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重生之天定贵女 > 第148章 无法撼动的命格

第148章 无法撼动的命格

    也许,只不过是因为,在苏城的日子,是他以前在京城时候比不上的惬意,所以,他才对苏城,有着几分不舍吧。

    傅殿宸很快将这个念头抛到脑后,余言在一旁,看到傅殿宸的神色变化,唇边拂起一抹意味深长的笑意。

    他果然没看错,傅殿宸还真是不知道他自己心里的想法。

    既然这样的话,那么,他以后,也没必要再跟傅殿宸说那样的话了。免得这些话刺激到他,让他认识到对叶锦幕的感情。

    从现在开始,发现并且明确对叶锦幕有着兴趣的人,也许,就只有他一个人而已。那就是说,这条路上,连个情敌都没有。也就是说,他要攻略的,只有叶锦幕一个人。

    这还真是一件轻松无比的事情。

    终于到放学了,叶锦幕原本想直接去天龙帮。但想着有着余言这个麻烦在,最好还是不要暴露行踪,所以打算先回家一趟,等到晚上再去。

    叶锦幕还在收拾书包的时候,只感到座位旁,出现了一个人影。

    她抬头一看,却只看到余言正站在她的座位旁边。

    那两个保镖,则是站在余言身后,手里拎着他的书包。

    叶锦幕的眼里,出现了一抹愕然,皱眉问道:“有事么?”

    心里却是在不住腹诽,这个余言,不会真是跟他说的一样,对她有着什么企图吧?那么,他现在站在她的旁边是想要干什么?等她一起放学走吗?

    余言朝叶锦幕露出一个笑容,说道:“一起走吗?”

    平心而论,余言的相貌,真的长得极为的不错。这一笑,还真的看起来,如同一个极为纯良的少年一般。但因为叶锦幕对他早先就有了抵触之心,所以看到他的这抹笑,还真的没有欣赏的心情,只是觉得分外的警惕。

    叶锦幕还没有说话,叶弦就冷冷看了余言一眼:“很抱歉,我们跟你不顺路!”

    余言很是有些诧异的看了叶弦一眼。

    他早就知道,叶弦跟叶锦幕的关系。但在他的理解中,叶弦跟叶锦幕,就只不过是堂兄妹而已。毕竟,资料的来源中,有写到其他的人,都一直是这么认定的,所以才给了余言这样先入为主的印象。

    但是现在,余言直觉的感觉到,叶弦跟叶锦幕的关系,绝对没有想象中那么简单。

    要不然,叶弦不会用这么警惕而防备的眼神看着他。

    这种眼神,分明就是,看情敌的眼神。

    余言经历过那么多,自然不是一般人,很轻易的,就将叶弦的心理,看了个透彻。

    他的唇边,飞快的泛过一抹笑意。

    看来,他的情敌,还真是不少。只是,貌似对于叶弦的心意,叶锦幕还不知道?并且,叶弦也没有吐露的*?

    既然这样,那便完全用不了担心了。既然他们要么不明白自己的心意,要么不坦白自己的心意,对他来说,就是一个极为有利的条件了。

    所以,不管是傅殿宸,还是叶弦,都完全不足为虑。

    余言不理会叶弦,只是笑着看着叶锦幕:“我知道我们不顺路,但是,为了能跟你一起走,绕点路也没什么。”

    余言的这句话,让叶锦幕心里都不由为止一抖,差点就打起寒颤来。

    这个少年,真的不是看某阿姨的戏长大的吗?为什么这么肉麻的话,他都说得出口?

    一旁的叶弦,看着余言的眼神越发的冷了。真是没见过这么无耻的人!这样的话都说得出来,他就不知道羞耻吗!

    余言仿佛没有注意到两人神情的异常,依然微笑着看着叶锦幕:“可以吗?”

