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重生之天定贵女 > 第131章 作死小达人

第131章 作死小达人

    “十万!”那人眼中顿时迸发出炽热的光芒,和周围几人对望了一眼,神情中都充满了跃跃欲试。

    对于他们这种朝不保夕的小混混来说,十万可是个巨款!并且听闻陈家大小姐可是个美人,答应齐灵儿这件事情,不但得了钱,还玩了美人,何乐不为呢?

    “怎么样?去做吗?”齐灵儿自然是将他们眼中的神色都看得清清楚楚,所以又是问了一遍,坚定他们的决心。

    “做!当然做!”为首那人嘿嘿一笑,“既然是嫂子的事情,我们怎么能推辞?钱的话,那都是小意思!”

    “行!那就这样做好了!”齐灵儿笑了笑,“将你的账号发给我,我先给你们五万的定金。等到事情做好后,再给接下来的五万!”

    “没问题!”那人马上将账号发给了齐灵儿。齐灵儿转了五万给他,说道:“钱转过去了,我就先走了,到时候再联系你们!”

    “好,嫂子慢走!”

    为首那人听到钱到账的提示音,满意的冲齐灵儿笑笑,几个人开始瓜分起这笔“巨款”来了。

    齐灵儿走出小巷子,眼中的冷光中,夹杂着无尽的得意。

    虽然她不喜欢赵宇,现在也一直没有见到他,但是,对于能利用到的人脉,她自然是不会错过一点点。至于这些人到底会不会被警方和陈家的人发现,齐灵儿才不关心。反正到时候,又没有人知道是她指使的。就算有她的转账记录又怎样,这些人跟赵宇和她都认识,她“借钱”给他们,不是一件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吗?

    只不过到时候,她可要光临现场,看一看陈如娇被这些人蹂躏的一幕,哈哈!

    就算现在陈如娇被陈家的人保护着又怎么样?齐灵儿可不相信陈如娇永远都不出门!

    只要陈如娇一出门,她就会马上叫人抓住机会对她做这件事情,再拍下视频,传到网上!也让陈如娇尝一尝,被全国人民都看到她那副放荡的模样从而鄙夷之极的滋味!

    齐灵儿离开了花鸟市场,打车来到了一个酒店门前。这里是她现在临时的居所,等到将陈如娇收拾之后,她自然会离开这里,去一个新的地方重新开始。

    孟婷婷本来也是她收拾的对象,无奈孟婷婷一直被孟家软禁,也不知道有没有出门的机会。为了不节外生枝,齐灵儿只好将孟婷婷暂时放过。

    叶锦幕三人陪着江老爷子买了一些小玩意儿,正要回家时,叶锦幕对三人笑笑:“外公,表哥,阿弦,我现在去看下叶婉,你们先回家吧。”

    叶弦看了眼叶锦幕,心里对两人的关系,越发的疑惑了起来。

    江老爷子愤愤看了叶锦幕一眼:“叶婉是什么人?难道是你男朋友?你居然丢下你外公去看她?”

    叶锦幕赶紧笑道:“外公别多想了!叶婉是我一个堂姐,前不久一直昏迷,昨天才醒过来。所以,我才打算去看看她的。”

    “好吧,那你可要快去快回,别待久了!”

    “好的,外公,你放心吧!”

    叶锦幕朝江老爷子笑了笑,就朝叶婉家的方向走去。

    现在江老爷子隔了这么多年,再度与叶锦幕这个外孙女重逢,自然是想要跟她在一起待久一点的时间。并且还一直对她以前的事情反复询问,仿佛只要听上一点,都觉得无比的幸福。

    叶锦幕很快就来到了叶婉家,刚刚才到,叶母就极为客气的将叶锦幕迎了进去。

    叶锦幕来到叶婉的房中,她依然有些虚弱,但是看到叶锦幕,仍然坚持着从床上坐起来,双眼中又是那种极为热切的光芒:“二小姐!”

    叶锦幕对叶婉的这种眼神,还真是感到极为的不适应。只觉得被她看着,就像是被一个超级脑残粉看着一样,她以前还真是没有被人这么看过,所以都不敢去接收叶婉的目光。

    叶婉又对叶母说道:“妈,我想跟二小姐说说话,你先去休息一下吧。”

    叶母点点头,走出了房间。叶婉望向叶锦幕,一脸的痛楚:“二小姐,我真没用,身体变成这个样子。要是你有什么事情要我做,我都干不了!”

