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重生之天定贵女 > 第132章 不作不死

第132章 不作不死

    这个时候,陈德朝的手机响了:“陈家主,您要的女孩子送过来了!”

    陈德朝赶紧对陈夫人说道:“还不赶紧将衣服整理好,跟我出去见人了!”

    陈夫人知道,是陈德朝只要让林老板找的那个女孩子来了,于是赶紧将衣服整理好,跟陈德朝一同出了陈奇峰的房门。

    两人来到大门口,果然看到林老板正领着一个女孩子站在院子里。两人朝那个女孩子看了一眼,只见那个女孩子看起来清清纯纯的,相貌也很是清秀的样子,这才满意的点了点头。

    林老板谄媚的朝陈德朝笑了笑:“陈家主,人我送来了,那我就先告辞了!”

    “林老板慢走!”陈德朝点点头,“钱我到时候会打过去的,人可能会迟些才会让回去,希望你不要见怪!”

    “哪里哪里!”林老板见到陈夫人也跟着出来,自然知道这个女孩子不是给陈德朝享用的。但陈家除了陈德朝之外,就只有陈奇峰一个男性成员了,难道是给陈奇峰开荤用的?

    林老板不敢多加猜测,只是陪笑道:“陈家主找她,是她的荣幸,什么时候让她回来,全凭陈家主的意思了!”

    两人再寒暄了几句,林老板就告辞离开了。

    陈夫人看向那个女孩子,将她一直低眉顺眼站着,心里也有几分满意。只要这个女孩子不是那种心思多的人,她心里就没意见了。

    陈德朝对那女孩子说道:“跟我来!”

    那个女孩子赶紧跟在了两人的身后,来到了陈奇峰的房间里面。

    陈德朝指着在床上痛苦不堪的陈奇峰,对那女孩子说道:“你要服侍的就是他,等我们离开后,你给他松绑了。”

    那个女孩子看了一眼陈奇峰,眼里闪过一抹微微的迟疑和退缩。

    她原本以为,她是陈德朝找来服侍他的,心里还在想着他口味真重,叫人都叫到家里去了。但见到他和陈夫人在一起的时候,心里就推翻了这个想法。

    但她万万没有想到,陈德朝叫她过来,居然是服侍陈奇峰!还是中了药的陈奇峰!

    中了药的男人,还是个年轻的男人,那可真是比虎狼还要恐怖!她身子这么柔弱,如果要服侍他,会不会被他折腾死?

    这样想着,那个女孩子的眼里,禁不住升起了一抹恐惧。

    陈德朝将这个女孩子的眼神全部收在眼底,冷冷道:“不想干?不想干就回去!”

    这一句话,顿时将那个女孩子眼中的恐惧一扫而空!

    她可不敢回去!

    要是回去了,原因被林老板发现,她绝对会受到极为严厉的惩罚!接受那惩罚,还不如现在给陈奇峰折腾要好受得多!

    这女孩子赶紧对陈德朝笑道:“陈家主多虑了,我并没有不想干……”

    “那就好!”陈德朝用毛巾将那罐饮料带了出去,就和陈夫人一道将门反锁,走了出去,只留下那女孩和陈奇峰待在房间里。

    看到所有的人都出去了,那女孩子望着床上的陈奇峰,最终也只能眼中闪过一抹坚决,咬了咬唇,将陈奇峰身上的绳索解开。

    刚刚才解开,陈奇峰就如同一头被关押的猛兽终于能出闸一般,猛地将她压倒在身下!

    陈德朝和陈夫人放心的离开,他们心里万分笃定,那个女孩子肯定不敢动什么歪心思。毕竟那个女孩也知道,若是完不成任务,等待她的下场,必定会极为的凄惨!

    陈如娇一直龟缩在房里,听着外面的脚步声。她的心里万分焦急,极想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却又不敢走出去看。

    不仅如此,现在陈奇峰的房间里面,仿佛也比之前安静了许多。陈如娇直觉的感到肯定发生了什么不好的事情,心里的忐忑越发的深了。

    直到所有的脚步声都完全消失,陈如娇这才敢悄悄的打开房门,朝外边望去。

    这里果然一个人的身影都没有,陈如娇蹑手蹑脚的走到陈奇峰的房门前。却只听到,从里面,传来各种不堪入耳的呻吟声,让她的脸都不由为之一红。

    但瞬间,她的心里,就升起了浓浓的疑惑。

    怎么回事?之前陈德朝不是才刚刚训斥了陈奇峰吗?那就说明,他中药的事情,已经让陈德朝知道了啊!可是,现在陈奇峰又是在跟谁厮混在一起?难道那个时候,陈奇峰还没有将药性给解掉?

