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重生之天定贵女 > 第124章 与江铭川指腹为婚的女孩

第124章 与江铭川指腹为婚的女孩

    叶锦幕心里一阵无语,看来耳力太超群就是不好,一点点的*都没有。

    叶锦幕点点头:“对啊,他们马上要过来了,应该是跟我商量对付陈家和叶家的事情。”

    江老爷子点头:“没错,有着他们帮忙,你也能省力许多。小锦,你告诉我,他们是怎么甘愿帮助你的?”

    叶锦幕将之前与傅殿宸达成协议的那件事情,挑了一些能说的告诉了江老爷子。当然,百命藏鳞这个命格的事情,她不可能说出去。只是说了,她一个朋友帮傅家找了件东西,为了报答她那位朋友,傅殿宸才愿意答应与叶锦幕合作。

    江老爷子心里这才恍然,也放下心来。

    只因,也只有这样的理由,才能彻底让他放心。毕竟萧墨染是什么人,无利不起早,若是他平白无故愿意帮助叶锦幕,这才是最让他担忧的事情。

    对于江老爷子也认识萧墨染的事情,叶锦幕还真是有些疑问,不由问道:“外公,你是怎么认识萧墨染他们的?”

    江老爷子笑了笑:“其实我跟墨染这孩子,也不算直接认识。我跟楚老爷子是年轻时候就交好的朋友,有次带着铭川去楚家做客,刚好看到墨染。没想到两个孩子谈得挺好,还成了朋友,所以我对他的了解,也多了几分。”

    对于江老爷子和楚家老爷子交好的这件事情,叶锦幕还真是不知道。照理来说,楚家是帝都三大世家之一,江家则是申城三大世家之一,两者相隔那么远,又鲜有生意上的往来,又怎么可能有着这么好的关系?

    看到叶锦幕疑惑的神情,江老爷子笑了笑:“我可不是一直待在申城不出去的,楚老头也不是一直待在帝都不出来。我们两个,就是一次在西边攀岩的时候认识,后来才成了朋友。”

    叶锦幕这才明白过来,不过,她之前在江家的时候,还真是从来没有见楚老爷子来过江家,也难怪会不知道他们之间的关系。

    江老爷子忽然像想起什么一般,突然嘿嘿一笑。

    刚看到他这副模样,江铭川就赶紧叫道:“爷爷——”

    但江老爷子却只是嘿嘿笑着看了他一眼,浑然不理会他,对叶锦幕笑道:“小锦,我告诉你一个秘密哦!”

    叶锦幕看到江铭川的表情,就知道这个秘密,绝对不是什么好东西。

    她朝江铭川笑了笑,望向江老爷子,一副极为配合的模样:“什么秘密?外公你赶紧告诉我吧!”

    叶弦也知道,江老爷子要说的,肯定是江铭川的糗事,心里也升起了疑惑。

    江铭川见江老爷子的这句话引起了两人的注意,只觉得更加的无奈。但江老爷子的兴致来了,就连他也无法阻拦,只能随他去了。

    江老爷子嘿嘿笑道:“楚老头当年跟我约定,他儿媳妇肚子里的那个女娃,生下来后,就给你表哥当媳妇儿!所以,你表哥才刚刚两岁的时候,就有了未来媳妇,是不是很厉害?”

    “楚老爷子的孙女?”叶锦幕诧异的看了江铭川一眼,也不由失笑,“哈哈,表哥,真是恭喜你了!你可真是太厉害了,我们家阿弦现在八字还没一撇呢,你才两岁的时候,就已经有了未来媳妇了,你叫阿弦情何以堪啊!”

    江铭川无奈看叶锦幕一眼,叹道:“小锦,你别听爷爷胡扯!我对楚蒹葭,根本一点感情都没有!再说了,她喜欢的人,也不是我!”

    “哦?”叶锦幕看向江老爷子,“外公,真的是跟表哥说的那样吗?那现在这个指腹为婚的婚约,又怎么样了?”

