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重生之天定贵女 > 第176章 对叶锦幕感兴趣的人还真多

第176章 对叶锦幕感兴趣的人还真多

    看着吴桐紧张的神色,叶锦幕也决定,对他实话实话,不要骗他。

    她酝酿了一下措辞,对吴桐说道:“你的这些意见,都很不错,尤其是其中的一些想法,就连我本来,都没有想到。不过,由于你以前并没有接触到企业管理这一方面,所以对于这一方面的一些知识,也有些欠缺。但这不要紧,毕竟你只是首席技术官,至于企业经营管理方面,可以交给别人来负责。”

    吴桐一听这话,顿时一副放下心来的模样,舒了口气:“这样的话,我就放心了。”

    叶锦幕笑了笑:“关于这个事情,就这么说定了,你按照你自己的想法做就行了。等我们的公司弄好了,我马上去聘请一位很成功的经理人来。到时候,只需要你给予技术支持就行了。”

    吴桐最怕的,就是要管东管西,所以一听叶锦幕的话,心里又是一阵轻松。

    “不过——”叶锦幕的话,又让吴桐的心吊了起来,“你是首席技术官,到时候招聘其他技术员的事情,就要麻烦你了。”

    吴桐登时一副很是不能接受的模样:“不会要让我管他们吧?”

    “当然了。”叶锦幕笑嘻嘻说道。

    “不要啊!”吴桐马上叫了起来,“我连与人交往都觉得很不适应,你居然叫我管人,我怎么可能做到啊!你能不能将这个首席技术官的位子给别人做,我只要当个普通的技术员就行了,可以吗?”

    “不行!”

    看到叶锦幕这样斩钉截铁的模样,吴桐苦着脸说道:“为什么啊!我明明没有管人的经验啊,你不怕我坏事吗?”

    “没事的。”叶锦幕在吴桐的肩上拍拍,“你放心好了,基本上技术员都是宅男。你是怎么样,人家当然也怎么样了,你又何必担心你管不了他们呢?再说了,你的背后有着我的支持,怕什么?”

    吴桐只好认栽:“好吧!不过,如果以后我遇到这方面的麻烦,你可千万不能袖手旁观!”

    “那是当然了!”叶锦幕给了吴桐一个让他放心的微笑,吴桐这才稍稍的松了口气。

    叶锦幕将菜单拿过来,递给吴桐:“别说这件事情了,点菜吧,毕竟是我第一次请你吃饭。”

    吴桐想起来这还是叶锦幕第一次请他吃饭,心里很是感到有些激动,不由点头道:“好,我们先吃饭。”

    两人一边吃着饭,偶尔还聊一聊彼此的私事,感情居然增进了不少。

    分开后,叶锦幕还真的不想马上回到明德,毕竟她现在心情正好,不想看到楚蒹葭受到什么影响。

    可偏偏这个时候,傅殿宸的电话打了过来。

    一看到这个电话,叶锦幕就知道,麻烦肯定已经找到头上了。

    她接通电话,果然听到傅殿宸有些焦急的声音传来:“叶锦幕,你现在在哪里?”

    叶锦幕越发的确定了这个猜想,心里微微叹了口气:“我现在在外面,怎么了,难道楚蒹葭去明德了?”

    “是啊!”傅殿宸叹了口气,“现在这个疯子据说已经在路上了,叶锦幕,你就不要回明德了,跟杨老师请个假吧。这些天,最好避着她,等我们傅家的人来了,我把她收拾了之后,你再到学校来。”

    “好,那就麻烦你了。”

    叶锦幕也有这个意思,既然傅家的人今天就有可能会来,那就说明,她只要今天下午请假了就行。

    等到傅家的人真的将楚蒹葭给收拾掉,那么她就轻松了。

    既然现在没有什么事情,那么,她就可以去尽情的享受愉快的午后时光了。

    她给林文斌打了个电话:“公司注册得怎么样了?”

    “我今天上午已经去一个中介里面,将注册公司这件事情弄好了。他们说大概还需要一周的时间,我们的公司就可以创办好了。”

    “很好。”叶锦幕不由露出笑意,没想到林文斌的办事效率这么高,“今天晚上,我就会将手里的武林秘籍拿给你们,到时候,你们就可以开始学习这些功夫了。”

    “多谢慕总!”

