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重生之天定贵女 > 第152章 又有了新的命格

第152章 又有了新的命格

    叶弦很是警惕的看着余言,毫不掩饰眉宇间的厌恶。

    余言对叶弦的眼神当做没有看到,依然笑着看着叶锦幕,就是故意在气着他。

    叶锦幕心里,为余言的厚脸皮也是感到一阵无语。这个人野心大,命格厉害,现在看起来,脸皮又这么厚,要说他不会成功,谁都不信。

    但这些,在余言没有惹到她之前,都跟她无关。

    叶锦幕看着余言,淡淡说道:“现在我看到你了,招呼也打过了,就先告辞了!”

    说完,她直接拉着叶弦的手,朝前走去,没入了黑暗中。

    余言被叶锦幕这样对待,不但不生气,唇边还扬起了一抹笑意。他回头看了一眼左二,微微一笑:“左二,你给的资料果然不错,那个叶弦,还真的不容小视。看来,你得多花点心思,将他的来头,彻底的查清楚才行。”

    左二恭敬道:“我会的!他的相貌跟气质,都不是一般人能比得上的,说明他的原来身份,也必定不是一般人。我们只要去查一查,这些年,上层圈子中,哪个家族里面曾经丢失了儿子,那必定,就跟他有着关系了。”

    “最好早点查到。”余言微微的舒了口气,“不知道为什么,我对这个叶弦,可真的是极讨厌。看起来,他也很讨厌我。但跟他讨厌我的原因不同,似乎我讨厌他,跟叶锦幕,没有丝毫的关系。那么必定,就是跟他的身世有关了。”

    左二怔了下,说道:“可是,他们家并没有丢失儿子,并且叶弦的年龄,也跟那个人差不多大……”

    “所以我才感到奇怪。”余言微微皱眉,“既然这样的话,那就去其他的家族查查,看看这个叶弦,到底是哪一家的公子!”

    查出他的来头,才更好去对付他。

    若是来头不大,那么,余言对付他,自然可以不遗余力。如果他来头不小,余言也不会对他手下留情,只是做起来的时候,手段要隐秘得多。

    毕竟,他可不想在复仇道路上,凭空增加许多的险阻。

    他原本没有将叶弦放在心上,毕竟叶锦幕可从来没有将叶弦和傅殿宸,看成是朋友或亲人之外的存在。可谁让叶弦的武力值这么高,对他的排斥也这么深,现在看来来头也不小的样子,他自然不能留着他了。

    不然谁也不知道,他到底会不会弄出什么变故来。

    叶弦看着叶锦幕,心情有些激动。

    他就喜欢看到叶锦幕对别的男生不假辞色的样子,刚才叶锦幕对余言这样冷漠,说实话,他的心里,还真是很开心,就连唇角,都是忍不住的往上翘。

    叶锦幕注意到这一幕,有些疑惑的问道:“阿弦,你怎么了,为什么这么开心?”

    叶弦自然不会将心里话说出来,他笑了笑,说道:“我只是觉得,刚才余言的表情,真的很精彩。”

    听到叶弦的话,叶锦幕也不由失笑。

    不管余言接近她的目的是什么,她都对他没有什么好感。并且这个人还太危险,她现在忙着复仇的事情,才没有空去管这些无关紧要的人和事。

    看到叶锦幕也笑了,叶弦的心里,更是觉得像松了口气一般,又问道:“阿锦,你觉得那个余言,到底是什么来头?”

    叶锦幕摇摇头:“我也不知道,只要知道他来者不善就行了。毕竟,我们跟他,也不会有着什么接触,没必要对他了解那么清楚。”

    “可是……”叶弦微微皱起眉头,“我对他,却有一种很奇怪的感觉。似乎,我很反感、不,应该说是我很仇视他!但是,这种感觉,似乎在他还没有对你表现出什么态度时,就已经存在了!”

    叶锦幕不由失笑:“难道,是你血脉中,就存在着的情感?你跟他,难道还是世仇啊?”

    见叶锦幕不信的模样,叶弦的眉头皱得更深:“阿锦,我说的是真的!”

    见叶弦神色严肃,又有着些因为她不信而产生的埋怨,叶锦幕也收起了玩笑的心理,眉头也皱了起来:“真的?”

    “当然是真的!”叶弦没好气看叶锦幕一眼,“你想想,当时我跟他一点接触都没有,并且,他也没有表现出对你有什么其他的态度。可是我对他,却有着莫名的反感,这难道不是一件很奇怪的事情吗?所以,我觉得,也许他,跟我的身世,有着关系。”

    对于叶弦的这个看法,叶锦幕也不由有些赞同起来:“看来,你们两个,也许真的是祖辈之间有些仇恨。”

    叶弦的眼里,闪过一抹微光:“所以我决定,日后,我一定要好好的观察一下余言。也许,能够从他的身上,探知到我身份的秘密。”

    叶弦的这个念头,叶锦幕也觉得可行。

    但是……

    “阿弦,你在做这些事情的时候,可一定要小心了。余言这个人,绝对不是一个简单的存在,你的想法,可千万不要被他看穿了,免得被他各种算计。”

    毕竟余言拥有的命格是“无往不利”,若是他也想探知叶弦的身份,难度必定会比叶弦低多了。到时候,说不定吃亏的那个人,就会是叶弦了。

    叶弦朝叶锦幕宽慰一笑:“没事的阿锦,我会注意的。”

