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重生之天定贵女 > 第135章 残忍的少年

第135章 残忍的少年

    难道,是孟婷婷?

    但他们庆幸的却是,幸好他们与齐灵儿和陈如娇早就断绝了关系,要不然,这一次,他们又要丢脸了!

    那个正义网友还真是神通广大,什么样的事情,他都似乎十分清楚一样。并且,他每次都有着实锤,比如这一次,他的手上,连视频都有!

    难道,是他在现场,恰好将这一切,给拍到了?

    吴桐自然是看到了这样子的评论,不由一笑。

    这些视频,他可都是没有亲自参与,一切,都是别人自动来送给他的。

    现在的他,已经名声在外,几乎所有的人,都在猜测,他是不是跟苏城的几大家族有着什么仇恨。要不然,为什么每次他们出现什么样的丑闻,他都是第一个公布的?

    正是因为他给人这种感觉,所以这一次,自然也有人,主动将视频送给他。

    大概也是觉得,如果让他们自己来发布这个视频,很有可能就会被当事人追踪。但是,让吴桐来帮忙,就神不知鬼不觉了。

    却不知道,每一次这些人将信息传给吴桐的时候,吴桐都会顺手将那个给他资料的人的电脑查个底朝天。

    并非是有意想去窥探他们的底细,而只不过是职业习惯使然。

    这一次给吴桐视频的人,名字叫孙晓晨。看她这次录的内容,就知道她也是苏城的人,难道,也是那个明德高中里面的人?

    真是没想到,这个明德高中,高手还真是多。一个个不是录音高手,就是摄像高手。吴桐对这个学校,还真是充满了好奇,恨不得也去苏城看看,这个明德到底有什么厉害之处。

    吴桐将那个给他视频的人的身份查出来,马上就告诉了叶锦幕。

    叶锦幕看着手机上面的那个名字,不由勾唇一笑:“原来是孙晓晨。”

    看来,她之前那个挑拨离间的做法,还真是有些作用。至少,这一次陈如娇和齐灵儿被双双陷害的事情,应该就跟孙晓晨脱不了关系。

    不过这一次,叶锦幕倒是猜错了。

    这次陈如娇和齐灵儿落得这样的下场,只不过是狗咬狗罢了。孙晓晨之前也想插一脚,但没有想到,她还没有动手,陈如娇和齐灵儿就已经被收拾了。所以,她最后根本不用费吹灰之力,直接拿着手机录完像,传到网上去就行了。

    在孙晓晨看来,陈如娇和齐灵儿,都是对陈奇峰有着不轨之心的女生。她早就恨不得将她们两个给收拾掉,所以,这些天,她也很密切关注这两人的动静。这一次,总算被她逮到机会了,她当然不可能错过。

    看到网上的视频,孙晓晨也极为的得意。

    这一下,这两个人,可再也不可能接近陈奇峰了。并且,按照叶锦幕的说法,没有了陈如娇的阻拦,以后她对陈奇峰告白的时候,料想陈奇峰也不会再拒绝她了。

    叶弦也看到了叶锦幕手机上面的那一幕,对叶锦幕微微一笑:“阿锦,现在陈如娇和齐灵儿,都落得了这样的下场。只有孟婷婷还好好的,你打算怎么样对付她?”

    听到叶弦的这句话,叶锦幕唇边的笑,也蓦然冷了下来。

    对于孟婷婷这种人,叶锦幕真是比对齐灵儿和陈如娇还要更加的恨。陈如娇和齐灵儿虽然伤害了她,但她们的态度,都一直极为的鲜明,丝毫不掩饰对她的厌恶和憎恨之意。

    但孟婷婷呢?却是装作她的朋友,一边跟她当着好朋友,一边朝着她的后背捅刀子!

