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重生之天定贵女 > 第183章 楚蒹葭的秘密

第183章 楚蒹葭的秘密

    “可是……”傅一很想说,刚才楚蒹葭可是想对你下药啊!

    要是她对你下药成功,那么,就算楚家的人再对她不满,也不会将她赶出家门啊!

    并且,傅家的人,也不可能放任楚蒹葭跟傅殿宸有了什么关系之后,还将她置之不理。

    傅一最担心的,就是出现这样的事情。

    傅殿宸看出来傅一的担忧,却依然只是笑了笑“别担心,我都有安排的。”

    看到傅殿宸一副胸有成竹的模样,傅一虽然心里依然有些怀疑,但还是点点头“既然少爷已经有安排,那我们就先走了!”

    对于他来说,查到叶锦幕的住处,是一件极为容易的事情。所以告辞后,就带着人直接往叶家的方向赶去。

    傅殿宸看着傅一的背影消失,这才松了口气。

    本来这件事情就是他惹出来的,所以,他自然是要替叶锦幕好好解决。

    傅家的人,本来就是傅老爷子派出来打算保护叶锦幕的,所以,他自然要让傅一他们带着履行他们的职责。

    至于他,他相信,现在没有了那些古武高手帮忙的楚蒹葭,想要对付他,还真的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真希望他们能好好保护好叶锦幕,别让她受到任何的伤害。

    傅一带着手下的人朝叶家走去,心里的情绪很是有些复杂。

    虽然傅殿宸这个少爷开窍,他们都觉得是一件很是开心和欣慰的事情。但是,他们还真的没有想到,傅殿宸会对叶锦幕这么上心。

    现在两人还没什么进展,傅殿宸就对叶锦幕这么关心了。还真不知道以后两人关系更进一步之后,傅殿宸又会对叶锦幕付出到什么程度。

    不过想一想,现在傅家家主傅雨前,对自己的妻子林秋意也是感情极深,百依百顺,也许,这就是遗传吧。

    只希望叶锦幕对傅殿宸,也能如同林秋意对傅雨前一样,那就是对傅殿宸最大的安慰了。

    这样想着,傅一的心头,突然冒起一个念头来。

    只希望他这样做,能够让两人的感情得到促进。

    傅殿宸离开园中园后,从繁茂的树木中,走出一个人来。她脸色苍白,脚步踉跄,一副身体受损严重的模样,赫然正是楚蒹葭。

    此刻的她,再没有一开始时的飞扬跋扈,而是颓靡得很。只是,她眼中的那抹怨毒的光芒,却没有丝毫的改变。

    她用手捂着唇,低低的咳嗽了两声,隐约可以看见,从指缝间,溢出一丝一缕红色来。

    楚蒹葭将手拿开,看着已经有血浸润的掌心,眼中怨毒光芒越发的深。

    她拿出纸巾,一把将那些吐出来的血擦干净,唇边掠起一抹冰冷的笑意,声音阴狠如同自地狱中传来“哼,敢逼我到这种程度,你们给我等着!”

    说完这话,她拿出手机,拨出一个电话“喂!”

    隐约听到那边传来一个少女清脆如银铃的声音“怎么了,找我有什么事情?”

    “我受了很重的内伤,马上派人给我送药来。”楚蒹葭深吸了一口气,才将差点涌上来的那一股气血给压了下去,“就是用那种功夫逃命,导致我现在一直在吐血,你赶紧送药过来,要不然我就坚持不下去了。”

    楚蒹葭跟这个少女说话时候的语气,没有跟别人说话时候的跋扈,而是如同朋友一般的亲热和直接,似乎两人的关系极为的不错,身份也相差不大一般。

    那少女似乎倒吸了一口寒气,声音中有着惊讶和些微的担忧“你怎么回事?难道是傅殿宸对你做了什么?”

    “别说那么多了,你赶紧派人来给我送药吧!”

    “好,你等着,我马上将药配出来,然后让我们家在苏城的人,替你将药送过去!”

    “谢了!”

