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重生之天定贵女 > 第145章 偷听

    但是,不管哪个原因,都说明,叶锦幕是他不能得罪的存在。看来,他当时答应与她合作,还真是一件极为英明的决定。

    他马上极为殷勤的说道:“今天晚上,我就期待你光临天龙帮了。”

    他已经决定了,就算是为了日后能够与陈夏峰对抗,他也一定要抓牢了叶锦幕这棵大树。所以,对于天龙帮,叶锦幕若是想要,他就给,免得到了日后,他被陈夏峰算计的时候,没有人能够来帮他。

    毕竟,叶锦幕或者她身后的人,就连陈老爷子被陈夏峰杀死的事情都能猜得出来,就说明他们的势力,绝对不容小觑。若是猜出来的还好,只能说明他们的人的确很聪明。

    但若不是猜出来的,那便说明,在陈家,有着他们安插的人。

    这个现实,比之前那个,还要更加的让人恐怖。

    他们安插的人,知道的事情,比大多数陈家的人都多。那便说明,他们安插的那个人,在陈家的身份,绝对也是极高。

    能够在陈家安插个地位这么不一般的人,可想而知,他们背后的能量,到底又有多大。

    现在陈夏峰又将陈老爷子都给杀掉了,可以说陈家现在大部分都在他的掌控之中。陈天龙若是要报仇,凭借他自己的能力,肯定无法做到。

    唯一的办法,便是借助叶锦幕的力量了。

    所以陈天龙已经决定,要将天龙帮,彻底绑到叶锦幕的这条船上。

    叶锦幕一听陈天龙的这种语气,眉头不由一挑。看来,她今天的这些话,还真是震慑到了陈天龙,让他充分认识到,他若是真的要报仇,便只能倚靠她。

    看来,天龙帮成为她的囊中之物,将不会是一件太过遥远的事情。

    叶锦幕笑了笑,说道:“好,我一定会来。”

    听到叶锦幕这么说,陈天龙总算放下心来。他听着叶锦幕那边挂了电话,才将手机拿开。

    他的眼里闪过一抹些微的悲哀,但接着,又释然了。

    原本,他创立天龙帮就是为了复仇,现在有人愿意帮他,就算她要的是天龙帮,但这不正是他的初衷么?所以,他又有什么好值得悲哀的?

    陈天龙这样想着,心里也轻松了许多,开始发出指令,让手下人去保护陈德朝了。

    叶锦幕虽然已经让陈天龙派人去保护了陈德朝,但心里依然有些不放心。陈夏峰派出去的杀手,身手必定很不错,陈天龙手下的人能不能将陈德朝保护好,也是叶锦幕有些怀疑的事情。

    所以,她又拿出手机,拨打了叶婉的电话。

    那边传来叶婉恭敬的声音:“二小姐,您终于给我打电话了。”

    叶锦幕对叶婉的这种语气感到很是有些不适应,有些无奈的说道:“你以后跟我说话,像以前那样就行了。”

    可叶婉的声音,却是一点变化都没有:“是,二小姐!”

    叶锦幕实在是感到没有办法了,碧血丹心这个命格的力量太过强大,根本不是人类的力量所能反抗的。叶锦幕只能随着叶婉去了,直接将她想问的话问了出来:“你现在在哪里?身体好了吗?”

    叶婉恭敬答道:“我现在已经好了,在学校里面。”

    “那就好。”叶锦幕也放下心来,若是叶婉的身体还没好,她还真的不想让叶婉有什么操劳,“你现在的异能术,学得怎样了?”

    叶锦幕刚说到这里,却只见叶弦的神色间,突然充满了一丝警惕!

    叶弦蓦然转头看向不远处的树丛中,冷声道:“谁在那里?”

    叶锦幕听到叶弦的话,也停住说着的话,转头朝他看向的方向看去!

    可是,她这一看过去,却只能看到树影幢幢,什么人都看不到。

    但叶锦幕知道,叶弦的异能术比她高,自然是能感应到不正常。但是,这次在那边偷听的人,到底是谁?

    叶弦看了眼叶锦幕,说道:“阿锦,你放心,让我来查探一下!”

