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重生之天定贵女 > 第125章 你后悔了吗?

第125章 你后悔了吗?

    林砚初的这句话,让叶锦幕立时望向他,笑道:“你为什么这么问?”

    林砚初笑了笑:“因为我以前也看过异术入门,但是只对这个异能术记忆特别深。若是学会了它,如果想要靠着它保命的话,效果可是相当的强吧。”

    叶锦幕也是笑了笑:“对啊,一级防身术就是这么厉害,特别是,与一级风火轮结合起来用的时候,逃起命来简直威力无穷。”

    林砚初神色微动:“那么叶二小姐是会这个了?”

    “并不会。”看到林砚初的神色,叶锦幕摇了摇头。这个动作,让林砚初的眼神又充满了讶然和怀疑。

    叶锦幕接着说道:“我之所以知道这两个异能术,只是因为我看异术入门的时候,都将它们记住了。但尽管如此,我却根本还没有将它们学会。不过阿弦倒是将这些异能术都学会了,也在我的面前示范过这两种异能结合起来的情况。正因为如此,我才会知道它们的厉害之处。”

    “原来如此。”

    林砚初喃喃说道,眼中闪过一抹失望。

    看来,那个慕叶,真的不是她!

    他之所以问这个问题,只是因为,当时在古玩城的时候,看到叶锦幕用了这个异能术。因为两人之间有着一些莫名的相同点,所以林砚初对于叶锦幕的身份,也是有着猜疑。

    但现在叶锦幕断然否认她会一级防身术,虽然林砚初仍然心存怀疑,却也是知道,不能再问下去了。

    看来,也只好在日后,再慢慢的去查探一下那个慕叶的身份了。

    正因为如此,所以他们三个人,才打算要与慕叶去合作。

    虽然听声音,看面容,那个慕叶都跟叶锦幕没有任何的共通点。但他们坚信,一个人的小动作,怎么都无法遮掩。他们现在之所以没有看出来,只是因为跟慕叶没有太深的接触。若是跟她合作,与她多接触一下,也许,就能知道她是不是叶锦幕了。

    叶锦幕当然知道林砚初心里的想法。

    看来,以后她扮成慕叶,在他们面前的时候,可千万要小心,别露出马脚了。

    江老爷子望向叶弦:“小弦,你现在会多少异能术了?”

    听叶锦幕的话,似乎叶弦是个学习异能术的天才。所以,他还真是对他现在的进度感到有几分好奇。

    江老爷子的这句话,让其他人的眼神,也看向了叶弦。

    叶弦微微一笑,答道:“我现在学会了大概三十来个异能。”

    虽然他是在笑着,可是除了叶锦幕,没有人看到他眼里闪过的那一抹黯然。他学了有三十几个异能术,但那都是以前学会的。现在他的天赋跟以前相比,简直是一落千丈,谁也不知道,以后他的进度,又会怎样。

    所以现在叶弦的心里,真是满心颓然。若不是被叶锦幕安慰,说这种现象可能只是暂时的,他还真的很可能会一蹶不振。

    叶锦幕看到叶弦眼里的这一抹黯然,越发的坚定了,一定要给叶弦找到一个增强悟性异能的决心。

    其他人一听到叶弦的这句话,都是震惊的看着他。

    这本异术入门,叶弦拿到手里之后才几天。可是他却已经学会了那么多的异能,他的天赋,又是多么的让人震惊!

    他们与李潜的交情都不浅,从李潜的口中,他们也知道一些天才的传奇。可是那些所谓的天才,跟叶弦一比,真的什么都不是了。

    大家仿佛能看到,一颗将来能成为异术界大咖的新星正在冉冉上升。

    尤其是萧墨染,心里越发的决定,一定不能跟叶锦幕交恶。不管叶弦的家世是什么,单是冲着他在异能术上面的天赋来讲,都绝对不容小觑。说不定,因为他的天赋,异术门下一届的掌门人,也会是他。

    大家吃完晚饭后,叶锦幕就站了起来,说道:“我跟阿弦就先出去了,你们在这里好好休息一下吧!”

    叶弦也站了起来,两人回房拎起一个小包,就朝家门外走去。

    直到走了很远,确定屋里的人已经听不到他们的声音了,叶弦才终于忍不住将心里的疑问问了出来:“阿锦,他们说的那个慕叶,就是你吗?”

    叶锦幕点头:“对。不过这件事情,你可千万别说出去,毕竟连外公和表哥也不知道。”

    听叶锦幕这么说,叶弦也知道事情的严重性,点点头:“我不会说的。只是阿锦,你为什么要编造这么一个身份?申城慕家的势力,可是比江家都要强大许多,如果被他们知道你假冒他们家族的人,你就糟了!再说,申城慕家的人,也跟你没有任何的仇恨,你为什么要跟萧墨染联手来对付他们?”