    陈如娇只感到心里极为的疑惑,伸出手去,想推开房门看个清楚。但她的手还没有伸出去,就只听到一个极为熟悉的声音从走廊尽头传来:“果然是你!”

    这个声音,让陈如娇的身子猛然一颤!

    她不敢置信的转头看去,果然看到,在楼梯转角处,陈德朝和陈夫人正站在那里,冷冷的看着她。尤其是陈夫人,她看着她的眼神里,还带着一丝恨意,仿佛在看着什么仇人一般!

    陈如娇彻底傻眼了,只知道愣愣的看着两人,心里满是不解。他们为什么会突然出现,还会说“果然是她”!

    陈如娇不知道的是,陈德朝和陈夫人离开陈奇峰的房间后,就来到了客厅。然后,让管家就将佣人们全部集合了起来,一股脑的全部来到了客厅里面。

    他们还不懂发生了什么事情,陈德朝就示意关键来帮他们验指纹。可是,将所有人的指纹都采集再对比了,却发现,没有一个人的指纹,是跟那个饮料罐上的指纹一个样!

    那么,那个指纹的主人,到底会是谁?

    陈德朝陷入了沉思中,一旁的管家却是看了看他,又看了看陈夫人,满脸欲言又止的神情。

    陈德朝自然是注意到了管家的神情,没好气看他一眼:“你想说什么?尽管说!”

    管家像是被陈德朝这句话鼓起了勇气一般,马上说道:“老爷,还有一个人的指纹,没有采集。”

    “谁?”陈德朝顿时望向管家,眉头紧皱,“难道,你还有漏过的人?”

    管家笑了笑:“还有小姐的指纹没有采集,不过,她被关在房里,应该不是她。”

    “哼!谁知道是不是!”陈德朝冷冷说道,“我们现在就上去,看看到底是不是她!”

    陈夫人也点头,眼里有着冷光在闪过。

    她想起刚才那一幕,就忍不住心火燃烧!若不是小茹发现得及时,她要是真的跟陈奇峰发生什么,那可真的就是陈家的奇耻大辱了!到时候,她没脸面对众人不说,陈奇峰这个儿子,更是无法在陈家立足了。

    要是这件事情,真的是陈如娇做的,那么,她还真是个好妹妹,连自己的哥哥都可以算计!

    所以,她要跟陈德朝一起去看看,看看这件事情,到底是不是陈如娇做的!

    两人对望一眼,马上就朝楼上的房间走去。管家迟疑了一下,也跟着两人一道走去。到时候采集对比指纹的实情,还得他出马。

    没有想到的是,三人来到楼上,刚刚才出现在走廊处,就只见到陈如娇正鬼鬼祟祟在站在陈奇峰的面前,还想着要打开房门的样子!

    一看到陈如娇这副模样,陈德朝和陈夫人哪里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真是没有想到,陈如娇居然还有办法,从那个反锁着的房间里面走出来!并且她的身上,还有着那种药,还能给自己的亲哥哥下药!

    两人看到这个样子的陈如娇,再也忍不住,就冲着她的背影叫了出来:“果然是你!”

    当看到陈如娇那副不敢置信的模样,什么都不用说,两人就已经完全笃定,这件事情,就是陈如娇干的!

    陈夫人此刻对陈如娇,真的是一点的母女之情都没有!陈如娇到底知不知道,如果不是小茹,那么她这样做,就完全是将陈家给毁了!

    陈夫人冷冷看着陈如娇,陈德朝已经忍不住,几个大步走上前去,一个巴掌,就将陈如娇扇倒在地!

    陈如娇的脸颊,登时肿了起来。她望着陈德朝,还想装着傻:“爸,你为什么要打我!”

    “哈哈,你还问我为什么!”陈德朝气极反笑,望着身后的管家,叫道:“陈管家,你过来!你给我对比一下这个孽女的指纹,让她心服口服!无话可说!”

    “是,老爷!”

