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重生之天定贵女 > 第165章 看在你的面子上

第165章 看在你的面子上

    他回头看了眼左二:“左二,你去将纸笔拿过来,我来签订一个契约。”

    说完,他又看着叶弦和傅殿宸:“至于你们两个,就当是见证人了。”

    傅殿宸哼了声,没有说话。叶弦倒是笑了笑:“只要你不对阿锦存在什么坏心思,我当然愿意当见证人。”

    余言看着两人这样的态度,心里暗暗一哼。

    傅殿宸还好对付,他现在对叶锦幕的心思,就连他自己都没发觉。倒是叶弦这小子,不但已经明白了自己的心意,还利用这一次机会,狠狠的在叶锦幕面前刷了一些好感!

    敢利用他!那他就一定要让叶弦这小子吃吃苦头!

    余言眼里,飞快的闪过一抹冷光。

    很快,左二就将纸笔拿了过来,余言将契约写下,将它签上名字交给叶锦幕:“你放心,答应了你的事情,我就一定会做好。你告诉我,你打算什么时候,去对付陈家和叶家?”

    叶锦幕将契约接了过来,将上面的内容粗粗瞟了一眼,心里还真是有着一丝惊讶。

    叶锦幕这次的惊讶,倒是真的。

    她是真的没有想到,余言居然会答应签订契约。并且,这个契约里面的内容,还真的是,非常的对他不利。

    便算是想要对付她,也不至于付出这么大的代价吧?

    这个余言,还真是让人捉摸不透。

    叶锦幕看着契约,又抬头看着余言,眼中神色变幻不定。

    她似是想说什么一般,但余言已经先一步,将她想要说的话,全部阻住。

    他笑了笑,对叶锦幕说道:“我已经送出去的东西,不会再收回了。所以,你也不要拒绝。”

    听他这么说,叶锦幕也只能将契约收起,神色复杂看了眼余言,微微叹了口气:“好,我答应。”

    停顿了一下,她又接着说道:“那么这次,就当是我,欠了你一个人情了。”

    “你怎么又怎么说了。”余言无奈看了眼叶锦幕,也是叹了口气,“我早说了,这一切,都是我心甘情愿的,根本就不需要你的答谢。若是你再这般说,便是没有将我当做一个朋友看待,那才是最让我感觉到失望的。所以,以后这种话,你就别说了,好么?”

    看到余言这般的眼神,听到他这样的话,叶锦幕微微抿了抿唇,终究还是点了点头。

    余言笑了笑,对叶锦幕说道:“你能将你的手机,拿给我么?”

    叶锦幕不解的看了余言一眼,但还是将手机递给了他。

    余言将手机递了过来,在上面输入了一个电话号码,还存了起来。

    然后他将手机还给叶锦幕,笑道:“这是我的手机号,需要行动的时候,你就打我电话联系我吧。”

    叶锦幕点点头:“好的,谢谢你!”

    “你又说这样生疏见外的话了。”余言的神色颇为无奈,“真希望下一次,你不要再对我说这样的话了。你应该还有话要对傅殿宸说吧?那我就先告辞了。”

    说完,他领着左一左二离开,一副真的对叶锦幕接下来要说的话不感兴趣的模样。

    叶锦幕看着三人离开的身影,神色依然有些复杂。

    傅殿宸已经冷冷哼了声:“他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

    叶弦笑了笑:“我也不知道。但不管怎么样,他答应帮助阿锦,就是一件再好不过的事情了。”

    “哼,你怎么会被他骗过?”傅殿宸不满的看了叶弦一眼,“谁知道他这样做,是不是有着什么目的?就算他是真的想要帮助叶锦幕,但是,他对叶锦幕的狼子野心,相信你也看到了!难道,你就放任他那样子接近叶锦幕?”

    叶弦依然云淡风轻的笑笑:“你不用担心,我相信阿锦会有着办法的。”

    傅殿宸又看向叶锦幕,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模样:“你也是!为什么那么简单就答应余言的条件?万一他要对你不利呢?”

    叶弦看着傅殿宸,看到他这副着急的神色,越发的坚定了自己心里的猜想。

    看来,他得加快脚步了,至少,要在傅殿宸发现他自己的心意之前,抢先一步,在叶锦幕的心里,占据有利的位置。

    到时候,傅殿宸再怎么努力,也是徒劳无功。

    叶锦幕看着两人说话,唇边泛起一抹微微的笑意。

    她知道,叶弦之所以不急,是因为已经看穿了她的打算。而傅殿宸这么着急,也是出自对她的关心。

    真是没想到,现在傅殿宸对她,真的是将她当做了一个朋友来看待。

    对于这一点,叶锦幕的心里,还是很感动的。

    所以她望着傅殿宸的神色,也是温和得很,丝毫不因为他话里的责备之意而有着些许的怒气。

    傅殿宸见叶锦幕只是淡淡笑着,心里越发着急,忍不住瞪了眼叶锦幕:“你还笑得出来!难道你真的做好了被他骗的准备?”

    叶锦幕不由失笑。

    傅殿宸原本在她的印象中,一直都是个诡计多端的小狐狸。虽然现在还小,也被她算计过几次,让叶锦幕对他的印象,也有着几分的颠覆。

    可是,他这副心急火燎为她担忧的模样,她还真是第一次见到。

    她的心里涌起一阵暖流,对傅殿宸笑了笑:“你别担心,你觉得,我是那么一个轻而易举被人骗过的人么?”