    这个,才是他心里最大的疑问。

    难道,在他不知道的时候,叶锦幕与申城慕家,有着什么纠葛?

    “他们怎么可能跟我没仇?他们跟我的仇恨,可大着呢。”

    叶锦幕的心里,不由想起了上辈子的事情。慕云清跟她的仇恨,除去之前欺骗她的感情,与叶锦织联手背叛她,再将她拱手送给陈奇英之外,另外一件事情,则是她最恨他的根本!

    那便是,叶弦的死!

    虽然陈奇英说,叶弦是被他派人杀死的。但陈奇英与叶弦只见过寥寥数面,对他根本就不怎么熟悉,陈奇英不至于对他这么大的仇恨。这一切,绝对有着人在挑拨离间。

    当时,最恨叶弦的那个人,绝对不可能是陈奇英,而是慕云清。

    只因,她当时接受慕云清的追求,叶弦一直都是持反对态度的。并且这种态度,还没有一丝遮掩的,在慕云清的面前展露了出来。不仅如此,叶弦还一直劝说他们两个分开。

    以慕云清睚眦必报的性格,他不可能任由叶弦继续出现在他面前。但是,以他的城府,他也不可能自己亲自动手,以免留下什么祸患。

    所以,陈奇英就成了他最好的棋子。

    上辈子叶锦幕刚听到这件事情的时候,心里只有着对陈奇英的恨意。但是现在,她将前世的事情想通了很多之后,才发现这件事情里面,有着慕云清的影子。

    既然这样,不只是为了她自己,更是为了叶弦,她也必须要去对付慕家。

    虽然迄今为止,慕云清并没有做过任何对不起她的事情,两人也并不认识。但小鳞说过,现在这个世界,是所有的人都回到了过去,那便说明,很有可能很多事情的走向,都会与上辈子相同。若她现在不出手对付申城慕家,谁知道以后的悲剧会不会重演?

    毕竟上辈子慕云清就是因为她的异能才接近她的,后面更是同意娶她为妻。那就说明,对于他的计划,整个申城慕家,肯定都是持以支持态度。

    那么这辈子,若她的这个异能,再度被申城慕家的人知晓后,他们会对她采取怎样的态度,还真是不知道。不过她能确定,绝对不会有着什么好事。

    既然这样,现在不出手对付他们,将来倒霉的那个人,便会是她了。

    别怪她心狠手辣,对现在的她来说,任何现在有威胁或者将来有威胁的存在,她都会未雨绸缪,将他们给铲除掉。留着他们任他们壮大,将来对她形成威胁,这么圣母的事情,她可做不出来。

    叶弦看到叶锦幕突然变冷的脸色,心里虽然不解,却没有再问。

    既然叶锦幕要对付申城慕家,那就说明,他们是真的做了对不起她的事情。对于她的任何决定,不管对错,他都会坚定不移的支持。

    叶弦心里默默坚定了这个决心,对叶锦幕问道:“阿锦,你现在出来,是真的要去对付陈如娇他们吗?”

    “当然不是!”叶锦幕笑了笑,“我不是说,我去古玩城的时候,用的是慕叶这个假身份么?我用这个身份,可是买了不少的宝贝。现在,我要将这些宝贝卖出去,可是我没有那个名字的银行卡。”

    “所以我们现在出来,就是来解决这个问题的么?”

    “对啊。”叶锦幕朝叶弦眨眨眼,“办银行卡之前,可是要一张身份证的。所以,我当然要先办一张假身份证了。”

    叶弦也不由笑道:“好,那我们现在去哪里?”

    叶锦幕望向叶弦:“你学的那些异能术中,有一个异能术,正好能帮到我。所以,待会还需要你的帮忙了。”

    叶弦怔了下,才说道:“难道你是说,一级*术?”

    叶锦幕点头:“我们去找最近的一个警察局,里面肯定有人在值班。”

    叶弦的唇边,不由泛起一抹笑意。现在的他,终于也能为叶锦幕付出一点了,他的心里,登时升起一阵隐隐的自豪感来。

    两人来到最近的警察局中,这里规模很小,管理的辖区也不大。所以晚上,里面值班的,也只有一名民警。

    两人刚刚走进去,那个民警就抬头朝他们望来,问道:“你们有什么事情吗?”

    叶锦幕没有说话,只是望了叶弦一眼。

    叶弦马上默念口诀,用一级*术,将眼前的这个民警给迷惑住!