    陈管家马上走上前来,走到陈如娇面前,将她的手拿了起来。陈如娇使劲挣扎:“不!我什么都没做,我为什么要让人检查!陈管家,你放开我!”

    陈德朝却只是冷眼看着,任凭陈管家采集着陈如娇的指纹。终于,等到将指纹给采集完毕,陈管家才将陈如娇松开。

    陈管家对比着这些指纹,然后对陈德朝说道:“老爷,对比好了。那个指纹,正是小姐的。”

    陈德朝的双眼,变得冰冷一片,直盯着陈如娇:“到现在,你还有什么话说?”

    陈如娇从未见过陈德朝这般可怕的眼神,被他看着,全身都不由瑟缩了一下。她蜷缩在地上,不敢说出一个字来。她真的没有想到,她做出这件事情来,会这么容易就东窗事发!可是,这件事情,他们是怎么知道的?

    还有,他们提起指纹这件事情……

    她当时下药,根本就没有留下指纹啊,为什么他们能找到她的指纹?

    等等!

    陈如娇突然想起,她当时扶了那个罐子一下的事情,唇边不由拂起一抹嘲讽的笑意。

    真是没有想到,她一直小心翼翼,结果,还是在这么不起眼的事情上面,留下了痕迹!结果导致,这个痕迹,成了她最大的罪证!

    现在,也不知道眼前的这几个人,会怎么样惩罚自己!

    陈德朝看着陈如娇,这个女儿,曾经是他最喜爱的。可是,她一步步自己作死,将她在他心中的好感,全部磨灭!

    尤其现在,她还干出这样的事情来,她难道不知道,她要对付的那个人,是她的亲哥哥?

    陈德朝只感到,心里的怒火越燃越旺,看着陈如娇的双眼,也越来越冷。

    终于,在陈如娇的精神差点要崩溃的时候,他总算说出一句话来:“从今以后,你就离开陈家吧!既然你连你哥哥都要害,我们陈家,还真的容不下你这一尊大神!”

    “爸!”陈如娇猛地抬头,不敢置信的看着陈德朝,完全没有想到,陈德朝给她的惩罚,会是这个!

    她可是陈家的嫡出大小姐,怎么可能给她这样的惩罚?如果把她赶出陈家,那她以后在其他的陈家人面前,还如何立足?以前陈家被她欺负过的各种旁系,还不得把她欺负死?

    不行,她绝对不能被赶出陈家!

    陈如娇一把将陈德朝的腿抱住,叫道:“爸,我不要离开陈家,你不要把我赶出去!我在这个世上,只有你们几个亲人了,如果你们都把我抛弃了,那我要怎么办啊!”

    她一副声泪俱下的模样,当真是极为的煽情。然而,听到她这话,陈德朝的眼中,却是怒色更深。

    他一把将陈如娇踢开,冷冷道:“你现在倒是想起来,我们是你的亲人了!那你给你哥哥下药的时候呢,你想起来他是你的亲人了吗?”

    陈如娇被踢开,只感到身上一阵锐痛。当想起被赶出陈家的下场,又是咬了咬牙,重新抱上陈德朝的大腿:“爸,我知道错了!以后我再也不会这样干了,你原谅我好吗?”

    “你滚!”陈德朝又是一把将陈如娇踢开,“你还想要下次?今天如果不是小茹出现得早,你知道会造成什么后果吗?你哥哥和你妈……”陈德朝想起这件事情,最好还是不要在管家面前提起,于是截住了要说的话,冷冷看着陈如娇:“今天不管你说什么,都没用了!陈管家,赶紧把小姐的东西打包好,让她滚出陈家!”

    “是,老爷!”陈管家看了一眼倒在地上的陈如娇,走入她的房间,将她的东西收拾了起来。

    “不!”陈如娇疯了一样,从地上跳起来,向陈管家跑过去,想要去拦住他。可是还没走几步,就被陈德朝一把扯了回来,又在她的脸上,扇了几个巴掌!

    陈如娇彻底没有了力气,只能瘫软在地,双眼却是直直盯着陈德朝:“爸,你为什么对我这么狠心!你以前可是那么的喜欢我,现在却对我这么差,难道是陈奇峰在挑拨离间……”

    “你够了!”陈德朝气得青筋都冒了起来,恨不得将陈如娇一脚踢死,“事到如今,你居然还在这里对你哥哥抱着这么大的成见,你到底有没有将他当成是你的哥哥?我真后悔,以前那么惯你,结果将你惯得这样是非不分!我告诉你,你哥哥从来没有做过任何对不起你的事情,别用你的小人之心去揣测你的哥哥!”

