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重生之天定贵女 > 第173章 情敌要上门了

第173章 情敌要上门了

    所以,他在江铭川几岁的时候,就赶紧将他抱到自己跟前,亲自培养。

    但无奈的是,他也只能顾上一个,等他能分心出来之时,江明珊已经彻底被陈美娟教歪了。

    现在的江明珊,也跟陈美娟一样,单纯无脑,轻而易举的,就会被陈如梦蛊惑。

    在陈如梦的挑拨下,江明珊对叶锦幕这个亲表妹从来没有好脸色,相反,对叶锦织那个小三生的私生女,却是极为的亲密。

    以往叶锦幕在申城的时候,关系跟他们疏远,江明珊也功不可没。

    对于江明珊这个孙女,江老爷子也发现,不管他怎么样矫正,都是无济于事。并且在江明珊的心里,还以为他们之所以这么做,是因为叶锦幕的挑拨离间。

    所以,对于这样冥顽不灵的江明珊,江老爷子早就将她给放弃了。

    反正江家家大业大,养个废物也没什么损失。但是,江家重要的事情,却绝对不可能再让江明珊插手。

    这件事情,就算江铭川是江明珊的亲哥哥,也是无比的坚持。

    在他的心里,只有叶锦幕,才能算是他的亲妹妹。为了叶锦幕,就算将整个江家牺牲,他也在所不辞。

    毕竟在江家人的心里,创立这么大一个家族,并且将它保住,原本就是为了要更大程度的上维护好亲人的利益。若是因为江家的原因,而让亲人受到损害,那要着这么大的家业,又有着什么用?

    还不如毁掉的好!

    便如同现在,如果楚蒹葭真的对叶锦幕做了什么不利的事情,他们就算冒着与楚家断绝关系的风险,也要保护好叶锦幕,惩罚下楚蒹葭。

    爷孙俩不知道的是,此刻在叶家的外面,有人将这一切,全部给听在了耳里。

    叶锦幕和叶弦刚走出家门没多久,她就发现,她居然忘记带衣服了。

    她中午的时候,要跟吴桐去吃饭。那时候,她可是得装扮成慕叶的模样的,自然不可能穿着明德的校服去赴约。所以,她特地将慕叶要穿的衣服都准备好,用一个袋子装着。

    可是没想到,在出门的时候,她却因为李潜打来的那个电话,和江老爷子避着她的态度,将这件事情给忘记了。

    等到想起来的时候,她返回去想去拿衣服,却刚好听到屋内,两个人正在说话。

    说的话题,还跟她有关系。

    原本,刚刚听到楚蒹葭的时候,叶锦幕的心里,还腾起了一阵的火气。

    她真的不明白,楚蒹葭到底是怎样的一个神经病,居然会将她和傅殿宸扯上关系。她跟傅殿宸明明什么关系都没有,为什么楚蒹葭会疑神疑鬼,觉得他们有关系?

    别说她的家世,跟傅殿宸的家世,就没有着丝毫的可能性。

    就算傅家不重视家世,单看她和傅殿宸的相处模式,怎么可能会有人觉得,她和傅殿宸关系不一般?那人的眼睛,到底是怎么长的?

    也不知道楚蒹葭是从哪里听来的风言风语,居然产生了这样的误会。

    可是听了江老爷子和江铭川之后的话语,叶锦幕心中的愤怒和无语,渐渐的被一种莫名的震撼所取代。

    她真的没有想到,在江老爷子和江铭川心中,她的地位,会有这么的重要。

    在他们看来,如果楚蒹葭真的做了对不起她的事情,他们就算赔上整个江家,也要替她出头。

    这样的事情,叶锦幕真的是从来都没有想到的。

    她以为,这么多年都没有生活在一起,也没有见面,江老爷子和江铭川对她的感情,至多不过是普通的亲人间的感情罢了。

    所以对于这两个人,叶锦幕也不敢太过信任。

    可她没有想到,江老爷子和江铭川心中的想法,却跟她的截然不同。

    她只是以为,他们与她,只是普通的亲人;但他们将她,却是看成了他们生命中,不可或割的一部分。

    这样的一份感情,真是让叶锦幕将以往心中对江老爷子和江铭川的所有的猜疑和顾忌,都全数掀翻,再不见丝毫。

    但越是这样,她越发的觉得没有任何脸面去面对这两个人。

    想起以前她对他们的隐瞒和顾忌,她就只能感到,她心里的那些浓浓的愧疚,都几乎要将她吞噬掉。

    所以现在,她真的不敢进屋,去看他们。

    这个时候,叶弦走到了她的身边,看着她没有任何动作,不解问道:“阿锦,你怎么了?”