    说完,他的双手,结出一个结印。很快,仿佛一阵无形的风,朝那边刮过去一般。那边的树叶,都被这阵风刮得微微的晃动起来。

    看到叶弦的动作,叶锦幕就知道,他施展的,应该是一级查探术。

    这种一级查探术,能够很轻易的查探出方圆十米之内的所有的人和物。就算看不到人影,但施展了它,便能让方圆十米之内的所有物体,都在施展人的面前,无处遁形。

    叶弦的双眸,顿时冷了下来:“是余言和傅殿宸。”

    “是他们?”

    叶锦幕也不由皱起了眉。余言来这里偷听,叶锦幕早就有了准备。但是傅殿宸,他之前不是已经答应她,不再对她的事情进行偷听了吗?为什么现在,又要食言?

    傅殿宸远远的,看到叶锦幕微微皱起的眉头,就知道她的心里,到底在想些什么。

    这个黑锅他可不背,于是他马上从树影中走了出来,对叶锦幕说道:“我可没有打算要偷听你打电话,我只不过是,跟踪他来到这里的!”

    他一边说着,一边指着余言。

    余言却只是淡笑着站在一旁,完全没有被揭穿该有着的尴尬或者不自然。

    叶锦幕将电话挂断,望向余言,眉头一挑:“我倒真的不知道,为什么我就打个电话而已,也犯得着被偷听?所以我想问问你,你跟踪我到这里来,是为了什么?”

    余言笑着看向叶锦幕,眼中居然依稀有着一抹温柔:“你觉得呢?”

    叶锦幕被余言这样的眼神看得心里一阵不自然,他这是在干什么?对她施展美人计?以为这样做,就能将这次的事情揭过去?会不会太能做梦了?

    叶锦幕冷冷说道:“我哪里知道?这么看来,你是不打算说出真实原因了?既然这样的话,那就别怪我们不客气了。”

    “你别急,我会说的。”余言微微叹了口气,似是很无奈的看了叶锦幕一眼,“原本,我是不打算说出来的,因为,我怕我说出来,你会因此对我逃避。但是现在看来,我是不得不说了。”

    叶锦幕皱眉看着他,怎么听他这话,他像是要来表白的?

    果然,余言马上接着说道:“对,你没猜错,我之所以这么关心你打电话的内容,就是害怕,你是去给你的男朋友打电话。因为,若是你有了男朋友,我要追求你的难度,就会上升太多了。”

    除了余言之外的三人,都完全想不到,余言说起这样的话来,会如此的自然娴熟。也不知道是不是他时常用这样的话来骗人,所以才说得这么的没有难度。

    叶锦幕依然看着余言,眼里没有丝毫的温度。

    她又不是一般的十五岁的小姑娘,自然不会轻易相信余言的话。若是换做一般的小女孩,看到余言这样的大帅哥对自己表白,也许心旌都会有些摇荡。

    但叶锦幕不同,虽然余言此刻看着她的眼神,也是温柔无比,说出来的话,更是让人心动。可她的心里,对余言的话,一个字都不信!

    反而,余言的举措,更是证实了,他来到这里,果然有着目的!

    见到叶锦幕的表情,余言的心里,也不由升起了一阵兴趣。

    看来,眼前的这个少女,真的不是一般的女孩子能比的呢。哪个女孩子,听到男生这样表白,不会觉得有些不自然的?但眼前的叶锦幕呢?却是没有丝毫意动的表情,反而还似乎,在极为冷静的分析这件事情的隐藏真相。

    这样的少女,他还真是从来没遇到过。以前遇到过的不管是大家小姐还是小家碧玉,无一不是能轻易被他几句话,就浮想联翩起来。哪怕郑竹筠这般的女人,也会为他动心。

    而叶锦幕呢,却是跟所有的人,都不同。

    这种不同点,让余言的心里,渐渐的有了一种很奇怪的情愫。他突然有些庆幸,庆幸自己的那一阵心血来潮。

    幸好他那时候对傅殿宸等人来到苏城的事情感到好奇,再发现了叶锦幕的不对劲。从而到明德假扮学生,就刚刚好遇到了她。

    想来,在明德能遇到这么个少女,也算是他无聊日子里面,一个极好的调剂了。至少,他还是第一次碰到有个女人可以跟他棋逢对手,并且,这还是一个才十五岁的少女。

    年纪还这么小,就已经有了这么冷静的性格和强大的分析力,还真是让他也刮目相看。不知道过个几年,她又会变成什么样子。

    余言的心里,突然有了一丝期待。

    他看了叶锦幕一眼,叹了口气:“唉,我就知道你不会相信。好吧,那我也不再说了,免得引起你的反感。你们应该还有话要说吧,那我就先告辞了。”