    看到他这样一副谦谦君子的模样,叶锦幕越看,越觉得无比的违和。

    她正要出言拒绝的时候,身后传来傅殿宸的声音:“不用了,我们人已经够多了,不需要再凑伙一起走了。”

    他一边说着,一边将叶锦幕的书包拎过:“我们走吧,正好我也想去看看江爷爷!”

    他理都没理余言,直接拿着叶锦幕的书包,就朝前走去。叶锦幕愣了下,眼里拂过一抹笑意,站了起来,对叶弦说道:“阿弦,我们走吧。”

    然后,她很是有些歉意的对余言说道:“真是对不住了,下次再一起走吧。”

    说完,她直接拉着叶弦的手,跟在了傅殿宸的身后。

    余言微微一笑:“没事的,下次吧。”

    可是等到叶锦幕和叶弦走了后,他才蓦然看着两人的背影,以及,他们紧握在一起的手!

    这两个人,虽然名义上是堂兄妹,但叶弦对叶锦幕,却有着不一样的心思。如果他们两个,仅仅只是堂兄妹那还好。但关键是,叶弦已经对叶锦幕有了心思了,居然还任由叶锦幕握着他的手不松开,真是绝对不能忍受!

    余言的双眸,蓦然变冷,就连全身,都散发出一种浓浓的杀气来。

    身后的左一紧张的看了余言一眼,低声提醒道:“余少!”

    余言收回眼,回头看了左一一眼,唇边一抹淡笑:“放心,我不会失态的!左二,你回去后,给我好好的查一下这个叶弦的资料!我现在看他极为的不顺眼,自然要将他的底细了解得清清楚楚,才知道该怎么做,才能将他彻底铲除!”

    他的话音清淡,但是左一左二,却不由微微的打了个冷战。

    余言每次心里的杀机越重的时候,说话的语气,就越发的云淡风轻。此刻,就是如此。

    左二赶紧点头:“是,我马上就去查!”

    左一左二不由对视了一眼,心里对那个叫做叶弦的少年,充满了同情。

    惹上了余少,那可真是一件极为痛苦的事情。就连那个人,就被余少设计,更何况没有丝毫后台的叶弦?

    他们,就等着叶弦的悲惨结局吧。

    叶锦幕和叶弦追上傅殿宸,叶锦幕从傅殿宸的手里接过书包,对他一笑:“谢谢你出头啊,要不然,这事情还真是有些麻烦。”

    她并不是怕麻烦,也不觉得这事情麻烦,可她就是不想跟余言,有着什么纠葛。

    面对一个明显对她居心叵测的“追求者”,任何一个女孩子,心里都会觉得膈应,她自然也不例外。

    傅殿宸哼了声:“没必要谢我,我早就看他不顺眼了!”

    看到傅殿宸这样,叶锦幕不由莞尔。她哪里看不出来,傅殿宸帮她是主要,刺激余言是次要。但他不承认,她也不会拆穿,毕竟他本来就是这样一个别扭的少年,如果说穿了,弄得他恼羞成怒就不好了。

    叶弦第一次和傅殿宸对某问题的见解有了共鸣:“没错,他的确够讨厌的。”

    当着他的面,余言都敢来撩叶锦幕,简直是找死!他一定,会让余言,得到应有的教训!

    他的内心深处,又一次的,涌起那种奇怪的,想要毁灭一切的杀气。他不管余言是谁,敢在他面前抢叶锦幕,他就该死!

    傅殿宸听了叶弦的话,还真是有些激动。毕竟,这次叶弦第一次给他好脸色看。

    傅殿宸马上走到叶弦旁边,对他说道:“原来你也这么认为,那我就放心了!以后,我们可一定要让那个余言离叶锦幕远一点,谁知道他有着什么样的龌龊目的!让他接近叶锦幕,万一他做出什么伤害叶锦幕的事情,那就不好了。”

    叶弦点头,看来,教训余言的事情,得提前了。现在他的异能术已经学得差不多了,只要等李潜过来,将深一点的异能术秘籍给他,余言怎么可能会是他的对手?