    叶锦幕看了叶弦一眼,做了个噤声的动作。

    叶弦疑惑的看着叶锦幕,但没有再说话,接着,也听到了从屋里传来的声音。

    他的眼里,也是盛满了震撼,看了眼叶锦幕,这才知道,为什么她会有着那样的神情。

    他也完全没有想到,江家会为了叶锦幕,做到这种程度。

    与此同时,他的心里,也渐渐的,有了一种不甘落后的感觉。

    既然江家为了叶锦幕,能够付出这么多。那么,他也自然能够做到。

    那个来苏城的楚蒹葭,不管她是什么身份。只要她敢做出任何对不起叶锦幕的事情,他就一定会让她好看!

    叶弦垂下眼,让浓密的长睫,将眼里的那一抹冷光给遮掩住。

    直到江老爷子和江铭川不再说话了,叶锦幕这才转过身去,淡淡说道:“我们走吧。”

    叶弦点了点头,跟在了叶锦幕的身后。

    叶锦幕重重的闭了下双眼,旋即,又睁了开来。

    既然江老爷子和江铭川能为她做到如此,那么,她自然,也是应该要转变对他们的态度了。

    叶锦幕不由想起,其实在之前,江老爷子和江铭川,就已经表现出了他们的这种态度。

    可那时候的叶锦幕,只是沉浸在自己的想法中,丝毫没有察觉到他们打算为她付出的真心。

    那时候,江老爷子就已经提出,他们愿意帮她去对付陈家和叶家。

    那个时候江老爷子的意思,应该就是倾江家之力去对付他们。可惜叶锦幕,却根本不明白江老爷子话里的意思。

    现在想来,叶锦幕只觉得心里越发的愧疚。

    她那时候,到底是什么样的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明明是她自己不信任亲情,却将别人,都想成跟她一样的人!

    从而,用那样冷漠的态度,伤害了江老爷子和江铭川的心!

    以后,她不会在那样做了!

    她会将她的所有,都对江老爷子和江铭川坦白!她愿意,像对待叶弦一样,来对待他们!

    叶弦走在叶锦幕的身边,看着她的神情,就已经明白,此刻她的心里,在想着什么。

    他忍不住叹了口气,说道:“阿锦,你也别再感到愧疚了。毕竟重要的事情都在以后,只要以后,你对他们也同样的好,不就可以了吗?”

    “我知道,阿弦。”叶锦幕深吸了一口气,“你说得对,以后,我只要对他们好,就是对他们最好的补偿方式了。并且,我也不会再一直瞒着他们我的计划了,免得他们以为,我真的势力孤单,从而让他们为我更加的担心。”

    叶弦也点点头,赞同叶锦幕的想法。

    但旋即,他又想起一件事情来,不由神色微微一变。

    叶锦幕注意到叶弦神色的变化,皱眉问道:“阿弦,怎么了?”

    “阿锦,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你一定要对他们说清楚。”叶弦的神色有些郑重,“你别忘记了,铭川哥对那个慕叶的感情。所以,我觉得你一定得赶紧对他说清楚,慕叶就是你。”

    听了叶弦这番话,叶锦幕也想起了这件事情,只感到心里的愧疚越发的深了。

    若是真的跟叶弦说的那样,江铭川真的对慕叶有着什么不一般的感情,那她可就真的铸成大错了。只希望,叶弦的感觉出错了,要不然,她可真的不知道,要怎么样去面对江铭川。

    这件事情,一定得赶紧对他们说出来。

    但是,又不能贸然的直接说,要不然,他们绝对知道,她偷听了他们的谈话。

    可到底要找一个什么样的机会说,叶锦幕又陷入了矛盾中。

    叶弦不由将叶锦幕的手握住,说道:“阿锦,如果你不方便说,那就让我来吧。”

