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重生之天定贵女 > 第138章 原来我喜欢你

第138章 原来我喜欢你

    怎么可能?小鳞不是弄了个结界吗?为什么叶弦还能听到她和孟婷婷的谈话?难道,是小鳞犯了什么错误?

    叶锦幕赶紧朝肩膀上看过去,却根本没有看到小鳞在。

    她的心里,登时涌起一阵怒火,在心里大叫道:“小鳞,你给我出来!”

    可谁知道,这句话说出去,却是一点的回响都没有。小鳞也仿佛消失了一样,不管叶锦幕怎么用精神力来观察,也是看不到她的影子。

    叶锦幕只能暂时放弃找小鳞算账的念头,打算等到跟叶弦谈好话之后,再来慢慢的收拾她。

    小鳞自然是听到了叶锦幕心里的想法,吓得瑟缩了一下。决定等到叶锦幕的怒火消失了,她才现身在她的面前。

    一旁的小奶娃看到小鳞这副模样,不屑的撇撇嘴:“老大,你早知道这样,为什么当时那么粗心,把声音都忘记屏蔽了?”

    “我哪里知道!”小鳞不耐烦的看了小奶娃一眼,“我当时估计就鬼迷心窍了,不知道怎么的,就忘记屏蔽了声音。结果导致,现在被主人知道了,怎么办啊!”

    “这还不是最主要的吧!”小奶娃的神情中有些幸灾乐祸,“如果只是没有屏蔽声音,主人当然不会那么生气了。主人最生气的,应该是因为,你让那些声音,被叶弦听到了吧?嘿嘿,我倒要看看,叶弦听到了那些声音,心里会有什么样的想法!”

    小鳞登时炸毛:“娃娃,你翅膀硬了?居然敢笑我?”

    小奶娃却根本不害怕小鳞这样生气的态度,依然摇头晃脑说道:“说真的,我倒是很期待,看到叶弦和主人,都发觉彼此心意的样子啊!这两个小呆瓜,平时那么迟钝,看得我都要急死了!”

    小奶娃虽然看起来年纪小,但其实已经在这个货架空间里面生存了几千年的时光。长年的无聊,让他现在变得格外的八卦,极想找什么乐子来玩玩。

    小奶娃的话,让小鳞也忘记了发火。

    她的心里,生起一个念头来。如果叶锦幕真的因为这样,知道了自己心里的想法,从而跟叶弦两情相悦了,是不是不会那么计较她没有将声音屏蔽的事情了?

    看来,她得出手帮帮他们才行!

    小鳞的心里,登时有了主意,心里也放松了许多。

    叶锦幕将心里对小鳞的怒火压下去,看着叶弦,心里却是有些忐忑起来。

    她和孟婷婷说了些什么,叶锦幕到现在,心里都还是在记着。如果那些话被叶弦听到了,他会不会瞎想?

    虽然叶锦幕心里一直很笃定,她和叶弦,都只是将对方看成亲人而已。可叶弦的性格,本来就很喜欢胡思乱想,谁知道他会不会产生什么误会。

    叶弦忽的奇怪的一笑,然后笑消失,脸上又充满歉意:“我真是没想到,孟婷婷接近你,居然是因为我。阿锦,你的心里,会不会怪我?”

    听到叶弦的这句话,叶锦幕心里的担忧,瞬间消散无踪。

    货架空间里面,小奶娃和小鳞,都是满脸的恨铁不成钢。

    小奶娃一拳砸在地面上,怒道:“真是没看过这么傻的人!直接跟主人说他喜欢她不就行了吗?那张相片,一看就知道他对主人不是对妹妹的感情嘛!为什么他居然不说出来,他在怕什么!”

    小鳞也是满腔怒火的看着叶弦。

    都怪他!他不说明白的话,说不定主人还会将她没有屏蔽声音的事情记在心上!真是气死她了!

    咦,不对!

    小鳞突然反应过来!

    如果叶锦幕发现叶弦关注的重点,只是因为孟婷婷记恨她的原因的话,那么,她会不会就会觉得她没有屏蔽声音,也不是一件什么大不了的事情?毕竟,叶锦幕最担心的,莫过于是叶弦瞎想,只要叶弦没瞎想,是不是就没事了?