    顿时,那个民警的双眼,变得无比的浑浑噩噩,再不复之前的严厉清明。他望向叶弦,口中吐出两个无神的字来:“主人。”

    叶锦幕呆呆的看着眼前的这一幕,完全被吓住了。她虽然看异术入门的时候,看到过一级*术的介绍,但怎么样,都比不过现在亲眼看到时候的震惊。

    这个*术才一级,威力就这么大,轻而易举的,就将一个原本应该意志极为坚定的警察都迷惑住。那不知道到了二级三级,又会有多大的威力?

    这个*术,真的是一个逆天的异能!等她也学会了,以后让别人干什么不行?

    只是,刚刚叶弦施展这个异能术的时候,为什么没有做结印?

    叶锦幕疑惑的眼神看向叶弦,叶弦来不及答她,只是催促道:“阿锦快点,这个一级*术,只能维持十分钟!”

    听到叶弦的这句话,叶锦幕也暂时将疑惑收回心底,对叶弦说道:“让他给我办身份证吧。”

    一边说着,她一边将头发梳好,将脸给露了出来。

    那个警察听到叶弦的话,马上转头看向叶锦幕,对她说道:“你等等,我去拿相机。”

    说完,他将相机拿出来,替叶锦幕照了一张相片。然后走到电脑前,将叶锦幕报的各类信息都全部填好。一切做完后,他对叶锦幕说道:“我先给你办一张临时身份证,明天上午就可以过来拿。至于正式的,一个月之后,到这里来拿吧。”

    “好的,谢谢!”

    看到她的信息录入了系统,叶锦幕这才松了口气。拿着临时身份证,也可以去办银行卡,所以明天,她就可以让周老转账了。

    至于她的信息,为了不让这个警察起疑,她甚至都捏造了一个本地的住址。

    叶锦幕看了下手机,现在过去的时间,还没有达到十分钟。她脑中突然闪起一个念头,对叶弦说道:“让他查一下萧墨染他们的资料。”

    她现在对萧墨染他们的了解,也只不过是前世的那些记忆罢了。至于其他更深的,她就不知道了。

    虽然她可以让吴桐去帮忙,但是,她可没有忘记,上辈子那个破解吴桐的人就在军中。说不定,还跟萧墨染他们几个人关系不错。若是不小心引起那人的注意,那就不好了。

    所以,现在有这么好的机会,她当然不能放过。

    那个警察很快就将萧墨染等人的资料查了出来,叶锦幕来不及细看,直接将他们全部复制传到了邮箱里面。眼看时间差不多了,叶锦幕才让这个警察消除痕迹,然后离开。

    两人走出了警察局,叶锦幕才终于能问出心里的疑问:“阿弦,你刚才为什么不用结手印,就能将一级*术给施展出来?”

    叶弦笑了笑:“阿锦,你看书的时候,肯定没有认真看!里面明明说了,施展异能术的时候,不结手印,只默念口诀,也是能施展出来的!”

    “是吗?”叶锦幕这才想起来,似乎她真的看过这一段,“这样好多了,到时候我们施展异能术的时候,不用结手印,对方就不知道我们施展了异能术。”

    叶弦点头:“对,师傅和傅殿宸他们,肯定都是用的这一招。”

    “是啊……”叶锦幕刚刚说出这两个字来的时候,就不由怔住!

    叶弦看到她这样的神情,疑惑问道:“阿锦,你怎么了?”

    叶锦幕神色复杂:“当时我们在教室外面碰到傅殿宸的时候,他应该是对林欣和唐璐施展了一级缚地术吧?”

    叶弦点头:“对,怎么了?”

    “这就奇怪了!”叶锦幕的神色间,忽的有些愤愤,“傅殿宸居然骗我!”

    “他怎么骗你了?”叶弦的心里越发的不解。

    叶锦幕依然神色愤恨:“他跟我说,他并不会异能术!可是一级缚地术呢?难道这就不是异能术了?”

    叶弦也不由怔了怔:“对啊,他明明会异能术,为什么要骗你说自己不会?”

    “哼!等我回去之后,再跟他算账!”

    叶锦幕只觉得,这种被欺骗的感觉,真的很心塞!虽然她知道,也许傅殿宸说他不会异能术,只是因为安慰她,让她觉得同病相怜不会孤立无援。但尽管这样,她的心里,还是觉得很不好受,极想赶紧回去,问问他为什么骗她。

    看到叶锦幕这副神色,叶弦的心里,不由微微的咯噔了一下。

    只不过是这样小小的谎言罢了,也许,还有可能是善意的谎言。为什么叶锦幕,会因为傅殿宸这个谎言,而生气成这个样子。

    莫非,在她的心里,非常的在意,傅殿宸对她说的话,究竟是真是假?