    “阿弦,谢谢你。”

    叶锦幕看着叶弦,这个时候,的确是由叶弦来说更加的方便。想到叶弦也跟江家的人一样,时刻都在她的身边守护着她,叶锦幕的心里,涌起一阵暖流来。

    有着这些人在她的身边,她才更应该,去相信这个世上,有着温暖的真情存在。

    而不是跟之前一般,对身边的所有人,都抱以怀疑和审视的态度,却无意中伤害了,真正关心着她的人。

    叶弦笑了笑:“没事的,不过阿锦,你没有拿衣服,难道还打算去买?”

    听得叶弦这么说,叶锦幕不由怔了怔。

    她原本的打算是,上午上完课,直接就换上衣服去见吴桐。可是现在,没有衣服的话,她还要再去买一身,买衣服的时候,难免就会将她的身份给暴露掉。

    想到这里,叶锦幕也不由有些犹疑了起来。

    看到叶锦幕这副神情,叶弦笑了笑,说道:“阿锦,既然你不敢去面对他们,那就让我帮你去拿吧。”

    他说完这话,将书包往叶锦幕手里一放,就朝叶家的方向走去。

    看着叶弦的背影,叶锦幕的心里,说不出来是一种什么滋味。

    每一次,她都还没说出口,可叶弦,就已经将她心里的想法,都猜了个透彻。每一次,都知道她想要说什么,想要做什么,从而都去主动替她做到。

    能做到这种地步,只能说明,叶弦心里对她的关心,真的极深。所以,才能在第一时间,知道她的心里,到底在想着什么。

    叶弦的这一份心,她知道了,自然也不可能无视。在日后,她也会如同叶弦一般,关切着他的所有,也像他对她一样,知道他的所有喜怒哀乐。

    叶弦刚刚推开门,江老爷子和江铭川的视线,都不由投向了他。

    他们的心里有些紧张,也不知道到底叶弦有没有听到他们说的话。毕竟在他们的印象中,叶弦对叶锦幕可是言听计从的,若是被他听到了,他肯定会毫不隐瞒的将所有事情,都说给叶锦幕听。

    所以江老爷子赶紧稳住神色,对叶弦笑了笑,说道:“小弦啊?有什么事情吗?”

    一边问着,他一边仔细的观察着叶弦的神色。

    当看到叶弦的神色并没有什么异常的时候,他才放下心来。只要叶弦没有听到,就是他们最轻松的事情了。

    叶弦心里暗笑,表面上依然是一副没发现什么的模样,对江老爷子笑道:“阿锦的东西忘记带了,所以我上来帮她拿一下。”

    一边说着,他一边朝叶锦幕的房间走去。

    等到他将叶锦幕的衣服拎出来之后,江老爷子有些疑惑的问道:“这是什么?小锦的衣服吗?”

    叶弦点头:“对,阿锦怕天气突然变冷,所以特地带一些衣服到学校去。”

    说完这话,他生怕江老爷子再盘问什么露了馅,慌忙说了句:“江爷爷,阿锦还在等我,我就先走了!”

    一边说着,他一边拎着衣服,急速朝门口走去。

    直到他的身影消失,江老爷子才收回了视线。

    江铭川笑了笑:“爷爷,你不觉得,小弦肯定有什么事情,在瞒着我们吗?”

    “我也是这么觉得的。”江老爷子点头,“不过,不是小弦在瞒着我们,而是小锦在瞒着我们。小弦这样子,只不过是在帮小锦隐瞒罢了。”

    江铭川也赞同的点头。

    他们两个,也隐约知道,叶锦幕绝对有着事情在瞒着他们。每次晚上出去,说是去跟陈天龙商量事情,一直商量到很晚才回来。

    但他们两个,对她这样的借口,一直都抱以怀疑的态度。

    现在,看到叶弦这样遮遮掩掩的态度,他们的心里,越发的怀疑了。

    只是,虽然知道叶锦幕有事情瞒着他们,但他们却不会去问。这一切,还是等到叶锦幕自己想说的时候,他们就自然会知道了。

    当然,他们还是希望,叶锦幕能主动跟他们说出来。只有那样,才证明在叶锦幕的心中,是真正的,将他们看成了亲人。

    叶弦将衣服拿了出来,走到了叶锦幕的身边,舒了口气:“刚才江爷爷还问我事情了,我真的很怕在他们面前穿帮啊。”

