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重生之天定贵女 > 第130章 被赶出家门后的报复

第130章 被赶出家门后的报复

    孟婷婷打了辆车,对司机说了个地点,就靠着靠背,闭上眼睛休息了起来。她接下来要打的,可是一场硬仗,现在的确是应该养精蓄锐。

    很快,孟婷婷就来到了汽车站。现在买火车票都需要身份证,她可不会留下那么明显的痕迹让孟家的人查到。不仅如此,就算坐汽车,她也是要经过重重伪装。

    孟婷婷原本的发型是很普通的马尾,为了乔装,她买了一顶长黑卷的假发,再买了一副墨镜。然后将原先穿着的衣服,也换上了一件淡粉色的连衣裙。她原本就身高不低,现在这样打扮,看起来,就宛如一个二十来岁的年轻女子。

    乔装好后,孟婷婷买了一张到隔壁县市的车票。要想摆脱孟家,自然是躲得越远的好,但坐长途汽车的痛苦,孟婷婷可不想经受,所以当然是打算先坐汽车到隔壁县市,再换车,比一直坐着长途汽车,要轻松许多。

    在孟婷婷刚刚被赶出孟家的时候,她的一切行动,就完全被陈天龙派来的人收在了眼底。那人看到孟婷婷上了通往隔壁县市的车子,也跟着上去。

    他一边跟踪,一边将孟婷婷的所有行踪,都发短信告知了叶锦幕。

    现在的他,虽然还是陈天龙直属的人,但陈天龙已经让他完全听命于叶锦幕。关于与叶锦幕的合作,现在陈天龙还没有拿到陈夏凯被陷害的证据,自然是不会先行披露。但是,给叶锦幕借几个人的事情,他还是能答应的。

    不过这个人自然是他的心腹,现在这件事情还没有挑明,他可不敢让其他人知道他跟叶锦幕已经达成合作的事情,免得他们起了什么不该有的心思。

    这个心腹虽然心里也有些疑惑,但对于陈天龙的命令,他一向都是严格执行从不多问。对于监视孟婷婷的工作,也干得极为的认真负责。

    叶锦幕看到那个心腹发来的信息,不由微微一笑。

    对于孟婷婷要做的事情,叶锦幕一看这些信息,就已经完全猜到了。对于孟婷婷会做出这样的打算,叶锦幕一点都没有觉得意外。

    她与孟婷婷毕竟一直以来都是“朋友”,对于孟婷婷性格的了解,自然也比其他人要多得多。

    孟婷婷在外人面前,一直都是一朵白莲花的模样。没有一个人不觉得她性格好,脾气棒,但只有真正熟悉她的人才知道,她的性格里面,有着极为疯狂的因子。但凡她自己过得不好了,她就想让所有的人都过得不好。又睚眦必报,别人稍微有一点点对不起她,她就想着要让那人不得好死。

    现在,孟家的人将她赶出家门,她能咽下这口气才怪!

    估计在她的心里,她也早已没有将孟家的人当做自己的亲人了。接下来,孟婷婷绝对会反水,将孟家一些不为人知的事情都揭露出来。

    叶锦幕还真是期待,她到底能甩出一些什么信息来。

    她回了一条信息过去:“继续跟踪,千万别跟丢了,也别被她发现了。”

    那个心腹也回道:“叶小姐放心!我跟踪人的技术可不低,不可能跟丢!她也不可能发现我!叶小姐,孟婷婷刚刚从皮箱里面拿出了一个手机,那个手机不是她的!”

    虽然这个心腹不知道孟婷婷为什么藏了一个手机在箱子里面,但想着肯定不会有着什么好事,于是马上就给叶锦幕回了过去。

    叶锦幕看到这句话,笑容越发的深。

    这个手机里面,绝对有着一些不为人知的秘密。只是不知道,孟婷婷又要到什么时候,才能将里面的东西披露出来。

    叶锦幕正要将手机收回来,一旁传来江老爷子的声音:“怎么了?刚刚谁发来的信息吗?”

    叶锦幕看了一眼身边的江老爷子,笑了笑:“对,一个朋友。”

    今天是周日,江老爷子想要看看苏城,于是她便和江铭川、叶弦一起,陪着江老爷子到苏城来逛逛了。

    听到叶锦幕的话,叶弦看了她一眼。据他所知,叶锦幕在苏城,还真是没几个朋友,难道是叶婉?

