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重生之天定贵女 > 第144章 事情又反转了

第144章 事情又反转了

    陈夏峰看到这样子的陈老爷子,心里还是有些忐忑的。他甚至都不敢抬头来看陈老爷子,生怕他的那些小心思,被陈老爷子看出来。

    陈老爷子淡淡看他一眼:“不必多礼。我叫你来这里,只不过是想问你一些事情。”

    陈夏峰微微松了口气,依然保持那种恭敬的态度:“太爷爷要问什么?”

    陈老爷子将那份打印出来的资料扔到陈夏峰面前:“你自己好好看看!”

    他的语调中,没有一丝的起伏,所以陈夏峰也拿不准,陈老爷子的心里,到底在想些什么。正因为陈老爷子这样的态度,才让他越发的忐忑不安起来。

    陈夏峰捡起那份资料,看了一眼,就知道是他当年和陈德朝合谋算计陈夏凯的证据。

    他情不自禁将那份资料握紧,斟酌了一下用词后,这才说道:“太爷爷……”

    刚刚说到这里,他便看到,陈老爷子的双眉,几不可见的微微颤抖了一下。

    从这一下,陈夏峰就能猜出来,陈老爷子的心里,到底打的是什么主意了。

    他马上双膝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垂着头,一副悔恨难当的模样:“太爷爷,是我错了!我当年太过鬼迷心窍,所以才会去对夏凯堂哥做出那种事情来!现在我知错了,我愿意全力弥补夏凯堂哥!只可惜,这些年,我一直都在寻找夏凯堂哥的下落,想要补偿他,却一直都找不到他!”

    陈夏峰说得没错,他这些年,确实一直都是在寻找陈夏凯的下落。只不过当然不是为了补偿,而是为了灭口。

    陈老爷子听到陈夏峰的话,却只是静静看着他,也不知道心里到底在想什么。

    陈夏峰心里越发的七上八下起来,他刚才一看陈老爷子的微表情,就知道他的心里,绝对是因为他对陈夏凯下手的事情很不开心。所以,他才会当机立断,装出一副很是后悔莫及的态度,跪下来对陈老爷子请罪。

    可没有想到,对于他这样的举措,陈老爷子却是一点反应都没有。

    难道,是他猜错了陈老爷子的心思?

    陈夏峰心如电转,表面上却是没有露出一丝心里想法的痕迹,依然低着头,一副恭敬之极的模样,继续说道:“太爷爷,您可一定要相信我啊!如果不信的话,您可以去问问其他的长老,看看我是不是一直在寻找夏凯堂哥的下落!”

    陈老爷子看着陈夏峰的眼睛里,忽的闪过一抹讥诮的笑意。

    他淡淡说道:“你起来吧。”

    “是,太爷爷!”

    陈夏峰的心里虽然依然充满忐忑,但对于陈老爷子的话,他还是不敢违抗的。

    他从地上站了起来,依然低着头,不敢去看陈老爷子。

    陈老爷子看到他这副毕恭毕敬的样子,眼里的讥诮越发的深。他笑了笑,说道:“你这些年,一直都在找夏凯?”

    陈夏峰赶紧答道:“是,做完那件事情后,我心里就后悔了。所以想要将夏凯堂哥找回来,好好的补偿他一下!可是没想到,找了这么多年,都没有找到他。”

    “那么,假如你找到他后,你想怎么样补偿他?”

    陈夏峰听到陈老爷子这话,心里升起一阵不祥的预感。陈老爷子这么问,到底是什么意思?难道,他知道陈夏凯的下落?就只等着他的一句承诺,然后,将这句承诺,在他的面前兑现?

    陈夏峰不由迟疑了起来,陈老爷子只是看着他,也不催促。但那种无形的目光,却让陈夏峰感受到了一种极大的压力,让他的额角,都不由沁出冷汗来。

    眼看陈老爷子给他的压力越来越大,陈夏峰也只能被逼着说出一句话来:“如果找到了夏凯堂哥,我愿意将家主之位让给他。毕竟本来这个家主之位,就是属于他的。”

    “好,有了你这句话,那我就放心了。”

    陈老爷子笑了笑:“夏凯的话,你不用去找了,因为他早已经过世了……”