    叶锦幕也微微皱了皱眉。

    看来,她装扮成慕叶的事情,的确应该早点跟他们说清楚。要不然,到时候等到事情自己暴露出来,说不定还会影响到彼此的感情。还不如现在就说的好。

    但是,将这件事情说出来,还是得等待时机。

    叶锦幕叹了口气,将这件事情暂且压在心底,两人朝学校的方向走去。

    两人没有走多久,却只见两个人,正站在他们去学校的必经之路上,似乎正在等着谁的模样。

    这两个人,正是傅殿宸和林欣。

    叶锦幕和叶弦都不由一怔,傅殿宸和林欣站在这里,是在等谁?等他们吗?

    想起刚才听到的楚蒹葭的事情,叶锦幕和叶弦对望一眼。不会傅殿宸等在这里,就是为了跟他们说起楚蒹葭的事情吧?

    刚刚才看到叶锦幕和叶弦,傅殿宸就双眼一亮!

    他飞快的跑到叶锦幕的身边,低头看着她,眼里有着一抹愧疚的光芒闪过。

    看到他这一抹光芒,叶锦幕和叶弦的心里,就已经差不多笃定,傅殿宸的目的是什么了。

    果然,傅殿宸叹了口气,眼里有着浓浓的歉意,对叶锦幕说道:“对不起!”

    叶锦幕一副很是不解的模样看着傅殿宸,皱眉问道:“怎么了?你有什么事情,对不起我了?”

    傅殿宸仔细的看着叶锦幕,眉头也微微皱了起来。

    他要说的事情,叶锦幕不知道?难道李潜没有跟她说?

    这样一来,傅殿宸心里也有些稍微的迟疑,这件事情,既然李潜都没说的话,那么,他要不要说?

    如果说了,叶锦幕会不会因为楚蒹葭,而对他也冷漠起来?

    这个年头,一直在傅殿宸的心里纠缠不休,让他也变得迟疑了起来。

    但旋即,傅殿宸的心里,就又坚决了起来。

    如果他隐瞒不说,到时候如果楚蒹葭真的对叶锦幕做了什么事情,她措手不及受到了什么伤害,怎么办?

    所以,他就算冒着被叶锦幕误会的危险,也不要看到叶锦幕因为这件事情,而遭到什么损害。

    如果真的发生了这种事情,那么他一辈子,都无法原谅自己。

    傅殿宸咬了咬牙,终究还是将这句话说了出来:“对不起,今天李爷爷跟我说,楚蒹葭会来到苏城……”

    他说到这里,看到叶锦幕疑惑的眼神,又补充道:“楚蒹葭就是墨染的表妹,楚轻寒的妹妹。”

    “哦,原来她是楚轻寒的妹妹。那么她来到苏城,跟我又有什么关系吗?为什么你要跟我说对不起?”

    见到叶锦幕依然困惑的神色,傅殿宸的心里,又有着些微的迟疑。

    他真的很想,不要将之后的话语,都跟叶锦幕说出来。但想着不说的后果,他终究,又是咬了咬牙,接着说道:“她来苏城,是为了对付你的,所以,你一定要小心她,千万不要让她接近你!并且,你也放心,如果她真的敢做什么对不起你的事情,我一定饶不了她!”

    听到傅殿宸的话,叶锦幕的心里,也有微微的暖流。

    虽然楚蒹葭来苏城对付她,纯粹是因为傅殿宸的原因。但傅殿宸愿意帮她,就说明,他已经很是仗义了。

    毕竟,楚家和傅家,在京城的关系可不错,比江家跟楚家的关系,还要亲密几分。

    并且傅殿宸跟她,也只不过是朋友罢了。但傅殿宸愿意为了她去得罪楚家,这样的做法,叶锦幕还真是心里有着点点感动。

    但因为这件事情,毕竟是傅殿宸惹起来的。所以叶锦幕,还是很想捉弄傅殿宸几分。

    她依然是一脸的疑惑,看着傅殿宸,皱眉问道:“我跟楚蒹葭无冤无仇的,甚至我都不认识她,她为什么要对付我?并且,你还跟我说对不起,难道她对付我的原因,跟你有关?”

