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重生之天定贵女 > 第137章 我都听到了

第137章 我都听到了

    她顿了顿,又接着冷笑道:“不过你可真是贱!明明你看叶弦的眼神没有一丝喜欢的感情,却对他的那些举措从来不曾拒绝。更是放任着他对你产生那样的感情,还利用着他的这一份感情,我还真是没有看过你这么卑鄙的好妹妹!”

    叶锦幕看着孟婷婷,此刻的孟婷婷,眼神中尽是疯狂,脸上的神情,也全是嫉恨。

    以叶锦幕对孟婷婷的了解,她很容易看出来,此刻孟婷婷说的,都是心里的真实想法。

    原来,在孟婷婷的心里,一直都是这么想她。所以,在心里,才会觉得为叶弦抱不平,对她,也会有着这么深的敌意。

    可是,孟婷婷到底是怎么看的?明明她跟叶弦,一点其他的感情都没有,为什么孟婷婷会觉得,叶弦对她,有着什么不对劲的感情?她眼睛未免也太花了吧?

    看到叶锦幕一脸不相信的模样,孟婷婷冷哼了一声:“你不信?你不信的话,我都照相了,你要不要看看?”

    叶锦幕看了一眼孟婷婷,见她一副很是愤慨的模样,知道她没有撒谎,心里不由涌起一阵很是莫名的感觉来。

    她点头:“行,你有证据的话,就拿出来给我看看吧。”

    孟婷婷哼了声,将原先掉落在地的手机捡起来,然后打开手机,搜出一张相片来,向叶锦幕递过去:“不信的话,你看看!”

    她看着叶锦幕的眼神中,依然是充满了不忿和恨意。

    叶锦幕也不在乎她的眼神,反正孟婷婷对她,本来就怀着目的接近。现在又觉得她是情敌,自然对她的态度好不到哪里去。

    叶锦幕的全部心神,都放在了孟婷婷的手机上面。她倒要看看,孟婷婷到底有什么证据,证明叶弦对她,真的有着什么不一样的感情。

    想来,也应该是孟婷婷捕风捉影的。

    叶锦幕眼中露出一抹不屑,将孟婷婷手中的手机拿了过去,果然看到,屏幕上好大一张相片。

    这张相片,看上面的衣服,应该是最近照的,也就是在叶锦幕重生之后才照的。叶锦幕重生之后,听觉视觉都提升了许多,但是,孟婷婷给她照相的时候,她居然都没有发觉,也不知道孟婷婷是怎么样偷偷摸摸完成的。

    叶锦幕仔细看着相片,背景是教室,叶锦幕和叶弦正并排坐着,想来,应该是孟婷婷在上课时候偷偷拍的。

    从这个角度看过去,叶锦幕正低头看着书本,而叶弦却在看着她。

    叶锦幕原本以为,这只不过是一张很普通的相片。可是当她仔细看了后,却是忍不住心里猛然一颤!

    她终于知道,为什么孟婷婷会觉得不正常了。就连她现在自己看来,也是能觉得,有一种很是奇异的气氛,围绕着她和叶弦。

    只因,此刻叶弦看着她的眼神里面,真的是充满了一种很奇怪的情愫。仿佛,正是跟小说里面说的那样——

    “充满了无限的宠溺和包容”。

    想到这个形容,叶锦幕的浑身,都不由颤抖了一下,实在是被这种形容恶心的。但相片上的那一幕,却是一直在提醒她,她感觉到的那一切,都是真实存在的。

    如果孟婷婷真的喜欢叶弦,也难怪,她的心里,会一直那么的恨叶锦幕。

    但就算这样,在叶锦幕看来,也构不成孟婷婷故意装成是她朋友,然后利用朋友身份反复来算计她的条件。一个连感情都可以利用的人,不管她有什么原因,叶锦幕都绝对不会对她手软。

    叶锦幕将手机还给孟婷婷,对于这张相片,她的心里,还是一直认定,绝对只不过是角度问题!叶弦就算真的对她有着这个眼神,也肯定是恰巧想到什么事情,才会露出来,跟孟婷婷心里的那种臆想,绝无关系!

    叶锦幕将心里这个念头坚定后,总算让心情平复了些许。

    孟婷婷冷笑着看着叶锦幕:“怎么?现在相信了吗?”

    “我看,你是小说看多了,所以想象力才那么丰富吧!”叶锦幕淡淡说道,“叶弦跟我的感情怎样,是不管谁,都无法挑拨离间的。你以为,你拍了这么一张角度奇特的相片,我就会对叶弦疏远起来么?你打的算盘,未免太美好了一点!”