    说完,他转身离开,没有看三人一眼。

    在转身之后,余言的眼里,拂起一抹笑意。

    看来,以后在明德的日子里,他绝对会过得不无聊。不但能趁机知道,傅殿宸等人对付陈家的目的到底是什么,还能够,与叶锦幕这个少女过过招,想想,都觉得将来的日子,到底会有多精彩。

    并且,刚才他依稀听见的那几句话,都证明,叶锦幕绝对比他现在要看到的,还要更加的深不可测。

    似乎,这一次陈家发生的动荡,就跟她很有关系。陈老爷子的死,她都能预计,说明她的能力,还真的不一般。

    也不知道再继续观察她,她还会给他多少的意外。

    不过,看来他这次,还是漏看了一个人。

    叶锦幕身边,那个叫做叶弦的少年,也不是个简单的角色。他明明异能术非常不错,却总是非常轻易,就能让人忽略他。这样的人,才是最可怕的一个。

    看来,对于这个叶弦的资料,他也应该多查探查探才行。

    三人看着余言离开,直到再看不到他的身影,傅殿宸才哼了声:“叶锦幕,你该不会相信他说的话吧?你真的觉得他喜欢你?”

    叶锦幕朝傅殿宸看了一眼,笑了笑:“你觉得呢?”

    “别做梦了!”傅殿宸没好气说道,“我看,他这个人,绝对不简单!他来明德,肯定针对的就是我们两个,他之所以故意装出来对你有好感,就是想让你放松警惕,然后好接近你!”

    叶弦的心里,也是有些火大。

    余言说的那些话,都是他想说,却又不敢说出来的。凭什么,他连想说这些话,都得顾虑重重,而余言,却是那般轻佻的,就说出来?

    他有什么资格,说出那样神圣的话语?简直就是对叶锦幕的一种玷污!

    若不是叶锦幕觉得留着余言还有用,他早便用异能术,将余言给杀了!

    叶锦幕笑笑:“你觉得,你能看出来的事情,我看不出来?”

    “这倒是。”傅殿宸点点头,叶锦幕那么诡计多端的人,怎么可能看不出来余言的坏水。可是不对啊,叶锦幕的这句话,怎么听起来那么不顺耳?

    傅殿宸顿时看向叶锦幕,瞪了她一眼:“你这句话,是说我不如你吗?”

    叶锦幕就喜欢看傅殿宸这副炸毛的模样,毕竟做起打击人的事情来,总得要对方更有点反应,那才更有成就感,不是么?

    叶锦幕挑了挑眉:“到底真相怎样,我相信不用说,你也应该清楚的,不是么?”

    傅殿宸无言以对,只能哼了声,没有再说什么。

    叶锦幕笑了笑:“对于余言的来历,萧墨染查到结果了吗?”

    傅殿宸点点头:“查到了。只不过,结果太寻常,我反而觉得更加不正常。”

    “哦?他是什么来历?”

    “墨染说,他的家乡,是在苏城下面一个县城。那个县城,是以制作紫砂壶著名的,余言的父亲,就是一个紫砂壶工厂的老板。因为他父亲老来得子,所以对他格外看重,就连他出门,都是不忘给他配上两个保镖。”

    叶锦幕不由失笑:“你说得没错,这样的家世,看起来的确一点问题都没有。但关键也是,就因为没问题,才显得他更可疑。”

    “对。”傅殿宸也笑笑,“一个生产紫砂壶的老板而已,怎么可能培养出余言这种城府深沉又气质不凡的儿子出来。并且,他原先的人设,也不过是个纨绔子弟,可我真的没有看出来,余言到底哪一点,算是纨绔子弟了。”

    “还有,他隔那么远,都能听到我打电话的声音,说明他就算没有修习异能术,也至少学过古武。要不然,他的耳力,不可能那么强。”

    对叶锦幕的这句话,傅殿宸也表示赞同:“所以,他来明德,到底是有着什么目的?”