    叶弦现在对于叶锦幕和叶婉的关系,还真是有着几分好奇。就算叶婉确实对他们不错,可现在对叶锦幕,却比以前更是好得太多。甚至她还配合叶锦幕,承认那个燕王樽是她找到的,她就不怕引起傅家的注意,招惹上各种麻烦么?

    还有叶锦幕,她怎么就那么信任叶婉?要是叶婉将她出卖,那怎么办?

    叶弦只觉得,叶锦幕肯定有着什么事情在瞒着他。但他不急,等到叶锦幕想说的时候,自然会说出来了。

    江老爷子听到叶锦幕这么说,却是极为开心的笑了起来:“哈哈,看你笑得那么开心的样子,难道是男朋友?”

    叶锦幕无语的看了江老爷子一眼:“外公,我还小呢!”

    真是不懂,江老爷子怎么对她的个人问题这么关心。她才多大?就这么希望她有男朋友?一般家长不都是不希望孩子早恋的吗,江老爷子怎么想法跟别人截然不同?

    看到叶锦幕这样的眼神,江老爷子又是一笑:“没事的!你别担心了!现在好男人都是早早就被人订走了,你不早点下手的话,他们就成别人的了!”

    他说到这里,又望向一旁的江铭川和叶弦:“你们两个也是,赶紧抓紧了!要不然,好的女孩子,也会被别人抢走了!”

    江铭川和叶弦也是一头的黑线,江老爷子这是在急什么?

    可是这样想着,江铭川的心里,却是不由想起了昨天见过的那个叫慕叶的少女,心里有种莫名的感觉。

    但想起那个少女,江铭川的心里,却满是一种飘飘荡荡摸不着底的不确定感。她虽然说是慕家的私生女,但当时就连萧墨染都没有听过她。她来历不明,本事又很是高强的模样,在很大程度上,极容易吸引到别人的目光,但若是要与她亲近,难度却又似乎无比的大。

    江铭川在心里微微叹了口气,不再去想这件事情。

    叶锦幕笑了笑,对江老爷子说道:“外公,你不是想去花鸟市场看一下吗,我们走吧。”

    “对对,我一定要去苏城的花鸟市场看看,能不能买到什么满意的东西!”

    看到江老爷子的注意力被叶锦幕转移,江铭川和叶弦不由也松了口气,朝叶锦幕笑了笑。

    但叶锦幕却是走到江铭川身边,在他的肩上拍了拍,冲他一笑。

    刚看到叶锦幕的这一抹笑,江铭川的心里,就不由升起一阵不祥的预感。

    果然,他很快就看到,叶锦幕凑到他的耳边,低声说道:“表哥,我看当时外公说那话的时候,你好像在想着什么的样子哦。告诉我,你是不是有喜欢的人了?”

    江铭川被说中心事,头脑顿时一阵空白,脸也唰的一下红了!

    但他当然不可能在叶锦幕面前承认,不然谁知道她会怎么笑他。他慌乱得看都没看叶锦幕一眼,只是摇头否认:“怎么可能!你别乱说!要是被爷爷听到就不好了!”

    “切,还否认呢,你骗谁啊?”叶锦幕鄙视的看了他一眼,“你看你脸都红了,明明就是心虚的样子!来,告诉我一下,你喜欢的人,到底是谁?”

    叶锦幕的这句话,让江铭川的脑海里,又情不自禁的想起了慕叶,脸又是微微红了红。

    叶锦幕坏笑着看了他一眼:“你看,你脸又红了!我看,你明明就是有鬼!”

    江铭川心里真不明白,为什么叶锦幕也跟江老爷子一样,这么喜欢开他的玩笑了。他只能无奈看叶锦幕一眼:“我们走吧。既然是陪爷爷来逛街的,就不要谈我的事情了。”

    说完,他当先朝前走去,走到了江老爷子的身边。

    叶锦幕看着江铭川的背影,用肩膀碰了碰叶弦:“你看,表哥是不是不对劲?”