    听到这里,陈夏峰的心里,顿时松了口气。如果陈夏凯去世了,那么他的家主之位,就没有人能够威胁到了。但是,陈夏峰心里还是觉得,陈老爷子提出这件事情来,绝对不会这么轻易就解决掉,他绝对还有着后招。

    果然,陈夏峰马上就听到陈老爷子继续说道:“不过,夏凯还有个儿子,他那个儿子,我瞧着本领也不小,索性,就让他来当家主吧。”

    陈夏峰只感到他的心脏都在猛烈的跳了两下,完全被陈老爷子的这句话给震惊了。

    当年陈夏凯离开陈家的时候,确实是带着陈天龙走的。只是,当年的陈夏峰急着巩固自己的势力,还没有来得及派人暗杀两人,他们就已经消失不见了。

    谁能知道,陈夏凯尽管死了,却还是留下了陈天龙这个儿子?

    并且,看陈老爷子的态度,他对于陈天龙,貌似也很是看重的模样。难道,他是真的,想要将陈家家主的位子,传给陈天龙?

    陈夏峰心里顿时涌起一阵冷意。

    不可能!陈家家主的位子,一直以来,都是只能属于他的!他绝对不能允许任何人,将这个位子给夺去!

    陈夏峰的眼里,拂过一抹狠毒的光芒。不管是谁,胆敢抢走他家主的位子,就只有一条路,那就是死!

    就算阻拦他的,是陈老爷子,也不例外!

    陈夏峰眼里的神色顿时变得坚定起来,只是因为他低着头,没有被陈老爷子看到。

    陈夏峰深吸了一口气,恭敬道:“太爷爷你放心,只要夏凯堂哥的儿子回来了,我就将家主的位置传给他。”

    “好,你这么想的话,那就再好不过了。”

    陈老爷子点点头,淡淡说道。

    对于陈夏峰的话,陈老爷子自然不会轻易相信。他当年花了那么大的精力,从陈夏凯的手里将家主之位夺走,现在又怎么可能轻易还给陈天龙?

    但尽管知道陈夏峰的心里可能会有着不甘,陈老爷子也相信,陈夏峰绝对不敢违抗他的命令。

    毕竟,整个陈家,都可以说是他做主的。虽然陈夏峰担着家主的名号,但只要他出面,所有的人,都只会听从他的命令,而不是陈夏峰的。

    所以,对于陈夏峰会不会忤逆他的命令这一点,陈老爷子从来都不给于怀疑。

    陈夏峰低着头,恭敬道:“我自然是这样想的。”

    一边说着这句话,陈夏峰的眼里,一边闪现出一抹诡谲的光芒。

    话音刚落,他便蓦然抬起头来,唇边含着一抹嘲讽,看向陈老爷子。

    陈老爷子被陈夏峰这样的眼神看得一怔,皱眉道:“你这是什么眼神?”

    陈夏峰却是嘲讽说道:“太爷爷,我觉得您的年纪太大了,已经不适合管陈家的事情了,您觉得如何?”

    “你这个孽障!你这句话,是什么意思?”陈老爷子勃然大怒,想从椅子上站起来,却发现全身发软,根本无法站起来!

    他顿时怒视着陈夏峰,吼道:“你对我做了什么?为什么我全身都没力气了?”

    陈夏峰冷笑:“你觉得呢?陈家家主的位子,是我的!将来,也会是奇英的!你以为,我会将它,拱手交给别人?我告诉你,那是做梦!陈夏凯当年争不过我,他的儿子,也妄想来跟我抢?还有你!”

    陈夏峰走到陈老爷子面前,居高临下看着他:“你不过就是个糟老头子!要不是练了古武,你早就该死掉了,你有什么资格在我的面前指指点点?还要我让位给陈夏凯那个儿子,你以为我是任你揉捏的橡皮泥?所以我在进来前,就在身上带了一种药,这种药,对于修习古武的人来说,不啻于一种剧毒!只要闻了,就连一点的力气都使不出来!哼!现在的你,只不过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糟老头罢了,哪里能指挥我做任何的事情?我要杀你,只不过是动动手指头的力气罢了,你以为你对我,还有什么威胁?”

    陈老爷子此刻的心里,当真是充满了悔恨。

    如果早知道陈夏峰包藏着如此的狼子野心,他绝对不会对陈夏峰手软!结果到现在,反而被他下药,只能任他揉捏!