    江老爷子嘿嘿一笑:“你说呢?”

    叶锦幕一阵无语,没想到江老爷子也这么调皮,还学会吊人胃口了。

    她索性叹了口气:“我不知道啊,既然外公你不说,那我也不问了,吃饭吧!”

    “喂喂喂,小锦,你别这样啊!”见叶锦幕一副不感兴趣的模样,江老爷子急了,赶紧将叶锦幕的手拉住,“小锦,我可是有大秘密告诉你的,你怎么都不配合下!”

    叶锦幕心里暗笑,冲叶弦眨了眨眼。

    她就知道,江老爷子就是这样的性格,你不理会他,他反倒会乖乖的将所有她想知道的事情全部说出来。而若是你一直巴着他,求着他说,他反而会更加的傲娇。

    叶弦也不由一笑,叶锦幕这样的小心思,他可是见得多了。没想到现在对江老爷子,也用起了这招。

    叶锦幕摆出一副极其无奈的模样来,叹了口气:“好吧好吧!那我就给外公你一个面子,勉为其难的听听吧!”

    江老爷子欣慰道:“这还差不多!”

    知道不能装太过,叶锦幕又摆出一副洗耳恭听的模样来:“外公你说吧。”

    江老爷子极为满意的点点头:“可谁知道,那个楚蒹葭生下来,却跟楚家的人截然不同。并且她在小时候,还伤过楚夫人的心,导致楚夫人和轻寒对她,都十分的冷漠。楚老头这么一个和蔼可亲的老头,对这个孙女,也没什么好脸色。可以说,全家除了楚家家主楚江沉之外,再没有第二个人对她有着什么好脸色了。但尽管这样,楚江沉其实对她,也说不上有多疼爱。”

    叶锦幕还真是有些吃惊了。

    楚蒹葭在楚家的处境,跟她在叶家的处境,还真是有些相像。只不过,楚江沉对楚蒹葭的态度,还是比叶满江对她的态度,要好得多。

    但两人的区别是,楚蒹葭之所以那样,是她自己作的。叶锦幕这样,却是父母的原因。

    叶锦幕微微皱眉,说道:“那是不是因为这样,所以这个婚约就不作数了?”

    真是没想到,楚家小姐居然会这个样子,作到自己让全家人都不喜欢的程度。也难怪江铭川会不喜欢她了。要不然,还不得被楚蒹葭折腾死。

    叶锦幕可不想看到江铭川被这样一个女人给缠上。

    只是不知道,楚蒹葭喜欢的人,又是哪个倒霉鬼。

    “当然了!”江老爷子哼了声,“云楼那个瞎了眼的,已经娶了陈美娟那么一个能祸祸的女人进了我们江家家门!要是铭川再娶一个楚蒹葭来祸祸江家,那我们江家还怎么得了?岂不是会掉出申城三大世家了?”

    对于江老爷子这句话,江铭川不由轻咳了两声,提醒他一下。

    虽然对那个母亲,他也没什么好感,可陈美娟毕竟是他的生母,他还是不想听到她的坏话。

    江老爷子瞪了江铭川一眼,但也是住口没有再说陈美娟的话了。

    叶锦幕不由失笑:“楚蒹葭真的那个样子吗?那不知道,她小时候,做过什么事情,让楚夫人伤心的?”

    江老爷子摇头道:“那我就不知道了,这件事情,其实就算楚老头都不是很清楚。但就算没有这件事情,楚蒹葭也实在是让人喜欢不起来,将来你如果看到她就知道了。”

    “好吧。”叶锦幕也只好不再问,而是问起了她很好奇的那个问题,“楚蒹葭喜欢的那个倒霉鬼,又会是谁?那个人,也喜欢楚蒹葭吗?”

    “那个人啊?”江老爷子的笑容,突然变得有些狡猾。

    他又是嘿嘿一笑:“嘿嘿,这个人,马上就会上门了,你自己去问他吧!”

