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重生之天定贵女 > 第159章 他跟萧墨染有关系?

第159章 他跟萧墨染有关系?

    不过,以这个中年人的眼光,他非常笃定的认定,这个文玩小件,就是已经被盘了二十年的存在!

    所以,他坚定了心里的这个想法之后,咬了咬牙,终于还是说道:“行,就按你说的那个价!”

    听到中年人这句话,摊主的眼里,飞快的闪过一抹不易察觉的狡诈,快速得让中年人根本就没有发觉。

    他似是有些不信的看了中年人一眼,问道:“你真的打算买?”

    听到他这种带着些许质疑的语气,中年人心里不由有种被轻视的感觉。

    他瞟了摊主一眼,带着些火气问道:“我不想买的话,我问什么问?我闲的吗?”

    “好,既然这样的话,那我们就一手交钱一手交货!”摊主嘿嘿一笑:“不过,我这里可没有刷卡的东西,我只要现金!”

    中年人四处看了眼,指着不远处的一个银行:“我就到那里去取钱,然后给你!”

    “好嘞!”

    摊主一下子将东西全部收好,拉着中年人就要走。

    少年在一旁看着,唇边也露出一抹浅笑来。

    这个摊主,还真是思虑周全。若是要转账的话,那个中年人,很容易就知道他的身份信息。那样,如果他知道上当了,很有可能就会去找这个摊主的麻烦。

    但若是直接给现金的话,那个摊主的信息,就无从知道了。

    正当两人要走的时候,少年在他们身后,淡淡说道:“那个文玩小件上面的油脂,只不过是用特制的蜡,用烧制的方法,慢慢渗透进木质里面去罢了。实际上,它被人盘的时间,最多不超过一天。因为,若是真的被盘了,人类的体脂留在上面,就无法再让这些蜡进入其中。”

    少年的这句话刚刚说出来,那个中年人的脚步就不由停住,回头朝少年望去。

    摊主则是眼露凶光,回过头来,冷冷朝少年看去。

    面对摊主这样凶恶的目光,少年不闪不避,也没有丝毫的畏惧。他依然是笑着看着两人,继续说道:“这种烧制的蜡,只需要用汽油或者酒精一洗,就会全部从木质中渗出来。如果不信的话,你可以买一瓶酒精来试试。”

    看到少年这般淡定却又自信无比的说着这番话,那个中年人的神色越发的纠结了。

    摊主的眼神更加的冰冷,他身边的那些同伙,看着少年的眼神,也满是不怀好意。

    少年见那个中年人依然有些犹豫的模样,从衣袋中拿出一个瓶子来,朝中年人笑道:“刚好,我这里就有一小瓶酒精,你要不要试试?”

    说着,他还将酒精朝中年人递过去。

    摊主终于忍受不住,一把将少年递过去的手别开,恶狠狠叫道:“滚开!你是哪里来的野小子,为什么要坏我的生意!”

    少年依然是笑呵呵说道:“我并没有坏你的生意啊,我只是,不想看到有人被骗罢了。要知道,我此生最恨的事情,就是有人卖假的古董和艺术品。”

    “哼~!你不过是个乳臭未干的小子,你哪里能看出来到底是真是假?”摊主冷冷说道,“给我滚开!别妨碍我做生意,要不然我找人弄死你!”

    中年男人在一旁看着两人说话,神色有些复杂。

    这个少年,一直给他一种很是不简单的感觉,他也有些觉得,这个少年说的话,都是真的。

    但是,这个少年毕竟年纪很轻,他真的有那么高的能力和眼光,看出来这个文玩小件,到底是真的假?

    如果这个文玩小件是真的,因为这个少年的一席话就放弃,那可真是他追悔莫及的事情了。

    可是,这个少年的自信,却让他莫名的觉得,他应该相信这个少年。

    中年人在心里微微的叹了口气,决定再看看,接着再做决定。

    少年又是笑了笑:“既然你不承认的话,那么,就让我用这一瓶酒精来试一试,怎么样?反正,如果是正宗的盘了二十年的小物件,是不怕用酒精泡的,也不会给它造成任何的损害。这种能让你身边这位先生坚定他想买决心的事情,想来你也是不会拒绝做做的,是么?”

    他虽然在笑着,但是摊主却分明感觉到,他那种笑里面,一种暗暗的威胁和冷嘲之意。

    这样的一种情绪,便连这个摊主,都感到有几分的心惊。

    但他转瞬便清醒了过来。

    他可是一个成年人,这个少年,一看就毛都没长齐的模样,有哪里值得畏惧的?再说了,他在这里,可是有着很多帮手的,还怕这个少年?

    他冷冷哼了声:“我能不能卖出去,就跟你没关系了!”

    说完,他转身就要走。

    少年看向他身边那个中年人,笑道:“这位先生,你真的不想试试么?”

    中年人听到少年的话,原本就在看着少年的双眼,双瞳微缩。

    他看着少年的笑意,只觉得仿佛在这刻,这个少年身上的那种自信的气势,也影响到了他,传递到了他的身上。

    他猛然闭了下双眼,似是下定决心一样,对着摊主说道:“试试吧!”

    摊主一听中年人的话,马上一副很无语的模样:“不是吧,你居然真的听信那个毛头小子的话?”

