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重生之天定贵女 > 第191章 两个蠢蛋

第191章 两个蠢蛋

    他们也知道,他们这样子愚忠,唯楚蒹葭的命令是从,后果真的会不堪设想。

    但是,这就是楚家暗卫的职责,他们必须要做到。

    现在他们被下毒了,不能再对傅殿宸和萧墨染动手,他们反倒还松了口气。

    至少这样,还有借口,不要让楚家因为楚蒹葭的事情,与这两家交恶。

    楚蒹葭神色复杂,唇边勾起一抹自嘲的笑意“真是没想到,在我到来之前,你们居然就已经设下了陷阱!看来,你们对我,还真是存了十足的杀心。”

    一直没说话的傅殿宸这个时候开口,冷冷说道“要不是你先对我们存有杀心,我们绝对不可能这样子对你。一切,都是你咎由自取!”

    “哈,是么?”楚蒹葭看了傅殿宸一眼,眼神中掩饰不住的嘲讽之意,“你真的,是因为我对你们存在着杀心,所以,才这样子对我的么?”

    “那你说呢?莫非你觉得,你不对我们做什么,我就会这样子对你?”

    “我并不是这个意思。”楚蒹葭眼神中的讽刺之意越发的深,“而我到底是什么意思,我是不会告诉你的。最好,这件事情,你永远不会发现的好,那样,才是对你最大的报复。”

    傅殿宸哼了声,没有搭理楚蒹葭,就当她是在胡言乱语。

    萧墨染却是听懂了楚蒹葭的话,眼神一闪。

    看来,现在可以说是除了傅殿宸,大家都知道傅殿宸对叶锦幕的,到底是什么意思。

    不,还有一个,是叶锦幕自己!

    真是不知道,这两个蠢蛋,什么时候,才能够知晓对方的心意!

    就怕这个时候,有人趁虚而入,那傅殿宸就完全没机会了。

    楚蒹葭说得对,她不将这件事情说透,就是对傅殿宸最大的报复了。

    对于傅殿宸来说,若是萧墨染或林砚初他们说起这件事情,他肯定会觉得他们是在说梦话。可若是楚蒹葭说出来,他却有可能会正视这个问题。

    只可惜,现在连楚蒹葭都看出来了傅殿宸的问题,她是绝对不会说的。

    只能等着傅殿宸自己去发现了。

    不过,作为兄弟,他能帮的话,还是尽力帮一把的好。

    萧墨染冷哼一声“我知道你是什么意思!你不就是想说,殿宸之所以想要对付你,只是因为,你要做伤害叶锦幕的事情吗?听你的话,你也知道叶锦幕对于殿宸的重要性,却依然要出手对付她,你这不是找死,又是什么?”

    楚蒹葭一下子就知道萧墨染是什么目的,她才不会笨到去接茬,从而让傅殿宸得意。

    她只是冷冷瞟了眼萧墨染,没有说话。

    萧墨染见楚蒹葭不接腔,越发的懂了她的目的,自顾自开口了“不过你好歹也是我的表妹,我也不要见着你自己找死。现在我就在这里撂下话了,叶锦幕可是殿宸喜欢的女孩子,以后你别再这样作死,动不动就来找她的麻烦!”

    楚蒹葭还没反应,傅殿宸就已经无语的看了他一眼“墨染,你乱说什么?叶锦幕跟我只不过是朋友,你再这样乱说,传到叶锦幕耳朵里引起她的误会,她不把我当朋友看了怎么办?”

    楚蒹葭嗤笑了一声,心里顿时充满了一种报复得逞的快感。

    就算叶锦幕现在占据了傅殿宸的心又怎样,没看到么,傅殿宸压根就不明白自己对叶锦幕的感情!

    哈,这可真是一件分外讽刺的事情了!

    那么,她到底要不要,制造一些什么风波,让这两个人,永远也无法在一起?

    想一想那种可能,还真是分外美好呢。

    萧墨染简直想一拳将傅殿宸给打晕了!

    真是没见过这么傻的人,情商怎么那么低!

    算了,他懒得管了,就让他自己去领悟吧,他也帮不了忙了。

    想一想,他自己情商多高啊,看不上京城中那些千金小姐们,就对她们没多少好脸色。不喜欢谁,明白得清清楚楚,真是比傅殿宸厉害多了。

    还有楚轻寒,虽然平日里对人和和气气的,跟个暖男似的。但他知道,楚轻寒表面上对任何人客气,都只不过是他的伪装。在他的心里,同样对于他喜欢的和不喜欢的人,都泾渭分明。

    更别提他另一个表弟南宫静泓了,看上了慕叶,立马就出手去缠她了,行动力简直爆表!

    说起来,这两人可都是他的表弟,也许,是因为从小受到了他的熏陶,所以情商才会这么的高。傅殿宸这么傻,都是因为从小没有跟他整天玩到一块的关系!

    唉,看来在以后,他可得时常的给傅殿宸灌输灌输这方面的思想才行!

    楚蒹葭看到萧墨染的表情,也知道他对这事彻底没辙了,笑了笑,说道“表哥,既然现在,我们的人也没有了行动力,那能不能放我走?”

    “放你走?”萧墨染挑了挑眉,“你可是来杀我们的,我们怎么能放你走呢?虽然你能力不行没有完成自己的目标,但也无法抹杀你想杀我们的初衷啊!你觉得,我们可以放你走么?”

    “既然这样的话,那表哥你说句话,你想怎么样处置我们?”

