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重生之天定贵女 > 第136章 那不是哥哥看妹妹的眼神

第136章 那不是哥哥看妹妹的眼神

    他看着手机屏幕,渐渐的,泛起一抹嗜血的笑意:“我倒要看看,在你的手里,能掀起怎样的浪花!”

    他的这句话,虽然内容平平无奇,但语气,却是阴森得让人浑身发寒。

    左一左二却是神色平静,一副已经习惯了的样子。

    余言又望向左二:“左二,我看林天娇最近的动作,似乎太温和了一点。不如,你再让人给她加一把火。”

    左二点头:“是,余少,我马上去办!”

    说着,他就掏出手机,拨了个电话过去。左一在一旁看着,不由笑道:“余少尽管放心好了,林天娇本来就是那种唯恐天下不乱的性格。现在有着我们潜伏在她身边的人煽风点火,她肯定会更加的变本加厉。到时候,她要对付的那一位,可就绝无宁日了。”

    余言冷冷一笑:“我要的,就是这种效果。”

    左二打完电话,对余言说道:“余少,事情已经交代下去了。料想大半个月,那一位,都不会有着安宁日子过。”

    “很好。”余言唇边的笑更冷,“这只不过是初步的计划罢了。等到那一位被林天娇弄得心烦意乱后,我们再去对付他。我倒要看看,那两位看到他们的宝贝儿子出事的消息,还会不会依然那么淡定!”

    说着这话,余言的眼里,闪过一抹阴森森的光芒。左一左二也不由笑了起来,仿佛已经看到他们想象中的那种美好场景。

    ……

    这两天,除了齐灵儿和陈如娇的事情之外,又发生了一件让苏城的人都为之震撼的消息。

    因为苏城的另外一个家族孟家,也有着新闻,被那个正义网友爆了出来。并且整理得极为的详尽,一看,就知道绝对是对孟家的事情了如指掌的人爆出来的。

    在里面,不但将孟家这些年官商勾结的事情全部爆出来,比之之前爆出去的那份,还要详尽得多,甚至有理有据的。就算孟家有着通天的本事,估计现在,也是束手无策。

    那个人,到底是谁?

    此刻的孟家,孟海正一边砸着东西,一边口中怒骂:“孽女!孽女!我就知道她是个孽障!早知道,我就掐死她,不要让她出门了!现在,她居然做出这种对不起孟家的事情!”

    在他的身边,站着孟夫人。此刻,孟夫人也是一脸怒气,接着孟海的话说道:“我也想不到,她居然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来!你也是,你当时为什么不好好看住你的手机,让它被孟婷婷拿走?”

    “你以为我想吗?”孟海瞪了眼孟夫人,“现在说什么都晚了,赶紧派人将她抓回来才是正事!”

    孟夫人冷笑道:“行,我马上派人去抓她!抓回来,你可千万不能放过她!”

    这个孟夫人,是孟海之后娶的妻子。至于他的原配,早在孟婷婷才两三岁的时候就已经去世了。这个孟夫人一直没有生育,所以平时在孟婷婷的面前,也装得一副慈母般的模样,两人关系看起来也不错。

    但现在,孟婷婷的事情一发作,她就马上恢复了原本的模样。甚至还不遗余力的落井下石,恨不得孟海赶紧将孟婷婷抓回来好好惩罚一顿才行。

    孟海接连打了几个电话,可是却根本没有人知道孟婷婷的去向。甚至还查探了火车站、汽车站的监控,居然都没有发现孟婷婷。

    难道,孟婷婷还躲在苏城中?

    孟海还在纠结着这件事情,萧墨染那边却已经是觉得很是无语。

    这一次,难道又是叶锦幕爆出来的?

    现在他们对叶锦幕做出来的事情,已经丝毫不觉得惊奇了。反正每一次,舆论要平息的时候,叶锦幕就有办法,将新一波的舆论又掀动起来。这样的能量,还真是让他们也自叹不如。

    林砚初望向萧墨染:“我们现在怎么办?去将孟家的人抓了?”