    她这么在乎傅殿宸说的话,那是不是说明,在她的心里,对傅殿宸这个人,也是相当的在乎?

    叶弦想到这里,蓦然瞪大双眼!

    不行!他绝对不允许这样的情形发生!

    傅殿宸是什么人?他是傅家的少家主,他与叶锦幕之间,身份有着极大的区别。傅家是不可能容忍他与叶锦幕在一起的!

    到时候,受到伤害的那个人,绝对会是叶锦幕!

    幸好现在,两人还没有正式发展。既然这样,那么,他就要在两人的感情还没有萌芽之前,先一步,将这种感情扼杀掉!

    叶弦的眼里,划过一抹淡淡的冷光。

    他没有忽视掉,这一刻他的心里,甚至涌过一抹杀意。仿佛在这一刻,他对傅殿宸,产生了不可抑制的杀心!

    这种杀心,叶弦感觉到了,但是他没有压制,而是任由它的增长。

    自从他学了异能术之后,他就发现他心里那种暴戾的因子慢慢的在滋生。但不管怎样,他还是觉得,这种因子的滋生,对他来说,是一件再好不过的事情了。

    这种因子滋生出来,永远不可能伤害到叶锦幕,只会针对对叶锦幕不利的人。

    如果有一天,傅殿宸真的做了什么伤害叶锦幕的事情,那就别怪他下手不留情了。

    叶锦幕完全没有注意到叶弦此刻的表情,她深吸了一口气,这才将心里的这种感觉给压制下去,对叶弦说道:“我们走!”

    叶弦疑惑问道:“我们去哪里?”

    “跟我走就是了,我打算,今天晚上,要干一笔大的!”

    看到叶锦幕这种神秘的笑意,叶弦的心里越发的好奇了。却也知道叶锦幕这么说,绝对是打算先瞒着他,等到事情发生的时候,才会让他知道。

    叶锦幕一边走,一边对叶弦说道:“不过,到时候也要借你的异能术用一用了!”

    “没事的阿锦,什么时候需要我出手,尽管说就是!”叶弦心里,对叶锦幕接下来要做的事情,越发的期待了。既然要借他的异能术,那就说明,她接下来要做的事情,绝对会很精彩!

    两人朝前走着,叶弦看着叶锦幕去往的地方,眼里渐渐的有了一丝惊诧。

    这个地方,如果他没猜错的话,应该是……

    两人刚刚出现在这里,马上就有人走到他们的跟前。那是几个看起来流里流气的青年,头发被染得红红绿绿的,身上挂满了各种廉价的金属装饰,充满了浓重的杀马特气息。这几人每人嘴里叼着一根烟,走到两人跟前,斜着眼睛看着他们。

    领头一人是个黄毛,一抬下巴,冷冷问道:“喂,你们这俩小毛孩来这里干嘛?”

    他身后的那些人,也是眼中闪着冷光,毫不客气的盯着两人。

    看到他们这种神情,叶弦的心里闪过一抹担忧,看了一眼叶锦幕。

    虽然他有异能术,但这些异能术,都不过是一级的罢了。不但威力有限,维持的时间还不够长。比如他的一级*术,一次施展只能维持十分钟,并且还不能连续施展在一个人身上。若要再施展,得经过十分钟的冷却时间。

    并且,这个一级*术,一次只能针对一个人,根本无法大面积的使用。

    所以现在,叶弦真的不知道,叶锦幕到底要借他的哪个异能术,来干一些什么事情。

    听到那个黄毛的话,叶锦幕却只是对他笑了笑,说道:“我来找你们大哥。”

    “我艹!你这个小丫头谁啊?我们大哥是你想见就能见的吗?”黄毛一听叶锦幕的话,马上就暴跳而起,将口中的烟拿在手里,对着叶锦幕吹了一口烟,“还不快点给我滚!趁小爷现在心情好,不想对你们怎样!要是还敢在这里唧唧歪歪,别怪小爷不客气!”

    黄毛身后一个绿毛青年却是拿着双眼将叶锦幕周身打量了一番,然后凑到黄毛耳边阴笑道:“老大,既然这个小丫头自己送上门来,我们就把她的头发撩起来,看看她到底长什么样子!没准,她长得还不错呢,那兄弟们,就有福了!”

    黄毛双眼一亮:“嘿嘿没错!没想到你这小子鬼主意还真多!”黄毛一边说着,一边望向身后的几人,叫道:“你们还不快点,将这个小丫头的头发撩起来!”

