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重生之天定贵女 > 第158章 意外之吻

第158章 意外之吻

    对于这个摊主的话,叶锦幕不由微微一笑。

    他这种态度,还真是跟之前被她坑过几次的那个小贩一模一样,最喜欢喊可怜了。可是,谁也不知道,他们说的,到底是真是假。

    依叶锦幕看来,这个文玩小件虽然光芒比较亮,但谁知道到底是不是已经被盘了二十年的。

    对于这种文玩小件的价格,叶锦幕并不是很了解,所以也不知道,如果真是盘了二十年的,到底能不能卖到二十万。

    所以,她也只是静静看着,并没有发话,也不想买着来玩玩。

    但听到摊主的话,有些人却是已经蠢蠢欲动起来,看模样,似乎已经有几分,被摊主说动了。

    看到那些人的动作,叶锦幕唇边的笑,越发的深。

    正在这个时候,叶锦幕只听耳边传来一个少年低低的声音:“你也看出来了,这件文玩小件,并没有二十年,对不对?”

    叶锦幕乍然听到一个陌生的声音,禁不住吓了一大跳,同时心里,也升起一阵警惕。

    这个说话的人,到底是什么时候,悄无声息的来到她身边的?为什么她一点都没有感觉到他的到来?

    难道,这个突然出现的少年,是个高手?

    叶锦幕蓦然转过头去,却因为动作过猛,那个少年离得她太近,这一转头,叶锦幕只感到她的唇,陡然从一个什么物体上面擦过!

    她还没有反应过来,那个在她身边的少年,身体已经因为这一下,而变得僵硬如石。

    叶锦幕这个时候,也突然清醒过来,刚刚到底发生了什么,双颊不由燃烧了起来。

    都怪这个人,没事干什么要离她这么近!

    结果导致,她这一回头,唇便擦到了他的脸!

    真是郁闷!为什么她老是不小心,就会亲到别人!上一次,是跟叶弦,这一次,又是跟这个不知道什么来头也不知道什么长相的少年!

    那个少年的心里,想法也是跟叶锦幕差不多。

    他此刻心里,真是后悔莫及。

    早知道,他就不凑这个少女这么近了,结果导致,他的脸,莫名其妙,就被那个少女亲到!

    要知道,他长这么大,也从来没有跟哪个女孩子有过什么接触。一直最希望的事情,就是将初吻初恋和初那啥,都交给未来最爱的那个人的。

    可是现在!他的初吻!嘤嘤嘤嘤,居然被这个女孩子给夺走了!

    虽然这个女孩子的确长得很不错,但他对她没什么感情啊啊啊啊!

    并且看这个女孩子的神情,她似乎还不是很愿意的样子,他的心里,不由也有了一丝的愧疚。

    不管怎样,事情都是他引起来的,他马上开口道歉:“对不起!”

    叶锦幕这时候,才将这个少年的相貌看清楚。

    只见这个少年,年纪也跟她差不多的模样。但是仔细一看,就能看出他的眼睛里面,有着一些狡黠的光芒深深埋藏,让人怎么也无法,将他当做一个单纯十五岁左右的少年。

    他的相貌,也是俊美无双,既有着一些林砚初那般出身书香世家的俊雅清新,又有着一丝不知从何带来的灵动慧黠。这两种截然不同的气质同时出现在他的身上,不但不显得违和,却让这个少年,有着一种林砚初傅殿宸他们没有的可亲,让人不会排斥跟他的接触。

    尤其他此刻的笑,极为的真诚澄澈,很是恰到好处的,让人很容易将他眼里的那些狡黠光芒给忽略。

    但叶锦幕,却从这个少年的身上,看出了一个词——

    笑面虎!

    他看起来那般的可亲,让人觉得没有任何距离。并且他相貌俊美,气质高贵,这种可亲的感觉,更是会让人对他的好感倍增。

    尤其他的笑,还那般的真诚,让人很容易以为,他的笑,真的是出自她的本心。

    但叶锦幕可一直没有忽略,他眼里深藏的那些狡黠。

    这个少年,绝对不是一个简单的角色。

    又想起他刚才悄无声息走到她身边的场景,让叶锦幕越发的坚定了这个猜测。

    叶锦幕不想跟这样一个难缠的少年有着任何的接触,对他微微一笑:“没事,反正也不过是个意外罢了。”

    说完,她转身想要走,但却被少年一把拉住,低声说道:“喂,你是不是也看出来,那些起哄的人,都是那个摊主的托?”

    被拉住,叶锦幕皱了皱眉头,看着少年一眼。

    这个少年,看样子,还真像卯上了她的样子,他到底想要干什么?

    如果说,他仅仅是看到她的表情,就觉得她也想跟他一样看热闹,所以才一直拉住她。那么,他是不是太自来熟了一点?

    对于这样的一个人,叶锦幕还真是有些敬谢不敏。

    她望着少年拉住她的手,淡淡说道:“请你放开,好吗?”

    少年听到叶锦幕的话,心里又是一阵的懊恼。

    他这是怎么了?不是很讨厌陌生女孩的接触吗,为什么在刚才那场意外之后,又主动伸出手,将这个女孩子的手臂抓住?

    他今天,到底是在发什么疯?