    所以叶锦幕最恨的,就是孟婷婷这种所谓的“朋友”。也许,是因为前世,将她送入死地的,就是那些她最信任的人,所以此生,叶锦幕也最恨别人背叛她。

    对于陈如娇和齐灵儿,叶锦幕不想自己动手,而是让她们自相残杀。

    但是对孟婷婷,叶锦幕却怎么样,都觉得若是她不动手,便怎么都不解恨。

    看到叶锦幕这副神情,叶弦自然也知道她心里在想什么,将她的手握紧:“阿锦你放心,我会帮你的。”

    “没事。”叶锦幕朝叶弦笑笑,“这件事情,让我自己来办吧。”

    叶锦幕已经想好,要对孟婷婷做一些什么事情了。而这件事情,自然是叶弦不能看到的,所以她才不想要叶弦帮忙。

    根据陈天龙那个心腹的汇报,现在的孟婷婷,已经到了宁省的一个小县城里面潜伏了下来。料想这两天,她便会将孟家的那些情报,全部都传到网上去。

    到时候,也不知道孟家的人,看到这一幕,又会有着什么反应。

    此刻,林老板经营的海天娱乐城中,却是一片鸡飞狗跳。

    林老板前两天,收下了两名被折磨得全身伤痕累累的少女。当时林老板并不在海天娱乐城里面,是他手下的一个经理看到那两名少女长得不错,于是将她们买了下来。

    幸好,这两位少女只是暂时被折磨得晕了过去,只不过是叫来医生看了下,不出几天,身上的伤痕就可以完全好了。到时候,就能够将她们两个拿来陪客赚钱了。

    可是没想到,这两个少女醒来后,却没有理会她们到底在什么地方,而是在看到对方的第一眼后,就开始互相撕扯了起来。等到海天里面的工作人员发现的时候,两人的脸上身上,又是被对方打得伤痕累累。

    这个时候,海天的人才后悔将她们安排在一起,结果导致她们好不容易治好的伤痕,又扯了开来。将她们买进来的那个经理勃然大怒,一人脸上扇了一个巴掌,怒喝道:“住手!你们当这里是你们家里吗,给我守着点规矩!要不然,我弄死你们!”

    陈如娇和齐灵儿被经理的这一巴掌打懵了,好一会才清醒过来。

    听到经理的话后,两人都不由一怔:“你说什么?这里是哪里?”

    她们的脑海中,顿时想起当时那些少年说着的话。他们当时似乎在说,要将她们两个卖到哪里去……

    难道,这里就是她们被卖的地方?

    两人这次倒是同仇敌忾起来,对视了一眼,对那个经理问道:“这里是哪里?”

    那个经理冷冷瞟她们一眼:“这里是海天!”

    “海天!”两人都傻眼了,没想到,她们会被卖到这里来!

    海天娱乐城可是整个苏城最高档的消费场所,齐远和陈德朝都是这里的常客。那些少年将她们两个卖到这里,是缺心眼吗?就不怕她们被陈家和齐家的人看到,从而逃出生天?

    齐灵儿顿时冷笑道:“你知道我们的身份吗?我姓齐!齐远是我爸!你就不怕我爸来这里,发现我在这里?”

    陈如娇也在一旁冷冷道:“我姓陈,陈德朝是我爸!”

    “什么?”那个经理彻底傻眼了!

    他完全没想到,这次买进来的,居然会是这么两尊大神!

    那他要怎么办?将她们两个送出去吗?可是他买她们的时候,可是花了不少钱的……

    但如果不将她们送出去,到时候齐远和陈德朝追究下来,那怎么办?

    看着这个经理皱着眉头的模样,齐灵儿冷冷道:“怎么样?还想将我们抓起来?”

    陈如娇也冷冷看向那个经理。

    在两人的眼神下,经理还真是感到莫大的压力,就连额角,都禁不住渗出冷汗来。

    两人见经理没有什么反应,直接跳下床,将鞋子穿好,朝门口走去。

    可是还没走到门口,就只见从门口走进一个人来,将她们两个拦住!

    两人抬眼一看,只见拦住她们的,是一个神情冰冷的少年。那个少年大概十*岁年纪,长得倒是清秀无比,但眼神里面,却时不时的闪着一抹戾气,让人看着,就觉得心里有些发寒。

    齐灵儿顿时爆发,冲着那个少年吼道:“你是谁!为什么拦住我们!”

    少年却看都不看她一眼,只是望向那个经理:“孙经理,用钱买来的货就这么放走,你傻了?”

    这个少年刚刚出现在门口,将齐灵儿和陈如娇拦住的时候,孙经理的脸色,就不由有些发白。

    现在听到这个少年的这句话,更是仿佛被吓到一般,身子都不由一抖!

