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重生之天定贵女 > 第186章 楚蒹葭幕后的黑手!

第186章 楚蒹葭幕后的黑手!

    “什么事情?”叶锦幕回过神,疑惑问道。

    “当然是楚蒹葭的了!”小鳞嘿嘿一笑,“主人你别急,我将画面转移给你!”

    说完,小鳞手指一动,叶锦幕就只感到,在她的眼前,出现了一个投影之类的画面。

    这个画面,不像是浮现在她的眼前,倒是像出现在她的视网膜上一样。

    小鳞得意道:“这个画面,可是直接投射在你脑中的。所以你看起来,不像是在看什么图片或者视频,而是像身临其境一样。”

    叶锦幕将注意力投向那个出现的画面,只见在上面出现的人影,赫然是楚蒹葭。

    叶锦幕顿时凝注了全部的注意力,倒是想要看看,小鳞让她看的,又是什么事情。

    只见楚蒹葭不知道是不是受了重伤,脸色一片苍白。

    此刻,她正不知道身处在哪个荒郊野外,浑身无力的靠着一棵树坐着。一边好像是用什么功法调息着,但脸色依然是苍白一片,没有丝毫的缓解。

    忽然,她像是忍受不住痛苦一般,眉头紧锁!

    只听“噗”的一声,一口鲜血,从她的口中,喷涌而出!

    楚蒹葭一把将唇边的鲜血擦去,眼里闪过怨毒的光芒,咬牙切齿道:“傅殿宸!叶锦幕!我一定不会放过你们!”

    看到楚蒹葭这副神情,叶锦幕唇边也拂起一抹冷笑。

    虽然她并不知道楚蒹葭在楚家,到底做了什么事情,让萧如靥和楚轻寒都不喜欢她。但是,此刻看到楚蒹葭这样的神情,便连她这个局外人都知道,她到底是有多么的心狠手辣。

    这样的眼神,真的不应该,是她一个才十五岁的少女能露出来的。

    便连以前的陈如娇和孟婷婷,她们的眼神,也没有这般怨毒。

    楚蒹葭拼命运功,想要将喉头依然在窜动不已的气血给压制回去。

    可不管她怎么努力,依然是无济于事。

    又是“噗”的一声,另外一口鲜血,再度从她的口中,喷涌而出!

    小鳞在一旁看得一阵舒爽,幸灾乐祸道:“活该!谁让她用秘术!”

    叶锦幕听到小鳞的话,微微皱眉:“秘术?什么秘术?”

    她忽然想起一件事情来:“难道,就是她用来,从傅殿宸那里逃出去的功法?”

    “没错,就是这个!”小鳞点头,“只可惜,这个秘术她应该是没有修炼成功,所以,才会遭到反噬。只可惜,我虽然知道是个秘术,却不知道到底是哪一种。要不然,我就能想出来办法,克制她的这个秘术,让她以前学的,完全都化为东流水了!”

    叶锦幕的心里也感到一阵可惜。

    不过,现在楚蒹葭既然已经受伤了,那么,要收拾起她来,估计也容易多了。

    叶锦幕立即朝小鳞问道:“你能知道,她到底在哪里吗?”

    “当然知道了,这么简单的事情!”小鳞很是得意的一扬头,“她现在,正在城西的太平山上!说起来,离主人你家的别墅很近呢!”

    “行,那我们就赶到太平山,收拾掉她!”

    叶锦幕的唇边,露出一抹冷笑。

    趁他病,要他命!

    这个道理,叶锦幕还是很清楚的!

    既然楚蒹葭修习了什么邪术,等到她的身体养好,让她用邪术来对付他们,他们肯定很吃力。

    这个邪术,既然能让楚蒹葭从傅殿宸的手里逃脱出来,肯定很不一般。

    现在不去收拾掉她,更待何时!

    叶锦幕正要打开房中的门时,却只听小鳞忽然叫道:“主人,等等!”

    叶锦幕的脚步蓦然止住,也将注意力投向了楚蒹葭。

    只见就在刚刚,一个人影,蓦然出现在了楚蒹葭的跟前!

    叶锦幕双眼微眯,皱着眉头,看着影像中的那个人影。

    那是一个貌不惊人的中年男子,如果处在人群中,绝对是个极容易被所有人忽略的存在。

    这个男人,到底是谁?

    刚刚一看到这个男子,楚蒹葭的脸上,就顿时露出一丝喜色。

    她舒了口气:“钟叔叔,你可算是来了!”

    钟禾从兜里将一个玻璃瓶掏出来,向楚蒹葭递过去:“楚小姐,这是我家小姐炼制的药。”

    “嗯,谢谢钟叔叔了!”

    楚蒹葭将这个玻璃瓶接过去,掀开盖子,一股清香扑鼻而来。

    楚蒹葭唇边拂起一抹笑意,将里面的药倒了出来,一口吞下!

    吞下之后,她的脸色,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得红润了起来!

    没过一分钟,她脸上的苍白就再也不见,整张脸,都变得红润无比,丝毫不像是一个刚刚才受了重伤的人!

    看到这一幕,叶锦幕和小鳞都不由怔住。

    这到底是什么灵丹妙药?居然能够让人一吃下去,这么短的时间,就变得安然无恙?

    还有,那个钟叔叔口中的“我家小姐”,又是谁?

    莫非,楚蒹葭还有同伙?

    尤其那个少女,还能够炼制这么厉害的药,恐怕,是个比楚蒹葭,还要更加难缠的人物!

    叶锦幕双眉紧皱,决定一定要将这件事情告诉李潜他们,将那个幕后的少女揪出来!

