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重生之天定贵女 > 第162章 不足为虑的感情白痴

第162章 不足为虑的感情白痴

    毕竟,他的那个命格,就连小鳞都极难剥夺,那么,除了这个办法,也再无其他方法了。

    当然,余言这个人,一看就难以对付,她也会把握好分寸的。

    余言顿时一副很是受宠若惊的模样,看着叶锦幕说道:“你快点说说,你需要我帮什么忙!只要我能做到的,一定在所不辞!”

    左一左二在身后,看着余言这副模样,心里都有着微微的不祥的预感。

    他们两个不是瞎子,余言说这话,虽然看起来很像是客套。但是,左一左二都是跟了他很久的人,自然很容易能看出来,余言的神情,分明是认真的。

    难道,余言真的对眼前这个叫叶锦幕的女孩子,产生了真正的感情?

    左一左二的心里,越发的感到担忧了。

    尤其是当两人视线交流的时候,他们发现,对方也是跟自己一样的相反后,心里的这种担忧,更重。

    那说明,不止他们自己,对方也看出了这个问题。那就说明,也许,他们是真的没看错。

    他们心里坚定,等到方便说话后,他们一定要向余言,好好的求证这个问题。

    叶锦幕笑了笑:“现在不方便说,待会我们出去好好聊聊吧。”

    “好,待会说!”

    余言乐呵呵的说着,看着叶锦幕回到了座位上,也对左一左二说道:“我们也回去座位吧。”

    说着,他也不理他们,径直朝座位上走去。

    傅殿宸在座位上,将这一切都看得清清楚楚。他原本很想上去,将余言拉得离叶锦幕远远的,但是,看叶锦幕有话要对余言说的模样,他也只好作罢,生怕叶锦幕会生气。

    现在,余言回到了座位上,他自然不会给余言好脸色。

    傅殿宸冷冷看着余言:“你又在打什么歪主意?”

    余言现在心情正好,自然不会跟傅殿宸计较,只是看了他一眼,说道:“我们俩的事情,似乎你管不着吧?”

    他语气很想做得平静一些,奈何心里实在太过开心,就连语气中,也是带着几分的雀跃。

    这种语气,让傅殿宸听得心里实在是火起。

    同时,心里对叶锦幕,也产生了一种恨铁不成钢的感觉。

    叶锦幕这是怎么了?她平时不是很聪明的吗?骗起他来的时候,丝毫不手软。怎么现在,面对余言,就变得这么笨了?

    难道,她是被余言迷住了吗?还是,女生对自己的追求者,总是忍不住有几分的心软?

    这一点可千万要不得啊,天知道这个余言,又会对她做出什么样的事情来。他可一定要提醒一下叶锦幕,可千万不要相信这个余言。

    傅殿宸知道,现在一听到余言的这种语气,他就会忍不住怒气,索性也不再去找虐,只是哼了声,拿开手机,打算给叶锦幕提个醒了。

    可是他刚刚打开手机,就见到林砚初发来的信息:“殿宸,麻烦你去跟叶锦幕打探一下,她需要我们林家答应她什么要求。”

    傅殿宸一看到这句话,心里就顿时一松:“那个人醒了?”

    “对。”林砚初的话发来,“这一次,真的多谢叶锦幕的曲叶莲了。要不是她,也许天娇就真的要吃个极大的苦头了。她帮了我们这么大的忙,我们当然也不能白白受着。你替我问问,她到底想要我们答应她什么条件。”

    叶锦幕的性格,林砚初和傅殿宸都清楚得很。她绝对不是那种愿意白白去帮助别人的人,她这一次,这么大方的将曲叶莲拿出来,绝对是有着要求的。

    只是不知道,她这一次,又会提出什么样的要求来。

    傅殿宸回过去:“她当时给我们燕王樽,是要让我们傅家答应她的三个要求。说不定,这一次,她也会提出同样的要求来。”

    林砚初的语气有些无奈:“若真是这样,那我们也只能接受了。不过你还是先问问吧,也许,还有其他的选择呢。”

    “嗯,我这就帮你问。”

    傅殿宸发过去这句话,就打算向叶锦幕发信息去问问。

    突然,他意识到一个问题,又给林砚初发过去一句话:“你也有叶锦幕的联系方式,你为什么不自己去问?”

    林砚初看着傅殿宸发给他的那句话,心里很是有些无语。

    傅殿宸这不是说废话么?他跟叶锦幕话都没说过几句,关系怎么能比得过傅殿宸跟叶锦幕那样好?如果他贸然去找叶锦幕,问她到底要提一些什么要求,谁知道会被她宰到什么程度。

    反正现在傅殿宸跟叶锦幕的关系不错,让傅殿宸去问,没准叶锦幕还会手下留情。

    真不知道这么简单的一点,傅殿宸怎么还要问。难道在他心里,已经完全胳膊肘向外拐了,完全没有意识到,要跟他联手算计叶锦幕的事情,而是将叶锦幕的利益,摆到了第一位,所以才没有那么想?

    这个猜测,让林砚初的心里,只觉得硌得慌,于是也没打算跟傅殿宸说实话,只是回了句:“没什么,我觉得当面说的话,会显得比较诚恳。”

    对于林砚初给的这个理由,傅殿宸的心里也是很无语。

    他本来是打算,直接发信息跟叶锦幕说的。但听林砚初这话,还是要他去亲口对叶锦幕说?

