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重生之天定贵女 > 第187章 楚蒹葭遇到大麻烦了

第187章 楚蒹葭遇到大麻烦了

    叶锦幕让小鳞定位了一下位置,才对李潜说道:“他现在正在往高铁站赶过去。不过,高铁站是在城东,我们现在过去,应该会比他早到。”

    “那就最好不过了。”

    李潜冷笑一声:“我倒要看看,在那个楚蒹葭的身后,还有着什么人在兴风作浪!按理说,整个帝都的上层圈中的千金小姐们,还真没几个跟楚蒹葭关系好的。算起来,也只有林天娇一个。可林天娇再怎么脑残,也不可能跟楚蒹葭练手去对付自己的表弟。所以,这个人,也许不会是帝都的人。”

    叶锦幕点头:“我也是这么认为的。因为那个人的手下,是南方口音。再加上那个幕后人的手段貌似不低,所以我觉得,她也许是申城世家中的人。”

    “申城?”李潜微微皱眉,“难道是申城慕家的人?”

    “我也不知道,只能等抓到那个人追问才知道了。”

    叶锦幕心里也是有些困惑,按照前世的经验,她还真是想不到,申城到底有谁,跟楚蒹葭有着什么关系了。

    毕竟,前世申城的那些世家小姐们,她都有着接触。

    似乎没有一个人,能够本事高到,能炼制出让楚蒹葭的伤势分分钟转好的灵药。

    看到叶锦幕紧皱的眉头,江铭川的心里,也在开始猜测起了那个人的身份。

    他第一个想起的,就是自己的那个妹妹。可他也知道,江明珊只是个草包,她要是有这样的本事,那只能说明,她的伪装能力,实在是太强大了。

    若江明珊真的强大到了这种程度,那么现在江家的继承人,就不是他,而会是江明珊了。

    如果不是江明珊,难道,会是陈如梦?

    陈如梦那个人,的确是无比的阴险狡诈,尤其是与叶锦织狼狈为奸。

    也许,最有可能与楚蒹葭联手的,就是这两个人了。

    突然,李潜神色一变:“对了,我之前听你们提起过一个女孩子,貌似是申城慕家的私生女,叫慕叶的,是不是?”

    叶锦幕神色有些复杂。

    李潜突然说起这个名字,莫非怀疑她是幕后黑手?

    叶弦也感到有些啼笑皆非,笑着朝叶锦幕看了一眼。

    叶婉也是一阵的无语。

    江铭川在一旁摇头,说道:“李爷爷,不可能会是慕叶的!”

    “哦?你为什么这么笃定?”李潜似笑非笑的看了江铭川一眼,“那个女孩子是申城慕家的人,申城慕家跟京城慕家一直处于敌对的位置。若是要对付京城那些与京城慕家交好的家族,都能削弱京城慕家的势力。所以,那个慕叶,是有着充足的理由,与楚蒹葭联手的吧?”

    “不可能是她糕点师穿越记!”江铭川的语气,依然是斩钉截铁,“慕叶与申城慕家的关系并不好,不可能帮着申城慕家做什么事情。再说了,爷爷对她的印象也非常好,她不可能是那种人!”

    李潜笑了声:“她说她与申城慕家关系不好,你就信了?还将你爷爷搬出来,你怎么就不知道,你爷爷也许是看错人了呢?”

    江铭川也不知道为什么,他对那个叫慕叶的女孩子,就是感到极为的信任。

    不管怎么样,他都不会相信,慕叶会做出任何与他们敌对的事情的。

    见江铭川沉默,李潜突然怪笑一声:“哈哈,你小子一直帮那丫头说话,难道,你是看上她了?”

    江铭川慌忙抬起头来,急急说道:“没有!李爷爷你别乱说!”

    可是尽管如此,江铭川的脸,却是微微的红了。

    “哈哈哈,你还说没有呢!没有的话,你的脸为什么会红了!”李潜指着江铭川,哈哈大笑:“罢了,既然你那么喜欢人家,那我就不说了!一切,都等到抓住了那个人,才会知晓的!”

    江铭川听到李潜的话,只感到脸越发的红了。

    同时心里,还有一种无比奇怪的情愫,渐渐的升起。

    为什么这些人,都要开他和慕叶的玩笑?

    而他,在别人开着这些玩笑的时候,却为什么,不会感到反感?

    若这个开玩笑的对象换成是别人,他肯定早就发怒了。

    但是对慕叶,他却为什么气不起来?

    难道,在他的心里,已经潜意识的认定,他们说的,都是他渴望听到的?

    所以,他才对他们的那些话,不但不排斥,反而很欣喜的接受?

    也就是说——

    其实,他的心里,对慕叶,也不是没有着感觉的?

    这个发现,让江铭川只感到心如被重重撞击!一瞬间,他觉得他的所有神志,似乎都变得无比的恍惚起来。整个脑海中,只有李潜说的那句话,在不断的回响。

    看到江铭川这副呆怔怔的模样,李潜不由又是一笑:“哈哈,看你这小子的表情,就知道你被我说中了!唉,我也真的很想见一见,那个叫慕叶的女孩子,到底是何方神圣,能够让你们对她印象那么好!”