    但是,陈夏峰知不知道,陈家之所以能够一直地处申城三大家族之中,就是因为有着他的坐镇!因为他在,所以江家和慕家,都轻易不敢对陈家动手!

    若是他都被陈夏峰除掉了,被江家和慕家知道后,会导致什么样的后果,就连他都不敢相信!

    更关键的是,依照陈老爷子对陈夏峰的了解,他与陈德朝暗地里,不知道做过多少龌龊的事情。若是将来陈家一直任凭他来掌家,依照现在这样的趋势,迟早有一天,会被江家和慕家所吞并!

    陈老爷子喘着粗气,望着陈夏峰,想进行最后一次的确认:“那些传到网上去的事情,是你指使陈德朝做的?”

    陈夏峰嘲讽一笑:“没想到,你一直闭关,就连这些事情都知道。”

    “你这个孽障!”陈老爷子验证了心里的想法,只觉得一阵怒从心头起,他很想一掌将眼前的陈夏峰劈死,可奈何全身一点力气都没有,只能眼睁睁看着陈夏峰,没有丝毫的动作。

    他现在已经几乎可以预见,若是将陈家全权交给陈夏峰,陈家势必会落败。

    只可惜,那一幕,就连他,也不知道能不能看到了。

    陈夏峰冷冷一笑,从怀里掏出一把枪来,抵在陈老爷子的额角,嘿嘿笑道:“对不起了太爷爷,你要怪,就怪自己不识时务,挡了我的路吧!”

    说完,他就扣动了扳机,装了消声器的手枪只是发出了些微的声响,丝毫没有惊动任何人。

    确认陈老爷子已经没有了任何的声息,陈夏峰才将手枪收起,满脸淡然的走出了房间。

    一边走,他一边打着电话:“那些去接陈德朝的人,杀了没?”

    听到那边肯定的回答,陈夏峰露出了满意的笑容:“我知道了,你们不要回来,继续前往苏城,将陈德朝给我杀了!”

    现在陈夏峰已经彻底可以明白,如果还继续留着陈德朝,肯定会连累到他。陈德朝有着几斤几两,他最清楚不过。陈德朝的性格到底有多么的睚眦必报,他也清楚。

    之前,陈夏峰打算将事情全部推到陈德朝的头上,他的心里就满是不忿。要不是顾及到与陈夏峰撕破脸代价太大,他早就撕破脸了。

    之前,陈家有着陈老爷子坐镇,陈夏峰做事还不敢太放肆,还想先坐观几天,看看陈德朝能否将这些事情给处理好。但没有想到,陈德朝不但没有什么有效的动作,反而弄出更大的风波,让上面人的目光,全部集中在了苏城中。

    而现在,陈老爷子都已经被陈夏峰解决了,他自然是有恃无恐。并且,既然陈德朝没用的话,还不如直接将他解决掉,免得到时候让他咬出自己。

    那边的人听到陈夏峰这句话,明显的怔了一下。毕竟陈夏峰的亲信都知道,他跟陈德朝到底是什么关系。可现在,陈夏峰居然要对陈德朝下手,这又是什么原因?

    但尽管不解,他们还是乖乖听从,甚至还仔细问道:“家主,只是杀陈德朝一个吗?”

    这句话,顿时让陈夏峰双眉一皱。

    看来,他还真是考虑不周。

    陈家的人,出去陈德朝,其他人,也许都知道他让陈德朝办事的事情。就算是除掉了陈德朝,但若是其他人知道,也不见得安全。

    并且,若是杀死陈德朝激怒了他们,谁知道他们会不会干出什么出格的事情来。

    陈夏峰顿时眼眸一冷,对电话那头说道:“将陈家的人全部杀了,一个不留!”

    那边的人,被陈夏峰森冷的语气吓了一跳,慌忙说道:“是,家主!”

    等到电话挂掉,他们的心里,不由为陈家的人默默的点了一根蜡。这些人惹上了陈夏峰,真是最倒霉不过的事情了,不但要被他灭口,死了还要替他背黑锅。

    不过陈夏峰的这句话,已经基本上落实了苏城陈家人的结局。他们出手,只要没有什么意外情况发生,就绝对不会失手!

