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重生之天定贵女 > 第126章 新的盟友

第126章 新的盟友

    绿毛看着消失的众人,只感到一阵的孤立无援。他也很想跑,但他更怕,他跑了,眼前的这两个人,会给予他更激烈的报复。

    他只能勉强站着,望向叶锦幕,眼里尽是惧怕和祈求。

    叶锦幕笑了笑:“怎么?想让我放过你啊?行啊,只要你替我去办一件事情!”

    绿毛顿时来了精神,慌忙问道:“什么事情?”

    “我刚才不是说了么,我想找你们大哥!所以,我让你去办的事情,当然是,带我去见你们大哥了。”

    绿毛看着叶锦幕,眼里全是犹豫。

    这两个人这么诡异,谁知道他们如果见到大哥的话,又会不会对大哥做出什么不利的事情。所以绿毛还真是不敢,将他们带过去见大哥。

    看到绿毛这副模样,叶锦幕笑了笑:“怎么,不听我们的话?那看来,你是想让你的另外一只手,也被冰冻住?”

    叶弦也在一旁接道:“你自己好好想想吧,到底是你自己的手重要,还是你们大哥的安危重要。”

    一句话,顿时让绿毛的眼神坚定了起来。

    他只不过是一个小混混罢了,跟大哥也没有什么交情。再说了,有什么交情又怎样?难道还能让他为了大哥牺牲自己?

    绿毛马上对叶锦幕说道:“你们跟我来!”

    说完,他转过身,朝一个方向走去。

    看着他的背影,叶锦幕和叶弦相视一笑。

    他们也都是看出来,绿毛就是这样一个自私自利的人,所以才会对他说出那句话来。果然,绿毛很轻易的,就被他们说动。

    两人跟在绿毛身后走着,这里到处都是染着各种头发杀马特造型的小混混。看到两人,眼里都露出惊诧之色来,纷纷对绿毛问道:“强哥,这两个人是谁?”

    一边说着,还一边盯着叶锦幕的脸。他们还真是第一次见到这样造型的女孩子,难道她是长得太丑不敢见人?

    绿毛瞪了他们一眼,冷冷道:“闭嘴!他们是大哥的贵客!”

    听到绿毛的话,这些人都噤若寒蝉,用更加探究的眼神看向两人。

    绿毛走着,终究还是按捺不住心里的担忧,对两人说道:“两位见我们大哥,到底有什么事情?”

    叶锦幕笑笑:“你别担心,我们不会对你们大哥不利的。就算我们真的想对他不利,他也没有办法抵挡,不是么?”

    绿毛想起之前的那个画面,不得不承认叶锦幕的说法。

    既然这样的话,那看来这两个人,真的不可能会做什么对大哥有伤害的事情了。毕竟他们也说得对,如果他们真的想对付大哥,根本没必要让他这个小喽啰带路,而是直接就能找到大哥的所在之地,对他直接动手了。

    绿毛放下心来,脚步也轻快了许多。

    他们走到一栋外形很不错的房子前面,绿毛对叶锦幕说道:“我大哥就在里面。”

    叶锦幕点点头,直接和叶弦走了进去。

    绿毛慌忙伸手去拉叶锦幕:“等等!让我先去禀报大哥——”

    他的手还没有触到叶锦幕的衣服,叶弦已经回头,眼神冰冷的看着他。绿毛被叶弦的眼神吓到,慌忙将手收了回来,赔笑道:“小姑娘,让我先去禀报大哥怎么样?”

    叶锦幕微微一笑:“为什么?难道他还能不让我们进去吗?”

    对于叶锦幕的话,绿毛感到无言以对,只能沉默,让他们两个走了进去。

    走到里面,看着这栋房子里面的装潢,叶锦幕不由赞道:“这里装修不错嘛!看来,你们天龙帮这些年发展得还行啊!”

    绿毛不好说些什么,只好继续保持沉默。

    三人走到一间房间门前,绿毛对两人说道:“我们大哥就在里面。”

    叶锦幕一扬眉:“难道你还想让我们来敲门?”

    绿毛没有办法,只好伸出手,在门上敲了几下。马上就听到里面传来一个声音:“谁?”

    “大哥,是我,李强!”

    “进来!”