    林文斌简直喜出望外。

    虽然他当这个保安公司的总裁,只不过是个幌子。但是现在,经过被洗脑之后,他对叶锦幕的忠心,简直无法用言语来形容。

    再加上现在,叶锦幕不但这么信任他,还打算将武功教给他,他的心里,对叶锦幕的敬仰之情,越发的深。简直恨不得为叶锦幕肝脑涂地也在所不辞。

    叶锦幕听到林文斌话里掩饰不住的激动之意,也不由笑了笑。

    她也很是期待着,这些文武保安公司的第一期元老员工们,都将武功修习到一定境界后的情形。

    到了那时候,他们都成为她的得力助手,她在华夏国,就相当于创办了自己的初步力量了。

    挂掉电话后,叶锦幕实在想不到还有什么事情要做,正打算再去古玩市场逛逛时,却有一个怎么都想不到的电话打了进来。

    这个电话,提示的,是慕叶那张手机卡接到的。

    叶锦幕现在根本没有更换手机,而是将两张不同身份的手机卡,都装到一个手机里面。所以,她之前手机上面存着的电话号码,此刻也都能显示出来。

    她一看手机上面的显示,居然是萧墨染打来的电话。

    叶锦幕的心里不由一阵疑惑。

    她装扮成慕叶的时候,跟萧墨染可是水火不容的,他怎么可能打电话给她?

    怀着这种疑惑的心态,叶锦幕接通了电话。

    刚刚一通电话,就只听到那边传来萧墨染冷冷的声音:“慕小姐,请问你是怎么认识我表弟的?”

    叶锦幕一听萧墨染这种质问一般的语气,心里就感到一阵火大。

    她明明知道,萧墨染问的这个表弟,应该是刚刚不久前见过的南宫静泓。但她想要气气萧墨染,故意装出一副不明所以的语气说道:“我可是对古董玉石研究得很深的一个人,怎么可能没听过楚轻寒的名字?”

    “你别给我装蒜!”萧墨染冷笑一声,“你应该知道,我说的这个表弟,到底是谁吧?真的想不到,你手段还真的挺厉害,不但勾搭上了江铭川,还勾搭上了我表弟!说吧,你这样做,到底有着什么目的?”

    对萧墨染这样的语气,叶锦幕心里的火气越发的大了。

    如果萧墨染此刻就在她的面前,她一定不会对他手下留情。

    真的想不通,她当时到底哪里得罪萧墨染了,他犯得着事事看她不顺眼吗?一个大男生,什么事情都跟一个女孩子计较,他要不要这么小肚鸡肠?

    并且还将她想成一个别有用心的女生,犯得着吗?

    叶锦幕也冷笑了一声:“你从哪里看到,我勾搭了你的表弟?你是不是把你表弟想得太好了,觉得是个女生就会喜欢他?很抱歉,麻烦你告诉你表弟,我对他,一点意思都没有!”

    “哈哈,怎么,你敢做,却不敢承认?”萧墨染语气中掩饰不住鄙夷,“要不是你主动去接近我表弟,我表弟怎么可能会纡尊降贵跟你认识?并且,还来我这里打听你的事情?你就承认吧,反正不管你怎么做,我表弟的家族也不可能同意你们在一起,你还是趁早死心的好!”

    叶锦幕觉得,跟萧墨染这样的人,简直话不投机半句多,再跟他说话,都纯粹是浪费口水。

    她冷哼一声:“既然你这么想,那我也无话可说了,你就尽管去想吧。”

    说完这话,她直接将手机挂断。

    那边的萧墨染听着这些嘟嘟的声音,也是哼了声:“真是死鸭子嘴硬!一个慕家的私生女,也妄想勾搭上静泓?简直是做梦!”

    这个时候,一个少年笑嘻嘻的走了进来,对萧墨染叫道:“表哥,你在跟谁打电话,好像吵起来了,是女朋友吗?”

