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重生之天定贵女 > 第123章 你还说你不喜欢她!

第123章 你还说你不喜欢她!

    江老爷子话音刚落,叶锦幕的心里就不由一阵无奈。她早知道,在看到她的时候,江老爷子肯定会提出这个问题。幸好她早已想到,所以也有了对策。

    但叶弦完全没有想到这个问题,听到江老爷子这话,赶紧朝叶锦幕看了一眼。

    江老爷子可是叶锦幕的外公,她该用怎样的借口,才能说服他?

    叶弦想到这里,只觉得心里越发的担忧起来。

    叶锦幕叹了口气,说道:“我也想将头发撩起来,但是,我不能撩起来。”

    “为什么?”江老爷子疑惑了起来,江铭川也不明所以的看着她。

    叶弦的心里也是一阵无语,不知道叶锦幕接下来,该怎么样编下去。

    叶锦幕又是叹了口气:“因为之前,苏婶带我跟阿弦去算命的时候,算命的跟我说,在我未满十八岁之前,最好都要用头发将脸给遮起来。要不然,我就很有可能会毁容。所以,为了让我的脸不要受伤,我只好这样做,还希望外公不要介意。”

    叶弦的心里越发的无语了起来。幸亏现在苏婶正在忙,要不然,她听到这话,肯定要当面拆穿的。苏婶什么时候带他们去算过命了,算命的什么时候说过这样的话了?叶锦幕还真是能编。

    江老爷子也是有些不相信,微微皱眉:“哪个算命的,说出这样的无稽之谈?”

    “外公你千万别这么说,那个算命先生说的话,非常的准的,由不得我们不相信!”叶锦幕急急解释道,“当时,我们也根本没有听那个算命先生的话,依然是将头发撩了上去。可没想到,第二天,我的脸上就被玻璃划伤了!所以从此以后,我都是只能留这么长的刘海了。”

    江老爷子听得一阵目瞪口呆:“真的假的?”

    “当然是真的了!”叶锦幕连连点头,一副极为笃定的模样,“外公你不信的话,就问问阿弦吧!”

    江老爷子立即将疑问的眼神看向叶弦,叶弦点点头:“对,那是我们刚来到苏城时候的事情。”

    听叶弦都这么说,江老爷子也只能作罢,叹了口气:“唉,那只能等你满十八岁之后,再看你长什么样了。”

    叶锦幕也是有些愧疚的看着江老爷子:“对不起,外公!”

    “唉,没事的,你这孩子,跟我说什么对不起呢!”江老爷子见叶锦幕这样子,反倒来安慰她了,“反正以后有的是机会看,等你将苏城的事情忙完后,你就赶紧到江家来,知道吗?”

    叶锦幕点头:“我会的!外公,表哥,你们难得来一次苏城,就在这里住上一段日子吧!”

    江老爷子很是理所当然的点头:“那是当然!我这次来苏城,就是听说你被陈如梦欺负。所以这一次,我也要帮你,将陈家的人给收拾了!”

    叶锦幕一脸的不赞同:“外公,这件事情,让我自己来解决掉就行了,就不要劳烦外公了。还有表哥,江家也有很多事情需要他处理,也不要对我的事情花费精力了。”

    “那怎么行?”江老爷子顿时吹胡子瞪眼,“你可是我们江家的外孙女,你受了委屈,我怎么可能不替你出头!还有你表哥,他好歹跟萧墨染那小子感情好,就让他配合萧墨染他们来一起干事!”

    叶锦幕顿时有些惊诧了:“萧墨染?外公,你怎么知道我在跟萧墨染他们合作?”

    江老爷子瞪她一眼:“当然是我们今天在古玩城碰到他们了啊!要不是他们说,我都不知道你在跟他们合作!真是!你宁愿找他们,也不找外公和表哥,再这样的话,我生气了!”

    叶锦幕赶紧赔笑:“好好好,那我以后,就让外公和表哥帮忙了。”

    江老爷子哼了声:“那还差不多!”