    与此同时,陈天龙却接到了叶锦幕打来的一个电话。

    叶锦幕是在课间休息的时候,特地走到学校的一个偏静的地方,打出这个电话的。当然,随行的还有叶弦。

    他们两个一同出来,倒是没有引起其他人的怀疑。毕竟他们两个,一直都是喜欢一同出去,在学校里面逛逛的。

    就连傅殿宸,也只是看了他们一眼,知道他们出去,肯定是要对陈家的事情,做出什么动作来。

    除此之外,就只有余言,对他们两个的动作,有着怀疑了。

    他眼睛的余光,瞟了傅殿宸一眼,看到他的那种了然的神态,他很轻易就知道,叶锦幕和叶弦出去,傅殿宸肯定是知道原因的。那便证明,他们两个出去,绝对是有着什么目的。

    余言想了想,也飞快的跟了上去。

    傅殿宸见到余言出去,心里升起一阵警觉,生怕他这一去有着什么目的,于是也赶紧跟了上去。

    叶锦幕和叶弦来到明德的园中园里面,这里人烟确实不多,两人又是特意挑了个人少的地方,所以叶锦幕也不担心她与陈天龙的电话内容,会被谁听到。

    陈天龙一看到叶锦幕的电话,心里就有着一阵疑惑。

    依照叶锦幕的计划,只要他将那些资料弄出去,应该就没有他们的事情了。为什么叶锦幕到现在,还打电话过来?难道,是来询问进度的?

    陈天龙按下接听键,朝电话那边问道:“喂,有什么事情?”

    叶锦幕的声音,从电话那边传过来:“陈帮主,你现在,马上派人去保护陈德朝一家人。”

    陈天龙被叶锦幕的这句话彻底吓到了。

    陈德朝与他,还有跟叶锦幕之间的仇恨,料想是个人都清楚。他们应该都是巴不得陈德朝倒霉才对,为什么现在叶锦幕还要他派人去保护陈德朝一家人?

    他只能疑惑问道:“为什么?”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现在陈夏峰应该派人去杀陈德朝一家了。”

    “怎么可能?”陈天龙万分的不敢置信,“现在老祖宗已经知道这件事情了,陈夏峰怎么可能还敢做这样的事情?他难道不怕老祖宗知道,将他家法处置?”

    叶锦幕淡淡一笑:“陈夏峰既然敢这样做,那就证明,你们陈家的老祖宗,对他,已经没有了约束能力了。”

    陈天龙彻底被叶锦幕这话给吓住,禁不住失声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很简单。”叶锦幕的声音清淡,仿佛没有些许的波澜,“陈老爷子,怕是已经糟了陈夏峰的毒手了!”

    “你说什么!”陈天龙实在是被叶锦幕的这句话给震惊到了,大叫的声音,隔着电话,都几乎要震聋叶锦幕的耳朵,“你……你怎么知道,会发生这样的事情?老祖宗那么神通广大,陈夏峰怎么可能杀得了他?”

    叶锦幕淡淡道:“如果明着来,陈夏峰当然不是陈老爷子的对手了。但如果来阴的,陈老爷子对陈夏峰根本没有丝毫的警惕,自然很容易就会被陈夏峰得手了。现在,陈老爷子的威胁已经不在,陈夏峰自然是要大刀阔斧整顿陈家。至于陈德朝,他做的那些事情,也不过是出自陈夏峰的授意罢了,现在他的利用价值失去,你觉得,陈夏峰还会留下他么?毕竟,陈家以后全部都是他的一言堂,他想再竖谁当棋子,是一件再简单不过的事情了。”

    陈天龙虽然很是有些不能接受,但还是不得不承认,叶锦幕说的,都是真话。

    现在的陈家,陈老爷子不在了,陈夏峰的势力,自然会变得极为的强大。然而,却也不能做到一手遮天,因为陈家,还有其他的长老们在。

    这样一想,陈天龙的心里,也觉得安慰了许多。

    他马上对叶锦幕说道:“好,我马上就派人去保护陈德朝一家。”

    叶锦幕点头:“行,不过,你可千万不能让你的人透露你的身份,包括你手下人的身份。并且,可千万要将他们保护好,还得适时的告诉他们,来杀他们的人,到底是谁。”

    陈天龙真的不知道,叶锦幕出的这些鬼主意,到底是她自己想的,还是别人在背后给她支的招。

    要不然,她才年纪这么小的一个小女孩,就有着这么深的算计,还真是只能用一个词来形容。

    那便是,多智近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