    这个少年,不是南宫静泓,又是谁?

    萧墨染一看到南宫静泓,就不由想起刚才那个电话,脸色一黑,没好气的哼了声:“你给我坐下,我有事情跟你说!”

    南宫静泓很是不解的看了萧墨染一眼,疑惑问道:“表哥你怎么了,跟女朋友吵架吵输了?”

    看到南宫静泓这副明明眼带促狭,却偏偏装出一副很关心他的模样,萧墨染就只感到心里一阵火气腾起。

    他刚才那么做,跟慕叶吵架,到底是为了谁?

    可这个他一心一意为之着想的人呢?却来这里嘲讽他!怎么叫他不生气!

    萧墨染的脸越发的黑了,瞪了南宫静泓一眼:“还不坐下来!”

    “你怎么了?来大姨爹了?”南宫静泓翻了个白眼,在萧墨染的身边坐了下来,不耐烦道,“有什么事情,表哥你就快点说吧,我待会还有事情要出去呢!”

    萧墨染冷冷道:“什么事情?难道要出去找那个慕叶?”

    南宫静泓双眼一亮:“表哥,你真不愧是搞情报工作的,就是这么厉害!我做什么,你一猜就猜出来了!”

    萧墨染呵呵笑了两声,心道你表现得这么明显,不明白的人才是白痴。

    南宫静泓催促道:“表哥,你到底要跟我说什么?再不说的话,我就出门了!”

    “静泓。”萧墨染摆出一副语重心长的模样来,“你告诉表哥,慕叶到底对你做了什么,让你对她的事情这么关心?”

    南宫静泓笑了笑:“她没有对我做什么啊,是我自己对她产生了兴趣罢了。”

    萧墨染微微叹了口气:“你就别骗表哥了,说实话吧。”

    南宫静泓很是无语:“表哥,你是不是太阴谋论了,我犯得着骗你吗?你以为我还是五六岁的小孩子,没有自己的判断能力啊?你看我长这么大,有被人骗过吗?我都说了,是我看到她对古董这些东西很是了解,所以才想去多接触她一下,了解了解她。”

    萧墨染很是狐疑的盯着南宫静泓:“真的?你没有骗我?”

    “当然是真的了,我骗你干什么?”南宫静泓翻了个白眼,“表哥,你如果再说废话,我就先出去了。”

    萧墨染再仔细看着南宫静泓,确认南宫静泓没有骗他,眉头不由微微一皱。

    对于南宫静泓这个表弟,他还是有着几分了解的。

    的确,南宫静泓完全继承了南宫潇这个老狐狸的特点,就是个小狐狸,他的确不会那么轻易,就被人骗过。就算那个慕叶诡计多端,估计也拿南宫静泓没有办法。

    难道,他是真的误会了慕叶?

    想到这里,萧墨染的心里,不由有着微微的歉意。

    他虽然对慕叶没什么好印象,但是,就这样对她产生误会,还用那样的话语嘲讽了他,萧墨染还真是觉得自己做得有些太过分了。

    看来,只能等到南宫静泓离开之后,再去跟慕叶道个歉。

    萧墨染将刚才的想法抛开,又问起了南宫静泓:“那么,你现在是想跟我打听慕叶的情况,打算去接近她么?”

    南宫静泓点头:“当然了,要成功的接近她,必须要投其所好啊!要不然,我问你干什么?”

    “不过你得告诉我,你接近她的原因,是什么?”萧墨染直直盯着南宫静泓,“我可不相信,你纯粹只是因为对她的兴趣,这种话,骗骗三岁小孩子还行,骗我还早着呢。”

    “哈哈,果然一切都瞒不过表哥。”南宫静泓笑了笑,“没错,我之所以想要接近她,只是因为,想拉她到我们家的公司里面来工作。毕竟,能对古董有着这么深了解的人,还真是不多,我可不想漏过这么厉害的一个人才。”

    萧墨染回想起那时候在古玩市场里面经历过的一切,对南宫静泓的话深以为然:“不过,她对于这方面,的确是个人才。”

    “看来,表哥你对她,了解得还真不少啊!”南宫静泓双眼一亮,“那表哥,你就不要瞒着我了,也对我说出来吧!”

