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重生之天定贵女 > 第160章 少年的身份

第160章 少年的身份

    叶锦幕的心里一阵无语,但心里,却越发的警惕起来。

    这少年既然跟萧墨染有关系,那么,也许对她的事情,也有几分耳闻。所以,她更加要跟他保持距离了,免得被他看穿她这个伪装的身份。

    叶锦幕只是笑了笑,没有再接他的话。

    少年见自己的话得不到回应,眼里闪过一抹光芒,又接着锲而不舍的说道:“你为什么那么不愿意理我?难道我很让你讨厌吗?”

    他这话说得可怜兮兮的,让叶锦幕不由转头看了他一眼。

    却只见他此刻,正用一种无比可怜的眼神看着她,双眼亮晶晶的,怎么看,怎么萌。

    只可惜,叶锦幕早就看惯了叶弦的这个模样,对这个表情,也早有了免疫力。并且,叶弦对她,才是真正的没有丝毫设防,也没有丝毫的目的,所以他面对她时的表情,才是真正的真实透澈。

    而眼前的这个少年,叶锦幕可是没有忘记,他眼中的那些狡黠光芒。

    所以,就算他现在在她的面前,表现得多么的单纯天真,她也是不可能相信。

    叶锦幕别开脸,没有再看少年一眼,转头盯向出站口涌出的人流。

    刚才听到报站声,吴桐乘坐的火车,已经到了苏城。料想,这一波的人群,就是从那辆火车上面下来的。

    对于吴桐,叶锦幕上辈子看过他的相片。所以,她也没有问吴桐有什么特征,直接在人群中寻找了起来。

    少年见叶锦幕看了他一眼后,马上就毫不留恋的移转视线,眼中有些惊愕。

    他知道,他这个神情一摆出来,到底杀伤力有多大。在家族里面,最难缠的长辈,看到他这样的神情,都会忍不住对他心软几分。

    可是现在,这个少女对他的这个神情,却是没有一点的动容,还真是让他心里感到有些怪异。

    但这样,就更表明,这个少女,比一般人更有意思,不是么?

    料想,跟表哥说的那个叶锦幕,也差得不远了。

    少年摸着下巴思忖着,眼中光芒闪烁。

    叶锦幕没有理会少年,视线依然在人群中搜寻着吴桐的影子。

    少年在一旁看着叶锦幕,也没有插话,只是双眼,随着叶锦幕的视线,也跟着转动。

    他倒是很想看看,这个少女要找的,到底是谁。

    叶锦幕不断找着,终于看到一个上身穿着T恤,下面穿着一件破洞洗得发白的牛仔裤,脚上踩着一双运动鞋,肩上再背着一个大书包的大男生。那个大男生大概二十出头的年纪,头发有些凌乱,胡子也能看出来只是简单的刮了一下罢了,还戴着一副黑框眼镜,一看就知道是个宅男。

    也许是因为长久没见日光的模样,吴桐的皮肤有些苍白瘦弱,又因为相貌清秀,所以看起来,比实际年龄小上许多。

    实际上,他现在已经有二十六岁了,但是看起来,还是如同才二十岁左右的大学生一样。

    他虽然从网上,将叶锦幕那张“慕叶”假身份上面的相片看到了,但毕竟清晰度不是很高,所以一时之间,还真的没有看到接站的叶锦幕。

    他只能掏出手机,正打算打个电话给叶锦幕时,只听到一个少女清脆的声音传来:“吴桐!”

    这个声音无比的好听,让身为宅男的吴桐,听得简直心都要酥了。

    他将手机收好,茫然的朝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只见不远处,一个穿着浅绿色连衣裙的少女,正笑吟吟的看着他。

    吴桐心里越发的迷茫了。

    这个少女看着他,到底是因为什么?

    难道,她就是那个小叶子?

    可是,眼前的这个少女,长得未免也太好看了一点吧?简直比他的女神程彩涵,还要好看一百倍!

    吴桐看着叶锦幕的笑脸,脸不由微微的红了。

    心里不断的呐喊:你不要这样子对我笑了,我HOLD不住啊!

    见吴桐没有反应,叶锦幕以为他没听到,又叫了一声:“吴桐,过来!”

    这一声,让吴桐从无限的遐想中清醒了过来。

    他这个时候,才终于确定,这个比他女神还要好看一百倍的少女,居然真的就是那个小叶子!

    可是,他真的无法接受,那个阴险狡诈、诡计多端的小叶子,就是眼前这个如同精灵和天使一般纯净漂亮的少女啊!

    吴桐心里感觉复杂极了,颇为有些不敢置信的走到叶锦幕面前,有些疑惑的说道:“小叶子?”

    接着,又再确认了一遍:“慕叶?”

    看到吴桐这副神情,叶锦幕不由失笑,点头道:“对,我就是慕叶,也是小叶子。”

    “怎么可能!”

    吴桐的嘴张得老大,实在是不敢接受这么一个结果。

    他的心中,对叶锦幕的容颜,做过很多的假设。但真的从来没有哪一种,是像此刻眼前的叶锦幕这般的。

    这般的反差,让吴桐还真的是一时之间,震惊得如同被五雷轰顶一般。

    看到吴桐这般震惊的样子,叶锦幕又是失笑,伸出手,在吴桐的肩上拍拍:“我们走吧。”

    吴桐身子微微一抖,看了眼叶锦幕,内心不断刷屏:“我被女神拍肩膀了,我被女神拍肩膀了……”

    叶锦幕看了吴桐一眼:“你怎么还不走?”