    李强犹豫了一下,终于还是回头看了叶锦幕和叶弦一眼,打开门,放房里走去。

    叶锦幕和叶弦也是跟了进去。

    一进去,就发现这里是个办公室一样的房间。在朝着门的正对面,有一张很大的办公桌。办公桌上面,放着电脑和其他的一些办公物品,一个理着小平头的男子正坐在办公桌前操作着电脑。

    他听到声音,抬起头来一看,马上神色一变:“你们是谁?”

    李强顿时脸色煞白,结结巴巴说道:“大……大哥,他们是……”

    男子却是看都不看李强一眼,只是望着叶锦幕和叶弦,神色冷峻:“你们对李强做了什么?”

    一听到男子这句话,李强的眼中,就不由流出了感动的泪水。

    他真的没想到,他都背叛了大哥,大哥还对他这么好,到现在,都为他的安危担心。顿时,他的心里,充满了悔恨,极想做一些什么,来补偿一下对大哥的背叛。

    叶锦幕笑了笑:“当然是对他做了一些不利的事情了。怎么,你还想为你的下属出头?”

    男子神色依然冰冷:“我的人,我当然不能让他们受到伤害!你们说,你们来这里,到底想要干什么?”

    李强神色越发的感动和自责,情不自禁跪了下来,泪水纵横:“大哥,对不起!”

    “你下去!”男子看了李强一眼,当看到他被冰冻住的右手时,眼中惊色一闪。

    李强生怕叶锦幕和叶弦对男子不利,也想留下来。但看到男子严肃的神情,只能暂时先告退,心里却在决定,一定更找到老大他们,一起来帮助大哥。

    看着李强退了出去,叶锦幕望着男子,表示了由衷的佩服:“你收买人心的本事,还真不错。”

    男子对叶锦幕的话,依然是仿佛没有听到一般,仍是冷冷说道:“说出你们的来意。要不然,你们知道后果如何。”

    叶锦幕笑笑:“我们来这里,自然是来帮你的,要不然,何必要花费这么大的心力?”

    男子皱眉,神色更冷:“你最好好好跟我说话,再敢这样子信口雌黄,别怪我不客气。”

    “我没有说错啊,我来这里,确实是来帮你的。”叶锦幕依然是一副极为诚恳的模样,见到男子的神色,笑了笑,“虽然在道上,你的名号叫天龙,所以你的帮派,名字才叫天龙帮。可我却知道,你的真名,到底叫什么。”

    叶锦幕的话,让男子的双眸微缩,盯着叶锦幕,却是一个字都没说。

    叶锦幕继续说道:“你叫陈天龙。这个陈,是苏城陈家的陈,也是申城陈家的陈。”

    陈天龙眼中飞快的闪过一抹杀气,但不知道想起什么,这抹杀气很快消失。他依然看着叶锦幕,依然没有说一个字。

    “你不要在想着,怎么样来否定我说的话。”叶锦幕笑得越发的灿烂了,“挑明你的身份,不是更方便我们来谈一谈怎么样帮助你的事情么。毕竟,当年你和你父亲被陈夏峰与陈德朝联手赶出陈家大门,我可不信,你这些年,都没有想过要回去报仇的事情。要不然,你就没必要成立这个天龙帮了。”

    陈天龙终于开口说话:“没想到,你连这些都知道。不知,你又是哪家的姑娘?”

    叶锦幕笑道:“我姓叶。”

    “原来是叶家的人。”陈天龙的眼中,又是有了一抹淡淡的惊色。只因叶家只不过是个申城的二流家族,可现在,叶家的人,却来跟他这个被陈家赶出家门的人合作,他们到底有着什么目的?

    难道叶家也不甘寂寞了起来,想要继续往上爬?

    对于陈天龙的猜测,叶锦幕全部都看透,却没有否认,只是淡淡笑着看他。

    陈天龙看到叶锦幕这副模样,心里却是忍不住有些忐忑起来。

    他成立天龙帮,自然是为了复仇。原先,他在暗,陈家在明,他的所有行动,虽然都在针对陈家,可陈家因为不知道他的身份,所以也不知道他这样做的目的是什么。

    但现在,叶家冒了出来,还明显知道一切的模样。他们如果插手,会不会给他的计划,造成什么损害?