    看到叶锦幕满脸不解的神色,一旁的林欣,都不由有些焦急了。

    看来,叶锦幕的情商还真是为负数,对傅殿宸的心意,丝毫不了解啊!并且,她似乎对傅殿宸,也没有什么不一样的感情。

    要不然,她肯定能想到,楚蒹葭之所以要对付她,就是因为喜欢傅殿宸。

    林欣禁不住心里一阵哀叹,两个人都是情商为负。一个明明喜欢对方,但就连自己都没有察觉出这份心意。一个只是将对方看成朋友,也不明白对方对自己的心意。

    这两个人,在情商这一点上,还真是绝配!

    “呃……”

    对于叶锦幕的这句话,傅殿宸还真是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他看着叶锦幕,嘴唇嗫嚅着,但只是发出一个单音节,再不能说出其他的话语。

    看到傅殿宸这副神情,叶锦幕还真是差点忍不住笑了出来。她真的没有想到,傅殿宸在这种事情上,居然会这般的害羞,就连楚蒹葭喜欢他这句话,都说不出来。

    不过傅殿宸这样子,看起来还真是有几分的可爱。

    叶锦幕索性也不说话,只是疑惑的看着傅殿宸,但眼神深处,却是闪耀着看好戏的光芒。

    傅殿宸嗫嚅了好半天,终究还是一个字都没有说出来。

    一旁的叶弦终于看不下去,淡淡的说道:“该不会,那个楚蒹葭喜欢你,然后将阿锦当做是情敌,所以特地来苏城对付她吧?”

    对于楚蒹葭的到来,叶弦的心里,感到十分的火大。

    如果不是傅殿宸这个人乱惹桃花,楚蒹葭又怎么会跑到苏城来?就算傅殿宸喜欢的人真的是叶锦幕,可叶锦幕和他自己都不知道,楚蒹葭来找叶锦幕的麻烦,叶锦幕又是何其无辜?

    若是叶锦幕因此受到了什么伤害,他可一定不会放过傅殿宸!

    最好将他与楚蒹葭,一起来收拾!

    在叶弦看来,就该将傅殿宸和楚蒹葭凑成一对,别出来祸害别人了。

    所以,现在他索性将话捅开了来说,就是想让傅殿宸因为楚蒹葭这个原因知难而退,别一直在叶锦幕的面前刷存在感了。

    听到叶弦的话,傅殿宸的脸顿时变得通红一片,仿佛一个烤熟了的龙虾。

    看到这样子的傅殿宸,叶锦幕更想笑了。她真的没想到,傅殿宸居然有这么可爱的一面,一提到这种事情,居然会脸红!

    他身为华夏国第一家族的太子爷,也纯情到这种地步,还真是让人大开眼界了。

    林欣也看好戏一般的看着这一幕,如果傅殿宸不是身份吓人,她真的会因为傅殿宸这纯情的一面,而继续将他看成是男神,并且好感度飙升。

    她很是有些羡慕嫉妒恨的看了叶锦幕一眼。

    真是个好命的少女!被这样一个各方面都优异无比的纯情小少年喜欢,关键是她还不知道,懵懂中就吸引住了傅殿宸,她怎么就这么好命!

    叶锦幕心中有个小人一直在捶地大笑,表情却越发的疑惑了:“你怎么了?脸怎么红了?”

    听到叶锦幕的话,林欣忍不住掩面叹息了。

    叶锦幕的情商未免也太低了吧,傅殿宸都这样表现了,她居然还问为什么,她真的已经是高中生了?为什么这么迟钝?

    唉,看来傅殿宸的情路,真的是会漫漫无比了。

    傅殿宸被叶锦幕这么一问,脸越发的红了。

    叶锦幕看着好笑,又是问道:“不会,真的是那个楚蒹葭喜欢你,误会了我们,所以才来对付我的吧?不过,她喜欢你,你脸为什么红了?难道你也喜欢她?”

