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重生之天定贵女 > 第142章 他对你有意思

第142章 他对你有意思

    傅殿宸听到余言这句话,不由朝他看了一眼。

    刚才叶锦幕才跟他说过,余言用探究的眼神看过他们两人。而现在,余言又主动问起叶锦幕的事情,不用猜也知道,叶锦幕的直觉,还真是没错。

    看来,这个余言的来头,还真是不简单。也许,他来到高一一班,目的,就是为了叶锦幕和他。

    周伟浑然不觉余言的目的,反而兴致勃勃的朝叶锦幕看了一眼,笑道:“你说的是叶锦幕啊?说实话,我也不知道,她为什么要留一个这样的发型!我跟她从初中时候就认识了,她从初一开始,就一直是这样的一个发型,好几年过去了,就连我这个老同学,都不知道她长什么样子呢!”

    “看起来,她还真是个奇怪的人。”余言心里虽然对这一切早就知道了,但也没有想到,就连叶锦幕的老同学们,也都不知道她的长相。

    难道,她这样子遮着脸,有着什么特别的目的?

    余言垂下眼,眼里闪过一抹兴味。看来,他什么时候,一定要揭开叶锦幕脸上的那一层刘海,看一看她那张脸,到底有着什么玄机。

    “当然了!她如果不是一个奇怪的人,那我们明德,还有谁能称得上奇怪?”周伟滔滔不绝说着,“她也够懦弱的,明明有着叶弦这么一个哥哥撑腰,却任凭着别人欺负她!尤其是,叶弦是个学霸,她的成绩却一直够糟糕的,跟叶弦简直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虽然叶锦幕和叶弦只是名义上的兄妹,这件事情其他同学也都知道。但因为他们两个的关系一直很不错,别人也都一直将他们当做是一对亲兄妹来看待。

    余言笑了笑:“叶锦幕被人欺负的时候,叶弦都不出手帮忙吗?”

    “叶弦怎么没出手了?叶弦一直都在帮她啊!”周伟颇为有些愤愤不平,“可叶锦幕不知道哪根筋不对!叶弦帮她的时候,她不但不听叶弦的话,还责怪叶弦多管闲事!因为,欺负她的人,都是她看成是朋友的那些人!她可真是够傻的!孟婷婷每天明着暗着欺负她,她却一直将孟婷婷当做她的朋友!幸亏这一次的事情,孟婷婷露出了她的真面目,叶锦幕才知道真相。要不然,也不知道会被孟婷婷算计到什么时候去!”

    傅殿宸很是有些意外的看了周伟一眼,还真是没有想到,这个叫周伟的男生,倒是还有着几分的正义感。并且,对孟婷婷和叶锦幕之间的事情,看得也够清楚的。

    既然大家都看得这么清楚,为什么以前的叶锦幕,却一直都被蒙在鼓里呢?是她真的那么傻被孟婷婷骗过去,还是因为,在她的心里,一直期望着友情的存在,所以才甘愿被孟婷婷骗?

    余言也露出一丝愤慨的神情:“是啊,她真的太傻了……”

    “就是!”周伟继续说道,“幸亏现在,孟婷婷她们倒霉了,所以现在,她过得应该也能轻松很多了!”

    余言也适时的,像是松了口气般的模样:“是啊,至少现在,没有人会欺负她了,她也能过得好多了。”

    余言现在,心里已经很是笃定,孟婷婷和陈如娇她们倒霉的事情,叶锦幕绝对掺了一脚。

    毕竟,她们倒霉的话,受益最大的那个人,就是叶锦幕了。

    但是,傅殿宸为什么会帮她?难道,他们之间,有着什么不为人知的交易?

    余言想起,他刚才提起叶锦幕的时候,傅殿宸的神情中,似乎有着些微的变化,心里越发的坚定了这个猜想。

    看来,他来到这个班级的决定,还真是不错。

    没错,刚才余言之所以当着傅殿宸的面,还在问叶锦幕的事情,就是想观察一下,傅殿宸的表情。

    现在,总算是收到了他想要的效果。

    周伟看到余言这样的眼神,嘿嘿一笑:“你这么关心她,难道是喜欢上她了?要不要兄弟我帮帮你的忙的!”

    余言慌忙否认:“没有的事,你别乱想!”