    看到叶婉这样子,叶锦幕心里越发的无语起来。

    这个碧血丹心的命格,到底威力有多大?现在叶婉刚刚才醒,连坐都坐不起来,居然还惦记着给她办事的事情。

    叶锦幕笑了笑:“没事的,你别担心了。今天我到这里来,是要给你一样东西的。”

    叶婉顿时双目发亮:“二小姐,你要给我什么?”

    现在的叶婉,一心想要提高自己的能力,以便能更好的帮助到叶锦幕。难道,叶锦幕现在要给她的,就是能提高她实力的东西?

    想到这里,叶婉顿时眼中充满炽热。

    叶锦幕将复印的异术入门拿出来,向叶婉递去:“这一本是异能术入门,你可以学一下。”

    叶婉顿时激动十分,将异术入门接了过去,翻了几页,兴奋说道:“多谢二小姐!有了这个,我就能更好的帮助到二小姐了!”

    叶锦幕也想看看,叶婉学习异能术的速度,跟叶弦相比,到底谁更厉害。

    她笑了笑:“那你可要尽快的学好,要不然,我可是不会让你去做任何事情的。毕竟你的安全可是要排在第一位,我不可能让你还没有把本领学会之前,就让你去干危险的事情。”

    叶婉的眼中,顿时出现了晶莹的泪花。

    她充满感激的看着叶锦幕,仿佛她的那句话,对她来说,是莫大的恩赐一般。

    她点头说道:“二小姐放心,我一定会尽管学好的。”

    “嗯。”叶锦幕点点头,“我就先走了,你要注意休息,千万别累到了。到时候,我可不想要一个病怏怏的帮手。”

    叶婉拼命点头:“我会的,二小姐慢走!”

    叶锦幕走出房门后,叶婉依然在看着叶锦幕,双目中仍是那种炽热无比的光芒。直到叶锦幕出了他们家的大门,叶婉这才看向手中的异术入门。还没看多久,叶婉的身上,就顿时围绕起了一层淡淡的粉红色!

    如果叶锦幕在这里,她肯定要惊呆住了。叶婉才拿到这本书看了不到一分钟,就能开始学习其中的异能术,这种进度,就算是叶弦,也比不过她。

    因为现在,大家都商量好了,要等陈夏凯被陷害的证据出来,再配合陈天龙那边一同对付陈家。所以现在叶锦幕几人,还真是轻松十分,只等着时间一到,就马上出手。

    叶锦幕这边很是轻松,但陈如娇、齐灵儿和孟婷婷,却是煎熬得要命。

    陈如娇这些天一直被软禁在房里,想着之前自己经历的那一切,只觉得心中的恨意,似乎要将她都燃烧殆尽。

    尤其是,现在陈德朝夫妇,已经彻底将陈奇峰看成了他们的继承人来培养。这一些事情,虽然陈如娇被软禁了起来,也是听给她送饭的佣人们说起过。

    所以陈如娇的心里,对陈奇峰,可真是恨之入骨。在她看来,陈奇峰还真是有计划的算计她,正是因为如此,所以他才能得到陈德朝夫妇的喜爱,甚至现在,都被当成了未来的继承人。

    凭什么?这一切,本来应该是她的!凭什么要被陈奇峰那个卑鄙小人拥有!

    陈如娇的眼里,划过一抹冷光。

    今天是周日,陈奇峰肯定在家里,既然这样的话,就别怪陈奇峰自己不走运,送上门来让她收拾了。

    陈如娇从床底下拿出一串钥匙来,轻轻的将反锁的房门打开。她迅速的朝走廊上看了一眼,见到没人,这才将门重新关上,朝陈奇峰的房间走去。

    一路上,她都是一边走,一边躲躲藏藏,生怕被其他的佣人们看到她的行踪。幸好一路畅通无阻,很快就到了陈奇峰的房间里面。

    身为陈奇峰的妹妹,陈如娇对陈奇峰还是有着几分了解的。现在是上午,陈奇峰这个时候,一般都是在院子里面的篮球场上运动。并且,陈奇峰还有个习惯,那就是运动之后,必定要喝一罐高热量的饮料。