    少年只感到,他抓着叶锦幕的那只手,如同被烙铁烫伤一般,慌忙将手松开。

    将手松开后,少年的心里仍然有些疑惑。

    他平素,就是以冷静和诡计多端出名,为什么现在,在这个少女面前,感觉时时刻刻,都比她矮一截?似乎,这个少女淡淡的一句话,就拥有让人不敢抗拒的力量。

    难道说,这个少女的气势,比起他,还要更加的可怕?

    叶锦幕淡淡看了少年一眼,不想再跟他有着什么接触。少年赶紧叫道:“你真的走?你不想看,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叶锦幕笑了声:“要发生什么,跟我有什么关系?”

    “难道,你就真的不想,看看那个文玩,到底是不是真的?并且,你也不想看看,到底会不会有人上当?”

    叶锦幕不由失笑:“你怎么那么喜欢看八卦?你真的是个男生吗?”

    说完这话,叶锦幕也不理睬那个少年会有着什么样的反应,拔腿就走。

    少年被叶锦幕这话噎得脸色涨红,很想追上去跟叶锦幕理论一番。但想起叶锦幕的话,又觉得,若是他真那么做了,没准又会被她嘲讽不像个男生,只能硬生生停住脚步。

    他深吸了一口气,才将心里的这一种莫名的憋闷压下去,转头看向背后。

    那些一直起哄的人,他一眼就能看穿,那都是那个摊主的托。就是故意用这种方式,让别人以为,这个物件真的这么抢手。并且,他们的态度越热烈,那些围观众们,心里就会更加的焦急起来,生怕这件文玩小件被人抢走。

    若是不清楚这块文玩小件的人,也许会被这一幕给骗过去。但若是清楚这块文玩小件的价值,那便能轻而易举知道,这一切,都是做戏。

    少年冷眼看着,想着若是没人上当,他便不管闲事。若是有人要买,他便要想办法阻止。

    只因,做他们这一行的,最厌恶的事情,便是假货横行。

    少年看了十几分钟,都没有人上当,正打算转身离开时,谁知道这个时候,走出来一个西装革履的中年人。

    那个中年人看打扮,便像是一位成功的商务人士。此刻,他钻进人群,一眼便瞧见了那一个文玩小件。

    刚刚才看到那个文玩小件,这个中年人的双眼,便蓦然一亮!

    他迫不及待的蹲下来,将那个文玩小件拿起来,对摊主问道:“这个多少钱?”

    看到他这副模样,摊主的眼睛也亮了起来,其中,闪过一抹狡诈神色。

    也不枉费他请了这么多托来做戏,现在,终于有大肥羊上钩了!

    看到那个摊主眼里那一抹阴谋得逞的光芒,少年在心里微微叹了口气,又听那摊主说道:“这个二十万,你是行家,应该知道这个价格真不贵!要是在那种大店子里面,二十万的价格,绝对买不了这么个好宝贝!”

    那个中年人皱了皱眉头:“人家大店子里面,可是有着专业证书的!你这里什么都没有,还卖这么贵!这样吧,你给我开个诚心价,要是满意,我就买了。”

    “兄弟,这个价格,真的不贵了!”

    摊主简直是哀嚎着说道,一副似乎被占了极大便宜的模样。

    看到他这副模样,那些起哄的人,都在一旁纷纷说道:“你要买吗?不买的话,我们买了吧!”

    “可是二十万啊……”

    “你没眼光吗?二十万贵什么贵?这个一脱手卖给别人,至少翻倍!”

    “哇,这么值钱?我真看不出来!”

    “看不出来,你还在这里看什么看,你这不是找笑话吗?”

    这些人的演技还真不错,都懂得一唱一和了,跟说相声似的。在他们这样卖力的表演下,那个中年人的神色,也有着几分松动。

    以他的“眼神”,他也能判定,盘成这样子的文玩小件,卖个二十万,真的不贵。

    当然,前提是,这个文玩小件,是真的被盘了二十年。

    不过,以这个中年人的眼光,他非常笃定的认定,这个文玩小件,就是已经被盘了二十年的存在!

    所以,他坚定了心里的这个想法之后,咬了咬牙,终于还是说道:“行,就按你说的那个价!”

    听到中年人这句话,摊主的眼里,飞快的闪过一抹不易察觉的狡诈,快速得让中年人根本就没有发觉。

    他似是有些不信的看了中年人一眼,问道:“你真的打算买?”

    听到他这种带着些许质疑的语气,中年人心里不由有种被轻视的感觉。

    他瞟了摊主一眼,带着些火气问道:“我不想买的话,我问什么问?我闲的吗?”

    “好,既然这样的话,那我们就一手交钱一手交货!”摊主嘿嘿一笑:“不过,我这里可没有刷卡的东西,我只要现金!”

    中年人四处看了眼,指着不远处的一个银行:“我就到那里去取钱,然后给你!”

    “好嘞!”

    摊主一下子将东西全部收好,拉着中年人就要走。

    少年在一旁看着,唇边也露出一抹浅笑来。

    这个摊主,还真是思虑周全。若是要转账的话,那个中年人,很容易就知道他的身份信息。那样,如果他知道上当了,很有可能就会去找这个摊主的麻烦。

    但若是直接给现金的话,那个摊主的信息,就无从知道了。

    正当两人要走的时候,少年在他们身后,淡淡说道:“那个文玩小件上面的油脂,只不过是用特制的蜡,用烧制的方法,慢慢渗透进木质里面去罢了。实际上,它被人盘的时间,最多不超过一天。因为,若是真的被盘了,人类的体脂留在上面,就无法再让这些蜡进入其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