    叶弦点头:“铭川哥是有些不对劲。”

    他心里的想法,也跟叶锦幕一样。看来,江铭川也许真的是有着喜欢的女生了?真不知道是谁,能让这么冷清的江铭川也动情,他的心里,还真是有些好奇了。

    现在叶锦幕对江铭川这么亲密,叶弦的心里虽然还是感到有一点失落,但也知道,江铭川才是真正跟她有着血缘关系的亲人。所以,看到他们两个关系这么好,他的心里,还是欣慰居多。

    “是吧,你的看法跟我一样,说明我是真的没有看错!”叶锦幕嘿嘿笑了一声,“所以,我一定要将表哥喜欢的这个女生揪出来,看看他喜欢的,到底是什么样的人!”

    两辈子都没见到江铭川有喜欢的女生,现在好不容易看到了,她怎么能放过这样的机会?自然是要好好的看看,江铭川的审美,到底是怎样的了!

    以江铭川的耳力,自然是很清楚就听到了两人的对话,不由微微的苦笑了一声。

    其实便连他自己也不知道,他对慕叶的,到底是不是喜欢。

    可若不是喜欢,为什么一想到她,他的心里,就禁不住的有着一种灼热的感觉?便连他的心脏,似乎都因为想起这个名字,而跳得有些紊乱。

    但越是因为这样,他的心里,才越发的不知道该有着什么样的举措。

    那个叫慕叶的少女,一举一动都是那样的神秘,他也不知道,对她产生那样一种感情,到底是好还是坏。

    所以,对于叶锦幕和叶弦的话,他自然是不可能承认。

    一切,等到尘埃落定的那一刻,再来说吧。

    几人正在花鸟市场走着的时候,突然,迎面而来的,却是一个熟悉的人影!

    刚刚看到这个人影,叶弦的脸就冷了下来,朝叶锦幕看去:“阿锦,是齐灵儿!”

    叶锦幕点点头,看向那边的齐灵儿。

    此刻的齐灵儿,神色有些恍惚,低着头走着,似乎没有注意到叶锦幕他们的存在。

    看到这样的齐灵儿,叶锦幕不由一笑:“看来,她是被齐家赶出来了。”

    叶弦也看到了今天发出来的那个视频,没好气说道:“哼,谁让她当时要暗算你!要不是你警惕,肯定就中了他们的招了,所以她活该!”

    叶锦幕笑了笑,依然看着齐灵儿。齐灵儿仍然没有注意到他们,只是偶尔无精打采的瞟了瞟两边的花鸟鱼虫,甚至还从叶锦幕他们身边走过,也没看他们一眼。

    叶锦幕又不由一笑。

    齐灵儿没有看到他们,她却是注意着齐灵儿。刚刚从他们身边路过的时候,她明显的看到了,齐灵儿无精打采外表下面,一股深深藏着的怨气。

    之前,齐灵儿已经报复过陈如娇一次了,现在,她被齐家赶出家门,对陈如娇的恨,应该会更深。

    真的是很想看看,她们之间狗咬狗的场景,会是怎样的精彩。

    只可惜,现在陈如娇被陈德朝关在家里,齐灵儿连她的面都见不到,自然也不可能对她做些什么。不过,陈如娇被放出来的时候,估计也不晚了。

    陈如娇的性格,跟孟婷婷差不多,都是自己不好,就见不得别人好的那种。她现在被陈家的人这样对待,又被关在家里,会干出一些什么疯狂的事情来,谁也不知道。

    叶锦幕和叶弦没有再看齐灵儿,江铭川回过头来看他们,问道:“刚才那个人,是齐灵儿?”

    叶锦幕点点头,江铭川的眼中闪过一抹冷光:“小锦,她现在虽然被齐家赶出来了,但她以前做过那么多对不起你的事情,要不要我去找人收拾她一顿?”

    “不用了。”叶锦幕笑了笑,有些意外的看了江铭川一眼。

    以往江铭川在她的面前,都是一副冷冷清清的样子。没想到,他也有这么激动和暴力的一面。想着他这一切都是为了她,叶锦幕的心里,涌起一阵暖流来。

    江铭川有些不解,叶锦幕是不是太善良了?齐灵儿之前做过那么多对不起她的事情,她现在为什么不趁机落井下石?

    叶弦看到江铭川的神情,也朝他一笑:“铭川哥,你不用担心。阿锦这样做,是要等着齐灵儿和陈如娇自相残杀的。那样,不用阿锦亲自出手,齐灵儿的下场也不会好到哪里去,不是更好吗?”