    叶锦幕诧异的瞪大双眼。

    马上要上门了,难道,会是林砚初和傅殿宸中的一个?真是不知道他们两个,到底谁那么倒霉,会被楚蒹葭这么一个女人喜欢上!

    不过,傅殿宸对女生那么冷漠,又对接近他的女生毫不留情,料想不可能会是他吧?倒是林砚初,性情温和,看起来也好接触一下,料想应该会是他才对。

    她跟林砚初的关系,可没有跟傅殿宸一般熟稔,自然不可能会去问这么八卦的事情了。

    叶锦幕只能哀怨的看了江老爷子一眼,默默的低下头扒饭去了。

    苏婶早在几人开始谈论这些事情的时候,就默默的去厨房里面忙活了。虽然有些话,她还是能听到,可她的心里,只有叶锦幕和叶弦最重要。叶家最多,只不过是她的雇主罢了,跟她没有任何的交情。她自然犯不着,将他们谈论的事情告诉叶满江。

    就算叶锦幕想要收拾叶家,也跟她没关系。说不定,她还会伸出手来,推几把叶满江。

    江铭川现在已经是彻底沉默了,反正他说什么也是白搭,江老爷子根本不会理会他,还不如保持沉默的好。

    叶弦也在一旁默默的吃着饭,不管是傅殿宸和林砚初中的哪一位被楚蒹葭看上,对他来说,都是一件好事。尤其是傅殿宸,他恨不得楚蒹葭喜欢的就是这位,免得他一直在叶锦幕的面前转悠。

    几人吃完饭后,再聊了会,就只听到一阵敲门声传来。

    叶锦幕走过去将门打开,果然看到萧墨染三人正站在门口。

    刚刚一看到叶锦幕,萧墨染就对她露出极其热情的笑容来:“嗨小叶子,我们又见面了!”

    对于萧墨染的这种热情,叶锦幕还真是感到有些不适应。毕竟她今天上午才见过萧墨染,并且萧墨染还对她极为的针锋相对。现在却对她这么的热情,虽然她知道这是因为萧墨染没有将她认出来,也还是觉得萧墨染给她一种精分的错觉。

    三人走了进来,他们还是第一次来到叶家,当即就将这里的环境看了个透彻。

    这里虽然比起苏城很多人家里的条件都要好得多,但比起申城叶家,乃至苏城叶家,估计都差得远了。叶满江这个父亲还真是狠心,将女儿赶到苏城,住的还是这种地方。

    三人也在沙发上坐了下来,江老爷子对他们问道:“不知道你们有什么样的策略来对付叶家和陈家?”

    萧墨染将一卷文件拿了出来,说道:“我们的计划,都在这个文件里面,江爷爷你看看。”

    江老爷子接过去,粗略的扫了一眼,神色间有着一抹惊色。

    他望向萧墨染,眼中掩饰不住的惊疑:“墨染,这都是你查出来的?”

    “有一部分是。”萧墨染笑了笑,“但大部分,却是小叶子查出来的。”

    “小锦?”江老爷子大惊,不敢置信的看了叶锦幕一眼。江铭川也是转头看着叶锦幕,神色间有着惊诧。

    怎么可能?叶锦幕只不过是被叶满江赶到苏城来的罢了,她手里没有丝毫的势力,又如何能查探出这些资料来?该不会是萧墨染为了哄他开心,所以骗他的吧?

    萧墨染看到江老爷子的神情,就知道他心里的想法,有些无奈的说道:“是真的!要不你问问殿宸和砚初他们!”

    江老爷子马上朝两人看去,两人点点头,这才打消了他的疑虑。

    江老爷子望着叶锦幕,禁不住问道:“小锦,这些资料你是怎么查来的?”