    “那当然!”萧墨染笑了笑,“孟家又不跟陈家一样根基繁茂,有着这些证据,抓他们正好!至于陈家,料想再过两天,我们也可以动手了。”

    林砚初点头:“没错。等到陈天龙那边的证据出来,料想陈家的申城和苏城两边,绝对会内斗个不休。到时候,就看谁赢谁输了。输的那一边,除了被我们将满门都抓了之外,别无他法。”

    萧墨染也很是赞同的点头。

    不得不说,这一切,都是叶锦幕的功劳。虽然之前说,这一切都是交换的条件,要对付齐家、孟家和陈家,也都是叶锦幕的意图。但是,能够为华夏国铲除这么多的毒瘤,就算不为了叶锦幕,他们的心里,也是觉得分外的开心。

    萧墨染拿出手机,对林砚初说道:“我这就打电话,让他们去孟家抓人。”

    林砚初微微一笑,已经能够预计到孟家的下场了。

    不过,林砚初的心里,还是有着一些好奇的。现在孟家已经被收拾了,陈家也离被收拾不远了,但对齐家,叶锦幕却为什么没有什么动作?

    她仅仅,只是收拾了齐家的齐灵儿一个人而已,至于齐家其他的人,她根本就没有动。

    难道,叶锦幕还有着其他的打算?

    萧墨染交代好之后,看到林砚初若有所思的模样,不由皱眉:“你怎么了?在想什么?”

    林砚初将心里的疑问说出来:“为什么叶锦幕没有收拾齐家?”

    “咦,你这么一说,我也才注意到这一点。”萧墨染的眼中,也出现了一丝疑问,“难道,是因为叶锦幕觉得,齐家并没有太得罪她,所以才放过他们的?”

    林砚初点头:“似乎也只能这样解释了。”

    没过多久,孟家人被抓的新闻,就上了各大报纸和网站。孟婷婷看着这些新闻,唇角泛起得意的笑意。

    哼,孟家的人还指望惩罚她,结果到现在,倒是把自己都送到牢里去了。

    而她呢?因为之前孟海给的钱,完全可以活得好好的,一点都不会受到牵连!

    孟婷婷得意的将行李收起,打算前往申城,好好的过接下来的日子。

    反正现在,孟家的人都已经被抓了,没有任何人能够威胁到她。她可以换个身份,在申城好好的过下去。以后,她当然不会跟有些暴发户一样再不学习,而是会进名校。到了成年后,找上一份体面的工作。

    相信以她的能力,完全可以将她的人生,过得多姿多彩。

    但孟婷婷根本没有想到,在她刚从旅馆走出来,来到旅馆旁边的小巷子时,却只感到,天突然黑了!

    孟婷婷的心里,登时涌起一阵恐慌来!

    这是怎么回事!明明刚才不还是晴空万里的吗,为什么到现在,却变得漆黑了起来。不但如此,她抬头,却似乎连天都看不到,只能看到一片漆黑笼罩头顶,仿佛在头上罩了个黑色的罩子一般。

    孟婷婷赶紧转身,想要重新回到旅馆中。但完全没有想到,她怎么跑,也终究无法从这一片黑暗中跑出去!

    终于,精疲力尽的孟婷婷瘫软在地,绝望的叫道:“有人吗?救命啊!”

    但就算她连嗓子都喊哑了,也是一个人影都看不到。

    孟婷婷心里涌上一层浓浓的绝望和恐惧,她到底是怎么了?难道遇上鬼打墙了吗?为什么会突然到了这么一个地方,会遇到这样的事情?

    就当孟婷婷绝望的闭上双眼时,突然,她只听到一个声音传来:“你可以将手机拿出来,试着拨打一下,看看有没有信号嘛!”

    “对!手机!”孟婷婷重新燃起希望,她怎么就忘记了,她还随身带着手机!

    就算她现在莫名其妙的走不出去,有着手机,只要她报警,应该就没事了吧?

    可是,孟婷婷拨出报警的号码,却发现,根本连一点通讯的信号都没有!

    任凭她怎么拨打,手机里面,也是只能传出一阵阵滴滴滴的声音。除此之外,就再无别的声音了。

    孟婷婷重新燃起的希望,又再度破灭了下去。并且,比之刚才,还要更加的绝望。

    她的手无力的垂了下去,手机滚落在地。孟婷婷无神的盯着眼前,口中喃喃:“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

    说到这里,她突然双目一怔!

    刚才,是有人跟她说话,她才会想起来打电话的!也就是说,这里除了她,还有别人!

    那个人,会是谁?

    孟婷婷迅速转头,却只看到在不远处的黑暗中,渐渐的升起了一个光圈。在光圈中,隐隐有着一个人影,正一步一步,朝她走来。

    那个人影,在孟婷婷看来,隐约有几分眼熟。孟婷婷不由眯起了双眼,那是谁?