    叶锦幕听到李潜的话,又看了一眼江铭川,心里微微的叹了口气。

    看来,她之前做的事情,还真是造孽。

    原先她心里还不能肯定的,可是现在,看了江铭川这副神情,就算她自欺欺人,也是不可能的了。

    看来,她真的应该早点,将这件事情的真相,对江铭川说出来。

    叶弦也瞪了叶锦幕一眼。

    他虽然跟江铭川的感情,没有叶锦幕跟江铭川那么深穿越时空之江湖情缘。但是,小时候江铭川也维护过他不少,所以,他对江铭川,还真是当做哥哥来看的。

    现在见到江铭川遇到这种事情,他还真是无法坐视不管。

    叶锦幕只好对叶弦讨好似的笑笑,希望他能出面,帮助她将这件事情处理好。

    叶弦又是瞪了叶锦幕一眼,给了她一个放心的眼神。

    叶婉在一旁看着,心里也是感到有些无语。

    如果江铭川不是叶锦幕的表哥,她一定会尽力撮合两人。可是偏偏两人有着血缘关系,为了不让叶锦幕伤心,她也的确应该想想办法,来让这个麻烦的事情消失掉。

    江铭川这个时候,也已经恢复了平常的冷静。

    可是,李潜的话,却像是一颗种子一样,种在了他的心底,怎么都无法挖掘掉。

    也许,这个答案,只有等下次再见到慕叶的那一刻,才能得到解答。

    江铭川将这个念头压下,转移开话题:“我觉得那个人,有可能会是陈如梦和叶锦织,你们觉得有可能吗?”

    听江铭川这么说,李潜也顾不得再去继续打趣他,疑惑道:“为什么你觉得会是她们两个?”

    江铭川笑笑:“在整个申城之中,有资格认识并且接触到楚蒹葭的,料想,也就我们四家而已。而我妹妹,一向没什么心眼,自然不可能有着与楚蒹葭合作的本事。所以思来想去,似乎也只有陈如梦和叶锦织符合要求了。”

    李潜皱眉:“叶家差点资格吧?”

    “李爷爷你不懂。”江铭川笑笑,“陈如梦和叶锦织的关系,可真是比我们想的,要深得多。这一点,料想小锦也很清楚。”

    叶锦幕点点头:“师傅,表哥的意思,应该是说,与楚蒹葭合作的,也许会是陈如梦。但在背后出主意的,绝对会是叶锦织。”

    “对。”江铭川赞许的看了叶锦幕一眼,“陈如梦虽然心肠歹毒,但是城府方面,还是远远不如叶锦织。以前陈如梦做的很多事情,其实都是叶锦织在背后出谋划策的。所以,假如这次,与楚蒹葭合作的人是陈如梦的话,那些诡计,绝对都是叶锦织出的。”

    “哼!”李潜冷笑一声,“如果真的是这两个人的话,那看来,我可是要好好的出手才行!她们三番两次的找叶丫头的麻烦,真当我这个师傅是摆设吗!”

    叶锦幕心里涌起一阵暖流,笑了笑:“现在说什么都早了,还是等抓到那个人再说吧!”

    李潜点头:“嗯,我们到时候就在高铁站守株待兔!”

    几人很快就来到了高铁站,通过小鳞的监控,发现那个人还在路上,叶锦幕索性将注意力,重点转向了楚蒹葭那边。

    只见楚蒹葭飞快的掠下太平山,来到了湖边。

    与此同时,南宫静泓也正好从叶锦幕的别墅中走出来。

    两人之间,虽然隔着一片湖。但两人的目力,都不是一般人能比得上的病世子,娶我吧。

    尤其是,楚蒹葭现在的速度,可是一般人也比不上的。所以,南宫静泓在第一时间,就注意到了楚蒹葭的存在。

    但是因为,南宫家的势力主要在港城附近的花都,帝都中的势力,他鲜少有着接触。就算接触,也是业务上的来往,来往的,都是一家的家主或者继承人。

    所以对于楚蒹葭,南宫静泓根本就不认识。

    他只是觉得,在苏城也能遇到一个武功貌似不低的人,还真是少见。

    于是,他也加快了速度,与楚蒹葭隔着一片湖,以相同的速度朝前奔去。

    楚蒹葭原本虽然看到了南宫静泓,但以为只不过是个普通人。现在见到他提升了速度,哪里不知道他肯定不是一般人?

    尤其是,现在南宫静泓提升速度,明显是针对她!

    楚蒹葭的眼中闪过一抹冷光!

    这个人,真是找死!

    如果坏了她的好事,她一定会让他吃不了兜着走!

    楚蒹葭装作没有察觉到南宫静泓的存在,依然朝前掠去。

    两人掠到这片湖的尽头时,南宫静泓转过头,朝楚蒹葭那边掠过去!

    楚蒹葭看到南宫静泓的动作,眼中冷光更深。

    这个时候,她哪里还不清楚,南宫静泓就是冲着她来的!

    可是,这个人到底是谁?

    与南宫静泓不认识楚蒹葭一样,楚蒹葭同样,也不认识南宫静泓。

    但不管是谁,如果对她不利,她就绝对不会手下留情!

    楚蒹葭冷冷瞟了南宫静泓一眼,没有再加理会,依然朝前掠去。

    南宫静泓也不在意她的态度,在他看来,只要他感兴趣的人或者事,就算对方不给回应,他也能够,将那个人的底细给挖出来!

    对慕叶是这样,对眼前的这个人,同样如此。

    南宫静泓不疾不徐的跟在楚蒹葭的身后,楚蒹葭加速,他也加速。楚蒹葭减速,他也跟着放慢速度。

    楚蒹葭要去明德找傅殿宸的麻烦,自然不可能带着这么一个拖油瓶去。

    她实在是无法忍受,一边走,一边叫道:“你到底是谁!跟着我干什么?”

    南宫静泓笑嘻嘻说道:“我只是顺路而已!你走你的,我走我的,你管那么多干什么!”

    楚蒹葭冷笑一声,索性将脚步停住,望着南宫静泓:“既然顺路,那你就先走吧,我让路给你走!”

    ------题外话------

    中午或者下午还有一更,看我写的进度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