    傅殿宸忽然也觉得,似乎亲口对叶锦幕说,真的跟林砚初说的那样,比较有诚意。于是,他给叶锦幕发了条信息过去:“待会有空吗?我有件事情要跟你说。”

    叶锦幕这个时候,也刚坐在座位上没多久,叶弦用一副极为不赞同的神情看着她,说道:“阿锦,你怎么又理会余言了,你又不是不知道他不怀好意。”

    叶锦幕笑了笑:“你觉得,我躲着他,他就不会再缠着我了?”

    听得这话,叶弦不由一怔。

    见叶弦明白了这个道理,叶锦幕又接着说道:“我们都知道,余言接近我,肯定没打什么好主意。但是,我们却不知道他到底想干些什么。要想知道他的目的,也只有主动去接近他这一条路可走了。我倒要看看,他这般的处心积虑,又是为了什么。”

    叶弦已经完全被叶锦幕说服,也点了点头:“好,我也会帮你的。但是,你可一定要注意了,千万不能被他给骗过去!”

    “放心吧!”叶锦幕不由失笑,在叶弦的头上拍拍,“怎么我在你眼里,就成了个小孩子吗,我会那么容易被人骗?”

    叶弦不好意思的笑笑:“那阿锦你告诉我,刚才你跟余言都说了一些什么。”

    叶锦幕笑笑:“他问我有没有什么事情让他帮忙的,我说当然有。”

    “阿锦,你怎么找他帮忙了!”叶弦又是一脸的不赞同,“你不怕找他帮忙的时候,会暴露出你在做的事情吗?”

    叶锦幕又在叶弦头上拍拍:“放心吧,我又不傻,怎么可能会做自我暴露的事情?”

    叶弦这才放下心来,但是心里,对叶锦幕时不时就拍他头的动作,感到万分无语。

    看来,他在叶锦幕的心里,还是脱不了一个被她看成是孩子的形象。他在日后,可一定要加倍努力,才能扭转这个局面了。

    他只能转移着话题:“阿锦,我们的公司弄好了吗?”

    叶锦幕点点头:“放心吧,不出一周,所有的手续就能够被弄好了。到时候,我其余的宝贝也能够全部卖光,有了钱,就可以大展宏图了!”

    叶弦也极为的开心,毕竟这个公司的名字,可是他与叶锦幕名字的组合。

    假如公司真的蒸蒸日上了,等到叶锦幕可以坦白她的身份后,全天下的人,到时候就都会知道,锦弦这个公司名字的含义了。

    其他缠着叶锦幕的狂蜂浪蝶,估计也会在这个名字前面,知难而退。

    叶锦幕正想对叶弦说今天晚上的计划时,只感到手机震动了一下,点开一看,是傅殿宸发来的信息:“待会有空吗,我有事情要跟你说。”

    叶锦幕回了句话过去:“我待会有事要跟余言谈,你有什么事情,直接手机上跟我说就是了。”

    傅殿宸被这句话打击得受了一万点伤害,他冷冷的瞟了余言一眼,又接着发道:“为什么你还要跟余言接触,你不知道他的目的吗?”

    叶锦幕心里有些无语。

    为什么人人都觉得,她会被余言骗?她看起来,就是这么单纯天真的人吗?

    叶弦也就算了,她毕竟没有算计过他。傅殿宸可是一开始就被她算计得这么狠的人,也这么想,他难道是好了伤疤忘了疼的一种存在?

    为了不让他继续纠缠这个问题,叶锦幕只能发了一句话过去安慰:“别担心,我接近他,只不过是为了查探他的底细罢了。倒是你,跟我说说,你到底有什么事情要找我?”

    “还是当面跟你说吧,等你跟余言谈完后,我就来跟你谈。”

    “好,我现在马上就要跟余言去谈事情了,你也可以跟我一块去。到时候跟他谈完后,再跟你谈。”

    叶锦幕是觉得,反正她要跟余言谈的事情又不是什么秘密,让傅殿宸知道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可傅殿宸看到这句话,心里却是不由掀起了一阵波浪。

    他有些不敢相信,叶锦幕在与别人谈事情的事情,居然愿意让他也旁听。

    这是不是说明,叶锦幕现在,对他,也有了几分的信任?

    傅殿宸的心里,突然有了一丝的激动。

    他现在,也终于获得了叶锦幕的一些信任。看来,也不枉他将叶锦幕当做朋友一场,现在叶锦幕,是不是也跟他一样,将他当做朋友来看了?

    傅殿宸只感到一阵神清气爽,刚才对余言的不爽,也被他抛到了九霄云外。

    他有些得意的看了余言一眼。

    就算余言再死皮赖脸的缠着叶锦幕又怎样?叶锦幕也不会将他当做什么重要的人来看待,相反的是,余言跟叶锦幕聊的事情,他都能去旁听!

    哼,余言这个人,根本就不足为惧。

    余言在一旁,感受着傅殿宸时不时的目光洗礼,只感到心里一阵莫名其妙。

    傅殿宸是受到什么刺激了,为什么一会儿愤恨的看着他,一会儿又得意的看着他?难道,是叶锦幕跟他说了什么,所以他才会情绪起伏这么大?

    对傅殿宸这种感情白痴,余言可不想分出什么精力去对付他。对于他的这些动作,也全部当做没看到。

    反正这种感情白痴,就算叶锦幕对他再不一样,他也绝对会认为,他与叶锦幕,也只不过是朋友罢了。

    所以,他根本不足为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