    叶锦幕笑了笑:“我有一些朋友有些门路,我是让他们帮我打听的。”

    这些话,在场没有一个人会相信,但叶锦幕不说,他们也不好再追问。

    江老爷子也知道,就算叶锦幕是他的外孙女,但她如果有着秘密不说,他的心里也能理解。只希望,叶锦幕能有朝一日完全信任他们,能够对他坦白,而不是什么都藏在心里。

    江老爷子刚才已经知道了陈如娇对叶锦幕做的一切事情,看着这些资料,眼神冰冷,冷哼了一声:“我就不信,有着我们江家加入,他们还能得到善终!”

    萧墨染点头道:“对,有着江爷爷参与,我们的计划,肯定能更快的成功。”

    萧墨染说到这里,又望向叶锦幕:“只不过,现在我们暂时的计划,是对付孟家、齐家和陈家。至于申城陈家和叶家,你打算怎么做?”

    萧墨染还有一句话没有问出来。

    那就是,若将叶家和陈家弄垮后,他们的势力,谁来接手?

    叶锦幕笑了笑:“我暂时还没想那么远,就先对付苏城的这三家吧。等到将他们收拾完,再去收拾申城的那两家不迟。”

    她现在最欠缺的就是时间。料想等到将齐家、孟家和陈家收拾完后,她也能大略的有着自己的势力了。到时候,对付起申城陈家和叶家来,也能轻松许多,拣到的好处,也会多得多。

    听叶锦幕这么说,萧墨染心里一阵无语。他盯着叶锦幕看了好几秒,心里实在不相信她对于如何收拾陈家和叶家完全没有计划。毕竟看她的样子,她想要收拾这两个家族,应该是很早就打算好的了。

    但叶锦幕不承认,他也不好逼问,只能向江老爷子看去,问道:“江爷爷,您有什么打算?”

    江老爷子哼了声:“还能怎么样?这里有这么多有利于我们的资料,当然要全部利用起来!你们三个人,就利用你们家族的能力,尽量去打压他们。我跟铭川,就采用经济封锁,让他们的所有产业链都断裂!就不信到时候没钱了,他们还能嚣张起来!”

    “对!”萧墨染双眼一亮,“而小叶子,就去网络上面造势!反正对于舆论的操控,小叶子可是个中高手!”

    叶锦幕笑了笑:“抱歉,这件事情,我那个朋友做就行了。我可是有着更重要的事情要去做。”

    萧墨染皱眉:“你要做什么?貌似什么事情,都已经被我们做完了吧?”

    “当然还有重要的事情了。”叶锦幕微微笑道,“毕竟,那几个人是害我的凶手,我当然是要直接找他们报仇,才更加的爽快点,不是么?”

    叶锦幕的话,让江老爷子一惊。

    他赶紧说道:“小锦,你别冲动!只要将他们的家族弄垮,他们自然无地容身,到时候只能任你宰割!你没必要现在就那么冲动的去找他们,万一你这个时候出了什么事,那就不好了!”

    “别担心外公!”叶锦幕满脸的自信,“我不是跟师傅学了异能术么?现在有着异能术的我,还对付不了那三个家族里面的人?再说了,阿弦的异能术比我还厉害,我们两个人联手,绝对没有人能伤得了我们!”

    听到叶锦幕这话,傅殿宸惊道:“你学会异能术了?”

    怎么可能?之前叶锦幕不是还跟他诉苦,说被叶弦给打击死了吗?怎么现在,她也学会了异能术?

    看来,她的天赋,比他的,要强上不少……

    傅殿宸顿时感到一阵浓浓的挫败感。

    叶锦幕点头:“对啊,不过我也是这两天才学会的。其实,你之前没有学会,并不是因为你天赋不行,而是因为,你的精神力还欠缺了一点。”

    “精神力欠缺?”傅殿宸神色越发的疑惑了,“学习异能术,还跟精神力有关系?”

    “当然了!”叶锦幕无语看了他一眼,“如果没有精神力,那么根本就无法操控异能术!不过你放心,我知道怎么样去孕养精神力。到时候我告诉你,相信你这么做,也会很快就能学好异能术的。”

    傅殿宸顿时笑逐颜开:“谢谢!”