    陈天龙这样想着,那抹杀气又涌了上来。但想起刚才李强被冰冻住的手,这抹杀气,又被他强行的压制了下去。

    他可不是李强那种没见过世面的存在,他小时候在陈家的时候,就已经见过这样的事情。

    那种能够将人的手冰冻住的,是一种叫凝冻术的异能术!这种异能术若是修炼到极点,能够瞬间冰封万里,让一切,都化为冰的王国。

    李强的手被冰冻住,说明,眼前的这两个人,至少有一个,是异术师!

    更可怕的是,若是能修炼这么一个异能术,也代表,他们还能修炼其他的异能术!任何一个拿出来,都能将他秒灭。若是他对他们动了杀心,恐怕还没动手,就已经被他们识破,然后得不到一个好下场。

    陈天龙想通了其中的弊害,只能暗中叹了口气,说道:“说吧,你要怎么帮我。”

    叶家虽然只是个二流家族,但其中的底蕴,却明显不低。陈天龙的父亲,以前在陈家的时候,好歹也算个高层,对于叶家的事情,也有所了解。

    据说在叶家的背后,还有着一些非常厉害的老家伙。那群老家伙的权力和能力都相当的强大,也难怪叶满江虽然并没有什么治家的能力,却依然能让叶家的实力没有丝毫的倒退。

    现在叶家都要插手这件事情了,他除了配合,的确再不能有其他的选择。

    “很简单,只要你之后乖乖听我的话,就知道我会怎么帮你了。你放心,我可是比你,更加的希望你能成功。所以,我不可能会骗你的。”

    陈天龙的双眉皱得更紧:“那么,你想要什么?”

    “跟陈帮主说话,果然爽快!”叶锦幕笑笑,“既然陈帮主这么说,我自然也不会客气。我只要,从现在开始,你们天龙帮彻底听命于我,三年就行。”

    “你做梦!”陈天龙想都没想,就立即厉声喝了出来。

    天龙帮可是他的心血,是他赖以对付陈家的根本,他怎么可能同意将天龙帮交给叶家?并且,现在就将天龙帮交出去,谁知道他们会不会趁机掌控天龙帮,却丝毫的忙都不帮他?

    “是不是做梦,陈帮主很快就知道了。”叶锦幕唇边,勾起一抹淡淡的笑来,望向叶弦,说道,“阿弦,动手吧!”

    叶弦马上默念口诀,陈天龙看到这一幕,神色一变:“你们要用异能术来对付我?”

    “是啊。”叶锦幕丝毫不否认,“既然你不同意,我自然只能来硬的了。只是——”她说到这里,无奈的叹了口气,“如果你这个帮主死了,也不知道下面的那些人,会不会听我们的话。想起还要花费精力来收服他们,我就感到一阵头疼!”

    陈天龙顿时感到周身冰寒。

    他完全没有想到,眼前的这个少女会这样的心狠手辣,一言不合,她就让人用异能术来杀他!

    他虽然身手不错,但异能术可是极为诡异的东西,再厉害的身手,也是不可能逃脱异能术的魔爪。并且,据说异能术里面,还有着*那一类的存在。谁能保证,他们不会用*术来对付他,到时候,他说不定只能变成一个被他们用*术控制住的傀儡,生不如死!

    还不如现在答应了他们的好!

    好汉不吃眼前亏!至少,能为他争取时间,查探出能用怎么样的方法来对付异术师!

    陈天龙马上叫道:“行,我答应你们!”

    听到陈天龙的话,叶锦幕心里,就不由暗暗一笑。

    幸好陈天龙答应了,要不然,他们两个,还真是会拿陈天龙没有办法。

    叶弦的异能术,只不过是学了些皮毛罢了。再说,一级异能术里面,更多的,是一些防守和让生活方便点的异能术,并没有能伤到人的异能术存在。

    一级凝冻术,已经是其中攻击力最高的异能术之一了。

    果然他们之前给李强用了一级凝冻术是用对了,要不然,陈天龙现在也不会投鼠忌器,生怕他们也对他使出异能术来。

    叶锦幕马上对叶弦说道:“阿弦,停手吧!”

    叶弦马上停住了口中念着的口诀,陈天龙这才微微放心。

    叶锦幕笑道:“口说无凭,陈帮主应该知道要怎么做了吧?”