    这么想着,小鳞的心里,也轻松了许多。看叶弦,也顺眼了不少。

    唉,看来叶弦之所以不敢对叶锦幕表白,只是因为,他觉得在叶锦幕的心里,根本就没有那样的想法。既然那样的话,他就完全没必要挑明,免得让两人凭空生出很多的尴尬来。

    想到这里,小鳞不由微微叹了口气。看来,两人的感情之路,还真是挺漫长的。

    一旁的小奶娃看到叹气的小鳞,疑惑问道:“老大,你怎么了?为什么叹气了?”

    “没什么!”小鳞看了眼小奶娃,“说了你也不懂。”

    “我怎么不懂了!”小奶娃气呼呼的看着小鳞,但小鳞却根本不理会他。小奶娃禁不住哼了声:“不说就不说!难道我还猜不出来吗?肯定跟叶弦有关系!”

    他的眼珠子转了转:“嘿嘿,既然叶弦那么不给力的话,那我就出手帮帮他好了!”

    叶锦幕听到叶弦的话,心里也是一阵轻松。只要叶弦没有瞎想,那就是最好的事情了。

    她对叶弦笑了笑:“没事的,这一切,都跟你没有关系。我想,依照她的性格,就算没有你,她看我,估计也会看不顺眼,所以你没必要将责任,都揽到自己的身上来。”

    叶弦看到叶锦幕的这副神情,也是笑了笑,但一颗心,却是渐渐的沉了下去。

    他的这个做法,真的就跟小鳞猜测的一样。

    他原本,也是根本没有想到,他对叶锦幕的感情,会有着什么不对劲。毕竟,他跟叶锦幕,一直都是这样的相处方式。因为从小一起长大,感情不比常人,所以拉拉手,抱一抱,两人都觉得是很正常的事情。平日里,他对叶锦幕,也并没有什么不对劲的感情。

    可是没有想到,却会被孟婷婷拍下相片,还正好拍到他那样看着叶锦幕的眼神。

    那一刻,听到孟婷婷的话,叶弦才突然发现,他的心里,因为孟婷婷的那一席话,居然有了一丝异常的波动!

    他仔细回想起最近的一切,似乎,他心里对叶锦幕的感情,真的不知不觉中,有了些许的变化!

    以前,他和叶锦幕手拉手,抱一抱的时候,都是心如止水。

    但是现在,一旦与叶锦幕有了这种接触,他的心里都忍不住有着一些莫名的颤动。有的时候,就连脸颊,都会忍不住的有些红了起来。

    尤其是,那时候叶锦幕将头发扎起,穿上那条红色的连衣裙,站在他面前的时候,他只觉得,似乎全部的神志,都在那一刻,被叶锦幕所吸引了过去。似乎眼中除了她,再不能看见其他的些许。

    如果连这种感情都不知道是什么意思的话,那么叶弦这些年,就真的是白活了。

    可是,对叶锦幕产生这种感情变化,又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叶弦皱眉想了很久,才隐约的觉得,似乎,是从叶锦幕落水再苏醒之后,他对叶锦幕,就跟以前有些不一样了。

    他也觉得,自从那天苏醒后,叶锦幕的性格,似乎有了很大的变化。但正是因为这种变化,让叶锦幕有了一种以往及不上的神奇魅力。就连他,也是在不知不觉中,也对叶锦幕,起了不该有的心思!

    之所以说不该有,是因为,不管是听到叶锦幕对孟婷婷说的话,还是他刚刚发现叶锦幕的神色间并没有一丝的异常,都表明,叶锦幕真的,只是将他看成是一个哥哥罢了!

    她只不过是将他看成哥哥罢了,若他对她说,他早已不将她看成是妹妹,那么,他该何以自处?会不会因此,被她一直厌恶和鄙夷,从而渐渐与他远离?

    所以,这一份感情,既然不该有,那么,他自然不会对叶锦幕吐露些许。

    而是会一直埋藏在心底深处,不让她发觉。

    叶弦走到叶锦幕身边,将她的手拉起来:“走吧,我们回去。”

    叶锦幕点点头,也将叶弦的手拉住。

    但不知道怎么的,被叶弦拉住手的时候,她的心里,却突然想起之前孟婷婷跟她说的话。她不由转过头,朝叶弦看过去,只见叶弦并没有看他,而是看向漆黑一片的虚空中。

    他的眼眸,在昏黄路灯的映射下,似乎有着无数的碎钻,掉落入他的眼中一般。令得他的双眼,有着一种平时不能比拟的璀璨光芒,仿佛连最闪亮的星也无法企及。

    他的侧脸,在灯光之下,也有着一种平日没有的温柔弧度,与他双眼的璀璨光芒,恰好形成鲜明的对比。但偏偏,就是在这样的对比之下,越发让他这个人,有着一种极为奇特的魅力。让人似乎觉得,他此刻,不像是一个真实的存在,而是一个从画中走出来的人物一般。