    可是,他这么快速的否认,却更是让周伟觉得,他是在欲盖弥彰。周伟又是嘿嘿笑道:“兄弟!喜欢一个人,就大胆的上,别害羞!害羞的话,是泡不到妞的!”

    余言无奈的看了周伟一眼,没有再说话了。

    他这样的神情,无疑更加的让周伟觉得,他是心里有鬼了。

    就连傅殿宸的心里,都有些怀疑,余言是不是真的,对叶锦幕有着什么企图。说不定,余言真的是一个对叶锦幕有着什么非分之想的有钱人家的公子?要不然,为什么他以前,根本听都没有听过这么一个人?

    并且,余言刚进教室,就注意了他和叶锦幕,是不是以为,他跟叶锦幕之间,有着什么关系,所以,才会对他,也警惕了起来?

    傅殿宸越想,越觉得这个可能性很高。

    但为了确定心里的想法,他还是给萧墨染发了个信息,让他去查探一下余言的身份。

    萧墨染正在整理手下给他的陈天龙要的那些资料,至于曲叶莲的事情,傅殿宸已经告诉了他有了下落,他现在只要将陈天龙那些资料整理好,就完全轻松了下来。

    但没想到,傅殿宸又给了他一个新的任务。

    如果是一般人,萧墨染还没有多重视。但傅殿宸给的资料里面却说,这个人,也许是对叶锦幕有意思的存在。所以萧墨染的心里,还真是不由有了一丝兴趣,挑了挑眉:“嘿嘿,殿宸让我查他,难道是把他当情敌看了?既然这样,那我还真是要好好的查他一下!”

    他迅速的将陈天龙要的资料整理好,然后发给了叶锦幕,再交代手下人开始查探起余言来了。

    这一次,不但他的手下,就连他自己,也是插手进了其中。他还真是对那个突然冒出来叫做余言的家伙感兴趣起来了,也不知道叶锦幕哪里来的这么大的魅力,让那么多的男生,都对她有着不一样的感情。

    至少叶弦,是个人都能看出来的。傅殿宸自己虽然没有察觉到,但他和林砚初,可都是能感觉得出来。至于这个余言,更是明目张胆的出现在叶锦幕的面前。

    看来,这个叫叶锦幕的少女,真的不能得罪!他还真是有眼光,一开始对她的态度就不是一般的好,叶锦幕对他,应该也不会有着什么恶感才对。

    萧墨染心里暗暗的自我赞赏了一番,就投入到查探余言来历的工作中去了。

    当然,为了让叶锦幕有所准备,傅殿宸也给叶锦幕发了一条信息过去。

    叶锦幕看到手里的这条信息,不由失笑。

    叶弦看到叶锦幕这副模样,有些疑惑的看向她:“阿锦,你笑什么?”

    叶锦幕将短信拿给叶弦看:“你自己看看。”

    叶弦看向叶锦幕的手机,只见上面这条信息,写的是让叶锦幕小心余言,他似乎对她,有着不一样的感情。让叶锦幕对余言,一定要谨慎点,因为他的来历,就连萧墨染都不知道。

    叶锦幕之所以笑,是因为觉得傅殿宸未免太过杞人忧天。

    对于余言,现在叶锦幕的心里,除了警惕,再没有其他的感情。她坚信,就算余言真的对她有着什么感情,料想也不是跟傅殿宸想的那种,而是有着其他的目的。

    叶弦看着这条信息,双眉微微皱起。他还真是想不到,傅殿宸刚刚被他剔除出情敌的行列,马上,就出现了第二个情敌了。

    既然这个余言对叶锦幕有着不该有的心思,那就别怪他心狠手辣了。

    叶弦的心里,闪过一抹戾气,似乎那种之前被他压住的杀气,再一次,在他的心底深处燃了起来。

    叶弦抬头看着叶锦幕:“阿锦,如果那个余言,是真的喜欢你,怎么办?”

    “怎么可能!”对于叶弦的话,叶锦幕嗤之以鼻,“他今天只不过是第一次见到我,我也是第一次见到他,他怎么可能就会喜欢我?难道他对我一见钟情了?你觉得可能吗?我现在头发将脸都遮住了,你觉得有人会喜欢我?”

