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重生之天定贵女 > 第141章 自己都没发现的感情

第141章 自己都没发现的感情

    他将手机递给余言:“余少,叶锦幕的信息,我拿到了!”

    余言将手机接过,刚刚才看,就不由勾起了唇:“原来是叶家的二小姐,还是江家大小姐的女儿,来头还真不小!”

    他将信息看完,把手机还给左二:“该知道的,我都知道了。马上给我安排假身份!”

    叶锦幕和叶弦回到苏城之后,已经是将近半夜了,江铭川和江老爷子早就已经睡下了。

    这些天,江老爷子在叶家,倒是好好的享受了一把天伦之乐。唯一不满的地方,就是叶锦幕最近这些天老是出门,到晚上才回来。他问叶锦幕最近在忙什么,叶锦幕给出来的理由,只是对付陈家,让他也不好多问。

    但他的心里,却一直觉得,叶锦幕绝对有着什么事情在瞒着他。但叶锦幕不说,他也不好追问。

    叶锦幕见到江老爷子已经睡下,心里也放松下来。

    江老爷子觉得她有事情在瞒着他,殊不知叶锦幕瞒着别人,心里的压力也极为的大。毕竟江老爷子最近对她可非常不错,她却有事情瞒着他,她的心里,也忍不住有些愧疚感。

    现在江老爷子睡下,倒是能够让她的压力小上许多。至少不需要再编造理由,来骗骗江老爷子了。

    叶锦幕和叶弦洗漱后,就上床睡觉了。

    第二天醒来,两人依然如同平日一般朝学校走去,又在路上碰到傅殿宸。

    可是此刻,一看到傅殿宸和林欣,却只见他们两个的脸上,都带着一丝忧色。

    叶锦幕不由对林欣问道:“你们的脸色为什么这么难看?难道发生了什么不好的事情?”

    林欣叹了口气,看了一眼傅殿宸,说道:“这件事情,你问傅殿宸吧,毕竟,我也不知道该不该说。”

    叶锦幕望向傅殿宸。昨天傅殿宸打电话过来的时候,说是林家出了一些事情,所以林砚初才回去处理这些事情。难道,现在两人脸色这么难看,就是因为那件事情的原因?

    傅殿宸看了一眼叶锦幕,叹了口气:“是因为林家出了点事情,所以我们才这样愁眉苦脸的。”

    见事情果然是跟她猜想的一样,叶锦幕觉得,她也应该表现出一丝身为盟友的诚意来,于是问道:“方便说说是什么吗?没准,我也能帮忙呢。”

    说实话,看到傅殿宸和林欣这副模样,叶锦幕还真的想要帮帮他们。毕竟这两人,对她还不错,她自然不能袖手旁观。

    傅殿宸看向叶锦幕,看到她眼里些微带着的一丝担心,心里不由一暖。

    他原本以为,他跟叶锦幕,最多不过是盟友关系罢了。但是现在,经过这段时间的相处,他觉得,他至少已经和叶锦幕,成了可以算是朋友的关系了。

    所以现在,看到叶锦幕担忧的眼神,他自然是觉得,对于他将叶锦幕看做是朋友的事情,叶锦幕也是有着回应的。让他也觉得,他这种感情的付出得到了回报,心里升起一阵满足感。

    傅殿宸叹了口气:“其实是因为我表姐惹出来的事情。她给一个不能惹的人下了一些药,结果导致那个人昏迷不醒。若是要让那个人醒过来,只能去找一种罕见的药物,让他吃下去,才能醒来。”

    “原来是这样。”对于傅殿宸的表姐,叶锦幕也听过。

    林天娇和林砚初是一对龙凤胎,可两人虽然同时出生,性格却极为的不同。林砚初知书达理,温文尔雅,但林天娇却是飞扬跋扈,性格嚣张,又没有脑子。

    也不知道林天娇这次惹的人,又是谁。

    叶锦幕继续问道:“不知道要什么药物?没准我也能帮忙找到呢。”

    傅殿宸答道:“是一种叫做曲叶莲的植物,只要吃下这种植物,那个人就能醒过来。”

    叶锦幕微微点头,心里却在问着小鳞:“小鳞,你跟我说说,你听过曲叶莲吗?”

    小鳞嗤之以鼻:“何必要用曲叶莲?直接给那个人喝下燕王樽的酒不就行了吗?”