    学习异能术,是他一直以来的梦想。真是想不到,叶锦幕会愿意帮助他,真是让他感到极为的开心。

    看到傅殿宸的笑容,叶锦幕也不由微微一笑。

    她也不知道为什么,看到傅殿宸因为不能学习异能术而失望,她也觉得很是看不过去。也许,是因为之前她也有过这样的遭遇,所以才感同身受吧。

    并且之前她郁闷的时候,傅殿宸也给过她安慰,她现在帮帮他,也无可厚非。

    其他几人都看着两人的对话,神色晦暗不明。为什么他们觉得,这两个人的感情,已经是非同一般的好了?

    尤其是叶弦和林砚初,心里更是复杂不已,都是一副生怕自己的表弟(堂妹)吃亏被骗的心态。

    叶弦冷冷看了傅殿宸一眼,看来在等傅殿宸回去后,他一定要好好的对叶锦幕说,千万不要跟傅殿宸再有着什么接触了,免得将来受伤的就是她了。

    傅殿宸接受到了叶弦的视线,终于决定再不愿意忍受!

    今天,他一定要找个机会,跟叶弦说清楚,他对叶锦幕,一点异样的感情都没有!并且,他还要替叶弦捅破这层窗户纸,让他认清楚,他对叶锦幕,到底是什么感情!

    傅殿宸下定决心后,觉得叶弦的视线再不能对他构成什么杀伤力了。反正他问心无愧,随便叶弦怎么看!

    江老爷子和江铭川将这几人的眼神收在眼底,心里不知道是喜还是怒。

    不过,现在叶锦幕也有自己的判断力,对于感情这回事,她应该也知道该如何选择。

    但若是真的有谁胆敢伤害到她,他们可绝对不会袖手旁观!

    几人将对策商量好之后,叶锦幕便说道:“我跟阿弦今天晚上就出去行动一下,怎么样?”

    她虽然是在问着几人,但这句话的口气,却分明只是个陈述句。大家都知道她心意已决,只能点头:“你们去吧,只不过,一定要注意安全。”

    叶锦幕点点头,她有着小鳞在身,叶弦的异能术也学得很不错,她可不信有人能伤到他们。

    叶锦幕突然像是想起什么事情一般,突然问道:“对了,我们如果出手对付陈家和叶家的话,慕家会不会坐视不管?如果他们也插一手进来,那怎么办?”

    萧墨染微微一笑:“没事。到时候,他们绝对会自顾不暇,没有空来搭理我们的。”

    叶锦幕望向萧墨染,眼里尽是疑惑。

    萧墨染看到叶锦幕这种求知若渴的眼神,只觉得心里满足异常。

    他一扬头,得意道:“不瞒你说,我们早便打算要对付申城慕家了。这些年,他们可是越来越嚣张,竟连京城慕家都不放在眼里。所以,其实京城慕家,也早便有收拾他们的想法。只要我们商量好时间动手,京城慕家就会跟我们合作。”

    “原来如此,那我就放心了。”见叶锦幕这么捧场,萧墨染又说道,“并且,我们今天在古玩城,也碰到一个对申城慕家来说很重要的人物。相信有着她的配合,我们做起这件事情来,能更加的简单。”

    叶锦幕忽的双眼一亮,看了江铭川一眼,笑道:“那个人,莫非就是叫慕叶?”

    萧墨染有些意外的看了叶锦幕一眼:“你怎么知道?难道是江爷爷跟你说的?”

    “当然了。”叶锦幕点头,还朝江铭川看了一眼,笑得有些意味深长。

    江铭川彻底无语了,索性低下头,不跟她的眼神对视。

    萧墨染则是嘿嘿笑了起来,也看着江铭川,在他的肩上拍拍:“没事的!只要到时候我们合作的话,你就能天天看到她了!”