    对于叶锦幕这句话,叶弦也觉得很有道理。

    但他依然觉得,傅殿宸说那句话,应该不会空穴来风。

    看到叶弦一副不怎么相信的模样,叶锦幕不由失笑:“别多想了!依我看,那个余言来历绝对不简单。他刚才进来的时候,看了我一眼,再看了傅殿宸一眼。所以,你觉得他这样做,是有着什么目的?如果真的是按照傅殿宸说的那样,他喜欢我的话,难道他看傅殿宸,是将他当成了情敌?”

    叶锦幕不说还好,现在一说,叶弦也觉得,很有这个可能性。

    毕竟这些天,虽然明德的人都不知道,但只要在学校外面关注过叶锦幕,就知道她与傅殿宸有着接触。所以,怀疑叶锦幕和傅殿宸有着关系,也是一件无可厚非的事情。

    莫非,那个余言,就是真的跟叶锦幕说的那样,对叶锦幕真的有着什么意思,然后,还将傅殿宸看成了情敌?

    叶弦越想,越觉得这个猜想是最准确的。

    叶锦幕看到叶弦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心里更加的无语起来:“不是吧,你还在想这件事情?你不觉得,想那么多,是杞人忧天了吗?”

    见叶锦幕不想再提这件事情,叶弦也笑了笑:“没有,你说得对,这个余言,绝对有着什么不一般的目的。以后,我们可一定要对他谨慎一些,免得让他的阴谋得逞。”

    既然这个余言目的不纯,叶锦幕也认定了他有目的,叶弦自然要配合叶锦幕了。一来可以帮助到叶锦幕,二来可以收拾到情敌,一箭双雕,何乐不为?

    叶锦幕也点点头,只要等到萧墨染将余言的信息查出来,那应该就能够知道,他出现在明德,到底有着什么目的了。

    不过现在最重要的,还是对付陈家。

    叶锦幕将萧墨染给的资料浏览了一遍,再将它发给了陈天龙。在后面,她还附了一个计划。

    就算他们的手里有着这个资料,也不能贸贸然就将它拿出去给那些支持陈夏凯的长老们。那样做,不但起不到想要的作用,反而还会打草惊蛇。

    陈天龙接到叶锦幕的资料后,一边看,一边身体都在剧烈的颤抖了起来。

    他实在没有想到,当时陷害他父亲的人,不仅仅是陈夏峰和陈德朝的心腹,在其中起着更大作用的,却是他父亲生前最信任的几个兄弟和朋友!

    正是因为他们的存在,陈夏峰和陈德朝才能得到他们想要的陈夏凯的弱点!

    若是没有他们,陈夏峰和陈德朝,根本无法达成他们的目的!

    但最可恨的是,他们出卖了陈夏凯之后,还继续在他的面前,装成他最好的兄弟和朋友。以至于陈夏凯直到死,都不知道是这些人出卖了他!

    而这些人,在陈夏峰和陈德朝的帮助下,在陈家混得风生水起。却在陈夏凯的面前,装作被陈夏峰和陈德朝打压。让陈夏凯一直以为,若不是因为跟他的关系,这些人的地位,还要更高!

    但是现在真相一出来,陈天龙才发觉,这真是一件多么可悲的事情!

    这些人,真是比陈夏峰和陈德朝还要可恶!也是陈天龙现在更恨的存在!

    其中还有人的后代,在落难的时候,陈天龙甚至都出手帮过他们!

    陈夏凯之前对那些人多愧疚,现在陈天龙对他们,就有多恨。

    他禁不住跪在地上,涕泗横流,喃喃道:“爸,对不起!是我识人不清,将这些出卖你的小人,都当成是你的恩人!以至于这些年,我对他们那么好,我真是不肖子孙!”

    许久之后,他才冷静了下来,眼里却充满了仇恨的冷光。

    他看着叶锦幕发给他的那些计划,眼里涌起嗜血的光芒:“你们等着!你们的好日子,马上就不会长久了!”

    他话音刚落,就将脸上的眼泪抹干净,又恢复了原先那个枭雄模样的陈天龙。

    他拿出手机,将几个亲信号召了进来。

    这几个亲信看到脸色冰冷的陈天龙,都不由微微一怔。

    陈天龙看了几人一眼,对他们说道:“我创立天龙帮的目的,料想你们也知道。”

    其中一个亲信马上说道:“帮主,难道现在,我们已经可以向陈家报仇了?”