    萧墨染没好气看了南宫静泓一眼:“不过你就死心吧,她现在,可不是你们南宫家能拉拢得起的人。”

    南宫静泓微微皱眉:“表哥你这话,是什么意思?难道她还有着什么后台?”

    “后台倒是比不过南宫家,不过,你告诉我,你打算用什么方式来拉拢她?”萧墨染淡淡一笑,“如果是钱的话,那你就可以死心了。她现在的身家,可不少。”

    南宫静泓的双眉皱得更紧:“你不会是说,她已经用她的本事,赚到了不少的钱吧?”

    “对。并且我觉得,这些钱,你们南宫家不可能出到超过它的数目,就为了拉拢一个人。”

    南宫静泓瞬间苦了脸:“不是吧表哥!她到底赚了多少钱啊,能让你也说出这样的话来?”

    萧墨染笑了笑:“一大块两尺见方的老坑玻璃种算不算?福禄寿喜算不算?再说,还有很多元朝以前的古董,算不算?”

    萧墨染每说一句话,南宫静泓的脸就耷拉下一分。

    听到最后面,他的脸色,已经彻底变黑了。

    他不由叹了口气:“表哥,你别说了,再说的话,我的心脏可就承受不住了!”

    他一副生无可恋的表情:“真是没想到,她的能耐居然这么大,看来,我还真是低估了她!”

    萧墨染想起那时候慕叶的神色,心里隐隐的觉得,那个慕叶的秘密,远远不止他们见到的那些。

    若是将她所有的能力暴露出来,也不知道她的能耐,到底有多大。

    但尽管如此,他还是看慕叶不顺眼。既然她能力这么大,那么他以后,大不了不去得罪她就行了,至于讨好她,下辈子吧!

    南宫静泓又是叹了口气:“既然这样的话,那我就不做这个打算了。不过,她这么大的本事,我还是得去接近接近她。说不定,还能从她那边,学到一些本事呢。”

    对于南宫静泓这样的做法,萧墨染虽然很不赞同,但也不好出言阻止。

    虽然他对慕叶没有什么好印象,但他相信,以南宫静泓的本事,他应该不会被那个诡计多端的女孩子骗到。

    不过,对于南宫静泓要做的事情,他还真是有些疑惑。

    他忍不住问道:“对了,我还没有问你,你到苏城来,到底是什么原因呢。我可不相信,你只是为了见我这个表哥!”

    南宫静泓顿时一脸的委屈:“表哥,你怎么就不相信这一点呢,我是真的很想你啊!”

    “呵呵。”

    对于南宫静泓的卖萌,萧墨染只给出两个字的回答。

    对于这个表弟的卖萌术,萧墨染可是有着充分的见识的。

    小时候,他的确也被南宫静泓这样的卖萌术所骗过,从而上了他好几次的当。后来他也学精了,对南宫静泓的卖萌术,从来都是视而不见。

    不过,除了他,其他人对南宫静泓的这一点,还是非常买账的。

    尤其是家里的那些长辈,还有萧墨染的妹妹萧婵娟,都特别容易被南宫静泓的卖萌术骗过。

    虽然这一招对萧墨染没用,南宫静泓还是坚持不懈的在萧墨染的面前用这一招,就是为了恶心恶心他。

    南宫静泓微微叹了口气:“表哥你可真厉害,看来,要骗你,还真的不容易。”

    他说到这里,顿了顿,又接着说道:“其实,是因为在这个周末,我要代表南宫家谈一宗大生意。而跟我交易的这个对象,据说就在苏城。我这次,是特地先来苏城踩点,了解一下那个交易对象,从而看看,能不能够压压价。”

    南宫静泓的话,让萧墨染的好奇心也提了起来:“哦?到底是多大的生意,让你重视到这种程度?”

    由不得萧墨染好奇,毕竟南宫家可是垄断了全球的珠宝玉石等生意。平时做的最小的生意,金额数目,都是让别人瞠目结舌的。

    也不知道让南宫静泓这么重视的大生意,又是大到什么程度。

    并且,在这个苏城里面,还有什么人,能够有这么大手笔么?