    并且,因为这种饮料打开的时候,很容易产生气体。为了在第一时间更方便的喝到它,陈奇峰在出去的时候,肯定就已经打开了盖子。

    陈如娇进入陈奇峰的房间里面,果然看到在书桌上,正放着一罐已经打开了盖子的饮料。

    她的唇边,泛起了一抹冰冷的笑意。

    既然陈奇峰自己给她提供了这么多的机会,让她来算计他,她自然不会放过。怪就怪,陈奇峰自己运气不好吧。

    陈如娇将几颗药丸丢到饮料里面,再悄无声息的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现在她要做的,就是静静的等着事情的发展就行。据她所知,陈德朝跟陈家的一个年轻女佣关系不一般,当然这些事情,她之前都是偶然才知道的,除了她,陈夫人和陈奇峰都不知道。

    那个女佣为了不让她跟陈德朝的关系露馅,平时还是要做一些表面化和轻松的事情。比如打扫陈奇峰和陈如娇房间的事情,因为他们两个平时都比较爱干净,房间里面也收拾得比较整齐,打扫他们的房间,根本花费不了多少的精力。

    料想那个女佣打扫房间的时候,陈奇峰应该也喝光了那罐饮料吧?

    陈如娇的眼中,划过一抹暗光。她对于那一幕,可是极为的期待呢。她倒是想看看,动了陈德朝女人的陈奇峰,还会不会被陈德朝继续看重!

    陈如娇心里一想到那一幕,就觉得极为的兴奋。她真的很想出去看看,到底陈奇峰有没有回来,但理智及时的将她拉住。现在的她,还不适合露面,至少,也得等到陈奇峰被算计成功,她才能露面。

    陈如娇在房里焦急的等待着,听到门外的篮球拍击声,双眼一亮!

    陈奇峰回来了!

    陈如娇看着手表上面的时间,索性等到再过半个小时,她在出去看看,到底事情进展得怎样了。如果陈奇峰因为这事被陈德朝责罚,她可一定要第一时间出去,到他的面前,好好的嘲讽他一番!

    可是还没有等到过半个小时,陈如娇就只听到门外传来一阵满含怒气的声音传来:“孽障!”

    这个声音,是陈德朝的!

    陈如娇的心里,顿时激动了起来,真的极想马上冲出去,看看陈德朝是怎么收拾陈奇峰的。但想起现在她还不方便露面,只能硬生生按捺住。

    可是,陈德朝这话刚刚说出口,陈如娇就只听到一个女子温柔的声音响起:“老爷,别生气了,小心气坏了身子!我相信少爷和夫人肯定没发生什么事情,老爷您就缓缓吧。”

    刚听到这个声音,陈如娇的眉头,就不由紧皱!

    怎么回事!

    这个女子的声音,明明就是跟陈德朝有着不正常关系的那个女佣所有的。难道,她没有被陈奇峰干什么事情吗?还有,那个女子说的,少爷和夫人没有发生什么事情,又是什么意思?

    陈如娇心里,顿时警铃大作!

    难道,事情跟她想象中发展的轨迹,截然不同?

    她很想冲出去看,可又不敢,只能心急如焚的待在房间里面,等待着事情的发展。

    此刻,在陈奇峰的房间里面,简直是一片狼藉。

    陈奇峰双颊通红,眼睛里面更是充斥着浓浓的*和疯狂,很明显的被下了药的模样。他正躺在床上,大口喘着粗气,却被束缚住了手脚,丝毫动不了。

    在床沿上,坐着一个披头散发衣裳凌乱的女子,却是陈夫人!

    她看着床上的陈奇峰,双眼中充满着浓浓的不可置信。她刚才来陈奇峰的房间里面,只是想问问他中午想吃什么,好让厨房提前准备好。可没想到,她刚刚才进来,就被陈奇峰大力扯住,一把扔到床上,再重重的覆了上来!

    陈夫人当时只感到头脑都是一片空白,根本没有想到,陈奇峰会对她做出这样的事情来。她可是他的母亲,他怎么能这样子冒犯她?

    幸好,她刚刚才被陈奇峰抓住,那个打扫陈奇峰房间卫生的女佣,就及时的推门走了进来。她发现了这一幕,帮助陈夫人一同制服住了陈奇峰,这才避免了一幕惨剧的发生。

    两人制服住了陈奇峰之后,那个女佣赶紧将陈德朝叫了过来,所以才有了刚才的那一幕。

    陈德朝冷冷盯着在床上躁动不已的陈奇峰,只觉得眼前一幕格外的刺目!