    楚蒹葭这才松了口气,将电话挂断,无力的靠着一棵树坐了下来。

    她用的这种功夫,全天下只有她和那个少女才修习,是那个少女在自己家族里面找出来的。

    而她和那个少女,也是因为机缘巧合下,才能成为朋友。

    并且两人之间,因为修习这个功夫,而具备着过命的交情。

    这种功夫若是修炼到极致,能成为天下少有的高手。但是,却极难修炼,并且在修炼的途中,若是强行使用,只能让自己的身体受到损伤。

    治疗这种损伤的药,只有那个少女才能配置。楚蒹葭也曾想学,但对于药剂方面没有丝毫天赋,只能作罢。

    并且这种药剂不能保存,只能随时配了随时用。

    所以她现在动用这种功力受伤了,也只能让那个少女赶紧将药剂配出来,然后让人送给她。

    幸亏她现在受伤不是特别重,要不然,等到少女将药送过来,她估计都要断气了。

    楚蒹葭从兜里拿出一个瓶子来,从中倒出几颗药丸模样的颗粒,送入了口中。

    这瓶药丸,是楚老爷子专门给楚家后辈准备的疗伤圣药,由珍贵药材制成,对恢复伤势,有着很大的作用。

    但是,要将她现在受的内伤治好,却是不可能的事情,最多只能调养调养。

    楚蒹葭等到休养得差不多了,这才站了起来,眼中怨毒的光芒闪过。

    然后,她的唇边拂过一抹冰冷的笑意,也离开了园中园。

    她刚才分明看清楚了,傅殿宸是真的很想将她抓起来。所以,她才会宁愿用这种方法来逃脱。

    在她看来,傅殿宸之所以对她这么的不留情面,绝对是已经跟楚家的人打好了招呼。

    想起楚家对她现在极为冷漠的楚轻寒和萧如靥,楚蒹葭的唇边,又是泛起一抹没有丝毫感情的笑意。

    就算事情过去很多年,她也一直认定,她那时候做的事情,根本没有丝毫的过错。

    本来人生在世,为自己着想是天经地义的,谁让那时候的她,在楚家的地位,根本就没有楚轻寒那么重?所以,为了要争取更高的地位,她当然要那样做了,并且无可厚非。

    她唯一后悔的只是,她那时候太小,想事情太简单,以至于留下太多的蛛丝马迹,让楚轻寒和萧如靥察觉到,并且知道她是幕后的黑手。

    正是因为这样,那两个人对她,才分外的冷漠。

    若不是他们顾及到怕伤害楚江沉和楚老爷子的心,估计早就将她给揭穿了吧?

    楚蒹葭嘲讽一笑,这个母亲和哥哥,在她的心中,也早已经被她给剔除了出去。现在她唯一要做的事情,就是讨好楚江沉和楚老爷子罢了。

    将这两个讨好,只要楚轻寒和萧如靥不将她做的事情揭穿,她就能在楚家生活得好好的。

    至于那两个人……

    既然他们不但对她那么冷漠,还任由傅殿宸这个外人来收拾她。那么,等到她将那种功夫修炼好之后,就拿他们试刀吧。

    他们既然不将她当做是女儿和妹妹,她也没必要将他们当做是母亲和哥哥。

    另一边,傅一赶到叶家后,并没有像傅殿宸交代的那样暗中保护叶锦幕,而是直接走到叶家的门口,敲响了他们的大门。

    苏婶开门后,看到傅一,眼里疑惑闪过。

    傅一赶紧朝她笑了笑“苏婶是吗?我是傅家的人,特地来保护叶二小姐的。”

    苏婶也知道一些傅殿宸的事情,但对傅一依然报以警惕之心,看了他一眼,说道“你先等等,我去问问二小姐。”

    说完,她赶紧将门关上,转身朝客厅走去。

    她来到客厅后,看到她这般急匆匆的样子,叶锦幕不由笑道“苏婶,怎么了?”

    “二小姐!”苏婶赶紧答道,“门口有个人说他是傅家的人,特地来保护二小姐的!”

    “哦?”李潜在一旁说道,“傅家来的人?那我倒要去看看,这次到底是谁来了。”

    对于傅家的那些暗卫首领,李潜还是认识一些的,让他去看一看,是最保险不过的事情了。

    几人一起朝门口走去,透过猫眼,李潜朝门外看了一眼,神色有些惊讶“居然是傅一!傅老爷子对叶丫头还真是重视啊!”

    他一边说着,一边将门打开。傅一看到李潜,朝他笑了笑“李老您好!”

    然后,又将视线,转向了身后的那几个人。

    他一一问好后,视线还是忍不住在叶锦幕的身上,不着痕迹的转了几转。

    他真的万分好奇,傅殿宸喜欢的女孩子,到底是个什么模样。可是没想到,看到的,却是一个头发将脸都给遮住的女孩。

    本来他看了相片,以为只是照相时候出的误差,可没想到,她居然真是这样一个造型。

    连脸都看不到,傅殿宸还对人家这么上心,只能说,少爷的审美,真是让人佩服啊!

    傅一在心里腹诽着,又暗暗看了叶弦几眼。

    因为傅老爷子的吩咐,他们还真是将叶弦,也看做了傅殿宸的情敌。

    傅一观察了几眼叶弦,心里不由暗暗的叹了口气。

    他原本以为,叶弦只不过是个普通的男孩子。虽然看了相片,但相片也根本就没有办法,将叶弦的全部风采全部显露出来。

    可是现在,他见了真人,才发现叶弦的风采,比起傅殿宸,居然也毫不逊色。

    这下,真的由不得傅一的心里,也敲起了一阵警钟。

    叶弦长得这么好看,异能术又这么厉害,跟叶锦幕的关系又不同寻常。傅殿宸唯一胜过他的,也许也只有家世了。

    但他也知道,叶弦是个孤儿,谁知道他真实的家世,会不会跟傅家差不多?

    傅一顿时感到一阵灰心,为傅殿宸感到一阵默哀。

    李潜将傅一请了进来,问道“是傅老爷子叫你过来的?”

    傅一点点头“对,老爷子生怕其他人无法保护好叶二小姐,所以特地叫我来的。不过,现在楚蒹葭对少爷也产生了敌意,一副想要将少爷也置之死地的样子。本来我们打算留一些人保护少爷的,但少爷却让我们全部都来保护叶二小姐。”

    默默当好人的事情,傅一以前就不曾做过。现在,面对叶弦这样强大的情敌,他自然更加不会闷声做好事。

    在他看来,唯有将傅殿宸为叶锦幕做出的牺牲全部说出来,傅殿宸才至少有着一分的胜算。

    李潜顿时沉了下脸“殿宸这小子怎么这么乱来?要是被楚蒹葭伤到了哪里,该怎么办?”

    傅一也叹了口气“是啊,我也这么跟少爷说的,但少爷就是不听。因为他一直觉得,叶二小姐是因为他才招致到这样的事情,他自然不能让楚蒹葭的人,伤害到叶二小姐一丝一毫!”

    叶锦幕听着傅一的话,心里也感到有些复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