    萧墨染想着,心里不由渐渐的升起了一种莫名的不安。

    南宫静泓摇了摇头:“其实我也不是很清楚。不过,听那个介绍人说,至少要过百亿吧。”

    “上百亿?这么大?!”

    萧墨染也不由震惊了,上百亿的生意,那得是多么惊人的珠宝玉石了?

    南宫静泓无语的看了萧墨染一眼:“不是上百亿,是过百亿。这个只是估价,真正的价格,也许还能达到数千亿。”

    “不是吧,苏城里面,还有这样的人物?”

    萧墨染心里真的是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

    上千亿,已经是华夏国的首富,南宫家明面上表露出来的资产了。当然了,南宫家真正的资产,可远远不止这个数目。

    所以,一宗生意,就有这么大的数额,真是由不得萧墨染惊讶十分。

    南宫静泓也点头说道:“我也是感到有些惊讶,所以,才特地来苏城来了解的。但是,周老并没有将具体的情况告诉我,除了告诉我那个人是在苏城之外,就什么都没说了。”

    萧墨染心里也感到有些失望,如果有再具体一点的情况,他说不定也能查探出那个人的身份。

    不过——

    萧墨染的脑海里,陡然闪过一抹火光。

    他蓦然转头,看向南宫静泓:“你刚刚说什么?是谁告诉你的?”

    南宫静泓愣了下,才答道:“是周老啊,港城的首富——”

    “哈哈!”萧墨染不由笑了起来,“我知道那个跟你交易的人,到底是谁了。”

    “真的吗?”南宫静泓一副喜出望外的模样,催促道,“表哥,你快点说啊!等我将她找出来,我就好好的调查调查她,看看能不能压价!”

    看到南宫静泓期待的神情,萧墨染只能无情的打击他:“别做梦了,你压不下来的。”

    南宫静泓的笑静止在了脸上:“你都没告诉我那个人是谁,你怎么知道?”

    “呵呵。”萧墨染淡淡看了南宫静泓一眼,“如果我告诉你,那个人是慕叶呢,你怎么想?”

    南宫静泓彻底的愣住了,好一会儿,才喃喃说道:“不是吧,居然是她……”

    回想起那时候跟叶锦幕打交道时候的情形,南宫静泓的心里,也不由有着一丝的灰心。

    他深深的叹了口气:“算了,我还是放弃吧。”

    那个少女,可是油盐不进的,对于他的卖萌术,根本就丝毫不买账。并且,就算他用什么阴谋诡计来算计她,看起来也是根本没什么用的模样。

    萧墨染在南宫静泓的肩上拍拍,以示安慰。

    对于这件事情,他也爱莫能助。

    那个慕叶,看起来跟叶锦幕一样,诡计多端的,要是南宫静泓玩心眼,说不定,被算计的,还是他自己。

    南宫静泓深深的哀悼了几秒钟,突然又眼神一亮:“不过,就算这样,我也不会死心的!我一定要去接近她,跟她成为朋友,没准,她会卖我几分面子呢!”

    萧墨染想起那时候,叶锦幕随手送江老爷子和江铭川礼物的模样,心里也知道,对于真正看重的人,叶锦幕绝对不会小气的,于是也赞同南宫静泓这个计划:“我觉得这样做也行。不过,你可千万别抱着利用她的心态,要不然被她发现,你就彻底没戏了。”

    南宫静泓点头:“不要表哥你说,我也知道。毕竟,我本来就是真的很想跟她成为朋友的,现在只不过是顺带的罢了。表哥,我不相信你没有调查慕叶的资料,既然这样,那就赶紧将她的资料,全部给我看看吧!”

    看着南宫静泓期待的眼神,萧墨染也不想让他失望,就将之前整理的慕叶的资料,全部给了南宫静泓。

    南宫静泓接了过来,很是有些意外的挑了挑眉:“她居然是申城慕家的私生女,还是给从小被抛弃,现在都没有上族谱的私生女?哈,也不知道慕天奇知道,他这个私生女马上会成为千亿富豪,又会是什么样的神情。”

    他一直都唯恐天下不乱,单是想想那一幕,就觉得分外的好玩。

    萧墨染也不由微微一笑,这一幕,他也很想看到。

    南宫静泓继续看下去:“她学了异能术这一点,我还是知道的……咦,你找到的她的资料,就这么一点点?”