    钟禾见楚蒹葭的脸色恢复正常,这才说道:“既然楚小姐没事,那我就告辞了!”

    “钟叔叔,你等等!”

    楚蒹葭站了起来,对钟禾说道:“你一定要告诉你家小姐,这段时间,一定要低调,千万别露出什么破绽了。这次傅殿宸的事情,就交给我来处理,她不要插手,免得被人发现!”

    钟禾点头:“我知道,楚蒹葭请好好休息,我会将这话转告给我家小姐的!”

    说完,他转身离去。

    楚蒹葭看着钟禾的背影消失,唇边又是泛起一抹冷笑,声音冰冷:“哼,现在我的身体恢复正常了,傅殿宸,叶锦幕,你们等着瞧!”

    她再度靠着树坐下来,屏息修炼了起来。

    叶锦幕望向小鳞:“小鳞,你的精神力,能不能同时监控两个人?”

    “当然可以!”小鳞点头,“只是,同时监控两个人的话,我监控的范围,就比之前缩小了三分之一。并且,如果主人你要我监控的是这个姓钟大叔的话,万一他出了苏城,我就监视不到他了啊!”

    “没事。”叶锦幕淡淡说道,“若他是苏城的人,那自然最好不过了。如果他不是,他能用这么短的时间,从别处赶到苏城,他就必定,是用一种交通工具,才能做到。”

    小鳞双目一亮:“主人,你是说,他是坐飞机吗?”

    “不是。”叶锦幕摇头,小鳞顿时失望道:“不可能吧主人!他不是坐飞机,还能怎么样?”

    叶锦幕笑了笑:“听那个钟叔叔的口音,他不像是一个北方人。而南方的城市到苏城,坐飞机最快,也得要一个多小时。可是,从傅殿宸打电话到现在,还不到一个小时。所以你觉得,他是坐飞机来的么?”

    小鳞有些沮丧:“那主人你倒是快说啊,他是怎么来的?”

    “当然是坐高铁来的。”叶锦幕笑笑,“坐高铁的话,如果他是邻近城市,这个时间最正常不错。我们只要一直监控着他,看看他上的是那一趟高铁,就知道他到底是去哪里了。”

    小鳞很是不解,说道:“那主人你为什么不告诉你师傅他们,有这么一个人来了呢?到时候,将他抓住,逼问他,不就知道他到底是什么人了吗?”

    “不可能的。”叶锦幕的神色很是笃定,“这个人的意志很是坚定,就算我们逼问,也绝对逼问不出来我们想要的结果……”

    “哈哈,主人你怎么聪明一世糊涂一时呢!”小鳞哈哈大笑了起来,“一般的人,当然是问不出来什么!可我们哪里是一般人呢?主人,你还有我啊!你问不出来的,难道我还问不出来吗?”

    叶锦幕微微一怔,旋即欣喜的看向小鳞:“小鳞,你有办法?”

    “当然了!”小鳞很是得意,“以前我是不可以做到的,但最近,我的精神力有了很大的增长,我当然能做到了!”

    她催促着叶锦幕:“主人,你赶紧去找你师傅,将他抓到吧!到时候,要逼问他说出来这些机密,简直是再简单不过的事情了!”

    叶锦幕也觉得很不错,点头道:“好,我这就去找师傅!”

    另一边,楚蒹葭调息好后,站了起来,拨出一个电话:“傅殿宸还在学校吗?”

    也不知道那边给出了什么答案,楚蒹葭冷笑道:“很好,我现在,就去将他收拾掉!”

    叶锦幕刚刚打开门,旁边的叶弦就察觉到了。

    他也从房里走了出来,看到叶锦幕出门,问道:“阿锦,你要去干什么?”

    叶锦幕朝他笑了笑:“我有事情要对师傅说,你也去吗?”

    叶弦点点头,两人一同来到李潜的房前,敲了敲门。

    李潜将房门打开,看到是两人,微微一怔:“你们两个找我有什么事情?”

    “当然有。”叶锦幕笑笑,“刚刚我的线人告诉我,楚蒹葭还有一个幕后的盟友在帮助她。”

    “什么?”李潜神色一变,“那个人是谁?你赶紧告诉我。”

    “我也不知道。不过,那个人的手下也来了苏城,我已经锁定好了他的位置。现在,我们可以去抓住他。”

    李潜顿时迫不及待:“好,我们马上就去!”

    整个叶家,除了苏婶之外,其他的人听力都不错。听到两人的对话,顿时所有的人,都从自己的房里走了出来。

    江老爷子也连连朝叶锦幕问道:“小锦,那个人在哪里,我也去将他抓回来!”

    叶锦幕一阵哭笑不得:“外公,你就别掺和了。这种事情,还是交给我们年轻人来干吧?”

    江老爷子顿时不满道:“你师傅不也是老头子吗,他怎么就能去!”

    李潜比他更加不满:“就算都是老头,我也比你年轻!再说了,我的异能术,比你高多了!我去可是主力,你呢?你只不过是累赘!”

    见两个人有吵起来的趋势,叶锦幕慌忙说道:“外公,师傅,你们别说了!再说的话,那个人就要走了!”

    李潜和江老爷子都哼了声,没有再说什么。

    叶锦幕见江老爷子依然是一副跃跃欲试的模样,又说道:“外公,你别去了,让表哥代替你去就行了。”

    江铭川也说道:“爷爷,我们几个人,要抓住那个人绰绰有余,你还是在家里,保护好苏婶吧!”

    “好吧。”

    这个理由,彻底将江老爷子给说服了。

    几人出了门,李潜就立即问道:“叶丫头,那个人现在在哪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