叶锦幕,就只有分开了……

    看到叶弦这副神色,叶锦幕笑了笑:“别急,我又没说要跟他们走。”

    叶锦幕的这句话,让叶弦心里涌起一阵喜意。但旋即,又担心了起来:“但你回去,肯定比在这里过得好得多……”

    “没事的。”叶锦幕笑了笑,“我在苏城还有事情要做,当然不会回去了!要不然,当时跟着师傅到帝都,难道不是更好?”

    叶弦的心里越发的不解了:“阿锦,你现在是要对付陈家和叶家,所以到帝都,自然是有些不方便。但是,如果到了申城,不是更好的对付他们么?”

    叶锦幕不由失笑:“你觉得,如果我到了江家,我做事情,还有在苏城这么自由么?”

    叶弦不由一怔,叶锦幕又接着说道:“所以,我当然是不能回去了。好了阿弦,我就先去换件衣服再弄个造型了,你先出去等等吧。”

    叶弦点点头,又是疑惑的看了叶锦幕一眼:“为什么要换衣服?”

    “因为,我在古玩城,碰到外公和表哥了。不过那时候,我跟他们结交的时候,用的是一个假身份。这些就之后跟你说吧,我要先换造型了,要不然他们来了就来不及了。”

    叶弦走出门外,叶锦幕就慌忙将马尾松开,梳了一个平时那种鬼见愁的发型。再换了一件土土的衣服穿上,顿时跟刚才,简直判若两人。

    她在穿衣镜前面照了好一会,确认实在是没有破绽了,这才放心的走出了房门。

    不过,她还是忍不住对小鳞交代道:“小鳞,到时候可别忘记,给他们的听觉神经加个封印!”

    “放心吧主人!这种事情,我怎么可能会忘记!”小鳞翻了个白眼,很是鄙视的看了叶锦幕一眼。

    叶锦幕和叶弦索性坐在客厅里面,一边看着那本异术入门,一边等着江老爷子和江铭川的到来。

    没过多久,以两人的耳力,就能听到一阵脚步声朝这边走来,不由对视了一眼。

    但两人依然装作没有察觉的模样,直到敲门的声音响起,叶锦幕这才站了起来,朝门外叫道:“谁啊?”

    小鳞这个时候,已经给江老爷子和江铭川加了一道封印,所以他们两个听到的声音,跟之前在古玩城时候听到的声音,截然不同。

    刚听到叶锦幕的声音,江老爷子就不由感到一阵紧张,甚至连继续敲门的动作,也是不敢再做出来。

    苏婶从厨房中走了出来,疑惑问道:“刚才是不是有人敲门?”

    叶锦幕点头:“对啊,但是我问是谁,没有听到回答,所以我们不敢开门。”

    “有这事?”苏婶走到门前,透过猫眼,看到江老爷子和江铭川,也是疑惑的皱起眉头,问道:“你们找谁?”

    这两个人,她根本就不认识,难道是来找二小姐和小少爷的?

    江老爷子深吸了一口气,这才让紧张的心绪平静了下来,回答道:“小锦在吗?我找小锦。”

    苏婶朝叶锦幕看了一眼,递过去一个询问的眼神。

    叶锦幕微微皱眉:“我来看看吧。”

    她走到门口,透过猫眼,将两人的模样收于眼底,忽的神色一变!

    看到她这副模样,苏婶心里一惊,赶紧问道:“二小姐,怎么了?”

    但她这话还没说完,就只见叶锦幕忽然猛地一把将门打开,然后,她微含着哽咽的声音响起:“外公!表哥!”

    虽然之前才见过江老爷子和江铭川,但是现在,再度见到他们,叶锦幕的心里,还是忍不住的一阵激动。鼻翼也是微微发酸,眼泪不受控制的掉落下来。

    江老爷子听到叶锦幕称呼,只感到心里一直压着的那块大石,就这么轻而易举的放下了。

    他平素经历过无数的巨浪,但是,此刻叶锦幕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时,他还是觉得身子都要微微的颤抖起来,激动的一把将叶锦幕抱在怀里:“小锦,我终于见到你了……”

    一旁的江铭川也看着叶锦幕,双眼微微泛红。

    叶弦也站了起来,吃惊的朝两人看去。

    他现在扮演的可是不知道两人到来的角色,所以当然也要装出这副懵然无知的模样了。

    他走到三人跟前,对江铭川说道:“铭川哥,你们先进来吧。”

    江铭川点点头,在江老爷子的背上轻拍:“爷爷,我们先进去吧!”