    听到小鳞的话,叶锦幕也不由双眼一亮!

    她怎么就没有想到这一点!燕王樽里面的酒可以洗经伐髓,对于解毒,那自然是不在话下的事情了。

    叶锦幕马上对傅殿宸说道:“你们试过燕王樽吗?”

    “当然试过了。”傅殿宸叹了口气,“可是,燕王樽里面的酒液,只不过是能稍微的减轻一下症状罢了,根本就不能让那个人醒过来。要不然,我们也没必要花那么大的精力,去找那个听都没听过的曲叶莲了。”

    “怎么会这样。”

    叶锦幕也不由怔住,她原本以为,燕王樽里面的酒液,对任何的毒药都有着作用。可是为什么,那个人喝下去,却一点用都没有?

    叶锦幕再度确认一下:“他喝了多少?”

    傅殿宸有些奇怪的看了一眼叶锦幕:“当然是喝了一杯。”

    “一杯?”叶锦幕心里恍然,这才知道为什么那个人喝了没用了。

    想来也是,应该没有人,跟她当时和叶弦一样无聊,反复试验,燕王樽里面的酒,对人体有用的极限在哪里。所以,就算喝了燕王樽里面的酒,那个人也是没有醒过来。

    叶锦幕正打算对傅殿宸将燕王樽的秘密说出来时,却只感到她突然就说不出话来了!

    叶锦幕微微一怔,知道是小鳞动的手脚,不由在心里对小鳞问道:“小鳞,你怎么了?为什么不让我说?”

    小鳞没好气说道:“主人,你是不是对傅殿宸太过信任了?如果你跟他说,燕王樽有着这个作用,那他不是很容易就明白,你就是百命藏鳞的宿主了吗?难道,你愿意对他,也吐露出这个秘密?”

    听到小鳞的话,叶锦幕不由一愣。

    小鳞说得对,若是她对傅殿宸说出燕王樽的秘密,那么她让叶婉假扮成百命藏鳞宿主的事情,就会轻易曝光了。而傅殿宸也会知道,她才是百命藏鳞的宿主。

    她到底是怎么了?为什么刚才对着傅殿宸,忍不住就想将这个秘密说出来?

    也许,是因为她也在不知不觉中,就将傅殿宸当成了朋友,所以,才会忍不住的,就想要对他说起实话来了。

    叶锦幕深吸了一口气,让心情冷静了下来,对小鳞问道:“那你知道曲叶莲的事情吗?”

    小鳞得意道:“当然知道!你也不想想,我到底活了多少年了!虽然现在,曲叶莲这个东西随着环境的恶化,少了很多,但我还是知道,到底在哪里,生存着大量的曲叶莲。”

    叶锦幕马上问道:“在哪里?”

    小鳞嘿嘿笑道:“自然是在昆仑雪山上面!在那边,有一个峡谷,峡谷里面,可生存着不少的曲叶莲。只要摘一朵,就可以让人清醒过来了。”

    “好,那你把具体的地址告诉我。”

    叶锦幕说完这句话,小鳞就将那个峡谷的具体地址,印刻在了叶锦幕的脑海里面。

    叶锦幕对傅殿宸说道:“我知道哪里有曲叶莲,只不过,离这里比较远。你们有时间的限制吗?”

    傅殿宸登时双眼大亮:“什么?你知道哪里有曲叶莲?”

    林欣也极为期待的看着叶锦幕。

    叶锦幕点头:“对,只不过比较远……”

    “没事!”傅殿宸迫不及待说道,“你告诉我,到底在哪里?我马上就叫人过去采摘!”

    叶锦幕答道:“在昆仑山的一个峡谷里面,如果你急着要采摘的话,我现在就将地图画给你!”

    “好啊,多谢了!”傅殿宸喜出望外,也顾不上去想为什么叶锦幕能知道曲叶莲的所在,只是极为激动的将她的手臂抓住,急急说道,“来来,赶紧画吧,我让人去摘!”

    叶锦幕颇为有些无语的看着傅殿宸,但也知道他这样激动的原因,没说什么,就拿出纸笔,画出了一张简易的地图。

    傅殿宸拿出手机,照了一张相,将这张地图发给林砚初,然后再对叶锦幕说道:“真是谢谢你了!如果这次能找到曲叶莲,将那个人救醒,林家就欠你一个大人情了!”