    叶锦幕心里一阵无语,看来很多老人,都是越大年纪,反而越像小孩,至少江老爷子就是。

    她如果不答应让他们帮忙,说不定他会一直缠着她让她答应。既然结果无法扭转,还不如早点答应的好。

    江老爷子忽然像想起什么一般,拍了下脑袋:“对了!要不是提起墨染他们,我倒还真的忘记一件事情了!小锦,我今天到古玩城,去买了点东西来给你当见面礼。你看看,喜不喜欢?”

    江老爷子一边说着,一边示意江铭川将之前买的那些珍宝都拿出来。

    叶锦幕慌忙推辞:“外公,你不要这么客气了!你是我外公,你来看我,怎么还要送我礼物……”

    “你这孩子怎么说话的呢?外公就不能送礼物给外孙女了?”江老爷子又是瞪了叶锦幕一眼。

    叶锦幕只好偃旗息鼓:“好吧,那就谢谢外公了。”

    她接过江老爷子手里拿着的首饰盒,江老爷子催促道:“赶紧打开看看,看看喜不喜欢!不喜欢的话,我再去买别的送给你!”

    叶锦幕虽然早便知道里面的东西是什么了,但现在一打开,仍是抑制不住的双眼发酸。

    看着叶锦幕的双眼又泛红了,江老爷子赶紧道:“别这样!你这个孩子,怎么又这样了,动不动就哭哭啼啼的!今天有个女孩子送礼物给你表哥,你表哥都没哭过!”

    听到江老爷子这话,叶锦幕只觉得啼笑皆非,原先感动的情绪,也转为对江老爷子这句话的笑意。她不由破涕为笑,抬头看向江铭川:“有女孩子送礼物给表哥?”

    一边说着,她一边露出一种揶揄的神情来。

    江铭川被叶锦幕这种神情看得脸又是忍不住一阵微微发红,无奈的看了江老爷子一眼,咳嗽了一声:“是慕家的一个小姐,跟爷爷很是投缘,就送了点礼物给我们。”

    他当然知道江老爷子这么说到底是有着什么目的了,不就是想让叶锦幕都帮着催促他跟那个叫慕叶的少女再进一步么?

    而现在,叶锦幕露出这种神情,说明她很有可能会跟江老爷子站在同一条战线上,所以他当然要赶紧打消她的这个念头了。

    但叶锦幕却只是挑了挑眉,用一种奇怪的笑看着江铭川:“哦?是么?”

    江铭川无语的看着叶锦幕:“你别听爷爷胡说,再说了,你才多大,知道些什么?”

    “我是不知道啊,所以我刚才,也没说什么啊,难道表哥觉得我刚才说什么了吗?”

    叶锦幕一脸无辜的看着江铭川,但唇边的那抹笑意,却更加的可恶,让江铭川一阵无可奈何。

    叶弦看着这一幕,不由失笑。

    江铭川的性格,他以前接触过,也知道一些的。他这么冷清的性格,也只有在叶锦幕的面前,才会有着瓦解。以前小时候,他就老被叶锦幕用各种刁钻的方法弄得破功,现在,被叶锦幕这样子对待,他当然是束手无策了。

    江老爷子看了眼旁边的叶弦,也朝他笑道:“小弦,这一次,我也带了礼物给你,你看看!”

    叶弦接过江老爷子的礼物,只见给他的,居然也是价格极为不菲的珍宝,不由真心实意感激道:“谢谢江爷爷!”

    “没事!”江老爷子这时才有空看了眼叶家的环境,心里很是有些不满意。

    不过,这里虽然比江家和申城叶家都差多了,但还算不错。并且,叶家的人,还给叶锦幕和叶弦请了苏婶来照顾,还不算太没良心。

    叶锦幕对江老爷子说道:“外公、表哥,你们先在这里坐坐,我去跟苏婶说,让她再加几个菜。”

    江老爷子点点头,叶锦幕这才朝厨房走去。

    一边走,她一边对小鳞说道:“小鳞,我想让苏婶答应我一件她不可能答应的要求,可以么?”