    他擦了擦额角的冷汗,对那个少年说道:“余少,她们两个,是齐家和陈家的人!”

    “那又怎样?”余少一挑眉,不屑说道,“孙经理,难道你没看报纸?她们两个,都早已经被家里赶出来了,你还怕她们干什么?恐怕,就算是将她们两个当着陈德朝和齐远接客,他们都不会管吧?”

    孙经理额角的冷汗沁得越发的厉害:“但她们毕竟是他们的亲生女儿……”

    余少冷冷看向孙经理:“大不了,在陈德朝和齐远来的时候,不要让她们两个出现就是了!或者直接叫人给她们两个整容了,到时候,别说让她们两个服侍其他客人,就算服侍陈德朝和齐远,他们恐怕也不知道!”

    纵然孙经理在海天待了这么多年,听到余少的这句话,也还是不由心里一寒。

    世上怎么会有这么恶劣的人,居然想着让女儿去服侍父亲!

    在场的其他人,也都是不由为止一抖!

    齐灵儿和陈如娇都抬起头,看着这个相貌清秀的年轻人,心里也是有些惊惧了起来。

    他虽然相貌长得很是不错,但他那双眼,却是没有丝毫人类的情感。看着别人的时候,也浑然不像是在看着一个人,而像是在看着一个没有生命的死物一般。

    这说明,这个人,绝对是铁石心肠。做起任何的事情来,也绝对不会顾及丝毫的伦理、道德和法律。

    这样的人,当真极为可怕!

    孙经理自然是知道这个小霸王的残忍手段,一边擦着冷汗,一边对旁边的保安叫道:“还不快点将她们两个拉住!”

    幸好这两个人还没走,幸好余少出现得及时,要不然,他整个人,估计都要被余少给扒皮了!

    孙经理又不由擦起冷汗来。

    “你放开我!放开我!”

    齐灵儿和陈如娇被保安抓着,不停的挣扎。可她们的这点力气,在保安的面前,却一点都派不上用场。她们一边挣扎,一边叫道:“你们这样对我们,一定会后悔的!我爸爸一定不会放过你们的!”

    余少却只是冷冷看着她们,眼中尽是嘲讽,仿佛看着两个不自量力的螳螂想要挡住巨大的车辆一般。

    等到两个人被拉下去后,孙经理这才走到余少面前,赔笑道:“余少,刚才是我昏头了,幸好余少来得及时。”

    余少冷冷看孙经理一眼:“以后海天的事情,别自作主张!幸好这次买进来的,真的是陈家和齐家的弃子!要是你将来,再自作主张买了不能买的人,别怪我对你不客气!”

    孙经理的冷汗,顿时如同雨一般从他的额角滴落下来。

    眼前这个人,虽然年纪轻,但他的手段有多狠绝,孙经理作为海天的高层,自然很是清楚。他也知道,如果他真的干了什么不能干的事情,这个少年,绝对有手段,让他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整个海天,虽然名义上的老板是林老板,但实际上,幕后掌控者,却是眼前这个叫余言的少年。

    这个少年,明明才十*岁年纪,但城府却不是一般的深,手段也不是一般的毒。

    一般人都不想涉及的黄赌毒这几类生意,他几乎全部都包揽了!

    整个苏城的这几大产业,基本上都是被他垄断。

    而他抢生意时候的手段之狠,也是让人闻风丧胆,这也是为什么他能小小年纪就垄断苏城地下交易的原因之一。

    除此之外,他似乎还跟军火行业也有着关联。

    当然,这一切,只是孙经理道听途说罢了,至于真实,他也无处考证。

    孙经理有些担忧的问道:“余少,如果她们两个不听话怎么办?”

    余言用一种看傻子的眼神看着孙经理:“你不知道让人调教?我可不信,你当了这么多年的经理,连这点手段都不会!”

    “可是,她们两个的身份,毕竟跟别人不同……”孙经理还是有些担心,这两个人身上,会出什么乱子。

    “简单!”余言的眼里,拂起一抹冰冷的笑意,“给她们喂毒。用毒品控制她们,她们难道还不会听话?”

    孙经理的身子,又不由颤抖了一下!

    这一招,真的好毒!

    只要沾了毒品,就算一个人有再强的控制力,也是只能任他们宰割。只要毒瘾一发作,恐怕让她们做任何事情,她们都没有办法拒绝!