    看到两人一副同仇敌忾的模样,叶锦幕失笑。

    刚才,她在看着余言的时候,早就将余言头上的命格看得清清楚楚。

    她还真是没有想到,余言的身上,也有着命格,还是那样厉害的命格。

    那个命格是黑色的,也就是说,它是所有命格里面,最厉害的气运格。

    也不知道那个命格到底是天生的还是后天滋生的,万一是天生的,那么,想要将这个命格剥夺的话,需要极大的难度。

    但最让叶锦幕担心的,还是这个命格自身的名字——无往不利!

    这个名字,一听,就知道有着这个命格的人,一生绝对会极为的顺遂。不管想要做什么事情,绝对都会是水到渠成,唾手可得。

    所以,叶锦幕已经可以断定,余言的所有身份,绝对都是伪装的。

    不但如此,他身后的势力,绝对也会超乎他们的想象。毕竟,余言一看,就是个极有野心的人,他绝对不甘于平凡,肯定会干出什么一般人干不出来的事情。并且他的身上,有着这么一个厉害命格的加持,他想要做的那些事情,肯定都已经成功。

    意识到这一点,叶锦幕的双眸微眯。

    现在余言做的事情,只不过是小打小闹罢了,对她似乎有着什么企图,但毕竟还没有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来。所以,叶锦幕自然不可能随意将他的命格夺过来。

    但若是,日后他真的敢胡来,她绝对饶不了他!

    她倒要看看,没有了这个命格,他还能作什么妖!

    可是这个时候,小鳞的声音却在耳边响起:“主人,他的命格,是天命格。”

    “天命格?那是什么?”

    “天命格,就是天生具有的命格啊。”小鳞的声音中有着一丝无奈,“我现在的力量还很薄弱,所以,对于天命格,我还没有办法将它剥夺。并且,他的这个命格,也比一般的天命格,更加的诡异。”

    叶锦幕心中一动:“这句话怎么说?”

    小鳞叹了口气:“他的命格,似乎在他小的时候,被人用什么法术加固过。所以,若要将这个命格从他的身上移离,需要花费比移离其他天命格,多上至少五倍的难度!至少,以我现在的能力,不管怎样,都是没希望了。”

    听了小鳞的话,叶锦幕的心里,也不由有些失望。

    余言还真是走运,有着这么厉害的命格,还能被人加固。看来,她短时间内,还真是无法对余言的命格做什么了。

    但是,除了这一条,她的身边还有叶婉这个学习异能术的天才。

    万一余言真的开始作妖,她无法剥夺他的命格,那就让叶婉去收拾他吧。

    三人朝叶家的方向走去,傅殿宸禁不住问道:“叶锦幕,你是今天晚上,去天龙帮吗?”

    叶锦幕点头:“对,陈德朝现在,已经被天龙帮的人给救了下来。现在,我们只要看他们内斗就行了。至于天龙帮,现在也到了我去接收他们势力的时候了。”

    傅殿宸有些担忧的看着叶锦幕:“要不要我去帮忙?毕竟他们本来就是黑帮,我们也不知道,他们会不会做出什么伤害你的事情来。”

    ------题外话------

    昨天本来写文的,本来以为wps有云漫游不怕,就没有带文档回去,结果云漫游居然没用,真是想分分钟卸载wps啊!更新了新版后,速度又慢!

    至于我们的领导余言,有亲害怕被他看到。其实完全不怕的,今天我百度了一下他的名字,完全没有我文章的信息。倒是他,现在焦头烂额的,根本没空理我们~

    他是个文艺青年(是不是跟小说里的余言一点不一样?),平时是写出版文的,出了好几本书。然而,他现在这本书做了好多的宣传,花费了无数的资源,却出不了,因为他之前写的所有的书,出版之后,全部都亏本了。

    现在这件事情,已经成了我们整个组的一大笑料。他真是满脸的写着“我想红”啊,可惜烂泥糊不上墙,唉,也是心累。

    嗯,我才不会说我在幸灾乐祸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