    江铭川无语的看了萧墨染一眼,他早就知道,江老爷子之前将慕叶的这件事情说出来,肯定会被这些损友们反复的提起。

    不过,现在他也说不清,他到底对慕叶,是有着一种什么感情了。

    不知道怎么的,一想起她来,他的心里,就感到似乎有着一种灼热的火在燃烧一般。虽然烧得心里有些难受,却并不反感,反而有种极为满足的感觉。

    这到底是怎么了?他难道,真的对那个慕叶,有着什么不对劲的感情?

    萧墨染看了眼陷入沉思中的江铭川,眉头一挑:“喂,你怎么了?难道真的被我们说中了?”

    他的这话,让叶锦幕,也不由转头看了一眼江铭川。

    却只看到他低着头,神色好像有点恍惚,心里不由一惊。

    不是吧,难道她真的闹了个大乌龙,假扮成慕叶,却让江铭川真的对她动了不改动的感情?

    这个念头刚刚想起,叶锦幕就不由嗤之以鼻。

    怎么可能!江铭川是什么人,她当然清楚。他的性格那么冷清,怎么可能第一次见到一个女孩子,就会对她动什么感情。假如他是这么容易动感情的人,他就不可能上辈子跟这辈子都还没有女朋友了。

    这样想着,叶锦幕放下心来,不再去纠结这个问题。

    可是刚刚才转过头,却只见到叶弦正望着她,眼神里似乎有着一种很奇怪的情绪。

    叶锦幕一怔,在叶弦头上一拍:“干嘛这么看着我,搞得这么深沉的样子!”

    “没什么。”叶弦又看了叶锦幕一眼,却是低下头去,没有再说什么。

    叶锦幕看着叶弦,心里一阵疑惑。刚刚叶弦明明是有什么话要对她说的样子,但她一问起,他反而不说了,让她的心里,不由感到一阵难受。

    几人又说了会话,天色马上就暗了下来。

    萧墨染等人要告辞,江老爷子笑道:“你们难得来一次,就留下来吃晚饭吧!”

    “好啊,那我们就却之不恭了!”

    萧墨染想更进一步的了解叶锦幕,自然也不愿意这么快就告辞。

    这时候,江老爷子突然说道:“小锦,让我看看你现在的异能术学得怎么样吧。”

    叶锦幕点点头,几人来到院子里,叶锦幕很是抱歉的看了江老爷子一眼,说道:“因为我这两天才知道怎么样学习异能术,所以学到的还真是不多,并且,只会一些最基本的罢了。”

    江老爷子不以为意道:“没事的,反正万事开头难,我相信你后边会更厉害的。你就将你现在会的异能术,给我们展示一下就好了。”

    “好的,那我就献丑了!”

    叶锦幕笑了笑,对江老爷子说道:“我就施展一下一级避雨术吧!”

    说着,叶锦幕的双手结出一个很奇怪的结印,顿时,在她的头上,出现了好大一片的乌云。那块乌云将叶锦幕的整个身体都遮掩住,并且还能随意变幻模样,甚至还将叶锦幕的整个身体都遮住,只露出她的脸来。

    大家都被这副场景惊住,江老爷子不由问道:“这就是避雨术?平时,我们都能看到那块乌云吗?”

    “当然不会啦!”叶锦幕失笑道,“我只不过是特地让这块乌云显示出来,让大家看到罢了。其实所有的异能术,都是不会显露出形状来暴露的。但是,若主人控制的话,就可以将轮廓显现出来。不过,我也只会这个异能术罢了,其他的,我还没学会。”

    “这个也不错了,至少很实用!”萧墨染在一旁说道,“出门时候,可以不用带伞,多方便啊。”

    叶锦幕笑笑:“其实避水术更厉害,水根本就无法沾染到施展人的身上。”

    “这么神奇!”萧墨染听着,只觉得心向往之,恨不得也赶紧提高精神力,开始学习异能术。

    林砚初在一旁看着,突然开口问道:“叶二小姐,你会一级防身术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