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重生之天定贵女 > 第146章 我要追她你不会介意吧

第146章 我要追她你不会介意吧

    但现在,余言的目的都露出来了,傅殿宸自然不会太过担忧。

    他笑了笑,说道:“那你又是谁?我们就算对付陈家,跟你又有什么关系?莫非,你是陈家的人?”

    “我若是陈家的人,哪里还会有空到这里假扮学生?”余言倒是一点不掩饰的说着,“我只不过,是对你的目的,有些好奇罢了。你对付陈家倒还能说得过去,毕竟他们可是跟申城陈家有着关系。但对付孟家和齐家,我就不知道你的目的了。”

    余言说到这里,忽的一笑:“莫非,你之所以对付孟家和齐家,是为了一个人?”

    他一边说着,一边用眼睛的余光瞟了眼叶锦幕:“我说得对吗?”

    傅殿宸哪里不知道余言的意思,虽然余言猜错了方向,却猜对了结果。所以傅殿宸自然不会承认,若是因此暴露了他跟叶锦幕合作的事情,没准被余言顺藤摸瓜,很容易,就能将燕王樽的事情给查出来。

    他只是微微一笑:“你觉得,我会告诉你?”

    “不告诉也没事,反正现在,对于你的目的,我不关心了。”余言身子往后一仰,靠着座位的靠背,好整以暇说道,“本来,我到明德,确实是想要查探这件事情。毕竟,这个世上,让我好奇的事情,还真的不多,而恰巧,在明德,就发生了一件。正好我在苏城,所以自然要来看看了。只是——”

    余言看向傅殿宸,眼里有着一抹促狭:“现在我改变主意了。”

    傅殿宸被余言这种眼神看得心生疑惑,不知道他这种眼神,又是什么意思。

    余言又望了眼叶锦幕,笑道:“现在,我发现比探知你们那个秘密更有趣的事情了。不知道,你想不想听一听,那个事情,到底是什么呢?”

    傅殿宸看到余言的动作,哪里不知道他到底想说什么。

    他的眼神突然变得有些冰冷:“你最好别做出这种事情来!要不然——”

    “要不然,你要怎么对我?”余言挑了挑眉,“看来,我猜得果然不错!你对叶锦幕,还真是不同寻常。”

    傅殿宸哼了声:“我们都是朋友,自然关系不一般。”

    余言却只是笑了笑:“既然只是朋友,那对于朋友的私人感情问题,的确也不应该插手了。所以我不知道,如果我要去追她,你到底紧张个什么。”

    “谁不知道你到底怀着什么样的鬼胎?”傅殿宸冷冷说道,“你觉得,我会任由你这样心怀鬼胎的人,靠近我的朋友么?别说叶锦幕是我的朋友,就算她只是我的普通同学,我都不能袖手旁观。”

    “真是说得冠冕堂皇啊!”余言又是笑了笑,“我可不知道,傅大少爷,居然是这样一个正义感爆棚的人。只是我很好奇,为什么你宁愿这样子自欺欺人,都不愿意承认,你对叶锦幕,真的不一般呢?”

    傅殿宸真的不知道,为什么余言一直要将他和叶锦幕搅到一块。不但他,还是他的表哥林砚初,萧墨染,都喜欢这么想。

    难道他看起来,就跟叶锦幕那么像一对?明明他们两个,都对彼此没有一点点的感情嘛。

    傅殿宸懒得去理睬余言了,免得再听到一些让他觉得很无语的话。但是,一想到余言对叶锦幕有着什么意思,他的心里,就觉得分外的不能接受。

    这个余言,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人,怎么可能让他去祸害叶锦幕?谁知道他说的对叶锦幕有了什么意思,又是不是故意来接近他们的借口。

    余言看到傅殿宸的表情,微微一笑。

    现在,不用他再确定,他也能知道,傅殿宸对叶锦幕,到底是什么态度。真是没想到,那个叫叶锦幕的叶家二小姐,能够有着这么强大的能量。

    不但能跟傅殿宸、萧墨染和林砚初那种京城世家的人保持良好的关系,就连她那个被叶家收养的堂哥,也是个异能术高手。就算她自己不学无术,有着这些人的庇佑,也是一世无忧。但余言可不觉得,若叶锦幕真是个什么都不会的人,会被傅殿宸等人刮目相看。

    所以,对于叶锦幕,余言还真的是真正的起了几分的心思。

    虽然里面确实很有一些对她有疑惑,想要接近她,将她秘密探穿的想法。但这些,毕竟不是他想要接近叶锦幕的全部理由。

    他倒要看看,叶锦幕被厚重刘海遮掩下的面容里,到底隐藏着怎样的秘密。

    傅殿宸觉得,不能眼睁睁看着叶锦幕被余言怀着目的接近而不自知,所以打算提醒她一下。他马上拿出手机,将余言跟他说的话,发给了叶锦幕。

    叶锦幕看到手机上面响起的信息,心里虽然有些无语,但还是有些感动的。

    看来,现在傅殿宸对她,还真是把她当成了朋友。不然只是单纯合作关系的话,他也不至于连这种事情都这般关心。

    叶锦幕对傅殿宸回了句谢谢,就将手机收了起来。

    那个余言,叶锦幕不需要傅殿宸说,都知道他肯定心怀叵测。她对他,也早已有了戒心。

    只要他不作死,她也不会贸然去反击。但若是,他非得做出什么招她惹她的事情,就别怪她不客气了。

    不过现在,最关键的,还是先要看看,这个余言的身上,有没有什么命格。

    一般命格若是寄居在宿主的身上,都或多或少,会对寄主的性格或者职业,有着一些影响。说不定,现在看到余言身上的命格,她便能知道,他到底是什么来历。

    不过,现在余言在她的身后,她并不方便去看,只能等之后的机会了。

    快到放学的时候,叶锦幕突然收到了叶婉的短信。

    她的短信中写着,陈德朝果然遇到了陈夏峰派来的人暗杀。幸亏她和陈天龙的人一直都在那边埋伏,才终于将陈德朝给救了下来。并且,她还按照叶锦幕的吩咐,恰到好处的让陈德朝知道,刺杀他的那个人,到底是谁。