    叶锦幕禁不住有些看呆了,对于叶弦,她也不知道为什么,明明都已经看习惯了叶弦,可是很多时候,叶弦却都会给她一种很是奇特的新奇感。便如同此刻一般。

    正当叶锦幕看着叶弦的时候,叶弦似乎察觉到她的目光一般,突然转过头,看向她。

    叶锦幕赶紧移开视线,不敢再去看叶弦,却没有看到,这个时候,叶弦的唇边,突然泛起的一抹淡淡的笑意。

    看来,现在的叶锦幕,虽然对他,还没有什么异常的感情。但似乎,常常都会看着他发呆?

    这一点,以前的叶弦虽然发现了,但并没有放在心上。但是现在,被孟婷婷将心事捅穿的他,想起以前的一幕幕,心里却禁不住泛起了涟漪。

    看来,叶锦幕对他,并不是没有着什么异常的感情?只因,似乎没有哪个妹妹,会看自己哥哥的脸看得呆掉的吧?那是不是说明,只要他努力一点,就有可能,让叶锦幕也跟他一样,滋生出同样的感情来?

    现在,叶锦幕似乎很多时候,都会对他的相貌有些失神。那么,他自然是要充分发挥他这张脸的效用,让叶锦幕越陷越深才行。

    当然,在这之前,他可不能流露出他对叶锦幕丝毫不正常的感情。要不然,将她吓退,让她心里对他产生防备,那就不好了。

    叶弦的眼里,闪过一抹志在必得的神色。

    叶弦将叶锦幕的手紧紧拉着,突然对她问道:“阿锦,现在齐灵儿、陈如娇和孟婷婷,都已经落得了该有的下场。现在,是不是我们只要去对付陈家就行了?”

    “陈家不用担心,只要陈天龙要的信息得到,估计陈家就离覆灭不远了。”叶锦幕朝叶弦笑笑,“只是,申城陈家会怎样,还得看它和苏城互斗的程度怎么样。如果陈德朝给力一点,料想申城陈家的下场,也不会好到哪里去。但若是陈德朝远远不是陈夏峰对手的话,这件事情就不好办了。”

    叶弦的眼里有些担忧:“如果申城陈家的势力没有受损的话,那你要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自然是回去申城了。”

    听到叶锦幕这句话,叶弦的心里,不由升起了一丝的焦急。

    现在在苏城,他和叶锦幕相依为命,两人的感情才会这么的好。并且,现在的叶家,也只有他们两个一起生活,对于接下来感情的培养,也容易许多。

    但若是,两人回到申城后,叶锦幕跟江家的来往,肯定也会多上许多。到时候,有着江铭川这个表哥在,谁能知道,叶锦幕投到他身上的目光,会不会还跟以前那样多。

    并且,在申城中,有着那么多优秀的少年,谁知道叶锦幕会不会注意到别人?

    这一切,都是叶弦不能容忍的。

    他禁不住将叶锦幕的手握紧,喃喃说道:“阿锦,其实我真的不想到申城去。如果去了那里,我怕你跟我的关系,会有着什么变化……”

    小奶娃在货架空间里面听到叶弦的这句话,不由嘿嘿笑道:“哈哈,说得好!真是聪明!我看,主人和叶弦,就应该留在苏城,才能更好的培养出感情来嘛!”

    小鳞鄙夷的看了叶弦一眼,这小子居然学会徐徐图之了?真是个大写的心机boy!

    看到叶弦眼中的黯然,叶锦幕也只感到心里一痛。她也将叶弦的手握紧:“阿弦,你别担心了。以前我们两个在申城的时候,感情不也跟现在没有丝毫变化吗?你放心好了,不管什么时候,我跟你的感情,都不会有着丝毫变化的。不管是谁,都无法将我们两个的感情变得生疏!”

    她这个时候,突然想起了慕云清。上辈子,就是因为慕云清的挑拨,让她和叶弦的感情,一步一步变得生份。但是今生,这一切,不可能!

