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重生之天定贵女 > 第151章 难缠的牛皮糖

第151章 难缠的牛皮糖

    陈天龙现在对叶锦幕,可谓是言听计从。一方面,是一级*术的原因,另一方面,是因为他对叶锦幕,内心里,真的极为的佩服。

    将这一切说好之后,叶锦幕站了起来,对陈天龙说道:“这样的话,那我就先告辞了。希望陈帮主在三天之内,能够给我满意的答复!”

    “三天太长了!最多两天,我就能给叶二小姐满意的结果!”

    陈天龙觉得三天的期限,简直是要让他辜负叶锦幕的期望,所以自己主动要求,将时间减少一天。

    陈天龙都这般说了,叶锦幕自然也不会客气,朝陈天龙点点头,就带着叶弦和叶婉离开了。

    三人离开天龙帮后,叶锦幕这才对叶婉问道:“这个改良后的一级*术,能保持多久的效用?”

    “大概十天左右,就会失去效用了。”叶婉微微叹了口气,“这毕竟是一级*术,所以效用,也有着很大的限制。若是再高一级或者几级的*术,效用就会大得多,坚持的时间,也会长上很多了。”

    “你放心,这几天师傅就会来到苏城了。他来苏城,主要是给我们送异能术秘籍的。到时候,有了更高深一些的异能术,你就能掌握更多的异能术,也能发挥出更大的威力了。”

    叶婉顿时双眼一亮:“那就好!现在的这本异术入门,都几乎要被我看穿了!如果不是因为无聊,我也不会去改良那些异能术!不过这样也好,因祸得福,我倒是又重新组合了不少新的异能术出来!”

    叶弦在一旁听得一怔一怔的。

    他完全没有想到,叶婉对于学习异能术,居然具有这么强大的天赋,简直比以前的他,还要更加的厉害。

    若是他没猜错,叶婉开始学习异能术,绝对是在她那时候昏迷,叶锦幕去看她的时候开始的。

    学习异能术的时间这么短,却已经将整本异术入门都学完,还改良了那么多的异能,这样的天赋,真的不能用仅仅妖孽两个字来形容。

    叶弦原本以为,以他的天赋,他能学好异能术,就能更好的保护好叶锦幕了。到时候,在叶锦幕的身边,除了他,再没人有能力能保护好她。

    可是没想到,现在却冒出来一个叶婉!

    叶弦的心里,顿时有些黯然,看了叶婉一眼,眼神有些复杂。

    幸好叶婉不是一个男生,要不然,谁也说不准,叶婉在叶锦幕心里的地位,会不会一步步的高起来。

    但尽管她是个女生,若是完全取代了他的地位,也不是一件能让人开心得起来的事情。

    叶弦只能暗叹叶锦幕的身边实在是能人太多,他想要赢得叶锦幕的心,对手也太多。

    而他能脱颖而出的唯一关键,只能是继续努力,让叶锦幕在所有的人之中,只能看到他一人!

    叶锦幕对叶婉交代了一些事情,就与叶婉分开了。

    直到叶婉的身影不见,叶弦这才按捺不住心里的疑问,对叶锦幕问道:“阿锦,叶婉到底是怎么回事?她为什么会那么听你的话?”

    叶锦幕笑了笑:“当然是,我与她,也形成了合作的关系啊。其实,从燕王樽那时候,你不就应该猜到了吗?现在是,我答应她的一些条件,她来替我办事,我们各取所需罢了。”

    但对于这样的解释,叶弦却只是眉头微皱。

    他的神色中,带着些许的失望,看着叶锦幕,眼神黯淡:“阿锦,你是觉得我很笨,很好骗,所以才给我这样的回答吗?”

    叶锦幕微微一怔。

    她没有想到,叶弦的直觉,会这么的灵敏。

    她早便打算,不要将命格的事情告诉叶弦,免得将来她给他命格的时候,他会瞎想。所以,她才会想出这样的理由,希望能将叶弦骗过去。

    可谁知道,叶弦却一眼,就看出来她说的是假话。

    看到叶弦黯然的神色,叶锦幕也不知道该说一些什么好,只是愣愣的看着叶弦,张口结舌。

    叶弦的神色越发的黯淡,叹了口气:“阿锦,你果然是有事情瞒着我。”

    没想到,她不说实话,叶弦也会瞎想起来。

    叶锦幕心里微叹,难道,现在真的也到了,她要将命格的事情,告知叶弦的地步了么?

    叶锦幕的心里有些纠结,小鳞的声音已经在耳边响起:“主人,告诉叶弦也没什么啊!反正他迟早会知道的!现在你不说,让他胡思乱想,影响到你们的关系就不好了!”

    小鳞的话,瞬间让叶锦幕的内心坚定了起来。

    虽然不知道小鳞为什么说叶弦迟早要知道命格的事情,但她也不得不承认,小鳞说的话,都非常的正确。

    现在如果她不说真话,叶弦胡思乱想的话,就真的不好了。

    他肯定会以为她不信任他。

    现在的叶弦,命格也暂时性的失去了,悟性一落千丈,正是心情低落的时候。若他再以为她不相信他,他在这种心理下会做出什么事情来,就连叶锦幕也不知道。

    叶锦幕只能又在心里叹了口气,对叶弦说道:“阿弦,你还记得,我们找到燕王樽的事情么?”

    叶弦见叶锦幕似乎想要跟他倾吐她的秘密,神色大喜,脸上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我当然记得!”