    萧墨染没好气说道:“她在那次到古玩市场的时候,我才是第一次见到她而已。并且,她的以前,也都似乎是空白一片,根本就查探不到。能够查探的,也只不过是那次古玩市场之后,你说,我能有着什么资料?”

    “不是吧?”南宫静泓皱了皱眉,“难道她的以前,都被人抹去了?”

    “有可能。”萧墨染点头,“毕竟,她本来只不过是个孤女,但是,却有着这么高深的本领。在她的身后,肯定有着高人的存在。说不定,她以前的那些事情,都是被这个高人所抹去了。”

    “原来是这样。”

    南宫静泓微微颔首,眼神落在资料上面的一处,勾起唇:“既然要接近她,那自然,是要去找她了。那么,我现在就去她在太平山的别墅,看一看,她现在到底在不在那里。”

    “去吧。”萧墨染也支持南宫静泓的这个决定,毕竟他也对慕叶的来历很是好奇。

    现在有着南宫静泓这个主动出头的,他自然求之不得。

    南宫静泓自然已经看出了萧墨染心里的想法,但却懒得去理会。反正他要去找叶锦幕,又不是为了萧墨染,而是为了自己。

    南宫静泓再将资料看了一遍,确定没有了什么遗漏的地方后,这才朝门外走去。

    叶锦幕将电话挂断后,好心情无端端的就受到了影响。

    跟萧墨染看不惯她一样,她也很看不惯萧墨染。

    虽然萧墨染只是对“慕叶”没什么好态度,对叶锦幕却很是亲切。但是叶锦幕不管哪个身份的时候,对萧墨染都没有什么好感。

    两人也不知道到底是不是上辈子结了什么仇,一见面,就对彼此都看不顺眼。

    本来叶锦幕对萧墨染的态度,还是选择无视的。但现在,萧墨染居然这样子折辱她,让叶锦幕的心里,也不由有了一些怒气。

    叶锦幕将手机收起,出去玩乐的心情也没有了,打算找个地方,将衣服换过来,再度恢复成叶锦幕的模样。

    这个时候,叶弦的电话也打了过来:“阿锦,我跟师傅在一起。”

    叶锦幕微微皱眉:“你还没有回去明德?楚蒹葭呢,她为什么没有跟你们在一起?”

    叶弦叹了口气:“楚蒹葭刚刚来到苏城,就跟师傅分开了。毕竟她用的是别的借口,师傅也不好将她拦住。阿锦,你现在在哪里,方便我过去找你吗?”

    叶锦幕心里有些诧异:“你跟师傅在一起?”

    叶弦跟李潜在一起,还问她在哪里,不怕李潜听到?

    叶弦笑了笑:“阿锦你放心,我是跟师傅在一起。不过,我现在是在洗手间打电话,师傅听不到的。”

    叶锦幕这才放下心来:“我刚刚从鸿运酒楼出去,现在正要找个地方换衣服,你呢?”

    叶弦惊诧道:“你在鸿运酒楼?”

    “是啊,怎么了?”

    “我也在鸿运酒楼啊!”叶弦很是有些意外的说道,“阿锦,你赶紧换好衣服!我们在三号包厢,你换好衣服后就过来吧。”

    叶锦幕没想到这么巧,不过也是,鸿运酒楼毕竟是苏城数一数二的酒楼。叶弦要请李潜吃饭,自然是要去那里。并且对于那里,李潜也并不陌生。

    叶锦幕看了看四周,终于看到一个公共卫生间。不过去那里换衣服,叶锦幕还是有些警惕的。

    她赶紧对小鳞说道:“小鳞,你能不能屏蔽掉摄像头?”