    傅殿宸慌忙摇头:“怎么可能!我怎么可能会喜欢那个神经病!”

    “没有就好!”叶锦幕一副松了口气的模样,“毕竟她跟我表哥可是有着婚约的,我还怕你们两个到时候抢起来呢!”

    看到叶锦幕这副神情,傅殿宸的心里,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感到一阵憋闷。

    之前看到叶锦幕松了口气的时候,傅殿宸还以为,叶锦幕是因为他不喜欢楚蒹葭而高兴呢。可是没想到,她高兴的,居然是他不会跟江铭川争楚蒹葭,让他白开心一场!

    咦不对!

    他为什么要对叶锦幕的看法这么看重?难道,是因为他怕楚蒹葭出来,影响他们两个的友情?

    这么想着,傅殿宸舒了口气,心里越发肯定,绝对就是因为这个原因!

    傅殿宸此刻脸色渐渐的恢复了正常:“你放心,对于楚蒹葭那个神经病,没有人会喜欢她的。就连她的亲哥哥楚轻寒,对她也没什么感情!所以,就算我出手对付她,料想也没有人会为她出头的。”

    叶锦幕似乎松了口气:“既然这样的话,那就谢谢你了。”

    “别谢了,这本来就是我惹出来的麻烦,我替你处理,是应该的。”傅殿宸哼了声,“楚蒹葭那个神经病,在京城的时候,我就已经收拾了她好几顿。可没想到,她一点都不记事,还想闹到苏城来!既然这样,那就别怪我对她不客气!”

    叶锦幕还真的没有想到,楚蒹葭的人缘这么差。

    在前世,她跟楚蒹葭没有什么接触,唯一听说过的,只是她的传闻罢了。

    对于楚蒹葭一直对傅殿宸纠缠不休的事情,她也听说过些许。但直到她身死,傅殿宸也依然是孤身一人,就说明到了那时候,楚蒹葭也没有达成目标。

    并且,小鳞也说过,因为神之时光回溯那个命格,所有人都在那一刻回到了现在。那便说明,不管是前世还是今生,楚蒹葭都没有得到过傅殿宸。

    说起来,她还真是个悲剧人物。

    但尽管如此,若楚蒹葭惹到她的头上,她可一定不会放过楚蒹葭。

    她现在的力量,不足以正面对抗楚家。但她不用明面上的招数,她可以用阴招。

    有着小鳞在,她还怕楚蒹葭不倒霉?

    她出手,也能避免江老爷子和江铭川受到什么损害,这是再好不过的事情了。

    傅殿宸又是愧疚的看了好几眼叶锦幕,见她似乎根本没有将这件事情放在心上,心里不知道为什么,有着些微的难受。

    他这是怎么了?难道,他还希望,叶锦幕因为楚蒹葭这件事情,一直担忧吗?

    若是这样的话,那么他这个朋友,就真的当得太不称职了!

    傅殿宸赶紧将这个念头压下去,心里决定,这几天,他一定要时刻守在叶锦幕的身边。只有这样,如果楚蒹葭有什么异动,他都能第一时间察觉,然后将这些危险,都灭杀在萌芽状态!

    反正,让叶锦幕因为这事受到任何损害,都是他绝对不能容忍的事情!

    叶弦看到傅殿宸这副骑士般守护的模样,冷哼了一声。

    傅殿宸真是太天真了,他真的以为,他这样做,叶锦幕就会感激他?这件事情,本来就是他惹出来的,还妄想得到叶锦幕的感激,他是在做梦?

    叶锦幕不会因为楚蒹葭这个人,对傅殿宸产生什么反感,都是他祖坟冒烟了。

    林欣也看了眼叶锦幕,心里又在叹气。

    单是看叶锦幕并没有因为楚蒹葭的存在吃醋这一点,她就万分笃定,叶锦幕对傅殿宸,也许是真的没有什么意思了。

    傅殿宸真是可怜啊,这么一个纯情的小少男,第一次动情,居然就会无疾而终,这还真是一件惨绝人寰的事情。

    几人就这样各怀心思,来到了明德高中。

    原本这件事情,若是找余言帮忙,应该能很轻易解决。毕竟,他对于这种阴人的手段,可是极为的擅长。

    但因为余言对叶锦幕的心思,所以傅殿宸和叶弦,都完全没有考虑到他,就将他剔除出去了。

    傅殿宸刚刚坐到座位上,就只看到手机上面有着一条信息。

    他点开一看,只见是李潜发过来的,上面写着:“傅小子,楚蒹葭的事情,你可千万别告诉小叶子。这件事情,就让我们来解决,别让小叶子插手。”