    “阿锦……”叶弦依然可怜兮兮的看着叶锦幕,似乎是一个极怕被抛弃的小孩子一般。

    叶锦幕只感到心里越发的不忍起来,忍不住伸出手,在叶弦的头上拍拍:“好啦!别这样了!放心吧,我们的感情不会被任何人影响的!”

    叶弦心里一阵无语,真不知道叶锦幕为什么这么喜欢拍他的头,弄得他在她的面前,跟个小孩子一样。

    然而叶弦无语的神情,在叶锦幕眼中看来,却以为他还在担忧这个问题,禁不住在他的脸上捏了捏:“还在想呢?”

    如果是叶锦幕以前做这种动作,叶弦只会觉得,有种被当成小孩儿的不自然。但是现在,听到孟婷婷的话之后,叶弦却因为叶锦幕的这个动作,脸微微的红了。

    叶锦幕感觉到叶弦脸上的温度,很是有些吃惊的看着他:“喂,你脸怎么红了?”

    一边说着,她还一边很是恶劣的在叶弦脸上摸了摸:“哈哈,你害羞了?真是好笑,我摸摸你的脸而已,你怎么都害羞!简直比表哥还要过分!”

    叶弦颇为有些恼羞成怒,要不然孟婷婷的那些话,他怎么可能会因为叶锦幕的动作,而变得这么不自然?不过,叶锦幕说的,比江铭川还要过分,难道,是她假扮成慕叶的时候,也这样子摸过江铭川的脸?

    叶弦只觉得心里有些隐隐的怒火,叶锦幕到底是不是个女孩子!

    那时候,江铭川根本都不知道她的身份,她就这么贸贸然去摸人家的脸,也难怪江铭川会产生这样的误会!更要命的是,他看江铭川的表情,仿佛对那个“慕叶”,也产生了什么不一般的感情。

    他还好,毕竟他跟叶锦幕没有血缘关系。可是江铭川呢!叶锦幕真的意识到这个问题了吗?

    叶弦觉得,他还是得提醒一下叶锦幕比较好,免得到时候酿成什么不应该的惨剧。

    看到叶弦的眼神突然变得有些严肃,叶锦幕收起嘻嘻哈哈的态度,不解问道:“你怎么了?”

    叶弦微微叹了口气:“阿锦,你说江铭川,难道是因为,你当时装成慕叶的时候,也这样对待过江铭川?”

    “是啊!”叶锦幕毫不否认,“你不知道,当时表哥的脸,比你现在可红多了——”

    可叶锦幕这话还没说完,就只听叶弦严肃的声音传来:“阿锦!”

    叶锦幕被叶弦这样的语气吓了一跳,抬头看他,却只见叶弦此刻正紧紧看着她,眼神中带着一丝以前从未有过的严肃,甚至可以说是严厉。

    叶锦幕彻底被吓到了,有些瞠目结舌的说道:“阿弦,你怎么了?”

    “阿锦!”叶弦看到叶锦幕这副茫然的模样,终究还是只能叹了口气。

    他就知道,以叶锦幕的迟钝程度,怎么可能会看出来江铭川的想法。所以,这个时候,也只能靠他来挑明了,要不然,叶锦幕估计一辈子都不知道。

    叶弦的脸色缓和了下来,对叶锦幕说道:“阿锦,你知不知道,你和江爷爷都说那个慕叶跟铭川哥关系不浅的时候,铭川哥当时的表情?”

    叶锦幕皱眉:“他似乎很是无奈的样子啊,怎么了?有什么不对劲的吗?”

    叶弦的心里,又是在叹气了。

    叶锦幕到底情商是有多低?他一个男生都能看出来的事情,她一个女生都没看出来!明明对于些微事物的观察上面,女生的直觉,应该比男生还要灵敏得多才对啊!

    并且,叶锦幕平时对其他的事情观察那么敏锐,对于这种感情之事,却变得那么的迟钝。是她到现在都情窦未开,还是她根本就没有将心思放到这方面来?

    叶弦只能继续给叶锦幕解释道:“依我看,铭川哥当时并不是感到无奈,他其实,更像是在默认。要不然,铭川哥不是一个那么轻易,能被人随意扣上任何帽子的人。就算是江爷爷也不行。”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叶锦幕的心里,涌起一阵不祥的预感。

    江铭川在默认?这句话的意思,难道是……

    ------题外话------

    最近太水了,写不完啊啊啊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