    小鳞挠挠头:“我不知道哪里有摄像头啊,所以不好怎么去屏蔽。不过,我可以把你的气息和身形都屏蔽掉,不让摄像头捕捉到。”

    “好,那你就帮帮我吧。”

    叶锦幕走到鸿运酒楼的一个角落处,确定这里没有摄像头之后,就让小鳞将她的身形给屏蔽掉了。

    然后,她就这样子,一路走到那个公共卫生间里面,快速的将衣服换了回来。

    换回来后,她再走到那个角落处,让小鳞将屏蔽给去掉。

    叶锦幕再度走进鸿运酒楼,朝三号包厢走去。

    刚刚走到门口,她就听到从里面传来叶弦的声音:“师傅,阿锦也来鸿运酒楼了,现在应该快到了!”

    不等李潜回答,叶锦幕就将包厢的门推开,笑盈盈朝李潜看去:“师傅,我来了!”

    “你可终于来了!我还以为,这次到苏城来,还见不到你呢!”李潜没好气的朝她看了一眼,“你倒是给我说说,你刚才去哪里了?”

    叶锦幕笑了笑,在李潜身边坐下:“我不是以为,楚蒹葭跟师傅你在一块,所以不敢来见师傅么?现在听阿弦说,楚蒹葭早走了,我才敢到这里来啊。”

    李潜听到叶锦幕这话,神色一冷:“哼,楚家那个丫头,可真是胆子够大的!别说你跟殿宸现在什么事情都没有,就算真的有什么事情,又跟她有什么关系?她能管得着?再怎么说,你也是我们异术门的人,只要她敢惹你,你就算教训了她,楚家也没有半句话可以说!难道我们异术门的人,还能让别人欺负了去?”

    看到李潜这副护短的模样,叶锦幕的心里不由一暖。

    她禁不住笑笑:“没事的师傅,你应该相信我的能力才对啊!楚蒹葭对我,真的一点威胁都没有!”

    “虽然这样,但我还是不放心。”李潜叹了口气,“不过,傅家都派人来保护你了,你应该没事。并且,你大师兄也派人来保护你,相信楚蒹葭绝对做不了任何伤害你的事情。”

    叶锦幕怔了下:“我大师兄?”

    对于她那两个师兄的身份,李潜可没有明说,所以叶锦幕还真的不知道,她的那个大师兄,到底是何方神圣。

    但是,她那个大师兄还没有跟她有着任何接触,遇到这种事情,都愿意出手来帮助她,还真是让她挺感动的。

    “是啊。”李潜没有注意到叶锦幕的表情,接着说道,“你大师兄现在在帝都的西山闭关,所以没有亲自前来。不过他能派人来保护你,就说明他真的将你这个小师妹放在了心上。你放心,他们今天就都会来了,就算你真的遇到了楚蒹葭,也会一点事情都没有。”

    “嗯,我知道。不过,我大师兄到底是谁,师傅你能告诉我么?”

    对于李潜不告诉她和叶弦那两个师兄的情况,叶锦幕当然知道原因。对于李潜的这种老顽童心态,叶锦幕也是感到很无语。但现在,她是真的想知道她那个大师兄的身份,将来见面时候,能让她好好的去感谢他一番。

    谁知道李潜却只是嘿嘿笑了一声:“别问了,我不会告诉你的!”

    叶锦幕只能作罢,心里却在决定,一定要跟傅殿宸去问问,将她那两个师兄的身份,都要弄清楚。

    叶弦在一旁听着,眉头不由轻轻的皱起。

    对于那个大师兄的身份,他是一点好奇心都没有。不过,现在那个大师兄居然要来帮助叶锦幕,他难道有着什么企图?

    毕竟,叶锦幕只不过是他一个没有见过面的师妹罢了,他有必要对叶锦幕的事情这么关心?

    莫非,在他和叶锦幕不知道的情况下,那个大师兄跟叶锦幕有过什么接触?然后,也跟傅殿宸一样,对她上了心?

    叶弦眼中暗芒一闪,这种情况,他绝对不容许发生!

    叶锦幕和李潜哪里知道叶弦心里的想法,叶锦幕见李潜不肯告诉他,只能转移着话题:“师傅,这一次阿弦将异术入门都学完了,你应该带来了新的异术修习秘籍吧?”