    孙经理心里暗暗庆幸,幸亏他没有得罪眼前这尊大神,要不然,恐怕尝试这种滋味的人,就是他了。

    那两个女孩子,真希望她们能听话。否则,沾上了毒品,她们这一辈子,可就真的要毁了。

    余言冷冷看了孙经理一眼,仿佛将他心里的想法都猜透。孙经理慌忙朝余言挤出一抹笑来,说道:“余少难道不留在这里玩玩?”

    余言的眼神变得越发的冷了,仿佛一把锋利的小刀,在孙经理的身上凌迟着。

    他唇边勾起一抹笑来,似嘲讽一般:“孙经理莫非是老了?老了就赶紧退休吧。要不然,怎么可能连我以往说过的话都会忘了?”

    孙经理的冷汗,又是滴落了下来,恨不得给自己两个大巴掌!

    他怎么就那么嘴贱!难道他忘记了,余言以往便说过,他嫌这里的女人脏,所以从来不碰!现在,他却要余言留下来,他是在找死?

    余言又是一笑:“孙经理小心点,千万要记住什么话能说,什么话不能说!”

    说完这话,他的眼神恍若无痕一般从孙经理的身上一扫而过,转身就离开。

    孙经理却感到仿佛要被余言眼神中的压力压垮,直到余言都走远了,他才恢复了几分冷静。

    孙经理擦着冷汗,对一旁的人说道:“还不快点过去,看看那两个人怎么样了!”

    对于孙经理将从余言那里受来的气发到他们身上的行为,周围的那些人都表示心里很是不屑,却也只能乖乖的听从。毕竟孙经理虽然在余言面前是只鹌鹑,在他们面前,却是极为的心狠手辣。

    余言从海天走出去,马上有着两个高大的保镖跟在他的身后。其中一个保镖恭敬说道:“余少,端木家有消息了!”

    “哦?”余言一挑眉,“他们怎么说?”

    那个保镖微微皱眉:“他们虽然答应给我们一批新武器,但折扣却怎么也谈不下来。还说如果要折扣的话,除非再多个十倍的量!”

    “呵!”余言勾出一抹冷笑,“果然是店大欺客!看到我们德威帮根基浅势力小,就给我们来这手,这是笃定我们不敢拒绝啊!不过,有着这批军火,我们德威帮的势力,也能扩展不少!左一,你去跟端木家说,我们答应他们的要求!”

    “余少!”左一似乎有些不赞同的模样,“不打折扣的话,价格可是比外面高出很多啊,我们还不如在外面买!”

    余言冷笑:“你知道个什么?现在最关键的,不是买这批军火,而是搭上端木家这条线!端木家可是世界第一大军火商,只要跟他们有了一次合作,还怕后边没有合作的机会吗?并且,等我们德威帮扩大之后,需要的军火数量更多,难道到时候我们再去跟别的地方买零散的?”

    左一这才恍然,满含佩服的看向余言:“余少说得对,是我想得不够周全!”

    说完,他马上拨打了一个电话,对电话那边的人谈这桩生意去了。

    另外一个保镖在一旁说道:“余少,我们接下来去哪里?”

    余言眼中冷光一闪:“去春山别墅!”

    听到余言这话,这个保镖的眼里,闪过一抹嗜血的快感!

    春山别墅,地处偏僻,每个别墅之间都是独立的庄园类型,所以被德威帮作为秘密部队的训练基地。在这里,有着不少于五百名的死士在受着各种非人类的训练,若是能够训练出来,必定会成为德威帮的一把尖刀。

    余言的眼里,却是跟那个保镖不同。他的眼里,依然是没有一丝波动的冰冷,似乎世间所有的一切,都无法将他眼中的冰冷溶解。

    两人坐上车子,左一也赶了上来,坐到驾驶位上,将车子发起。

    余言将手机拿出来看了一眼,对坐在副驾驶的保镖看了眼:“左二,将这些天林天娇的信息传给我!”

    “是,余少!”左二也掏出手机,将一个文档传到了余言的手机上。

    余言看着手机上面的资料,眼里的冰冷,总算有了一丝波动。

    他的双眼,在冰冷之下,还涌动着一种深沉而激烈的仇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