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重生之天定贵女 > 第163章 欲擒故纵

第163章 欲擒故纵

    傅殿宸乐呵呵的回了句:“好,我们一起出去!”

    这句话刚发出去,他就站了起来,朝叶锦幕的座位上走去。

    余言看到傅殿宸的动作,心里有些诧异。

    现在,已经到了他和叶锦幕约好,到外面谈事情的时候了。可是这个时候,傅殿宸又去找叶锦幕干什么?难道他想坏事?

    余言眼中冷光一闪,也站了起来,朝叶锦幕走去。

    傅殿宸先走到叶锦幕身边,对她笑道:“我们走吧!”

    这一下,不但是余言,便连叶弦,也是惊讶的朝傅殿宸看去。

    余言心中一急,叶锦幕不是跟他约好了,这个时间出去吗,傅殿宸这话,又是什么意思?

    难道,叶锦幕同时,又跟傅殿宸谈好了什么?

    余言赶紧加快了脚步,冲到了叶锦幕身边,双手撑在她的课桌上,居高临下望着叶锦幕,急急问道:“你不跟我出去了吗?”

    叶弦皱着眉头看着眼前这一幕,怎么看,怎么觉得违和。

    余言对叶锦幕的意图,他早便知道。可是傅殿宸,又出来凑什么热闹?并且,他要跟叶锦幕谈的,到底是什么?

    虽然他之前,就已经将傅殿宸剔除出了情敌的范畴。可是现在,他却突然觉得有些不对劲。

    他似乎感觉到,傅殿宸对于余言接近叶锦幕的事情,极为的关心。

    如果按照傅殿宸所说的,他仅仅是将叶锦幕看做朋友,也没必要对余言有着那么深的敌意。

    现在看傅殿宸对余言的态度,分明,就跟他对余言的态度,一模一样!

    难道,其实傅殿宸对叶锦幕的感情,也是,与他一样?

    叶弦被这个突然冒出来的想法弄得一惊,蓦然朝傅殿宸看去,却只见傅殿宸此刻,正得意洋洋的看着余言,头一扬:“当然也跟你一起出去,我们三个人,一起走!”

    余言神色一紧,转头看向傅殿宸,问道:“你什么意思?”

    “就是我跟你说的这个意思咯!”傅殿宸一副挑衅的模样,“你们两个谈事情,我听着!”

    “你说什么?”余言似是不敢置信一般,看向叶锦幕,求证道,“他说的是真的吗?”

    看到余言期盼的表情,叶锦幕却只是点点头,站了起来,淡淡道:“我们走吧。”

    余言蓦然瞪大眼,仿佛不敢接受这一幕。

    叶弦却只是看着依然一脸得意的傅殿宸,突然也站了起来:“阿锦,我也去!”

    傅殿宸不解的看向叶弦,他来凑什么热闹?

    叶锦幕不由按了按额头,望着叶弦:“阿弦,你别去了,我有事情要跟他们说。”

    “这些事情,我不能听吗?”叶弦一副很是委屈的样子看着叶锦幕,“那为什么傅殿宸能听,我不能听?”

    看到叶弦仿佛在控诉她一般,叶锦幕只能点头:“好吧,我们一起去。”

    叶弦这才作罢,又看了傅殿宸一眼。现在他很明确的知道了,傅殿宸对叶锦幕,肯定有着不同寻常的心思。只不过,傅殿宸跟以前的他一样迟钝,自己根本不知道。

    只是现在傅殿宸的这份心思被他知道了,他可不会笨到去提醒傅殿宸。他只会利用傅殿宸的这份迟钝,来让他离叶锦幕远远的,不要坏了好事。

    至于余言,现在是他们所有人对付的对象,帮叶锦幕对付了余言,没准还能捞取到一些叶锦幕的好感值。

    这样的机会,他自然不会放过。

    叶弦转眼间,已经将所有的事情都捋了一遍。听到叶锦幕的话,眼里顿时扬起笑意。

    他就知道,他在叶锦幕的心里,就是不一样的。

    余言的眼神变得有些阴郁,看了眼前两个少年一眼,心里冷哼。

    这两个人,摆明了,都是举着朋友或者亲人的旗帜,骗着叶锦幕这个什么都不明白的同样的感情白痴罢了。他们这样做无所谓,但是,如果坏了他的事,就别怪他不客气。

    他倒是很想知道,如果,他将这两个人对叶锦幕的感情,捅给叶锦幕听,她会有什么反应呢。

    想来,以叶锦幕的性格,她绝对会如避蛇蝎一般的避着两人吧?

    想来这一幕,绝对会很好玩。

    余言也不反对两人要跟着的话,只是淡淡说道:“走吧。”

    说完,他当先朝前走去,也不看两人。

    叶弦和傅殿宸在身后,看着余言的背影,都不由微微皱起了眉。

    他们两个,不约而同的互相对视了一眼,傅殿宸想问问叶弦的意见,可是叶弦却只是淡淡看了他一眼,就将视线移转。这样的态度,让傅殿宸又是疑惑的看了他一眼。

    见叶弦不理他,傅殿宸也只好走到叶锦幕的身边,低声问她:“我们要跟过去,他居然没拒绝?会不会有什么歪主意?”

    叶锦幕也皱了皱眉头:“到时候再看吧。”

    傅殿宸微微叹了口气,看来也只能这样了。

    他又不由朝叶弦看了一眼,却只见叶弦只是盯着余言的背影,根本没有看他,他心里的疑惑越发的深了。

    几人走出教室后,几乎整个教室里面的人,都是目瞪口呆的看着他们背影消失的方向。

    一会儿后,他们才清醒了过来。

    一个女生深吸了一口气,不敢置信一般叹息道:“天啊!这可真是旷古奇闻!叶锦幕什么时候,魅力这么大了!我们班三大男神,都围着她转!”