    “行!我立字据!并且,当着所有人的面,将这件事情说出去!”

    陈天龙咬咬牙,想起叶弦异能术的可怕之处,只能被迫答应这些要求。

    “立字据就行了。至于将这件事情传播出去,现在还不急。”叶锦幕看着陈天龙将纸笔准备好,笑着走到他跟前,说道,“你先写好,我来过目一下。没有问题的话,我们就签名。”

    陈天龙忍气吞声的将一份字据写好,递给了叶锦幕。之后又誊写了一张,等待着叶锦幕的结果。

    叶锦幕将字据看了一眼,点头道:“不错,那我们就签名吧。”

    她率先在上面签下了自己的名字,陈天龙也在自己手里那一份签了名字。签完后,两人再互相交换,打算第二次签了名。

    陈天龙看到叶锦幕的名字,眼神微微闪烁。

    叶锦幕这个名字,他自然不陌生。叶家二小姐,可是江家家主的妹妹和叶家家主的女儿,可不知道为何,却似乎在叶家颇受冷落的模样,最后还被赶到了苏城。

    但现在,代表叶家来与他合作的这个人,却是叶锦幕。难道,她来到苏城,其实是叶家的障眼法?

    想到叶锦幕的所作所为,也跟以前她的那些传言截然不同,陈天龙深深的觉得,这个猜想,也许很有可能是真相。

    两人分别签上名之后,一人拿了一份。

    叶锦幕笑道:“既然这样,那我就放心了。虽然这里没有公证人,但我也坚信,陈帮主必定不会违背这个字据里面所说的,不是么?”

    陈天龙呵呵笑了一声。他都已经写了这一张字据了,如果他反悔,叶锦幕绝对会将这份字据暴露在公众的面前。到时候,就算他的那些亲信们知道他有着难言之隐,可说不准帮派中还有人会对他离心。

    再说,到时候如果他还没有找到能克制异能术的办法,他也只能继续听命于叶锦幕。

    叶锦幕将字据收了起来,对陈天龙说道:“现在的陈家,虽然被收拾得差不多了,却依然还有一些事情没有处理完。因为陈德朝毕竟与陈夏峰关系很好,虽然他们现在在狗咬狗,但只要还没有彻底反目,两人就依然会继续狼狈为奸。所以说,只要陈夏峰还是陈家家主,你想要报仇,说不定会是一件很难的事情。”

    现在的苏城陈家,其实只不过是在苟延残喘罢了。只要萧墨染他们再动上一点什么手脚,就连申城陈家,也挽救不了他们。并且,现在陈夏峰和陈德朝的关系,可不像叶锦幕刚刚说的那么友好。

    当然,这一切叶锦幕一个字都不会跟陈天龙说。

    陈天龙的双眉,也不由微微的皱了起来。

    叶锦幕说的这些话,的确,都是他之前固有的认知。陈夏峰和陈德朝的关系,他自然知道有多好,要不然,他父亲当年,也不可能被陈德朝和陈夏峰联手陷害,从而被赶出陈家,失去苏城陈家家主之位。

    没错,他的父亲,就是陈德朝的堂兄,陈夏凯。

    陈家的嫡系子弟,在他父亲那一辈,原本应该人人都是“夏”字辈的。但陈德朝为了讨好陈夏峰,特地将名字改了,还拍马屁说他是在效仿古代臣子对君王的避讳。这一说法让陈夏峰极为的开心,也对陈德朝信任了许多。

    一个拍马屁能拍到连自己尊严都无视的人,自然会是一个极好的利用对象了。

    当时陈夏凯被赶出陈家,虽然申城和苏城陈家的部分支持陈夏凯的长老都不同意,但毕竟证据确凿,他们也不得不屈服。可是心里,却依然对陈德朝当上苏城陈家家主,很是不满意。

    这个时候,若是将以前陈夏峰和陈德朝算计陈夏凯的证据摆出来,自然会让那些长老们借题发挥,将陈德朝逼下陈家家主的位子来。说不定,就连陈夏峰的地位,也会受到威胁。

    毕竟,申城陈家有才干的,不仅仅是陈夏峰一个。

    陈天龙马上就听明白了叶锦幕这句话里面隐含的意味,皱了皱眉:“你们能帮我,将当年的证据找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