    他到底是造了什么孽!一个女儿一直反复作死,儿子居然刚才跟自己的母亲……

    想着,陈德朝只觉得牙齿都几乎要咬碎了,禁不住冲上前去,举起手,一个巴掌就要落到陈奇峰的脸上。

    看到这一幕,陈夫人眼里闪过一抹心疼,赶紧一把抓住陈德朝的手:“住手!不要打我儿子!”

    “事到如今,你还要护着他!你难道不知道,刚才他都对你做了些什么吗?要不是小茹及时发现,现在事情都会变成什么样子了!”

    陈德朝怒气冲冲的盯着陈夫人,那个逆子都对她做了这样的事情,她还要护着他?她脑子进水了吗?

    “你自己好好看看!奇峰现在这样子,正常吗?”陈夫人也怒视着陈德朝,“一看奇峰这样,就知道他肯定不正常!如果不是被下了药,你觉得,他会对我做出这样的事情来?”

    “下药?”陈德朝也朝陈奇峰看去,看到他那副模样,顿时也冷静了几分。

    他刚才实在是太过愤怒,所以都忽略了陈奇峰的异常。现在一听陈夫人提起,这才发现,陈奇峰这样子,真的像是被下了药的模样。

    陈夫人看到陈德朝冷静了下来,赶紧扯了他两下:“你还愣着干什么?还不想着怎么样给儿子解药!”

    陈德朝瞪了她一眼,拿出手机,打了个电话:“林老板,赶紧送一个干净的女孩子来我家!”

    然后不等那边答复,直接就挂掉了电话。

    今天发生的事情,若不是那个女佣发现得及时,也许就酿成大错了。陈德朝的眼中,涌起一阵阴沉的光泽。他一定要查清楚,到底是谁,居然敢对他的儿子下药!

    不但给他儿子下药,还想让他跟自己的母亲*!

    真是好狠毒的心肠!他一定饶不了那个人!

    陈德朝顿时望向一旁的小茹:“你赶紧把管家叫过来!”

    小茹点点头,赶紧走出门去。看到小茹的背影消失,陈夫人紧张问道:“德朝,你说是谁给奇峰下药的?”

    “哼,现在我还不知道!不过,等到小茹将管家叫过来,我就知道了!”陈德朝眼中冷光一闪,他还真的不知道,这个陈家,还有谁,居然敢算计他的儿子跟他的夫人!

    如果让他找出来,他一定让那个人不得好死!

    很快,小茹就领着管家来了,一看到管家,陈德朝就说道:“你赶紧过来,将这个罐子上面的指纹采集一下!”

    陈家的管家,能力可不一般。毕竟是大家族的管家,所以对于一些必要的刑侦手段,还是具备着的。

    他很快叫人拿来工具,检测着上面的指纹。

    很快,上面的指纹,就已经被他采集了起来。

    这些饮料,都是之前陈奇峰叫人一箱箱批发采购屯在家里的。所以在上面,除了一些极为久远也许是装箱工人残留的指纹之外,就只有两个人的指纹了。

    陈管家采集了一下陈奇峰的指纹,对照了一下。其中一个,正是陈奇峰自己的,还有一个,就不知道是谁的了。

    陈德朝眼中冷光更甚,他果然没有猜错!真的是有其他的人,给陈奇峰下药!

    不过真是没想到,那个人还真是胆大,下药的时候,连指纹都没有遮掩!那个人是笃定他们发现不了,还是笃定他们就算发现了,也不会惩罚她?

    这一次,他们还真是愿望陈如娇了。

    陈如娇本来给罐子里面下药,根本就没有必要接触到罐子。可没有想到,她下完药后,却不小心碰到了罐子,为了让它里面的饮料不要撒出去,她那个时候,赶紧伸手扶住了它。

    她的指纹,也就是那个时候,才残留在罐子上面的。

    但这一幕,陈如娇心里并没有给予重视,要不然,她早就将上面的指纹擦掉了。

    陈德朝冷笑一声:“管家,你将这里所有的佣人都集合起来,我倒要看看,到底是哪个胆大包天的家伙,居然敢给我儿子下药!”

    看到陈德朝阴森森的笑意,管家打了个寒颤,赶紧冲出门,集合佣人去了。

    ------题外话------

    今天感冒了,硬撑着在上午写了,因为我下午请假回家,肯定写不了。明天的章节,估计又要比较晚更新了,唉!看来这一周,我是做不成提前更新的事情了,泪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