    中年人淡淡一笑:“我又不是个文盲,相似相溶的到底我还是懂的。既然那种蜡是有机物,自然是能够融化在酒精或者汽油中的。并且,除了这种蜡之外,酒精对这个文玩小件的其他部分,也是没有任何影响的。既然这样,试试又怎样?”

    摊主听着中年人的话,脸色青白不定。

    中年人却不说话,只是淡淡笑着看着摊主,似乎在等待他的定夺。

    终于,摊主将文玩小件一收,哼了声:“想买就买,不买拉倒!”

    说完这话,他拿着手里的东西,扬长而去。

    那些跟他合伙的人,也是装作没热闹可看了的观众,一窝蜂的散了。

    只不过,在他走的时候,又是怨毒的看了少年一眼,眼神中含有的恨意,让中年人这个旁观者,看着都打了个冷战。

    但那少年却只是丝毫不以为意的站着,仿佛根本没有将那个摊主的眼神放在眼里。

    中年人直到那些人都走远了,才走到少年身边,对他说道:“小伙子,谢谢你了!不是你的话,我刚才就被他骗了!”

    他现在也看清楚了,他还真是被那个摊主给骗了。要不是这个少年的话,他说不定,就白白的被骗走了二十万。并且,因为他是直接给的现金,就连追回,难度都非常的大。

    所以他此刻看着少年的眼神里面,充满了感激。但除此之外,又带着一丝的担忧。

    他对少年担忧说道:“你还是快走吧,我看那个人,是绝对不会放过你的。并且他们人多势众,你一个小孩子,对付不了他们的。”

    少年却只是朝他笑笑:“没事的,他们奈何不了我。”

    看到这少年满不在乎的表情,中年人也没有再说什么,只是从包里将一张名片拿了出来,向少年递去:“小兄弟,这是我的名片,这次就多谢你帮忙了!要是以后有什么事要找我帮忙,就打上面的电话吧!”

    少年将名片接了过去,点了点头。

    中年人这才转身离开,在他刚刚才走了没几步,少年就转过头去,看向不远处人群中的某处。

    在那处,叶锦幕正站在那里。看到少年望过来,她抬脚就要走。

    谁知道这少年却飞一般跑到她的身边,对她露出很是明澈的笑脸:“你还没走啊?”

    叶锦幕对这个少年的自来熟实在是感到很无语,看了他一眼:“没想到,你真的会帮他。”

    “那是当然!”少年很是得意的一扬头,“我本来就是做这一行的,当然最厌恶的事情,就是这种卖假货的人了!就是因为这种人的存在,才败坏了我们整个行业的名声!要不然,我们家的生意,能做得更大!”

    少年的这段话,让叶锦幕不由仔细看了他一眼。

    他这么说,便说明他们家,就是做这种古董宝物类生意的。并且,这个少年的眼光这么不错,想来应该家世也不错。

    不过,这一切,都跟她没有丝毫的关系。

    叶锦幕淡淡一笑:“那就祝贺你在扩大你们家族的生意上,又做了一件有用的事情了。我还有事,就先告辞了,以后有缘再会。”

    她说完这句话,转身就要离开。

    为了避免再被这个少年抓住,她还特地用了一点点的一级风火轮,让速度提升了不少。

    少年听到叶锦幕的这句话,直觉的感到她似乎要走。正打算去将她拦住时,一眨眼间,却已经不见了叶锦幕的身影。

    少年怔了下,朝四周看了一眼,依然是没有看到叶锦幕的存在。

    他的唇边,掠起一抹淡淡的笑来,依然是如同水晶般透澈,但在其中,却带着一丝狡黠之意,让他看起来,像是一只小狐狸一般。

    他凝视着叶锦幕离去的方向,淡淡笑道:“原来她也学了异能术,没想到,我还真是看走眼了。”

    叶锦幕回头看了一眼,实在是看不到那个少年了,这才呼了口气。

    这个少年,绝对是个麻烦。叶锦幕现在根基未稳,才不敢接触这样的人物,从而让她的计划出现什么变故。

    并且,这个少年的容貌,叶锦幕也觉得有些眼熟。

    似乎,跟萧墨染,有着几分相似。

    这种相似,明显就是血缘上的关系。也就是说,这个少年,跟萧墨染,有着血缘关系。

    那么,他又是谁?

    他绝对不是楚轻寒。上辈子,叶锦幕见过楚轻寒,对他的印象也很深刻。

    可是,她实在想不出来,萧墨染还有什么亲戚。

    难道,又是萧家哪个旁系的孩子,来苏城,就是为了找萧墨染?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么,她就更加的不能接触这个少年了。

    叶锦幕看了看时间,现在离十点钟也不远了,她朝出站口走去,等待着吴桐的火车前来。

    可谁知道,她刚刚走到出站口,耳边又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咦,你在接人啊?”

    叶锦幕心里大叹晦气,转头看去,果然看到刚才那个少年。

    她在心里暗暗翻了个白眼,深吸一口气,淡淡说道:“你怎么在这里?你也是来接人的?”

    “当然不是了!”少年朝她露出一个很是明亮的笑容,“我是看到你在这里,所以才来这里的。你要接的人是谁啊,到时候我也来帮你找找!”

    这个少年,还真是自来熟到一定的地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