    终于,那个人影越来越近,孟婷婷也终于将她看清,神色一凝,叫道:“你是叶锦幕?”

    这是怎么回事?叶锦幕怎么会来到这里?

    叶锦幕笑了笑,笑中似是有着几分赞赏之意:“不错,眼神很好,这么暗都能将我看清楚。”

    孟婷婷挣扎着从地上站起来,瞪着叶锦幕:“你怎么会在这里?”

    “因为你在这里啊。”叶锦幕笑容越发的深,“你在这里活得好好的,我怎么可能不来呢?我不来,你岂不会会过得很开心?”

    叶锦幕的笑,让孟婷婷一怔:“你这话什么意思?”

    这话刚刚说出口,孟婷婷神色就一变:“不对!你怎么会知道我在这里的?我家里所有人都不知道我的行踪,你是怎么知道的?”

    这才是她最不解的一点!

    孟家有着那么大的势力,都查探不出她到底在哪里。叶锦幕什么力量都没有,她是怎么知道她行踪的?难道,这些天,叶锦幕一直都在跟踪她?

    叶锦幕扬了扬眉:“你猜啊。”

    “哼,就知道故弄玄虚!我知道,你肯定是在跟踪我!”孟婷婷伸出手,指着叶锦幕,“你告诉我,你跟踪我到这里,到底有什么目的!”

    觉得叶锦幕肯定没有旁人帮助,只是孤身一人前来,孟婷婷心里的恐惧一扫而光。

    至于叶锦幕,在她的心里,可是一点的惧怕感都没有。叶锦幕只不过是个草包,以前就一直被她欺负,现在就算她没有孟家撑腰,但要对付叶锦幕,根本就不用费吹灰之力!

    听到孟婷婷的话,叶锦幕却只是嗤笑一声。

    她毫不掩饰眼中的轻视之意,望着孟婷婷,恍若看着一只濒临死亡的臭虫。孟婷婷被叶锦幕这样的神色激怒,不耐道:“你这表情是什么意思?”

    叶锦幕笑笑:“很简单啊,就是看不起你而已。”

    “叶锦幕,你找死!”孟婷婷勃然大怒,朝着叶锦幕冲过去,“你居然敢对我说这样的话——”

    可是,她冲到叶锦幕身边相隔一米的地方时,却仿佛是碰到了一堵墙壁上一样,重重的朝后摔去。而她的脸,却是因为重重的撞击,差点连鼻子都要撞塌了,鲜血横流。

    孟婷婷惊疑不定的朝叶锦幕看去,可只看到叶锦幕跟前除了那个光圈,什么都没有。那么,她刚刚撞到的,又是什么?

    难道,这里真的不正常?

    孟婷婷的眼里,又再度充满了恐惧。

    叶锦幕却只是清清淡淡笑着,看向孟婷婷:“是不是很疼?”

    “你……你到底是什么人?你不是叶锦幕!你绝对不是叶锦幕!”孟婷婷伸手指着叶锦幕,疯了一样叫出来,“你肯定不是人,你说,你装成叶锦幕的样子,到底要干什么?”

    “唉,孟婷婷,我真的想不到,我们两个至少还当了这么多年的朋友,你居然都认不出我来了。”叶锦幕微微叹了口气,似是十分叹息的模样,“你瞧瞧,我不是叶锦幕,又是谁呢?”

    孟婷婷却只是瞪大眼,惊恐的看着叶锦幕,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叶锦幕又是一笑:“看你这样,我们毕竟是朋友,你怕什么呢?难道,你一直以来,都没有将我当成我的朋友吗?”

    孟婷婷看着叶锦幕的笑,却只觉得,仿佛看到世间最恐怖的东西一般。她慌忙别过头,身子不着痕迹的朝后退去,只想着要离叶锦幕远一点,再远一点!

    她也不知道,为什么她会突然对叶锦幕产生这种心态。她只觉得,叶锦幕此刻的笑,跟她记忆中的叶锦幕,真的截然不同。

    难道,是她以前,一直都没有看透叶锦幕?

    孟婷婷低着头,心如电转。想着之前发生过的一切。

    在清吧的时候,明明她和齐灵儿都下了药,再跟叶锦幕没下药的换了。但为什么,最后她和齐灵儿都中药了,而叶锦幕却毫发无损?毕竟她和齐灵儿不管谁先跟叶锦幕的换了,最后没中药的,肯定会是她和齐灵儿中的一个。

    可结果呢?