    “你说这话的时候,可别扯上你们楚家的那些人啊!”萧墨染似笑非笑,“这些人可是我说了,我要放过他们的。毕竟他们可是楚家的暗卫,杀了他们,对于轻寒将来的势力,可是要损失不小。至于你,很抱歉,轻寒都已经说了,只要不弄死你,干什么都行。不过你至少是我表妹,我给你一个选择权。说吧,你是选择被我打个半死呢,还是打成残废呢?”

    傅殿宸在一旁冷冷说道“她以前最喜欢做的事情,就是给人家女孩子毁容,并且还毁了别人的清白。所以这一次,也让她尝一尝这样的滋味吧。”

    “哈哈,这个主意不错!”萧墨染满意点头,看向楚蒹葭,“表妹,你觉得,这个方法怎么样?”

    楚蒹葭眼神一闪,冷笑道“真是没想到,我以前做的事情,你居然都清清楚楚。我当时还以为,你那时候不去管,是因为懒得去查。可是我错了,你之所以不管,是因为那些人的遭遇,你压根就不放在心上。”

    傅殿宸微微一笑,没有说话。

    他那时候不去管,第一的确是因为,他对那些人的遭遇漠不关心。

    另一方面,也是因为,那些人之所以落到那样的下场,完全是咎由自取。

    所以,他那时候,才默认楚蒹葭的行为。

    萧墨染又抓住了机会,再一次好心爆发,冷笑一声“是啊!那些人又不是殿宸喜欢的,当然随便你怎么做了!可是现在,叶锦幕跟她们可完全不一样,你还妄想用同样的办法,那就真的是找死了。”

    只可惜,楚蒹葭现在已经看穿了他的目的,又是一笑,没有接话。

    萧墨染很是失望,对傅殿宸说道“既然他们都已经中药动不了了,那就赶紧动手吧。”

    “别急。”傅殿宸淡淡说道,“如果要动手,我可不想碰她。并且我知道,你也不可能亲手碰她的。既然这样,那就等静泓来吧。”

    “好吧。”萧墨染撇撇嘴,“你说得没错,我的确不会碰她!碰了她,还感觉脏了我的手!反正她的药性这么短的时间,也绝对解不开,那就索性等静泓来再说吧。”

    南宫静泓跟楚蒹葭不熟,对她的所作所为没有多少了解。

    所以,让南宫静泓对楚蒹葭动手的话,是最好的选择了,料想他也不会拒绝。

    听到两人对自己的处置,楚蒹葭只是淡淡看着,唇边若有若无的,掠过一抹嘲讽般的笑意,没有说话。

    见她这么安静,傅殿宸和萧墨染对望一眼,也觉得有些诡异。

    但两人只是觉得,她应该是在沉默着想办法逃离,所以也没有多注意她。

    没过多久,萧墨染的手机就响了起来。

    他一接通,南宫静泓的声音就传了过来“表哥,你们在哪里?”

    “在园中园里面,你快点来!”

    “好,我马上过来!”

    知道南宫静泓本性的萧墨染,立马就又问道“请问你说的马上,是什么时候?”

    “嘿嘿!”南宫静泓笑笑,“表哥你怎么老是拆穿我!别急嘛,我还有大概三四分钟到明德吧,等我啊!”

    说完,他就将手机挂断。

    他打电话给萧墨染,一方面确实是为了问时间,另一方面,则是想确定一下,他们的处境到底怎么样。

    现在听萧墨染的话,都没有要叫他过去帮忙的意思,那就说明,现在他们,还是很安全的。

    这样一来,南宫静泓也放下心来,对出租车师傅说道“师傅,没必要像刚才那么赶了,慢慢走也行。”

    出租车师傅没好气瞪了南宫静泓一眼“你说你这小子刚才要去干什么,赶着去投胎一样!要不是你多拿了那么多钱给我,我才不冒着闯红灯的危险一路狂奔!”

    南宫静泓陪笑道“嘿嘿,师傅你别这样,刚才我是赶着去救人的啊!”

    “切,我就知道你们这种毛头小子,正事不干,整天就只知道打架斗殴!刚才你要我跑那么快,是因为你哥们在打架,要你去帮架是吧?现在又不急了,是因为他们打赢了是吧?”

    看到师傅一副门清的模样,南宫静泓佩服得五体投地“师傅你真厉害!”

    “那是,我年轻时候,也是这么混过来的!”

    南宫静泓一直在跟出租车师傅插科打诨,另一边,萧墨染无奈的看了眼被挂断的电话,叹气道“我就知道,他每次说马上,都至少得让别人等好几分钟。”

    傅殿宸笑了笑“没事的,反正等静泓过来,也改变不了什么。”

    说着,他又朝楚蒹葭看去。

    这个时候,楚蒹葭依然是那副淡淡的模样,但当见到傅殿宸看向她的时候,她的唇边,却突然泛起一抹笑意来。

    一看到楚蒹葭的这抹笑意,傅殿宸的心里,就顿时升起一阵不祥的预感。

    他慌忙一把将萧墨染扯到一边,变色道“小心!”

    可尽管反应够快,却依然是慢了!

    只见楚蒹葭慢腾腾的从地上站起来,微微一笑“真是厉害,从我的那一笑,就发现事情不对劲,不愧是华夏国未来的掌权人。只不过,现在才发现,还是晚了!”

    看到楚蒹葭的动作,萧墨染神色一变“你没中毒?”

    傅殿宸冷冷说道“她绝对中毒了,只不过,毒被她解了!”

    “你说得真对,果然不愧是我以前看中的人!”楚蒹葭用手挑了挑头发,“现在,我已经解毒了,可中毒的人,却变成了你们!你们说,我该怎么样对付你们呢?”