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重生之天定贵女 > 第179章 到底谁是小三

第179章 到底谁是小三

    “不过……”楚蒹葭说到这里,唇边忽然泛起一抹冷冷的笑意,“听说,在你们班,有个不识好歹的女生,想横插在我们之间当第三者呢。不知道殿宸你可不可以告诉我,那个女生到底是谁呢?”

    听到楚蒹葭这句话,就算是一旁的余言,神色都不由一冷。

    别说叶锦幕跟傅殿宸没有什么,就算有着什么,听到有人这样子诋毁叶锦幕,他都发现,他真的是无法容忍。

    虽然他已经决定,要在这件事情中,也插手一下。

    但,尽管要跟楚蒹葭合作,他也要收拾她一下。

    余言这样想着,眼里都忍不住涌起一阵的冷意,斜睨了楚蒹葭一眼。

    楚蒹葭察觉到有一股冷光朝她袭来,有些诧异的朝旁边看了一眼,刚好看到了余言眼中的冷意。

    她不由微微怔了下,这个男生是谁?难道跟叶锦幕有关系?

    楚蒹葭的眼里,又是拂过冷光。

    真是想不到,那个叫叶锦幕的,本事还真大。不但勾搭上了傅殿宸,就连这个不知道哪里来的小子,都跟她有一腿!

    既然这样,那她更加不能容忍叶锦幕了!

    相比余言的心理,傅殿宸心里的怒火更加的旺盛。同时,还有着一种愧疚,随着怒火一同涌起。

    都是他!如果不是他的话,叶锦幕就不会这么被人说了!

    所以,他一定,要好好的处理好这次的事情。并且,在以后,也绝对,不会让同样的事情发生了!

    他真的无法想象,若是因为再发生这样的事情,让叶锦幕与他的感情变得疏远起来,他又有没有承受这一切的能力。

    傅殿宸也冷冷看着楚蒹葭:“你说谁是第三者?”

    楚蒹葭仿佛没有看到傅殿宸冰冷的神色,颇为有些惊讶的说道:“怎么了殿宸,你不知道吗?那个女生,听说她的名字,是叫叶锦幕啊。她现在,在教室里面吗,怎么不站出来给我看看?怎么,她有抢别人男朋友的本事,没有出来露面承认的本事么?”

    “楚蒹葭!”

    傅殿宸再也忍受不住,他重重拍了下桌子,腾的站了起来,冷冷盯着楚蒹葭,怒道:“你再给我说一遍,到底谁是第三者!”

    一旁的余言,也冷冷瞟了楚蒹葭一眼,心里在想着要怎么样,才能让楚蒹葭为她的嘴贱,得到该有的教训。

    楚蒹葭却仿佛根本就没有意识到傅殿宸的怒气。

    毕竟,以前傅殿宸虽然也在楚蒹葭的面前,展露过这样疾言厉色的一面。但是,他却很少对她动手,就算真的动手了,也没怎么下重手。

    所以,现在楚蒹葭看到傅殿宸这副模样,心里丝毫没有害怕的感觉。

    她心里觉得,那个叶锦幕充其量只不过是跟以前那些缠着傅殿宸的女孩子一样,傅殿宸只会任由她去收拾掉叶锦幕,而不会插手。

    正是因为这种认定,她这些话才说得有恃无恐。

    楚蒹葭笑了笑:“殿宸,你为什么这么生气?那个叫叶锦幕的,不就是一个认不清自己身份,一心想要攀高枝的小贱人吗,犯得着你这么为她上火?”

    高一一班的学生们这些天本来就在为叶锦幕莫名其妙得到三大男神的青睐而困惑,现在一听到楚蒹葭的话,顿时觉得,也许她说的就是真话。

    难道,他们真的有眼不识泰山,居然没有看出来,叶锦幕有着这么厉害的手段?

    真是没想到,叶锦幕看起来不声不响的,做出来的事情,还真是让人刮目相看。

    余言这下将冷冷的视线投向了傅殿宸。

    如果傅殿宸真的喜欢叶锦幕,现在就该为叶锦幕出头!要是让大家都这样子误会了叶锦幕,他可一定不会放过他们!

    “闭嘴!”傅殿宸的眼神里,闪过一抹寒光,“我跟叶锦幕一直是朋友,你别一直给她泼脏水!并且我跟你,什么时候有关系了?你别自作多情!”

    楚蒹葭像是十分惊讶傅殿宸会说出这番话出来的模样,她不可置信的瞪大双眼,很是痛苦的摇头:“殿宸!你怎么变成这样子了!你以前对我,明明不是这样的!难道是那个叶锦幕挑拨离间,真的让你变心了么?”

    不得不说,楚蒹葭演戏的本事还真是高。她现在这副泫然若泣的模样,与她之前那种明艳的样子形成鲜明的对比,让别人越发的觉得,她真的是受到了极大的打击,所以才会有着这样失态的表现。

    所以围观众们看着楚蒹葭的眼神里面,也不由充满了同情。

    就连林欣也是不明所以的看着眼前这一幕,都分不清傅殿宸是不是真的跟楚蒹葭有一腿了。

    她索性拿出手机,给林砚初发了条短信:“砚哥,我问你个事儿!”

    林砚初的短信很快回了过来:“什么事情?是不是楚蒹葭对叶锦幕做了什么?”

    看林砚初这语气,似乎对楚蒹葭很是不满意的模样,林欣心里的那个推测,也消减了不少。

    但她还是将心里的疑惑问了出来:“傅殿宸到底喜欢楚蒹葭吗?为什么楚蒹葭一直在说傅殿宸变心了,叶锦幕是第三者?”