    叶锦幕笑了笑,没有说话。

    虽然她出面帮助林家,但只不过是看在傅殿宸的面子上。不过,如果能让林家欠下一个人情,那自然也不错。

    傅殿宸冷静了几分之后,这才对叶锦幕问道:“对了叶锦幕,你怎么知道哪里有曲叶莲的。”

    叶锦幕笑了笑:“我以前刚好看一本书,看到它的介绍罢了。”

    傅殿宸看了眼叶锦幕,对她的这个回答,眼里明显有些不相信的神色。但知道叶锦幕这般解释,已经算是给了他面子了,于是也没有再追问。

    见这么一件事情解决后,傅殿宸和林欣的脸色,也轻松了许多。

    傅殿宸对叶锦幕说道:“原本,墨染还打算将时间全部用在找曲叶莲上面,可没想到,曲叶莲轻而易举,就被你说出来了出处。所以,现在墨染那边,暂时还真是会一点事情都没有了。”

    见叶锦幕有些不解的看了他一眼,傅殿宸接着说道:“陈天龙要的信息,墨染今天就可以整理好给你。”

    这句话,让叶锦幕的心里,也涌起一阵开心来。

    只要拿到陈天龙要的信息,那么,她就可以顺理成章的接收天龙帮的势力了。

    只要能让天龙帮的势力被她所用,她才能在这个基础上,再发展出自己的势力来。

    所以,由不得叶锦幕听到傅殿宸的这句话时,也有些欢欣起来。

    傅殿宸看到叶锦幕脸上露出的喜色,心里也感到有些微微的开心。但一想起,如果萧墨染将这些信息给了叶锦幕,料想陈家被收拾的时间就不会太远。等到陈家的事情弄完之后,他就要回到帝都去,心里又不由有些莫名的黯然。

    说真的,这段时间,在苏城经历过的一切,傅殿宸还真是觉得受益匪浅。

    以往,他被傅家派出去执行各种任务,充其量只不过是有人完全安排好的罢了。虽然对于他的能力有着提升,但接触过的人,都是预料中的。

    现在,在苏城碰见叶锦幕,屡屡被叶锦幕算计,他这才明白过来,世上还有很多人,都不是在他和傅家预料中的。与这些人接触的过程中,虽然被算计,但也能够让他的见识增长许多。

    至少,在叶锦幕手上折了这么多次,往后再与其他人接触的时候,就不会那么容易被算计了。

    但想着,也许没过多久,他就要离开苏城,傅殿宸还真是感到有些不舍。

    傅殿宸不由看了叶锦幕一眼,却见她的眼里,依然有着一丝挥之不去的喜色,心里不由微微的叹了口气。

    看来,觉得黯然的那个人,也只有他。

    傅殿宸和叶锦幕谈着这件事情的时候,叶弦一直在一旁冷眼旁观。

    虽然之前,他就决定,不要再将精力花费在傅殿宸的身上。但此刻,叶弦的心里,却是不由升起一阵微微的警惕来。

    他对叶锦幕有着极深的了解,在他的印象中,叶锦幕从来就不是一个古道热肠的人。可是现在,她却主动提出来帮助傅殿宸,难道在她的心里,傅殿宸其实的地位,也不算低?

    看来,对于傅殿宸,他的确不应该掉以轻心!

    几人各怀心思,终于来到了明德。在教室里面坐了才没多久,就只见杨志明走了进来,对大家说道:“各位同学,今天我们班,又来了一个转学生!大家欢迎!”

    杨志明的话,让大家的眼神,都不由投向讲台上。

    只见从教室门口,走进来一个穿着黑色衣服的少年。那个少年看起来大概十七八岁的年纪,相貌清秀无比,一身贵气无双。在他的身后,还跟着两个穿着黑衣的保镖。

    大家还是头一次看到有人带着保镖来上学,禁不住都感到有些吃惊,纷纷在心里猜测这个少年的来头。

    有些女生的心里,又不由激动了起来。

    她们没有想到,前不久来了一个转学生,现在,又会来一个。并且,这两个转学生,都长得极为的不错,还真是她们高一一班女生们莫大的福利了。

    并且,看这个少年,还带着保镖来上学,来头应该不小。

    长得不错,气质也很好,来头还不小,这样的一个少年,简直就是一个香饽饽。也难怪高一一班的女生们看着他,双眼都一阵闪亮。

    唯一有些奇怪的,就是这个少年明明已经十七八岁的样子了,还来读高一。难道,他成绩太差,屡次留级,才这么大年纪还在读高一?