    除非是,在她们两个换的同时,叶锦幕也换了!

    但,那可能么?

    孟婷婷否认着这个可能性,心里却不由想起之后的所有事情。

    她和齐灵儿的那些视频,被爆出来,的确可以让人觉得,跟叶锦幕没有丝毫的关系。但是,之后她和齐灵儿分别给橙汁下药的视频呢?

    孟婷婷仔细看了那两个视频,如果从中看的话,只有她们两个人给橙汁下药并且换了橙汁。如果视频没有任何的剪切,那么,她和齐灵儿之中,有一个不会中药,那才是应当的。

    所以,那个视频,绝对经过了加工!

    绝对,其中有着叶锦幕也参与了换橙汁的一幕,却被人剪掉了!

    还有,在之后,不管是孟家、齐家,还是陈家,家族中的所有丑闻,都全部被爆出来。这些丑闻,要说源头,都跟清吧发生的那一切,有着莫大的关系!

    可以说,自从她们跟叶锦幕到清吧之后,所有的悲剧,就都开始发生!

    若说与叶锦幕无关,现在孟婷婷的心里,真的是一点不信。

    可是,叶锦幕明明一直都是被她们欺负的对象,她什么时候,会有着这么大的能量?

    可若不是,之前的那一切,都该如何解释?

    孟婷婷终于忍不住心里疑问,抬起头来,看向叶锦幕,眼中有着探究。

    叶锦幕看到孟婷婷这样的眼神,勾唇一笑:“怎么,想通了?”

    这句话,轻而易举,就将孟婷婷心里的所有想法,都全部验证。孟婷婷眼中陡然涌起震惊,不敢置信的看着叶锦幕:“这一切,都是你做的?”

    可是为什么!叶锦幕明明,就不是一个具备这种能力的人,她是怎么做到的?

    难道她的身后,有着谁的支持?

    叶锦幕摇摇头:“唉,看来我做人真是失败,你身为明德中学中我唯一的朋友,居然都不相信我的实力,真是让我伤心呢。”

    孟婷婷冷笑:“叶锦幕!你什么时候将我当成过朋友?如果将我当成你的朋友,你还会一直在骗我?照我看,你肯定就是一直假装是我的朋友,一直在欺骗我,然后再来对付我!”

    叶锦幕颇为有些不可思议的看着孟婷婷。

    孟婷婷这一招反咬一口还真是用得驾轻就熟,明明一直以来做这些事情的,不正是孟婷婷自己么?怎么到现在,反倒将所有的事情,都推到她的头上来了?

    叶锦幕一阵无语,孟婷婷却是表情越发的怨毒起来:“怎么不说话了?被我说中了吗?我就说,你明明就是这样一个故作可怜骗取别人同情的人,也难怪叶弦会被你骗到!”

    叶锦幕原本正打算反驳孟婷婷的话,但听到她最后一句话,双瞳微缩。

    她看向孟婷婷,双眉一挑:“你为什么那么在意叶弦的想法?”

    “那是我的事情,跟你有什么关系?”孟婷婷听到叶锦幕这句话,心里也是一个咯噔。她一直潜伏着的隐秘心思,难道今日,就要被叶锦幕看出来了?

    但在叶锦幕的面前,她却不愿意有丝毫的露怯,理直气壮的反驳了起来。

    叶锦幕听着孟婷婷这句话,眼神沉静了下来,仔细盯着孟婷婷:“你喜欢阿弦?”

    孟婷婷被叶锦幕这句话道破心思,索性破罐子破摔:“是啊!我就是喜欢叶弦,怎么了?他真是可怜,你又不喜欢他,你还一直要霸着他,让他替你做那么多的事情!如果你不喜欢他,你就放手啊,不要利用他啊!你这样拖着他,又是什么目的?我就是因为看不过去,所以才答应陈如娇对付你的!”

    叶锦幕还真是想不到,原来孟婷婷一直这样子对付她,原因只是叶弦。

    叶锦幕微微叹了口气,看向孟婷婷:“我跟阿弦只不过是兄妹,他为我做的事情,也是一个哥哥为妹妹做的事情罢了,你为什么要这么计较。”

    “哈哈,你说得还真是好听!”孟婷婷冷笑,“你见过哪个兄妹到你们这么大了,还整天手牵手搂搂抱抱的?你见过哪个哥哥看妹妹,会用那样明显是看情人的眼神看着的?你当我是瞎子还是傻子,会相信你的胡说八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