    孟婷婷完全没有想到,就算看了这张相片了,叶锦幕也都是依然不相信她的话。是叶锦幕对叶弦真的完全没有那方面的想法,还是她虽然知道了,也都是在装傻不肯承认?

    孟婷婷很快就觉得是后者,在她看来,叶锦幕就是将叶弦当备胎。明明知道叶弦对她的感情,却假装不知道,还利用叶弦帮她干各种事情。这样想着,孟婷婷心里的火气,越发的旺盛了。

    她一把将叶锦幕递给她的手机夺过来,冷笑一声:“我可真是替叶弦感到悲哀!为什么他喜欢的,会是你这样的一个人!你明明对他没有丝毫感情,只是利用,可他呢,却一直那么傻的喜欢你,为你做那么多的事情!你真是我见过的最恶心的女生,比齐灵儿对赵宇还要恶心!”

    叶锦幕无语的看了孟婷婷一眼,心里还是觉得,孟婷婷绝对是因为对叶弦的事情太过敏感,所以才会有着这样的错觉。

    孟婷婷看到叶锦幕这样的表情,哪里不知道她心里在想什么。

    孟婷婷唇边泛起一抹自嘲的笑意,心里为叶弦极为的感到不值。这种不值投射到叶锦幕的身上,让她对叶锦幕的恨意越发的深。

    看到孟婷婷冰冷中含着恨意的眼神,叶锦幕微微叹了口气:“我知道,你从一开始接近我,就是想着要对付我。这些年,你也确实干过不少对不起我的事情,所以,现在也的确到了,我们来清算的时候了。”

    叶锦幕的话,还真是让孟婷婷怔了下。

    没有想到,叶锦幕居然也是一直在伪装的那个。

    孟婷婷嗤笑了一声:“你早就知道,我是装成你的朋友,在你身边为陈如娇做事了?”

    叶锦幕实话实说:“并没有太久,只不过是前不久才知道的而已。”

    孟婷婷却并不相信,嘲讽一笑:“事到如今,你还装什么?难道你以为,你再装,就可以抹杀你对我做过的事情吗?”

    叶锦幕看着孟婷婷,心里对她的这句话,感到极为的无语。

    难道这句话,不应该是由她对孟婷婷说出来才对吗?为什么孟婷婷能够如此理直气壮的将这句话说出来?

    叶锦幕挑了挑眉:“那你倒是说说,我到底做了什么对不起你的事情了?”

    孟婷婷被这句话堵了一下,她还真是没有想出来,叶锦幕这些年,到底做了什么对不起她的事情。反倒是她,一直以来,算计叶锦幕的时候数不胜数。

    但孟婷婷怎么可能承认这件事情?她想了想,突然大叫起来:“你怎么没有做过?这一次我跟齐灵儿中药,肯定是你先将我们的橙汁换了过来!要不然,我跟齐灵儿,总有一个,不会中药的!”

    叶锦幕看了眼孟婷婷。

    她早就知道,孟婷婷不是个傻子,自然能早晚将这件事情想通的。就算在心里,孟婷婷一直觉得,叶锦幕没有脑子。但对于叶锦幕的怀疑,她却不会打消,反倒还会滋长。

    叶锦幕勾了勾唇:“不错嘛,居然猜出来了。”

    孟婷婷双眼顿时变得怨毒无比,一副几欲要将叶锦幕撕裂的神情:“是你,真的是你干的!”

    孟婷婷此刻,恨不得冲上前去,重重的扇上叶锦幕几个巴掌!

    原来她之前猜得真的不错,真的是叶锦幕将这些橙汁先换了,所以她和齐灵儿才都会中药。只是,原先只是猜想,现在被叶锦幕亲口证实,她心里的恨意,登时在这个瞬间,全数爆发了出来。

    叶锦幕却只是淡淡看着孟婷婷,眼中有着丝嘲讽:“你何必要这么恨我?难道下药的,不是你们两个人吗?”

    孟婷婷恨恨叫道:“那又怎样?如果不是你先换了橙汁,我绝对不会中药!”

    叶锦幕摇了摇头,孟婷婷还真是冥顽不灵。不过,也正是从这里能看出来,她极为自私自利的一面。

    孟婷婷冷笑:“为什么你没有中药!要是你中药了,跟那群男生们都上床了,叶弦绝对不会再要你!到时候,你就连站在叶弦身边的资格都没有,你只能变成一只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

    “可到最终,中药的那个人,还是你,不是么?”叶锦幕淡淡一笑,“成为过街老鼠的,也是你,不是么?”