    傅殿宸嘟囔道:“别人不知道,但这个余言诡计多端,看起来又长得很帅,谁知道你会不会啊?”

    叶锦幕还真是无语了,傅殿宸原本不应该是这么傻,看不清楚别人目的的一个人啊,为什么在现在,却一直纠缠这个问题?

    难道,是因为将她当做朋友了,所以关心则乱?

    叶锦幕也不想让傅殿宸担心了,坐了下来,望着傅殿宸,笑道:“如果我不这么做,这张契约,我又怎么可能会得到呢?”

    “你是说——”傅殿宸双眼蓦然一亮,“你刚才,是故意设计他的?”

    “当然了!不然你以为,我做那么多戏,目的都是为了什么?”

    “哈哈哈,原来是这样,那我就放心了!”

    傅殿宸顿时觉得,心里的一颗大石,瞬间落了地。

    看来,他果然是一个很为朋友着想的人啊,现在看到叶锦幕没有上余言的当,他的心里顿时轻松。这个世上,哪里有他这么好的朋友,连对方的追求者都要考验考验,看看有没有什么不利的目的。

    傅殿宸觉得,简直连他自己,都要被这份友情给感动了。

    傅殿宸将那份契约抢过去,仔细看了一眼,一边看一边笑:“哈哈,没想到这个余言,为了要接近你,居然肯付出这么大的代价!不过这样也好,我们可以趁这一次,狠狠的宰他一笔!让他背后的势力,也受到一些损害!”

    叶锦幕笑了笑:“这可不是我们的最终目的。我之所以这么做,就是希望,在我们的合作过程中,他的势力,可以泄露出一些蛛丝马迹。到时候,我们就能够查出来他到底是什么人,从而,再全力来对付他!”

    “没错!这个主意,简直太好了!”傅殿宸很是佩服的看着叶锦幕,“你真是太厉害了!你说得没错!等我们知道他到底是谁,就可以把他的势力一锅端!哼,到那时候,看他还怎么在我们面前狂!”

    叶锦幕也笑着点头,只要傅殿宸也想对付余言,那他绝对不会是他们的对手。

    傅殿宸将契约还给叶锦幕,突然又皱了皱眉,说道:“不过,你可千万别跟他假戏真做啊!我看很多电视剧小说,都是一个人去接近另外一个人,结果却对对方真的产生了感情!你可别做这样的傻事!”

    见傅殿宸又提起这样的事情来,叶锦幕无奈瞪他一眼:“你怎么又怎么想?我有那么傻吗?”

    “希望你说到做到了!”傅殿宸还是有些狐疑的看了叶锦幕一眼,让她的心里,不由有一丝的气闷。

    叶锦幕彻底无语了,只能转移一下话题:“对了,你找我到这里来,有什么事情要对我说?”

    “哦对!要不是你说,我还真忘了!”傅殿宸一副如梦初醒的模样,拍了拍脑门,“是这样的!之前,你不是拿了一棵曲叶莲给我表哥吗,现在那个人醒了,所以我表哥想问问,你需要什么条件,让他们作为礼物来答谢你。”

    听到傅殿宸这话,叶锦幕的眼里,划过一抹笑意。

    没错,她当时拿出那棵曲叶莲给林家,可不是白白拿出去的,为的,就是这么一天。

    现在,傅家已经答应了她三个条件,只要林家也同样答应她三个条件,料想她以后去了帝都,就什么都不怕了。

    叶锦幕笑了笑,说道:“你先说说,他们愿意付出什么代价。”

    傅殿宸有些苦恼的说道:“我表哥也不知道你到底想要什么。不过,我想着,当时你给我燕王樽,是因为我们傅家答应了你的三个条件。要不,也让林家答应同样的要求,你看怎么样?”

    叶锦幕没想到傅殿宸这么直接了当的就说出来这个条件,她也没有拒绝,直接就点头说道:“好,就这个吧。”

    “就这么简单?”傅殿宸有些吃惊的看了叶锦幕一眼,“这可不符合你的风格啊!”

    “那你觉得,我到底是什么风格?”叶锦幕瞪了傅殿宸一眼,“难道,你觉得我是一个喜欢敲竹杠的人?”

    “呃,没有……”

    傅殿宸慌忙否认,才不会承认自己说错了话。

    不过,当时那个燕王樽,叶锦幕可是除了让傅家答应她三个条件之外,还附加了许多的条件。可现在,她居然只愿意林家答应她的三个条件就行,她对林家,会不会太宽松一点?

    傅殿宸的心里,顿时觉得很是不好受。

    他皱着眉头望着叶锦幕,有些黯然的说道:“你对表哥和对我,真的太不同了!”

    看到傅殿宸这副模样,叶锦幕心里很是不解,疑惑问道:“你怎么了?怎么说出这种话来了?”

    “当时跟我交易的时候,你除了让我们傅家答应你三个条件,还要让我们帮你对付叶家和陈家。可是现在呢,你却只要表哥答应你三个条件就行,你真是厚此薄彼!”

    傅殿宸一脸的控诉,将这一席话说了出来。

    叶锦幕无语,傅殿宸这个时候,怎么成了个小孩子一样,连这种事情都计较?

    她无奈叹了口气:“因为现在,你已经是我的朋友了啊。看在你的面子上,我也不可能对林家提出太过分的要求吧?”

    “真的吗?”

    傅殿宸听到叶锦幕这席话,双眼顿时一亮,整张脸也是神采奕奕,欢欣的盯着叶锦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