    小鳞点头:“当然可以!苏婶的精神力很弱很弱,所以要暂时性的控制住她,很简单!但是,毕竟我不擅长*,也只能让她答应很简单的要求,并且时间也不长。主人,你想让她答应你什么要求?”

    “我想让她也以为,我的头发之所以遮住脸,也是因为那次算命的原因。”

    “那简单!”小鳞不假思索的答道,“到时候,我们到了厨房里,我给苏婶下一个封印就行了。不过这个封印最长只能保留十天,十天后,就会失效了。”

    “十天足够了。”叶锦幕笑了笑,走入了厨房里面。

    刚进去,苏婶就回头,看到是她,眉头一皱,说道:“二小姐,你怎么到厨房里面来了!这里油烟这么大!你赶紧出去,别进来了,小心呛到!”

    叶锦幕笑道:“没事的!苏婶,我外公和我表哥也会在这里吃午饭,再多弄几个菜吧。并且他们这些天也会在这里住下来,到时候就麻烦你了!”

    “瞧你说的!”苏婶不满的看了她一眼,“你外公和你表哥是外人吗?我早就准备好了要留他们吃饭了。”

    “哈哈,那我就走了,苏婶你继续!”

    叶锦幕也害怕苏婶的唠叨攻击,赶紧退散出厨房。刚刚一出来,就只听小鳞的声音在耳边响起:“主人,我已经弄好了!”

    “干得不错!”叶锦幕朝小鳞笑了笑,“这样的话,那我就放心了!”

    她重新回到沙发旁边,江老爷子又拉着她,问起她这些年来的经历。叶锦幕自然是不会跟她说起这些年被人欺负的事情,全部都挑好的说,倒是让江老爷子的心放了下来。

    大家又说了会话,江老爷子起身去方便。江铭川看到江老爷子的背影消失,这才望向叶锦幕:“小锦,你跟我说实话,刚才是不是骗了爷爷?”

    叶锦幕似笑非笑看了江铭川一眼:“表哥你脑补能力真强,你平时是不是很喜欢看小说?”

    江铭川没想到,叶锦幕还是跟小时候一样,什么事情都要开他的玩笑。可偏偏,他每一次面对她这样的玩笑,都是无话可说。

    江铭川只能无奈看叶锦幕一眼:“你这些年,肯定不如跟爷爷说的那样过得这么轻松了。现在爷爷不在这里,你也没必要怕他担心了,都跟我说了吧。”

    叶锦幕笑了笑:“我就说表哥你脑补能力很强大吧,我这些年过得好好的,哪里过得不如意了?表哥你是不是看多了那种灰姑娘被虐待的小说,所以才会有着这样的错觉啊?”

    “小锦!”江铭川的神色严肃了起来,“小锦,你别骗我们了,都跟我说了吧!莫非你是担心,我不能帮你做主吗?”

    “当然不是了!”叶锦幕依然咬定不放松,“表哥,你就别问了,我受了什么委屈的话,肯定会跟你说的啊!我有必要骗你吗?”

    江铭川看到叶锦幕这样子,只能无奈看她一眼,转头看向叶弦:“小弦,你跟我说!”

    叶弦怔了下,看了眼叶锦幕,不知道该不该将实情说出来。

    但既然叶锦幕要骗江铭川的话,那么,他自然是要配合她了。

    叶弦也对江铭川说着谎话:“我们在苏城过得挺好的。”

    见叶弦也不配合他,江铭川只好叹了口气:“你们两个,怎么就是不肯对我说实话!其实你们的事情,我都问过了墨染,他也都告诉我了。不过我当然不会让爷爷知道,爷爷如果知道你这些年受的苦,心里肯定会不开心,所以我一个人知道就行了。小锦,你放心,这些事情,我都会帮你处理好的!”