    “叶锦幕,我要杀了你!”孟婷婷被叶锦幕刺激到,彻底忘记了之前撞到那堵无形墙壁的事情,又朝叶锦幕冲了过去!

    叶锦幕只是淡淡看着她,没有丝毫的闪避。

    孟婷婷及时想到刚才她经历过的事情,慌忙将脚步停住,望着叶锦幕:“你还想让我再撞到?你妄想!”

    叶锦幕笑了笑,一副似乎很是有点惋惜的模样。

    孟婷婷只是恨恨的看着她,虽然不能接近叶锦幕,但看孟婷婷的神情,叶锦幕还是能轻易看出来,孟婷婷心里对她的恨意,到底有多深。

    叶锦幕不由微微叹了口气:“我还真是不知道,明明一直以来,算计我的是你。我都没有恨你,你怎么反而恨起我来了?并且,这一次你中药,下药的也不是我,你还将责任推到了我的身上,我可真是最委屈的那个了。”

    “那又怎么样!”孟婷婷冷冷说道,“谁让叶弦喜欢你!他喜欢你,我就不可能放过你!就算我这次折在你手里又怎么样!等到我出去,你一定没好下场!”

    叶锦幕看着孟婷婷,眼中有着一丝怜悯:“你觉得,你在这里都对付不了我,你出去后,还会是我的对手?”

    孟婷婷怔了下:“你什么意思……”

    “没什么。”叶锦幕垂下眼,“既然你一直都不会放过我,那么,我自然,也不会给自己留下任何的后患。今天,就将一切都解决了吧。我特地将你留到最后来解决,也是看在,我们两个,曾经是最好朋友的份上。”

    孟婷婷冷笑:“你能对我怎样?”

    “你马上就知道了。”

    叶锦幕淡淡说了声,手一扬,似乎将一个无形的东西,放到了孟婷婷的身上!

    孟婷婷满脸不屑:“装神弄鬼——”

    但这话她还没说完,就只感到身上似乎有些不对劲起来。仿佛在这个瞬间,有着什么,真的到了她的身上,令得她的灵魂,都有些微微的疼痛!

    然后,这种疼痛的感觉越发的深了,像是她的灵魂,都被什么东西在啮咬一样!

    孟婷婷痛得要命,在地上不断的翻滚,却是根本无济于事。她恨不得马上吃下各种止痛药,仿佛只有这样,才能稍微将这种疼痛的感觉压制一二。

    叶锦幕看着已经沉浸在痛苦中的孟婷婷,微微叹了口气:“走吧。”

    小鳞在她的肩上,也看了眼孟婷婷,眼中有着一抹快意的光芒:“她被主人你弄了非死非生这个命格在身上,看来绝对会过得万分舒服的!不过主人,你为什么对她才下这个命格,那两个叫陈如娇和齐灵儿的,你却都没有怎么做啊。”

    叶锦幕淡淡说道:“不为什么,只不过,我最恨的,就是这种背叛亲人和朋友的人。”

    叶锦幕也发觉,前世给她留下的印记,真的不是一般的深。因为那时候,她是被叶锦织、叶满江和慕云清这三个最信任的人加害,所以在她的心里,最恨的,便是这种利用感情来算计别人的人。

    这也正是,为什么她对孟婷婷,会给予最残忍惩罚的原因。

    小鳞同情的看了一眼孟婷婷,利用和主人的友情来算计主人,落得这样的下场,也是活该!并且,还不知道主人什么时候,会将非死非生这个命格夺走。

    要是不夺走,料想孟婷婷的一生,都会永远沉浸在非死非生给她带来的痛苦中,永远无法解脱。

    那可真是一件令人恐惧的事情。

    叶锦幕朝车站的方向走去。

    今日她来到这里,是看到孟婷婷将孟家的事情发到网上。这些东西放到网上,不管是谁,都保不住孟家。所以,叶锦幕才动身,来到孟婷婷待着的这个县城。

    以她对孟婷婷的了解,她自然知道,只要孟家的人被抓,她肯定会现身。在她觉得人生最圆满,最得意的时候,叶锦幕出现在她的面前,将她所有美好的憧憬全部打碎,难道不是一件最值得开心的事情?