    “不可能!陈奇峰肯定一直都在害我!”

    看到陈如娇这样冥顽不灵的模样,陈德朝也懒得再说什么了。看来,他打算让陈如娇滚出陈家的决定,真是正确无比。如果将陈如娇继续留在陈家,谁也不知道,到底还会发生什么变态的事情来。

    一旁的陈夫人也冷冷看着陈如娇,说道:“你爸爸说得没错,你哥哥根本从来就没有做过任何对不起你的事情。并且他从小到大,都对你这个妹妹很是爱护,从来不让你受过一点委屈。可是你呢?你却对他有着这么大的成见,现在还这样子对待他,你的心里,就没有感到一丁点的愧疚吗?”

    陈如娇现在对陈德朝夫妇的话,根本一点都不相信,只觉得他们绝对是说来骗她的。所以听到陈夫人的话,她马上摇头:“不可能!你们绝对是在骗我!”

    “算了,不要跟她说什么了,说什么都是白费力气!”

    陈德朝看了一眼陈夫人,“反正今天,怎么样都要将她赶出陈家家门,以后你也不准将她再认为自己的女儿!”

    陈夫人点点头。现在陈如娇早已将她的心伤透,她又怎么可能再会对陈如娇有着什么感情?现在是她,有着陈奇峰这么一个儿子就够了,至于陈如娇这个女儿,她就当她没有出生过一样!

    陈如娇听到陈德朝的话,嘶声叫道:“不!爸爸,妈妈,你们不能这样子对我!”

    可是对于她的话,陈德朝两人,却是像没有听到一般,只是冷冷看着她,仿佛看着一个死人一样。

    很快,陈管家就将陈如娇的行李准备好了。陈德朝接过,往陈如娇的身上一扔,冷冷道:“赶紧拿着,滚出陈家!”

    陈如娇将这些行李砸得身上一阵生疼,她望向陈德朝,做出最后一丝努力来:“爸爸,你真的要把我赶出陈家吗?”

    “少废话!赶紧拿起你的东西滚出去!”可是回应她的,却只有陈德朝冷冷的眼神,“如果你听话,我至少还可以给你一张卡!如果你不听话,别怪我一分钱都不给你!”

    陈德朝的话,让陈如娇的眼神里,闪过一抹冰峰似的光芒。

    她死死咬着牙,垂着头,所以没有人看到她的脸上,尽是怨毒的恨意。

    好,这都是他们逼她的!她一定,要让他们后悔!后悔将她赶出陈家!

    陈如娇没有再说什么,陈德朝的钱,她是一定要的!要不然,她在外面,可是会寸步难行!

    但是,她势必要让他们,为他们的行为,付出代价!

    陈如娇沉默的爬了起来,将行李拿起,对陈德朝说道:“好,我走!你拿钱给我吧!”

    对于这样听话的陈如娇,陈德朝夫妇,还真是感到有些意外。但并没有多想,陈德朝拿出一张卡扔给陈如娇:“这张卡的密码是六个八,以后别来找我们!”

    陈如娇接过卡,咬了咬嘴唇。不找就不找,他们以为,她稀罕来找他们?反正他们马上要倒霉了,这样的陈家,她当然不会回来!

    陈如娇拿起行李,直接朝门口走去,一个最后的眼神,都没有给身后的几人。

    看着她的背影,陈夫人只感到有一种莫名不祥的预感。她不由看向陈德朝:“她不会再耍什么手段吧?”

    “哼?她敢?”陈德朝不屑道,“就算她真的耍什么手段又能怎么样?就她的那点小心思,玩什么小手段能瞒过我们的?”

    陈夫人想想也是,陈如娇有的,只不过是小聪明而已。要不然,这次的事情,她也不会这么早就暴露。

    陈如娇拖着行李,穿过院子,走向大门口。这一次,她是马失前蹄了,但以后,她再也不会犯这种错误了。她以后,一定要让里面的那几个人,生不如死!

    陈如娇的眼中,闪过一抹冰冷的光芒。

    陈如娇刚刚走出大门,不远处一直盯着陈家大门的那个人,双眼就不由一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