    听江铭川这么说,叶锦幕也只好叹了口气:“既然你知道的话,那我也就不隐瞒你了。如果是萧墨染告诉你的,他肯定也知道,造成这一幕的幕后黑手,都是叶锦织。陈如娇之所以对付我,完全是陈如梦指使的,而陈如梦之所以这样做,也是因为叶锦织的吩咐。所以,我到时候要对付的,不仅仅是陈如娇,还有叶锦织和陈如梦。但是,我是你表妹,陈如梦也是你表妹,为了让你不要难做,你还是不要插手了。”

    “小锦!”江铭川的眼神带着坚定,望向叶锦幕,“你要知道,我母亲那边的亲戚都是什么样子,所以,我跟他们,根本一点的情分都没有。就连明珊,因为这些年的所作所为,我也对她失望不已。在我的心里,我唯一的妹妹,就只有你。所以,不管对付你的人是谁,我都不会手下留情。”

    她是江铭川唯一一个妹妹的这句话,叶锦幕虽然之前就在古玩城听过,但现在一听,依然是感到感动得很。虽然一直知道,江铭川对陈家的人很是反感,但也没有想到,他会反感到,为了她而对付陈家的程度。

    叶锦幕看着江铭川的眼神,也带着一些激动。但是对他,她依然还是没有对叶弦那般的毫无防备。有些秘密,她能够对叶弦讲,却不能对江铭川讲。

    因为叶弦跟她,真的是相依为命过来的。她对叶弦的性格,也极为的清楚,他绝对不可能做任何对不起她的事情。

    可是江铭川不同。

    虽然他对小时候的她极为的关心,现在重新见面,他对她这个表妹也很是尽心。可是,他毕竟是江家的少家主,并且也这么多年都没有跟她见过面,他这么多年是否有着什么变化,叶锦幕也不清楚。所以,如果要她对江铭川,也有着对叶弦一般的信任,必须得经过一段时间的观察。

    所以现在,叶锦幕还真的不能对他说,没有他的帮助,她其实也完全有着能力对付陈家和叶家。

    叶锦幕只好不再拒绝江铭川的好意,点头说道:“那好,多谢表哥!”

    “小锦,对我不必说谢谢。”江铭川微微一笑,在她的头顶上轻抚,“我们毕竟是一家人,帮你,是应该的。”

    叶弦看着眼前的这一幕,心里为叶锦幕有着江铭川这么一个表哥也感到很是欣慰。但与此同时,他的心里,也有着微微的黯然。江铭川是叶锦幕的表哥,他能够出这么大力气去帮助叶锦幕,他也是叶锦幕的堂哥,却只能在一旁干看着……

    叶弦的心底深处,涌上一种深深的无力感。他越发的坚定了,要提升自己能力的决心。

    唯有将能力提升了,以后不管怎样,都能保护到叶锦幕。毕竟,在绝对的实力面前,任何的诡计和势力,都无法抵挡。

    伴随着他这种想法,又有一种奇怪的感觉,也从他的心底涌起。

    那种感觉中,有着一种横扫千军一般的霸气。仿佛,要将所有胆敢阻拦他的存在,全部践踏、碾碎!

    叶锦幕没有注意到叶弦的神情,只是看着江铭川,双眼微微湿润。

    既然江铭川对她付出这么多,那么,她就也暂且,试着相信他吧。

    这个时候,江老爷子走了回来,看到抚摸着叶锦幕头发的江铭川,疑惑问道:“你们说了什么吗?为什么突然这么沉默?”

    “没说什么,就是说了下最近的情况罢了。”叶锦幕对江老爷子笑了笑,说道,“外公,表哥在这里待着,不会影响到学业么?毕竟他现在已经读高三了。”

    “没事!”江老爷子无所谓的挥了挥手,“铭川早在半年前,就已经学会了高中所有的课程!现在之所以还在学校里待着,是因为我觉得,江家现在还需要他的帮忙。所以就留着他暂时性待在申城,不让他去参加高考了。”

    叶锦幕恍然,难怪江铭川能这么闲,原来是这么回事。料想萧墨染他们三个人,也是跟江铭川一样了。至于傅殿宸转入明德,也是为了调查她,而并不是想要真正的读书。

    这些人不愧是精英,不但接受的,是精英教育,他们自身的资质,也差不到哪里去。

    换做有些人,还真的是无法在短短的两年或一年的时间内,就将三年的知识全部都学会。就连她,在操心家族事情的同时,也是无法这么完美的兼顾学业。可是江铭川和萧墨染他们,就做到了。

    叶锦幕对他们,还真是生起了一丝佩服。这些人之所以能成为人上人,除了家族的势力,还真是有着其他原因的。

    叶锦幕一边在心里叹息着,一边问道:“外公,表哥将来打算考哪所大学?他不想继续待在申城吗?”