    叶锦幕忽然看向傅殿宸:“你以前,没有见过这个人?”

    傅殿宸摇头:“当然是的,我从来就没有见过他。”

    “那就说明,他以前跟你,应该是没有打过交道的。”叶锦幕看到傅殿宸有些不解的神色,继续说道,“他这样的一个人,若是要跟你对抗,必定早就被萧墨染或者你们傅家的人,查了个底朝天。因为他手下的势力,绝对不会太过薄弱,若是要动你,动静绝对会大,肯定会引起你们傅家的注意。可偏偏,就连萧墨染都查不出他真实的来历,就说明,他以前,真的跟你们,一点交集都没有,否则,怎么样都会有迹可循。”

    “对啊!我怎么就没有想到这一点!”傅殿宸双眼一亮,“那么,他到明德来,目的难道不是我,而是你?”

    “也不一定。”叶锦幕摇头,“以前不想对付你,不代表现在也不想。并且,这次明德的事情闹得这么大,任谁,估计都会对明德的事情注意起来。而一注意,很容易就会发现,你、萧墨染和林砚初,都来到苏城的事情。而他注意到我,应该,也是发现我在校外,曾经跟你走在一块的关系。”

    傅殿宸哼了声:“他想动我们,也要看看有没有这个能力!”

    叶锦幕笑笑:“我们先不要轻举妄动,就先看看,他到底想干一些什么。也许,不需要我们动手,他就会先露出他的马脚来。到时候,我们只需要根据他的举措来反击就行了,不就会轻松很多吗?”

    傅殿宸点头:“好,那我们就静候他继续作死!”

    叶锦幕笑了笑,没有再说什么。不过现在,要继续跟叶婉打电话,显然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她索性将手机拿出来,给叶婉发了个短信。让她去陈家,支援一下陈天龙的人。

    傅殿宸看到叶锦幕的动作,不由也问道:“你给谁发短信?不会真的是跟余言说的那样,有男朋友了吧?”

    傅殿宸这话话音刚落,他就只感到,从叶弦那边,扫过来冷冷的一眼。

    他朝叶弦看去,只见叶弦正冷冷看着他,似乎因为他的这句话,很不爽。

    傅殿宸心里有些后悔说出这句话来,他怎么就忘记了,叶弦可是跟萧墨染一样,是个护妹狂魔。之前,他跟叶锦幕不小心拉了拉手,叶弦都将他视作是洪水猛兽,现在他说出这样的话来,叶弦不恨透他才怪呢!

    不过,叶弦跟萧墨染还是有些不同的。叶弦对叶锦幕的心思,跟萧墨染对萧婵娟的感情,根本就是两种截然不同的感情。可关键是,叶弦还没有意识到自己的心思,还以为自己对叶锦幕是出于哥哥对妹妹的关心,所以现在就更难办了。他就算想反驳叶弦,也拿不出好的借口。

    傅殿宸只能呵呵一笑:“我开玩笑的,我才不会像余言那么无聊呢!”

    叶锦幕无语看傅殿宸一眼:“我们回去教室吧,马上就要上课了。”

    傅殿宸回到教室后,却见余言已经坐在了自己的位置上。看到傅殿宸回到座位,余言忽的对他一笑:“我没猜错,你果然,跟叶锦幕有着不菲的交情。”

    傅殿宸双眸登时变冷,闪电般掠向余言,冷冷道:“你到底是什么人?”

    这个余言,还真是胆大妄为!之前还伪装一下,现在被他们拆穿了真面目,就连伪装都不屑了。甚至还这样,直接来找他们说出自己的目的,这是在挑衅吗?

    余言笑了笑:“别担心,我并没有什么目的。我只是很好奇,以你的家世,为什么对一个小小的陈家,也非得要置之死地?难道,陈家有什么人,得罪你们了?”

    傅殿宸现在,基本上已经知道了余言的目的了。不过,余言居然能看出来,陈家的事情跟他有关,这个余言,还真是让人不容小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