    但是看他的神情,叶锦幕就知道,他的心里,绝对已经坚定了要对这件事情全力以赴的决心。就算是她再对他说要小心,估计他也是会当着她的面答应,背地里却是不惜一切代价,都要达成这个目标。

    她只能不再说什么,但却在心里决定,不管怎样,她都会帮助叶弦,查清楚他的身世的。

    叶弦没有再去看叶锦幕,而是低着头,陷入了沉思中。

    他想起来,他的心里,时不时陡然冒出来的那一阵难以控制的杀气。再想起余言身上的那种气质,越发的坚信,他与余言之间,绝对有着什么关系。

    既然余言也想要接近他,那他自然不会闪避,也会迎难而上。

    两人继续朝前走去,叶锦幕的心里,依然是有些担忧。现在叶弦的命格暂时不能用,对于异能术的修习,也只能暂时停滞不前。若是强行对上余言,情况绝对不容乐观。

    但是,她又不能随意去剥夺别人的命格,这可真是一件让她无比纠结的事情了。

    看到叶锦幕紧皱着眉头的神色,站在她肩头的小鳞眼中有着一抹不忍。她就这样看着叶锦幕,眼中神色变幻,牙齿也咬着下唇,似乎有一件极难决定的事情,一直在她的心里纠缠不休。

    终于,她像是突然下定了决心一样,咬了咬牙,手一挥!

    只见一个带着淡绿色光芒的物体,缓缓的朝着叶弦飘过去。直到飘到他的头顶,直接从他的鼻尖没了进去。

    那个淡绿色物体消失不见,小鳞才撇了撇嘴,很是不甘心的再看了一眼。

    她的心里,一直在腹诽道:“切,真是便宜你了!我好不容易从那个左二的身上,将一日千里这个命格夺到手!本来还想用来提升我自己实力的呢,谁让我见不得主人伤心,只好将它送给了你这小子!最气人的是!”

    她说到这里,神色变得气呼呼的:“我做了这样的大好事,还不能让主人知道,生怕她怪我随意谋夺别人的命格!哼!我小鳞叱咤风云五千年,什么时候做过这种做好事还不留名的事情?真是要气死我了!”

    她最后一句话,还是在心里咆哮出来的。但尽管如此,她却不敢用嘴说出来,简直都要憋屈死了!

    她只能气呼呼的看着叶弦,恨不得从他身上抢过来什么宝贝,抵押一下她给他的命格才好。

    对于她的举措,叶锦幕和叶弦,没有一个能察觉到。

    小鳞在心里发了半天的闷气,实在是觉得心绪难平,又哼了哼:“我不管了!我管主人怎么看,这都是你们逼我的!我以后,不管那个人是谁,我都一定要将他的命格夺过来!到时候,我就能够恢复以前的能力了!等我恢复后,我就将叶弦的那个命格给修复好,将我今天给他的一日千里给夺过来!”

    她的眼里,渐渐的涌起一丝疯狂的神色,一副真的被两个人逼疯的模样。

    叶锦幕和叶弦依然是无知无觉的朝叶家走去。

    回到叶家后,江老爷子和江铭川都已经休息了,叶锦幕第一个去洗漱,叶弦则是来到房里,重新将异术入门给翻了开来。

    自从发现自己的悟性大大降低之后,叶弦就再没有将这本异术入门打开,免得每打开一次,他就受一次打击。

    但现在,他已经决定要去找余言查清楚他的身份之谜,那就必须要好好的学好异能术。所以,他打算再努力一次。

    没想到,这一次,他刚刚翻到一个新异能术的页面,便感觉到,以前那种神奇的感觉,又重新回来了!

    虽然依然及不上以前那般快速领悟异能术,但比之前些天的极慢速度,却已经是不知道快了多少。

    叶弦的心里,陡然升起一阵激动!全身都在发抖,几乎要忍不住,一下子就冲到洗手间,对叶锦幕说出他的这个发现来!

    他好不容易才克制住这种激动的心情,打算再反复验证一下,免得感觉错了空欢喜一场。

    他再度将最后一个异能术打开,谁知道,这次的感觉,又跟上次一样!

    他不过七八分钟,就将这个异能术给学会了!

    比起以前的速度,确实慢了不少,可是,七八分钟就学会一个异能,绝对已经是个怪胎了!

    叶弦也可以万分确定,以前的那种悟性,又差不多,重新回到了他的身上!

    至于比以前的速度慢点,叶弦只是觉得,应该是他学习异能术太勤了,损害的精神力过多,所以才会造成速度有所下降。

    也许他休养一段时间,以前的速度,又会重新回到他的身上。

    叶弦将这件事情确定好,终于决定去告诉叶锦幕这件事情。

    刚刚站起来,他就只听到一阵脚步声传来。

    叶弦马上将房门打开,对走过来的叶锦幕兴奋叫道:“阿锦,我要告诉你一个好消息呢!”

    看到叶弦这样子,叶锦幕也不由有些疑惑起来,禁不住走到他面前,问道:“什么事——”

    她话还没说完,叶弦就一把将她拉到房里,依然抑制不住兴奋:“阿锦,我跟你说,我现在又可以学习异能术了!虽然速度比不上以前,但也是能七八分钟就能学会一个异能术!我觉得,这本异术入门,很快就能够被我学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