    这些人的话,早已让叶弦的心里,如同有着火焰在燃烧。

    他的双眼,冷冷的盯着眼前这几人,胸中又是涌起一阵熟悉的杀气!

    他真的恨不得杀了眼前的这些人,他们居然胆敢对叶锦幕说这样不干不净的话!他真想将他们的舌头割了,看他们以后,还怎么说话!

    但是,叶锦幕却在一旁没有说话,叶弦也不敢妄自行动。

    听到几人这样的话,叶锦幕却是没有一丝的惧怕神情,只是淡淡说道:“你们真的决定这么做?不后悔?”

    “哎呦呦,居然来威胁我们了?”黄毛斜着眼睛看着叶锦幕,对绿毛嘲讽一笑,“你瞧瞧,这个小丫头,居然来威胁我们了!我们有什么好后悔的,就算真把你那啥了,我们也不会后悔啊!”

    “哈哈哈!”黄毛的话,顿时让他身后的那几人,都不由哈哈大笑起来。

    叶锦幕却依然只是淡淡看着眼前这一切,没有说话。

    绿毛嘿嘿一笑:“老大,我看这小丫头,今天来这里,纯粹就是送死的!既然这样,那我们不如成全她,让兄弟们,都嗨皮嗨皮,怎么样?”

    “那还用得你说吗?”黄毛瞪了绿毛一眼,“赶紧的,把这小丫头头发撩起来!”

    绿毛望向叶锦幕,阴笑一声:“对不起了小丫头,实在是你自己不长眼走到这里来,就怪不得我们了!”

    他伸出手,正打算将叶锦幕的头发撩起来。可谁知道,这个时候,却不知道从哪里,突然向他刮来一阵凉飕飕的阴风!

    那股阴风,径直朝他的手腕处刮来,让他顿时冷得一抖!还没有反应过来时,只见他的整个手掌,从手腕开始,慢慢的,结起了一层薄薄的坚冰!

    那层冰,顺着他的手腕,一直向下延伸!不过三秒钟,这层坚冰,已经覆盖到了他的手指尖,让他的整个手,都已经被冰封冻住!

    并且,这层冰越来越厚,看起来,足足有个三厘米厚!

    看着眼前这诡异的一幕,绿毛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望着被冰冻住的右手,朝着黄毛大声吼道:“老大!你帮我看看,我的手,到底怎么了?”

    可是他看向黄毛的时候,才发现黄毛也已经是目瞪口呆了。他再望向身后的那些人,只见他们都呆呆的看着他的手,嘴巴张得老大,一副眼珠子都要掉下来的模样。

    绿毛没有办法,只好伸出左手,战战兢兢的朝右手摸去!

    触手的,是彻骨的冰凉!

    这个时候,绿毛才接受了这个事实——

    他的右手,无缘无故的,被冰冻住了!

    绿毛顿时感到一阵毛骨悚然!手心传来的冰凉告诉他,这一切都是真实的,可是,他的手,到底是为什么,会被冰冻住!

    难道,会是眼前这两个人干的?

    想起之前叶锦幕说的那句让他们别后悔的话,绿毛只觉得全身更是冷得厉害,仿佛就连整个身体,都被这层厚厚的冰冷冻住一样!

    他的牙齿,一直在上下磕磕碰碰着,好不容易鼓起勇气看向眼前的两个人,想说什么,却发现牙关实在是抖得厉害,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叶锦幕看到他这样子,微微一笑:“怎么?无话可说了?刚才说得最多的那个人,不就是你么?”

    绿毛拼命控制住抖着的牙齿,艰难的逼出几个字来:“是你们干的?”

    “你说呢?”叶锦幕笑道,“我早说过,如果你们继续这样,会后悔的。现在,你后悔了吗?”

    绿毛看到叶锦幕这样的笑,只觉得又有一阵寒气,从他的心底深处涌起。

    眼前这两个人,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他们能有这样的邪功,将人的手,都能在瞬间冰冻起来?

    难道,他们是妖怪!

    肯定是!要不然这个少女,为什么要用头发遮住脸?这么诡异的造型,也许,她真的是见不得人!

    绿毛只感到自己发现了一个了不得的秘密,顿时感到身子抖得越发的厉害了。

    这时候,他身边的黄毛也冷静了些许,看向绿毛的手,忽的叫道:“你的手,真的冻住了!”

    绿毛想跟黄毛说一切都是眼前这两个人干的,哪知黄毛却只是惊悚无比的看了一眼叶锦幕,然后大叫一声,转身就跑!

    就连从他手里掉下去的烟,他都顾不上去捡。

    他的这声大吼,让身后的那些人,也都反应过来,顿时一窝蜂的全部跑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