    “真的?”江铭川看向叶锦幕,叶锦幕朝他笑了笑,点点头。

    江铭川这才松了口气:“那就好!我之前还怕,小锦你会对齐灵儿手下留情呢!没错,对付这种人,就不应该手软。不过,如果齐灵儿和陈如娇的下场不够惨,小锦,你可千万要让我出手。”

    “好的,表哥你别担心了。”

    叶锦幕的心里一阵暖意,这种有着人关心和维护的感觉,真的不是一般的好。

    以前,她的身边只有叶弦一个人,可是现在,有了江铭川,有了江老爷子。

    远远的,齐灵儿依然在朝前走着,间或看一看周边的那些小商品。

    她的眼神,乍看一下,平静无波,可是仔细一看,却能看到其中深藏的隐隐的一种仇恨的光芒。

    被赶出齐家后,她并没有去乡下的姑婆家里。现在的她,心中怀着仇恨,怎么可能那么轻易就离开苏城。就算要走,也要让陈如娇得到应有的教训再走!

    如果不是陈如娇,她的所有苦难,都不可能发生!之前,她将那个录音文件发出去,原本还以为,陈如娇马上会成为千夫所指的存在。可没想到,陈家依然还好好的,陈如娇还被陈家人一直保护着!

    没错,在齐灵儿看来,陈如娇之所以不出门,是因为被陈家人保护着。

    凭什么!她犯了错,明明是被人陷害的,却被齐家人视为耻辱,被赶了出来。而陈如娇呢?她那些事情,全部都是她自己自作自受的,却被家里人好好的保护着!

    那样一个蛇蝎心肠的女孩子,为什么会有那么多人爱护她?

    齐灵儿的眼里,拂过一抹冰冷的光芒!

    她一定,要让陈如娇身败名裂!让她,也遭受到跟她、不,是比她还要更加惨烈的痛苦!

    齐灵儿唇边迅速闪过一抹恶毒的冷笑,拐了个弯,就朝一条小巷子里走去。

    刚刚才进去,就只见几个小混混模样的人在里边站着。看到齐灵儿,几个小混混都朝她看来,笑道:“嫂子,你有什么要我们帮忙的?”

    这几个人,都是以前跟赵宇混得比较好的兄弟。以前赵宇喜欢齐灵儿,他们自然也是将齐灵儿看成是他们的大嫂。当然,以前齐灵儿是不承认这个称呼的,但现在,她根本没有心情,跟他们计较这个称呼的事情了。

    虽然齐灵儿跟两个中年男人的事情闹得众人皆知,但只要赵宇没有否认,他们自然也不敢对齐灵儿有着什么不敬。

    但他们不知道的是,现在赵宇的心里,对齐灵儿虽然称不上恨,可是已经没有了先前的爱意。如果不是因为齐灵儿,他怎么可能落到现在的地步?不但被家里关了禁闭,就连继承权,也被他父亲的几个私生子给威胁着。

    若是孟家还像以前那样,他倒是可以跟孟婷婷联姻,至少能挽回一些赵家的颜面。可关键是,现在孟家被爆出这样的事情,地位势必一落千丈,所以他在赵家,还真是没有一点的利用价值了。还给赵家招来这么大的丑闻,赵父现在恨不得将他赶出家门,再去培养那几个私生子。

    正因为赵宇被关了禁闭,所以他对齐灵儿感情变化的事情,他这些兄弟们自然都不知道。

    齐灵儿看向那几个人,冷冷一笑:“我要你们帮我去对付陈如娇!”

    齐灵儿的话,让几个人神色大变!

    他们当然知道,齐灵儿为什么要去对付陈如娇。但陈如娇可是陈家的人,他们去对付她,不是找死吗?

    “你们放心!陈家现在已经不行了!再说,我们又不是明着动手,别人哪里知道你们是谁?你们怕什么?”齐灵儿冷哼一声,“并且,你们又不是白干,我会给你们钱!”

    听到齐灵儿这话,那几人的神情中,都不由放松了几分。又听到齐灵儿说给他们钱的事情,犹豫的神色一扫而空。

    只要齐灵儿有把握,让陈家的人不知道是他们干的,他们当然没问题!

    领头一人马上笑道:“嫂子说什么呢,大家都是朋友,要你给什么钱啊!嫂子说说看,要我们去干什么?”

    齐灵儿看到那人眼中那种渴求的光芒,心中冷笑一声:“我给你们十万,你们给我去轮了陈如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