    刚刚看到这条短信,傅殿宸心里就知道,他坏事了。

    都怪他一时冲动,刚刚知道这件事情的时候,就忍不住想要将这件事情说给叶锦幕听,让她小心楚蒹葭。

    但他也不想想,现在叶锦幕可没什么势力,就算学了异能术,但是,谁知道楚蒹葭又会不会有着什么后手。如果她带了楚家的高手在旁边的话,叶锦幕的那点点异能术,根本就拿她没办法。

    将楚蒹葭到来的事情告诉叶锦幕,除了让她白白担心之外,别无他法。

    傅殿宸心里满是愧疚,他真是被刺激得头脑一片空白,所以才做出这种事情来。

    现在一看到李潜的短信,理智才回复到他的身上来。

    他也没有隐瞒,直接就回复了李潜短信:“对不起李爷爷,我刚才没看到你的短信。在我刚知道楚蒹葭要来苏城的事情,我就告诉叶锦幕了。”

    他希望,李潜知道这件事情后,能够采取措施,让这件事情能够得到及时的补救。

    要不然,让叶锦幕因为这件事情而操心,就是他的过错了。

    李潜看到傅殿宸的这条短信,不由叹了口气。

    他真的不知道为什么,傅殿宸明明很冷静的一个人,可是现在,却这般的冲动。

    不过想想也能明白,他现在可是将叶锦幕看成了朋友。一听到叶锦幕会有麻烦,告诉她也是应该的。

    现在,既然叶锦幕已经知道了这件事情,为了不让她担心,自然应该到了他这个师傅出面安慰她的时候了。

    李潜顿时给叶锦幕发过去了短信:“小叶子你放心,我绝对会看好楚蒹葭的。”

    看到李潜的短信,叶锦幕的心里,又是感到一阵温暖。

    没想到她的身边,有着这么多的人在关心她。只是一个楚蒹葭来了,就让她身边这些人,都纷纷向她伸出援手。也让她感觉到了,原来她重生一世,身边并不是如同她前世所想的一般,没有一个人关心她。

    欠缺的,一直都是她自己发现这一切的双眼。

    只是现在,这一切被她发觉,她再也不会将它们放过。这些温暖,她会一直将它们停留在她的内心深处,不会再放它们离开。

    傅殿宸看着叶锦幕的背影,虽然知道李潜也会出面来帮助叶锦幕,她的危险性,必定不会太大。

    但是,他的心里,还是有些放不下来。

    他犹豫了一会儿,终于还是将手机拿了出来,给傅老爷子发了条信息。

    虽然他早已经决定,不要向傅家的人求助。但这一次不一样,这一次,是因为他的原因,导致叶锦幕遇到麻烦。

    如果只是他自己即将要受到伤害,他绝对不会求助于傅家,而是会自己想办法解决。

    但叶锦幕跟他不一样,他不能因为所谓的自尊,而让叶锦幕受到伤害。若他因为这可笑的自尊,而伤害到叶锦幕,那可是他一辈子都无法原谅自己的事情。

    傅老爷子看到傅殿宸发来的短信,唇边不由泛起一抹笑意。

    他拿着手机,刚刚看到第一句话,就不由笑道:“哈哈,这个小子,今天终于开口来求我了!”

    可是当他看下去之后,他唇边的笑,不由渐渐消失。

    他的双眉一扬:“怎么回事?这个小子来求我帮忙,居然不是为了他自己,而是为了他的同学?这又是怎么回事?”