    小鳞站在叶锦幕的肩头,感受着叶锦幕心里的想法,嘴角撇了撇。

    主人就是这么的腹黑,老是喜欢先将一个人捧到最高点,然后让她重重的摔落下来。让人经历一番从云端坠落的痛楚,那才是最能打击一个人的办法。

    至于现在,就要看陈家,到底怎么样个下场了。等到陈家被收拾,估计这一次的事情,也能告一段落了。

    经过刚才的那一折腾,天色已经有些晚了。孟婷婷选的这个旅馆原本就在人烟稀少的地方,此刻到了晚上,路灯亮了起来,人烟也越发的少了。

    可是,叶锦幕还没走上多远,就只见,在前方昏黄的路灯下,一个单薄的人影正站在那里。

    这个人影,还有着几分的眼熟,让叶锦幕的脚步,为之一顿。

    以她的眼力,很快就看清楚了那人的面容,眼中闪过一抹微微的惊诧:“阿弦,你怎么会在这里?”

    叶弦朝叶锦幕走过来,在路灯的照耀下,他的影子被慢慢拉长。脸上的神色,却是掩藏在了昏暗的灯光中,就连叶锦幕,也看不出来他脸上到底有着什么神色。

    叶锦幕心里,觉得此刻的叶弦,看起来与平时很有些不一样。她的心里,不由升起一阵很奇怪的感觉,站在原地,等待着叶弦朝这边走来。

    叶弦走到了叶锦幕的跟前,叶锦幕看向他,总算是看清楚了他脸上的神色。

    可是此刻的叶弦,脸上却带着一种极为奇特的表情。

    尤其他的眼中,看着叶锦幕的眼神,更是复杂无比。

    看到这样子的叶弦,叶锦幕鬼使神差的,突然想起了刚才她看到的那张相片。想起了那张相片上面,叶弦看着她的眼神。

    似乎,跟此刻叶弦的眼神,很是有些相同……

    果然,还是眼花了吧……

    叶锦幕在心里这般对自己说着,又笑着对叶弦说道:“阿弦,你告诉我,你怎么也来这里了?”

    叶弦却没有笑,只是看着叶锦幕:“我看到你买的车票了。”

    原来如此。

    但叶锦幕的心里,却没有丝毫的担心。刚才她收拾孟婷婷的时候,让小鳞弄了一个结界。在那个结界里面,能隔绝出外界的光线和声音,也能够将里面的光线和声音遮掩住。

    所以,她和孟婷婷在那个结界里面,到底发生了一些什么,外人根本就不知道。

    就算现在,小鳞将结界撤去,让人看到孟婷婷的处境,叶弦也只会以为,是她对孟婷婷做了一些惩罚的事情,才会让孟婷婷变成如此。

    至于真正的原因,叶弦肯定丝毫猜不到。

    可是,叶弦现在的神色这个样子,又是什么原因?

    叶锦幕定定望着叶弦,很想将他此刻的想法猜透。但这个时候,小鳞脸上的神色却是突然一变!

    糟糕!

    她刚才设置那个结界的时候,犯了一个大错!

    也不知道主人会不会知道,如果主人知道了,她会不会被收拾死?

    小鳞的心里一阵忐忑,只希望叶弦千万不要将她的这个失误说出来,那么她就惨了!

    叶弦也看着叶锦幕,眼神看着很平静,但似乎眼底深处,有着什么在翻涌不休。并且这片片翻涌的云层,还被他极力的掩盖在平静的眼神之下,让人看着,越发的觉得心里有些不安宁起来。

    叶锦幕的笑容也再无法保持,索性收住笑,且看看叶弦想要跟她说些什么。

    叶弦望着叶锦幕,突然开口说话了:“刚才的话,我都听到了。”

    他果然还是说出来了!

    没错,她当时设置结界的时候,图方便,居然忘记将声音屏蔽了!

    幸好这里人不多,自始至终经过的人,也只有叶弦一个!要不然,被其他人听到她们说话的声音,她就死定了!

    小鳞用手掩面,实在是不敢面对叶锦幕!她索性又用了个隐身术,钻进了叶锦幕的身体里面,跟娃娃见面去了。

    叶锦幕被叶弦这话说得怔了下,他听到了?他听到什么了?

    然后,她才反应过来,叶弦居然,听到了她跟孟婷婷的谈话?

    ------题外话------

    大概明天这些事情就会告一段落吧,我也写烦了,噗,估计大家也看烦了吧。马上就会写锦妹培植自己的势力了,苏城也呆不久了,很快要换地图到申城了,到了那,渣爹、渣姐、渣男也都要出来了,锦妹也会大展雄风露出自己真面目了,大家是不是很期待,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