    申城作为华夏国的经济中心兼最大的城市,好大学数不胜数。但听江老爷子的话,江铭川考上大学后就不会留在申城,可想而知,他肯定会考外地的大学。叶锦幕还真是有些无法理解,为什么江铭川会打算去外地。

    江老爷子点头:“没错,我打算让你表哥去考京城大学。毕竟那里精英云集,铭川去了那里,能得到更好的发展。”

    “原来如此。”

    叶锦幕也不由点头,她原本还打算,趁着这几年,将叶家、陈家和慕家,都一步一步的攻占,再好好的握在手心。所以,她还想着将来大学,就在申城就读。

    可是现在,听了江老爷子的话,却觉得她以前的眼界,真的是太窄!

    江老爷子说得没错,全华夏国几乎所有的精英,都会集中在京城大学。其中,也许包括全华夏国各大世家的继承人。只要进了京城大学,就相当于是进了那个让人无法触及的那个圈子,从而,也能够结交到平时连面都没有见过的人。

    只是这样一来,她要将这三家收服在手的进度,就要加快了。

    叶锦幕垂下的眼睑中,闪过一抹坚决。

    看来,为了也实现这个目标,她不应该再徐徐图之,而应该雷厉风行了。

    这个时候,苏婶将午餐做好,几人也开始吃起午饭来。刚吃没几口,江老爷子就不由皱眉看着叶锦幕,心疼道:“小锦,你头发这么长,平时吃饭方便吗?”

    叶锦幕心里一阵无语,为什么大家都会问这么一个问题?以前傅殿宸问过,现在江老爷子也问。

    她只好对江老爷子笑笑:“我已经习惯了。”

    苏婶也在一旁说道:“是啊!自从那算命的给二小姐算过后,二小姐就一直这样子了。只不过,她能够在我和小少爷的面前露出脸,但在别人的面前这样做,就会有横祸了。”

    听到苏婶这句话,江老爷子和江铭川又是眼中划过一抹心疼,看向叶锦幕。

    叶弦却是在一旁,心里满是讶异。

    苏婶为什么会撒谎?难道,之前叶锦幕去厨房的时候,让她配合了?

    可在他的印象中,苏婶并不是这样一个容易被劝服的人啊。尤其是,苏婶觉得江老爷子和江铭川都是叶锦幕的亲人,绝对不会配合叶锦幕去骗人的。

    这又是怎么回事?

    叶弦微微皱眉,却没有去问叶锦幕,只等着过段时间再去问问。

    正吃着饭时,叶锦幕的手机却响了。她将手机拿起一看,看到上面的那个人名,感到有些微微的诧然,对江老爷子抱歉说了声:“外公,我先去接个电话了。”

    说完,她就拿着手机到了自己的房间里面。

    看到她这副模样,几人都一阵无语。

    在座的,估计除了苏婶,叶锦幕在房里说什么,以他们的耳力,都能够听得一清二楚。所以叶锦幕完全没必要特地跑到房间里面去接电话,边吃饭边接电话多省事?

    叶锦幕走到房间里面,将接听键按下,说道:“喂,什么事情?”

    那边传来傅殿宸的声音:“其实没什么事情了,只是想问问你,江爷爷还在你家吗?”

    “当然还在。”叶锦幕听到傅殿宸这话,不由一笑,“难道,你是怕我不见外公,所以才特地打电话来向我求证?”

    “当然了!”傅殿宸叹了口气,“你不知道,我们在古玩城遇见江爷爷和铭川的时候,江爷爷还在担心你不见他。所以我为了求证一下,就特地打电话给你了。既然江爷爷在你家的话,那介意我们过去吗?”