    “当然了!”李潜嘿嘿笑了声,“我这次,可是将我们异术门所有的秘籍都带来了!不但有异能术的秘籍,还有古武的秘籍!不过我还是很好奇,你们要着古武的秘籍,有什么用?”

    叶锦幕笑了笑:“因为我和阿弦都发现,学习了异能术之后,我们的身体,似乎也很适合学习古武。并且,学习了古武后,假如外部原因导致我们不适合施展异能术,我们也可以用古武。这样,不是很好吗?”

    李潜很快就被这个原因说服了,不由点头:“没错,两方面双管齐下,确实挺好的。”

    他说到这里,又用赞赏的眼神看了眼叶弦:“你的悟性,真的极为的不错,把你那两个师兄都比下去了。虽然他们学习异能术已经很多年了,但现在,就算他们两个人学习的异能术加起来,也是比不过你一个人的。”

    叶弦笑笑,也没有说什么谦虚的话语。

    李潜将那些秘籍拿出来,放到桌子上:“这些秘籍,我们就带回去吧,毕竟我也很想见一见你外公。”

    叶锦幕拿过那些秘籍,粗略的扫了一眼,又问道:“师傅,请问这个世上,有没有修真的说法?”

    她和叶弦,因为燕王樽里面酒液的洗经伐髓,现在身体,都能自动吸取一些莫名的元气。

    如果利用这些元气来修炼,料想他们真的会成为玄幻小说里面写的那样修炼成仙体。

    李潜点头:“确实有的,不过,大家都觉得,那只不过是传说。”

    “真的吗?”叶锦幕不由有些失望,如果这个世上李潜都觉得是传说的话,那么,想要得到修真的秘籍,就是个奢望了。

    李潜看到叶锦幕失落的神色,有些惊讶的问道:“小叶子,难道你还想修真?”

    “是啊,我想研究一下,没准真能成呢!”叶锦幕笑了笑,“师傅,这个世上,真的没有修真的秘籍吗?”

    李潜微微叹气:“有还是有的,但是没有一个人能成功,所以,那些秘籍,都被束之高阁了。”

    听到李潜这么说,叶锦幕顿时双目一亮。

    只要有秘籍,估计以她和叶弦的体质,就完全可以开始修真了。

    看到叶锦幕这般期盼,李潜的心里,倒是有些不忍了。

    他很是有些后悔,不该对叶锦幕说出,这个世上有着修真秘籍的存在。

    毕竟,没有一个人能修炼成功,如果叶锦幕想去尝试,那必定会失败。

    这种给了她希望,又让她眼睁睁看着希望破灭的事情,李潜还真是不忍让叶锦幕也经历。

    但见到叶锦幕这般期望的神情,李潜又不知道怎么样才能拒绝。

    叶弦也在一旁说道:“师傅,这种修真的秘籍,我们异术门也有吗?”

    见叶弦也掺和进来了,李潜只好点头说道:“是啊,我们异术门还有好几本。如果你们真的要修真的话,那我下次,就带过来给你们看看吧。”

    “谢谢师傅!”叶锦幕喜出望外,和叶弦对视了一眼,都不由笑了起来。

    虽然李潜一直认定,这个世上,任何人都不可能修真。但只有她和叶弦心知肚明,他们和其他人的不同。

    只要拿到秘籍,料想他们踏上长生和强大之路,就不远了。

    当然,对于其他他们信任的人,他们也不会吝啬的。

    等到向江老爷子和江铭川坦白之后,她就让他们两人也喝下那种酒液,然后,也开始和他们一样的修炼之路。

    至于李潜,叶锦幕现在还是有些不敢相信的。毕竟,他身为异术门的掌门人,名下的徒弟也不止他们两人,还有两个不明身份的师兄,叶锦幕可不敢冒险。

    此外,还有个叶婉,也早已被她洗经伐髓了。

    她因为命格的加持作用,料想学起这些来,进展会比她和叶弦,都要快得多。

    到时候,有着叶婉这个得力助手,料想华夏国能动得了她的人,还真是不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