    料想,他们两个,必定会有着好大的一场对决了。虽然现在陈夏峰的势力,比之陈德朝要强大得多,但至少,也能够给陈夏峰制造一些麻烦了。

    对于申城陈家,叶锦幕也没有打算趁着这一次,就能将他们也一网打尽。毕竟陈家之前,一直有着陈老爷子加持,虽然陈夏峰没有什么作为,可是因着陈老爷子的布置,陈家的能人异士,还真是不少。

    尽管陈老爷子现在被陈夏峰杀了,但他留下的那些人还不知道,应该也会全力接着辅佐陈夏峰。所以,现在就想让申城陈家覆灭,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

    不过,依照陈夏峰的性格,他是绝对不会允许,陈老爷子留下来的那些人,继续存在的。

    毕竟那些人,听惯了陈老爷子的命令,对于陈夏峰这个陈家家主,可一贯没有多放在眼里。这样的人,陈夏峰岂能容许他们在他的身边指手画脚?况且陈夏峰连陈老爷子都能杀掉,对于这些人,自然处理起来,也不会有着丝毫的手软。

    所以,用不了多久,估计陈夏峰自己作死之下,陈家离覆灭之日,也用不了多久了。

    在此之前,对陈德朝,叶锦幕自然也要物尽其用。能让申城陈家的势力减少一分,那么,他们离覆灭的时机,就会更快一分。

    至于申城陈家的人,叶锦幕不介意,让她亲手,来将他们的性命收割掉。

    叶锦幕将消息发到聊天群里,然后补了句:“萧墨染,你注意一下,这几天,陈德朝肯定会有着什么动作。”

    萧墨染很快回话了:“你是说,他会将一切,全部推到陈夏峰的头上?”

    “没错。”叶锦幕答道,“到时候,就麻烦你们,给陈夏峰,也制造一些麻烦了。”

    “没问题!”萧墨染很是爽快的答着,自从知道叶锦幕能够帮忙找到曲叶莲这种东西后,萧墨染对叶锦幕的态度,就越发的殷勤了起来。就连那种传说中的东西,叶锦幕都能找到,那么,她的背后,是不是真的有着什么高人指点?

    这样的人物,那可是不能轻易得罪的啊!

    傅殿宸也松了口气,只要能将申城陈家也拉下水,让他们大乱之后,估计就能达成叶锦幕的要求了。到时候,他和萧墨染,也能回去京城,继续他们以前的生活了。

    但是,一想到即将要离开苏城这件事情,傅殿宸的心里,就有一种极为奇特的感觉。

    他也不知道,为什么以前的他,一心想要在得到燕王樽之后,就马上离开苏城。可是现在的他,却对苏城,莫名的有了一丝眷恋。

    苏城这个小城市,有什么值得他眷恋的?真是莫名其妙!

    傅殿宸自嘲的笑笑,摇了摇头,将这个念头摈弃出脑海。

    可是这个时候,他却只感到,似乎有谁的目光,一直停留在他的身上。

    傅殿宸转头一看,果然看到,余言正在看着他。此刻的他,眼里有着一抹兴味的笑意,似乎看到了一些什么好玩的东西一样。

    傅殿宸对这样的目光,还真是敬谢不敏。

    他冷冷瞟了余言一眼,也没有跟他说话,就直接调转了视线。

    倒是余言,笑着说道:“又遇到什么难以抉择的事情了?莫非,是跟叶锦幕有关?”

    “不管跟谁有关,反正跟你无关!”傅殿宸冷冷答着,对于余言的话,他现在真是一句都不想接。

    他真是不知道,余言为什么对他的事情这么关心。不管他跟叶锦幕如何,都跟余言没关系,不是么?

    难道,余言这样做,是因为,他跟叶弦一样,将他,也当做情敌了?

    这个念头刚刚升起,傅殿宸就不由嘲讽一笑。

    这两个人,神经还真是太敏感!明明他跟叶锦幕什么关系都没有,他们却都偏偏脑补他跟叶锦幕有着什么关系,他们还真是太过杞人忧天!

    既然这样的话,那就让余言操心去吧。反正他跟叶锦幕,不可能有着什么!

    但尽管这样想,余言的话,却一直在他的心头回荡不休。

    他一直不停的想起,他不想离开苏城,难道,原因真的是跟余言说的那样,跟叶锦幕有关?

    是因为,他不想离开叶锦幕,所以,才不想离开苏城?

    傅殿宸的双眼,越瞪越大,仿佛被这个发现,彻底的惊呆了。

    但是,没多久,他的双眼,就恢复了原状,唇边也有着一抹笑意。

    他还真是想多了,怎么可能!他现在在苏城,天天被叶锦幕各种鄙视。他又不是受虐狂,怎么会喜欢一直留在苏城,还是因为叶锦幕?

    ------题外话------

    为什么大家会觉得余言有可能是男主呢!多么惊悚的想法啊!

    为什么他取名叫余言,因为我们领导就叫余言!我们都是多么的讨厌我们的领导啊!所以我原意,是把他写成一个十恶不赦的大坏人的,各种吃喝嫖赌奸淫掳掠都来。可没想到,我居然写偏了!我把他写得如此的具备人格魅力,可这真的不是我的原意啊!

    我一定要不忘初心,将他给扭转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