    林欣鄙夷的看了那个女生一眼,叶锦幕可不是跟表面上表现出来的这般,她真正的魅力,就连她这个女生都为之心折。让那几个男生对她态度不一般,简直不要太容易。

    况且,叶弦对叶锦幕本来就不一般,傅殿宸跟叶锦幕也是合作对象。

    其中最不正常的,应该是余言才对。

    但对于这个女生的话,其他的人,却都是表示深深的赞同。

    叶锦幕明明貌不惊人,打扮又这么诡异,却能让三大男神对她的态度都这样的不同。要说她的身上没有什么奇特之处,是任何人都不相信的。

    他们又想起,以前欺负过叶锦幕的人,现在都没有好下场,心里更是觉得很是怪异了。

    看来,他们以后,对叶锦幕的态度,也要有所转变了。

    左一左二跟在余言的身后,六人朝明德的园中园走去。到了园中园后,余言转头看向叶锦幕,很是认真的问道:“真的打算让他们也听?”

    叶锦幕笑了笑:“没事的,我要让你帮的忙,他们迟早也会知道,所以现在听,也是一样的。”

    余言的眼里,又是闪过一抹暗沉。

    傅殿宸又是得意的朝余言一扬头:“你别问了,再问,叶锦幕也不会改变主意!”

    余言淡淡笑了下,眼里却是寒光闪过。

    现在看来,不但傅殿宸和叶弦对他排斥,叶锦幕对他,戒心也很重。

    但那又怎样?叶锦幕一看,就是个防心很重的人,不但对他,对其他人,都是这样。傅殿宸和叶弦只不过是比他早出现在她的生命里,所以她对他们,才会态度不同。

    只要给他时间,他迟早,能取代这两个人在叶锦幕心中的地位。

    到时候,这两个人现在在他面前耀武扬威的做派,他一定会分文不动的回敬给他们。

    叶锦幕笑了笑,说道:“我们坐下来说吧。”

    说完,她走向一个亭子里面。亭子里面有着一张石桌,石桌旁边正好有着四个石凳,叶锦幕在其中一个石凳上坐了下来,其他三人,也分别坐下。

    左一左二依然站在余言的身后,看着眼前这这一幕,怎么看,怎么觉得违和。

    明明,是叶锦幕说要有事情要找余言帮忙的,怎么现在看起来,占主导地位的,却是叶锦幕了?

    并且,她还找了两个人来听他们谈的话,分明就是没有将余言放在眼里。

    可让他们无奈的却是,尽管余言也知道,却对叶锦幕这样的做法,除了接受,别无他法。

    左一左二又无奈的对望一眼,深深为他们少主的未来前途担忧。

    余言没有理会身旁的两个少年,只是望着叶锦幕,问道:“你有什么事情要我帮忙的?”

    叶锦幕淡淡一笑,说道:“料想我的事情,你应该全部知道了吧?”

    余言并没有否认,点头道:“没错,在认识你之后,我让左二将你的信息全部查了一下。”

    “既然这样的话,那你就应该知道,我要你帮的忙,到底是什么了。”叶锦幕并没有拆穿余言的谎话,接着说道,“我之所以会被陈如娇一直欺负,就是因为我那个姐姐干的好事。正因为她的嘱托,陈如梦才会让陈如娇来做这些事情。但是,她毕竟有着我父亲的庇佑,陈家的势力也极为的雄厚,以我的力量,根本就无法报复到他们。所以,我希望,你能助我一臂之力。”

    余言笑了笑:“我并不觉得,没有我的帮助,你也不能对付他们。”

    “为什么你会这么觉得?”叶锦幕双眉一挑,“我现在可是什么势力都没有,对方可是两个大家族,你为什么会觉得,我有能力对付他们?”

    “现在苏城陈家,已经被你们收拾成现在这样子了,所以你觉得,我会怎么觉得呢?”

    傅殿宸突然觉得,此刻的余言有些不对劲。

    明明余言不是想要“追求”叶锦幕么?那么,他自然应该好好的讨好她才对,为什么现在,却仿佛在拆她的台一般?

    他到底打的什么主意?

    傅殿宸疑惑的看了眼余言,叶弦也看了眼余言,眼里尽是若有所思。

    他刚开始,心里的想法也是跟傅殿宸一样。可是,再仔细一想,心里却是一阵寒意涌起。

    余言的这一招,分明就是在以退为进。先点明了叶锦幕其实有能力这么做,但在她有能力的情况下,他还答应帮她,这样做的话,难保不会让对方觉得感动。

    幸好叶锦幕早已经对余言有了警惕,如果是普通的女孩子,绝对会因为他这句话,轻易被攻下心防。

    这一切,也是叶弦发现了自己的感情后,研究了不少的恋爱秘籍才研究出来的。所以,对于余言的心思,叶弦能看出来,傅殿宸却一点都不知道。

    正因为如此,所以他对余言,才会觉得无比的可怕。

    叶弦察觉到余言心思的时候,叶锦幕也在这一刻明白了余言的意思。

    只不过,她完全没有往余言是想欲擒故纵那边想,而是觉得这个人真是城府深沉,对于收买人心的手段,还真是极为的擅长。

    叶锦幕也不再跟他虚与委蛇,她笑了笑,说道:“这么说来,你是不愿意帮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