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重生之天定贵女 > 第180章 生米煮成熟饭

第180章 生米煮成熟饭

    楚蒹葭仔细看了一眼傅殿宸,很容易看出来,他现在说的,都是他内心真实的想法。

    楚蒹葭垂下眼睑,唇边拂过一抹不易察觉的笑意。

    她与傅殿宸认识了这么多年,又一直缠着他,去调查他的所有资料。对于傅殿宸,她自认整个华夏国,都再没有一个人,能比得过她。

    他妄想用拖字诀,就能解决掉这件事情?那是做梦!

    不过是暂时的回避么,她就先听傅殿宸的,倒要看看,他到底接下来,要做什么!

    楚蒹葭将之前那种杀气抹去,露出一抹温柔的笑意来:“好的,既然殿宸你这么说,那我就先走了。不过,你可千万,别因为那个可恶的小三,而影响到我们之间的感情啊。”

    说完,她又朝傅殿宸嫣然一笑,转身离开。

    傅殿宸冷冷笑了声。

    要不是因为,他知道楚蒹葭马上没什么好日子过了,他才不会忍下这句话。

    就让楚蒹葭在倒霉之前,先过过嘴瘾吧。

    过不了多久,他就会让楚蒹葭,为她现在的嘴贱,付出代价!

    见周围的同学们都在关注着这一幕,傅殿宸环视了大家一眼,大家都赶紧纷纷移转了视线。

    虽然傅殿宸刚刚那一眼看起来云淡风轻的,但是,他们却都莫名其妙的从其中,感觉到了一种很奇特的压力。

    他们虽然一开始对傅殿宸的家世并不了解,但现在,通过刚才的那一幕,他们都有种感觉,傅殿宸的家族,也许,是他们怎么都无法接近,而只能仰视的那一种。

    林欣见楚蒹葭走出教室,忍不住朝傅殿宸看去,朝他做了个胜利的手势。

    傅殿宸看到林欣的这个手势,只是微微怔了下。

    他也不知道,他刚刚这样的做法,到底是不是一个正确的处理方法,会不会让叶锦幕谅解他。但看到林欣的动作,他的心里,也有些底了。

    看来,他这样的做法,是可取的。并且,为了不让叶锦幕对他有什么误会,他会做得更好。

    傅殿宸刚刚坐下来,就只听到余言嘲讽的声音传来:“这就是你在帝都的女朋友?”

    “余言,你别给我煽风点火!”傅殿宸的眼神,立马冷冷朝余言射过去,“我警告你,如果你再说这种话,别怪我对你不客气!”

    现在傅殿宸因为楚蒹葭的那一番话,见谁都有火,尤其是余言这个他本来就看不顺眼的人,他更加如同被点了炮仗一样。

    余言听到他的话,只是笑了笑:“我又没有说错什么,你为什么要这么气愤?难道,我说的,都是对的?楚蒹葭真的是你女朋友?”

    傅殿宸冷哼了一声:“不管我跟楚蒹葭怎么样,跟你又有关系?你为什么对我和她的事情这么关心?莫非你是看中了楚家的势力,想要移情别恋到楚蒹葭的身上来?”

    余言没想到傅殿宸现在变得这样的尖牙利齿,只是笑了笑,没有说话。

    反正他本来也没指望在言语上压倒傅殿宸,这么说,只不过是为了给傅殿宸添堵罢了。

    现在目的达到,他自然不会多说。

    傅殿宸只觉得心里一阵窝火,并且,还有一些对自己的愤怒。

    想起楚蒹葭的那些话,他只感到一阵滔天的愤怒将他给吞没。在他看来,楚蒹葭不管怎么样骂他怎么样对付他,他都没有这么大的怒火。

    但是,听到楚蒹葭对叶锦幕的那些侮辱性的话语,他就觉得怎么都忍受不了。

    都怪他!以前怎么就留着楚蒹葭这个祸害,以至于到现在,却被楚蒹葭,将叶锦幕这个朋友给侮辱成这个样子!

    不行!他绝对不能再坐视!他一定要好好的,教训楚蒹葭一顿!

    但是,现在他也不知道,在楚蒹葭的身边,到底有没有楚家的高手存在。万一有着,他单身前往,谁知道会不会被楚蒹葭算计!

    傅殿宸拿出手机,给傅老爷子发了条短信:“爷爷,我们的人到了吗?”

    傅老爷子看到傅殿宸这般“猴急”的模样,不由喜笑颜开,马上回道:“刚才傅一给我打电话,说他们已经前往明德了。你自己去问傅一到底到哪里了吧!”

    “爷爷派的是傅一?”

    傅殿宸的心里也不由有些吃惊。

    傅家在华夏国传承已久,这些年积累的势力也极为的深厚,养一些自己的暗卫,自然也是不例外的事情。

    至于傅一,就是这一批暗卫的首脑。

    傅殿宸真的没有想到,傅老爷子会将傅一这个暗卫中第一人给派过来。用傅一来对付楚蒹葭,会不会有些太过大材小用了?

    他按捺下心里的疑惑,给傅一发过去短信:“傅一,你现在到哪里了?”

    傅一很快就回道:“少爷,我们现在已经到了明德的校门口了。”

    “很好。”傅殿宸唇边勾起一抹笑意,将手机收起,朝教室门口走去。

    林欣赶紧叫道:“傅殿宸,马上要上课了,你要我替你请假吗?”

    傅殿宸回头看了林欣一眼:“好,那就多谢了!”