    叶锦幕挑了挑眉:“你来干什么?我们可是在吃午饭,你是来蹭午饭的吗?”

    现在叶锦幕跟傅殿宸随着关系的熟稔,就连说话的语气,也是随意了许多。

    傅殿宸哈哈一笑:“好啊!反正我们也还没有吃饭,不如你让苏婶再多炒几个菜,我们马上就过来吃饭!”

    “别逗了!”叶锦幕不由失笑,“你们离这里,打车都要走个十分钟呢!等你们来,菜早就冷了!这样吧,你们吃完饭过来,我们等你们!”

    “好,我们马上就过来!”

    傅殿宸将电话挂断,马上就笑着对林砚初和萧墨染说道:“江爷爷还在叶家呢,我们马上就过去吧!”

    “太好了!”萧墨染顿时朝林家外面走去,“有着江爷爷和铭川帮忙,估计叶家和陈家,很快就能被拿下!等到这件事情完结后,我就可以回帝都了,想想就好爽!”

    傅殿宸对他这句话嗤之以鼻:“未必在帝都,比在这里要爽快?”

    “哈哈,当然不是了!”萧墨染嘿嘿一笑,“我只是不想干活罢了!现在有江家的人帮我们,我们肯定轻松许多!那样,我就有更多的时间,去观察叶锦幕那个小丫头了!我一定更要将她的秘密,全部挖掘出来!”

    听到萧墨染这么说,傅殿宸神色有些严肃:“你这样做可以,但是,你可别做什么伤害她的事情!”

    “哎哟哎哟!”萧墨染怪叫一声,“哈哈哈,怎么了?心疼了?切,之前还口口声声说,你对那个小丫头没有任何的意思呢,现在呢?现在你这句话,又是什么意思啊?”

    傅殿宸懒得理会萧墨染,看向林砚初:“别理他,我们走吧!”

    林砚初却也是看了傅殿宸一眼,眼里有着淡淡的担忧。

    就算现在傅殿宸跟叶锦幕的关系,真的变得比以前好得多了。从刚才两人的那个电话,就能看出来,两人说话的语气,都非常的随意,几乎可以称得上是朋友了。

    但是,林砚初还是觉得,傅殿宸对叶锦幕的态度,真的有些诡异。

    在帝都的时候,傅殿宸也有着不少的朋友,当然全部都是男生。他对他那些朋友们,也不见得有这么关心。可是现在,对叶锦幕,却是比对他们这群朋友们要关心得多。

    尤其是,叶锦幕还是一个女孩子!

    她,是第一个能够接近傅殿宸,并且还跟他成为朋友的女孩子!

    就连他的妹妹林天娇,身为傅殿宸的表妹,傅殿宸对她,态度也算不上多好。

    但林砚初也知道,如果他也劝说傅殿宸,说不定,也会招致他的反感。还不如不要说,等到恰当的时候,再对他进行劝说好了。

    叶锦幕挂断电话后,回到饭桌上,江老爷子马上就问道:“是殿宸打过来的?”

    ------题外话------

    哈哈,昨天萧萧哥遇到了一件极为惊悚的事情~

    上班的时候,我正在写文,突然领导q上发了一个信息过来:“你是在写文吗?发个链接来看看?”

    本宝宝顿时被吓得什么灵感都没有了,冷汗都出来了,噗……

    结果虚惊一场,我们领导问我:“你每天更多少?多少钱?分成的还是买断的?”

    我:“每天更xxx,一个月xx钱,分成的。”

    领导:“太黑了!居然不给买断,钱那么少,你每天写那么多!”

    我:“多谢领导的关心。”内心os:别用你写出版的标准来要求我写的网文(我们领导写出版的)

    领导:“你时速多少?”

    我:“一小时xxx字。”

    领导:“我感觉我受到了暴击!告诉我,怎么样提高时速!告诉我!”

    综上,我们推测,领导应该也是想入行网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