    “好,我马上就来!”

    上就来!”

    吴桐赶紧回过神,跟在了叶锦幕的身后。

    一旁被忽略的少年一直在静静的看着这一幕,当看到叶锦幕要接的人,是吴桐这个貌不惊人的宅男时,他的眼里,闪过一抹诧异。

    他还真的想不到,叶锦幕会跟吴桐这样的人有着关系。那么,这个叫吴桐的大男生,是不是有着什么过人之处,才会跟叶锦幕扯上关系?

    毕竟他也看出来了,那个吴桐,一开始根本就不认识叶锦幕。所以,这也许是他们第一次见面,而要见面的原因,自然是因为,他们也许,有着什么合作。

    少年很快就理清楚了这一切,回头看向要离开的两人,叫道:“小叶子,你怎么丢下我一个人在这里了!”

    他从吴桐的称呼,已经知道了慕叶这个名字,自然是很快就利用了起来。

    听到少年的话,叶锦幕眼里拂过一抹无语。

    看来,这个少年,还真是黏上她了。尤其现在,他还知道了她的化名,谁知道慕叶这个名字,萧墨染有没有告诉他。如果告诉他了,他黏着她的想法,肯定会越发的坚定。

    叶锦幕当做没有听见,依然朝前走着。

    吴桐却是诧异的看向那个少年,当看到他同样卓绝的风姿时,眼里闪过一抹微微的了然。

    少年将这一抹了然收在眼底,朝吴桐友好的一笑:“你好,我是小叶子的男朋友!”

    吴桐一副果然如此的神情,也对少年笑了笑:“你好,我叫吴桐!”

    叶锦幕实在忍不住了,停住脚步,回头朝少年望去,冷冷道:“你够了没有?”

    少年却是笑嘻嘻的看着她,很是委屈的说道:“小叶子,你为什么要这么对我?你对我的态度,跟对吴桐的态度,真的一点都不一样!要知道,我可是你的男朋友啊!”

    叶锦幕冷哼一声:“你以为我不知道,你跟萧墨染有关系?说吧,你接近我,到底是为了什么?”

    少年的眼里闪过一抹惊异,虽然快且淡,却被叶锦幕捕捉到。

    这个少年,果然跟萧墨染有着关系。

    少年被拆穿身份,却没有一丝的尴尬,依然笑着对叶锦幕说道:“没错,萧墨染就是我的表哥。不过,我现在想要认识你,却跟他一点关系都没有。”

    “你叫萧墨染表哥?你是楚家的人?”

    叶锦幕微微皱着眉头,她实在是想不到,楚家除了楚轻寒之外,还有哪个儿子。

    “你怎么只记得楚家跟萧家有亲戚关系了?”少年一副很是不满的样子,“表哥除了有姑姑之外,他还有舅舅啊!你怎么就把我们南宫家给忘了?”

    “你是南宫家的人?”

    叶锦幕还真是有些吃惊,但一想想这个少年刚才的表现,心里就释然了。

    南宫家是华夏国有名的商业世家,国内首富,囊括整个世界珠宝玉器等奢侈品的交易。南宫家家主南宫潇是个老狐狸,商业手段极为的惊人,南宫家在他的管理下,越发的蒸蒸日上。

    不过南宫家基本上只做这方面的生意,对于其他的行业很少跨足。要不然,谁也无法想象,现在南宫家的势力,到底会有着多大。

    南宫潇的妹妹南宫婉玉嫁给了萧家家主萧镇海为妻,对于南宫家的生意,萧家的情报,也出力不少,对于南宫家的发展,也起到了相当大的作用。

    至于眼前的这个少年,就是南宫家的少主南宫静泓。

    南宫潇的妻子早亡,只有南宫静泓这么一个儿子。南宫潇对已故妻子的感情极为的深,在她去世后也没有再娶,而是全心全意,培养起南宫静泓这个唯一的儿子来。

    对于南宫静泓,整个华夏国的传说也不少。他完全继承了南宫潇的商业手段,就是个跟南宫潇一样的小狐狸。平日里鬼主意极为的多,赚钱手段也很是惊人。虽然年纪小,但却是很多商界人士,都不想去接触和对付的存在。

    没有想到,现在,叶锦幕却是被南宫静泓给盯上。

    叶锦幕可不想去招惹这么一个麻烦,她走到南宫静泓身边,看着他,淡淡说道:“我不管你接近我的目的是什么,但我希望,以后你不要再这么做了。要不然,可别怪我对你不客气!”

    南宫静泓顿时满脸的委屈:“你错怪我了,我真的不是抱着什么目的来接触你的!在你说名字之前,我根本不知道你的身份,就算知道了你的名字,我也还是不知道你到底是谁啊!表哥根本就没有跟我提起过你!我之所以想要接近你,就是因为那时候,你也认出来那个文玩小件不是真的。我第一次看到跟你这么大年纪,就能对这种东西了解那么深的人,所以自然是想要接触接触你了,毕竟我本来就是干这一行的,当然对同样了解这一行的人感兴趣了。”

    叶锦幕看着南宫静泓,虽然不知道他这话,到底有着多少的水分。但是,不得不说,南宫静泓装起可怜来,效果还真是不错。

    至少,现在叶锦幕都有些觉得,他都说到这份上了,还跟他计较,的确是一件让人很过意不去的事情。

    叶锦幕微微一笑,说道:“既然你这么说,我还继续跟你计较,就未免显得有些我在小题大做了。既然现在,我们什么都说清楚了,那我就走了,以后有机会再见面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