    说完,他掉转头,彻底走出了教室门。

    林欣看着傅殿宸消失的背影,眼里也勾起一抹期待的神色。

    也不知道,傅殿宸这一趟出去,会将楚蒹葭收拾成什么样子。

    她可真是期待啊。

    毕竟,傅殿宸将楚蒹葭收拾得越厉害,他在叶锦幕面前刷的好感就越多。说不定,经过这一件事事情,傅殿宸和叶锦幕的关系,会得到改善,也说不定。

    傅殿宸走出教室门,果然看到,在走廊上,楚蒹葭正在那边站着。

    刚刚一看到傅殿宸,楚蒹葭的唇边就勾起笑意:“我就知道,你果然会出来。”

    傅殿宸却只是淡淡看她一眼:“走吧。”

    “去哪儿?”楚蒹葭扬了扬眉,“莫非,你是想跟我约会?”

    “去了就知道了。”

    傅殿宸的眼里,划过一抹冷光,径直朝前走去。

    楚蒹葭赶紧跟了上去。

    傅殿宸去的方向,正是明德的园中园,他在短信里面,跟傅一说好聚头的地方。

    现在是马上要上课的时间,园中园里面基本上没人,正好适合他动手。

    楚蒹葭瞧着傅殿宸带她去的,是一个这么偏静的地方,眼里闪过一抹流光。

    她的双眼,朝她的身边不着痕迹的看了一眼,心里渐渐的升起一个主意来。

    既然这里没人,傅殿宸现在又是孤身一人,那么,她到底要不要,利用她身边这些潜伏的楚家高手,将傅殿宸趁机放倒,然后生米煮成熟饭?

    以楚家和傅家的交情来看,若是傅殿宸真的被她算计到了,他们两个,绝对能在一起!

    傅殿宸绝对,不可能会拒绝掉这门婚事!就算他想,因为这样既定的事实,他也是不敢!

    楚蒹葭的唇边,渐渐的,扬起一抹笑意来。

    这样千载难逢的好机会,她自然不可能放过。怪只怪,傅殿宸自己太傻,中了她的圈套。

    傅殿宸虽然没有去看楚蒹葭,但是,他毕竟是能学习异能术的人,精神力比之楚蒹葭,不知道强过多少。

    楚蒹葭唇边那抹诡异的笑容,他只是稍稍一瞥,就收入了眼底。

    与此同时,他的唇边,也扬起一抹冰冷的笑意。

    楚蒹葭可真是无时无刻不在作死,到了现在,居然都以为他即将要掉入她的陷阱?

    她是把自己想得太聪明,还是把他想得太笨?

    楚江沉给她派的那些保镖,虽然被命令彻底听命于楚蒹葭。但是,就他们那样的身手,也妄想斗得过有准备的他?

    并且,傅殿宸本来就对楚蒹葭没什么好感,他会没有准备?

    只能说,楚蒹葭现在已经被她梦想中即将到来的喜悦给冲昏了头脑,彻底忘却了这些细节。

    傅殿宸装作没有看到她的异常,只是依然朝前走去,直到走到园中园的那个亭子旁边,才停住了脚步。

    楚蒹葭走到傅殿宸身边,朝他一笑:“殿宸,你带我到这里来,是想要干什么呢?”

    傅殿宸转头看向楚蒹葭,眼神暗沉:“你说呢?”

    “我说——”楚蒹葭微微一笑,“我说,你是想要,对我投怀送抱吧!”

    她还在说着这句话的时候,手指就已经微微一动!

    只见她的右手,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朝傅殿宸急速掠去!

    面对她的攻势,傅殿宸仿佛丝毫没有意识到一般,只是愣愣的站着,没有丝毫的闪躲。

    看到这样子的傅殿宸,楚蒹葭的眼里闪过一抹得逞的笑意,手指已经在这个瞬间,到达了傅殿宸的眼前。

    接着,只能看到她的指尖,萦绕出一片淡绿色粉末状的毫光,将傅殿宸的整张脸,都笼罩其中!

    楚蒹葭将手指收回,得意笑道:“你看,你不就马上,会对我投怀送抱了么?”

    她得意的看着傅殿宸,似乎已经看到了她想象中的那一幕。

    可却只见傅殿宸依然保持原来的姿势站着,微笑着看她:“是么?你真的这么以为?”

    “怎么会!”楚蒹葭的双眼瞪大,简直无法相信自己的眼睛,“你怎么可能没事!你明明中了绿光散的,怎么可能会没事!”

    “原来你给我下的,是绿光散。”傅殿宸冷哼一声,“真是没想到,你的心肠,还真的不是一般的毒。既然这样的话,那么,我也用不着对你手下留情了!”

    楚蒹葭依然不敢置信的看着傅殿宸,不住摇头:“不可能!你不可能不会中毒的!”

    傅殿宸却只是冷笑着看着她:“楚蒹葭,你别装模作样了。你以为我不知道,你故意在这里拖延时间,就是为了让你们楚家的保镖出来?”

    楚蒹葭听了这话,神色微微一变,显然是被傅殿宸的话猜中了心思。

    但她瞬间,又恢复了冷静,微微一笑:“没错,等他们出来,就算你的异能术再高,也是逃不了了。”

    “哦,是么?”傅殿宸也是一笑,“如果他们能出来的话,我要对付他们,的确有些难度。只可惜,他们似乎,已经出不来了。”

    “你什么意思?”

    楚蒹葭看了傅殿宸一眼,见他一副很是冷静的模样,双眉不由紧皱。

    她拿出一个哨子,放在唇边吹了吹。可不管怎么吹,也不见半个人影出来。

    楚蒹葭神色大变,再也无法维持刚才的冷静。

    她咬了咬嘴唇,低下头去,眼里闪过一抹坚决。

    然后,她将头抬起来,又是眼中含泪,可怜兮兮的看着傅殿宸,哽咽道:“殿宸,你为什么会这样子想我!我刚才那样子对你,给你下绿光散,只是因为我一时太过气愤,所以才做出这种事情来啊!殿宸,你就原谅我吧,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