    江老爷子这才稍稍缓解了一下激动,将叶锦幕松开,点头说道:“好,小锦,我们进去!”

    此刻的他,已是老泪纵横,跟平时那种睿智的模样,简直判若两人。

    而叶锦幕,也是满脸的泪水,哭得鼻尖都泛红了。

    苏婶这才知道江老爷子和江铭川的身份,赶紧将他们迎了进来,然后又去准备果盘和茶水。

    几人在沙发上坐了下来,江老爷子一直拉着叶锦幕的手,双眼直直的盯着她,絮絮叨叨的问:“小锦,你告诉外公,你这几年过得怎么样?”

    叶锦幕自然不会让江老爷子担心,扯出一抹笑来:“我过得很好,外公你不必担心……”

    “傻孩子!你不要骗我!”江老爷子的眼里,闪过一抹冷光,“你的事情,我都知道了!哼,叶满江那样子对你,你还给他打掩护,小锦,你怎么那么心软?都怪我,我们都被叶满江骗过去,一直都以为你在苏城过得很好,所以一直都没有来看你!直到陈如娇那事情传到网上,我们才知道你发生了什么事情!小锦,都是外公对不起你啊!”

    “外公,别这样!”看着江老爷子眼泪又掉了下来,叶锦幕慌忙将他的手拉住,“外公你放心,我现在过得很好!至于叶家的那些人,我也根本就不放在眼里了。陈如娇他们,也拿我一点办法都没有!”

    江老爷子却只是摇头:“小锦,你别安慰外公了,你把你受的苦全部都告诉外公吧,外公帮你做主!”

    “是真的!”叶锦幕见江老爷子的神色更加哀伤,赶紧对叶弦使了个眼色,“我现在真的过得很好!现在有傅殿宸他们帮我对付陈家和叶家,我也被李潜收为了弟子,开始学异能术了,你说我过得好不好?”

    叶弦也在一旁说道:“是啊江爷爷!你看,这就是师傅给我们的异术入门!”

    叶弦一边说着,一边将异术入门递到江老爷子的面前。

    江老爷子原本还以为是两人唱双簧骗他的,但一看到那本异术入门的时候,却双目一凝,神情一怔!

    他依然不敢置信一般,将异术入门这本书拿过来,翻了几页,这才抬头,有些惊异的看向叶锦幕。

    叶锦幕对他笑笑:“现在,外公总算相信了吧?”

    江老爷子依然感觉有些发懵,看来,他的这个外孙女,还真是有着奇遇。既然这样的话,那他更要将她接到申城江家去。在江家,她能接受到更好的教育,将来的成就,也会更加的高。

    江老爷子马上下定决心,对叶锦幕说道:“小锦,吃完午饭后,我们就回申城去吧!”

    叶锦幕没有想到江老爷子这般的单刀直入,心里一阵无语。

    只不过,对于江老爷子的一片热心,她也只能拒绝了。

    叶锦幕笑了笑,摇摇头:“外公,我不想去申城。”

    “你说什么?”江老爷子有些吃惊的看了叶锦幕一眼,“小锦,你为什么不愿意走?”他的眼神看到身边的叶弦,似明白了什么一般,说道:“你是舍不得小弦吗?那就让小弦跟我们一起走!”

    叶锦幕依然摇头:“不是这回事,而是,我在苏城,还有着没完成的事情。”

    江老爷子不满道:“有什么事情,比你回到江家还要更加重要?再说了,真有什么事情,你告诉你表哥,让他来帮你处理!”

    叶锦幕笑了笑:“不必了,这是我自己的事情,就让我亲手处理吧。”见江老爷子满脸的不赞同,叶锦幕又接着说道,“外公你放心好了,等我忙完这些事,我就跟你回江家,怎么样?”

    看到叶锦幕充满期盼的神色,江老爷子再多的不赞同,也只能咽下。他很是不甘不愿的点头:“好吧,不过你可别反悔。”

    叶锦幕顿时信誓旦旦说道:“当然不会反悔了,难道外公你还不相信我吗?”

    江老爷子看到她这副模样,不由欣慰的笑笑。

    但旋即,他又发现了一件不对劲的事情:“小锦,你的头发,前面怎么留这么长?把脸都挡住了!来,把你头发撩起来,让我看看你现在长什么样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