    一看到这句话,林砚初就忍不住冷笑。

    他真的没想到,楚蒹葭还真是挺有手段的。一出场,就占据了舆论制高点,让大家居然都以为,她跟傅殿宸真的是有着什么。就连一直听闻楚蒹葭那些破事儿传闻的林欣,都产生了误会。

    看来,对于这样的楚蒹葭,傅殿宸还真不一定会是对手。

    毕竟傅殿宸可没有楚蒹葭这么不要脸,什么手段都能耍得来。

    没准,现在林欣产生了这样的误会,就是因为楚蒹葭耍了什么手段。

    林砚初赶紧给林欣发了短信:“殿宸估计会有些麻烦,还希望你出面帮帮他……”

    他在短信里面,很是详细的说明了该怎么样去帮助傅殿宸。毕竟,对于傅殿宸那个表弟,林砚初可真的没有抱太大的信心。

    楚蒹葭那种人,你必须要比她更加不要脸,才能斗得过她。要么,就完全的采用暴力,将她彻底踩在脚下。只有这两种方式,才能将楚蒹葭给收拾掉。

    但无奈的是,这两点,傅殿宸都做不到。

    林欣看到林砚初发过来的短信,心里也是一阵的无语。

    傅殿宸情商还真不是一般的低,对于楚蒹葭这么一个随意给叶锦幕泼脏水的人,都不知道怎么去处理,他是真的喜欢叶锦幕吗?

    要是他现在这样的态度传到叶锦幕的耳朵里,谁知道会引发叶锦幕怎样的误会啊?

    如果她是一个男生,面对这样子伤害自己喜欢女生的人,她一定会用雷霆一击,管对方什么样的家世背景。

    说起来,还是因为傅殿宸还太嫩的原因啊!

    看来,等这件事情过去,她还真应该推荐几本言情小说给他看看,提升一下他的泡妞能力。

    但现在,解决眼前的事情,才是正道。

    傅殿宸原本还打算给楚蒹葭几分面子,毕竟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如果他直接对楚蒹葭做什么,谁知道会不会惹得楚轻寒不高兴。

    但现在,听到楚蒹葭这么过分的话语,傅殿宸所有的冷静,都瞬间被他抛到了九霄云外。

    他冷冷看着楚蒹葭:“楚蒹葭!以前我不动你,是因为看在楚家的面子上,你别以为,我是真的对你有着什么容忍之心!从第一眼见到你,我就对你没有任何感情,不管是以前,还是现在,或者是将来,这一点,都不会有着丝毫的改变!”

    傅殿宸的话,让楚蒹葭不由一怔。

    虽然以前傅殿宸早就对她说过这样的话,但那都是在人后。可是这次,却是在那么多人面前,还是在她说了那么多两人有着感情之后。

    这不是*裸的打脸,又是什么?

    傅殿宸可不管楚蒹葭到底受到了什么冲击,他继续说道:“所以,不管我到底跟谁在一起,都跟你没有任何关系,也根本谈不了是不是第三者的问题!若真的有第三者,那也是你,不是其他任何人!”

    “哇!”

    在场的围观众们,都不由瞪大了眼睛,死死的看向傅殿宸。

    他们还真是没有想到,傅殿宸为了维护他心中所爱的叶锦幕,对楚蒹葭一点面子都不顾!

    这样子的做法,还真是一个新世纪的好男人啊。

    此刻,大家,尤其是女生,对被他维护的叶锦幕,心里都不由感到一阵的羡慕嫉妒恨。

    并且看向楚蒹葭的眼神,也都发生了变化。

    枉他们还以为,楚蒹葭真的是傅殿宸的正牌女朋友。可没想到,只是她一厢情愿的喜欢傅殿宸,傅殿宸对她没有丝毫的意思。真正的第三者,是她才对!

    林欣也颇为有些惊异的看了眼傅殿宸,将手里的手机,默默的收回在了兜里。

    看来,眼前的这件事情,已经用不着她出头了。

    余言则是看得一阵暗恨,要不是他打算要跟楚蒹葭合作,他早出头了,还用得着将这么好的机会留给傅殿宸?

    楚蒹葭被傅殿宸这番话刺激,又被大家各式各样的眼神看着,脸色不由青白一片。

    但她心理素质可没有这么弱,很快,她就又恢复了平素时候的冷静。

    她又是不敢置信一般的看着傅殿宸,双眼泪汪汪的,似是泪水很快就要从眼中流出来一般,看起来极为的楚楚可怜。

    她仿佛很是艰难的,才将一句话说出来:“殿宸,我真的没有想到,你为了维护那个叶锦幕,能做到这个份上,将我们两个以前的感情,说得一文不值……”

    “你够了楚蒹葭!你这么喜欢演戏,你怎么不进入演艺圈呢?我相信,以你的演技,拿个影后,那是分分钟的事情吧?如果你想的话,我不介意跟楚爷爷说一下,将这个提议告诉他。”

    “殿宸,你……”

    楚蒹葭差点连牙齿都要咬碎了,傅殿宸这是怎么了?为什么跟以前的他,完全不一样?

    他以前,明明没有这么毒舌的,说话,也会给人留一些面子,哪里会像此刻一般的丝毫不顾及对方的脸面?

    难道这一切,都是叶锦幕那个贱人造成的?

    楚蒹葭的眼里,闪过一抹杀意。

    也不知道她派到叶家去的那些人,到底有没有将叶锦幕给除掉!

    “既然你没有什么事情,那就请离开吧!”

    傅殿宸淡淡看了楚蒹葭一眼,他现在心里火气极为的旺盛,但他不会在这里动手,免得招致什么样的非议。

    最好等到楚蒹葭离开后,再暗暗的下手,到时候让她有苦难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