    他可不管三七二十一,马上就拨了电话过去,想要知道详情。

    傅殿宸看到傅老爷子拨过来的电话,微微皱了皱眉头。

    现在已经快到了上课的时候了,但是,他却不敢不接傅老爷子的电话。若是傅老爷子一怒之下不帮忙了,那他可就真的对不起叶锦幕了。

    傅殿宸只好赶紧拿着电话来到教室外面的走廊上,将电话接通。

    那边,传来傅老爷子爽朗的笑声:“哈哈,你这小子,快点跟爷爷说说,你到底要我帮你什么忙吧!”

    傅殿宸一听到傅老爷子这语气,就真的很不想寻求他的帮助。

    他就知道,如果他跟傅老爷子求助,肯定会被傅老爷子鄙视的。

    但现在,为了叶锦幕的安危,他也只好忍气吞声,赔笑了两声,说道:“爷爷,这一次,不是我要找你帮忙。而是因为我的同学,因为我的事情,要遭到麻烦了。所以,我希望爷爷你能派人来帮一下她。”

    “真是没想到,你去了明德后,居然还会遇到好朋友啊!这可真是一件稀奇事了!”傅老爷子的声音里面充满了调侃,“告诉爷爷,你这个好朋友,到底是哪家的公子,居然能让你刮目相看,还出手帮助他!”

    傅殿宸对傅老爷子这样的语气更是无语,只好拼命忽视,说道:“我这个朋友不是男生,是女生。”

    “什么?!”

    傅老爷子的声音,就算透过电话,都简直要将屋顶都掀翻了。

    傅殿宸只有将手机拿得稍稍远了点,这才避免遭受这种巨音暴击的荼毒。

    他无语的瞧了眼手机,声音无奈:“怎么了爷爷,你干嘛突然这么大声音,我耳朵都差点要聋了!”

    傅老爷子却根本没空去理会他,而是冲着身边的人叫道:“你听到没!听到没!我家殿宸这小子,居然说他有好朋友了,还是个小女生!你说,这到底是他的好朋友,还是他的女朋友?哈哈哈,真是没想到,这小子居然也开窍,还学会找女朋友了!我本来还以为,他会孤独终老呢,没想到他竟然有女朋友了,哈哈哈!”

    傅老爷子的声音,没有丝毫遮掩的,传到了傅殿宸的耳边。

    傅殿宸心里一阵无语,赶紧说道:“爷爷你别误会,她可不是我的女朋友!并且你可别乱说,要是被人家误会,那就不好了!”

    “哈哈哈,你这小子,到了现在,还要骗你爷爷,你以为你爷爷这些年的饭,都是白吃的吗?”傅老爷子的声音中充满了鄙夷,“来,你赶紧告诉我,这个好不容易让你动心的小姑娘,到底是谁啊?她又有什么忙要爷爷我帮忙了?你尽管说,我一定会帮她的!”

    “爷爷,你真的误会了!并且这种话,你也别说了,我可不想她误会!”

    傅殿宸真是无奈了,谁知道傅老爷子这么八卦,一直纠缠着这么个话题。

    叶锦幕可是对叶弦有意思的,叶弦也喜欢叶锦幕。要是傅老爷子的话传到了叶锦幕和叶弦的耳朵里,造成他们的误会,那就真的不好了。

    他才刚刚让叶弦解除掉对他的误会,他可不想让叶弦再度误会。

    见傅殿宸一直在否认,傅老爷子的神色,也认真了起来。

    他收住笑,似确认一般问道:“她真的不是你女朋友?”

    “真的不是!并且,她都已经有喜欢的人了!”

    “好吧!”

    傅老爷子失望的叹了口气。

    他真的想不到,傅殿宸这么多年,终于好不容易有了个能走得近一点的女孩子,居然不是他的女朋友,还喜欢别人!

    看来,傅殿宸这辈子的桃花运,还真不知道遥遥无期到什么程度。

    傅老爷子深深的叹了口气,只好暂时将这个话题抛开,对傅殿宸问道:“那么,你这个朋友,又遇到什么麻烦了,还跟你有关系?”

    傅殿宸赶紧说道:“就是楚蒹葭误会了我跟她的关系,要来苏城找她的麻烦了!爷爷,你可一定要出手帮忙啊,要是我这个朋友真的被楚蒹葭伤害了,你让我怎么去面对她?”

    傅老爷子从傅殿宸的话里,听出来一点不对劲的气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