    叶锦幕也看向讲台上的余言,心里有着一丝奇怪的感觉。

    也不知道刚才是不是她的错觉,她分明赶到,那个少年走进教室的时候,视线从她的身上,一扫而过。在其中,带着一抹探究和疑虑。

    然后,少年的视线,从她的身上移开,又不着痕迹的看了傅殿宸一眼!

    叶锦幕的心里升起警惕来,这个少年这样的眼神,莫非知道她和傅殿宸的关系?那么,他会不会,也是从京城中来的?

    叶锦幕马上给傅殿宸发了一条信息:“你认识他吗?”

    可谁知道,傅殿宸却回道:“不认识。你为什么要这么问?”

    叶锦幕心里有些失望,回道:“刚才,他看了我一眼后,又看了你一眼。”

    这些傅殿宸倒是没有注意到,余言刚刚进来的时候,他只不过是粗略的看了他一眼。毕竟他是一个男生,没必要一直盯着一个男生看,所以自然是没有注意到余言的视线。

    但看到叶锦幕的话,傅殿宸的心里,也感到有些不对劲。

    他抬起头,对余言看去。

    这一看,他的心里,也不由有些奇怪的感觉。照理来说,余言才十七八岁年纪,就算出身再高贵,也不过是一个翩翩贵公子。但他刚刚看了余言一眼,却只觉得,他的身上,似乎有着一丝血与火的气息。

    似乎这个少年,曾经经历过什么生死厮杀一般。在他的身上,有着一种对人命的漠视,似乎在他的手上,夭折过无数的人命一般。

    这种认知,让傅殿宸不由双瞳紧缩。

    若真是这样,这个少年的来头,他可要好好的查探一番才行。

    杨志明看向余言,说道:“你来一下自我介绍吧。”

    余言笑了笑,望着台下的同学,笑道:“我叫余言,今年十七岁,希望能和大家成为朋友。”

    他说完这句话,就望向杨志明:“杨老师,请问我坐哪里?”

    杨志明指着后排一个空位,说道:“你就坐那里吧。”

    余言点点头,带着左一和左二,朝那个座位走去。杨志明看到这一幕,赶紧说道:“余言,这两个人,不能跟你一起去!”

    余言回头,看着杨志明,脸上有着一丝无奈。

    他叹了口气,说道:“不瞒杨老师,我们家族因为仇家太多,所以如果我不带着保镖出门,很有可能就会被人暗杀。他们两个,一直都是跟我形影不离的,我也害怕,如果他们离我太远,会发生什么可怕的事情。到时候,我遭遇什么危险没事,连累到其他同学就不好了。”

    见杨志明还想说什么的模样,余言又接着说道:“杨老师您放心,我不会让他们打扰到同学们上课的。”

    杨志明听到余言这么说,只好无奈的点头:“好吧,你可千万不能影响到课堂纪律。”

    “杨老师放心好了!”余言朝杨志明笑了笑,笑容说不出的诚恳可亲,彻底让杨志明心里的顾虑消失不见。

    余言走到座位上,他的这个座位,刚好跟傅殿宸的座位,只隔了一条过道。

    余言在座位上坐下来,对傅殿宸露出一个友好的笑意:“你好同学,请问你叫什么名字?”

    傅殿宸看到余言这般友好的笑容,虽然心里对他依然有着警惕,却也不好不回答,只好对他一点头:“我叫傅殿宸。”

    傅殿宸的同桌周伟马上一脸热切的看向余言,颇为有些佩服的看着他:“兄弟,我叫周伟!你太牛了,居然带着保镖来上学,我还是第一次看到你这么牛的人!”

    余言也朝周伟笑了笑,态度十分的友好。

    既然周伟主动找他套近乎,他自然不会拒绝。只要能与周伟成为朋友,料想与傅殿宸接触起来,也会轻松许多。

    当然,坐这个角落里面的话,与叶锦幕接触起来,难度倒是大了不少。

    但尽管如此,对于余言来说,却不算什么难事。

    余言做出一副将全班同学都看了一遍的模样,突然疑惑的看向周伟,问道:“我们班为什么有同学,用头发将脸都遮住?难道这是什么新发型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