    叶锦幕被叶弦的这个笑容,简直闪得一阵目眩神迷。

    她呆了呆,这才不自然的转过头去:“这件事情,就要从我买燕王樽的时候开始。”

    叶弦自然将叶锦幕的动作收于眼底,看到她为他的笑容失神的模样,他的心里,微微的泛起一抹得意来。

    看来他猜得没错,阿锦对他的脸,真的没有丝毫的抵触能力。

    叶弦将这个发现埋在心底,听到叶锦幕的话,不由一怔:“阿锦,难道你的异能,被傅殿宸他们知道了?”

    叶锦幕自然知道叶弦说的异能是什么,摇摇头:“不是。我这次说的,也跟那个异能,没有丝毫的关系。”

    叶弦的好奇心彻底被吊了起来:“阿锦,那你想说的,是什么?”

    叶锦幕笑了笑:“傅殿宸他们为什么会答应帮我,你也知道原因,就是因为,我帮他们找到了燕王樽。但是,我找到燕王樽,却跟我的那个异能,没有丝毫的关系,而是因为我身上命格的原因。”

    “命格?”叶弦的反应,也跟叶锦幕第一次听到这个词时候的反应,一模一样。

    他惊诧的看着叶锦幕:“命格是什么?难道,就是指一个人的命运。”

    “对!”叶锦幕点头,“那种身份不凡的人身上,基本上都有着命格的存在。这种命格,有天生,也有后天养成的。它们能够在很大程度上,影响到一个人的命运。而我之所以能找到燕王樽,就是因为,我那个命格的原因。”

    叶弦这才恍然大悟:“原来是这样……”他说到这里,神色忽然一变:“阿锦,是不是你的这个命格,不能让别人知道,所以,你才让叶婉假扮成找到燕王樽的那个人?”

    “没错。若是让他们知道,我就有着这个命格,那么,我的人生,必定不会平静。”叶锦幕答着叶弦的问题,“而叶婉之所以会答应假装我,就是因为,她的身上,也有着一个命格,刚好受我身上这个命格的控制。”

    叶弦已经有些听傻了:“还有这样的事情?命格还能控制住一个人?”

    但想起之前叶婉看叶锦幕的眼神,他的心里,又觉得叶锦幕的话,没有那么的难以让人接受和相信了。

    叶婉那时候,分明就已经将叶锦幕看成是她唯一的信仰和主人了。

    叶弦又想起叶婉的变化,不得不相信,叶婉也许,真的是被叶锦幕身上的那个命格给控制住了。

    原本的叶弦,是不能接受这样的事情的。但这些天,连异能术他都能学到,对于其他各种奇奇怪怪的事情,他自然也见怪不怪了。

    叶弦将这个原因弄懂,心里又升起了另外一个困惑。

    他望着叶锦幕,有些紧张的问道:“阿锦,你怎么知道你自己有着命格?又为什么能知道,叶婉的命格,能被你的命格控制?难道,你能看到别人的命格吗?”

    叶锦幕不得不说,叶弦的直觉,还真是准确得诡异!

    一句话,就将她不为人知的秘密,轻易的猜到了。

    幸亏萧墨染和傅殿宸他们,没有叶弦这么天马行空的想象力。要不然,她的秘密,还不是分分钟,就会被揭露在他们的面前?

    叶锦幕很是有些后怕的舒了口气,对叶弦一笑:“瞎想什么呢?其实是傅殿宸跟我说的,他说,只有有着那个命格的人,才能找到燕王樽的下落,所以我才猜到,在我的身上,应该有着那个命格。至于叶婉,是她自己告诉我的,说她感觉到我的她的主人。所以我才觉得,应该是跟我们两个的命格有关系。”

    叶锦幕现在很是佩服自己一本正经胡说八道的本事。

    本来她以为,她身怀百命藏鳞命格的事情,得被叶弦发觉。到时候,她要为叶弦找到一个合适的命格送给他,会受到他的拒绝。

    但没有想到,叶弦会这么简单的,就被她骗了过去。

    想到以后,她还是可以偷偷摸摸给叶弦寻找命格,叶锦幕就觉得心里一阵轻松。

    叶弦虽然觉得叶锦幕说的话有些不尽不实的,但却说不出来哪里不对劲,只能有些失望的叹了口气。

    他原本还以为,在他的身上,应该也有着什么厉害的命格。他也想知道,如果有的话,到底是什么。可是,叶锦幕无法看到,那他也只好作罢了。

    两人一边说着话,一边朝叶

    家的方向走去。

    可是走到半路,却只见在路灯下,一个有些熟悉的人影,正背靠着路灯杆站着。

    在他身后的阴影里,还站着另外两个身形魁梧的汉子。

    一看到这个人,叶弦的脸,就不由沉了下去。这个人真讨厌,跟块牛皮糖一样,黏着叶锦幕不放。

    叶锦幕看到余言,也是怔了下。

    但她的处理方式,可是极为的简单粗暴。她装作没有看到余言,直接从他的身边路过。

    余言心里一阵无奈,他知道叶锦幕对他怀有戒心,但没有想到,叶锦幕会直接将他无视。

    余言只好冲叶锦幕的背影叫道:“我们好歹同学一场,没必要装作没看到我的样子吧?”

    叶锦幕蓦然回头,仿佛真的这个时候才看到余言一般,惊诧的看着他:“你怎么会在这里?”

    余言对叶锦幕这样的举措感到哭笑不得,但又不能拆穿,只好对她笑道:“没办法,这里的光线太暗,你没看到,也是应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