    他的话音刚落,其他几人,也都不由纷纷露出喜色。

    “对!”陈天龙唇边,也泛起一抹笑意,“就在刚才,有人给我送了一个决定性的证据。”

    “什么证据?帮主,那个证据,真的可以扳倒陈家吗?”刚才那个说话的人,马上迫不及待的说了出来。

    另外一个看起来像是幕僚一样存在的中年男子,则是对陈天龙问道:“帮主,这个人将这份资料给你,应该不是没有着目的的吧?”

    陈天龙赞赏的看了这人一眼,点头说道:“没错,我跟她,是有着交易的。”

    之前说话那人又是叫道:“帮主,你答应了她什么要求?会不会很为难?如果为难的话,就让我们去做掉她吧!”

    “小虎,别乱说!”陈天龙冷冷看了那人一眼,“那个人是我的恩人,如果不是她,我一辈子都不知道,我真正的仇人是谁!你居然要让我恩将仇报,你是在害我吗?”

    “帮主,我不敢!我只是怕帮主难做罢了!”小虎有些委屈的低下了头。

    陈天龙微微一笑:“这有什么难做的?我之前创立天龙帮,就是为了复仇而已。现在,我们终于能复仇了,天龙帮存在,又有什么意义?所以,就算那个人是想要天龙帮,我也愿意给她。”

    “帮主!”

    这下,几个人都不由同时叫了起来,眼里都有着一丝不同意。

    陈天龙看到他们的神情,不由叹了口气:“你们是我最信任的人,可就连你们,都不赞同的决定,那么,可想而知其他人,又会有着什么想法。大家都是跟我一起创立天龙帮的,跟我一起,看着天龙帮从无到有,再到现在这么大的规模。按理说,大家对于我的初衷,应该都是极为清楚的,但到现在,大家却都是在反对,这又是什么原因?你们可别说,是现在天龙帮壮大了,自己身为人上人的现实,让你们的双眼,都被这种感觉迷惑住,所以舍不得脱离。如果真是这样,那我就真的是难辞其咎,都怪我,把你们扯进来,让你们连初心都忘记,而变成如今这副利益熏心的模样。”

    陈天龙的这番话,让几人的眼里,都不由出现了一抹歉意。他们都望着陈天龙,只能喃喃说道:“帮主……”

    但除此之外,他们还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才好。

    陈天龙的话,他们都明白,可是,天龙帮毕竟是他们与陈天龙一手创立的,现在要他们交出去,他们还真是有些不舍。并且,似乎也有一些跟陈天龙话里说的那样,他们现在,已经习惯了身为天龙帮上层,被众人敬仰的滋味了。所以,一旦让他们放弃现在的地位和尊荣,他们还真是有些不适应。

    陈天龙将几人的眼神收在眼底,又是叹了口气:“如果我不答应她的要求,这份资料虽然会给我,但后续的行动,她不会配合我。而我要向陈家复仇,则必须要她的配合。所以现在我想问问你们,你们是想继续当天龙帮的高层,还是,不想让我复仇?”

    陈天龙的这话,已经是在明着逼他们了。

    听到陈天龙的这席话,这些人的眼里,都有着一丝痛色。

    他们也知道,向陈家复仇,对陈天龙来说,究竟有多重要。毕竟,这是他父亲的遗愿,是他在他父亲陵前,立誓要完成的目标。甚至为了完成这个目标,他还创立了天龙帮。

    如果他们不答应陈天龙的要求,就是逼着他做一个不孝子孙,这样的事情,他们还真是做不出来。

    但是,要放弃天龙帮,也是极为的不舍。

    陈天龙笑了笑:“其实天龙帮对我来说,更加的重要。毕竟我当年创办天龙帮,到底付出了多少,你们也不是不知道。如果将天龙帮交出去,我心里更加的不舍,你们也应该知道。”

    陈天龙的这话,像是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一般,几人的神色,都不由坚定了起来。

    他们的心里,一阵歉意涌起,觉得之前的犹豫,当真是极为的不应该。

    对于天龙帮,陈天龙付出更多,地位也更高。但他却能放弃,而他们呢?他们居然还犹豫,还阻碍陈天龙去复仇,简直就是猪狗不如!

    他们纷纷说道:“帮主你放心,天龙帮你就交给那个人吧,其他的兄弟,我们会帮你解决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